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 周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截至2021年上半年的6个月内,就移动端总收听时长及在线音频总收入而言,喜马拉雅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平台。

喜马拉雅成立于2012年,首创PUGC内容生态,引领着音频行业的创新,也吸引了大量的文化和自媒体人投身音频内容创业,截至2021年上半年,共同创造了覆盖财经、音乐、新闻、商业、小说、汽车等98个品类,2.97亿有声内容。

此外,喜马拉雅inside系统与阿里、小米、华为、百度、三星、Sony等两千多家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将有声内容渗透到生活中各个智能终端和场景中。2017年6月,喜马拉雅推出全内容智能AI音箱——小雅,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大手笔布局,打造物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最便捷的入口,让用户需要什么,只需张口说出来,开启了一个语音交互的新传播时代,让声音和知识像水喝电一样无处不在,随取随用。

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喜马拉雅的第一位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从事VC投资14年,高达30%的独角兽命中率让周炜享誉创投圈。喜马拉雅、京东商城、京东数科、宜信、融360、探探、启明星辰等都是他早期投资挖掘的公司。

在KPCB任职期间,周炜是喜马拉雅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离开KP以后,2015年,他又用CCV的第一个人民币基金首关的3亿,又投进去了1亿。周炜说道,“这充分表明了我对它的信心。”

“我第一次找到余建军(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深度用户了。当时我请他到北京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当时没有空调,这个会议持续了近4个小时。我们越聊越兴奋,汗流浃背地开会,对我而言,印象很深刻。”周炜对余建军的评价很高,“建军不是第一眼超级CEO的类型,他是技术男,非常扎实,说话慢但是字字珠玑。他说话不急不躁,思考有深度,是一个很精辟的人。”

周炜回忆,当初选择投喜马拉雅,是因为他在陈小雨和余建军两位联合创始人身上看到了“前瞻性”。“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我觉得他们的前瞻性非常强,他把未来场景产品的方向想得很清楚。”2013年,当喜马拉雅的竞争对手还在用PC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喜马拉雅已经在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做事了。其次,喜马拉雅坚持做长效内容,长效内容的好处是,可以显著拉低获得成本,实现价值的最大化。第三,生态问题。不仅要做出丰富的内容,还要做到无缝链接。

两位创始人在喜马拉雅战略布局上的思考,很打动周炜。“当年,蜻蜓FM和喜马拉雅是两家估值差不多的公司,区别在于,在内容模式方面,相较于蜻蜓FM平台主要内容模式为PGC(专业从业者生产内容),喜马拉雅更注重的是UGC(用户生产内容)和PUGC(PGC和UGC的结合)的内容。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喜马拉雅PGC、PUGC和UGC内容活跃创作者分别为2100名、4600名和515万名。而统计到总收听时长情况,PGC占比15.0%,PUGC占比33.1%,UGC为51.9%。

自喜马拉雅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以来,除了肯定的声音,也伴随了一些质疑。喜马拉雅所在的内容领域,常被人诟病其变现能力不高、付费意愿低,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三年的亏损超20亿,有人认为,这是音频行业商业化变现难的写照。

作为投资人,周炜很坦然。“我从不担心收入问题,我始终认为,只要建立了一个黏性足够的平台,收入自然就会来的。” 他认为,很多平台类公司上市的时候都是亏钱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当用户对平台的粘性足够强,替代选项不多的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喜马拉雅最终的收入模式会是多元化的,未来的打发需集中在内容的高质量、丰富性以及平台的推荐算法。

周炜强调,对绝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大而丰富的内容平台,大品牌的生命力依然最强。喜马拉雅只要专心做好内容,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算法,事实上,有些用户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一个好的推荐算法对用户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这也是喜马拉雅需要再加强的部分。

某种程度来说,喜马拉雅是一种“陪伴型的产品”。“在这繁忙的社会节奏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习惯孤独的。视频是一种占据时间的产品,音频则不一样,你可以在开车的时候听,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听,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作为“耳朵经济”第一股,成立仅9年的喜马拉雅是否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我认为,对于喜马拉雅来说,确实也到了该上市的时候,因为它的领先位置非常清晰。其次,上市能给它带来金融工具,通过金融工具能做更多的战略布局,这个是正面的。”周炜对喜马拉雅充满信心,“优秀的公司不会担心信息公开,竞争优势如果随着信息数据的公开就损失的话,那么我想,这个竞争优势也不是可持续的优势。”

从事投资14年,周炜看过了不下几百位年轻的创业者,他认为,一个好的创始人,在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有终局思维。第二,通过终局思维确定合适的战略。他透露,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都不太懂得资本运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很好,创始人又能利用好资本市场这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那么很有希望成长为基业长青的大公司。

对于独角兽,周炜有着自己的观点。他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总结为“独角兽三定律”,用作考察初创企业的重要指导。第一条“越野定律”,即被投企业的团队特性是否符合其所在赛道的要求。这条定律在投资金融科技公司,如宜信和京东数科等企业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CCV不同于其他基金的显著特点是同样模式的公司,只投资一家企业,专注基金所有资源扶持其一枝独秀。

第二条“红灯定律”。喜马拉雅是红灯定律的实践者,看一个团队要看他对未来的预判、战略以及执行力,并且在别人之前就进行布局。因为资源总是有限的,你先拿到了,别人就没有了。

最后一条“火箭定律”。即一个创业者能否在不同阶段招募到不同能力、阶段的人才,以及善于使用不同资源助推。很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以后就面临巨大的震荡,影响其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公司,这条定律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点。

从KPCB到CCV,团队在从业14年里维持了每年投出至少一个独角兽的记录。周炜认为,创投发展到今天,已从投资消费互联网类项目拓展到投资一些硬科技、更具未来发展形态的项目。“在中国,创业者要从成为乔布斯的时代,进阶到成为马斯克的时代。这些创业者是投资者要去寻找和追求的,也就是说,在中国投资超前技术是创投下一阶段的关键。”

周炜对喜马拉雅情有独钟,他坦言,用户消费意识与付费意识的崛起以及多场景的垂直需求,这正是耳朵经济的起势原因,也是能够支撑喜马拉雅上市的底层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耳朵经济”喜马拉雅的新未来 | 周炜专访

发布日期:2021-09-14 20:26
摘要: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 周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截至2021年上半年的6个月内,就移动端总收听时长及在线音频总收入而言,喜马拉雅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平台。

喜马拉雅成立于2012年,首创PUGC内容生态,引领着音频行业的创新,也吸引了大量的文化和自媒体人投身音频内容创业,截至2021年上半年,共同创造了覆盖财经、音乐、新闻、商业、小说、汽车等98个品类,2.97亿有声内容。

此外,喜马拉雅inside系统与阿里、小米、华为、百度、三星、Sony等两千多家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将有声内容渗透到生活中各个智能终端和场景中。2017年6月,喜马拉雅推出全内容智能AI音箱——小雅,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大手笔布局,打造物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最便捷的入口,让用户需要什么,只需张口说出来,开启了一个语音交互的新传播时代,让声音和知识像水喝电一样无处不在,随取随用。

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喜马拉雅的第一位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从事VC投资14年,高达30%的独角兽命中率让周炜享誉创投圈。喜马拉雅、京东商城、京东数科、宜信、融360、探探、启明星辰等都是他早期投资挖掘的公司。

在KPCB任职期间,周炜是喜马拉雅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离开KP以后,2015年,他又用CCV的第一个人民币基金首关的3亿,又投进去了1亿。周炜说道,“这充分表明了我对它的信心。”

“我第一次找到余建军(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深度用户了。当时我请他到北京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当时没有空调,这个会议持续了近4个小时。我们越聊越兴奋,汗流浃背地开会,对我而言,印象很深刻。”周炜对余建军的评价很高,“建军不是第一眼超级CEO的类型,他是技术男,非常扎实,说话慢但是字字珠玑。他说话不急不躁,思考有深度,是一个很精辟的人。”

周炜回忆,当初选择投喜马拉雅,是因为他在陈小雨和余建军两位联合创始人身上看到了“前瞻性”。“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我觉得他们的前瞻性非常强,他把未来场景产品的方向想得很清楚。”2013年,当喜马拉雅的竞争对手还在用PC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喜马拉雅已经在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做事了。其次,喜马拉雅坚持做长效内容,长效内容的好处是,可以显著拉低获得成本,实现价值的最大化。第三,生态问题。不仅要做出丰富的内容,还要做到无缝链接。

两位创始人在喜马拉雅战略布局上的思考,很打动周炜。“当年,蜻蜓FM和喜马拉雅是两家估值差不多的公司,区别在于,在内容模式方面,相较于蜻蜓FM平台主要内容模式为PGC(专业从业者生产内容),喜马拉雅更注重的是UGC(用户生产内容)和PUGC(PGC和UGC的结合)的内容。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喜马拉雅PGC、PUGC和UGC内容活跃创作者分别为2100名、4600名和515万名。而统计到总收听时长情况,PGC占比15.0%,PUGC占比33.1%,UGC为51.9%。

自喜马拉雅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以来,除了肯定的声音,也伴随了一些质疑。喜马拉雅所在的内容领域,常被人诟病其变现能力不高、付费意愿低,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三年的亏损超20亿,有人认为,这是音频行业商业化变现难的写照。

作为投资人,周炜很坦然。“我从不担心收入问题,我始终认为,只要建立了一个黏性足够的平台,收入自然就会来的。” 他认为,很多平台类公司上市的时候都是亏钱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当用户对平台的粘性足够强,替代选项不多的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喜马拉雅最终的收入模式会是多元化的,未来的打发需集中在内容的高质量、丰富性以及平台的推荐算法。

周炜强调,对绝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大而丰富的内容平台,大品牌的生命力依然最强。喜马拉雅只要专心做好内容,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算法,事实上,有些用户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一个好的推荐算法对用户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这也是喜马拉雅需要再加强的部分。

某种程度来说,喜马拉雅是一种“陪伴型的产品”。“在这繁忙的社会节奏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习惯孤独的。视频是一种占据时间的产品,音频则不一样,你可以在开车的时候听,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听,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作为“耳朵经济”第一股,成立仅9年的喜马拉雅是否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我认为,对于喜马拉雅来说,确实也到了该上市的时候,因为它的领先位置非常清晰。其次,上市能给它带来金融工具,通过金融工具能做更多的战略布局,这个是正面的。”周炜对喜马拉雅充满信心,“优秀的公司不会担心信息公开,竞争优势如果随着信息数据的公开就损失的话,那么我想,这个竞争优势也不是可持续的优势。”

从事投资14年,周炜看过了不下几百位年轻的创业者,他认为,一个好的创始人,在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有终局思维。第二,通过终局思维确定合适的战略。他透露,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都不太懂得资本运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很好,创始人又能利用好资本市场这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那么很有希望成长为基业长青的大公司。

对于独角兽,周炜有着自己的观点。他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总结为“独角兽三定律”,用作考察初创企业的重要指导。第一条“越野定律”,即被投企业的团队特性是否符合其所在赛道的要求。这条定律在投资金融科技公司,如宜信和京东数科等企业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CCV不同于其他基金的显著特点是同样模式的公司,只投资一家企业,专注基金所有资源扶持其一枝独秀。

第二条“红灯定律”。喜马拉雅是红灯定律的实践者,看一个团队要看他对未来的预判、战略以及执行力,并且在别人之前就进行布局。因为资源总是有限的,你先拿到了,别人就没有了。

最后一条“火箭定律”。即一个创业者能否在不同阶段招募到不同能力、阶段的人才,以及善于使用不同资源助推。很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以后就面临巨大的震荡,影响其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公司,这条定律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点。

从KPCB到CCV,团队在从业14年里维持了每年投出至少一个独角兽的记录。周炜认为,创投发展到今天,已从投资消费互联网类项目拓展到投资一些硬科技、更具未来发展形态的项目。“在中国,创业者要从成为乔布斯的时代,进阶到成为马斯克的时代。这些创业者是投资者要去寻找和追求的,也就是说,在中国投资超前技术是创投下一阶段的关键。”

周炜对喜马拉雅情有独钟,他坦言,用户消费意识与付费意识的崛起以及多场景的垂直需求,这正是耳朵经济的起势原因,也是能够支撑喜马拉雅上市的底层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 周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截至2021年上半年的6个月内,就移动端总收听时长及在线音频总收入而言,喜马拉雅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平台。

喜马拉雅成立于2012年,首创PUGC内容生态,引领着音频行业的创新,也吸引了大量的文化和自媒体人投身音频内容创业,截至2021年上半年,共同创造了覆盖财经、音乐、新闻、商业、小说、汽车等98个品类,2.97亿有声内容。

此外,喜马拉雅inside系统与阿里、小米、华为、百度、三星、Sony等两千多家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将有声内容渗透到生活中各个智能终端和场景中。2017年6月,喜马拉雅推出全内容智能AI音箱——小雅,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大手笔布局,打造物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最便捷的入口,让用户需要什么,只需张口说出来,开启了一个语音交互的新传播时代,让声音和知识像水喝电一样无处不在,随取随用。

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喜马拉雅的第一位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从事VC投资14年,高达30%的独角兽命中率让周炜享誉创投圈。喜马拉雅、京东商城、京东数科、宜信、融360、探探、启明星辰等都是他早期投资挖掘的公司。

在KPCB任职期间,周炜是喜马拉雅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离开KP以后,2015年,他又用CCV的第一个人民币基金首关的3亿,又投进去了1亿。周炜说道,“这充分表明了我对它的信心。”

“我第一次找到余建军(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深度用户了。当时我请他到北京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当时没有空调,这个会议持续了近4个小时。我们越聊越兴奋,汗流浃背地开会,对我而言,印象很深刻。”周炜对余建军的评价很高,“建军不是第一眼超级CEO的类型,他是技术男,非常扎实,说话慢但是字字珠玑。他说话不急不躁,思考有深度,是一个很精辟的人。”

周炜回忆,当初选择投喜马拉雅,是因为他在陈小雨和余建军两位联合创始人身上看到了“前瞻性”。“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我觉得他们的前瞻性非常强,他把未来场景产品的方向想得很清楚。”2013年,当喜马拉雅的竞争对手还在用PC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喜马拉雅已经在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做事了。其次,喜马拉雅坚持做长效内容,长效内容的好处是,可以显著拉低获得成本,实现价值的最大化。第三,生态问题。不仅要做出丰富的内容,还要做到无缝链接。

两位创始人在喜马拉雅战略布局上的思考,很打动周炜。“当年,蜻蜓FM和喜马拉雅是两家估值差不多的公司,区别在于,在内容模式方面,相较于蜻蜓FM平台主要内容模式为PGC(专业从业者生产内容),喜马拉雅更注重的是UGC(用户生产内容)和PUGC(PGC和UGC的结合)的内容。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喜马拉雅PGC、PUGC和UGC内容活跃创作者分别为2100名、4600名和515万名。而统计到总收听时长情况,PGC占比15.0%,PUGC占比33.1%,UGC为51.9%。

自喜马拉雅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以来,除了肯定的声音,也伴随了一些质疑。喜马拉雅所在的内容领域,常被人诟病其变现能力不高、付费意愿低,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三年的亏损超20亿,有人认为,这是音频行业商业化变现难的写照。

作为投资人,周炜很坦然。“我从不担心收入问题,我始终认为,只要建立了一个黏性足够的平台,收入自然就会来的。” 他认为,很多平台类公司上市的时候都是亏钱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当用户对平台的粘性足够强,替代选项不多的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喜马拉雅最终的收入模式会是多元化的,未来的打发需集中在内容的高质量、丰富性以及平台的推荐算法。

周炜强调,对绝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大而丰富的内容平台,大品牌的生命力依然最强。喜马拉雅只要专心做好内容,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算法,事实上,有些用户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一个好的推荐算法对用户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这也是喜马拉雅需要再加强的部分。

某种程度来说,喜马拉雅是一种“陪伴型的产品”。“在这繁忙的社会节奏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习惯孤独的。视频是一种占据时间的产品,音频则不一样,你可以在开车的时候听,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听,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作为“耳朵经济”第一股,成立仅9年的喜马拉雅是否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我认为,对于喜马拉雅来说,确实也到了该上市的时候,因为它的领先位置非常清晰。其次,上市能给它带来金融工具,通过金融工具能做更多的战略布局,这个是正面的。”周炜对喜马拉雅充满信心,“优秀的公司不会担心信息公开,竞争优势如果随着信息数据的公开就损失的话,那么我想,这个竞争优势也不是可持续的优势。”

从事投资14年,周炜看过了不下几百位年轻的创业者,他认为,一个好的创始人,在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有终局思维。第二,通过终局思维确定合适的战略。他透露,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都不太懂得资本运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很好,创始人又能利用好资本市场这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那么很有希望成长为基业长青的大公司。

对于独角兽,周炜有着自己的观点。他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总结为“独角兽三定律”,用作考察初创企业的重要指导。第一条“越野定律”,即被投企业的团队特性是否符合其所在赛道的要求。这条定律在投资金融科技公司,如宜信和京东数科等企业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CCV不同于其他基金的显著特点是同样模式的公司,只投资一家企业,专注基金所有资源扶持其一枝独秀。

第二条“红灯定律”。喜马拉雅是红灯定律的实践者,看一个团队要看他对未来的预判、战略以及执行力,并且在别人之前就进行布局。因为资源总是有限的,你先拿到了,别人就没有了。

最后一条“火箭定律”。即一个创业者能否在不同阶段招募到不同能力、阶段的人才,以及善于使用不同资源助推。很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以后就面临巨大的震荡,影响其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公司,这条定律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点。

从KPCB到CCV,团队在从业14年里维持了每年投出至少一个独角兽的记录。周炜认为,创投发展到今天,已从投资消费互联网类项目拓展到投资一些硬科技、更具未来发展形态的项目。“在中国,创业者要从成为乔布斯的时代,进阶到成为马斯克的时代。这些创业者是投资者要去寻找和追求的,也就是说,在中国投资超前技术是创投下一阶段的关键。”

周炜对喜马拉雅情有独钟,他坦言,用户消费意识与付费意识的崛起以及多场景的垂直需求,这正是耳朵经济的起势原因,也是能够支撑喜马拉雅上市的底层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耳朵经济”喜马拉雅的新未来 | 周炜专访

发布日期:2021-09-14 20:26
摘要: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 周炜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

兜兜又转转,9月13日,备受关注的“耳朵经济第一股”喜马拉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历经多次被“上市”后,“耳朵经济”是否有着崭新的未来?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截至2021年上半年的6个月内,就移动端总收听时长及在线音频总收入而言,喜马拉雅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平台。

喜马拉雅成立于2012年,首创PUGC内容生态,引领着音频行业的创新,也吸引了大量的文化和自媒体人投身音频内容创业,截至2021年上半年,共同创造了覆盖财经、音乐、新闻、商业、小说、汽车等98个品类,2.97亿有声内容。

此外,喜马拉雅inside系统与阿里、小米、华为、百度、三星、Sony等两千多家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将有声内容渗透到生活中各个智能终端和场景中。2017年6月,喜马拉雅推出全内容智能AI音箱——小雅,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大手笔布局,打造物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最便捷的入口,让用户需要什么,只需张口说出来,开启了一个语音交互的新传播时代,让声音和知识像水喝电一样无处不在,随取随用。

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喜马拉雅的第一位投资人、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从事VC投资14年,高达30%的独角兽命中率让周炜享誉创投圈。喜马拉雅、京东商城、京东数科、宜信、融360、探探、启明星辰等都是他早期投资挖掘的公司。

在KPCB任职期间,周炜是喜马拉雅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离开KP以后,2015年,他又用CCV的第一个人民币基金首关的3亿,又投进去了1亿。周炜说道,“这充分表明了我对它的信心。”

“我第一次找到余建军(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深度用户了。当时我请他到北京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当时没有空调,这个会议持续了近4个小时。我们越聊越兴奋,汗流浃背地开会,对我而言,印象很深刻。”周炜对余建军的评价很高,“建军不是第一眼超级CEO的类型,他是技术男,非常扎实,说话慢但是字字珠玑。他说话不急不躁,思考有深度,是一个很精辟的人。”

周炜回忆,当初选择投喜马拉雅,是因为他在陈小雨和余建军两位联合创始人身上看到了“前瞻性”。“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我觉得他们的前瞻性非常强,他把未来场景产品的方向想得很清楚。”2013年,当喜马拉雅的竞争对手还在用PC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喜马拉雅已经在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做事了。其次,喜马拉雅坚持做长效内容,长效内容的好处是,可以显著拉低获得成本,实现价值的最大化。第三,生态问题。不仅要做出丰富的内容,还要做到无缝链接。

两位创始人在喜马拉雅战略布局上的思考,很打动周炜。“当年,蜻蜓FM和喜马拉雅是两家估值差不多的公司,区别在于,在内容模式方面,相较于蜻蜓FM平台主要内容模式为PGC(专业从业者生产内容),喜马拉雅更注重的是UGC(用户生产内容)和PUGC(PGC和UGC的结合)的内容。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喜马拉雅PGC、PUGC和UGC内容活跃创作者分别为2100名、4600名和515万名。而统计到总收听时长情况,PGC占比15.0%,PUGC占比33.1%,UGC为51.9%。

自喜马拉雅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以来,除了肯定的声音,也伴随了一些质疑。喜马拉雅所在的内容领域,常被人诟病其变现能力不高、付费意愿低,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三年的亏损超20亿,有人认为,这是音频行业商业化变现难的写照。

作为投资人,周炜很坦然。“我从不担心收入问题,我始终认为,只要建立了一个黏性足够的平台,收入自然就会来的。” 他认为,很多平台类公司上市的时候都是亏钱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当用户对平台的粘性足够强,替代选项不多的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喜马拉雅最终的收入模式会是多元化的,未来的打发需集中在内容的高质量、丰富性以及平台的推荐算法。

周炜强调,对绝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大而丰富的内容平台,大品牌的生命力依然最强。喜马拉雅只要专心做好内容,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算法,事实上,有些用户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一个好的推荐算法对用户来说显得尤其重要,这也是喜马拉雅需要再加强的部分。

某种程度来说,喜马拉雅是一种“陪伴型的产品”。“在这繁忙的社会节奏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习惯孤独的。视频是一种占据时间的产品,音频则不一样,你可以在开车的时候听,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听,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作为“耳朵经济”第一股,成立仅9年的喜马拉雅是否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我认为,对于喜马拉雅来说,确实也到了该上市的时候,因为它的领先位置非常清晰。其次,上市能给它带来金融工具,通过金融工具能做更多的战略布局,这个是正面的。”周炜对喜马拉雅充满信心,“优秀的公司不会担心信息公开,竞争优势如果随着信息数据的公开就损失的话,那么我想,这个竞争优势也不是可持续的优势。”

从事投资14年,周炜看过了不下几百位年轻的创业者,他认为,一个好的创始人,在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要有终局思维。第二,通过终局思维确定合适的战略。他透露,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都不太懂得资本运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很好,创始人又能利用好资本市场这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那么很有希望成长为基业长青的大公司。

对于独角兽,周炜有着自己的观点。他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总结为“独角兽三定律”,用作考察初创企业的重要指导。第一条“越野定律”,即被投企业的团队特性是否符合其所在赛道的要求。这条定律在投资金融科技公司,如宜信和京东数科等企业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CCV不同于其他基金的显著特点是同样模式的公司,只投资一家企业,专注基金所有资源扶持其一枝独秀。

第二条“红灯定律”。喜马拉雅是红灯定律的实践者,看一个团队要看他对未来的预判、战略以及执行力,并且在别人之前就进行布局。因为资源总是有限的,你先拿到了,别人就没有了。

最后一条“火箭定律”。即一个创业者能否在不同阶段招募到不同能力、阶段的人才,以及善于使用不同资源助推。很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以后就面临巨大的震荡,影响其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公司,这条定律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点。

从KPCB到CCV,团队在从业14年里维持了每年投出至少一个独角兽的记录。周炜认为,创投发展到今天,已从投资消费互联网类项目拓展到投资一些硬科技、更具未来发展形态的项目。“在中国,创业者要从成为乔布斯的时代,进阶到成为马斯克的时代。这些创业者是投资者要去寻找和追求的,也就是说,在中国投资超前技术是创投下一阶段的关键。”

周炜对喜马拉雅情有独钟,他坦言,用户消费意识与付费意识的崛起以及多场景的垂直需求,这正是耳朵经济的起势原因,也是能够支撑喜马拉雅上市的底层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