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高收入群体”的财富信心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吴飞

【OR  商业新媒体】

近日来,“996大户”互联网公司陆续开始“反内卷”,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取消 “大小周”(即隔周单休), “996”工作模式再度引发热议。

总体来说,如果劳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有利于统筹处理好企业有序发展和劳动者权益保障。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展开细说,今天主要谈一谈取消996的一个后续现象。

有媒体报道大厂员工哭诉:“要是取消‘大小周’还不涨薪,真的揭不开锅了。没了6000元一天的加班费,北京房贷都还不起。”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加班费一天6000元,两天就是一名普通员工一个月的收入。可以推断出这位大厂员工薪酬本身就很可观,可能高达数万。而现在因为没有加班收入而难以承担房贷压力。这真的不是所谓的“凡尔赛”吗?

由高金和嘉信理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富人群财富健康指数》中也有一组有趣的数字:分别有14.7%和7%的中国新富人群曾有过信用卡和抵押贷款逾期还款的现象。这两个数字在月收入30000元以上的人群中分别是23.7%和11.2%,远远地超过了平均值。收入增高,债务风险却没有下降。美国信用监测公司Experian 的数据也显示,与资产较少的人相比,拥有10万美元或以上净资产的美国成年人更有可能背负信用卡债务。

以上两个例子都传达出一个核心信息:所谓的“高收入群体”,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财富管理技能来帮助其应对可能出现的财务危机。他们的财富信心大多来源于稳定的收入、良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以及对自身财务准备状况的认可。简而言之,这种自信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美国有机构总结过高收入人群经常犯的理财错误,例如储蓄率低、应急金不足、将购买房屋和房产投资混同、不够多元化、没有建立自动化的理财习惯等。这些问题目前正在中国的新富人群身上一一复现。

那么新富人群应该如何更好地通过财务规划达到更加稳定的财富管理状态呢?

首先,充分梳理现金流。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公布的《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消费者金融素养水平总体上逐步提升。但是,在储蓄方面,过半受访者表示最近两年没有储蓄行为,有25%的人无法应对意外支出(相当于三倍月收入)。对于收入主要来源于工资薪金的人群而言,建议留有可覆盖4-6个月家庭总支出(包括房屋贷款这种长期、固定的支出)的备用金来应对收入出现波动或中断带来的问题。对于那些收入构成中不确定部分(如加班津贴)占比较高、收入波动较大的人群而言,尤其需要对备用金的准备提高重视。

其次,关注家庭负债比例,加强负债管理。新闻中提到,按照日薪推测,大厂员工因为取消了大小周而导致的收入减少约15%。而这直接导致使他们面临“无法还房贷”的情况,说明他们的债务比例较高,无法容忍现金流15%的下降。而这种情况也许并不是个例,可以从《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看到,在有贷款的消费者中,58.97%的受访者表示目前债务负担较轻,而33.72%表示负担较重,7.31%表示负担非常重,合计超四成的受访者表示负担较重和非常重。对于债务负担较重或者非常重的人群而言,15%的现金流下降,很有可能导致债务危机。

这也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许多新富人群会将房屋购买和房屋投资混同。大多数人没有准确地意识到,购房会对未来的预算和财务状况产生深远影响。人们在购房时难免会陷入一种思维怪圈:如果我买得起这个,为什么不多花一点钱买另一个我更喜欢的呢?然后,他们通过告诉自己“这不是即时支出的消费,而是一项房地产投资”来证明他们的超支是合理的。诚然,我们需要一个居住场所,但如同我们需要吃饭一样,这并不能使食物成为一项投资。另外,有些人认为在资金出现紧张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卖掉房屋变现,或者在若干年后的某天,会从房屋投资中获得收益。但和20年前不同,我们很难理所应当地认为房地产市场一定会保持热度,甚至升值。因此,不要因为对房屋的升值预期而超预算地购买房屋,这反而会导致你承担超过安全水平的负债。

第三,控制消费,实现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所谓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是指用自动执行的扣款方式在消费前进行资产积累。在美国、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地区,我们都普遍观察到“邻居攀比现象”,即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收入相近的人群“晒出”各种生活方式和消费开支时,会由于攀比心理而进行不必要的消费,导致个人日常开支不断上升。高收入不意味着高净值增长,而改变这一点的办法是做好预算,坚定执行,重点是坚持资产积累的自动化。“资产积累”不仅指存款,也包括基金、股票、黄金或者其他合理的理财标的,以定投、定存等自动执行扣款的方式实现“先储蓄后消费”。

第四,寻求专业顾问的帮助。高收入者往往因职场上的成功而对于自身有足够的自信,但专业领域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在财富管理方面也同样专业。鉴于高收入群体的现金流和资产的复杂程度,他们往往更需要专业的投资顾问为其提供财务规划和资产管理等方面的意见。

以上这些建议可以归纳为金融素养的提升。这个概念也许比较抽象,但增加金融和理财的相关知识储备确实能帮助我们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问题。金融素养的提升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从学习财务规划入手,渐进地了解更多金融与财务知识,辅以专业顾问的咨询和帮助,从而逐渐实现理财的合理化,提升家庭财务的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高收入群体”也需要财务规划吗?

发布日期:2021-09-17 09:17
吴飞:“高收入群体”的财富信心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吴飞

【OR  商业新媒体】

近日来,“996大户”互联网公司陆续开始“反内卷”,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取消 “大小周”(即隔周单休), “996”工作模式再度引发热议。

总体来说,如果劳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有利于统筹处理好企业有序发展和劳动者权益保障。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展开细说,今天主要谈一谈取消996的一个后续现象。

有媒体报道大厂员工哭诉:“要是取消‘大小周’还不涨薪,真的揭不开锅了。没了6000元一天的加班费,北京房贷都还不起。”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加班费一天6000元,两天就是一名普通员工一个月的收入。可以推断出这位大厂员工薪酬本身就很可观,可能高达数万。而现在因为没有加班收入而难以承担房贷压力。这真的不是所谓的“凡尔赛”吗?

由高金和嘉信理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富人群财富健康指数》中也有一组有趣的数字:分别有14.7%和7%的中国新富人群曾有过信用卡和抵押贷款逾期还款的现象。这两个数字在月收入30000元以上的人群中分别是23.7%和11.2%,远远地超过了平均值。收入增高,债务风险却没有下降。美国信用监测公司Experian 的数据也显示,与资产较少的人相比,拥有10万美元或以上净资产的美国成年人更有可能背负信用卡债务。

以上两个例子都传达出一个核心信息:所谓的“高收入群体”,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财富管理技能来帮助其应对可能出现的财务危机。他们的财富信心大多来源于稳定的收入、良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以及对自身财务准备状况的认可。简而言之,这种自信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美国有机构总结过高收入人群经常犯的理财错误,例如储蓄率低、应急金不足、将购买房屋和房产投资混同、不够多元化、没有建立自动化的理财习惯等。这些问题目前正在中国的新富人群身上一一复现。

那么新富人群应该如何更好地通过财务规划达到更加稳定的财富管理状态呢?

首先,充分梳理现金流。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公布的《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消费者金融素养水平总体上逐步提升。但是,在储蓄方面,过半受访者表示最近两年没有储蓄行为,有25%的人无法应对意外支出(相当于三倍月收入)。对于收入主要来源于工资薪金的人群而言,建议留有可覆盖4-6个月家庭总支出(包括房屋贷款这种长期、固定的支出)的备用金来应对收入出现波动或中断带来的问题。对于那些收入构成中不确定部分(如加班津贴)占比较高、收入波动较大的人群而言,尤其需要对备用金的准备提高重视。

其次,关注家庭负债比例,加强负债管理。新闻中提到,按照日薪推测,大厂员工因为取消了大小周而导致的收入减少约15%。而这直接导致使他们面临“无法还房贷”的情况,说明他们的债务比例较高,无法容忍现金流15%的下降。而这种情况也许并不是个例,可以从《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看到,在有贷款的消费者中,58.97%的受访者表示目前债务负担较轻,而33.72%表示负担较重,7.31%表示负担非常重,合计超四成的受访者表示负担较重和非常重。对于债务负担较重或者非常重的人群而言,15%的现金流下降,很有可能导致债务危机。

这也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许多新富人群会将房屋购买和房屋投资混同。大多数人没有准确地意识到,购房会对未来的预算和财务状况产生深远影响。人们在购房时难免会陷入一种思维怪圈:如果我买得起这个,为什么不多花一点钱买另一个我更喜欢的呢?然后,他们通过告诉自己“这不是即时支出的消费,而是一项房地产投资”来证明他们的超支是合理的。诚然,我们需要一个居住场所,但如同我们需要吃饭一样,这并不能使食物成为一项投资。另外,有些人认为在资金出现紧张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卖掉房屋变现,或者在若干年后的某天,会从房屋投资中获得收益。但和20年前不同,我们很难理所应当地认为房地产市场一定会保持热度,甚至升值。因此,不要因为对房屋的升值预期而超预算地购买房屋,这反而会导致你承担超过安全水平的负债。

第三,控制消费,实现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所谓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是指用自动执行的扣款方式在消费前进行资产积累。在美国、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地区,我们都普遍观察到“邻居攀比现象”,即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收入相近的人群“晒出”各种生活方式和消费开支时,会由于攀比心理而进行不必要的消费,导致个人日常开支不断上升。高收入不意味着高净值增长,而改变这一点的办法是做好预算,坚定执行,重点是坚持资产积累的自动化。“资产积累”不仅指存款,也包括基金、股票、黄金或者其他合理的理财标的,以定投、定存等自动执行扣款的方式实现“先储蓄后消费”。

第四,寻求专业顾问的帮助。高收入者往往因职场上的成功而对于自身有足够的自信,但专业领域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在财富管理方面也同样专业。鉴于高收入群体的现金流和资产的复杂程度,他们往往更需要专业的投资顾问为其提供财务规划和资产管理等方面的意见。

以上这些建议可以归纳为金融素养的提升。这个概念也许比较抽象,但增加金融和理财的相关知识储备确实能帮助我们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问题。金融素养的提升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从学习财务规划入手,渐进地了解更多金融与财务知识,辅以专业顾问的咨询和帮助,从而逐渐实现理财的合理化,提升家庭财务的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吴飞:“高收入群体”的财富信心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吴飞

【OR  商业新媒体】

近日来,“996大户”互联网公司陆续开始“反内卷”,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取消 “大小周”(即隔周单休), “996”工作模式再度引发热议。

总体来说,如果劳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有利于统筹处理好企业有序发展和劳动者权益保障。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展开细说,今天主要谈一谈取消996的一个后续现象。

有媒体报道大厂员工哭诉:“要是取消‘大小周’还不涨薪,真的揭不开锅了。没了6000元一天的加班费,北京房贷都还不起。”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加班费一天6000元,两天就是一名普通员工一个月的收入。可以推断出这位大厂员工薪酬本身就很可观,可能高达数万。而现在因为没有加班收入而难以承担房贷压力。这真的不是所谓的“凡尔赛”吗?

由高金和嘉信理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富人群财富健康指数》中也有一组有趣的数字:分别有14.7%和7%的中国新富人群曾有过信用卡和抵押贷款逾期还款的现象。这两个数字在月收入30000元以上的人群中分别是23.7%和11.2%,远远地超过了平均值。收入增高,债务风险却没有下降。美国信用监测公司Experian 的数据也显示,与资产较少的人相比,拥有10万美元或以上净资产的美国成年人更有可能背负信用卡债务。

以上两个例子都传达出一个核心信息:所谓的“高收入群体”,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财富管理技能来帮助其应对可能出现的财务危机。他们的财富信心大多来源于稳定的收入、良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以及对自身财务准备状况的认可。简而言之,这种自信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美国有机构总结过高收入人群经常犯的理财错误,例如储蓄率低、应急金不足、将购买房屋和房产投资混同、不够多元化、没有建立自动化的理财习惯等。这些问题目前正在中国的新富人群身上一一复现。

那么新富人群应该如何更好地通过财务规划达到更加稳定的财富管理状态呢?

首先,充分梳理现金流。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公布的《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消费者金融素养水平总体上逐步提升。但是,在储蓄方面,过半受访者表示最近两年没有储蓄行为,有25%的人无法应对意外支出(相当于三倍月收入)。对于收入主要来源于工资薪金的人群而言,建议留有可覆盖4-6个月家庭总支出(包括房屋贷款这种长期、固定的支出)的备用金来应对收入出现波动或中断带来的问题。对于那些收入构成中不确定部分(如加班津贴)占比较高、收入波动较大的人群而言,尤其需要对备用金的准备提高重视。

其次,关注家庭负债比例,加强负债管理。新闻中提到,按照日薪推测,大厂员工因为取消了大小周而导致的收入减少约15%。而这直接导致使他们面临“无法还房贷”的情况,说明他们的债务比例较高,无法容忍现金流15%的下降。而这种情况也许并不是个例,可以从《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看到,在有贷款的消费者中,58.97%的受访者表示目前债务负担较轻,而33.72%表示负担较重,7.31%表示负担非常重,合计超四成的受访者表示负担较重和非常重。对于债务负担较重或者非常重的人群而言,15%的现金流下降,很有可能导致债务危机。

这也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许多新富人群会将房屋购买和房屋投资混同。大多数人没有准确地意识到,购房会对未来的预算和财务状况产生深远影响。人们在购房时难免会陷入一种思维怪圈:如果我买得起这个,为什么不多花一点钱买另一个我更喜欢的呢?然后,他们通过告诉自己“这不是即时支出的消费,而是一项房地产投资”来证明他们的超支是合理的。诚然,我们需要一个居住场所,但如同我们需要吃饭一样,这并不能使食物成为一项投资。另外,有些人认为在资金出现紧张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卖掉房屋变现,或者在若干年后的某天,会从房屋投资中获得收益。但和20年前不同,我们很难理所应当地认为房地产市场一定会保持热度,甚至升值。因此,不要因为对房屋的升值预期而超预算地购买房屋,这反而会导致你承担超过安全水平的负债。

第三,控制消费,实现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所谓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是指用自动执行的扣款方式在消费前进行资产积累。在美国、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地区,我们都普遍观察到“邻居攀比现象”,即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收入相近的人群“晒出”各种生活方式和消费开支时,会由于攀比心理而进行不必要的消费,导致个人日常开支不断上升。高收入不意味着高净值增长,而改变这一点的办法是做好预算,坚定执行,重点是坚持资产积累的自动化。“资产积累”不仅指存款,也包括基金、股票、黄金或者其他合理的理财标的,以定投、定存等自动执行扣款的方式实现“先储蓄后消费”。

第四,寻求专业顾问的帮助。高收入者往往因职场上的成功而对于自身有足够的自信,但专业领域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在财富管理方面也同样专业。鉴于高收入群体的现金流和资产的复杂程度,他们往往更需要专业的投资顾问为其提供财务规划和资产管理等方面的意见。

以上这些建议可以归纳为金融素养的提升。这个概念也许比较抽象,但增加金融和理财的相关知识储备确实能帮助我们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问题。金融素养的提升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从学习财务规划入手,渐进地了解更多金融与财务知识,辅以专业顾问的咨询和帮助,从而逐渐实现理财的合理化,提升家庭财务的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高收入群体”也需要财务规划吗?

发布日期:2021-09-17 09:17
吴飞:“高收入群体”的财富信心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吴飞

【OR  商业新媒体】

近日来,“996大户”互联网公司陆续开始“反内卷”,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取消 “大小周”(即隔周单休), “996”工作模式再度引发热议。

总体来说,如果劳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有利于统筹处理好企业有序发展和劳动者权益保障。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展开细说,今天主要谈一谈取消996的一个后续现象。

有媒体报道大厂员工哭诉:“要是取消‘大小周’还不涨薪,真的揭不开锅了。没了6000元一天的加班费,北京房贷都还不起。”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加班费一天6000元,两天就是一名普通员工一个月的收入。可以推断出这位大厂员工薪酬本身就很可观,可能高达数万。而现在因为没有加班收入而难以承担房贷压力。这真的不是所谓的“凡尔赛”吗?

由高金和嘉信理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富人群财富健康指数》中也有一组有趣的数字:分别有14.7%和7%的中国新富人群曾有过信用卡和抵押贷款逾期还款的现象。这两个数字在月收入30000元以上的人群中分别是23.7%和11.2%,远远地超过了平均值。收入增高,债务风险却没有下降。美国信用监测公司Experian 的数据也显示,与资产较少的人相比,拥有10万美元或以上净资产的美国成年人更有可能背负信用卡债务。

以上两个例子都传达出一个核心信息:所谓的“高收入群体”,并没有掌握足够的财富管理技能来帮助其应对可能出现的财务危机。他们的财富信心大多来源于稳定的收入、良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以及对自身财务准备状况的认可。简而言之,这种自信主要建立在未来必将带来持续财富增长的信念之上,而没有得到专业的财务规划和科学的资产管理的有力支撑。

美国有机构总结过高收入人群经常犯的理财错误,例如储蓄率低、应急金不足、将购买房屋和房产投资混同、不够多元化、没有建立自动化的理财习惯等。这些问题目前正在中国的新富人群身上一一复现。

那么新富人群应该如何更好地通过财务规划达到更加稳定的财富管理状态呢?

首先,充分梳理现金流。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公布的《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消费者金融素养水平总体上逐步提升。但是,在储蓄方面,过半受访者表示最近两年没有储蓄行为,有25%的人无法应对意外支出(相当于三倍月收入)。对于收入主要来源于工资薪金的人群而言,建议留有可覆盖4-6个月家庭总支出(包括房屋贷款这种长期、固定的支出)的备用金来应对收入出现波动或中断带来的问题。对于那些收入构成中不确定部分(如加班津贴)占比较高、收入波动较大的人群而言,尤其需要对备用金的准备提高重视。

其次,关注家庭负债比例,加强负债管理。新闻中提到,按照日薪推测,大厂员工因为取消了大小周而导致的收入减少约15%。而这直接导致使他们面临“无法还房贷”的情况,说明他们的债务比例较高,无法容忍现金流15%的下降。而这种情况也许并不是个例,可以从《2021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看到,在有贷款的消费者中,58.97%的受访者表示目前债务负担较轻,而33.72%表示负担较重,7.31%表示负担非常重,合计超四成的受访者表示负担较重和非常重。对于债务负担较重或者非常重的人群而言,15%的现金流下降,很有可能导致债务危机。

这也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许多新富人群会将房屋购买和房屋投资混同。大多数人没有准确地意识到,购房会对未来的预算和财务状况产生深远影响。人们在购房时难免会陷入一种思维怪圈:如果我买得起这个,为什么不多花一点钱买另一个我更喜欢的呢?然后,他们通过告诉自己“这不是即时支出的消费,而是一项房地产投资”来证明他们的超支是合理的。诚然,我们需要一个居住场所,但如同我们需要吃饭一样,这并不能使食物成为一项投资。另外,有些人认为在资金出现紧张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卖掉房屋变现,或者在若干年后的某天,会从房屋投资中获得收益。但和20年前不同,我们很难理所应当地认为房地产市场一定会保持热度,甚至升值。因此,不要因为对房屋的升值预期而超预算地购买房屋,这反而会导致你承担超过安全水平的负债。

第三,控制消费,实现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所谓资产积累的自动化,是指用自动执行的扣款方式在消费前进行资产积累。在美国、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地区,我们都普遍观察到“邻居攀比现象”,即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收入相近的人群“晒出”各种生活方式和消费开支时,会由于攀比心理而进行不必要的消费,导致个人日常开支不断上升。高收入不意味着高净值增长,而改变这一点的办法是做好预算,坚定执行,重点是坚持资产积累的自动化。“资产积累”不仅指存款,也包括基金、股票、黄金或者其他合理的理财标的,以定投、定存等自动执行扣款的方式实现“先储蓄后消费”。

第四,寻求专业顾问的帮助。高收入者往往因职场上的成功而对于自身有足够的自信,但专业领域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在财富管理方面也同样专业。鉴于高收入群体的现金流和资产的复杂程度,他们往往更需要专业的投资顾问为其提供财务规划和资产管理等方面的意见。

以上这些建议可以归纳为金融素养的提升。这个概念也许比较抽象,但增加金融和理财的相关知识储备确实能帮助我们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问题。金融素养的提升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从学习财务规划入手,渐进地了解更多金融与财务知识,辅以专业顾问的咨询和帮助,从而逐渐实现理财的合理化,提升家庭财务的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