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食物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所有人”。

 
伯内尔把大块的肉切碎,然后把它们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 。

【OR  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在超市、街头小店还是露天市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都一直在飙升,迫使无数家庭对他们的食谱做出艰难的调整。肉类通常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它们被让位于较便宜的蛋白质食品,如乳制品、鸡蛋或豆类。在一些家庭中,一杯牛奶已经成为只供给孩子们的“奢侈品”;曾经被视为必需品的新鲜水果,如今已成为一种请客用品。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编制的一个指数,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上涨源于供应链中断和极端天气,但这部分因素是暂时的。尽管疫情造成的一些供应难题有缓解迹象,但气候变化和中国对进口的强烈需求等结构性因素可能会持续下去。

中央银行在制定政策时通常会忽视食品和燃料的通胀,因为它们是典型的消费品和服务篮子中波动最大的类别。“然而,当普通人想到通货膨胀时,他们不想排除食品和燃料,”哥伦比亚商学院金融与经济学教授魏尚进说,鉴于普通消费者正在经历的通胀上升,“我预感到,我们低估了央行采取比央行本身预测的更严厉措施的可能性。”

基础性谷物价格的持续上涨正让一些政府紧张起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谷物出口国之一,俄罗斯从2月开始对小麦出口征税,以阻止国内价格的上涨;而阿根廷5月出于同样的原因暂时禁止了向国外销售牛肉。如今的情况唤起了人们对2008年和2011年的回忆,当时食物价格的飙升在非洲、亚洲和中东30多个国家引发了粮食骚乱,并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动乱。: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卡伦·亨德里克斯(Cullen Hendrix)说,“每个人都知道食品价格,知道它什么时候上涨,不管他们是否对政治感兴趣。”但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救济是微不足道的。

以下是来自尼日利亚、巴西、印度和美国的四个家庭的故事,重点介绍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为了养活自己而必须做出的各种权衡。

尼日利亚拉各斯:两份收入还不够买吃的

近几个月来,纳菲萨特·艾克林(NafisatEkerin)和丈夫吵架的次数变多了。丈夫认为她在食物上花了太多钱。“我告诉我丈夫,他给我的钱不够,我还要补一部分,但他认为我管理得不够好,”身为当地时装设计师的她在一台手动缝纫机后说道,“钱都花在了填饱肚皮上。”去市场买菜时,现年36岁、已有三个孩子的她恳求商家便宜点卖东西给她—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她并无这种习惯。“我常常被迫求人家说,‘请把它卖给我吧,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有时我很幸运,有时则不行。”

当一袋4公斤的棕豆价格飙升至2800奈拉(约合6.80美元),几乎是2020年12月价格的3倍时,艾克林将它们从菜单中删除了(过去艾克林每周要做两次这种豆子)。为了弥补食物价格上涨而被迫做出妥协的清单又增加了一项。原本的妥协内容包括:鸡蛋量减少,热巧克力被稀释,每份食物减量,不再给她8个月大的婴儿吃新鲜水果等。

尼日利亚食品价格飙升的原因有很多: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限制用外汇购买大米、小麦和化肥等进口商品;货币疲软;主要农业地区的暴力事件正在迫使一些农民离开土地等。

艾克林的每周杂货购买费用平均为2万奈拉,而2020年同期是1.2万奈拉。在生意好的时候,这位设计师的收入仅够支付食品费用,没有剩余。她丈夫从事土木工程工作,每月工资大约5万到20万奈拉不等,用于支付房租、孩子的学费和其他必要支出。她估计她每周预算的60%用于食品。尽管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比其他许多人更幸运。

根据7月发布、由人权观察和正义与赋权倡议合作完成的一份报告,在疫情期间接受国家统计局调查的尼日利亚家庭中,近一半报告说,由于缺乏资金或其他资源,在过去30天里都曾出现过食物耗尽的情况,比例几乎是疫情暴发前的两倍。这种情况似乎必然还要增长:世界银行预计,2022年生活在贫困中的尼日利亚人数将从2019年的40.1%攀升至45.2%。

对于艾克林来说,7月的穆斯林开斋节庆祝活动是关于成本上升的最痛苦记忆。按照传统,她想买一只公羊来宰杀,但8.5万奈拉的价格远高于她2020年为婴儿的起名仪式所花的5.5万奈拉购羊费用。而且,2021年的公羊更小了。她最终买了羊,但被迫减少了菜单的其余内容,而且好几天都没有剩菜可以吃,但这已经是常态了。“我们没有足够的东西与人分享。这一点让我难过死了,”她说,“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都是负面的改变。”

巴西瓜鲁柳斯:把食品冷冻起来延长保质期

伊莎贝尔·弗朗西斯卡·特谢拉·瓦尔德西(Izabel Francisca Teixeira Valdeci)觉得自己很有头脑。尽管当地物价飞涨,她还是努力把食物放到了桌上。她付出的只是将去食杂店购物变成了第二份全职工作。

为了找到最划算的商品,她每周会去几次露天市场,并在离家15分钟步行路程范围内逛多达3家超市(她的家在圣保罗隔壁的瓜鲁柳斯郊区)。她会认真收集每周的超市传单来比较特价商品,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寻求折扣,以帮助控制预算。“有时我看到洋葱在打折,于是我会专门去那里买洋葱,”这位60岁的公务员说。她和三个成年子女中的两个住在一起,她的预算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用于食品。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之一,船只挤满港口,等待装载谷物、油籽、咖啡和肉类。大部分货物都运往中国,那里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对红肉等进口高价物品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巴西的食品也越来越贵。根据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的数据,7月牛肉价格同比上涨了43%,而鸡肉价格上涨超过20%。巴西国内人均牛肉消费量已降至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国货币疲软是推动巴西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这刺激了出口需求,也使进口产品更加昂贵。另一个因素则是极端天气:今年,巴西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和毁灭性的霜冻,这两者都遏制了咖啡、玉米、糖和蔬菜的产量。

在这个极度依赖水力发电的国家,降雨量不足也导致电价飙升。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共同导致7月的年化通胀率加速至近9%,让巴西央行的日子更加难过,而他们已在2021年四次上调基准利率。通胀还可能影响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Bolsonaro)2022年获得连任的机会。

瓦尔德西的女儿已经成年,她负责全家的大部分烹饪工作,她很怀念以前做一些最爱菜肴的情景,这些菜中就包括bifeàrolê,即用一片牛肉将胡萝卜和培根紧紧卷在一起。“我们很久没有做过这道菜了,”瓦尔德西说。现在,这个家庭吃的猪肉更多,尽管猪肉与其他动物蛋白的价格一起飙升,但它仍然更便宜一些。

牛奶和乳制品也变得更加昂贵。“我们过去每个月都会去超市买一盒装12瓶的牛奶,”2020年退休但最近决定重返工作岗位的瓦尔德西说,“现在我每天都喝茶;女儿则喝咖啡。我们很少买牛奶。”这个家庭过去常常购买大桶酸奶,尤其是更高档的希腊酸奶,但如今“价格太贵了,”瓦尔德西说。当他们真的很想喝一些的时候,她会去寻找一些即将到期牛奶,因为这时卖家通常会降价。这个策略也适用于黄油和奶酪。“我们会冷冻一些产品以延长保质期,”她说。

印度塔尔彻:收入减少分期付款买牛奶

印度东部城市塔尔彻以拥有该国最大煤炭储量而闻名,如今这里的流浪狗比过去更饿了。小店店主比加亚·库玛·纳亚克(Bijaya KumarNayak)过去每天要花20到30卢比(约合27美分到40美分)的零钱为在大街上游荡的狗狗买些饼干。但如今,他不得不取消这笔开支,以便为自己的孩子买牛奶。他6岁和8岁的儿子过去常常在睡前一起喝上半升牛奶,但在7月底,这个做法就停止了。纳亚克现在每天只从当地商店购买一升奶,用于做茶和其他家庭需求。他的孩子们仍然用牛奶泡饼干,但他们已经开始问他们的睡前牛奶哪里去了,这让他和妻子感觉很痛苦。53岁的纳亚克说:“我甚至要分期付款给送牛奶的人,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现金按时付款。”

虽然他一直在缓慢地偿还牛奶债务,但他经营的夫妻老婆店已经拖欠了4个月的租金,电费也逾期了一年多。疫情导致的封锁和营业时间限制大大减少了小企业主的收入。6月初,纳亚克的收入已从疫情前的每天2500到3000卢比降至约500卢比。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运输成本上升、动物饲料成本上升以及全球植物油价格飙升的推动下,食品价格一直在攀升。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大豆油和葵花籽油进口国,其大部分食用油需求均依赖海外采购,因此在全球价格指数上涨时尤其容易受到影响。根据印度的消费者通胀数据,7月的食用油价格比2020年同期高出约33%。食品支出约占纳亚克每月总预算的2/3。

他承认,如果没有政府的食品补贴计划,他的情况会更糟(该计划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让纳亚克能以高折扣率购买大米和小麦)。尽管如此,他和他的妻子还是被迫做出了牺牲。他的儿子们不再吃水果,也不再喝麦芽维生素饮料好立克(Horlicks)。他的妻子一直在煮更多的鸡蛋来补充蛋白质,而不是通常的羊肉、鸡肉和鱼肉。一想到营养不良会影响孩子的长期健康,纳亚克就深感愧疚。他说:“我每周的预算总是短缺,我无法购买妻子做饭所需的一切。”

还让纳亚克感到羞愧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去一个亲戚家拜访时,他居然买不起通常都要带的糖果。“那真的很痛苦也很尴尬,”他回忆道,“随着收入的下降,我怎么能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乐趣上花钱呢?”幸运的是,他的侄子带了多余的糖,把他从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形势正开始好转。印度政府最近一直在免费分发超出每月补贴额度的额外谷物。它还削减了棕榈油和扁豆的进口税,并对一些烹饪主食实施了库存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上涨的影响。

纳亚克所在地的政府也放宽了对商店营业时间的限制,允许他在自己的商店呆更长的时间,这家商店出售零食、饮料、笔记本和复印本等日常用品。随着他的收入比最近的低点略有提升,他也略微奢侈了一下:最近几周,他花了50卢比为儿子们买了炸饺子,通常作为晚间小吃吃。他说:“差不多两个月后,我又买鸡肉了。”但他指出,由于价格太贵,所以只买了平常数量的一半左右。他还买了些飞饼,一种松脆的当地大饼。但他表示,只要收入受到限制,他就不能随心购物。“这让我在自由消费前踌躇不前。”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批量购买是个省钱办法

梅丽莎·伯内尔(Melissa“Liss”Burnell)最近从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Food Lion门店买回了60磅的猪腿肉。她将大块的肉装在吉普大切诺基Overland后面的白色塑料洗衣篮中,以便于携带。

批量购买并不容易—伯内尔必须提前几天与肉类部门谈好,但对于负担得起前期支出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省钱的方法。她支付的价格约为每磅99美分,远低于每磅1.58美元的零售价,总体上节省了约35美元。

然后,她花了几个小时用她的KitchenAid立式搅拌机把肉绞碎,做成香肠和碎猪肉包,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她还按每份价格卖一些给邻居。“他们有孩子,”45岁的伯内尔说,“食物很贵,都没人愿意去购物了。”

虽然她只需要解决自己和丈夫的吃饭问题(偶尔也包括她的成年儿子,一名长途卡车司机),但这位曾经的全职妈妈在管理杂货预算方面堪称大师。伯内尔认为,正是在家政方面的娴熟(她能完美仿制Bisquick煎饼,也能从头到尾自己动手做棉花糖),她的家人才得以摆脱了债务。

她还出版了有关该主题的电子书。2001年,伯内尔写道,一个四口之家每月只需200美元就可以养活自己,2012年她将数字修改为250美元。现在则更接近300美元,她说。

随着食品价格的上涨,经常为丈夫手下的10人建筑工团队,煮鸡肉砂锅菜的伯内尔已经开始用鸡腿肉,来代替价格更贵的鸡胸肉(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目前美国鸡胸肉的价格处于六年多来的高位)。

由于加工厂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上的其他瓶颈,鸡肉和其他蛋白质的价格在美国的涨幅尤其显著。在家做饭带来的强劲需求也是一个因素,Popeyes Louisiana Kitchen和麦当劳公司等连锁餐厅卷入了鸡肉三明治大战。与此同时,由于南方的养殖户正忙于重建被2月异常冬季风暴摧毁的鸡群,供应也受到了限制。

伯内尔注意到海鲜的价格也开始上涨,所以她正在减少鱼类采购。这位狂热的家庭厨师试图在折扣杂货店Aldi购买扇贝,用于她一直渴望再次制作的一道培根包裹的菜肴,但当她看到一包12盎司的大扇贝涨价了4美元时,她决定不做了。她说:“我要等着看它们是否会降价。”

尽管随着食品价格上涨,伯内尔这样的中产阶级家庭不会挨饿,但美国各地有数百万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据非营利组织Feeding America称,即使在疫情之前,就有大约3500万美国人被认为处于粮食不足状态(定义是无法为家庭所有成员持续获得足够的食物)。2020年,在疫情衰退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下,这一数字跃升至4500万,占总人口的13%以上。

伯内尔估计她在食品上的支出不到年度预算的5%,通货膨胀的影响更像是带来不便,而不是巨大的牺牲。例如,她最近放弃了在Food Lion发现的一些看起来不错的玉米棒,因为它每根要75美分。她说:“这太疯狂了。”她表示,到玉米淡季时,她会在另一家商店或农贸市场以4美元一打的价格购买一些。“我喜欢玉米,但没喜欢到那种程度。”——撰文Leslie Patton、Tope Alake、Fabiana Batista、Pratik Parij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食品价格飙升 家庭支出压力倍增

发布日期:2021-09-12 20:40
摘要: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食物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所有人”。

 
伯内尔把大块的肉切碎,然后把它们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 。

【OR  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在超市、街头小店还是露天市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都一直在飙升,迫使无数家庭对他们的食谱做出艰难的调整。肉类通常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它们被让位于较便宜的蛋白质食品,如乳制品、鸡蛋或豆类。在一些家庭中,一杯牛奶已经成为只供给孩子们的“奢侈品”;曾经被视为必需品的新鲜水果,如今已成为一种请客用品。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编制的一个指数,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上涨源于供应链中断和极端天气,但这部分因素是暂时的。尽管疫情造成的一些供应难题有缓解迹象,但气候变化和中国对进口的强烈需求等结构性因素可能会持续下去。

中央银行在制定政策时通常会忽视食品和燃料的通胀,因为它们是典型的消费品和服务篮子中波动最大的类别。“然而,当普通人想到通货膨胀时,他们不想排除食品和燃料,”哥伦比亚商学院金融与经济学教授魏尚进说,鉴于普通消费者正在经历的通胀上升,“我预感到,我们低估了央行采取比央行本身预测的更严厉措施的可能性。”

基础性谷物价格的持续上涨正让一些政府紧张起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谷物出口国之一,俄罗斯从2月开始对小麦出口征税,以阻止国内价格的上涨;而阿根廷5月出于同样的原因暂时禁止了向国外销售牛肉。如今的情况唤起了人们对2008年和2011年的回忆,当时食物价格的飙升在非洲、亚洲和中东30多个国家引发了粮食骚乱,并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动乱。: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卡伦·亨德里克斯(Cullen Hendrix)说,“每个人都知道食品价格,知道它什么时候上涨,不管他们是否对政治感兴趣。”但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救济是微不足道的。

以下是来自尼日利亚、巴西、印度和美国的四个家庭的故事,重点介绍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为了养活自己而必须做出的各种权衡。

尼日利亚拉各斯:两份收入还不够买吃的

近几个月来,纳菲萨特·艾克林(NafisatEkerin)和丈夫吵架的次数变多了。丈夫认为她在食物上花了太多钱。“我告诉我丈夫,他给我的钱不够,我还要补一部分,但他认为我管理得不够好,”身为当地时装设计师的她在一台手动缝纫机后说道,“钱都花在了填饱肚皮上。”去市场买菜时,现年36岁、已有三个孩子的她恳求商家便宜点卖东西给她—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她并无这种习惯。“我常常被迫求人家说,‘请把它卖给我吧,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有时我很幸运,有时则不行。”

当一袋4公斤的棕豆价格飙升至2800奈拉(约合6.80美元),几乎是2020年12月价格的3倍时,艾克林将它们从菜单中删除了(过去艾克林每周要做两次这种豆子)。为了弥补食物价格上涨而被迫做出妥协的清单又增加了一项。原本的妥协内容包括:鸡蛋量减少,热巧克力被稀释,每份食物减量,不再给她8个月大的婴儿吃新鲜水果等。

尼日利亚食品价格飙升的原因有很多: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限制用外汇购买大米、小麦和化肥等进口商品;货币疲软;主要农业地区的暴力事件正在迫使一些农民离开土地等。

艾克林的每周杂货购买费用平均为2万奈拉,而2020年同期是1.2万奈拉。在生意好的时候,这位设计师的收入仅够支付食品费用,没有剩余。她丈夫从事土木工程工作,每月工资大约5万到20万奈拉不等,用于支付房租、孩子的学费和其他必要支出。她估计她每周预算的60%用于食品。尽管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比其他许多人更幸运。

根据7月发布、由人权观察和正义与赋权倡议合作完成的一份报告,在疫情期间接受国家统计局调查的尼日利亚家庭中,近一半报告说,由于缺乏资金或其他资源,在过去30天里都曾出现过食物耗尽的情况,比例几乎是疫情暴发前的两倍。这种情况似乎必然还要增长:世界银行预计,2022年生活在贫困中的尼日利亚人数将从2019年的40.1%攀升至45.2%。

对于艾克林来说,7月的穆斯林开斋节庆祝活动是关于成本上升的最痛苦记忆。按照传统,她想买一只公羊来宰杀,但8.5万奈拉的价格远高于她2020年为婴儿的起名仪式所花的5.5万奈拉购羊费用。而且,2021年的公羊更小了。她最终买了羊,但被迫减少了菜单的其余内容,而且好几天都没有剩菜可以吃,但这已经是常态了。“我们没有足够的东西与人分享。这一点让我难过死了,”她说,“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都是负面的改变。”

巴西瓜鲁柳斯:把食品冷冻起来延长保质期

伊莎贝尔·弗朗西斯卡·特谢拉·瓦尔德西(Izabel Francisca Teixeira Valdeci)觉得自己很有头脑。尽管当地物价飞涨,她还是努力把食物放到了桌上。她付出的只是将去食杂店购物变成了第二份全职工作。

为了找到最划算的商品,她每周会去几次露天市场,并在离家15分钟步行路程范围内逛多达3家超市(她的家在圣保罗隔壁的瓜鲁柳斯郊区)。她会认真收集每周的超市传单来比较特价商品,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寻求折扣,以帮助控制预算。“有时我看到洋葱在打折,于是我会专门去那里买洋葱,”这位60岁的公务员说。她和三个成年子女中的两个住在一起,她的预算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用于食品。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之一,船只挤满港口,等待装载谷物、油籽、咖啡和肉类。大部分货物都运往中国,那里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对红肉等进口高价物品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巴西的食品也越来越贵。根据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的数据,7月牛肉价格同比上涨了43%,而鸡肉价格上涨超过20%。巴西国内人均牛肉消费量已降至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国货币疲软是推动巴西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这刺激了出口需求,也使进口产品更加昂贵。另一个因素则是极端天气:今年,巴西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和毁灭性的霜冻,这两者都遏制了咖啡、玉米、糖和蔬菜的产量。

在这个极度依赖水力发电的国家,降雨量不足也导致电价飙升。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共同导致7月的年化通胀率加速至近9%,让巴西央行的日子更加难过,而他们已在2021年四次上调基准利率。通胀还可能影响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Bolsonaro)2022年获得连任的机会。

瓦尔德西的女儿已经成年,她负责全家的大部分烹饪工作,她很怀念以前做一些最爱菜肴的情景,这些菜中就包括bifeàrolê,即用一片牛肉将胡萝卜和培根紧紧卷在一起。“我们很久没有做过这道菜了,”瓦尔德西说。现在,这个家庭吃的猪肉更多,尽管猪肉与其他动物蛋白的价格一起飙升,但它仍然更便宜一些。

牛奶和乳制品也变得更加昂贵。“我们过去每个月都会去超市买一盒装12瓶的牛奶,”2020年退休但最近决定重返工作岗位的瓦尔德西说,“现在我每天都喝茶;女儿则喝咖啡。我们很少买牛奶。”这个家庭过去常常购买大桶酸奶,尤其是更高档的希腊酸奶,但如今“价格太贵了,”瓦尔德西说。当他们真的很想喝一些的时候,她会去寻找一些即将到期牛奶,因为这时卖家通常会降价。这个策略也适用于黄油和奶酪。“我们会冷冻一些产品以延长保质期,”她说。

印度塔尔彻:收入减少分期付款买牛奶

印度东部城市塔尔彻以拥有该国最大煤炭储量而闻名,如今这里的流浪狗比过去更饿了。小店店主比加亚·库玛·纳亚克(Bijaya KumarNayak)过去每天要花20到30卢比(约合27美分到40美分)的零钱为在大街上游荡的狗狗买些饼干。但如今,他不得不取消这笔开支,以便为自己的孩子买牛奶。他6岁和8岁的儿子过去常常在睡前一起喝上半升牛奶,但在7月底,这个做法就停止了。纳亚克现在每天只从当地商店购买一升奶,用于做茶和其他家庭需求。他的孩子们仍然用牛奶泡饼干,但他们已经开始问他们的睡前牛奶哪里去了,这让他和妻子感觉很痛苦。53岁的纳亚克说:“我甚至要分期付款给送牛奶的人,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现金按时付款。”

虽然他一直在缓慢地偿还牛奶债务,但他经营的夫妻老婆店已经拖欠了4个月的租金,电费也逾期了一年多。疫情导致的封锁和营业时间限制大大减少了小企业主的收入。6月初,纳亚克的收入已从疫情前的每天2500到3000卢比降至约500卢比。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运输成本上升、动物饲料成本上升以及全球植物油价格飙升的推动下,食品价格一直在攀升。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大豆油和葵花籽油进口国,其大部分食用油需求均依赖海外采购,因此在全球价格指数上涨时尤其容易受到影响。根据印度的消费者通胀数据,7月的食用油价格比2020年同期高出约33%。食品支出约占纳亚克每月总预算的2/3。

他承认,如果没有政府的食品补贴计划,他的情况会更糟(该计划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让纳亚克能以高折扣率购买大米和小麦)。尽管如此,他和他的妻子还是被迫做出了牺牲。他的儿子们不再吃水果,也不再喝麦芽维生素饮料好立克(Horlicks)。他的妻子一直在煮更多的鸡蛋来补充蛋白质,而不是通常的羊肉、鸡肉和鱼肉。一想到营养不良会影响孩子的长期健康,纳亚克就深感愧疚。他说:“我每周的预算总是短缺,我无法购买妻子做饭所需的一切。”

还让纳亚克感到羞愧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去一个亲戚家拜访时,他居然买不起通常都要带的糖果。“那真的很痛苦也很尴尬,”他回忆道,“随着收入的下降,我怎么能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乐趣上花钱呢?”幸运的是,他的侄子带了多余的糖,把他从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形势正开始好转。印度政府最近一直在免费分发超出每月补贴额度的额外谷物。它还削减了棕榈油和扁豆的进口税,并对一些烹饪主食实施了库存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上涨的影响。

纳亚克所在地的政府也放宽了对商店营业时间的限制,允许他在自己的商店呆更长的时间,这家商店出售零食、饮料、笔记本和复印本等日常用品。随着他的收入比最近的低点略有提升,他也略微奢侈了一下:最近几周,他花了50卢比为儿子们买了炸饺子,通常作为晚间小吃吃。他说:“差不多两个月后,我又买鸡肉了。”但他指出,由于价格太贵,所以只买了平常数量的一半左右。他还买了些飞饼,一种松脆的当地大饼。但他表示,只要收入受到限制,他就不能随心购物。“这让我在自由消费前踌躇不前。”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批量购买是个省钱办法

梅丽莎·伯内尔(Melissa“Liss”Burnell)最近从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Food Lion门店买回了60磅的猪腿肉。她将大块的肉装在吉普大切诺基Overland后面的白色塑料洗衣篮中,以便于携带。

批量购买并不容易—伯内尔必须提前几天与肉类部门谈好,但对于负担得起前期支出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省钱的方法。她支付的价格约为每磅99美分,远低于每磅1.58美元的零售价,总体上节省了约35美元。

然后,她花了几个小时用她的KitchenAid立式搅拌机把肉绞碎,做成香肠和碎猪肉包,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她还按每份价格卖一些给邻居。“他们有孩子,”45岁的伯内尔说,“食物很贵,都没人愿意去购物了。”

虽然她只需要解决自己和丈夫的吃饭问题(偶尔也包括她的成年儿子,一名长途卡车司机),但这位曾经的全职妈妈在管理杂货预算方面堪称大师。伯内尔认为,正是在家政方面的娴熟(她能完美仿制Bisquick煎饼,也能从头到尾自己动手做棉花糖),她的家人才得以摆脱了债务。

她还出版了有关该主题的电子书。2001年,伯内尔写道,一个四口之家每月只需200美元就可以养活自己,2012年她将数字修改为250美元。现在则更接近300美元,她说。

随着食品价格的上涨,经常为丈夫手下的10人建筑工团队,煮鸡肉砂锅菜的伯内尔已经开始用鸡腿肉,来代替价格更贵的鸡胸肉(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目前美国鸡胸肉的价格处于六年多来的高位)。

由于加工厂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上的其他瓶颈,鸡肉和其他蛋白质的价格在美国的涨幅尤其显著。在家做饭带来的强劲需求也是一个因素,Popeyes Louisiana Kitchen和麦当劳公司等连锁餐厅卷入了鸡肉三明治大战。与此同时,由于南方的养殖户正忙于重建被2月异常冬季风暴摧毁的鸡群,供应也受到了限制。

伯内尔注意到海鲜的价格也开始上涨,所以她正在减少鱼类采购。这位狂热的家庭厨师试图在折扣杂货店Aldi购买扇贝,用于她一直渴望再次制作的一道培根包裹的菜肴,但当她看到一包12盎司的大扇贝涨价了4美元时,她决定不做了。她说:“我要等着看它们是否会降价。”

尽管随着食品价格上涨,伯内尔这样的中产阶级家庭不会挨饿,但美国各地有数百万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据非营利组织Feeding America称,即使在疫情之前,就有大约3500万美国人被认为处于粮食不足状态(定义是无法为家庭所有成员持续获得足够的食物)。2020年,在疫情衰退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下,这一数字跃升至4500万,占总人口的13%以上。

伯内尔估计她在食品上的支出不到年度预算的5%,通货膨胀的影响更像是带来不便,而不是巨大的牺牲。例如,她最近放弃了在Food Lion发现的一些看起来不错的玉米棒,因为它每根要75美分。她说:“这太疯狂了。”她表示,到玉米淡季时,她会在另一家商店或农贸市场以4美元一打的价格购买一些。“我喜欢玉米,但没喜欢到那种程度。”——撰文Leslie Patton、Tope Alake、Fabiana Batista、Pratik Parij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食物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所有人”。

 
伯内尔把大块的肉切碎,然后把它们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 。

【OR  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在超市、街头小店还是露天市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都一直在飙升,迫使无数家庭对他们的食谱做出艰难的调整。肉类通常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它们被让位于较便宜的蛋白质食品,如乳制品、鸡蛋或豆类。在一些家庭中,一杯牛奶已经成为只供给孩子们的“奢侈品”;曾经被视为必需品的新鲜水果,如今已成为一种请客用品。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编制的一个指数,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上涨源于供应链中断和极端天气,但这部分因素是暂时的。尽管疫情造成的一些供应难题有缓解迹象,但气候变化和中国对进口的强烈需求等结构性因素可能会持续下去。

中央银行在制定政策时通常会忽视食品和燃料的通胀,因为它们是典型的消费品和服务篮子中波动最大的类别。“然而,当普通人想到通货膨胀时,他们不想排除食品和燃料,”哥伦比亚商学院金融与经济学教授魏尚进说,鉴于普通消费者正在经历的通胀上升,“我预感到,我们低估了央行采取比央行本身预测的更严厉措施的可能性。”

基础性谷物价格的持续上涨正让一些政府紧张起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谷物出口国之一,俄罗斯从2月开始对小麦出口征税,以阻止国内价格的上涨;而阿根廷5月出于同样的原因暂时禁止了向国外销售牛肉。如今的情况唤起了人们对2008年和2011年的回忆,当时食物价格的飙升在非洲、亚洲和中东30多个国家引发了粮食骚乱,并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动乱。: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卡伦·亨德里克斯(Cullen Hendrix)说,“每个人都知道食品价格,知道它什么时候上涨,不管他们是否对政治感兴趣。”但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救济是微不足道的。

以下是来自尼日利亚、巴西、印度和美国的四个家庭的故事,重点介绍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为了养活自己而必须做出的各种权衡。

尼日利亚拉各斯:两份收入还不够买吃的

近几个月来,纳菲萨特·艾克林(NafisatEkerin)和丈夫吵架的次数变多了。丈夫认为她在食物上花了太多钱。“我告诉我丈夫,他给我的钱不够,我还要补一部分,但他认为我管理得不够好,”身为当地时装设计师的她在一台手动缝纫机后说道,“钱都花在了填饱肚皮上。”去市场买菜时,现年36岁、已有三个孩子的她恳求商家便宜点卖东西给她—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她并无这种习惯。“我常常被迫求人家说,‘请把它卖给我吧,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有时我很幸运,有时则不行。”

当一袋4公斤的棕豆价格飙升至2800奈拉(约合6.80美元),几乎是2020年12月价格的3倍时,艾克林将它们从菜单中删除了(过去艾克林每周要做两次这种豆子)。为了弥补食物价格上涨而被迫做出妥协的清单又增加了一项。原本的妥协内容包括:鸡蛋量减少,热巧克力被稀释,每份食物减量,不再给她8个月大的婴儿吃新鲜水果等。

尼日利亚食品价格飙升的原因有很多: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限制用外汇购买大米、小麦和化肥等进口商品;货币疲软;主要农业地区的暴力事件正在迫使一些农民离开土地等。

艾克林的每周杂货购买费用平均为2万奈拉,而2020年同期是1.2万奈拉。在生意好的时候,这位设计师的收入仅够支付食品费用,没有剩余。她丈夫从事土木工程工作,每月工资大约5万到20万奈拉不等,用于支付房租、孩子的学费和其他必要支出。她估计她每周预算的60%用于食品。尽管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比其他许多人更幸运。

根据7月发布、由人权观察和正义与赋权倡议合作完成的一份报告,在疫情期间接受国家统计局调查的尼日利亚家庭中,近一半报告说,由于缺乏资金或其他资源,在过去30天里都曾出现过食物耗尽的情况,比例几乎是疫情暴发前的两倍。这种情况似乎必然还要增长:世界银行预计,2022年生活在贫困中的尼日利亚人数将从2019年的40.1%攀升至45.2%。

对于艾克林来说,7月的穆斯林开斋节庆祝活动是关于成本上升的最痛苦记忆。按照传统,她想买一只公羊来宰杀,但8.5万奈拉的价格远高于她2020年为婴儿的起名仪式所花的5.5万奈拉购羊费用。而且,2021年的公羊更小了。她最终买了羊,但被迫减少了菜单的其余内容,而且好几天都没有剩菜可以吃,但这已经是常态了。“我们没有足够的东西与人分享。这一点让我难过死了,”她说,“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都是负面的改变。”

巴西瓜鲁柳斯:把食品冷冻起来延长保质期

伊莎贝尔·弗朗西斯卡·特谢拉·瓦尔德西(Izabel Francisca Teixeira Valdeci)觉得自己很有头脑。尽管当地物价飞涨,她还是努力把食物放到了桌上。她付出的只是将去食杂店购物变成了第二份全职工作。

为了找到最划算的商品,她每周会去几次露天市场,并在离家15分钟步行路程范围内逛多达3家超市(她的家在圣保罗隔壁的瓜鲁柳斯郊区)。她会认真收集每周的超市传单来比较特价商品,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寻求折扣,以帮助控制预算。“有时我看到洋葱在打折,于是我会专门去那里买洋葱,”这位60岁的公务员说。她和三个成年子女中的两个住在一起,她的预算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用于食品。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之一,船只挤满港口,等待装载谷物、油籽、咖啡和肉类。大部分货物都运往中国,那里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对红肉等进口高价物品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巴西的食品也越来越贵。根据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的数据,7月牛肉价格同比上涨了43%,而鸡肉价格上涨超过20%。巴西国内人均牛肉消费量已降至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国货币疲软是推动巴西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这刺激了出口需求,也使进口产品更加昂贵。另一个因素则是极端天气:今年,巴西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和毁灭性的霜冻,这两者都遏制了咖啡、玉米、糖和蔬菜的产量。

在这个极度依赖水力发电的国家,降雨量不足也导致电价飙升。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共同导致7月的年化通胀率加速至近9%,让巴西央行的日子更加难过,而他们已在2021年四次上调基准利率。通胀还可能影响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Bolsonaro)2022年获得连任的机会。

瓦尔德西的女儿已经成年,她负责全家的大部分烹饪工作,她很怀念以前做一些最爱菜肴的情景,这些菜中就包括bifeàrolê,即用一片牛肉将胡萝卜和培根紧紧卷在一起。“我们很久没有做过这道菜了,”瓦尔德西说。现在,这个家庭吃的猪肉更多,尽管猪肉与其他动物蛋白的价格一起飙升,但它仍然更便宜一些。

牛奶和乳制品也变得更加昂贵。“我们过去每个月都会去超市买一盒装12瓶的牛奶,”2020年退休但最近决定重返工作岗位的瓦尔德西说,“现在我每天都喝茶;女儿则喝咖啡。我们很少买牛奶。”这个家庭过去常常购买大桶酸奶,尤其是更高档的希腊酸奶,但如今“价格太贵了,”瓦尔德西说。当他们真的很想喝一些的时候,她会去寻找一些即将到期牛奶,因为这时卖家通常会降价。这个策略也适用于黄油和奶酪。“我们会冷冻一些产品以延长保质期,”她说。

印度塔尔彻:收入减少分期付款买牛奶

印度东部城市塔尔彻以拥有该国最大煤炭储量而闻名,如今这里的流浪狗比过去更饿了。小店店主比加亚·库玛·纳亚克(Bijaya KumarNayak)过去每天要花20到30卢比(约合27美分到40美分)的零钱为在大街上游荡的狗狗买些饼干。但如今,他不得不取消这笔开支,以便为自己的孩子买牛奶。他6岁和8岁的儿子过去常常在睡前一起喝上半升牛奶,但在7月底,这个做法就停止了。纳亚克现在每天只从当地商店购买一升奶,用于做茶和其他家庭需求。他的孩子们仍然用牛奶泡饼干,但他们已经开始问他们的睡前牛奶哪里去了,这让他和妻子感觉很痛苦。53岁的纳亚克说:“我甚至要分期付款给送牛奶的人,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现金按时付款。”

虽然他一直在缓慢地偿还牛奶债务,但他经营的夫妻老婆店已经拖欠了4个月的租金,电费也逾期了一年多。疫情导致的封锁和营业时间限制大大减少了小企业主的收入。6月初,纳亚克的收入已从疫情前的每天2500到3000卢比降至约500卢比。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运输成本上升、动物饲料成本上升以及全球植物油价格飙升的推动下,食品价格一直在攀升。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大豆油和葵花籽油进口国,其大部分食用油需求均依赖海外采购,因此在全球价格指数上涨时尤其容易受到影响。根据印度的消费者通胀数据,7月的食用油价格比2020年同期高出约33%。食品支出约占纳亚克每月总预算的2/3。

他承认,如果没有政府的食品补贴计划,他的情况会更糟(该计划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让纳亚克能以高折扣率购买大米和小麦)。尽管如此,他和他的妻子还是被迫做出了牺牲。他的儿子们不再吃水果,也不再喝麦芽维生素饮料好立克(Horlicks)。他的妻子一直在煮更多的鸡蛋来补充蛋白质,而不是通常的羊肉、鸡肉和鱼肉。一想到营养不良会影响孩子的长期健康,纳亚克就深感愧疚。他说:“我每周的预算总是短缺,我无法购买妻子做饭所需的一切。”

还让纳亚克感到羞愧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去一个亲戚家拜访时,他居然买不起通常都要带的糖果。“那真的很痛苦也很尴尬,”他回忆道,“随着收入的下降,我怎么能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乐趣上花钱呢?”幸运的是,他的侄子带了多余的糖,把他从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形势正开始好转。印度政府最近一直在免费分发超出每月补贴额度的额外谷物。它还削减了棕榈油和扁豆的进口税,并对一些烹饪主食实施了库存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上涨的影响。

纳亚克所在地的政府也放宽了对商店营业时间的限制,允许他在自己的商店呆更长的时间,这家商店出售零食、饮料、笔记本和复印本等日常用品。随着他的收入比最近的低点略有提升,他也略微奢侈了一下:最近几周,他花了50卢比为儿子们买了炸饺子,通常作为晚间小吃吃。他说:“差不多两个月后,我又买鸡肉了。”但他指出,由于价格太贵,所以只买了平常数量的一半左右。他还买了些飞饼,一种松脆的当地大饼。但他表示,只要收入受到限制,他就不能随心购物。“这让我在自由消费前踌躇不前。”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批量购买是个省钱办法

梅丽莎·伯内尔(Melissa“Liss”Burnell)最近从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Food Lion门店买回了60磅的猪腿肉。她将大块的肉装在吉普大切诺基Overland后面的白色塑料洗衣篮中,以便于携带。

批量购买并不容易—伯内尔必须提前几天与肉类部门谈好,但对于负担得起前期支出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省钱的方法。她支付的价格约为每磅99美分,远低于每磅1.58美元的零售价,总体上节省了约35美元。

然后,她花了几个小时用她的KitchenAid立式搅拌机把肉绞碎,做成香肠和碎猪肉包,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她还按每份价格卖一些给邻居。“他们有孩子,”45岁的伯内尔说,“食物很贵,都没人愿意去购物了。”

虽然她只需要解决自己和丈夫的吃饭问题(偶尔也包括她的成年儿子,一名长途卡车司机),但这位曾经的全职妈妈在管理杂货预算方面堪称大师。伯内尔认为,正是在家政方面的娴熟(她能完美仿制Bisquick煎饼,也能从头到尾自己动手做棉花糖),她的家人才得以摆脱了债务。

她还出版了有关该主题的电子书。2001年,伯内尔写道,一个四口之家每月只需200美元就可以养活自己,2012年她将数字修改为250美元。现在则更接近300美元,她说。

随着食品价格的上涨,经常为丈夫手下的10人建筑工团队,煮鸡肉砂锅菜的伯内尔已经开始用鸡腿肉,来代替价格更贵的鸡胸肉(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目前美国鸡胸肉的价格处于六年多来的高位)。

由于加工厂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上的其他瓶颈,鸡肉和其他蛋白质的价格在美国的涨幅尤其显著。在家做饭带来的强劲需求也是一个因素,Popeyes Louisiana Kitchen和麦当劳公司等连锁餐厅卷入了鸡肉三明治大战。与此同时,由于南方的养殖户正忙于重建被2月异常冬季风暴摧毁的鸡群,供应也受到了限制。

伯内尔注意到海鲜的价格也开始上涨,所以她正在减少鱼类采购。这位狂热的家庭厨师试图在折扣杂货店Aldi购买扇贝,用于她一直渴望再次制作的一道培根包裹的菜肴,但当她看到一包12盎司的大扇贝涨价了4美元时,她决定不做了。她说:“我要等着看它们是否会降价。”

尽管随着食品价格上涨,伯内尔这样的中产阶级家庭不会挨饿,但美国各地有数百万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据非营利组织Feeding America称,即使在疫情之前,就有大约3500万美国人被认为处于粮食不足状态(定义是无法为家庭所有成员持续获得足够的食物)。2020年,在疫情衰退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下,这一数字跃升至4500万,占总人口的13%以上。

伯内尔估计她在食品上的支出不到年度预算的5%,通货膨胀的影响更像是带来不便,而不是巨大的牺牲。例如,她最近放弃了在Food Lion发现的一些看起来不错的玉米棒,因为它每根要75美分。她说:“这太疯狂了。”她表示,到玉米淡季时,她会在另一家商店或农贸市场以4美元一打的价格购买一些。“我喜欢玉米,但没喜欢到那种程度。”——撰文Leslie Patton、Tope Alake、Fabiana Batista、Pratik Parij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食品价格飙升 家庭支出压力倍增

发布日期:2021-09-12 20:40
摘要: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食物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所有人”。

 
伯内尔把大块的肉切碎,然后把它们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 。

【OR  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在超市、街头小店还是露天市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都一直在飙升,迫使无数家庭对他们的食谱做出艰难的调整。肉类通常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它们被让位于较便宜的蛋白质食品,如乳制品、鸡蛋或豆类。在一些家庭中,一杯牛奶已经成为只供给孩子们的“奢侈品”;曾经被视为必需品的新鲜水果,如今已成为一种请客用品。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编制的一个指数,7月的食品价格比2020年同比上涨了31%。上涨源于供应链中断和极端天气,但这部分因素是暂时的。尽管疫情造成的一些供应难题有缓解迹象,但气候变化和中国对进口的强烈需求等结构性因素可能会持续下去。

中央银行在制定政策时通常会忽视食品和燃料的通胀,因为它们是典型的消费品和服务篮子中波动最大的类别。“然而,当普通人想到通货膨胀时,他们不想排除食品和燃料,”哥伦比亚商学院金融与经济学教授魏尚进说,鉴于普通消费者正在经历的通胀上升,“我预感到,我们低估了央行采取比央行本身预测的更严厉措施的可能性。”

基础性谷物价格的持续上涨正让一些政府紧张起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谷物出口国之一,俄罗斯从2月开始对小麦出口征税,以阻止国内价格的上涨;而阿根廷5月出于同样的原因暂时禁止了向国外销售牛肉。如今的情况唤起了人们对2008年和2011年的回忆,当时食物价格的飙升在非洲、亚洲和中东30多个国家引发了粮食骚乱,并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动乱。: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卡伦·亨德里克斯(Cullen Hendrix)说,“每个人都知道食品价格,知道它什么时候上涨,不管他们是否对政治感兴趣。”但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救济是微不足道的。

以下是来自尼日利亚、巴西、印度和美国的四个家庭的故事,重点介绍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为了养活自己而必须做出的各种权衡。

尼日利亚拉各斯:两份收入还不够买吃的

近几个月来,纳菲萨特·艾克林(NafisatEkerin)和丈夫吵架的次数变多了。丈夫认为她在食物上花了太多钱。“我告诉我丈夫,他给我的钱不够,我还要补一部分,但他认为我管理得不够好,”身为当地时装设计师的她在一台手动缝纫机后说道,“钱都花在了填饱肚皮上。”去市场买菜时,现年36岁、已有三个孩子的她恳求商家便宜点卖东西给她—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她并无这种习惯。“我常常被迫求人家说,‘请把它卖给我吧,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有时我很幸运,有时则不行。”

当一袋4公斤的棕豆价格飙升至2800奈拉(约合6.80美元),几乎是2020年12月价格的3倍时,艾克林将它们从菜单中删除了(过去艾克林每周要做两次这种豆子)。为了弥补食物价格上涨而被迫做出妥协的清单又增加了一项。原本的妥协内容包括:鸡蛋量减少,热巧克力被稀释,每份食物减量,不再给她8个月大的婴儿吃新鲜水果等。

尼日利亚食品价格飙升的原因有很多: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限制用外汇购买大米、小麦和化肥等进口商品;货币疲软;主要农业地区的暴力事件正在迫使一些农民离开土地等。

艾克林的每周杂货购买费用平均为2万奈拉,而2020年同期是1.2万奈拉。在生意好的时候,这位设计师的收入仅够支付食品费用,没有剩余。她丈夫从事土木工程工作,每月工资大约5万到20万奈拉不等,用于支付房租、孩子的学费和其他必要支出。她估计她每周预算的60%用于食品。尽管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比其他许多人更幸运。

根据7月发布、由人权观察和正义与赋权倡议合作完成的一份报告,在疫情期间接受国家统计局调查的尼日利亚家庭中,近一半报告说,由于缺乏资金或其他资源,在过去30天里都曾出现过食物耗尽的情况,比例几乎是疫情暴发前的两倍。这种情况似乎必然还要增长:世界银行预计,2022年生活在贫困中的尼日利亚人数将从2019年的40.1%攀升至45.2%。

对于艾克林来说,7月的穆斯林开斋节庆祝活动是关于成本上升的最痛苦记忆。按照传统,她想买一只公羊来宰杀,但8.5万奈拉的价格远高于她2020年为婴儿的起名仪式所花的5.5万奈拉购羊费用。而且,2021年的公羊更小了。她最终买了羊,但被迫减少了菜单的其余内容,而且好几天都没有剩菜可以吃,但这已经是常态了。“我们没有足够的东西与人分享。这一点让我难过死了,”她说,“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都是负面的改变。”

巴西瓜鲁柳斯:把食品冷冻起来延长保质期

伊莎贝尔·弗朗西斯卡·特谢拉·瓦尔德西(Izabel Francisca Teixeira Valdeci)觉得自己很有头脑。尽管当地物价飞涨,她还是努力把食物放到了桌上。她付出的只是将去食杂店购物变成了第二份全职工作。

为了找到最划算的商品,她每周会去几次露天市场,并在离家15分钟步行路程范围内逛多达3家超市(她的家在圣保罗隔壁的瓜鲁柳斯郊区)。她会认真收集每周的超市传单来比较特价商品,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寻求折扣,以帮助控制预算。“有时我看到洋葱在打折,于是我会专门去那里买洋葱,”这位60岁的公务员说。她和三个成年子女中的两个住在一起,她的预算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用于食品。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之一,船只挤满港口,等待装载谷物、油籽、咖啡和肉类。大部分货物都运往中国,那里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对红肉等进口高价物品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巴西的食品也越来越贵。根据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的数据,7月牛肉价格同比上涨了43%,而鸡肉价格上涨超过20%。巴西国内人均牛肉消费量已降至199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国货币疲软是推动巴西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这刺激了出口需求,也使进口产品更加昂贵。另一个因素则是极端天气:今年,巴西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和毁灭性的霜冻,这两者都遏制了咖啡、玉米、糖和蔬菜的产量。

在这个极度依赖水力发电的国家,降雨量不足也导致电价飙升。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共同导致7月的年化通胀率加速至近9%,让巴西央行的日子更加难过,而他们已在2021年四次上调基准利率。通胀还可能影响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Bolsonaro)2022年获得连任的机会。

瓦尔德西的女儿已经成年,她负责全家的大部分烹饪工作,她很怀念以前做一些最爱菜肴的情景,这些菜中就包括bifeàrolê,即用一片牛肉将胡萝卜和培根紧紧卷在一起。“我们很久没有做过这道菜了,”瓦尔德西说。现在,这个家庭吃的猪肉更多,尽管猪肉与其他动物蛋白的价格一起飙升,但它仍然更便宜一些。

牛奶和乳制品也变得更加昂贵。“我们过去每个月都会去超市买一盒装12瓶的牛奶,”2020年退休但最近决定重返工作岗位的瓦尔德西说,“现在我每天都喝茶;女儿则喝咖啡。我们很少买牛奶。”这个家庭过去常常购买大桶酸奶,尤其是更高档的希腊酸奶,但如今“价格太贵了,”瓦尔德西说。当他们真的很想喝一些的时候,她会去寻找一些即将到期牛奶,因为这时卖家通常会降价。这个策略也适用于黄油和奶酪。“我们会冷冻一些产品以延长保质期,”她说。

印度塔尔彻:收入减少分期付款买牛奶

印度东部城市塔尔彻以拥有该国最大煤炭储量而闻名,如今这里的流浪狗比过去更饿了。小店店主比加亚·库玛·纳亚克(Bijaya KumarNayak)过去每天要花20到30卢比(约合27美分到40美分)的零钱为在大街上游荡的狗狗买些饼干。但如今,他不得不取消这笔开支,以便为自己的孩子买牛奶。他6岁和8岁的儿子过去常常在睡前一起喝上半升牛奶,但在7月底,这个做法就停止了。纳亚克现在每天只从当地商店购买一升奶,用于做茶和其他家庭需求。他的孩子们仍然用牛奶泡饼干,但他们已经开始问他们的睡前牛奶哪里去了,这让他和妻子感觉很痛苦。53岁的纳亚克说:“我甚至要分期付款给送牛奶的人,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现金按时付款。”

虽然他一直在缓慢地偿还牛奶债务,但他经营的夫妻老婆店已经拖欠了4个月的租金,电费也逾期了一年多。疫情导致的封锁和营业时间限制大大减少了小企业主的收入。6月初,纳亚克的收入已从疫情前的每天2500到3000卢比降至约500卢比。

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运输成本上升、动物饲料成本上升以及全球植物油价格飙升的推动下,食品价格一直在攀升。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大豆油和葵花籽油进口国,其大部分食用油需求均依赖海外采购,因此在全球价格指数上涨时尤其容易受到影响。根据印度的消费者通胀数据,7月的食用油价格比2020年同期高出约33%。食品支出约占纳亚克每月总预算的2/3。

他承认,如果没有政府的食品补贴计划,他的情况会更糟(该计划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让纳亚克能以高折扣率购买大米和小麦)。尽管如此,他和他的妻子还是被迫做出了牺牲。他的儿子们不再吃水果,也不再喝麦芽维生素饮料好立克(Horlicks)。他的妻子一直在煮更多的鸡蛋来补充蛋白质,而不是通常的羊肉、鸡肉和鱼肉。一想到营养不良会影响孩子的长期健康,纳亚克就深感愧疚。他说:“我每周的预算总是短缺,我无法购买妻子做饭所需的一切。”

还让纳亚克感到羞愧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去一个亲戚家拜访时,他居然买不起通常都要带的糖果。“那真的很痛苦也很尴尬,”他回忆道,“随着收入的下降,我怎么能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乐趣上花钱呢?”幸运的是,他的侄子带了多余的糖,把他从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形势正开始好转。印度政府最近一直在免费分发超出每月补贴额度的额外谷物。它还削减了棕榈油和扁豆的进口税,并对一些烹饪主食实施了库存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上涨的影响。

纳亚克所在地的政府也放宽了对商店营业时间的限制,允许他在自己的商店呆更长的时间,这家商店出售零食、饮料、笔记本和复印本等日常用品。随着他的收入比最近的低点略有提升,他也略微奢侈了一下:最近几周,他花了50卢比为儿子们买了炸饺子,通常作为晚间小吃吃。他说:“差不多两个月后,我又买鸡肉了。”但他指出,由于价格太贵,所以只买了平常数量的一半左右。他还买了些飞饼,一种松脆的当地大饼。但他表示,只要收入受到限制,他就不能随心购物。“这让我在自由消费前踌躇不前。”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批量购买是个省钱办法

梅丽莎·伯内尔(Melissa“Liss”Burnell)最近从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Food Lion门店买回了60磅的猪腿肉。她将大块的肉装在吉普大切诺基Overland后面的白色塑料洗衣篮中,以便于携带。

批量购买并不容易—伯内尔必须提前几天与肉类部门谈好,但对于负担得起前期支出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省钱的方法。她支付的价格约为每磅99美分,远低于每磅1.58美元的零售价,总体上节省了约35美元。

然后,她花了几个小时用她的KitchenAid立式搅拌机把肉绞碎,做成香肠和碎猪肉包,存放在她的两台全尺寸立式冰箱中的一台里。她还按每份价格卖一些给邻居。“他们有孩子,”45岁的伯内尔说,“食物很贵,都没人愿意去购物了。”

虽然她只需要解决自己和丈夫的吃饭问题(偶尔也包括她的成年儿子,一名长途卡车司机),但这位曾经的全职妈妈在管理杂货预算方面堪称大师。伯内尔认为,正是在家政方面的娴熟(她能完美仿制Bisquick煎饼,也能从头到尾自己动手做棉花糖),她的家人才得以摆脱了债务。

她还出版了有关该主题的电子书。2001年,伯内尔写道,一个四口之家每月只需200美元就可以养活自己,2012年她将数字修改为250美元。现在则更接近300美元,她说。

随着食品价格的上涨,经常为丈夫手下的10人建筑工团队,煮鸡肉砂锅菜的伯内尔已经开始用鸡腿肉,来代替价格更贵的鸡胸肉(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目前美国鸡胸肉的价格处于六年多来的高位)。

由于加工厂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上的其他瓶颈,鸡肉和其他蛋白质的价格在美国的涨幅尤其显著。在家做饭带来的强劲需求也是一个因素,Popeyes Louisiana Kitchen和麦当劳公司等连锁餐厅卷入了鸡肉三明治大战。与此同时,由于南方的养殖户正忙于重建被2月异常冬季风暴摧毁的鸡群,供应也受到了限制。

伯内尔注意到海鲜的价格也开始上涨,所以她正在减少鱼类采购。这位狂热的家庭厨师试图在折扣杂货店Aldi购买扇贝,用于她一直渴望再次制作的一道培根包裹的菜肴,但当她看到一包12盎司的大扇贝涨价了4美元时,她决定不做了。她说:“我要等着看它们是否会降价。”

尽管随着食品价格上涨,伯内尔这样的中产阶级家庭不会挨饿,但美国各地有数百万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据非营利组织Feeding America称,即使在疫情之前,就有大约3500万美国人被认为处于粮食不足状态(定义是无法为家庭所有成员持续获得足够的食物)。2020年,在疫情衰退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下,这一数字跃升至4500万,占总人口的13%以上。

伯内尔估计她在食品上的支出不到年度预算的5%,通货膨胀的影响更像是带来不便,而不是巨大的牺牲。例如,她最近放弃了在Food Lion发现的一些看起来不错的玉米棒,因为它每根要75美分。她说:“这太疯狂了。”她表示,到玉米淡季时,她会在另一家商店或农贸市场以4美元一打的价格购买一些。“我喜欢玉米,但没喜欢到那种程度。”——撰文Leslie Patton、Tope Alake、Fabiana Batista、Pratik Parij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