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任正非表示,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表示,在历经美国制裁的年月后,华为的力量增强,愿意付出更多代价争取人才,旨在引领5G之后的下一代电信技术。

彭博2021年9月15日报道称,在2021年8月的一次内部谈话中,任正非驳斥了被列入美国黑名单打败了这家中国电信巨头的说法。根据谈话记录,这位76岁的老人说: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吸引了更多的人才。

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2021年第二季度销售额下降了38%,营收创下自美国切断了其与关键芯片组和美国技术(从半导体设计工具到谷歌最新的智能手机安卓系统)的联系以来最大的跌幅。

任正非期盼研究团队帮助华为从美国对一家公司实施的最严厉制裁中恢复过来。在谈话中,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他说,立足于这个研发体系上,华为不仅要在5G上引领世界,更重要的是,华为是要在一个扇形面上引领世界。

在创建华为之前曾是一名工程师的任正非,指向下一代无线技术。他告诉他的员工,6G“可能也有探测感知能力”。

他说,不要等到有一天6G真正有用的时候,华为因没有专利而受制于人。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华为终端业务陷入艰难处境?任正非这么说……

彭博新闻社报道所指的8月内部谈话,是任正非同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开展的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据华为心声社区披露,此次具体谈话日期为8月2日。

华为终端实验室一位员工提到,在美国极端打压下,终端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处在相当艰难的处境。从公司层面看,哪些领域未来会有大机会,公司是否考虑加入新领域?有没有新的方向指引?

对此,任正非判断说,终端是复杂的载体,有那么多复杂的功能和应用,不仅仅是一个通道,也不仅仅是手机。终端也不仅仅是芯片问题,涉及很复杂的问题。这一点乔布斯是很伟大的,创造了手指画触屏输入法。

他接着说,未来的信息社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的体验全靠终端,最重要的载体也是终端,因为传输设备、软件等看不见、摸不着。终端将来是什么形态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只是手机,还包括汽车、家电、可穿戴设备、工业设备……“我们还有很多方面需要继续努力,还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攻关”。

任正非指出,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一位员工称,韩国半导体产业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开始建立,历经60年,现在世界领先,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请问,韩国的半导体崛起之路对华为有什么启示?

任正非分析说,20世纪80年代,日本抓住了大型机、计算器的DRAM高质量高可靠需求(25年保质期),基于戴明质量管理法,做到DRAM质量远超美国,取得50%的份额。20世纪90年代,PC取代大型机成为DRAM主要市场,韩国抓住PC对DRAM低可靠性的要求(5年保质期),用低成本创新实现了弯道超车,聚焦性价比创新,超越日本。

任正非认为,商业的本质是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任何不符合时代需求的过高精度,实质上也是内卷化。所以,华为要在系统工程上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有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员工问及:他负责的项目主要是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但落地周期较长。任总能否从公司战略层面讲一讲“活下去”和“有未来”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对此,任正非回应说,有些理论和论文发表了,可能一、两百年以后才能发挥作用。比如,大家现在知道基因对人类的巨大社会价值,但1860年,孟德尔的思想和实验太超前了,即使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也跟不上孟德尔的思维。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从1856年至1863年共进行了8年,他将研究结果整理成论文《植物杂交试验》发表,他发现了遗传基因,但未能引起当时学术界的重视。经历了百年后,人们才认识到遗传基因的价值。

任正非表示,面对未来的基础研究,或许需要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人们才看到你做出的贡献。你的论文或许就像梵高的画,一百多年无人问津,但现在价值连城。梵高可是饿死的。你是先知先觉,如果大家现在都能搞得懂你所研究的理论,你还叫科学家吗?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搞明白了,你们两个惺惺相惜一起喝杯咖啡聊聊,也能互相启发,互相鼓舞,互相打气。“我们不要求一个人同时具有两面的贡献。”他说。

有华为未来终端实验室员工提及,以前公司鼓励大家去做长期研究的工作,但现在因为受美国打压,华为需要有质量的活下去。有些工作可能要几年或是数十年的积累才能沿途下蛋,现在公司是怎么评价这些长期研究工作的价值创造?对于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员工,对他的价值牵引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给出答复:对于长期研究的人,不需要担负产粮食的直接责任,就去做基础理论研究。你既然爱科学,对未来充满好奇心,就沿着科学探索的道路走下去。如果一边研究一边担忧,患得患失是不行的。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评价机制,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不会要求你们“投笔从戎”的。

“我们允许海思继续去爬喜马拉雅山,我们大部分在山下种土豆、放牧,把干粮源源不断送给爬山的人,因为珠穆朗玛峰上种不了水稻,这就是公司的机制。所以才有必胜的信心。”这位华为的创始人、董事兼CEO说。编辑/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为被美国黑名单打败?任正非驳斥

发布日期:2021-09-15 12:36
摘要:任正非表示,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表示,在历经美国制裁的年月后,华为的力量增强,愿意付出更多代价争取人才,旨在引领5G之后的下一代电信技术。

彭博2021年9月15日报道称,在2021年8月的一次内部谈话中,任正非驳斥了被列入美国黑名单打败了这家中国电信巨头的说法。根据谈话记录,这位76岁的老人说: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吸引了更多的人才。

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2021年第二季度销售额下降了38%,营收创下自美国切断了其与关键芯片组和美国技术(从半导体设计工具到谷歌最新的智能手机安卓系统)的联系以来最大的跌幅。

任正非期盼研究团队帮助华为从美国对一家公司实施的最严厉制裁中恢复过来。在谈话中,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他说,立足于这个研发体系上,华为不仅要在5G上引领世界,更重要的是,华为是要在一个扇形面上引领世界。

在创建华为之前曾是一名工程师的任正非,指向下一代无线技术。他告诉他的员工,6G“可能也有探测感知能力”。

他说,不要等到有一天6G真正有用的时候,华为因没有专利而受制于人。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华为终端业务陷入艰难处境?任正非这么说……

彭博新闻社报道所指的8月内部谈话,是任正非同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开展的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据华为心声社区披露,此次具体谈话日期为8月2日。

华为终端实验室一位员工提到,在美国极端打压下,终端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处在相当艰难的处境。从公司层面看,哪些领域未来会有大机会,公司是否考虑加入新领域?有没有新的方向指引?

对此,任正非判断说,终端是复杂的载体,有那么多复杂的功能和应用,不仅仅是一个通道,也不仅仅是手机。终端也不仅仅是芯片问题,涉及很复杂的问题。这一点乔布斯是很伟大的,创造了手指画触屏输入法。

他接着说,未来的信息社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的体验全靠终端,最重要的载体也是终端,因为传输设备、软件等看不见、摸不着。终端将来是什么形态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只是手机,还包括汽车、家电、可穿戴设备、工业设备……“我们还有很多方面需要继续努力,还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攻关”。

任正非指出,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一位员工称,韩国半导体产业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开始建立,历经60年,现在世界领先,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请问,韩国的半导体崛起之路对华为有什么启示?

任正非分析说,20世纪80年代,日本抓住了大型机、计算器的DRAM高质量高可靠需求(25年保质期),基于戴明质量管理法,做到DRAM质量远超美国,取得50%的份额。20世纪90年代,PC取代大型机成为DRAM主要市场,韩国抓住PC对DRAM低可靠性的要求(5年保质期),用低成本创新实现了弯道超车,聚焦性价比创新,超越日本。

任正非认为,商业的本质是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任何不符合时代需求的过高精度,实质上也是内卷化。所以,华为要在系统工程上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有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员工问及:他负责的项目主要是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但落地周期较长。任总能否从公司战略层面讲一讲“活下去”和“有未来”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对此,任正非回应说,有些理论和论文发表了,可能一、两百年以后才能发挥作用。比如,大家现在知道基因对人类的巨大社会价值,但1860年,孟德尔的思想和实验太超前了,即使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也跟不上孟德尔的思维。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从1856年至1863年共进行了8年,他将研究结果整理成论文《植物杂交试验》发表,他发现了遗传基因,但未能引起当时学术界的重视。经历了百年后,人们才认识到遗传基因的价值。

任正非表示,面对未来的基础研究,或许需要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人们才看到你做出的贡献。你的论文或许就像梵高的画,一百多年无人问津,但现在价值连城。梵高可是饿死的。你是先知先觉,如果大家现在都能搞得懂你所研究的理论,你还叫科学家吗?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搞明白了,你们两个惺惺相惜一起喝杯咖啡聊聊,也能互相启发,互相鼓舞,互相打气。“我们不要求一个人同时具有两面的贡献。”他说。

有华为未来终端实验室员工提及,以前公司鼓励大家去做长期研究的工作,但现在因为受美国打压,华为需要有质量的活下去。有些工作可能要几年或是数十年的积累才能沿途下蛋,现在公司是怎么评价这些长期研究工作的价值创造?对于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员工,对他的价值牵引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给出答复:对于长期研究的人,不需要担负产粮食的直接责任,就去做基础理论研究。你既然爱科学,对未来充满好奇心,就沿着科学探索的道路走下去。如果一边研究一边担忧,患得患失是不行的。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评价机制,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不会要求你们“投笔从戎”的。

“我们允许海思继续去爬喜马拉雅山,我们大部分在山下种土豆、放牧,把干粮源源不断送给爬山的人,因为珠穆朗玛峰上种不了水稻,这就是公司的机制。所以才有必胜的信心。”这位华为的创始人、董事兼CEO说。编辑/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表示,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表示,在历经美国制裁的年月后,华为的力量增强,愿意付出更多代价争取人才,旨在引领5G之后的下一代电信技术。

彭博2021年9月15日报道称,在2021年8月的一次内部谈话中,任正非驳斥了被列入美国黑名单打败了这家中国电信巨头的说法。根据谈话记录,这位76岁的老人说: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吸引了更多的人才。

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2021年第二季度销售额下降了38%,营收创下自美国切断了其与关键芯片组和美国技术(从半导体设计工具到谷歌最新的智能手机安卓系统)的联系以来最大的跌幅。

任正非期盼研究团队帮助华为从美国对一家公司实施的最严厉制裁中恢复过来。在谈话中,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他说,立足于这个研发体系上,华为不仅要在5G上引领世界,更重要的是,华为是要在一个扇形面上引领世界。

在创建华为之前曾是一名工程师的任正非,指向下一代无线技术。他告诉他的员工,6G“可能也有探测感知能力”。

他说,不要等到有一天6G真正有用的时候,华为因没有专利而受制于人。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华为终端业务陷入艰难处境?任正非这么说……

彭博新闻社报道所指的8月内部谈话,是任正非同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开展的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据华为心声社区披露,此次具体谈话日期为8月2日。

华为终端实验室一位员工提到,在美国极端打压下,终端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处在相当艰难的处境。从公司层面看,哪些领域未来会有大机会,公司是否考虑加入新领域?有没有新的方向指引?

对此,任正非判断说,终端是复杂的载体,有那么多复杂的功能和应用,不仅仅是一个通道,也不仅仅是手机。终端也不仅仅是芯片问题,涉及很复杂的问题。这一点乔布斯是很伟大的,创造了手指画触屏输入法。

他接着说,未来的信息社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的体验全靠终端,最重要的载体也是终端,因为传输设备、软件等看不见、摸不着。终端将来是什么形态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只是手机,还包括汽车、家电、可穿戴设备、工业设备……“我们还有很多方面需要继续努力,还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攻关”。

任正非指出,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一位员工称,韩国半导体产业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开始建立,历经60年,现在世界领先,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请问,韩国的半导体崛起之路对华为有什么启示?

任正非分析说,20世纪80年代,日本抓住了大型机、计算器的DRAM高质量高可靠需求(25年保质期),基于戴明质量管理法,做到DRAM质量远超美国,取得50%的份额。20世纪90年代,PC取代大型机成为DRAM主要市场,韩国抓住PC对DRAM低可靠性的要求(5年保质期),用低成本创新实现了弯道超车,聚焦性价比创新,超越日本。

任正非认为,商业的本质是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任何不符合时代需求的过高精度,实质上也是内卷化。所以,华为要在系统工程上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有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员工问及:他负责的项目主要是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但落地周期较长。任总能否从公司战略层面讲一讲“活下去”和“有未来”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对此,任正非回应说,有些理论和论文发表了,可能一、两百年以后才能发挥作用。比如,大家现在知道基因对人类的巨大社会价值,但1860年,孟德尔的思想和实验太超前了,即使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也跟不上孟德尔的思维。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从1856年至1863年共进行了8年,他将研究结果整理成论文《植物杂交试验》发表,他发现了遗传基因,但未能引起当时学术界的重视。经历了百年后,人们才认识到遗传基因的价值。

任正非表示,面对未来的基础研究,或许需要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人们才看到你做出的贡献。你的论文或许就像梵高的画,一百多年无人问津,但现在价值连城。梵高可是饿死的。你是先知先觉,如果大家现在都能搞得懂你所研究的理论,你还叫科学家吗?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搞明白了,你们两个惺惺相惜一起喝杯咖啡聊聊,也能互相启发,互相鼓舞,互相打气。“我们不要求一个人同时具有两面的贡献。”他说。

有华为未来终端实验室员工提及,以前公司鼓励大家去做长期研究的工作,但现在因为受美国打压,华为需要有质量的活下去。有些工作可能要几年或是数十年的积累才能沿途下蛋,现在公司是怎么评价这些长期研究工作的价值创造?对于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员工,对他的价值牵引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给出答复:对于长期研究的人,不需要担负产粮食的直接责任,就去做基础理论研究。你既然爱科学,对未来充满好奇心,就沿着科学探索的道路走下去。如果一边研究一边担忧,患得患失是不行的。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评价机制,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不会要求你们“投笔从戎”的。

“我们允许海思继续去爬喜马拉雅山,我们大部分在山下种土豆、放牧,把干粮源源不断送给爬山的人,因为珠穆朗玛峰上种不了水稻,这就是公司的机制。所以才有必胜的信心。”这位华为的创始人、董事兼CEO说。编辑/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华为被美国黑名单打败?任正非驳斥

发布日期:2021-09-15 12:36
摘要:任正非表示,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

 

【OR  商业新媒体】

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表示,在历经美国制裁的年月后,华为的力量增强,愿意付出更多代价争取人才,旨在引领5G之后的下一代电信技术。

彭博2021年9月15日报道称,在2021年8月的一次内部谈话中,任正非驳斥了被列入美国黑名单打败了这家中国电信巨头的说法。根据谈话记录,这位76岁的老人说:公司不仅不混乱,反而是内部更加团结,吸引了更多的人才。

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2021年第二季度销售额下降了38%,营收创下自美国切断了其与关键芯片组和美国技术(从半导体设计工具到谷歌最新的智能手机安卓系统)的联系以来最大的跌幅。

任正非期盼研究团队帮助华为从美国对一家公司实施的最严厉制裁中恢复过来。在谈话中,他承诺以高于竞争对手的薪水聘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他说,立足于这个研发体系上,华为不仅要在5G上引领世界,更重要的是,华为是要在一个扇形面上引领世界。

在创建华为之前曾是一名工程师的任正非,指向下一代无线技术。他告诉他的员工,6G“可能也有探测感知能力”。

他说,不要等到有一天6G真正有用的时候,华为因没有专利而受制于人。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华为终端业务陷入艰难处境?任正非这么说……

彭博新闻社报道所指的8月内部谈话,是任正非同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开展的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据华为心声社区披露,此次具体谈话日期为8月2日。

华为终端实验室一位员工提到,在美国极端打压下,终端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处在相当艰难的处境。从公司层面看,哪些领域未来会有大机会,公司是否考虑加入新领域?有没有新的方向指引?

对此,任正非判断说,终端是复杂的载体,有那么多复杂的功能和应用,不仅仅是一个通道,也不仅仅是手机。终端也不仅仅是芯片问题,涉及很复杂的问题。这一点乔布斯是很伟大的,创造了手指画触屏输入法。

他接着说,未来的信息社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的体验全靠终端,最重要的载体也是终端,因为传输设备、软件等看不见、摸不着。终端将来是什么形态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只是手机,还包括汽车、家电、可穿戴设备、工业设备……“我们还有很多方面需要继续努力,还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攻关”。

任正非指出,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一位员工称,韩国半导体产业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开始建立,历经60年,现在世界领先,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请问,韩国的半导体崛起之路对华为有什么启示?

任正非分析说,20世纪80年代,日本抓住了大型机、计算器的DRAM高质量高可靠需求(25年保质期),基于戴明质量管理法,做到DRAM质量远超美国,取得50%的份额。20世纪90年代,PC取代大型机成为DRAM主要市场,韩国抓住PC对DRAM低可靠性的要求(5年保质期),用低成本创新实现了弯道超车,聚焦性价比创新,超越日本。

任正非认为,商业的本质是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任何不符合时代需求的过高精度,实质上也是内卷化。所以,华为要在系统工程上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这两年,华为受美国的制裁,不再追求用最好的零部件造最好的产品,在科学合理的系统流量平衡的方法下,用合理的部件也造出了高质量的产品,大大地改善了盈利能力。

有华为数据中心技术实验室员工问及:他负责的项目主要是面向未来的技术研究,但落地周期较长。任总能否从公司战略层面讲一讲“活下去”和“有未来”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对此,任正非回应说,有些理论和论文发表了,可能一、两百年以后才能发挥作用。比如,大家现在知道基因对人类的巨大社会价值,但1860年,孟德尔的思想和实验太超前了,即使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也跟不上孟德尔的思维。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从1856年至1863年共进行了8年,他将研究结果整理成论文《植物杂交试验》发表,他发现了遗传基因,但未能引起当时学术界的重视。经历了百年后,人们才认识到遗传基因的价值。

任正非表示,面对未来的基础研究,或许需要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人们才看到你做出的贡献。你的论文或许就像梵高的画,一百多年无人问津,但现在价值连城。梵高可是饿死的。你是先知先觉,如果大家现在都能搞得懂你所研究的理论,你还叫科学家吗?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搞明白了,你们两个惺惺相惜一起喝杯咖啡聊聊,也能互相启发,互相鼓舞,互相打气。“我们不要求一个人同时具有两面的贡献。”他说。

有华为未来终端实验室员工提及,以前公司鼓励大家去做长期研究的工作,但现在因为受美国打压,华为需要有质量的活下去。有些工作可能要几年或是数十年的积累才能沿途下蛋,现在公司是怎么评价这些长期研究工作的价值创造?对于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员工,对他的价值牵引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给出答复:对于长期研究的人,不需要担负产粮食的直接责任,就去做基础理论研究。你既然爱科学,对未来充满好奇心,就沿着科学探索的道路走下去。如果一边研究一边担忧,患得患失是不行的。不同的道路有不同的评价机制,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不会要求你们“投笔从戎”的。

“我们允许海思继续去爬喜马拉雅山,我们大部分在山下种土豆、放牧,把干粮源源不断送给爬山的人,因为珠穆朗玛峰上种不了水稻,这就是公司的机制。所以才有必胜的信心。”这位华为的创始人、董事兼CEO说。编辑/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