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如果塔利班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阿富汗塔利班公布了自己刚组成的临时政府班底。不出所料,作为一个不是通过民选、而是通过武装力量获取政权的政府,这个政府班底在国际社会受到的肯定不多:一是新政府完全由塔利班人士组成,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呼吁组成的包容性政府的要求,客观上相差甚远;二来其中很多人曾受到过或者正在受到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通缉;第三也是最没有争议、广受国际社会诟病的,即政府成员里没有女性,这同美国控制阿富汗的20年以及苏联红军控制阿富汗的十年相比,是阿富汗社会发展的巨大倒退。

当然,本届阿富汗临时政府公布的所有政府职务中,前面都有个“代”字,这体现了今天塔利班政治上的成熟。但是,社会进步的程度决定了政治上的包容度,因此这个“代”字本应展现出来的积极内涵,就非常有限了。

仅仅上述问题,就构成了中国实现对塔利班政策目标的潜在巨大障碍。中国对塔利班最基本的政策目标是:不能让阿富汗成为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基地;不能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顺利实施。而上述事实,导致这一切都难以确定。

塔利班政府很难合法化

就目前塔利班的现实情况而言,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鉴于塔利班的历史包袱,如果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而当阿富汗政府面临政权生存危机时,阿富汗及其周边包括中国在内地区的前景就会变的高度不确定。

塔利班新政府及其公布出来的政策,显然与国际社会的期待以及塔利班前不久的承诺是有差距的。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在塔利班新政府的人员构成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塔利班人员,没有包括国内的其它政治派别和社会力量。而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期待是:未来阿富汗应该组成“包容性”的政府,而且塔利班前不久自己也是这样向国际社会宣布的。

与单一的塔利班政府组成人员相一致,在塔利班的新政府高级官员中,一些人正在被美国和联合国通缉和制裁。美国CNN的报道说:塔利班宣布组建一个强硬的阿富汗临时政府,由负责监督20年打击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激进组织老兵担任高级职位。

据报道,在新政府中,代总理阿洪德受到联合国制裁;内政部长拉朱丁•哈卡尼是美国FBA的头号通缉犯,赏金1000万美元;他的叔叔哈利勒•哈卡尼任难民事务部部长,也被通缉,赏金500万美元;此外还有四名新政府高级官员曾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

正是因为这样的反美人员构成,彭博社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9月6日明确表示,就承认塔利班政权来说,“距此还很远,距此很远。”

此外,在对新政府最具有指标考量意义的妇女政策上,新政府里一个女性成员都没有。塔利班不久前公开强调要发挥阿富汗妇女的作用,并呼吁女性回办公室上班,结果没有落实承诺,而且最近还要求妇女呆在家里。可以说,因为在太具有标志意义的妇女政策上的失误,目前塔利班新政府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不乐观,至少目前是如此。

塔利班新政府的另一个问题是:一系列已有的联合国相关决议限制它受到国际承认。

2011年6月1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第1988号决议,根据相关决议,塔利班被明确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该决议要求:所有国家对被指认为塔利班的个人和实体、与之有关联的其他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等对阿富汗和平、稳定与安全构成威胁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实施资产冻结、旅行禁令和武器禁运的制裁。

随后的2020年3月10日,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通过第2513号决议,决议表示,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后,将考虑根据安理会相关决议开始审查根据第1988号决议建立和维持的名单上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的指认情况,以支持和平进程。但本周成立的阿富汗新政府人员组成上,看不到“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了,新政府是由清一色的塔利班人员组成的。

还有,安理会2513号决议明确指出,联合国不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也不支持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现在阿富汗新政府用的国名恰恰就是这个名字。

有中国读者说:在33个(政府人员)名单,总理阿洪德家族三位部长,哈卡奇家族四部长,而家族治理不但对其他民族与团体无法包容,甚至不利于吸纳团队内部本身的成员。这已经形成了家族教派特征的新军阀,就像当年中国西北的马家军。

考虑到塔利班刚进入喀布尔的承诺以及目前的现状,这表明塔利班内部的立场和意见并不一致。现在美国的态度是:听其言观其行,塔利班政权要实现合法化,实在是不容易。

难在阿富汗寻切入点

在上述背景下,当前任何国家都很难在阿富汗找到切入点,而且可以肯定地说,除非大国合作,并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处理,否则阿富汗新政府的合法性问题都难以解决。而在当前中美关系以及大国之间关系现实的大背景下,这在客观上非常困难。

就中国而言,在当前背景下,除了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很难去承认阿富汗新政府,也不能去阿富汗投资,甚至包括在阿富汗前政府时代已经在当地投资的中国项目,今后怎么运作都是问题。因为根据上述联合国安理会1988和2513号决议,只要没有安理会撤销这两个决议或者有新的相关决议出台,上述行为都是违法的,并会遇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从当前中国的国际环境来看,承认塔利班政府或者去阿富汗投资的前景均十分堪忧。

另一方面,承认塔利班政权和去阿富汗投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就不能以合法手段在阿富汗施加影响力,如此,解决中国新疆问题的外部障碍就缺少了有效的手段,更不要说“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发展愿景了。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人道主义援助常态化,因为即便通过巴基斯坦方向也不能解决中国的需求问题。可是这对中国与阿富汗关系来说,被动的一方是中国,而且这一状况还不容易长期维持,这可能会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将要面临的状况。

与此同时,当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中、俄、美之间,实际上已经围绕阿富汗问题形成博弈,尤其是美国的立场,在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阿富汗新政府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对立的牺牲品。

美国现在对阿富汗新政府的态度就是,不承认、听其言观其行,但在经济上掐住其外汇存款和经济命脉。美国兰德公司9月3日发布的一份题为“加强阿富汗沦陷后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威慑力”的分析报告说:美国应该告诉世界,美国通过阿富汗撤军,正是为了把力量集中在保护核心盟国以及核心的印太地区;同时还要通过美国先进的军事装备、综合性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来遏制中国并给盟友以信心;并通过外交以及解决难民问题等路径给阿富汗施压,控制阿富汗新政府的发展空间。一句话,美国绝不会坐视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阿富汗议题上坐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富汗问题如果长期处理不好,可能会朝着与中国利益相反的方向演变,这是其地理位置和对新疆的潜在影响使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对塔利班政策目标面临巨大阻力

发布日期:2021-09-10 12:00
摘要: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如果塔利班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阿富汗塔利班公布了自己刚组成的临时政府班底。不出所料,作为一个不是通过民选、而是通过武装力量获取政权的政府,这个政府班底在国际社会受到的肯定不多:一是新政府完全由塔利班人士组成,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呼吁组成的包容性政府的要求,客观上相差甚远;二来其中很多人曾受到过或者正在受到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通缉;第三也是最没有争议、广受国际社会诟病的,即政府成员里没有女性,这同美国控制阿富汗的20年以及苏联红军控制阿富汗的十年相比,是阿富汗社会发展的巨大倒退。

当然,本届阿富汗临时政府公布的所有政府职务中,前面都有个“代”字,这体现了今天塔利班政治上的成熟。但是,社会进步的程度决定了政治上的包容度,因此这个“代”字本应展现出来的积极内涵,就非常有限了。

仅仅上述问题,就构成了中国实现对塔利班政策目标的潜在巨大障碍。中国对塔利班最基本的政策目标是:不能让阿富汗成为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基地;不能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顺利实施。而上述事实,导致这一切都难以确定。

塔利班政府很难合法化

就目前塔利班的现实情况而言,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鉴于塔利班的历史包袱,如果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而当阿富汗政府面临政权生存危机时,阿富汗及其周边包括中国在内地区的前景就会变的高度不确定。

塔利班新政府及其公布出来的政策,显然与国际社会的期待以及塔利班前不久的承诺是有差距的。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在塔利班新政府的人员构成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塔利班人员,没有包括国内的其它政治派别和社会力量。而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期待是:未来阿富汗应该组成“包容性”的政府,而且塔利班前不久自己也是这样向国际社会宣布的。

与单一的塔利班政府组成人员相一致,在塔利班的新政府高级官员中,一些人正在被美国和联合国通缉和制裁。美国CNN的报道说:塔利班宣布组建一个强硬的阿富汗临时政府,由负责监督20年打击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激进组织老兵担任高级职位。

据报道,在新政府中,代总理阿洪德受到联合国制裁;内政部长拉朱丁•哈卡尼是美国FBA的头号通缉犯,赏金1000万美元;他的叔叔哈利勒•哈卡尼任难民事务部部长,也被通缉,赏金500万美元;此外还有四名新政府高级官员曾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

正是因为这样的反美人员构成,彭博社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9月6日明确表示,就承认塔利班政权来说,“距此还很远,距此很远。”

此外,在对新政府最具有指标考量意义的妇女政策上,新政府里一个女性成员都没有。塔利班不久前公开强调要发挥阿富汗妇女的作用,并呼吁女性回办公室上班,结果没有落实承诺,而且最近还要求妇女呆在家里。可以说,因为在太具有标志意义的妇女政策上的失误,目前塔利班新政府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不乐观,至少目前是如此。

塔利班新政府的另一个问题是:一系列已有的联合国相关决议限制它受到国际承认。

2011年6月1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第1988号决议,根据相关决议,塔利班被明确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该决议要求:所有国家对被指认为塔利班的个人和实体、与之有关联的其他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等对阿富汗和平、稳定与安全构成威胁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实施资产冻结、旅行禁令和武器禁运的制裁。

随后的2020年3月10日,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通过第2513号决议,决议表示,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后,将考虑根据安理会相关决议开始审查根据第1988号决议建立和维持的名单上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的指认情况,以支持和平进程。但本周成立的阿富汗新政府人员组成上,看不到“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了,新政府是由清一色的塔利班人员组成的。

还有,安理会2513号决议明确指出,联合国不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也不支持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现在阿富汗新政府用的国名恰恰就是这个名字。

有中国读者说:在33个(政府人员)名单,总理阿洪德家族三位部长,哈卡奇家族四部长,而家族治理不但对其他民族与团体无法包容,甚至不利于吸纳团队内部本身的成员。这已经形成了家族教派特征的新军阀,就像当年中国西北的马家军。

考虑到塔利班刚进入喀布尔的承诺以及目前的现状,这表明塔利班内部的立场和意见并不一致。现在美国的态度是:听其言观其行,塔利班政权要实现合法化,实在是不容易。

难在阿富汗寻切入点

在上述背景下,当前任何国家都很难在阿富汗找到切入点,而且可以肯定地说,除非大国合作,并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处理,否则阿富汗新政府的合法性问题都难以解决。而在当前中美关系以及大国之间关系现实的大背景下,这在客观上非常困难。

就中国而言,在当前背景下,除了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很难去承认阿富汗新政府,也不能去阿富汗投资,甚至包括在阿富汗前政府时代已经在当地投资的中国项目,今后怎么运作都是问题。因为根据上述联合国安理会1988和2513号决议,只要没有安理会撤销这两个决议或者有新的相关决议出台,上述行为都是违法的,并会遇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从当前中国的国际环境来看,承认塔利班政府或者去阿富汗投资的前景均十分堪忧。

另一方面,承认塔利班政权和去阿富汗投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就不能以合法手段在阿富汗施加影响力,如此,解决中国新疆问题的外部障碍就缺少了有效的手段,更不要说“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发展愿景了。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人道主义援助常态化,因为即便通过巴基斯坦方向也不能解决中国的需求问题。可是这对中国与阿富汗关系来说,被动的一方是中国,而且这一状况还不容易长期维持,这可能会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将要面临的状况。

与此同时,当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中、俄、美之间,实际上已经围绕阿富汗问题形成博弈,尤其是美国的立场,在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阿富汗新政府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对立的牺牲品。

美国现在对阿富汗新政府的态度就是,不承认、听其言观其行,但在经济上掐住其外汇存款和经济命脉。美国兰德公司9月3日发布的一份题为“加强阿富汗沦陷后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威慑力”的分析报告说:美国应该告诉世界,美国通过阿富汗撤军,正是为了把力量集中在保护核心盟国以及核心的印太地区;同时还要通过美国先进的军事装备、综合性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来遏制中国并给盟友以信心;并通过外交以及解决难民问题等路径给阿富汗施压,控制阿富汗新政府的发展空间。一句话,美国绝不会坐视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阿富汗议题上坐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富汗问题如果长期处理不好,可能会朝着与中国利益相反的方向演变,这是其地理位置和对新疆的潜在影响使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如果塔利班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阿富汗塔利班公布了自己刚组成的临时政府班底。不出所料,作为一个不是通过民选、而是通过武装力量获取政权的政府,这个政府班底在国际社会受到的肯定不多:一是新政府完全由塔利班人士组成,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呼吁组成的包容性政府的要求,客观上相差甚远;二来其中很多人曾受到过或者正在受到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通缉;第三也是最没有争议、广受国际社会诟病的,即政府成员里没有女性,这同美国控制阿富汗的20年以及苏联红军控制阿富汗的十年相比,是阿富汗社会发展的巨大倒退。

当然,本届阿富汗临时政府公布的所有政府职务中,前面都有个“代”字,这体现了今天塔利班政治上的成熟。但是,社会进步的程度决定了政治上的包容度,因此这个“代”字本应展现出来的积极内涵,就非常有限了。

仅仅上述问题,就构成了中国实现对塔利班政策目标的潜在巨大障碍。中国对塔利班最基本的政策目标是:不能让阿富汗成为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基地;不能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顺利实施。而上述事实,导致这一切都难以确定。

塔利班政府很难合法化

就目前塔利班的现实情况而言,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鉴于塔利班的历史包袱,如果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而当阿富汗政府面临政权生存危机时,阿富汗及其周边包括中国在内地区的前景就会变的高度不确定。

塔利班新政府及其公布出来的政策,显然与国际社会的期待以及塔利班前不久的承诺是有差距的。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在塔利班新政府的人员构成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塔利班人员,没有包括国内的其它政治派别和社会力量。而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期待是:未来阿富汗应该组成“包容性”的政府,而且塔利班前不久自己也是这样向国际社会宣布的。

与单一的塔利班政府组成人员相一致,在塔利班的新政府高级官员中,一些人正在被美国和联合国通缉和制裁。美国CNN的报道说:塔利班宣布组建一个强硬的阿富汗临时政府,由负责监督20年打击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激进组织老兵担任高级职位。

据报道,在新政府中,代总理阿洪德受到联合国制裁;内政部长拉朱丁•哈卡尼是美国FBA的头号通缉犯,赏金1000万美元;他的叔叔哈利勒•哈卡尼任难民事务部部长,也被通缉,赏金500万美元;此外还有四名新政府高级官员曾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

正是因为这样的反美人员构成,彭博社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9月6日明确表示,就承认塔利班政权来说,“距此还很远,距此很远。”

此外,在对新政府最具有指标考量意义的妇女政策上,新政府里一个女性成员都没有。塔利班不久前公开强调要发挥阿富汗妇女的作用,并呼吁女性回办公室上班,结果没有落实承诺,而且最近还要求妇女呆在家里。可以说,因为在太具有标志意义的妇女政策上的失误,目前塔利班新政府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不乐观,至少目前是如此。

塔利班新政府的另一个问题是:一系列已有的联合国相关决议限制它受到国际承认。

2011年6月1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第1988号决议,根据相关决议,塔利班被明确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该决议要求:所有国家对被指认为塔利班的个人和实体、与之有关联的其他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等对阿富汗和平、稳定与安全构成威胁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实施资产冻结、旅行禁令和武器禁运的制裁。

随后的2020年3月10日,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通过第2513号决议,决议表示,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后,将考虑根据安理会相关决议开始审查根据第1988号决议建立和维持的名单上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的指认情况,以支持和平进程。但本周成立的阿富汗新政府人员组成上,看不到“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了,新政府是由清一色的塔利班人员组成的。

还有,安理会2513号决议明确指出,联合国不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也不支持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现在阿富汗新政府用的国名恰恰就是这个名字。

有中国读者说:在33个(政府人员)名单,总理阿洪德家族三位部长,哈卡奇家族四部长,而家族治理不但对其他民族与团体无法包容,甚至不利于吸纳团队内部本身的成员。这已经形成了家族教派特征的新军阀,就像当年中国西北的马家军。

考虑到塔利班刚进入喀布尔的承诺以及目前的现状,这表明塔利班内部的立场和意见并不一致。现在美国的态度是:听其言观其行,塔利班政权要实现合法化,实在是不容易。

难在阿富汗寻切入点

在上述背景下,当前任何国家都很难在阿富汗找到切入点,而且可以肯定地说,除非大国合作,并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处理,否则阿富汗新政府的合法性问题都难以解决。而在当前中美关系以及大国之间关系现实的大背景下,这在客观上非常困难。

就中国而言,在当前背景下,除了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很难去承认阿富汗新政府,也不能去阿富汗投资,甚至包括在阿富汗前政府时代已经在当地投资的中国项目,今后怎么运作都是问题。因为根据上述联合国安理会1988和2513号决议,只要没有安理会撤销这两个决议或者有新的相关决议出台,上述行为都是违法的,并会遇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从当前中国的国际环境来看,承认塔利班政府或者去阿富汗投资的前景均十分堪忧。

另一方面,承认塔利班政权和去阿富汗投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就不能以合法手段在阿富汗施加影响力,如此,解决中国新疆问题的外部障碍就缺少了有效的手段,更不要说“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发展愿景了。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人道主义援助常态化,因为即便通过巴基斯坦方向也不能解决中国的需求问题。可是这对中国与阿富汗关系来说,被动的一方是中国,而且这一状况还不容易长期维持,这可能会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将要面临的状况。

与此同时,当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中、俄、美之间,实际上已经围绕阿富汗问题形成博弈,尤其是美国的立场,在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阿富汗新政府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对立的牺牲品。

美国现在对阿富汗新政府的态度就是,不承认、听其言观其行,但在经济上掐住其外汇存款和经济命脉。美国兰德公司9月3日发布的一份题为“加强阿富汗沦陷后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威慑力”的分析报告说:美国应该告诉世界,美国通过阿富汗撤军,正是为了把力量集中在保护核心盟国以及核心的印太地区;同时还要通过美国先进的军事装备、综合性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来遏制中国并给盟友以信心;并通过外交以及解决难民问题等路径给阿富汗施压,控制阿富汗新政府的发展空间。一句话,美国绝不会坐视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阿富汗议题上坐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富汗问题如果长期处理不好,可能会朝着与中国利益相反的方向演变,这是其地理位置和对新疆的潜在影响使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对塔利班政策目标面临巨大阻力

发布日期:2021-09-10 12:00
摘要: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如果塔利班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阿富汗塔利班公布了自己刚组成的临时政府班底。不出所料,作为一个不是通过民选、而是通过武装力量获取政权的政府,这个政府班底在国际社会受到的肯定不多:一是新政府完全由塔利班人士组成,这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呼吁组成的包容性政府的要求,客观上相差甚远;二来其中很多人曾受到过或者正在受到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通缉;第三也是最没有争议、广受国际社会诟病的,即政府成员里没有女性,这同美国控制阿富汗的20年以及苏联红军控制阿富汗的十年相比,是阿富汗社会发展的巨大倒退。

当然,本届阿富汗临时政府公布的所有政府职务中,前面都有个“代”字,这体现了今天塔利班政治上的成熟。但是,社会进步的程度决定了政治上的包容度,因此这个“代”字本应展现出来的积极内涵,就非常有限了。

仅仅上述问题,就构成了中国实现对塔利班政策目标的潜在巨大障碍。中国对塔利班最基本的政策目标是:不能让阿富汗成为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基地;不能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顺利实施。而上述事实,导致这一切都难以确定。

塔利班政府很难合法化

就目前塔利班的现实情况而言,塔利班新政府及其政策难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鉴于塔利班的历史包袱,如果不能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与之发展双边关系就会受到很大限制;而当阿富汗政府面临政权生存危机时,阿富汗及其周边包括中国在内地区的前景就会变的高度不确定。

塔利班新政府及其公布出来的政策,显然与国际社会的期待以及塔利班前不久的承诺是有差距的。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在塔利班新政府的人员构成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塔利班人员,没有包括国内的其它政治派别和社会力量。而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期待是:未来阿富汗应该组成“包容性”的政府,而且塔利班前不久自己也是这样向国际社会宣布的。

与单一的塔利班政府组成人员相一致,在塔利班的新政府高级官员中,一些人正在被美国和联合国通缉和制裁。美国CNN的报道说:塔利班宣布组建一个强硬的阿富汗临时政府,由负责监督20年打击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激进组织老兵担任高级职位。

据报道,在新政府中,代总理阿洪德受到联合国制裁;内政部长拉朱丁•哈卡尼是美国FBA的头号通缉犯,赏金1000万美元;他的叔叔哈利勒•哈卡尼任难民事务部部长,也被通缉,赏金500万美元;此外还有四名新政府高级官员曾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

正是因为这样的反美人员构成,彭博社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9月6日明确表示,就承认塔利班政权来说,“距此还很远,距此很远。”

此外,在对新政府最具有指标考量意义的妇女政策上,新政府里一个女性成员都没有。塔利班不久前公开强调要发挥阿富汗妇女的作用,并呼吁女性回办公室上班,结果没有落实承诺,而且最近还要求妇女呆在家里。可以说,因为在太具有标志意义的妇女政策上的失误,目前塔利班新政府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不乐观,至少目前是如此。

塔利班新政府的另一个问题是:一系列已有的联合国相关决议限制它受到国际承认。

2011年6月1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安理会成员国一致通过第1988号决议,根据相关决议,塔利班被明确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该决议要求:所有国家对被指认为塔利班的个人和实体、与之有关联的其他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等对阿富汗和平、稳定与安全构成威胁的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实施资产冻结、旅行禁令和武器禁运的制裁。

随后的2020年3月10日,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通过第2513号决议,决议表示,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后,将考虑根据安理会相关决议开始审查根据第1988号决议建立和维持的名单上个人、团体、企业和实体的指认情况,以支持和平进程。但本周成立的阿富汗新政府人员组成上,看不到“在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启动”了,新政府是由清一色的塔利班人员组成的。

还有,安理会2513号决议明确指出,联合国不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也不支持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现在阿富汗新政府用的国名恰恰就是这个名字。

有中国读者说:在33个(政府人员)名单,总理阿洪德家族三位部长,哈卡奇家族四部长,而家族治理不但对其他民族与团体无法包容,甚至不利于吸纳团队内部本身的成员。这已经形成了家族教派特征的新军阀,就像当年中国西北的马家军。

考虑到塔利班刚进入喀布尔的承诺以及目前的现状,这表明塔利班内部的立场和意见并不一致。现在美国的态度是:听其言观其行,塔利班政权要实现合法化,实在是不容易。

难在阿富汗寻切入点

在上述背景下,当前任何国家都很难在阿富汗找到切入点,而且可以肯定地说,除非大国合作,并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处理,否则阿富汗新政府的合法性问题都难以解决。而在当前中美关系以及大国之间关系现实的大背景下,这在客观上非常困难。

就中国而言,在当前背景下,除了人道主义援助,中国很难去承认阿富汗新政府,也不能去阿富汗投资,甚至包括在阿富汗前政府时代已经在当地投资的中国项目,今后怎么运作都是问题。因为根据上述联合国安理会1988和2513号决议,只要没有安理会撤销这两个决议或者有新的相关决议出台,上述行为都是违法的,并会遇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从当前中国的国际环境来看,承认塔利班政府或者去阿富汗投资的前景均十分堪忧。

另一方面,承认塔利班政权和去阿富汗投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就不能以合法手段在阿富汗施加影响力,如此,解决中国新疆问题的外部障碍就缺少了有效的手段,更不要说“一带一路”在中亚的发展愿景了。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人道主义援助常态化,因为即便通过巴基斯坦方向也不能解决中国的需求问题。可是这对中国与阿富汗关系来说,被动的一方是中国,而且这一状况还不容易长期维持,这可能会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将要面临的状况。

与此同时,当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中、俄、美之间,实际上已经围绕阿富汗问题形成博弈,尤其是美国的立场,在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阿富汗新政府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对立的牺牲品。

美国现在对阿富汗新政府的态度就是,不承认、听其言观其行,但在经济上掐住其外汇存款和经济命脉。美国兰德公司9月3日发布的一份题为“加强阿富汗沦陷后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威慑力”的分析报告说:美国应该告诉世界,美国通过阿富汗撤军,正是为了把力量集中在保护核心盟国以及核心的印太地区;同时还要通过美国先进的军事装备、综合性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来遏制中国并给盟友以信心;并通过外交以及解决难民问题等路径给阿富汗施压,控制阿富汗新政府的发展空间。一句话,美国绝不会坐视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阿富汗议题上坐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富汗问题如果长期处理不好,可能会朝着与中国利益相反的方向演变,这是其地理位置和对新疆的潜在影响使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