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8月25日,在身着唐服、和服的舞蹈演员的“歌舞升平”中,大连“小京都商业街”正式开街。一周之后,这条网友口中的“日本风情街”,陷入诸多争议,最终宣布暂时停业,几百人一夜之间暂时丢了工作。

而这种情绪的另一面,则是鸿星尔克一夜爆红;水下洛神刷屏;故宫敦煌70年来首次联展登上热搜;“百雀羚”、“大白兔”等老字号焕发新生;汉服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国潮产品的崛起,作为一种商业与经济现象,在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可忽略,影响深远。

国潮的崛起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技术的提升,多年的世界工厂身份,锻炼了中国的产业链、人才。国产产品从供不应求的模仿、重制造的阶段,向更多原创、国际化及科技进步为核心的阶段发展。

与此同时,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潮的兴起,与中国人的观念变化有巨大的关系。消费理念的转变,特别是90、00后的年轻一族,更愿意接受个性化潮流,特别是本土特征。

一、经济发展带来的认同感

所有国家的文化中都有朴素的爱国主义。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对年轻人民族意识的塑造,是国货潮意识萌芽的最初基础动力。三十年的飞速经济增长,强化了这种朴素的认同。经济发展,某种程度上就是物质生产,当物质生产达到了一定水平,满足了人的基本生活所需,提供了获得感、满足感之后,对物质生产的认同,乃至对国家的朴素认同就会被进一步强化。

但是,仅仅有经济发展还不够。国货的背后,本质是制造业,中国制造业规模庞大,但仅仅是规模庞大,还不足以形成认同,还得有强势产品。

二、强势产品的出现

所谓强势产品,是指那些凝结着最尖端技术、体现人类最高工业成就的产品,如英特尔CPU、苹果手机、F35战斗机、特斯拉、航天飞机,强势产品体现了一国制造业技术的技术含量。当一个国家能输出这类强势产品的时候,这类产品相互支持,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的矩阵,产品形象相互影响,正向反馈,共同构成一个国家的产品在消费者心智中的位置。

随着多年的经济发展,如今的中国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强势产品,华为的通讯系统、高铁、歼20战斗机,空间站,这都是中国的强势产品。

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中国经历了一个“copy to China”到被“Copy to America”的过程,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的高地,共享单车、电子支付、快速的物流、外卖,这些东西带来的方便,更容易在全球普通民众之间传播,暗示着一个更现代化的城市生活,进而产生对中国创新、中国技术的认同感。所以某种程度上,互联网的相关创新,也是一种强势产品。

三,国产品牌的崛起

一个国家有了强势类产品作为底座,其他产品品牌就会崛起。比如,有了战斗机、苹果手机、Intel,美国的一般消费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就占据较高的地位。

中国也呈现出类似的特征。近年来,“国潮”兴起,给一些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弯道超车的机会。借助强势产品带来的认同与提升的定位,不少传统国产品牌复苏。ESTMOBILE显示,整体上,国产品牌进入掘金时代,用户对知名国产品牌的偏好程度超出平均水平。大白兔、老干妈、王老吉、故宫、敦煌、《流浪地球》、李宁、波司登、吉利、华为、自然堂、百雀羚品牌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宠儿。

这种机制,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我们既然能做出空间站,难道我们还做不好鞋吗?“

值得注意的是,受社交媒体,国潮影响的更多的是年轻人。《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90后、95后与00后为线上潮流市场的主力军,消费规模占比达八成。这一方面与年轻人容易受社交媒体影响有关,另一方面,与中老年人对国有已经有了固有印象不同,在年轻消费者的心智中,国货的定位一直是空缺的。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在阿里平台上,1200家中华老字号搜索量增长23.8%,2019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平台“国潮”相关搜索量较往年增长3.3倍。

在这类产品中,文化类的消费是一个更特殊的存在。在强势产品的支撑下,文化类产品也会得到极大的发展,比如好莱坞、NBA等。中国本身有着深厚的历史,这种文化产品,则呈现出向历史挖掘的特征。比如各地景区推出的造型冰激凌;汉服的崛起;故宫推出口红、与奢侈品牌合作推出国风珠宝。某种程度上,消费的都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文化的消费过程中,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意义重大。从形式与传播上看,传统文化与年轻人有距离,但新技术可以创造出新形式,比如,现在盛行的汉服的传播,本质上是因为手机与社交网络。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故宫。故宫是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这几年在Z世代中,传播得非常热,是典型的“国潮+IP”,“意识+消费”的结合。故宫的热传,与其善于利用数字化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与腾讯进行了深度合作,利用数字化、云、LBS、VR、AI等手段建设“数字故宫”,将文博链条数字化,使得僵化的故宫鲜活地呈现在年轻人的手机上。如今在年轻人中很火的敦煌,同样是利用数字技术,提供云游敦煌,壁画保护、流失文物数字化回归等功能。这都进一步激发了民族意识。

四、闭环与正反馈

这些例子的另一种意义则是,文化类的消费会反过来,进一步的、不断的强化认同感。至此,消费与意识就形成一个互动的、正反馈的闭环。市场在推进消费的过程中,会强化民族意识,这就是消费与民族认同感的相互促进。

推动国产化、推动国产品牌,是当下的一个全球性趋势,从特朗普到拜登,都积极推动美国制造。拜登上任仅5天,就签署了《关于确保未来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制造的行政令》。对中国来说,双循环也有赖于基于“制造-消费”在国内的循环,这当中,社会对国产品牌溢价的接受与消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只有在心智中有较高定位,消费者才能接受较高的溢价。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市场中的民族认同叙事,通常都是温和的,毕竟商业是为了求利,但是在某些条件下,这种认同会变得富有戾气,把商业上的事变为一桩社会事件。比如,但上汽领导表示,不会用华为的自动驾驶技术,要拥有自己的灵魂时,就遭到了群体性的强烈舆论批评。这种机制最后,会反过来危害在市场本身的正常氛围,而大连日本风情街的暂时停业,则是一个典型例子。实际上,大连日本风情街,是国家级政策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中日经贸合作的一个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其关闭意味深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刘远举:国潮兴起——消费主义与民族意识的互动

发布日期:2021-09-23 11:51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8月25日,在身着唐服、和服的舞蹈演员的“歌舞升平”中,大连“小京都商业街”正式开街。一周之后,这条网友口中的“日本风情街”,陷入诸多争议,最终宣布暂时停业,几百人一夜之间暂时丢了工作。

而这种情绪的另一面,则是鸿星尔克一夜爆红;水下洛神刷屏;故宫敦煌70年来首次联展登上热搜;“百雀羚”、“大白兔”等老字号焕发新生;汉服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国潮产品的崛起,作为一种商业与经济现象,在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可忽略,影响深远。

国潮的崛起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技术的提升,多年的世界工厂身份,锻炼了中国的产业链、人才。国产产品从供不应求的模仿、重制造的阶段,向更多原创、国际化及科技进步为核心的阶段发展。

与此同时,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潮的兴起,与中国人的观念变化有巨大的关系。消费理念的转变,特别是90、00后的年轻一族,更愿意接受个性化潮流,特别是本土特征。

一、经济发展带来的认同感

所有国家的文化中都有朴素的爱国主义。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对年轻人民族意识的塑造,是国货潮意识萌芽的最初基础动力。三十年的飞速经济增长,强化了这种朴素的认同。经济发展,某种程度上就是物质生产,当物质生产达到了一定水平,满足了人的基本生活所需,提供了获得感、满足感之后,对物质生产的认同,乃至对国家的朴素认同就会被进一步强化。

但是,仅仅有经济发展还不够。国货的背后,本质是制造业,中国制造业规模庞大,但仅仅是规模庞大,还不足以形成认同,还得有强势产品。

二、强势产品的出现

所谓强势产品,是指那些凝结着最尖端技术、体现人类最高工业成就的产品,如英特尔CPU、苹果手机、F35战斗机、特斯拉、航天飞机,强势产品体现了一国制造业技术的技术含量。当一个国家能输出这类强势产品的时候,这类产品相互支持,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的矩阵,产品形象相互影响,正向反馈,共同构成一个国家的产品在消费者心智中的位置。

随着多年的经济发展,如今的中国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强势产品,华为的通讯系统、高铁、歼20战斗机,空间站,这都是中国的强势产品。

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中国经历了一个“copy to China”到被“Copy to America”的过程,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的高地,共享单车、电子支付、快速的物流、外卖,这些东西带来的方便,更容易在全球普通民众之间传播,暗示着一个更现代化的城市生活,进而产生对中国创新、中国技术的认同感。所以某种程度上,互联网的相关创新,也是一种强势产品。

三,国产品牌的崛起

一个国家有了强势类产品作为底座,其他产品品牌就会崛起。比如,有了战斗机、苹果手机、Intel,美国的一般消费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就占据较高的地位。

中国也呈现出类似的特征。近年来,“国潮”兴起,给一些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弯道超车的机会。借助强势产品带来的认同与提升的定位,不少传统国产品牌复苏。ESTMOBILE显示,整体上,国产品牌进入掘金时代,用户对知名国产品牌的偏好程度超出平均水平。大白兔、老干妈、王老吉、故宫、敦煌、《流浪地球》、李宁、波司登、吉利、华为、自然堂、百雀羚品牌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宠儿。

这种机制,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我们既然能做出空间站,难道我们还做不好鞋吗?“

值得注意的是,受社交媒体,国潮影响的更多的是年轻人。《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90后、95后与00后为线上潮流市场的主力军,消费规模占比达八成。这一方面与年轻人容易受社交媒体影响有关,另一方面,与中老年人对国有已经有了固有印象不同,在年轻消费者的心智中,国货的定位一直是空缺的。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在阿里平台上,1200家中华老字号搜索量增长23.8%,2019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平台“国潮”相关搜索量较往年增长3.3倍。

在这类产品中,文化类的消费是一个更特殊的存在。在强势产品的支撑下,文化类产品也会得到极大的发展,比如好莱坞、NBA等。中国本身有着深厚的历史,这种文化产品,则呈现出向历史挖掘的特征。比如各地景区推出的造型冰激凌;汉服的崛起;故宫推出口红、与奢侈品牌合作推出国风珠宝。某种程度上,消费的都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文化的消费过程中,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意义重大。从形式与传播上看,传统文化与年轻人有距离,但新技术可以创造出新形式,比如,现在盛行的汉服的传播,本质上是因为手机与社交网络。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故宫。故宫是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这几年在Z世代中,传播得非常热,是典型的“国潮+IP”,“意识+消费”的结合。故宫的热传,与其善于利用数字化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与腾讯进行了深度合作,利用数字化、云、LBS、VR、AI等手段建设“数字故宫”,将文博链条数字化,使得僵化的故宫鲜活地呈现在年轻人的手机上。如今在年轻人中很火的敦煌,同样是利用数字技术,提供云游敦煌,壁画保护、流失文物数字化回归等功能。这都进一步激发了民族意识。

四、闭环与正反馈

这些例子的另一种意义则是,文化类的消费会反过来,进一步的、不断的强化认同感。至此,消费与意识就形成一个互动的、正反馈的闭环。市场在推进消费的过程中,会强化民族意识,这就是消费与民族认同感的相互促进。

推动国产化、推动国产品牌,是当下的一个全球性趋势,从特朗普到拜登,都积极推动美国制造。拜登上任仅5天,就签署了《关于确保未来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制造的行政令》。对中国来说,双循环也有赖于基于“制造-消费”在国内的循环,这当中,社会对国产品牌溢价的接受与消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只有在心智中有较高定位,消费者才能接受较高的溢价。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市场中的民族认同叙事,通常都是温和的,毕竟商业是为了求利,但是在某些条件下,这种认同会变得富有戾气,把商业上的事变为一桩社会事件。比如,但上汽领导表示,不会用华为的自动驾驶技术,要拥有自己的灵魂时,就遭到了群体性的强烈舆论批评。这种机制最后,会反过来危害在市场本身的正常氛围,而大连日本风情街的暂时停业,则是一个典型例子。实际上,大连日本风情街,是国家级政策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中日经贸合作的一个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其关闭意味深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8月25日,在身着唐服、和服的舞蹈演员的“歌舞升平”中,大连“小京都商业街”正式开街。一周之后,这条网友口中的“日本风情街”,陷入诸多争议,最终宣布暂时停业,几百人一夜之间暂时丢了工作。

而这种情绪的另一面,则是鸿星尔克一夜爆红;水下洛神刷屏;故宫敦煌70年来首次联展登上热搜;“百雀羚”、“大白兔”等老字号焕发新生;汉服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国潮产品的崛起,作为一种商业与经济现象,在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可忽略,影响深远。

国潮的崛起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技术的提升,多年的世界工厂身份,锻炼了中国的产业链、人才。国产产品从供不应求的模仿、重制造的阶段,向更多原创、国际化及科技进步为核心的阶段发展。

与此同时,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潮的兴起,与中国人的观念变化有巨大的关系。消费理念的转变,特别是90、00后的年轻一族,更愿意接受个性化潮流,特别是本土特征。

一、经济发展带来的认同感

所有国家的文化中都有朴素的爱国主义。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对年轻人民族意识的塑造,是国货潮意识萌芽的最初基础动力。三十年的飞速经济增长,强化了这种朴素的认同。经济发展,某种程度上就是物质生产,当物质生产达到了一定水平,满足了人的基本生活所需,提供了获得感、满足感之后,对物质生产的认同,乃至对国家的朴素认同就会被进一步强化。

但是,仅仅有经济发展还不够。国货的背后,本质是制造业,中国制造业规模庞大,但仅仅是规模庞大,还不足以形成认同,还得有强势产品。

二、强势产品的出现

所谓强势产品,是指那些凝结着最尖端技术、体现人类最高工业成就的产品,如英特尔CPU、苹果手机、F35战斗机、特斯拉、航天飞机,强势产品体现了一国制造业技术的技术含量。当一个国家能输出这类强势产品的时候,这类产品相互支持,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的矩阵,产品形象相互影响,正向反馈,共同构成一个国家的产品在消费者心智中的位置。

随着多年的经济发展,如今的中国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强势产品,华为的通讯系统、高铁、歼20战斗机,空间站,这都是中国的强势产品。

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中国经历了一个“copy to China”到被“Copy to America”的过程,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的高地,共享单车、电子支付、快速的物流、外卖,这些东西带来的方便,更容易在全球普通民众之间传播,暗示着一个更现代化的城市生活,进而产生对中国创新、中国技术的认同感。所以某种程度上,互联网的相关创新,也是一种强势产品。

三,国产品牌的崛起

一个国家有了强势类产品作为底座,其他产品品牌就会崛起。比如,有了战斗机、苹果手机、Intel,美国的一般消费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就占据较高的地位。

中国也呈现出类似的特征。近年来,“国潮”兴起,给一些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弯道超车的机会。借助强势产品带来的认同与提升的定位,不少传统国产品牌复苏。ESTMOBILE显示,整体上,国产品牌进入掘金时代,用户对知名国产品牌的偏好程度超出平均水平。大白兔、老干妈、王老吉、故宫、敦煌、《流浪地球》、李宁、波司登、吉利、华为、自然堂、百雀羚品牌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宠儿。

这种机制,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我们既然能做出空间站,难道我们还做不好鞋吗?“

值得注意的是,受社交媒体,国潮影响的更多的是年轻人。《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90后、95后与00后为线上潮流市场的主力军,消费规模占比达八成。这一方面与年轻人容易受社交媒体影响有关,另一方面,与中老年人对国有已经有了固有印象不同,在年轻消费者的心智中,国货的定位一直是空缺的。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在阿里平台上,1200家中华老字号搜索量增长23.8%,2019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平台“国潮”相关搜索量较往年增长3.3倍。

在这类产品中,文化类的消费是一个更特殊的存在。在强势产品的支撑下,文化类产品也会得到极大的发展,比如好莱坞、NBA等。中国本身有着深厚的历史,这种文化产品,则呈现出向历史挖掘的特征。比如各地景区推出的造型冰激凌;汉服的崛起;故宫推出口红、与奢侈品牌合作推出国风珠宝。某种程度上,消费的都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文化的消费过程中,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意义重大。从形式与传播上看,传统文化与年轻人有距离,但新技术可以创造出新形式,比如,现在盛行的汉服的传播,本质上是因为手机与社交网络。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故宫。故宫是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这几年在Z世代中,传播得非常热,是典型的“国潮+IP”,“意识+消费”的结合。故宫的热传,与其善于利用数字化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与腾讯进行了深度合作,利用数字化、云、LBS、VR、AI等手段建设“数字故宫”,将文博链条数字化,使得僵化的故宫鲜活地呈现在年轻人的手机上。如今在年轻人中很火的敦煌,同样是利用数字技术,提供云游敦煌,壁画保护、流失文物数字化回归等功能。这都进一步激发了民族意识。

四、闭环与正反馈

这些例子的另一种意义则是,文化类的消费会反过来,进一步的、不断的强化认同感。至此,消费与意识就形成一个互动的、正反馈的闭环。市场在推进消费的过程中,会强化民族意识,这就是消费与民族认同感的相互促进。

推动国产化、推动国产品牌,是当下的一个全球性趋势,从特朗普到拜登,都积极推动美国制造。拜登上任仅5天,就签署了《关于确保未来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制造的行政令》。对中国来说,双循环也有赖于基于“制造-消费”在国内的循环,这当中,社会对国产品牌溢价的接受与消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只有在心智中有较高定位,消费者才能接受较高的溢价。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市场中的民族认同叙事,通常都是温和的,毕竟商业是为了求利,但是在某些条件下,这种认同会变得富有戾气,把商业上的事变为一桩社会事件。比如,但上汽领导表示,不会用华为的自动驾驶技术,要拥有自己的灵魂时,就遭到了群体性的强烈舆论批评。这种机制最后,会反过来危害在市场本身的正常氛围,而大连日本风情街的暂时停业,则是一个典型例子。实际上,大连日本风情街,是国家级政策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中日经贸合作的一个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其关闭意味深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刘远举:国潮兴起——消费主义与民族意识的互动

发布日期:2021-09-23 11:51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



刘远举

【OR  商业新媒体】

8月25日,在身着唐服、和服的舞蹈演员的“歌舞升平”中,大连“小京都商业街”正式开街。一周之后,这条网友口中的“日本风情街”,陷入诸多争议,最终宣布暂时停业,几百人一夜之间暂时丢了工作。

而这种情绪的另一面,则是鸿星尔克一夜爆红;水下洛神刷屏;故宫敦煌70年来首次联展登上热搜;“百雀羚”、“大白兔”等老字号焕发新生;汉服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国潮产品的崛起,作为一种商业与经济现象,在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可忽略,影响深远。

国潮的崛起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技术的提升,多年的世界工厂身份,锻炼了中国的产业链、人才。国产产品从供不应求的模仿、重制造的阶段,向更多原创、国际化及科技进步为核心的阶段发展。

与此同时,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潮的兴起,与中国人的观念变化有巨大的关系。消费理念的转变,特别是90、00后的年轻一族,更愿意接受个性化潮流,特别是本土特征。

一、经济发展带来的认同感

所有国家的文化中都有朴素的爱国主义。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对年轻人民族意识的塑造,是国货潮意识萌芽的最初基础动力。三十年的飞速经济增长,强化了这种朴素的认同。经济发展,某种程度上就是物质生产,当物质生产达到了一定水平,满足了人的基本生活所需,提供了获得感、满足感之后,对物质生产的认同,乃至对国家的朴素认同就会被进一步强化。

但是,仅仅有经济发展还不够。国货的背后,本质是制造业,中国制造业规模庞大,但仅仅是规模庞大,还不足以形成认同,还得有强势产品。

二、强势产品的出现

所谓强势产品,是指那些凝结着最尖端技术、体现人类最高工业成就的产品,如英特尔CPU、苹果手机、F35战斗机、特斯拉、航天飞机,强势产品体现了一国制造业技术的技术含量。当一个国家能输出这类强势产品的时候,这类产品相互支持,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的矩阵,产品形象相互影响,正向反馈,共同构成一个国家的产品在消费者心智中的位置。

随着多年的经济发展,如今的中国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强势产品,华为的通讯系统、高铁、歼20战斗机,空间站,这都是中国的强势产品。

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中国经历了一个“copy to China”到被“Copy to America”的过程,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的高地,共享单车、电子支付、快速的物流、外卖,这些东西带来的方便,更容易在全球普通民众之间传播,暗示着一个更现代化的城市生活,进而产生对中国创新、中国技术的认同感。所以某种程度上,互联网的相关创新,也是一种强势产品。

三,国产品牌的崛起

一个国家有了强势类产品作为底座,其他产品品牌就会崛起。比如,有了战斗机、苹果手机、Intel,美国的一般消费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就占据较高的地位。

中国也呈现出类似的特征。近年来,“国潮”兴起,给一些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弯道超车的机会。借助强势产品带来的认同与提升的定位,不少传统国产品牌复苏。ESTMOBILE显示,整体上,国产品牌进入掘金时代,用户对知名国产品牌的偏好程度超出平均水平。大白兔、老干妈、王老吉、故宫、敦煌、《流浪地球》、李宁、波司登、吉利、华为、自然堂、百雀羚品牌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宠儿。

这种机制,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我们既然能做出空间站,难道我们还做不好鞋吗?“

值得注意的是,受社交媒体,国潮影响的更多的是年轻人。《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90后、95后与00后为线上潮流市场的主力军,消费规模占比达八成。这一方面与年轻人容易受社交媒体影响有关,另一方面,与中老年人对国有已经有了固有印象不同,在年轻消费者的心智中,国货的定位一直是空缺的。

国潮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这就决定了网络平台对国产品牌的重要性。平台助推了国风,也反过来受益于此。在阿里平台上,1200家中华老字号搜索量增长23.8%,2019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平台“国潮”相关搜索量较往年增长3.3倍。

在这类产品中,文化类的消费是一个更特殊的存在。在强势产品的支撑下,文化类产品也会得到极大的发展,比如好莱坞、NBA等。中国本身有着深厚的历史,这种文化产品,则呈现出向历史挖掘的特征。比如各地景区推出的造型冰激凌;汉服的崛起;故宫推出口红、与奢侈品牌合作推出国风珠宝。某种程度上,消费的都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文化的消费过程中,互联网和新技术的意义重大。从形式与传播上看,传统文化与年轻人有距离,但新技术可以创造出新形式,比如,现在盛行的汉服的传播,本质上是因为手机与社交网络。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故宫。故宫是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这几年在Z世代中,传播得非常热,是典型的“国潮+IP”,“意识+消费”的结合。故宫的热传,与其善于利用数字化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与腾讯进行了深度合作,利用数字化、云、LBS、VR、AI等手段建设“数字故宫”,将文博链条数字化,使得僵化的故宫鲜活地呈现在年轻人的手机上。如今在年轻人中很火的敦煌,同样是利用数字技术,提供云游敦煌,壁画保护、流失文物数字化回归等功能。这都进一步激发了民族意识。

四、闭环与正反馈

这些例子的另一种意义则是,文化类的消费会反过来,进一步的、不断的强化认同感。至此,消费与意识就形成一个互动的、正反馈的闭环。市场在推进消费的过程中,会强化民族意识,这就是消费与民族认同感的相互促进。

推动国产化、推动国产品牌,是当下的一个全球性趋势,从特朗普到拜登,都积极推动美国制造。拜登上任仅5天,就签署了《关于确保未来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制造的行政令》。对中国来说,双循环也有赖于基于“制造-消费”在国内的循环,这当中,社会对国产品牌溢价的接受与消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只有在心智中有较高定位,消费者才能接受较高的溢价。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市场中的民族认同叙事,通常都是温和的,毕竟商业是为了求利,但是在某些条件下,这种认同会变得富有戾气,把商业上的事变为一桩社会事件。比如,但上汽领导表示,不会用华为的自动驾驶技术,要拥有自己的灵魂时,就遭到了群体性的强烈舆论批评。这种机制最后,会反过来危害在市场本身的正常氛围,而大连日本风情街的暂时停业,则是一个典型例子。实际上,大连日本风情街,是国家级政策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中日经贸合作的一个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其关闭意味深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