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至15日对越南、柬埔寨、新加坡及韩国进行正式访问。

四个国家中,越南及新加坡曾刚刚在八月接待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而柬埔寨及韩国也分别在六月及七月迎来美国第二号外交官、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

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举意在削减拜登政府在亚太地区重构联盟所作的努力。而对这些国家来说,如何处理同两个大国的关系是需要长期小心衡量的课题。

中美布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介绍王毅此次出访时表示,中方愿同四国一道,“共同捍卫多边主义和国际公平正义”。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已经表明,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将有更多资源与精力投入印太地区,尤其是与中国的竞争。

今年以来,多位拜登政府高官已经出访亚太。哈里斯刚刚于8月26日结束对新加坡与越南的访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7月底访问了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则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访印度与科威特。8月初,布林肯还参加了五个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有关的部长视频会议。


哈里斯在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谈到了南海问题。

在此之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也三次访问亚洲,到访了印尼、柬埔寨、泰国、日本、韩国、蒙古、中国与阿曼等国家。

哈里斯曾表示,美国在新加坡、东南亚以及整个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其“首要优先事项”。

她在出访东南亚时表示,美国在东南亚及印太地区的接触“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是为让任何人在国家间做出选择”。

“中国知道,同美国相比,自己的相对劣势在于没有庞大的合作伙伴网络,”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李成贤表示。

他认为,王毅此访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削弱拜登政府为重振和加强美国联盟架构所作的努力”。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教授张泊汇认为,这四个国家的共性比较明显,即都是中国在区域内看重的国家,且近年来双边关系都比较稳定。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他认为王毅此访意在巩固同中国重视的周边国家的关系。

经济利益


在美国关税的打击下,中国境内的制造业可能将产能转到一些东南亚国家。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新兴亚洲区高级经济学家阮贞(Trinh Nguyen)指出,王毅在哈里斯到访越南与新加坡后选择同样的目的地,这一举动显示,这些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和美国均很重要”。她认为,此次访问王毅的目的应该是“缓和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并强调双边经济互惠”。

汪文斌介绍,此次王毅访问将以“抗疫和发展合作”为主题,重点包括“和各国发展战略对接”,以及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阮贞预计,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将是王毅此行重要内容。

越南、柬埔寨与新加坡均为东盟成员国,而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至关重要。2020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6846亿美元,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12年保持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自美国对中国开启“贸易战”后,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越南,而越南与新加坡同时也是中国重要的半导体贸易伙伴。

在哈里斯抵达越南之际,中国还向越南捐赠出200万剂疫苗。而越南总理范明政还同时表示,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国家”。

巩固关系

在东南亚国家中,张泊汇尤其指出,新加坡是中国历来重视的东南亚国家,且该国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的态度是中国乐见的。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年来一直敦促中美两国遏制关系进一步恶化。他在今年8月曾表示,美国和中国均无法“把另外一方击倒”。美国既不会像一些中国人认为的那样正处在衰落末期阶段,中国也不会消失。

“中国对新加坡这些年对中美的政策还是比较满意的,”张泊汇说。而且他认为,新加坡的政策通常会对东盟有重要影响,此行访问新加坡,王毅会寻求继续巩固新加坡政府的对华认知。

在三个东南亚国家中,柬埔寨同另外两国在中美之间的站位有所不同。谢尔曼今年6月访问柬埔寨时,向柬埔寨首相洪森表达了对中国在柬境内军事存在的“严重关切”,敦促该国保持独立且平衡的外交政策。

谢尔曼尤其提到了美军在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资助的建筑物遭到拆除一事,要求柬方做出解释。此前还有美国官员声称,有充分证据显示中国正在云朗进行一项主要翻修项目,柬方对此予以否认。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Phay Siphan)曾指出柬埔寨与美国在沟通上存在的鸿沟。他说,在一些问题上“美国对柬埔寨的了解不够清晰,柬埔寨也不理解美国的用意”。

与美国相比,柬埔寨与中国高层的互动更加频繁。在2020年2月中国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洪森选择访问中国,以“展示柬埔寨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习近平在当时表示,洪森此举是“患难见真情”。

另一方面,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大力抗疫援助。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此前表示,截至8月23日,中国已累计向柬方提供疫苗2230万剂,其中无偿捐赠380万剂。

李成贤指出,柬埔寨属于“亲中”国家,中国对其的战略是,“提供经济利益并将他们绑在中国这边”。

柬埔寨《金边邮报》(The Phnom Penh Post)称,外界普遍预测王毅将在访问期间出席柬埔寨国家体育场的落成典礼。报道称,这座体育场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造价约在2亿美元左右。

摇摆不定的美国盟友

2020年1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康京和。

韩国在日程上排在王毅此访的最后。曾经担任韩国世宗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李成贤认为,四个国家中,中国视文在寅政府为美国在东亚联盟矩阵中的“薄弱环节”,希望通过接触而对其进行约束。

这已经是王毅一年时间里第二次访问韩国。韩国是美国的军事盟友。与美国在东亚的另一盟友日本不同,中韩两国在拜登上台以后仍然继续保持相当程度的友好互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5月访美同拜登发表联合声明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且许多消息称文在寅有意避开对华态度强硬的措辞。

韩国外交部9月7日表示,王毅将于14至15日访问首尔。期间将同韩方就朝鲜半岛等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交谈。

同时,双方还可能谈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相关事宜,可能也会讨论习近平访韩之事。

北京冬奥会即将在2022年2月拉开帷幕,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目前有许多声音正在讨论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抵制。

习近平访问韩国是近两年来中韩双方讨论的重要事项。双方曾一度希望可以在2020年促成此行,但由于疫情反复而不断搁置。

李成贤认为,王毅此访的真正目的在于,检验首尔同华盛顿之间联盟关系的“温度”,尤其是在一些美国议员考虑邀请韩国加入“五眼联盟”之后。

9月3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其中内容包括,有必要让韩国、日本、印度与德国加入美英等5个国家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这项法案需通过众议院表决。

与此同时,李成贤预计,王毅访问期间还会向韩国强调中国对朝鲜的特殊影响力,以警告文在寅政府“不要同美国走得太近”。

艰难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专访:中美冲突较五年前更有可能发生 

专家们预计,越南、新加坡与韩国仍会小心在中美之间继续寻求平衡。但这种操作也面临许多风险因素。

其中一个是经济利益同国家主权的冲突。中国在南海的强势行动使得中国同其周边国家的关系多次出现波折,也因此反复受到美国的批评。

2014年,由于中国在中越双方存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设石油钻井平台,越南国内爆发反华示威和暴力抗议,事件造成四名中国在越公民死亡,300多人受伤。

阮贞指出,越南同中国试图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越南希望保护其国家利益同主权,而这是两国之间可能出现对抗的一个原因,”她表示。

阮贞指出,未来中越之间的投资与贸易活动仍将持续,但越南同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注意同中美之外的国家加强贸易活动,以规避风险。

韩国文在寅政府也面临着这种平衡难题。李成贤认为,文在寅政府“有时忘记它是美国军事同盟条约下的盟友”,而文在寅作为美国同盟成员群体中一员的“可信度”经常遭受质疑。

“在这样不确定的时代,这在国际关系中起不到什么帮助,”他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王毅出访东南亚与韩国 如何抗衡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成看点

发布日期:2021-09-11 09:39
摘要: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至15日对越南、柬埔寨、新加坡及韩国进行正式访问。

四个国家中,越南及新加坡曾刚刚在八月接待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而柬埔寨及韩国也分别在六月及七月迎来美国第二号外交官、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

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举意在削减拜登政府在亚太地区重构联盟所作的努力。而对这些国家来说,如何处理同两个大国的关系是需要长期小心衡量的课题。

中美布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介绍王毅此次出访时表示,中方愿同四国一道,“共同捍卫多边主义和国际公平正义”。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已经表明,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将有更多资源与精力投入印太地区,尤其是与中国的竞争。

今年以来,多位拜登政府高官已经出访亚太。哈里斯刚刚于8月26日结束对新加坡与越南的访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7月底访问了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则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访印度与科威特。8月初,布林肯还参加了五个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有关的部长视频会议。


哈里斯在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谈到了南海问题。

在此之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也三次访问亚洲,到访了印尼、柬埔寨、泰国、日本、韩国、蒙古、中国与阿曼等国家。

哈里斯曾表示,美国在新加坡、东南亚以及整个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其“首要优先事项”。

她在出访东南亚时表示,美国在东南亚及印太地区的接触“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是为让任何人在国家间做出选择”。

“中国知道,同美国相比,自己的相对劣势在于没有庞大的合作伙伴网络,”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李成贤表示。

他认为,王毅此访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削弱拜登政府为重振和加强美国联盟架构所作的努力”。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教授张泊汇认为,这四个国家的共性比较明显,即都是中国在区域内看重的国家,且近年来双边关系都比较稳定。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他认为王毅此访意在巩固同中国重视的周边国家的关系。

经济利益


在美国关税的打击下,中国境内的制造业可能将产能转到一些东南亚国家。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新兴亚洲区高级经济学家阮贞(Trinh Nguyen)指出,王毅在哈里斯到访越南与新加坡后选择同样的目的地,这一举动显示,这些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和美国均很重要”。她认为,此次访问王毅的目的应该是“缓和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并强调双边经济互惠”。

汪文斌介绍,此次王毅访问将以“抗疫和发展合作”为主题,重点包括“和各国发展战略对接”,以及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阮贞预计,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将是王毅此行重要内容。

越南、柬埔寨与新加坡均为东盟成员国,而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至关重要。2020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6846亿美元,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12年保持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自美国对中国开启“贸易战”后,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越南,而越南与新加坡同时也是中国重要的半导体贸易伙伴。

在哈里斯抵达越南之际,中国还向越南捐赠出200万剂疫苗。而越南总理范明政还同时表示,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国家”。

巩固关系

在东南亚国家中,张泊汇尤其指出,新加坡是中国历来重视的东南亚国家,且该国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的态度是中国乐见的。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年来一直敦促中美两国遏制关系进一步恶化。他在今年8月曾表示,美国和中国均无法“把另外一方击倒”。美国既不会像一些中国人认为的那样正处在衰落末期阶段,中国也不会消失。

“中国对新加坡这些年对中美的政策还是比较满意的,”张泊汇说。而且他认为,新加坡的政策通常会对东盟有重要影响,此行访问新加坡,王毅会寻求继续巩固新加坡政府的对华认知。

在三个东南亚国家中,柬埔寨同另外两国在中美之间的站位有所不同。谢尔曼今年6月访问柬埔寨时,向柬埔寨首相洪森表达了对中国在柬境内军事存在的“严重关切”,敦促该国保持独立且平衡的外交政策。

谢尔曼尤其提到了美军在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资助的建筑物遭到拆除一事,要求柬方做出解释。此前还有美国官员声称,有充分证据显示中国正在云朗进行一项主要翻修项目,柬方对此予以否认。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Phay Siphan)曾指出柬埔寨与美国在沟通上存在的鸿沟。他说,在一些问题上“美国对柬埔寨的了解不够清晰,柬埔寨也不理解美国的用意”。

与美国相比,柬埔寨与中国高层的互动更加频繁。在2020年2月中国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洪森选择访问中国,以“展示柬埔寨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习近平在当时表示,洪森此举是“患难见真情”。

另一方面,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大力抗疫援助。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此前表示,截至8月23日,中国已累计向柬方提供疫苗2230万剂,其中无偿捐赠380万剂。

李成贤指出,柬埔寨属于“亲中”国家,中国对其的战略是,“提供经济利益并将他们绑在中国这边”。

柬埔寨《金边邮报》(The Phnom Penh Post)称,外界普遍预测王毅将在访问期间出席柬埔寨国家体育场的落成典礼。报道称,这座体育场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造价约在2亿美元左右。

摇摆不定的美国盟友

2020年1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康京和。

韩国在日程上排在王毅此访的最后。曾经担任韩国世宗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李成贤认为,四个国家中,中国视文在寅政府为美国在东亚联盟矩阵中的“薄弱环节”,希望通过接触而对其进行约束。

这已经是王毅一年时间里第二次访问韩国。韩国是美国的军事盟友。与美国在东亚的另一盟友日本不同,中韩两国在拜登上台以后仍然继续保持相当程度的友好互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5月访美同拜登发表联合声明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且许多消息称文在寅有意避开对华态度强硬的措辞。

韩国外交部9月7日表示,王毅将于14至15日访问首尔。期间将同韩方就朝鲜半岛等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交谈。

同时,双方还可能谈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相关事宜,可能也会讨论习近平访韩之事。

北京冬奥会即将在2022年2月拉开帷幕,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目前有许多声音正在讨论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抵制。

习近平访问韩国是近两年来中韩双方讨论的重要事项。双方曾一度希望可以在2020年促成此行,但由于疫情反复而不断搁置。

李成贤认为,王毅此访的真正目的在于,检验首尔同华盛顿之间联盟关系的“温度”,尤其是在一些美国议员考虑邀请韩国加入“五眼联盟”之后。

9月3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其中内容包括,有必要让韩国、日本、印度与德国加入美英等5个国家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这项法案需通过众议院表决。

与此同时,李成贤预计,王毅访问期间还会向韩国强调中国对朝鲜的特殊影响力,以警告文在寅政府“不要同美国走得太近”。

艰难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专访:中美冲突较五年前更有可能发生 

专家们预计,越南、新加坡与韩国仍会小心在中美之间继续寻求平衡。但这种操作也面临许多风险因素。

其中一个是经济利益同国家主权的冲突。中国在南海的强势行动使得中国同其周边国家的关系多次出现波折,也因此反复受到美国的批评。

2014年,由于中国在中越双方存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设石油钻井平台,越南国内爆发反华示威和暴力抗议,事件造成四名中国在越公民死亡,300多人受伤。

阮贞指出,越南同中国试图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越南希望保护其国家利益同主权,而这是两国之间可能出现对抗的一个原因,”她表示。

阮贞指出,未来中越之间的投资与贸易活动仍将持续,但越南同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注意同中美之外的国家加强贸易活动,以规避风险。

韩国文在寅政府也面临着这种平衡难题。李成贤认为,文在寅政府“有时忘记它是美国军事同盟条约下的盟友”,而文在寅作为美国同盟成员群体中一员的“可信度”经常遭受质疑。

“在这样不确定的时代,这在国际关系中起不到什么帮助,”他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至15日对越南、柬埔寨、新加坡及韩国进行正式访问。

四个国家中,越南及新加坡曾刚刚在八月接待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而柬埔寨及韩国也分别在六月及七月迎来美国第二号外交官、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

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举意在削减拜登政府在亚太地区重构联盟所作的努力。而对这些国家来说,如何处理同两个大国的关系是需要长期小心衡量的课题。

中美布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介绍王毅此次出访时表示,中方愿同四国一道,“共同捍卫多边主义和国际公平正义”。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已经表明,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将有更多资源与精力投入印太地区,尤其是与中国的竞争。

今年以来,多位拜登政府高官已经出访亚太。哈里斯刚刚于8月26日结束对新加坡与越南的访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7月底访问了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则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访印度与科威特。8月初,布林肯还参加了五个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有关的部长视频会议。


哈里斯在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谈到了南海问题。

在此之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也三次访问亚洲,到访了印尼、柬埔寨、泰国、日本、韩国、蒙古、中国与阿曼等国家。

哈里斯曾表示,美国在新加坡、东南亚以及整个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其“首要优先事项”。

她在出访东南亚时表示,美国在东南亚及印太地区的接触“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是为让任何人在国家间做出选择”。

“中国知道,同美国相比,自己的相对劣势在于没有庞大的合作伙伴网络,”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李成贤表示。

他认为,王毅此访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削弱拜登政府为重振和加强美国联盟架构所作的努力”。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教授张泊汇认为,这四个国家的共性比较明显,即都是中国在区域内看重的国家,且近年来双边关系都比较稳定。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他认为王毅此访意在巩固同中国重视的周边国家的关系。

经济利益


在美国关税的打击下,中国境内的制造业可能将产能转到一些东南亚国家。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新兴亚洲区高级经济学家阮贞(Trinh Nguyen)指出,王毅在哈里斯到访越南与新加坡后选择同样的目的地,这一举动显示,这些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和美国均很重要”。她认为,此次访问王毅的目的应该是“缓和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并强调双边经济互惠”。

汪文斌介绍,此次王毅访问将以“抗疫和发展合作”为主题,重点包括“和各国发展战略对接”,以及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阮贞预计,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将是王毅此行重要内容。

越南、柬埔寨与新加坡均为东盟成员国,而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至关重要。2020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6846亿美元,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12年保持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自美国对中国开启“贸易战”后,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越南,而越南与新加坡同时也是中国重要的半导体贸易伙伴。

在哈里斯抵达越南之际,中国还向越南捐赠出200万剂疫苗。而越南总理范明政还同时表示,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国家”。

巩固关系

在东南亚国家中,张泊汇尤其指出,新加坡是中国历来重视的东南亚国家,且该国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的态度是中国乐见的。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年来一直敦促中美两国遏制关系进一步恶化。他在今年8月曾表示,美国和中国均无法“把另外一方击倒”。美国既不会像一些中国人认为的那样正处在衰落末期阶段,中国也不会消失。

“中国对新加坡这些年对中美的政策还是比较满意的,”张泊汇说。而且他认为,新加坡的政策通常会对东盟有重要影响,此行访问新加坡,王毅会寻求继续巩固新加坡政府的对华认知。

在三个东南亚国家中,柬埔寨同另外两国在中美之间的站位有所不同。谢尔曼今年6月访问柬埔寨时,向柬埔寨首相洪森表达了对中国在柬境内军事存在的“严重关切”,敦促该国保持独立且平衡的外交政策。

谢尔曼尤其提到了美军在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资助的建筑物遭到拆除一事,要求柬方做出解释。此前还有美国官员声称,有充分证据显示中国正在云朗进行一项主要翻修项目,柬方对此予以否认。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Phay Siphan)曾指出柬埔寨与美国在沟通上存在的鸿沟。他说,在一些问题上“美国对柬埔寨的了解不够清晰,柬埔寨也不理解美国的用意”。

与美国相比,柬埔寨与中国高层的互动更加频繁。在2020年2月中国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洪森选择访问中国,以“展示柬埔寨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习近平在当时表示,洪森此举是“患难见真情”。

另一方面,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大力抗疫援助。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此前表示,截至8月23日,中国已累计向柬方提供疫苗2230万剂,其中无偿捐赠380万剂。

李成贤指出,柬埔寨属于“亲中”国家,中国对其的战略是,“提供经济利益并将他们绑在中国这边”。

柬埔寨《金边邮报》(The Phnom Penh Post)称,外界普遍预测王毅将在访问期间出席柬埔寨国家体育场的落成典礼。报道称,这座体育场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造价约在2亿美元左右。

摇摆不定的美国盟友

2020年1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康京和。

韩国在日程上排在王毅此访的最后。曾经担任韩国世宗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李成贤认为,四个国家中,中国视文在寅政府为美国在东亚联盟矩阵中的“薄弱环节”,希望通过接触而对其进行约束。

这已经是王毅一年时间里第二次访问韩国。韩国是美国的军事盟友。与美国在东亚的另一盟友日本不同,中韩两国在拜登上台以后仍然继续保持相当程度的友好互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5月访美同拜登发表联合声明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且许多消息称文在寅有意避开对华态度强硬的措辞。

韩国外交部9月7日表示,王毅将于14至15日访问首尔。期间将同韩方就朝鲜半岛等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交谈。

同时,双方还可能谈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相关事宜,可能也会讨论习近平访韩之事。

北京冬奥会即将在2022年2月拉开帷幕,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目前有许多声音正在讨论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抵制。

习近平访问韩国是近两年来中韩双方讨论的重要事项。双方曾一度希望可以在2020年促成此行,但由于疫情反复而不断搁置。

李成贤认为,王毅此访的真正目的在于,检验首尔同华盛顿之间联盟关系的“温度”,尤其是在一些美国议员考虑邀请韩国加入“五眼联盟”之后。

9月3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其中内容包括,有必要让韩国、日本、印度与德国加入美英等5个国家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这项法案需通过众议院表决。

与此同时,李成贤预计,王毅访问期间还会向韩国强调中国对朝鲜的特殊影响力,以警告文在寅政府“不要同美国走得太近”。

艰难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专访:中美冲突较五年前更有可能发生 

专家们预计,越南、新加坡与韩国仍会小心在中美之间继续寻求平衡。但这种操作也面临许多风险因素。

其中一个是经济利益同国家主权的冲突。中国在南海的强势行动使得中国同其周边国家的关系多次出现波折,也因此反复受到美国的批评。

2014年,由于中国在中越双方存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设石油钻井平台,越南国内爆发反华示威和暴力抗议,事件造成四名中国在越公民死亡,300多人受伤。

阮贞指出,越南同中国试图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越南希望保护其国家利益同主权,而这是两国之间可能出现对抗的一个原因,”她表示。

阮贞指出,未来中越之间的投资与贸易活动仍将持续,但越南同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注意同中美之外的国家加强贸易活动,以规避风险。

韩国文在寅政府也面临着这种平衡难题。李成贤认为,文在寅政府“有时忘记它是美国军事同盟条约下的盟友”,而文在寅作为美国同盟成员群体中一员的“可信度”经常遭受质疑。

“在这样不确定的时代,这在国际关系中起不到什么帮助,”他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王毅出访东南亚与韩国 如何抗衡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成看点

发布日期:2021-09-11 09:39
摘要: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BBC

【OR  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拜登政府多位高官近日访问亚太地区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起出访东南亚及东北亚,继续争取域内更多关键国家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9月10日至15日对越南、柬埔寨、新加坡及韩国进行正式访问。

四个国家中,越南及新加坡曾刚刚在八月接待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而柬埔寨及韩国也分别在六月及七月迎来美国第二号外交官、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

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举意在削减拜登政府在亚太地区重构联盟所作的努力。而对这些国家来说,如何处理同两个大国的关系是需要长期小心衡量的课题。

中美布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介绍王毅此次出访时表示,中方愿同四国一道,“共同捍卫多边主义和国际公平正义”。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已经表明,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将有更多资源与精力投入印太地区,尤其是与中国的竞争。

今年以来,多位拜登政府高官已经出访亚太。哈里斯刚刚于8月26日结束对新加坡与越南的访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7月底访问了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则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访印度与科威特。8月初,布林肯还参加了五个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有关的部长视频会议。


哈里斯在新加坡发表的演讲中谈到了南海问题。

在此之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也三次访问亚洲,到访了印尼、柬埔寨、泰国、日本、韩国、蒙古、中国与阿曼等国家。

哈里斯曾表示,美国在新加坡、东南亚以及整个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其“首要优先事项”。

她在出访东南亚时表示,美国在东南亚及印太地区的接触“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是为让任何人在国家间做出选择”。

“中国知道,同美国相比,自己的相对劣势在于没有庞大的合作伙伴网络,”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李成贤表示。

他认为,王毅此访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削弱拜登政府为重振和加强美国联盟架构所作的努力”。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教授张泊汇认为,这四个国家的共性比较明显,即都是中国在区域内看重的国家,且近年来双边关系都比较稳定。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他认为王毅此访意在巩固同中国重视的周边国家的关系。

经济利益


在美国关税的打击下,中国境内的制造业可能将产能转到一些东南亚国家。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新兴亚洲区高级经济学家阮贞(Trinh Nguyen)指出,王毅在哈里斯到访越南与新加坡后选择同样的目的地,这一举动显示,这些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和美国均很重要”。她认为,此次访问王毅的目的应该是“缓和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并强调双边经济互惠”。

汪文斌介绍,此次王毅访问将以“抗疫和发展合作”为主题,重点包括“和各国发展战略对接”,以及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阮贞预计,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将是王毅此行重要内容。

越南、柬埔寨与新加坡均为东盟成员国,而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至关重要。2020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6846亿美元,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12年保持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自美国对中国开启“贸易战”后,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越南,而越南与新加坡同时也是中国重要的半导体贸易伙伴。

在哈里斯抵达越南之际,中国还向越南捐赠出200万剂疫苗。而越南总理范明政还同时表示,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国家”。

巩固关系

在东南亚国家中,张泊汇尤其指出,新加坡是中国历来重视的东南亚国家,且该国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的态度是中国乐见的。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年来一直敦促中美两国遏制关系进一步恶化。他在今年8月曾表示,美国和中国均无法“把另外一方击倒”。美国既不会像一些中国人认为的那样正处在衰落末期阶段,中国也不会消失。

“中国对新加坡这些年对中美的政策还是比较满意的,”张泊汇说。而且他认为,新加坡的政策通常会对东盟有重要影响,此行访问新加坡,王毅会寻求继续巩固新加坡政府的对华认知。

在三个东南亚国家中,柬埔寨同另外两国在中美之间的站位有所不同。谢尔曼今年6月访问柬埔寨时,向柬埔寨首相洪森表达了对中国在柬境内军事存在的“严重关切”,敦促该国保持独立且平衡的外交政策。

谢尔曼尤其提到了美军在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资助的建筑物遭到拆除一事,要求柬方做出解释。此前还有美国官员声称,有充分证据显示中国正在云朗进行一项主要翻修项目,柬方对此予以否认。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Phay Siphan)曾指出柬埔寨与美国在沟通上存在的鸿沟。他说,在一些问题上“美国对柬埔寨的了解不够清晰,柬埔寨也不理解美国的用意”。

与美国相比,柬埔寨与中国高层的互动更加频繁。在2020年2月中国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洪森选择访问中国,以“展示柬埔寨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习近平在当时表示,洪森此举是“患难见真情”。

另一方面,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大力抗疫援助。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此前表示,截至8月23日,中国已累计向柬方提供疫苗2230万剂,其中无偿捐赠380万剂。

李成贤指出,柬埔寨属于“亲中”国家,中国对其的战略是,“提供经济利益并将他们绑在中国这边”。

柬埔寨《金边邮报》(The Phnom Penh Post)称,外界普遍预测王毅将在访问期间出席柬埔寨国家体育场的落成典礼。报道称,这座体育场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造价约在2亿美元左右。

摇摆不定的美国盟友

2020年1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康京和。

韩国在日程上排在王毅此访的最后。曾经担任韩国世宗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李成贤认为,四个国家中,中国视文在寅政府为美国在东亚联盟矩阵中的“薄弱环节”,希望通过接触而对其进行约束。

这已经是王毅一年时间里第二次访问韩国。韩国是美国的军事盟友。与美国在东亚的另一盟友日本不同,中韩两国在拜登上台以后仍然继续保持相当程度的友好互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5月访美同拜登发表联合声明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且许多消息称文在寅有意避开对华态度强硬的措辞。

韩国外交部9月7日表示,王毅将于14至15日访问首尔。期间将同韩方就朝鲜半岛等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交谈。

同时,双方还可能谈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相关事宜,可能也会讨论习近平访韩之事。

北京冬奥会即将在2022年2月拉开帷幕,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目前有许多声音正在讨论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抵制。

习近平访问韩国是近两年来中韩双方讨论的重要事项。双方曾一度希望可以在2020年促成此行,但由于疫情反复而不断搁置。

李成贤认为,王毅此访的真正目的在于,检验首尔同华盛顿之间联盟关系的“温度”,尤其是在一些美国议员考虑邀请韩国加入“五眼联盟”之后。

9月3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其中内容包括,有必要让韩国、日本、印度与德国加入美英等5个国家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这项法案需通过众议院表决。

与此同时,李成贤预计,王毅访问期间还会向韩国强调中国对朝鲜的特殊影响力,以警告文在寅政府“不要同美国走得太近”。

艰难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专访:中美冲突较五年前更有可能发生 

专家们预计,越南、新加坡与韩国仍会小心在中美之间继续寻求平衡。但这种操作也面临许多风险因素。

其中一个是经济利益同国家主权的冲突。中国在南海的强势行动使得中国同其周边国家的关系多次出现波折,也因此反复受到美国的批评。

2014年,由于中国在中越双方存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设石油钻井平台,越南国内爆发反华示威和暴力抗议,事件造成四名中国在越公民死亡,300多人受伤。

阮贞指出,越南同中国试图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越南希望保护其国家利益同主权,而这是两国之间可能出现对抗的一个原因,”她表示。

阮贞指出,未来中越之间的投资与贸易活动仍将持续,但越南同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注意同中美之外的国家加强贸易活动,以规避风险。

韩国文在寅政府也面临着这种平衡难题。李成贤认为,文在寅政府“有时忘记它是美国军事同盟条约下的盟友”,而文在寅作为美国同盟成员群体中一员的“可信度”经常遭受质疑。

“在这样不确定的时代,这在国际关系中起不到什么帮助,”他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