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经济数据显示,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

Xie Yu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恒大目前麻烦缠身,受害者涌到其办公楼抗议,恒大的股票和债券价格都大跌,这些动荡反映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所处环境明显恶化。在信贷市场上,一些规模较小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价格也反映出存在重大违约风险,

比如花样年控股集团(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 1777.HK, 简称﹕花样年控股)和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R&F Properties Co., 2777.HK, 简称﹕富力地产)。

但周三公布的8月份经济数据显示出中国房地产行业遭遇更广泛的困难,8月全国住宅销售额同比下降19.7%,是2020年4月以来的最大降幅。房价涨幅和房地产投资增幅都已经放缓,而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中国房地产股票周三下跌,力宝专选中港地产指数(Lippo Select HK & Mainland Property Index)下跌3.3%。

伦敦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亚洲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说,政策紧缩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当下面临的最直接问题,但根源在于他们过去十年里借了太多钱来扩张。

Williams称,监管部门正试图应对房地产开发商的杠杆问题,不存在简单轻松的解决办法。

他还表示,政府必须谨慎行事,既要执行去杠杆,又要维持金融市场稳定。他称,如果逼得太紧,情况就会变得不稳定。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可能会证明整顿房地产行业是“中国的沃尔克时刻”。他指的是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时监督的加息行动,1980年代初,沃尔克为遏制通胀而上调利率,那轮加息引发美国经济一度衰退。

陆挺表示,就中国而言,政府似乎愿意牺牲一些增长稳定性来实现其长期目标,包括减少不平等、提高出生率,以及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陆挺写道,市场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可能比预期严重得多的增长放缓、更多的贷款和债券违约,以及潜在的股市动荡。他称,房地产占到了中国经济的四分之一。

由于担心房地产泡沫,中国政府过去近五年里反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过去约一年中,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监管机构对银行在房地产方面的风险敞口设定了上限,包括开发商贷款和抵押贷款;引入“三条红线”制度,限制负债沉重的开发商举新债;并对土地拍卖进行了全面改革。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自己的限制措施,以帮助调控市场。

这些举措似乎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的财务业绩。高盛(Goldman Sachs)追踪的中国开发商的毛利润率中值在今年上半年急剧下降了4.6个百分点,至约22%。

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截至8月中旬,开发商今年已经在62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上出现违约,这一数字高于此前十几年的总和。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最近将其对该行业的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预测未来6至12个月全行业的合同销售额较一年前可能下降多达5%,原因是销量下降,价格上涨放缓,并且2020年最后6个月房地产销售强劲。

银行贷款方面也出现了压力迹象,它们发放给开发商的企业贷款越来越多地变成坏账,尽管到目前为止银行的抵押贷款组合表现良好。

券商Jefferies的银行业分析师陈姝瑾(Shujin Chen)说:“我们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如此高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

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为例,截至6月底,该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接近4.3%,高于六个月前的约2.3%。工商银行是中国市值最大的商业银行,房地产在所有企业贷款中的占比约为7%。

陈姝瑾称,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堪忧,如果房价开始下跌,情况将更令人担忧,因为随著作为贷款抵押品的房产价格下降,银行将会蒙受更大损失。

金融公司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称,银行业的整体信贷风险正在增加。她称,如果房价下跌,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她担心抵押贷款的偿还问题。

这种影响还可能外溢,波及依靠新房作为需求来源的各种企业,比如建筑公司以及建筑设备、家具和家电的制造商。

中国恒大的供应商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SKSHU Paint Co.,Ltd., 603737.SH, 简称:三棵树)的股价过去三个月里累计下跌了31%。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恒大以三个未完工房地产项目抵偿了价值约合3,400万美元的未兑付票据,这些项目位于湖北省和南方城市深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房地产调控给经济带来阵阵寒意

发布日期:2021-09-16 10:08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经济数据显示,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

Xie Yu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恒大目前麻烦缠身,受害者涌到其办公楼抗议,恒大的股票和债券价格都大跌,这些动荡反映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所处环境明显恶化。在信贷市场上,一些规模较小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价格也反映出存在重大违约风险,

比如花样年控股集团(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 1777.HK, 简称﹕花样年控股)和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R&F Properties Co., 2777.HK, 简称﹕富力地产)。

但周三公布的8月份经济数据显示出中国房地产行业遭遇更广泛的困难,8月全国住宅销售额同比下降19.7%,是2020年4月以来的最大降幅。房价涨幅和房地产投资增幅都已经放缓,而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中国房地产股票周三下跌,力宝专选中港地产指数(Lippo Select HK & Mainland Property Index)下跌3.3%。

伦敦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亚洲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说,政策紧缩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当下面临的最直接问题,但根源在于他们过去十年里借了太多钱来扩张。

Williams称,监管部门正试图应对房地产开发商的杠杆问题,不存在简单轻松的解决办法。

他还表示,政府必须谨慎行事,既要执行去杠杆,又要维持金融市场稳定。他称,如果逼得太紧,情况就会变得不稳定。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可能会证明整顿房地产行业是“中国的沃尔克时刻”。他指的是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时监督的加息行动,1980年代初,沃尔克为遏制通胀而上调利率,那轮加息引发美国经济一度衰退。

陆挺表示,就中国而言,政府似乎愿意牺牲一些增长稳定性来实现其长期目标,包括减少不平等、提高出生率,以及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陆挺写道,市场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可能比预期严重得多的增长放缓、更多的贷款和债券违约,以及潜在的股市动荡。他称,房地产占到了中国经济的四分之一。

由于担心房地产泡沫,中国政府过去近五年里反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过去约一年中,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监管机构对银行在房地产方面的风险敞口设定了上限,包括开发商贷款和抵押贷款;引入“三条红线”制度,限制负债沉重的开发商举新债;并对土地拍卖进行了全面改革。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自己的限制措施,以帮助调控市场。

这些举措似乎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的财务业绩。高盛(Goldman Sachs)追踪的中国开发商的毛利润率中值在今年上半年急剧下降了4.6个百分点,至约22%。

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截至8月中旬,开发商今年已经在62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上出现违约,这一数字高于此前十几年的总和。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最近将其对该行业的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预测未来6至12个月全行业的合同销售额较一年前可能下降多达5%,原因是销量下降,价格上涨放缓,并且2020年最后6个月房地产销售强劲。

银行贷款方面也出现了压力迹象,它们发放给开发商的企业贷款越来越多地变成坏账,尽管到目前为止银行的抵押贷款组合表现良好。

券商Jefferies的银行业分析师陈姝瑾(Shujin Chen)说:“我们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如此高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

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为例,截至6月底,该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接近4.3%,高于六个月前的约2.3%。工商银行是中国市值最大的商业银行,房地产在所有企业贷款中的占比约为7%。

陈姝瑾称,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堪忧,如果房价开始下跌,情况将更令人担忧,因为随著作为贷款抵押品的房产价格下降,银行将会蒙受更大损失。

金融公司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称,银行业的整体信贷风险正在增加。她称,如果房价下跌,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她担心抵押贷款的偿还问题。

这种影响还可能外溢,波及依靠新房作为需求来源的各种企业,比如建筑公司以及建筑设备、家具和家电的制造商。

中国恒大的供应商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SKSHU Paint Co.,Ltd., 603737.SH, 简称:三棵树)的股价过去三个月里累计下跌了31%。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恒大以三个未完工房地产项目抵偿了价值约合3,400万美元的未兑付票据,这些项目位于湖北省和南方城市深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经济数据显示,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

Xie Yu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恒大目前麻烦缠身,受害者涌到其办公楼抗议,恒大的股票和债券价格都大跌,这些动荡反映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所处环境明显恶化。在信贷市场上,一些规模较小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价格也反映出存在重大违约风险,

比如花样年控股集团(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 1777.HK, 简称﹕花样年控股)和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R&F Properties Co., 2777.HK, 简称﹕富力地产)。

但周三公布的8月份经济数据显示出中国房地产行业遭遇更广泛的困难,8月全国住宅销售额同比下降19.7%,是2020年4月以来的最大降幅。房价涨幅和房地产投资增幅都已经放缓,而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中国房地产股票周三下跌,力宝专选中港地产指数(Lippo Select HK & Mainland Property Index)下跌3.3%。

伦敦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亚洲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说,政策紧缩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当下面临的最直接问题,但根源在于他们过去十年里借了太多钱来扩张。

Williams称,监管部门正试图应对房地产开发商的杠杆问题,不存在简单轻松的解决办法。

他还表示,政府必须谨慎行事,既要执行去杠杆,又要维持金融市场稳定。他称,如果逼得太紧,情况就会变得不稳定。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可能会证明整顿房地产行业是“中国的沃尔克时刻”。他指的是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时监督的加息行动,1980年代初,沃尔克为遏制通胀而上调利率,那轮加息引发美国经济一度衰退。

陆挺表示,就中国而言,政府似乎愿意牺牲一些增长稳定性来实现其长期目标,包括减少不平等、提高出生率,以及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陆挺写道,市场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可能比预期严重得多的增长放缓、更多的贷款和债券违约,以及潜在的股市动荡。他称,房地产占到了中国经济的四分之一。

由于担心房地产泡沫,中国政府过去近五年里反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过去约一年中,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监管机构对银行在房地产方面的风险敞口设定了上限,包括开发商贷款和抵押贷款;引入“三条红线”制度,限制负债沉重的开发商举新债;并对土地拍卖进行了全面改革。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自己的限制措施,以帮助调控市场。

这些举措似乎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的财务业绩。高盛(Goldman Sachs)追踪的中国开发商的毛利润率中值在今年上半年急剧下降了4.6个百分点,至约22%。

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截至8月中旬,开发商今年已经在62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上出现违约,这一数字高于此前十几年的总和。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最近将其对该行业的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预测未来6至12个月全行业的合同销售额较一年前可能下降多达5%,原因是销量下降,价格上涨放缓,并且2020年最后6个月房地产销售强劲。

银行贷款方面也出现了压力迹象,它们发放给开发商的企业贷款越来越多地变成坏账,尽管到目前为止银行的抵押贷款组合表现良好。

券商Jefferies的银行业分析师陈姝瑾(Shujin Chen)说:“我们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如此高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

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为例,截至6月底,该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接近4.3%,高于六个月前的约2.3%。工商银行是中国市值最大的商业银行,房地产在所有企业贷款中的占比约为7%。

陈姝瑾称,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堪忧,如果房价开始下跌,情况将更令人担忧,因为随著作为贷款抵押品的房产价格下降,银行将会蒙受更大损失。

金融公司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称,银行业的整体信贷风险正在增加。她称,如果房价下跌,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她担心抵押贷款的偿还问题。

这种影响还可能外溢,波及依靠新房作为需求来源的各种企业,比如建筑公司以及建筑设备、家具和家电的制造商。

中国恒大的供应商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SKSHU Paint Co.,Ltd., 603737.SH, 简称:三棵树)的股价过去三个月里累计下跌了31%。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恒大以三个未完工房地产项目抵偿了价值约合3,400万美元的未兑付票据,这些项目位于湖北省和南方城市深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房地产调控给经济带来阵阵寒意

发布日期:2021-09-16 10:08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经济数据显示,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

Xie Yu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中国恒大集团(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简称:中国恒大)发生的动荡,这引发人们猜测,中国领导层出手整顿又一个行业之际,将愿意承受多大的经济阵痛。

恒大目前麻烦缠身,受害者涌到其办公楼抗议,恒大的股票和债券价格都大跌,这些动荡反映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所处环境明显恶化。在信贷市场上,一些规模较小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价格也反映出存在重大违约风险,

比如花样年控股集团(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 1777.HK, 简称﹕花样年控股)和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R&F Properties Co., 2777.HK, 简称﹕富力地产)。

但周三公布的8月份经济数据显示出中国房地产行业遭遇更广泛的困难,8月全国住宅销售额同比下降19.7%,是2020年4月以来的最大降幅。房价涨幅和房地产投资增幅都已经放缓,而1-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了3.2%。中国房地产股票周三下跌,力宝专选中港地产指数(Lippo Select HK & Mainland Property Index)下跌3.3%。

伦敦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研究亚洲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说,政策紧缩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当下面临的最直接问题,但根源在于他们过去十年里借了太多钱来扩张。

Williams称,监管部门正试图应对房地产开发商的杠杆问题,不存在简单轻松的解决办法。

他还表示,政府必须谨慎行事,既要执行去杠杆,又要维持金融市场稳定。他称,如果逼得太紧,情况就会变得不稳定。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可能会证明整顿房地产行业是“中国的沃尔克时刻”。他指的是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时监督的加息行动,1980年代初,沃尔克为遏制通胀而上调利率,那轮加息引发美国经济一度衰退。

陆挺表示,就中国而言,政府似乎愿意牺牲一些增长稳定性来实现其长期目标,包括减少不平等、提高出生率,以及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陆挺写道,市场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可能比预期严重得多的增长放缓、更多的贷款和债券违约,以及潜在的股市动荡。他称,房地产占到了中国经济的四分之一。

由于担心房地产泡沫,中国政府过去近五年里反复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过去约一年中,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监管机构对银行在房地产方面的风险敞口设定了上限,包括开发商贷款和抵押贷款;引入“三条红线”制度,限制负债沉重的开发商举新债;并对土地拍卖进行了全面改革。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自己的限制措施,以帮助调控市场。

这些举措似乎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的财务业绩。高盛(Goldman Sachs)追踪的中国开发商的毛利润率中值在今年上半年急剧下降了4.6个百分点,至约22%。

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截至8月中旬,开发商今年已经在62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上出现违约,这一数字高于此前十几年的总和。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最近将其对该行业的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预测未来6至12个月全行业的合同销售额较一年前可能下降多达5%,原因是销量下降,价格上涨放缓,并且2020年最后6个月房地产销售强劲。

银行贷款方面也出现了压力迹象,它们发放给开发商的企业贷款越来越多地变成坏账,尽管到目前为止银行的抵押贷款组合表现良好。

券商Jefferies的银行业分析师陈姝瑾(Shujin Chen)说:“我们十多年来都没见过如此高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

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1398.HK, 简称:工商银行)为例,截至6月底,该行的房地产不良贷款率接近4.3%,高于六个月前的约2.3%。工商银行是中国市值最大的商业银行,房地产在所有企业贷款中的占比约为7%。

陈姝瑾称,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堪忧,如果房价开始下跌,情况将更令人担忧,因为随著作为贷款抵押品的房产价格下降,银行将会蒙受更大损失。

金融公司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称,银行业的整体信贷风险正在增加。她称,如果房价下跌,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她担心抵押贷款的偿还问题。

这种影响还可能外溢,波及依靠新房作为需求来源的各种企业,比如建筑公司以及建筑设备、家具和家电的制造商。

中国恒大的供应商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SKSHU Paint Co.,Ltd., 603737.SH, 简称:三棵树)的股价过去三个月里累计下跌了31%。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恒大以三个未完工房地产项目抵偿了价值约合3,400万美元的未兑付票据,这些项目位于湖北省和南方城市深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