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恒大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马蓉

【OR  商业新媒体】

深陷债务漩涡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龙头--恒大集团3333.HK今年以来风波不断,而近期其旗下的财富管理平台--恒大财富上演兑付危机令事态急遽恶化,这家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记者多方了解到,从去年6月末至今,一些金融机构已在压降恒大风险敞口,即便对恒大仍有授信但多有资产抵押,风险相对可控;风险处置的难点在于“涉众”--其自身兜售的理财产品以及给其“供血”的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的购买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和尚未交付楼盘的众多购房者。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维稳”是中国社会以及金融体系的主基调,但上述群体性事件也很难成为恒大的“免死金牌”,走向重整或重组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通过出售资产优先兑付涉及公众的债权。

一位熟悉监管金融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对路透称,恒大风险处置之所以棘手,关键在于其融资路径涉及到了公募形式的债务,包括民间借贷、非标理财以及一部分的信托贷款,这部分债务存在较大风险,而且与有抵押的银行贷款相比,处置难度也比较大。

“恒大近年来使用的融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以物权融一部分,再以股权融一块,然后再做一个电子商票出来反复地融,”另一位不良资产领域的资深人士亦对路透表示,“从某一角度来说,它融资的规模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资产所对应的偿付能力。”

他指出,恒大的商票至少一部分是没有对应到底层资产的,就是不断地在市场上流转,给它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也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恒大拖欠上下游企业款项已习以为常,而且这些企业也已经成为其融资工具。

一位金融机构高层表示,恒大产业链涉及的中小企业相当广泛,这些企业出风险会影响到就业以及社会稳定。另外,恒大此前已经喊出“保交楼”的口号,这意味着终端用户的房产保障问题也十分严峻。

**监管当局已在协调恒大事宜**

目前,一些市场人士已经把恒大与海航相类比,认为恒大会步“海航后尘”。上述不良领域人士表示,海航的债务结构和资产种类都比恒大复杂的多,现在已经在破产重整的框架下有序推动,“恒大有相当的概率会走到这一步。”

但他也谈到,与海航不同的是,恒大涉及到房地产领域,且房产涉及的城市面广、底层资产涉及到千家万户,社会维稳压力较大。

“恒大相当于绑架了地方政府,绑架了金融机构,绑架了财富端客户,绑架了底层老百姓,”他称,“如何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处置风险,既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决心,也考验监管机构、地方政府和债权人的智慧。”

根据市场对恒大前景的情景分析,中国恒大的面前有三条出路:狼狈倒闭造成深远影响、有序倒闭、或是由政府出面对这家曾是中国业内老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救助,不过第三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前述熟悉监管思路的人士认为,恒大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公共资金介入提供救助;一种可能的处置路径是,通过出售部分资产先行保障涉及公众债权,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债权再视情况兑付或者重组。

路透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处获悉,金融监管部门已在协调恒大相关事宜,但尚不清楚是否有具体的处置方案出台。

中国恒大主席许家印上周五称,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且在兑付过程中做到公平公正,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偿还债务**

虽然恒大在其债务中泥淖中似乎越陷越深,但路透获悉,部分金融机构对于恒大的风险敞口有所压降,意味着其“降负债”战略有一定成效。

一家股份制银行华南地区分行对恒大的贷款已经从去年的百亿规模降到不足20亿元人民币;另一家股份行人士亦称,该行对恒大的敞口已经非常小。

一位信托公司高管指出,其对恒大的贷款规模很小,而且其华南一个项目结束后,这笔贷款已经得到偿还,“我们可是开心坏了。”

根据去年网传的、但之后被中国恒大否认的“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求助函显示,民生银行600016.SS对恒大借款余额293亿元,位列金融机构首位。

今年6月上旬,民生银行在投资者交流平台回复有关给恒大贷款规模的提问时表示,去年9月以来恒大加大了房地产销售回笼力度,在该行授信提用敞口有所下降,但未披露具体数字。

恒大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其有息负债总额为5,718亿元,较2020年底的7,165亿元降逾两成,较去年最高时的8,700多亿元下降逾三成;然而,包括应付账款在内的总负债略增至1.97万亿元。

**“不具有系统性金融风险”**

自去年以来,市场对于恒大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其超高负债规模及牵涉众多金融机构,一旦出现流动性困难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恒大也在上述求助函中这样定义其自身的“系统重要性”。

但在一些机构人士看来,恒大出现危机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方面,与曾经的包商银行和中国华融2799.HK这类金融机构相比,恒大作为一家非金融类企业,其本身不具有金融风险传染性。

另一方面,如果恒大出现危机、走向破产重整,也不会导致相关金融机构倒闭,最多是相关贷款成为不良,相当于投资损失;而且,银行贷款多有资产抵押,容易处置、风险较为有限。

“所谓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首先需要能够明确是否会有哪家机构面临破产风险,就像当年金融危机时的雷曼一样,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这个迹象,”一位外资机构研究主管对路透称。

他进一步指出,大批金融机构会产生损失和重要金融机构破产是不同的概念,后者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前者只能说错误的商业决策导致“赔钱”,但这些机构还是能“活下去”的。

但他也强调,接下来需要关注在地产政策持续收紧的情况下,是否有更多的房地产开发商出现类似的情况,导致银行等金融机构出现更大的风险。

而据路透了解,部分债权银行已在上月与恒大就贷款展期协商一致。

8月下旬,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曾约谈恒大集团,要求其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但未对是否援手恒大债务困境予以明确表态。

有市场人士认为,从近期种种迹象来看,监管对恒大态度有些“微妙”;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监管层不出手、不发声、不出方案,反而可能有利于恒大自身风险化解。

前述熟悉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表示,目前情况不支持快速处置恒大的资产,因为一些有接盘意愿的投资者可能会持续观望、不断压价,导致资产价格快速下跌,从而加重恒大资不抵债的程度,形成恶性循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恒大并非“大而不能倒“ 如何处理“涉众”危局考验监管智慧

发布日期:2021-09-18 07:56
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恒大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马蓉

【OR  商业新媒体】

深陷债务漩涡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龙头--恒大集团3333.HK今年以来风波不断,而近期其旗下的财富管理平台--恒大财富上演兑付危机令事态急遽恶化,这家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记者多方了解到,从去年6月末至今,一些金融机构已在压降恒大风险敞口,即便对恒大仍有授信但多有资产抵押,风险相对可控;风险处置的难点在于“涉众”--其自身兜售的理财产品以及给其“供血”的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的购买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和尚未交付楼盘的众多购房者。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维稳”是中国社会以及金融体系的主基调,但上述群体性事件也很难成为恒大的“免死金牌”,走向重整或重组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通过出售资产优先兑付涉及公众的债权。

一位熟悉监管金融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对路透称,恒大风险处置之所以棘手,关键在于其融资路径涉及到了公募形式的债务,包括民间借贷、非标理财以及一部分的信托贷款,这部分债务存在较大风险,而且与有抵押的银行贷款相比,处置难度也比较大。

“恒大近年来使用的融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以物权融一部分,再以股权融一块,然后再做一个电子商票出来反复地融,”另一位不良资产领域的资深人士亦对路透表示,“从某一角度来说,它融资的规模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资产所对应的偿付能力。”

他指出,恒大的商票至少一部分是没有对应到底层资产的,就是不断地在市场上流转,给它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也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恒大拖欠上下游企业款项已习以为常,而且这些企业也已经成为其融资工具。

一位金融机构高层表示,恒大产业链涉及的中小企业相当广泛,这些企业出风险会影响到就业以及社会稳定。另外,恒大此前已经喊出“保交楼”的口号,这意味着终端用户的房产保障问题也十分严峻。

**监管当局已在协调恒大事宜**

目前,一些市场人士已经把恒大与海航相类比,认为恒大会步“海航后尘”。上述不良领域人士表示,海航的债务结构和资产种类都比恒大复杂的多,现在已经在破产重整的框架下有序推动,“恒大有相当的概率会走到这一步。”

但他也谈到,与海航不同的是,恒大涉及到房地产领域,且房产涉及的城市面广、底层资产涉及到千家万户,社会维稳压力较大。

“恒大相当于绑架了地方政府,绑架了金融机构,绑架了财富端客户,绑架了底层老百姓,”他称,“如何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处置风险,既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决心,也考验监管机构、地方政府和债权人的智慧。”

根据市场对恒大前景的情景分析,中国恒大的面前有三条出路:狼狈倒闭造成深远影响、有序倒闭、或是由政府出面对这家曾是中国业内老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救助,不过第三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前述熟悉监管思路的人士认为,恒大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公共资金介入提供救助;一种可能的处置路径是,通过出售部分资产先行保障涉及公众债权,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债权再视情况兑付或者重组。

路透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处获悉,金融监管部门已在协调恒大相关事宜,但尚不清楚是否有具体的处置方案出台。

中国恒大主席许家印上周五称,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且在兑付过程中做到公平公正,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偿还债务**

虽然恒大在其债务中泥淖中似乎越陷越深,但路透获悉,部分金融机构对于恒大的风险敞口有所压降,意味着其“降负债”战略有一定成效。

一家股份制银行华南地区分行对恒大的贷款已经从去年的百亿规模降到不足20亿元人民币;另一家股份行人士亦称,该行对恒大的敞口已经非常小。

一位信托公司高管指出,其对恒大的贷款规模很小,而且其华南一个项目结束后,这笔贷款已经得到偿还,“我们可是开心坏了。”

根据去年网传的、但之后被中国恒大否认的“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求助函显示,民生银行600016.SS对恒大借款余额293亿元,位列金融机构首位。

今年6月上旬,民生银行在投资者交流平台回复有关给恒大贷款规模的提问时表示,去年9月以来恒大加大了房地产销售回笼力度,在该行授信提用敞口有所下降,但未披露具体数字。

恒大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其有息负债总额为5,718亿元,较2020年底的7,165亿元降逾两成,较去年最高时的8,700多亿元下降逾三成;然而,包括应付账款在内的总负债略增至1.97万亿元。

**“不具有系统性金融风险”**

自去年以来,市场对于恒大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其超高负债规模及牵涉众多金融机构,一旦出现流动性困难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恒大也在上述求助函中这样定义其自身的“系统重要性”。

但在一些机构人士看来,恒大出现危机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方面,与曾经的包商银行和中国华融2799.HK这类金融机构相比,恒大作为一家非金融类企业,其本身不具有金融风险传染性。

另一方面,如果恒大出现危机、走向破产重整,也不会导致相关金融机构倒闭,最多是相关贷款成为不良,相当于投资损失;而且,银行贷款多有资产抵押,容易处置、风险较为有限。

“所谓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首先需要能够明确是否会有哪家机构面临破产风险,就像当年金融危机时的雷曼一样,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这个迹象,”一位外资机构研究主管对路透称。

他进一步指出,大批金融机构会产生损失和重要金融机构破产是不同的概念,后者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前者只能说错误的商业决策导致“赔钱”,但这些机构还是能“活下去”的。

但他也强调,接下来需要关注在地产政策持续收紧的情况下,是否有更多的房地产开发商出现类似的情况,导致银行等金融机构出现更大的风险。

而据路透了解,部分债权银行已在上月与恒大就贷款展期协商一致。

8月下旬,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曾约谈恒大集团,要求其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但未对是否援手恒大债务困境予以明确表态。

有市场人士认为,从近期种种迹象来看,监管对恒大态度有些“微妙”;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监管层不出手、不发声、不出方案,反而可能有利于恒大自身风险化解。

前述熟悉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表示,目前情况不支持快速处置恒大的资产,因为一些有接盘意愿的投资者可能会持续观望、不断压价,导致资产价格快速下跌,从而加重恒大资不抵债的程度,形成恶性循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恒大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马蓉

【OR  商业新媒体】

深陷债务漩涡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龙头--恒大集团3333.HK今年以来风波不断,而近期其旗下的财富管理平台--恒大财富上演兑付危机令事态急遽恶化,这家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记者多方了解到,从去年6月末至今,一些金融机构已在压降恒大风险敞口,即便对恒大仍有授信但多有资产抵押,风险相对可控;风险处置的难点在于“涉众”--其自身兜售的理财产品以及给其“供血”的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的购买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和尚未交付楼盘的众多购房者。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维稳”是中国社会以及金融体系的主基调,但上述群体性事件也很难成为恒大的“免死金牌”,走向重整或重组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通过出售资产优先兑付涉及公众的债权。

一位熟悉监管金融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对路透称,恒大风险处置之所以棘手,关键在于其融资路径涉及到了公募形式的债务,包括民间借贷、非标理财以及一部分的信托贷款,这部分债务存在较大风险,而且与有抵押的银行贷款相比,处置难度也比较大。

“恒大近年来使用的融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以物权融一部分,再以股权融一块,然后再做一个电子商票出来反复地融,”另一位不良资产领域的资深人士亦对路透表示,“从某一角度来说,它融资的规模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资产所对应的偿付能力。”

他指出,恒大的商票至少一部分是没有对应到底层资产的,就是不断地在市场上流转,给它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也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恒大拖欠上下游企业款项已习以为常,而且这些企业也已经成为其融资工具。

一位金融机构高层表示,恒大产业链涉及的中小企业相当广泛,这些企业出风险会影响到就业以及社会稳定。另外,恒大此前已经喊出“保交楼”的口号,这意味着终端用户的房产保障问题也十分严峻。

**监管当局已在协调恒大事宜**

目前,一些市场人士已经把恒大与海航相类比,认为恒大会步“海航后尘”。上述不良领域人士表示,海航的债务结构和资产种类都比恒大复杂的多,现在已经在破产重整的框架下有序推动,“恒大有相当的概率会走到这一步。”

但他也谈到,与海航不同的是,恒大涉及到房地产领域,且房产涉及的城市面广、底层资产涉及到千家万户,社会维稳压力较大。

“恒大相当于绑架了地方政府,绑架了金融机构,绑架了财富端客户,绑架了底层老百姓,”他称,“如何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处置风险,既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决心,也考验监管机构、地方政府和债权人的智慧。”

根据市场对恒大前景的情景分析,中国恒大的面前有三条出路:狼狈倒闭造成深远影响、有序倒闭、或是由政府出面对这家曾是中国业内老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救助,不过第三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前述熟悉监管思路的人士认为,恒大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公共资金介入提供救助;一种可能的处置路径是,通过出售部分资产先行保障涉及公众债权,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债权再视情况兑付或者重组。

路透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处获悉,金融监管部门已在协调恒大相关事宜,但尚不清楚是否有具体的处置方案出台。

中国恒大主席许家印上周五称,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且在兑付过程中做到公平公正,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偿还债务**

虽然恒大在其债务中泥淖中似乎越陷越深,但路透获悉,部分金融机构对于恒大的风险敞口有所压降,意味着其“降负债”战略有一定成效。

一家股份制银行华南地区分行对恒大的贷款已经从去年的百亿规模降到不足20亿元人民币;另一家股份行人士亦称,该行对恒大的敞口已经非常小。

一位信托公司高管指出,其对恒大的贷款规模很小,而且其华南一个项目结束后,这笔贷款已经得到偿还,“我们可是开心坏了。”

根据去年网传的、但之后被中国恒大否认的“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求助函显示,民生银行600016.SS对恒大借款余额293亿元,位列金融机构首位。

今年6月上旬,民生银行在投资者交流平台回复有关给恒大贷款规模的提问时表示,去年9月以来恒大加大了房地产销售回笼力度,在该行授信提用敞口有所下降,但未披露具体数字。

恒大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其有息负债总额为5,718亿元,较2020年底的7,165亿元降逾两成,较去年最高时的8,700多亿元下降逾三成;然而,包括应付账款在内的总负债略增至1.97万亿元。

**“不具有系统性金融风险”**

自去年以来,市场对于恒大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其超高负债规模及牵涉众多金融机构,一旦出现流动性困难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恒大也在上述求助函中这样定义其自身的“系统重要性”。

但在一些机构人士看来,恒大出现危机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方面,与曾经的包商银行和中国华融2799.HK这类金融机构相比,恒大作为一家非金融类企业,其本身不具有金融风险传染性。

另一方面,如果恒大出现危机、走向破产重整,也不会导致相关金融机构倒闭,最多是相关贷款成为不良,相当于投资损失;而且,银行贷款多有资产抵押,容易处置、风险较为有限。

“所谓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首先需要能够明确是否会有哪家机构面临破产风险,就像当年金融危机时的雷曼一样,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这个迹象,”一位外资机构研究主管对路透称。

他进一步指出,大批金融机构会产生损失和重要金融机构破产是不同的概念,后者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前者只能说错误的商业决策导致“赔钱”,但这些机构还是能“活下去”的。

但他也强调,接下来需要关注在地产政策持续收紧的情况下,是否有更多的房地产开发商出现类似的情况,导致银行等金融机构出现更大的风险。

而据路透了解,部分债权银行已在上月与恒大就贷款展期协商一致。

8月下旬,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曾约谈恒大集团,要求其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但未对是否援手恒大债务困境予以明确表态。

有市场人士认为,从近期种种迹象来看,监管对恒大态度有些“微妙”;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监管层不出手、不发声、不出方案,反而可能有利于恒大自身风险化解。

前述熟悉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表示,目前情况不支持快速处置恒大的资产,因为一些有接盘意愿的投资者可能会持续观望、不断压价,导致资产价格快速下跌,从而加重恒大资不抵债的程度,形成恶性循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恒大并非“大而不能倒“ 如何处理“涉众”危局考验监管智慧

发布日期:2021-09-18 07:56
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恒大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马蓉

【OR  商业新媒体】

深陷债务漩涡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龙头--恒大集团3333.HK今年以来风波不断,而近期其旗下的财富管理平台--恒大财富上演兑付危机令事态急遽恶化,这家债务负担全球第一的房企是就此倒下还是“大而不能倒”备受关注。

记者多方了解到,从去年6月末至今,一些金融机构已在压降恒大风险敞口,即便对恒大仍有授信但多有资产抵押,风险相对可控;风险处置的难点在于“涉众”--其自身兜售的理财产品以及给其“供血”的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的购买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和尚未交付楼盘的众多购房者。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维稳”是中国社会以及金融体系的主基调,但上述群体性事件也很难成为恒大的“免死金牌”,走向重整或重组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通过出售资产优先兑付涉及公众的债权。

一位熟悉监管金融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对路透称,恒大风险处置之所以棘手,关键在于其融资路径涉及到了公募形式的债务,包括民间借贷、非标理财以及一部分的信托贷款,这部分债务存在较大风险,而且与有抵押的银行贷款相比,处置难度也比较大。

“恒大近年来使用的融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先以物权融一部分,再以股权融一块,然后再做一个电子商票出来反复地融,”另一位不良资产领域的资深人士亦对路透表示,“从某一角度来说,它融资的规模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资产所对应的偿付能力。”

他指出,恒大的商票至少一部分是没有对应到底层资产的,就是不断地在市场上流转,给它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也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恒大拖欠上下游企业款项已习以为常,而且这些企业也已经成为其融资工具。

一位金融机构高层表示,恒大产业链涉及的中小企业相当广泛,这些企业出风险会影响到就业以及社会稳定。另外,恒大此前已经喊出“保交楼”的口号,这意味着终端用户的房产保障问题也十分严峻。

**监管当局已在协调恒大事宜**

目前,一些市场人士已经把恒大与海航相类比,认为恒大会步“海航后尘”。上述不良领域人士表示,海航的债务结构和资产种类都比恒大复杂的多,现在已经在破产重整的框架下有序推动,“恒大有相当的概率会走到这一步。”

但他也谈到,与海航不同的是,恒大涉及到房地产领域,且房产涉及的城市面广、底层资产涉及到千家万户,社会维稳压力较大。

“恒大相当于绑架了地方政府,绑架了金融机构,绑架了财富端客户,绑架了底层老百姓,”他称,“如何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处置风险,既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决心,也考验监管机构、地方政府和债权人的智慧。”

根据市场对恒大前景的情景分析,中国恒大的面前有三条出路:狼狈倒闭造成深远影响、有序倒闭、或是由政府出面对这家曾是中国业内老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救助,不过第三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前述熟悉监管思路的人士认为,恒大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公共资金介入提供救助;一种可能的处置路径是,通过出售部分资产先行保障涉及公众债权,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债权再视情况兑付或者重组。

路透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处获悉,金融监管部门已在协调恒大相关事宜,但尚不清楚是否有具体的处置方案出台。

中国恒大主席许家印上周五称,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且在兑付过程中做到公平公正,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偿还债务**

虽然恒大在其债务中泥淖中似乎越陷越深,但路透获悉,部分金融机构对于恒大的风险敞口有所压降,意味着其“降负债”战略有一定成效。

一家股份制银行华南地区分行对恒大的贷款已经从去年的百亿规模降到不足20亿元人民币;另一家股份行人士亦称,该行对恒大的敞口已经非常小。

一位信托公司高管指出,其对恒大的贷款规模很小,而且其华南一个项目结束后,这笔贷款已经得到偿还,“我们可是开心坏了。”

根据去年网传的、但之后被中国恒大否认的“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求助函显示,民生银行600016.SS对恒大借款余额293亿元,位列金融机构首位。

今年6月上旬,民生银行在投资者交流平台回复有关给恒大贷款规模的提问时表示,去年9月以来恒大加大了房地产销售回笼力度,在该行授信提用敞口有所下降,但未披露具体数字。

恒大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其有息负债总额为5,718亿元,较2020年底的7,165亿元降逾两成,较去年最高时的8,700多亿元下降逾三成;然而,包括应付账款在内的总负债略增至1.97万亿元。

**“不具有系统性金融风险”**

自去年以来,市场对于恒大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其超高负债规模及牵涉众多金融机构,一旦出现流动性困难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恒大也在上述求助函中这样定义其自身的“系统重要性”。

但在一些机构人士看来,恒大出现危机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方面,与曾经的包商银行和中国华融2799.HK这类金融机构相比,恒大作为一家非金融类企业,其本身不具有金融风险传染性。

另一方面,如果恒大出现危机、走向破产重整,也不会导致相关金融机构倒闭,最多是相关贷款成为不良,相当于投资损失;而且,银行贷款多有资产抵押,容易处置、风险较为有限。

“所谓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首先需要能够明确是否会有哪家机构面临破产风险,就像当年金融危机时的雷曼一样,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这个迹象,”一位外资机构研究主管对路透称。

他进一步指出,大批金融机构会产生损失和重要金融机构破产是不同的概念,后者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前者只能说错误的商业决策导致“赔钱”,但这些机构还是能“活下去”的。

但他也强调,接下来需要关注在地产政策持续收紧的情况下,是否有更多的房地产开发商出现类似的情况,导致银行等金融机构出现更大的风险。

而据路透了解,部分债权银行已在上月与恒大就贷款展期协商一致。

8月下旬,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曾约谈恒大集团,要求其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但未对是否援手恒大债务困境予以明确表态。

有市场人士认为,从近期种种迹象来看,监管对恒大态度有些“微妙”;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监管层不出手、不发声、不出方案,反而可能有利于恒大自身风险化解。

前述熟悉风险处置思路的人士表示,目前情况不支持快速处置恒大的资产,因为一些有接盘意愿的投资者可能会持续观望、不断压价,导致资产价格快速下跌,从而加重恒大资不抵债的程度,形成恶性循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