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表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拉拢盟友的竞争加剧。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在北京与华盛顿争相拉拢盟友之际,中国试图将美国的传统盟友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

这项协定最初是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为对抗中国而首倡的。就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与英国和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正不断扩大。

中国商务部周四宣布已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的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加入CPTPP的申请。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主席、美国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这凸显出美国和中国都在积极争取合作伙伴,为促进自身利益而寻求加入现有联盟或创建新的联盟。”

随着美中两国在许多领域的紧张关系不断升温,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加紧了对全球领导地位的争夺。

CPTPP是由美国谈判人员制定标准但后来又被美国总统所摒弃的一项协定,通过申请加入这样一项协定,习近平试图强调其中的讽刺意味。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早期版本的CPTPP,认为这项协定会损害美国就业。拜登则表示需要重新磋商,然后再考虑加入。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周四表示:“申请加入CPTPP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成员国来决定。”“我们将继续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就经济伙伴关系和其他关系展开合作,如果有机会谈判,我们可以参与讨论。”

在中国国内,一些分析人士将申请加入CPTPP形容为中国领导人对国际准则的一贯拥护,尽管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政策和监管行动与CPTPP的大多数以市场原则为基础的条款背道而驰。CPTPP主张数据自由流动,改革国有企业,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加入CPTPP是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的好办法。王辉耀的团队曾向中央领导层提议,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这项跨太平洋协定之后,中国就应该考虑加入。

加入一个由美国最先倡导的协定,这种想法最初在中国政府各部门中间遭遇了巨大阻力。但习近平去年宣布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该协定,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

中国商务部周四发布的声明还指出,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与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举行了电话会议,讨论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后续工作。

在提出加入CPTPP的申请后,中国现在需要被该协定成员国接受为工作方。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提出加入CPTPP可能会在成员国之间引起摩擦。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成员国已表示,中国必须证明自己有意愿和能力达到CPTPP的标准才能被接受。而新加坡等其他一些国家则更愿意接纳中国。

贸易专家指出,加入CPTPP的过程可能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一些人担心,中国申请加入CPTPP可能让西方陷入无休止的谈判,却无法真正达成任何协议。

卡特勒说:“申请加入CPTPP对中国毫无损失,却会有很多收获。”

过去几年,中国常常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与各国逐一打交道,而不是在多边论坛上同时应对多国,但由于后来与特朗普政府陷入了痛苦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促使中国开始重新评估这一策略。

一些官员和外交政策专家指出,对习近平而言,多边策略目前更容易驾驭,也更加有效。事实上,中国现在很少谈到自己更倾向于单边谈判。相反,中国现在越来越积极地与拥有共同目标的国家建立联盟,特别是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并致力于在联合国等多边组织中获得更多的影响力。

去年11月,中国与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14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特朗普政府加紧贸易制裁成了中国达成这项协定的催化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建立新印太安全联盟后,中国寻求加入CPTPP

发布日期:2021-09-17 10:44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表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拉拢盟友的竞争加剧。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在北京与华盛顿争相拉拢盟友之际,中国试图将美国的传统盟友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

这项协定最初是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为对抗中国而首倡的。就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与英国和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正不断扩大。

中国商务部周四宣布已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的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加入CPTPP的申请。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主席、美国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这凸显出美国和中国都在积极争取合作伙伴,为促进自身利益而寻求加入现有联盟或创建新的联盟。”

随着美中两国在许多领域的紧张关系不断升温,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加紧了对全球领导地位的争夺。

CPTPP是由美国谈判人员制定标准但后来又被美国总统所摒弃的一项协定,通过申请加入这样一项协定,习近平试图强调其中的讽刺意味。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早期版本的CPTPP,认为这项协定会损害美国就业。拜登则表示需要重新磋商,然后再考虑加入。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周四表示:“申请加入CPTPP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成员国来决定。”“我们将继续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就经济伙伴关系和其他关系展开合作,如果有机会谈判,我们可以参与讨论。”

在中国国内,一些分析人士将申请加入CPTPP形容为中国领导人对国际准则的一贯拥护,尽管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政策和监管行动与CPTPP的大多数以市场原则为基础的条款背道而驰。CPTPP主张数据自由流动,改革国有企业,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加入CPTPP是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的好办法。王辉耀的团队曾向中央领导层提议,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这项跨太平洋协定之后,中国就应该考虑加入。

加入一个由美国最先倡导的协定,这种想法最初在中国政府各部门中间遭遇了巨大阻力。但习近平去年宣布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该协定,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

中国商务部周四发布的声明还指出,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与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举行了电话会议,讨论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后续工作。

在提出加入CPTPP的申请后,中国现在需要被该协定成员国接受为工作方。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提出加入CPTPP可能会在成员国之间引起摩擦。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成员国已表示,中国必须证明自己有意愿和能力达到CPTPP的标准才能被接受。而新加坡等其他一些国家则更愿意接纳中国。

贸易专家指出,加入CPTPP的过程可能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一些人担心,中国申请加入CPTPP可能让西方陷入无休止的谈判,却无法真正达成任何协议。

卡特勒说:“申请加入CPTPP对中国毫无损失,却会有很多收获。”

过去几年,中国常常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与各国逐一打交道,而不是在多边论坛上同时应对多国,但由于后来与特朗普政府陷入了痛苦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促使中国开始重新评估这一策略。

一些官员和外交政策专家指出,对习近平而言,多边策略目前更容易驾驭,也更加有效。事实上,中国现在很少谈到自己更倾向于单边谈判。相反,中国现在越来越积极地与拥有共同目标的国家建立联盟,特别是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并致力于在联合国等多边组织中获得更多的影响力。

去年11月,中国与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14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特朗普政府加紧贸易制裁成了中国达成这项协定的催化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表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拉拢盟友的竞争加剧。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在北京与华盛顿争相拉拢盟友之际,中国试图将美国的传统盟友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

这项协定最初是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为对抗中国而首倡的。就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与英国和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正不断扩大。

中国商务部周四宣布已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的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加入CPTPP的申请。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主席、美国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这凸显出美国和中国都在积极争取合作伙伴,为促进自身利益而寻求加入现有联盟或创建新的联盟。”

随着美中两国在许多领域的紧张关系不断升温,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加紧了对全球领导地位的争夺。

CPTPP是由美国谈判人员制定标准但后来又被美国总统所摒弃的一项协定,通过申请加入这样一项协定,习近平试图强调其中的讽刺意味。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早期版本的CPTPP,认为这项协定会损害美国就业。拜登则表示需要重新磋商,然后再考虑加入。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周四表示:“申请加入CPTPP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成员国来决定。”“我们将继续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就经济伙伴关系和其他关系展开合作,如果有机会谈判,我们可以参与讨论。”

在中国国内,一些分析人士将申请加入CPTPP形容为中国领导人对国际准则的一贯拥护,尽管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政策和监管行动与CPTPP的大多数以市场原则为基础的条款背道而驰。CPTPP主张数据自由流动,改革国有企业,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加入CPTPP是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的好办法。王辉耀的团队曾向中央领导层提议,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这项跨太平洋协定之后,中国就应该考虑加入。

加入一个由美国最先倡导的协定,这种想法最初在中国政府各部门中间遭遇了巨大阻力。但习近平去年宣布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该协定,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

中国商务部周四发布的声明还指出,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与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举行了电话会议,讨论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后续工作。

在提出加入CPTPP的申请后,中国现在需要被该协定成员国接受为工作方。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提出加入CPTPP可能会在成员国之间引起摩擦。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成员国已表示,中国必须证明自己有意愿和能力达到CPTPP的标准才能被接受。而新加坡等其他一些国家则更愿意接纳中国。

贸易专家指出,加入CPTPP的过程可能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一些人担心,中国申请加入CPTPP可能让西方陷入无休止的谈判,却无法真正达成任何协议。

卡特勒说:“申请加入CPTPP对中国毫无损失,却会有很多收获。”

过去几年,中国常常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与各国逐一打交道,而不是在多边论坛上同时应对多国,但由于后来与特朗普政府陷入了痛苦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促使中国开始重新评估这一策略。

一些官员和外交政策专家指出,对习近平而言,多边策略目前更容易驾驭,也更加有效。事实上,中国现在很少谈到自己更倾向于单边谈判。相反,中国现在越来越积极地与拥有共同目标的国家建立联盟,特别是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并致力于在联合国等多边组织中获得更多的影响力。

去年11月,中国与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14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特朗普政府加紧贸易制裁成了中国达成这项协定的催化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建立新印太安全联盟后,中国寻求加入CPTPP

发布日期:2021-09-17 10:44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表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拉拢盟友的竞争加剧。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一个由11个国家组成的亚太贸易协定,在北京与华盛顿争相拉拢盟友之际,中国试图将美国的传统盟友拉入自己的经济轨道。

这项协定最初是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为对抗中国而首倡的。就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与英国和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正不断扩大。

中国商务部周四宣布已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的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加入CPTPP的申请。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主席、美国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这凸显出美国和中国都在积极争取合作伙伴,为促进自身利益而寻求加入现有联盟或创建新的联盟。”

随着美中两国在许多领域的紧张关系不断升温,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加紧了对全球领导地位的争夺。

CPTPP是由美国谈判人员制定标准但后来又被美国总统所摒弃的一项协定,通过申请加入这样一项协定,习近平试图强调其中的讽刺意味。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早期版本的CPTPP,认为这项协定会损害美国就业。拜登则表示需要重新磋商,然后再考虑加入。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周四表示:“申请加入CPTPP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成员国来决定。”“我们将继续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就经济伙伴关系和其他关系展开合作,如果有机会谈判,我们可以参与讨论。”

在中国国内,一些分析人士将申请加入CPTPP形容为中国领导人对国际准则的一贯拥护,尽管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政策和监管行动与CPTPP的大多数以市场原则为基础的条款背道而驰。CPTPP主张数据自由流动,改革国有企业,并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加入CPTPP是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的好办法。王辉耀的团队曾向中央领导层提议,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这项跨太平洋协定之后,中国就应该考虑加入。

加入一个由美国最先倡导的协定,这种想法最初在中国政府各部门中间遭遇了巨大阻力。但习近平去年宣布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该协定,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

中国商务部周四发布的声明还指出,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与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举行了电话会议,讨论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后续工作。

在提出加入CPTPP的申请后,中国现在需要被该协定成员国接受为工作方。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提出加入CPTPP可能会在成员国之间引起摩擦。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成员国已表示,中国必须证明自己有意愿和能力达到CPTPP的标准才能被接受。而新加坡等其他一些国家则更愿意接纳中国。

贸易专家指出,加入CPTPP的过程可能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一些人担心,中国申请加入CPTPP可能让西方陷入无休止的谈判,却无法真正达成任何协议。

卡特勒说:“申请加入CPTPP对中国毫无损失,却会有很多收获。”

过去几年,中国常常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与各国逐一打交道,而不是在多边论坛上同时应对多国,但由于后来与特朗普政府陷入了痛苦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促使中国开始重新评估这一策略。

一些官员和外交政策专家指出,对习近平而言,多边策略目前更容易驾驭,也更加有效。事实上,中国现在很少谈到自己更倾向于单边谈判。相反,中国现在越来越积极地与拥有共同目标的国家建立联盟,特别是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并致力于在联合国等多边组织中获得更多的影响力。

去年11月,中国与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14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特朗普政府加紧贸易制裁成了中国达成这项协定的催化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