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个人卫生问题上,杰克·吉伦哈尔、米拉·库尼斯、阿什顿·库彻等好莱坞明星采取了相当宽松的标准,但同时也不乏道恩·强森这样一天洗三次澡的人。究竟应该多久洗一次澡?不仅是娱乐圈,在医学界和普通人当中,这个问题也很有争议。


演员杰克·吉伦哈尔8月初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此言一出,随即引发了一场激烈争论。图为2019年吉伦哈尔出席影片《蜘蛛侠:英雄远征》的新闻发布会时,形象干净利落。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在18世纪的法国,还没有经常洗澡这么一说。一方面,那会儿压根就没有沐浴设备。就连干净的水都是稀缺之物。在当代人看来,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人可能至少会冲洗一下身体。尤其考虑到那时公共卫生设施还很简陋、街道上污水横流的景象。在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 Süskind)1985年出版的历史小说《香水》(Perfume)中,他笔下描绘的这段时期可谓糟糕不已:“城市里弥漫着一股现代男女几乎难以想象的恶臭。”

但那时的法国人每天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梳妆一番。许多人大量使用古龙水,然后换上干净的亚麻衬衫。另一种极端情形发生在公元一世纪的罗马人身上,他们每天要洗好几个小时的澡,而且是一群人一起(尽管没有肥皂)。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包括印度的部分地区,人们至今仍在水塘或是河里洗澡——这也是他们洗衣服和洗碗的地方。在凯瑟琳·奥申博格(Katherine Ashenburg)2008年那本讲述洗澡历史的书《干净的灰尘》(The Dirt on Clean)中,她写道,“旁观者判断一个人是否干净,不是由他们的眼睛或鼻子说了算,而是由他们的大脑说了算。”

对于那些正在网上就洗澡话题展开激辩的人来说,了解这一点或许有好处。8月份时,不修边幅但颇有观众缘的演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的采访,他在访谈中畅所欲言,还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他接着说,“我真觉得,这世界上有一群‘不洗澡星人’,这样其实有利于护肤,而且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可以自我清洁。”(他还说,他“困惑于洗澡用的丝瓜络竟然来自于大自然。”)

鉴于很多明星都曾聊起过自己的卫生理念,“不洗澡星”似乎就坐落在好莱坞的中轴线附近。今年夏天,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和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夫妇在做客戴克斯·夏普德(Dax Shepard)的播客节目《纸上谈兵》(Armchair Expert)时谈到,他们自己洗澡以及给孩子们洗澡时,往往都很随心所欲。库彻说,“我每天都会洗一下腋窝和裆部,别的地方都不洗。”至于孩子们,他说,“如果你看到他们身上很脏,就洗一下,否则没必要洗。”这一话题在Twitter上引发热烈讨论后,有着“巨石”之称的演员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说自己每天会洗三遍澡。这些明星拒绝就本专栏的话题进一步置评。

关于合理的洗澡次数,就连医生群体的观点也不一致。不过许多医生坚持每24小时左右洗一次的经验法则。“我们建议患者每天都要洗澡。”皮肤科专科医生科里·L·哈特曼(Corey L. Hartman)如是说,他也是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护肤机构Skin Wellness Dermatology的创始人。哈特曼博士谈到,没有必要每天都在身体各个部位用力抹肥皂,只要让肥皂水顺着双腿流下去就可以了。但他也指出,“你甚至意识不到你的皮肤上每天都会积满灰尘、汗渍、油脂以及环境中的污垢,你真的需要把它们洗掉。不然它会滋生细菌,还会刺激其他微生物大量繁殖,总之,把它们洗掉是明智的做法。”

然而,对每天洗澡的建议置之不理的不只是明星群体。尽管还有许多美国人——不管是否接受过医学培训——在宣扬每天洗澡并使用体香剂的重要性,但近来,这一做法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大,而且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一些提倡“少洗澡”的人指出,减少洗澡次数可以保护皮肤的重要屏障和“微生物群”——也就是皮肤表面的有益细菌。在《欧洲皮肤病和性病学会期刊》(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皮肤屏障以及皮肤上的微生物群被描述为“保护身体免受外部侵害的盾牌。”虽然这面“盾牌”通常可以抵御肥皂和水的冲洗,但有些患有湿疹等疾病的人却发现,频繁使用刺激性的肥皂洗浴会加重他们的皮肤症状。环保人士则希望通过减少洗澡次数来达到节水目的。人们洗一次澡平均大约耗费20加仑(76升)水。还有一些不愿循规蹈矩的人,他们只是对传统卫生习惯感到厌烦罢了。

詹姆斯·汉布林(James Hamblin)医生在他2020年出版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Clean: The New Science of Skin and the Beauty of Doing Less)一书中,为“少洗澡”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他在书中讲述了自己摆脱肥皂“统治”的过程。在他开始写这本书的五年前,他辞去了医生的高薪工作,打算在新闻业一试身手,后来他发现,自己想要过一种“减少消耗”的生活。他减少了酒精和咖啡摄入,缩短了上网和开车的时间,就连洗澡频次也不如以往。虽然这场实验的初衷主要与效率有关,但最后他不禁开始质疑,我们对于 “干净”二字的理解以及在此问题上所有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是否都站得住脚?他将该书称为“一份邀请函,邀请读者拥抱我们身边以及皮肤上的复杂世界。”时至今日,汉布林博士会定期用肥皂清洗的唯一身体部位,只有他的双手。

新冠疫情下,人们被迫过起了隔离生活,这也让许多人有机会对洗澡频率进行一次受控实验。比如,66岁的洛杉矶作家吉姆·阿诺德(Jim Arnold)说,疫情期间他出门变少了,他发现,由于他所在的地方气候干燥,他也不怎么出汗了。于是他开始每周只洗一次澡,这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威斯康辛州的童年时代,那时家里有八个孩子,一周才洗一次澡。当他得知吉伦哈尔这些名人也反对频繁洗澡时,他乐了,心想,“原来不是只有我才觉得没必要这么做。”

在干旱频发的加利福尼亚州,阿诺德也喜欢节水,不过他坦言,“从宏观角度看,可能一个人洗一回澡也用不了多少水。”41岁的萨拉·克雷格(Sarah Craigh)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一位沟通及项目协调员,她差不多三天洗一次澡,她也谈到了自己为环境作出的贡献。克雷格解释说,“洗澡不那么频繁的话,每周可以节约不少水,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几年前,克雷格在浴缸泡澡时突然顿悟:如果我身上不脏,为什么要洗澡?这让她对有关洗澡的“社会制约”产生了疑问,不仅如此,同样令她质疑的还有那些没完没了涌向我们的香水和药水推销。她说,这些产品“试图掩盖我们的本性,没必要去用。”

现在似乎有了一系列理由来减少洗澡次数:出于环保考虑也好,为了皮肤健康也罢,而且你也明白,这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个问题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句话:那些不洗澡的人闻起来有味道吗?无论是阿诺德、克雷格,还是汉布林,他们都说不会。但哈特曼博士提出了不同看法,他指出,一个人有没有体臭,最好的评判者也许不是本人。“这要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说了算,亲爱的,你说了不算,你自己是闻不到的。”哈特曼说。

41岁的帕特里克·巴托施(Patrick Bartosch)是荷兰的一名公关顾问,他曾看过汉布林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在他看来,“为这件事冒险不值得。”他说,“虽然我基本认同书中的观点,但我还是会每天洗澡,或者如果我不怎么出门的话,至少隔一天会洗一次。”他解释说,自己患有多汗症,所以出汗很多。“要是我不经常洗澡,我可能都没法参加社交。”也许说到底,洗澡更多地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应该多久洗一次澡?好莱坞明星表态引发激烈辩论

发布日期:2021-09-14 09:23
摘要:在个人卫生问题上,杰克·吉伦哈尔、米拉·库尼斯、阿什顿·库彻等好莱坞明星采取了相当宽松的标准,但同时也不乏道恩·强森这样一天洗三次澡的人。究竟应该多久洗一次澡?不仅是娱乐圈,在医学界和普通人当中,这个问题也很有争议。


演员杰克·吉伦哈尔8月初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此言一出,随即引发了一场激烈争论。图为2019年吉伦哈尔出席影片《蜘蛛侠:英雄远征》的新闻发布会时,形象干净利落。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在18世纪的法国,还没有经常洗澡这么一说。一方面,那会儿压根就没有沐浴设备。就连干净的水都是稀缺之物。在当代人看来,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人可能至少会冲洗一下身体。尤其考虑到那时公共卫生设施还很简陋、街道上污水横流的景象。在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 Süskind)1985年出版的历史小说《香水》(Perfume)中,他笔下描绘的这段时期可谓糟糕不已:“城市里弥漫着一股现代男女几乎难以想象的恶臭。”

但那时的法国人每天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梳妆一番。许多人大量使用古龙水,然后换上干净的亚麻衬衫。另一种极端情形发生在公元一世纪的罗马人身上,他们每天要洗好几个小时的澡,而且是一群人一起(尽管没有肥皂)。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包括印度的部分地区,人们至今仍在水塘或是河里洗澡——这也是他们洗衣服和洗碗的地方。在凯瑟琳·奥申博格(Katherine Ashenburg)2008年那本讲述洗澡历史的书《干净的灰尘》(The Dirt on Clean)中,她写道,“旁观者判断一个人是否干净,不是由他们的眼睛或鼻子说了算,而是由他们的大脑说了算。”

对于那些正在网上就洗澡话题展开激辩的人来说,了解这一点或许有好处。8月份时,不修边幅但颇有观众缘的演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的采访,他在访谈中畅所欲言,还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他接着说,“我真觉得,这世界上有一群‘不洗澡星人’,这样其实有利于护肤,而且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可以自我清洁。”(他还说,他“困惑于洗澡用的丝瓜络竟然来自于大自然。”)

鉴于很多明星都曾聊起过自己的卫生理念,“不洗澡星”似乎就坐落在好莱坞的中轴线附近。今年夏天,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和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夫妇在做客戴克斯·夏普德(Dax Shepard)的播客节目《纸上谈兵》(Armchair Expert)时谈到,他们自己洗澡以及给孩子们洗澡时,往往都很随心所欲。库彻说,“我每天都会洗一下腋窝和裆部,别的地方都不洗。”至于孩子们,他说,“如果你看到他们身上很脏,就洗一下,否则没必要洗。”这一话题在Twitter上引发热烈讨论后,有着“巨石”之称的演员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说自己每天会洗三遍澡。这些明星拒绝就本专栏的话题进一步置评。

关于合理的洗澡次数,就连医生群体的观点也不一致。不过许多医生坚持每24小时左右洗一次的经验法则。“我们建议患者每天都要洗澡。”皮肤科专科医生科里·L·哈特曼(Corey L. Hartman)如是说,他也是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护肤机构Skin Wellness Dermatology的创始人。哈特曼博士谈到,没有必要每天都在身体各个部位用力抹肥皂,只要让肥皂水顺着双腿流下去就可以了。但他也指出,“你甚至意识不到你的皮肤上每天都会积满灰尘、汗渍、油脂以及环境中的污垢,你真的需要把它们洗掉。不然它会滋生细菌,还会刺激其他微生物大量繁殖,总之,把它们洗掉是明智的做法。”

然而,对每天洗澡的建议置之不理的不只是明星群体。尽管还有许多美国人——不管是否接受过医学培训——在宣扬每天洗澡并使用体香剂的重要性,但近来,这一做法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大,而且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一些提倡“少洗澡”的人指出,减少洗澡次数可以保护皮肤的重要屏障和“微生物群”——也就是皮肤表面的有益细菌。在《欧洲皮肤病和性病学会期刊》(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皮肤屏障以及皮肤上的微生物群被描述为“保护身体免受外部侵害的盾牌。”虽然这面“盾牌”通常可以抵御肥皂和水的冲洗,但有些患有湿疹等疾病的人却发现,频繁使用刺激性的肥皂洗浴会加重他们的皮肤症状。环保人士则希望通过减少洗澡次数来达到节水目的。人们洗一次澡平均大约耗费20加仑(76升)水。还有一些不愿循规蹈矩的人,他们只是对传统卫生习惯感到厌烦罢了。

詹姆斯·汉布林(James Hamblin)医生在他2020年出版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Clean: The New Science of Skin and the Beauty of Doing Less)一书中,为“少洗澡”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他在书中讲述了自己摆脱肥皂“统治”的过程。在他开始写这本书的五年前,他辞去了医生的高薪工作,打算在新闻业一试身手,后来他发现,自己想要过一种“减少消耗”的生活。他减少了酒精和咖啡摄入,缩短了上网和开车的时间,就连洗澡频次也不如以往。虽然这场实验的初衷主要与效率有关,但最后他不禁开始质疑,我们对于 “干净”二字的理解以及在此问题上所有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是否都站得住脚?他将该书称为“一份邀请函,邀请读者拥抱我们身边以及皮肤上的复杂世界。”时至今日,汉布林博士会定期用肥皂清洗的唯一身体部位,只有他的双手。

新冠疫情下,人们被迫过起了隔离生活,这也让许多人有机会对洗澡频率进行一次受控实验。比如,66岁的洛杉矶作家吉姆·阿诺德(Jim Arnold)说,疫情期间他出门变少了,他发现,由于他所在的地方气候干燥,他也不怎么出汗了。于是他开始每周只洗一次澡,这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威斯康辛州的童年时代,那时家里有八个孩子,一周才洗一次澡。当他得知吉伦哈尔这些名人也反对频繁洗澡时,他乐了,心想,“原来不是只有我才觉得没必要这么做。”

在干旱频发的加利福尼亚州,阿诺德也喜欢节水,不过他坦言,“从宏观角度看,可能一个人洗一回澡也用不了多少水。”41岁的萨拉·克雷格(Sarah Craigh)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一位沟通及项目协调员,她差不多三天洗一次澡,她也谈到了自己为环境作出的贡献。克雷格解释说,“洗澡不那么频繁的话,每周可以节约不少水,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几年前,克雷格在浴缸泡澡时突然顿悟:如果我身上不脏,为什么要洗澡?这让她对有关洗澡的“社会制约”产生了疑问,不仅如此,同样令她质疑的还有那些没完没了涌向我们的香水和药水推销。她说,这些产品“试图掩盖我们的本性,没必要去用。”

现在似乎有了一系列理由来减少洗澡次数:出于环保考虑也好,为了皮肤健康也罢,而且你也明白,这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个问题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句话:那些不洗澡的人闻起来有味道吗?无论是阿诺德、克雷格,还是汉布林,他们都说不会。但哈特曼博士提出了不同看法,他指出,一个人有没有体臭,最好的评判者也许不是本人。“这要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说了算,亲爱的,你说了不算,你自己是闻不到的。”哈特曼说。

41岁的帕特里克·巴托施(Patrick Bartosch)是荷兰的一名公关顾问,他曾看过汉布林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在他看来,“为这件事冒险不值得。”他说,“虽然我基本认同书中的观点,但我还是会每天洗澡,或者如果我不怎么出门的话,至少隔一天会洗一次。”他解释说,自己患有多汗症,所以出汗很多。“要是我不经常洗澡,我可能都没法参加社交。”也许说到底,洗澡更多地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个人卫生问题上,杰克·吉伦哈尔、米拉·库尼斯、阿什顿·库彻等好莱坞明星采取了相当宽松的标准,但同时也不乏道恩·强森这样一天洗三次澡的人。究竟应该多久洗一次澡?不仅是娱乐圈,在医学界和普通人当中,这个问题也很有争议。


演员杰克·吉伦哈尔8月初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此言一出,随即引发了一场激烈争论。图为2019年吉伦哈尔出席影片《蜘蛛侠:英雄远征》的新闻发布会时,形象干净利落。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在18世纪的法国,还没有经常洗澡这么一说。一方面,那会儿压根就没有沐浴设备。就连干净的水都是稀缺之物。在当代人看来,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人可能至少会冲洗一下身体。尤其考虑到那时公共卫生设施还很简陋、街道上污水横流的景象。在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 Süskind)1985年出版的历史小说《香水》(Perfume)中,他笔下描绘的这段时期可谓糟糕不已:“城市里弥漫着一股现代男女几乎难以想象的恶臭。”

但那时的法国人每天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梳妆一番。许多人大量使用古龙水,然后换上干净的亚麻衬衫。另一种极端情形发生在公元一世纪的罗马人身上,他们每天要洗好几个小时的澡,而且是一群人一起(尽管没有肥皂)。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包括印度的部分地区,人们至今仍在水塘或是河里洗澡——这也是他们洗衣服和洗碗的地方。在凯瑟琳·奥申博格(Katherine Ashenburg)2008年那本讲述洗澡历史的书《干净的灰尘》(The Dirt on Clean)中,她写道,“旁观者判断一个人是否干净,不是由他们的眼睛或鼻子说了算,而是由他们的大脑说了算。”

对于那些正在网上就洗澡话题展开激辩的人来说,了解这一点或许有好处。8月份时,不修边幅但颇有观众缘的演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的采访,他在访谈中畅所欲言,还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他接着说,“我真觉得,这世界上有一群‘不洗澡星人’,这样其实有利于护肤,而且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可以自我清洁。”(他还说,他“困惑于洗澡用的丝瓜络竟然来自于大自然。”)

鉴于很多明星都曾聊起过自己的卫生理念,“不洗澡星”似乎就坐落在好莱坞的中轴线附近。今年夏天,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和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夫妇在做客戴克斯·夏普德(Dax Shepard)的播客节目《纸上谈兵》(Armchair Expert)时谈到,他们自己洗澡以及给孩子们洗澡时,往往都很随心所欲。库彻说,“我每天都会洗一下腋窝和裆部,别的地方都不洗。”至于孩子们,他说,“如果你看到他们身上很脏,就洗一下,否则没必要洗。”这一话题在Twitter上引发热烈讨论后,有着“巨石”之称的演员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说自己每天会洗三遍澡。这些明星拒绝就本专栏的话题进一步置评。

关于合理的洗澡次数,就连医生群体的观点也不一致。不过许多医生坚持每24小时左右洗一次的经验法则。“我们建议患者每天都要洗澡。”皮肤科专科医生科里·L·哈特曼(Corey L. Hartman)如是说,他也是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护肤机构Skin Wellness Dermatology的创始人。哈特曼博士谈到,没有必要每天都在身体各个部位用力抹肥皂,只要让肥皂水顺着双腿流下去就可以了。但他也指出,“你甚至意识不到你的皮肤上每天都会积满灰尘、汗渍、油脂以及环境中的污垢,你真的需要把它们洗掉。不然它会滋生细菌,还会刺激其他微生物大量繁殖,总之,把它们洗掉是明智的做法。”

然而,对每天洗澡的建议置之不理的不只是明星群体。尽管还有许多美国人——不管是否接受过医学培训——在宣扬每天洗澡并使用体香剂的重要性,但近来,这一做法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大,而且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一些提倡“少洗澡”的人指出,减少洗澡次数可以保护皮肤的重要屏障和“微生物群”——也就是皮肤表面的有益细菌。在《欧洲皮肤病和性病学会期刊》(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皮肤屏障以及皮肤上的微生物群被描述为“保护身体免受外部侵害的盾牌。”虽然这面“盾牌”通常可以抵御肥皂和水的冲洗,但有些患有湿疹等疾病的人却发现,频繁使用刺激性的肥皂洗浴会加重他们的皮肤症状。环保人士则希望通过减少洗澡次数来达到节水目的。人们洗一次澡平均大约耗费20加仑(76升)水。还有一些不愿循规蹈矩的人,他们只是对传统卫生习惯感到厌烦罢了。

詹姆斯·汉布林(James Hamblin)医生在他2020年出版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Clean: The New Science of Skin and the Beauty of Doing Less)一书中,为“少洗澡”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他在书中讲述了自己摆脱肥皂“统治”的过程。在他开始写这本书的五年前,他辞去了医生的高薪工作,打算在新闻业一试身手,后来他发现,自己想要过一种“减少消耗”的生活。他减少了酒精和咖啡摄入,缩短了上网和开车的时间,就连洗澡频次也不如以往。虽然这场实验的初衷主要与效率有关,但最后他不禁开始质疑,我们对于 “干净”二字的理解以及在此问题上所有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是否都站得住脚?他将该书称为“一份邀请函,邀请读者拥抱我们身边以及皮肤上的复杂世界。”时至今日,汉布林博士会定期用肥皂清洗的唯一身体部位,只有他的双手。

新冠疫情下,人们被迫过起了隔离生活,这也让许多人有机会对洗澡频率进行一次受控实验。比如,66岁的洛杉矶作家吉姆·阿诺德(Jim Arnold)说,疫情期间他出门变少了,他发现,由于他所在的地方气候干燥,他也不怎么出汗了。于是他开始每周只洗一次澡,这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威斯康辛州的童年时代,那时家里有八个孩子,一周才洗一次澡。当他得知吉伦哈尔这些名人也反对频繁洗澡时,他乐了,心想,“原来不是只有我才觉得没必要这么做。”

在干旱频发的加利福尼亚州,阿诺德也喜欢节水,不过他坦言,“从宏观角度看,可能一个人洗一回澡也用不了多少水。”41岁的萨拉·克雷格(Sarah Craigh)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一位沟通及项目协调员,她差不多三天洗一次澡,她也谈到了自己为环境作出的贡献。克雷格解释说,“洗澡不那么频繁的话,每周可以节约不少水,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几年前,克雷格在浴缸泡澡时突然顿悟:如果我身上不脏,为什么要洗澡?这让她对有关洗澡的“社会制约”产生了疑问,不仅如此,同样令她质疑的还有那些没完没了涌向我们的香水和药水推销。她说,这些产品“试图掩盖我们的本性,没必要去用。”

现在似乎有了一系列理由来减少洗澡次数:出于环保考虑也好,为了皮肤健康也罢,而且你也明白,这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个问题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句话:那些不洗澡的人闻起来有味道吗?无论是阿诺德、克雷格,还是汉布林,他们都说不会。但哈特曼博士提出了不同看法,他指出,一个人有没有体臭,最好的评判者也许不是本人。“这要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说了算,亲爱的,你说了不算,你自己是闻不到的。”哈特曼说。

41岁的帕特里克·巴托施(Patrick Bartosch)是荷兰的一名公关顾问,他曾看过汉布林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在他看来,“为这件事冒险不值得。”他说,“虽然我基本认同书中的观点,但我还是会每天洗澡,或者如果我不怎么出门的话,至少隔一天会洗一次。”他解释说,自己患有多汗症,所以出汗很多。“要是我不经常洗澡,我可能都没法参加社交。”也许说到底,洗澡更多地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应该多久洗一次澡?好莱坞明星表态引发激烈辩论

发布日期:2021-09-14 09:23
摘要:在个人卫生问题上,杰克·吉伦哈尔、米拉·库尼斯、阿什顿·库彻等好莱坞明星采取了相当宽松的标准,但同时也不乏道恩·强森这样一天洗三次澡的人。究竟应该多久洗一次澡?不仅是娱乐圈,在医学界和普通人当中,这个问题也很有争议。


演员杰克·吉伦哈尔8月初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此言一出,随即引发了一场激烈争论。图为2019年吉伦哈尔出席影片《蜘蛛侠:英雄远征》的新闻发布会时,形象干净利落。

Rory Satran

【OR  商业新媒体】

在18世纪的法国,还没有经常洗澡这么一说。一方面,那会儿压根就没有沐浴设备。就连干净的水都是稀缺之物。在当代人看来,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人可能至少会冲洗一下身体。尤其考虑到那时公共卫生设施还很简陋、街道上污水横流的景象。在帕特里克·聚斯金德(Patrick Süskind)1985年出版的历史小说《香水》(Perfume)中,他笔下描绘的这段时期可谓糟糕不已:“城市里弥漫着一股现代男女几乎难以想象的恶臭。”

但那时的法国人每天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梳妆一番。许多人大量使用古龙水,然后换上干净的亚麻衬衫。另一种极端情形发生在公元一世纪的罗马人身上,他们每天要洗好几个小时的澡,而且是一群人一起(尽管没有肥皂)。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包括印度的部分地区,人们至今仍在水塘或是河里洗澡——这也是他们洗衣服和洗碗的地方。在凯瑟琳·奥申博格(Katherine Ashenburg)2008年那本讲述洗澡历史的书《干净的灰尘》(The Dirt on Clean)中,她写道,“旁观者判断一个人是否干净,不是由他们的眼睛或鼻子说了算,而是由他们的大脑说了算。”

对于那些正在网上就洗澡话题展开激辩的人来说,了解这一点或许有好处。8月份时,不修边幅但颇有观众缘的演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的采访,他在访谈中畅所欲言,还说他觉得洗澡没什么必要。他接着说,“我真觉得,这世界上有一群‘不洗澡星人’,这样其实有利于护肤,而且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可以自我清洁。”(他还说,他“困惑于洗澡用的丝瓜络竟然来自于大自然。”)

鉴于很多明星都曾聊起过自己的卫生理念,“不洗澡星”似乎就坐落在好莱坞的中轴线附近。今年夏天,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和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夫妇在做客戴克斯·夏普德(Dax Shepard)的播客节目《纸上谈兵》(Armchair Expert)时谈到,他们自己洗澡以及给孩子们洗澡时,往往都很随心所欲。库彻说,“我每天都会洗一下腋窝和裆部,别的地方都不洗。”至于孩子们,他说,“如果你看到他们身上很脏,就洗一下,否则没必要洗。”这一话题在Twitter上引发热烈讨论后,有着“巨石”之称的演员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说自己每天会洗三遍澡。这些明星拒绝就本专栏的话题进一步置评。

关于合理的洗澡次数,就连医生群体的观点也不一致。不过许多医生坚持每24小时左右洗一次的经验法则。“我们建议患者每天都要洗澡。”皮肤科专科医生科里·L·哈特曼(Corey L. Hartman)如是说,他也是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护肤机构Skin Wellness Dermatology的创始人。哈特曼博士谈到,没有必要每天都在身体各个部位用力抹肥皂,只要让肥皂水顺着双腿流下去就可以了。但他也指出,“你甚至意识不到你的皮肤上每天都会积满灰尘、汗渍、油脂以及环境中的污垢,你真的需要把它们洗掉。不然它会滋生细菌,还会刺激其他微生物大量繁殖,总之,把它们洗掉是明智的做法。”

然而,对每天洗澡的建议置之不理的不只是明星群体。尽管还有许多美国人——不管是否接受过医学培训——在宣扬每天洗澡并使用体香剂的重要性,但近来,这一做法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大,而且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一些提倡“少洗澡”的人指出,减少洗澡次数可以保护皮肤的重要屏障和“微生物群”——也就是皮肤表面的有益细菌。在《欧洲皮肤病和性病学会期刊》(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皮肤屏障以及皮肤上的微生物群被描述为“保护身体免受外部侵害的盾牌。”虽然这面“盾牌”通常可以抵御肥皂和水的冲洗,但有些患有湿疹等疾病的人却发现,频繁使用刺激性的肥皂洗浴会加重他们的皮肤症状。环保人士则希望通过减少洗澡次数来达到节水目的。人们洗一次澡平均大约耗费20加仑(76升)水。还有一些不愿循规蹈矩的人,他们只是对传统卫生习惯感到厌烦罢了。

詹姆斯·汉布林(James Hamblin)医生在他2020年出版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Clean: The New Science of Skin and the Beauty of Doing Less)一书中,为“少洗澡”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他在书中讲述了自己摆脱肥皂“统治”的过程。在他开始写这本书的五年前,他辞去了医生的高薪工作,打算在新闻业一试身手,后来他发现,自己想要过一种“减少消耗”的生活。他减少了酒精和咖啡摄入,缩短了上网和开车的时间,就连洗澡频次也不如以往。虽然这场实验的初衷主要与效率有关,但最后他不禁开始质疑,我们对于 “干净”二字的理解以及在此问题上所有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是否都站得住脚?他将该书称为“一份邀请函,邀请读者拥抱我们身边以及皮肤上的复杂世界。”时至今日,汉布林博士会定期用肥皂清洗的唯一身体部位,只有他的双手。

新冠疫情下,人们被迫过起了隔离生活,这也让许多人有机会对洗澡频率进行一次受控实验。比如,66岁的洛杉矶作家吉姆·阿诺德(Jim Arnold)说,疫情期间他出门变少了,他发现,由于他所在的地方气候干燥,他也不怎么出汗了。于是他开始每周只洗一次澡,这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威斯康辛州的童年时代,那时家里有八个孩子,一周才洗一次澡。当他得知吉伦哈尔这些名人也反对频繁洗澡时,他乐了,心想,“原来不是只有我才觉得没必要这么做。”

在干旱频发的加利福尼亚州,阿诺德也喜欢节水,不过他坦言,“从宏观角度看,可能一个人洗一回澡也用不了多少水。”41岁的萨拉·克雷格(Sarah Craigh)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一位沟通及项目协调员,她差不多三天洗一次澡,她也谈到了自己为环境作出的贡献。克雷格解释说,“洗澡不那么频繁的话,每周可以节约不少水,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几年前,克雷格在浴缸泡澡时突然顿悟:如果我身上不脏,为什么要洗澡?这让她对有关洗澡的“社会制约”产生了疑问,不仅如此,同样令她质疑的还有那些没完没了涌向我们的香水和药水推销。她说,这些产品“试图掩盖我们的本性,没必要去用。”

现在似乎有了一系列理由来减少洗澡次数:出于环保考虑也好,为了皮肤健康也罢,而且你也明白,这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个问题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句话:那些不洗澡的人闻起来有味道吗?无论是阿诺德、克雷格,还是汉布林,他们都说不会。但哈特曼博士提出了不同看法,他指出,一个人有没有体臭,最好的评判者也许不是本人。“这要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说了算,亲爱的,你说了不算,你自己是闻不到的。”哈特曼说。

41岁的帕特里克·巴托施(Patrick Bartosch)是荷兰的一名公关顾问,他曾看过汉布林的《干净:护肤新科学和“少即是美”》,在他看来,“为这件事冒险不值得。”他说,“虽然我基本认同书中的观点,但我还是会每天洗澡,或者如果我不怎么出门的话,至少隔一天会洗一次。”他解释说,自己患有多汗症,所以出汗很多。“要是我不经常洗澡,我可能都没法参加社交。”也许说到底,洗澡更多地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