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跟踪孩子动向;13岁后停止该行为。



Parmy Olson

【OR  商业新媒体】

9月初,英国政府针对线上服务供应商实施了新规定,旨在保护儿童不在互联网上被分析、追踪。但在数百万的孩子本月重返校园之际,他们的动向却频频被一类特殊人群跟踪,这就是他们的父母。

用数字手段监视孩子是个很微妙的想法,热衷此道的家长们似乎没太注意到关于这种做法的担忧久已有之。近来我和十几位英国父母提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让11岁的孩子带手机去上中学。其中约四分之三的家长表示,他们会通过某种app监视孩子的行动,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有许多家长说,知道孩子身在何处让他们觉得“安心”。

但很多机构并不赞成这种做法。英国的隐私保护机构在针对企业的新规中很隐晦地提醒家长:“长期受到父母监视的孩子,可能会有私人空间被削弱的感觉,而这可能会影响孩子自我认同感的形成。”

爱尔兰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也在指导草案中表示,儿童用户的地理位置追踪功能应默认关闭。联合国在《儿童权利公约》中表示,父母和看护人对未成年人数字活动的监视应该是适度的,应与儿童不断发展的能力相一致。

具体来说,一般是这样跟踪的:如果父母和孩子各有一部iPhone,双方将这两部手机设了位置共享,那么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短信中点击接收者的名字,随时查看对方在地图上的位置。此外,还有一些用于追踪家庭成员位置的app,比如iPhone用户的“查找我的朋友”(Find My Friends),安卓用户的谷歌地图位置分享功能,以及Life360等位置共享app。如果孩子放学后去了某个地方,导致回家晚了或迷路了,父母可以很容易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找到孩子,去接他们回来。

听起来好像无可厚非。但监管方出台指导意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用这种方式监视孩子的行动可能会产生哪些长期影响。两位从事数字隐私和儿童研究领域的学者告诉我,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调查GPS监视如何影响亲子关系的研究,也不知道被追踪的孩子受伤的可能性是否比没被跟踪的孩子通常小一些。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公共政策教授洛里·克拉诺(Lorrie Cranor)问道:“这种软件真能让我们的孩子更安全吗?如果不能保证他们更安全,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一直在研究儿童如何与科技互动。她没有用这种方式跟踪自己的孩子。

另外,并不清楚监视会对孩子的身份认同感、自身发展和自主选择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数据保护研究员因格丽达·密尔凯特(Ingrida Milkaite)说:“孩子,可能会改变他们的行为和决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被父母跟踪。”她还担心,如果孩子的位置信息因为父母的原因一直处于被处理状态,有一个风险就是这个信息可能会落入企业或政府手中。

密尔凯特说:“在数据保护法中有这样一种假设,就是认为父母最了解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关于网络世界如何运作,家长需要很多指导意见。”

在此之前,我的看法是:为了方便起见,可以在孩子的新手机上打开一般的位置跟踪功能,比如紧急接送,或担心的时候可以很容易知道她在哪里。但这种跟踪是相互的。她也可以查看我的手机位置。

但那些长期的未知因素让我很是犹豫,我一个朋友也是如此。她本来打算追踪孩子的位置,但现在又开始重新考虑此事。

据她回忆,孩提时代有一次她乘坐公共交通回家,不小心上了一辆反方向的大巴车。当车子越开越远,驶进一个陌生的城镇,最后停在一个巨大的巴士总站时,她感到越来越恐慌。由于没有钱用公用电话给父母打电话,她怯懦地向大巴司机求助。司机给她指点了方向,然后她上了另一辆大巴车,回了家。

如今,这位朋友的孩子可以选择给父母打电话,也可以在手机地图上被迅速定位。但这么做有两个问题,一是既然可以打电话,就无需进行位置跟踪,二是跟踪可能会剥夺一些对孩子来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迷路时感受到的“战斗还是逃跑”的恐惧,以及应对判断周围环境、自己想办法回家的挑战。没有什么比发自内心的主动学习体验更棒的了。

这不禁让我觉得,父母的这种监视更多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而不是为了孩子。用定位监视功能来确保孩子不会被陌生人拐走,好像有多此一举之嫌,因为这种事今天极少发生。另一方面,如果使用app是为了确保孩子不会陷入麻烦,那孩子可以把手机留在朋友家,然后说自己在那里。都不是很有用。手机地图上的那个点会成为另一个加剧当代父母焦虑的数据点。

克拉诺说,如果你觉得完全关闭手机的追踪功能无异于给孩子解开安全带,那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只在特定条件下使用app。她记得21世纪初曾做过一个项目,允许朋友和家人追踪她的行踪,但只能在一天的特定时间或她在学校的时候追踪,目的是观察她和项目其他参与者的反应。她回忆说:“当我可以施加那种控制的时候,我觉得更自在。”

和我一样的iPhone用户,可以直接在“信息”中关闭位置共享功能,但要在设备上保留类似“查找我的iPhone”这种app以备不时之需,而且应将这种app从主屏幕上移除。多费几步才能在地图上找到孩子的定位,可能会有助于抵制有事没事想查看孩子行踪的诱惑。

克拉诺还建议父母和孩子聊聊GPS跟踪,要确保在征得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再这么做。她补充说:“秘密跟踪通常不是一个好主意。

关于孩子多大你应该停止跟踪,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给出的建议是:13岁。到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如果用的是与谷歌的“家庭链接”同步的安卓手机,就可以关掉父母开启的位置监视。

好在我可以过几年再正视这个问题。在那之前,我会采取“限制级”的跟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不要用手机追踪孩子

发布日期:2021-09-18 14:28
父母跟踪孩子动向;13岁后停止该行为。



Parmy Olson

【OR  商业新媒体】

9月初,英国政府针对线上服务供应商实施了新规定,旨在保护儿童不在互联网上被分析、追踪。但在数百万的孩子本月重返校园之际,他们的动向却频频被一类特殊人群跟踪,这就是他们的父母。

用数字手段监视孩子是个很微妙的想法,热衷此道的家长们似乎没太注意到关于这种做法的担忧久已有之。近来我和十几位英国父母提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让11岁的孩子带手机去上中学。其中约四分之三的家长表示,他们会通过某种app监视孩子的行动,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有许多家长说,知道孩子身在何处让他们觉得“安心”。

但很多机构并不赞成这种做法。英国的隐私保护机构在针对企业的新规中很隐晦地提醒家长:“长期受到父母监视的孩子,可能会有私人空间被削弱的感觉,而这可能会影响孩子自我认同感的形成。”

爱尔兰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也在指导草案中表示,儿童用户的地理位置追踪功能应默认关闭。联合国在《儿童权利公约》中表示,父母和看护人对未成年人数字活动的监视应该是适度的,应与儿童不断发展的能力相一致。

具体来说,一般是这样跟踪的:如果父母和孩子各有一部iPhone,双方将这两部手机设了位置共享,那么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短信中点击接收者的名字,随时查看对方在地图上的位置。此外,还有一些用于追踪家庭成员位置的app,比如iPhone用户的“查找我的朋友”(Find My Friends),安卓用户的谷歌地图位置分享功能,以及Life360等位置共享app。如果孩子放学后去了某个地方,导致回家晚了或迷路了,父母可以很容易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找到孩子,去接他们回来。

听起来好像无可厚非。但监管方出台指导意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用这种方式监视孩子的行动可能会产生哪些长期影响。两位从事数字隐私和儿童研究领域的学者告诉我,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调查GPS监视如何影响亲子关系的研究,也不知道被追踪的孩子受伤的可能性是否比没被跟踪的孩子通常小一些。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公共政策教授洛里·克拉诺(Lorrie Cranor)问道:“这种软件真能让我们的孩子更安全吗?如果不能保证他们更安全,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一直在研究儿童如何与科技互动。她没有用这种方式跟踪自己的孩子。

另外,并不清楚监视会对孩子的身份认同感、自身发展和自主选择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数据保护研究员因格丽达·密尔凯特(Ingrida Milkaite)说:“孩子,可能会改变他们的行为和决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被父母跟踪。”她还担心,如果孩子的位置信息因为父母的原因一直处于被处理状态,有一个风险就是这个信息可能会落入企业或政府手中。

密尔凯特说:“在数据保护法中有这样一种假设,就是认为父母最了解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关于网络世界如何运作,家长需要很多指导意见。”

在此之前,我的看法是:为了方便起见,可以在孩子的新手机上打开一般的位置跟踪功能,比如紧急接送,或担心的时候可以很容易知道她在哪里。但这种跟踪是相互的。她也可以查看我的手机位置。

但那些长期的未知因素让我很是犹豫,我一个朋友也是如此。她本来打算追踪孩子的位置,但现在又开始重新考虑此事。

据她回忆,孩提时代有一次她乘坐公共交通回家,不小心上了一辆反方向的大巴车。当车子越开越远,驶进一个陌生的城镇,最后停在一个巨大的巴士总站时,她感到越来越恐慌。由于没有钱用公用电话给父母打电话,她怯懦地向大巴司机求助。司机给她指点了方向,然后她上了另一辆大巴车,回了家。

如今,这位朋友的孩子可以选择给父母打电话,也可以在手机地图上被迅速定位。但这么做有两个问题,一是既然可以打电话,就无需进行位置跟踪,二是跟踪可能会剥夺一些对孩子来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迷路时感受到的“战斗还是逃跑”的恐惧,以及应对判断周围环境、自己想办法回家的挑战。没有什么比发自内心的主动学习体验更棒的了。

这不禁让我觉得,父母的这种监视更多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而不是为了孩子。用定位监视功能来确保孩子不会被陌生人拐走,好像有多此一举之嫌,因为这种事今天极少发生。另一方面,如果使用app是为了确保孩子不会陷入麻烦,那孩子可以把手机留在朋友家,然后说自己在那里。都不是很有用。手机地图上的那个点会成为另一个加剧当代父母焦虑的数据点。

克拉诺说,如果你觉得完全关闭手机的追踪功能无异于给孩子解开安全带,那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只在特定条件下使用app。她记得21世纪初曾做过一个项目,允许朋友和家人追踪她的行踪,但只能在一天的特定时间或她在学校的时候追踪,目的是观察她和项目其他参与者的反应。她回忆说:“当我可以施加那种控制的时候,我觉得更自在。”

和我一样的iPhone用户,可以直接在“信息”中关闭位置共享功能,但要在设备上保留类似“查找我的iPhone”这种app以备不时之需,而且应将这种app从主屏幕上移除。多费几步才能在地图上找到孩子的定位,可能会有助于抵制有事没事想查看孩子行踪的诱惑。

克拉诺还建议父母和孩子聊聊GPS跟踪,要确保在征得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再这么做。她补充说:“秘密跟踪通常不是一个好主意。

关于孩子多大你应该停止跟踪,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给出的建议是:13岁。到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如果用的是与谷歌的“家庭链接”同步的安卓手机,就可以关掉父母开启的位置监视。

好在我可以过几年再正视这个问题。在那之前,我会采取“限制级”的跟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父母跟踪孩子动向;13岁后停止该行为。



Parmy Olson

【OR  商业新媒体】

9月初,英国政府针对线上服务供应商实施了新规定,旨在保护儿童不在互联网上被分析、追踪。但在数百万的孩子本月重返校园之际,他们的动向却频频被一类特殊人群跟踪,这就是他们的父母。

用数字手段监视孩子是个很微妙的想法,热衷此道的家长们似乎没太注意到关于这种做法的担忧久已有之。近来我和十几位英国父母提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让11岁的孩子带手机去上中学。其中约四分之三的家长表示,他们会通过某种app监视孩子的行动,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有许多家长说,知道孩子身在何处让他们觉得“安心”。

但很多机构并不赞成这种做法。英国的隐私保护机构在针对企业的新规中很隐晦地提醒家长:“长期受到父母监视的孩子,可能会有私人空间被削弱的感觉,而这可能会影响孩子自我认同感的形成。”

爱尔兰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也在指导草案中表示,儿童用户的地理位置追踪功能应默认关闭。联合国在《儿童权利公约》中表示,父母和看护人对未成年人数字活动的监视应该是适度的,应与儿童不断发展的能力相一致。

具体来说,一般是这样跟踪的:如果父母和孩子各有一部iPhone,双方将这两部手机设了位置共享,那么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短信中点击接收者的名字,随时查看对方在地图上的位置。此外,还有一些用于追踪家庭成员位置的app,比如iPhone用户的“查找我的朋友”(Find My Friends),安卓用户的谷歌地图位置分享功能,以及Life360等位置共享app。如果孩子放学后去了某个地方,导致回家晚了或迷路了,父母可以很容易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找到孩子,去接他们回来。

听起来好像无可厚非。但监管方出台指导意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用这种方式监视孩子的行动可能会产生哪些长期影响。两位从事数字隐私和儿童研究领域的学者告诉我,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调查GPS监视如何影响亲子关系的研究,也不知道被追踪的孩子受伤的可能性是否比没被跟踪的孩子通常小一些。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公共政策教授洛里·克拉诺(Lorrie Cranor)问道:“这种软件真能让我们的孩子更安全吗?如果不能保证他们更安全,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一直在研究儿童如何与科技互动。她没有用这种方式跟踪自己的孩子。

另外,并不清楚监视会对孩子的身份认同感、自身发展和自主选择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数据保护研究员因格丽达·密尔凯特(Ingrida Milkaite)说:“孩子,可能会改变他们的行为和决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被父母跟踪。”她还担心,如果孩子的位置信息因为父母的原因一直处于被处理状态,有一个风险就是这个信息可能会落入企业或政府手中。

密尔凯特说:“在数据保护法中有这样一种假设,就是认为父母最了解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关于网络世界如何运作,家长需要很多指导意见。”

在此之前,我的看法是:为了方便起见,可以在孩子的新手机上打开一般的位置跟踪功能,比如紧急接送,或担心的时候可以很容易知道她在哪里。但这种跟踪是相互的。她也可以查看我的手机位置。

但那些长期的未知因素让我很是犹豫,我一个朋友也是如此。她本来打算追踪孩子的位置,但现在又开始重新考虑此事。

据她回忆,孩提时代有一次她乘坐公共交通回家,不小心上了一辆反方向的大巴车。当车子越开越远,驶进一个陌生的城镇,最后停在一个巨大的巴士总站时,她感到越来越恐慌。由于没有钱用公用电话给父母打电话,她怯懦地向大巴司机求助。司机给她指点了方向,然后她上了另一辆大巴车,回了家。

如今,这位朋友的孩子可以选择给父母打电话,也可以在手机地图上被迅速定位。但这么做有两个问题,一是既然可以打电话,就无需进行位置跟踪,二是跟踪可能会剥夺一些对孩子来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迷路时感受到的“战斗还是逃跑”的恐惧,以及应对判断周围环境、自己想办法回家的挑战。没有什么比发自内心的主动学习体验更棒的了。

这不禁让我觉得,父母的这种监视更多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而不是为了孩子。用定位监视功能来确保孩子不会被陌生人拐走,好像有多此一举之嫌,因为这种事今天极少发生。另一方面,如果使用app是为了确保孩子不会陷入麻烦,那孩子可以把手机留在朋友家,然后说自己在那里。都不是很有用。手机地图上的那个点会成为另一个加剧当代父母焦虑的数据点。

克拉诺说,如果你觉得完全关闭手机的追踪功能无异于给孩子解开安全带,那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只在特定条件下使用app。她记得21世纪初曾做过一个项目,允许朋友和家人追踪她的行踪,但只能在一天的特定时间或她在学校的时候追踪,目的是观察她和项目其他参与者的反应。她回忆说:“当我可以施加那种控制的时候,我觉得更自在。”

和我一样的iPhone用户,可以直接在“信息”中关闭位置共享功能,但要在设备上保留类似“查找我的iPhone”这种app以备不时之需,而且应将这种app从主屏幕上移除。多费几步才能在地图上找到孩子的定位,可能会有助于抵制有事没事想查看孩子行踪的诱惑。

克拉诺还建议父母和孩子聊聊GPS跟踪,要确保在征得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再这么做。她补充说:“秘密跟踪通常不是一个好主意。

关于孩子多大你应该停止跟踪,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给出的建议是:13岁。到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如果用的是与谷歌的“家庭链接”同步的安卓手机,就可以关掉父母开启的位置监视。

好在我可以过几年再正视这个问题。在那之前,我会采取“限制级”的跟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不要用手机追踪孩子

发布日期:2021-09-18 14:28
父母跟踪孩子动向;13岁后停止该行为。



Parmy Olson

【OR  商业新媒体】

9月初,英国政府针对线上服务供应商实施了新规定,旨在保护儿童不在互联网上被分析、追踪。但在数百万的孩子本月重返校园之际,他们的动向却频频被一类特殊人群跟踪,这就是他们的父母。

用数字手段监视孩子是个很微妙的想法,热衷此道的家长们似乎没太注意到关于这种做法的担忧久已有之。近来我和十几位英国父母提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让11岁的孩子带手机去上中学。其中约四分之三的家长表示,他们会通过某种app监视孩子的行动,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有许多家长说,知道孩子身在何处让他们觉得“安心”。

但很多机构并不赞成这种做法。英国的隐私保护机构在针对企业的新规中很隐晦地提醒家长:“长期受到父母监视的孩子,可能会有私人空间被削弱的感觉,而这可能会影响孩子自我认同感的形成。”

爱尔兰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也在指导草案中表示,儿童用户的地理位置追踪功能应默认关闭。联合国在《儿童权利公约》中表示,父母和看护人对未成年人数字活动的监视应该是适度的,应与儿童不断发展的能力相一致。

具体来说,一般是这样跟踪的:如果父母和孩子各有一部iPhone,双方将这两部手机设了位置共享,那么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短信中点击接收者的名字,随时查看对方在地图上的位置。此外,还有一些用于追踪家庭成员位置的app,比如iPhone用户的“查找我的朋友”(Find My Friends),安卓用户的谷歌地图位置分享功能,以及Life360等位置共享app。如果孩子放学后去了某个地方,导致回家晚了或迷路了,父母可以很容易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找到孩子,去接他们回来。

听起来好像无可厚非。但监管方出台指导意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用这种方式监视孩子的行动可能会产生哪些长期影响。两位从事数字隐私和儿童研究领域的学者告诉我,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调查GPS监视如何影响亲子关系的研究,也不知道被追踪的孩子受伤的可能性是否比没被跟踪的孩子通常小一些。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公共政策教授洛里·克拉诺(Lorrie Cranor)问道:“这种软件真能让我们的孩子更安全吗?如果不能保证他们更安全,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一直在研究儿童如何与科技互动。她没有用这种方式跟踪自己的孩子。

另外,并不清楚监视会对孩子的身份认同感、自身发展和自主选择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数据保护研究员因格丽达·密尔凯特(Ingrida Milkaite)说:“孩子,可能会改变他们的行为和决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被父母跟踪。”她还担心,如果孩子的位置信息因为父母的原因一直处于被处理状态,有一个风险就是这个信息可能会落入企业或政府手中。

密尔凯特说:“在数据保护法中有这样一种假设,就是认为父母最了解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关于网络世界如何运作,家长需要很多指导意见。”

在此之前,我的看法是:为了方便起见,可以在孩子的新手机上打开一般的位置跟踪功能,比如紧急接送,或担心的时候可以很容易知道她在哪里。但这种跟踪是相互的。她也可以查看我的手机位置。

但那些长期的未知因素让我很是犹豫,我一个朋友也是如此。她本来打算追踪孩子的位置,但现在又开始重新考虑此事。

据她回忆,孩提时代有一次她乘坐公共交通回家,不小心上了一辆反方向的大巴车。当车子越开越远,驶进一个陌生的城镇,最后停在一个巨大的巴士总站时,她感到越来越恐慌。由于没有钱用公用电话给父母打电话,她怯懦地向大巴司机求助。司机给她指点了方向,然后她上了另一辆大巴车,回了家。

如今,这位朋友的孩子可以选择给父母打电话,也可以在手机地图上被迅速定位。但这么做有两个问题,一是既然可以打电话,就无需进行位置跟踪,二是跟踪可能会剥夺一些对孩子来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迷路时感受到的“战斗还是逃跑”的恐惧,以及应对判断周围环境、自己想办法回家的挑战。没有什么比发自内心的主动学习体验更棒的了。

这不禁让我觉得,父母的这种监视更多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而不是为了孩子。用定位监视功能来确保孩子不会被陌生人拐走,好像有多此一举之嫌,因为这种事今天极少发生。另一方面,如果使用app是为了确保孩子不会陷入麻烦,那孩子可以把手机留在朋友家,然后说自己在那里。都不是很有用。手机地图上的那个点会成为另一个加剧当代父母焦虑的数据点。

克拉诺说,如果你觉得完全关闭手机的追踪功能无异于给孩子解开安全带,那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只在特定条件下使用app。她记得21世纪初曾做过一个项目,允许朋友和家人追踪她的行踪,但只能在一天的特定时间或她在学校的时候追踪,目的是观察她和项目其他参与者的反应。她回忆说:“当我可以施加那种控制的时候,我觉得更自在。”

和我一样的iPhone用户,可以直接在“信息”中关闭位置共享功能,但要在设备上保留类似“查找我的iPhone”这种app以备不时之需,而且应将这种app从主屏幕上移除。多费几步才能在地图上找到孩子的定位,可能会有助于抵制有事没事想查看孩子行踪的诱惑。

克拉诺还建议父母和孩子聊聊GPS跟踪,要确保在征得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再这么做。她补充说:“秘密跟踪通常不是一个好主意。

关于孩子多大你应该停止跟踪,Alphabet Inc.的谷歌(Google)给出的建议是:13岁。到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如果用的是与谷歌的“家庭链接”同步的安卓手机,就可以关掉父母开启的位置监视。

好在我可以过几年再正视这个问题。在那之前,我会采取“限制级”的跟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