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在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宪法怎么表述,执政党的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这属于政治常识。朝鲜的“社会主义”成色和劳动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成色备受质疑,也属于政治常识。朝鲜实质是“家天下”,劳动党是一个“家族党”,党内从来就不存在平等健康的同志关系,而是“主仆”(主公与家臣)关系。

9月2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八届中央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据朝鲜央视的现场报道视频(时长15分52秒),期间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局常务书记赵甬元三次起立回话,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走到金正恩跟前汇报,躬着腰、手掩口,金正恩听回话、汇报的表情和坐姿慵懒放松。

类似场景频繁在劳动党中央全会、政治局会议上出现,朝鲜央视和朝中社图片反复报道,表明金家三代和劳动党早已习惯这种政治场景。常委都如此毕恭毕敬,一个赛一个效忠,主席台下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列席高官更不在话下。

伴虎:劳动党政治局又动大手术


9月3日,朝中社发布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通稿并配图三张,笔者浏览通稿时第一眼落在首张配图上,非常意外。

主席台第二排政治局委员的席位明显稀少,一数竟然只有八人。虽然配图分辨率低,但结合脸型、发型、身材、秃顶和以往政治局委员席次,可判断自左至右依次为:吴日晶、太亨彻、吴秀容、李日焕、郑尚学、权永进、李永吉、郑京择。

再看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席位,自左至右五人依次为:金才龙、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金德训。两排人员在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主席台多个近景镜头中可以验证。

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他凌驾于政治局之上,或者说政治局沦为忠实贯彻最高领袖意图的传声筒、复印机。

尽管都由中央委员会选举,换政治局常委、委员仍然比换保姆还简单、频繁,惯例只需要开一次政治局会议即可,废除国家总理也如此操作。主席台不足20人的政治局常委、委员才有举手表决权,台下第一排政治局候补委员和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都只有观望。

6月29日,金正恩主持八届中央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一排常委席位自左至右七人,依次为:金才龙、金德训、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李炳哲、李日焕,新增二人为金才龙、李日焕。第二排委员席位自左至右12人,依次为:朴泰成、太亨彻、金英哲、吴日晶、崔相建、郑尚学、吴秀容、朴正天、权永进、金正官、郑京择、李永吉。这是高干大调整前的朝鲜权力枢纽成员。

7月8日零时,金正恩带领政治局成员参谒锦绣山太阳宫,朝中社当天通稿配图一张,与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近景交叉验证,站在第一排的政治局常委仅有四人,无军队的李炳哲;站在第二排的政治局委员14人,无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四人大概率在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罢免。朴正天(右一)、金英哲(左四)、李善权(左三)仍在第二排,表明参谒时还是政治局委员。

据朝中社7月30日通稿,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7月24日开班时,陪同金正恩走入主席台的有“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名字列在政治局委员、总政治局长权永进和国防相李永吉之前,表明至7月30日,朴正天依然是政治局委员。又据朝中社8月1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部长金英哲发表谈话”通稿,标题、正文均未提其政治局委员职务,表明金英哲此时只保留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已被撤职。

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二排席位表明,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8日参谒之后,政治局常委李炳哲被撤职,委员中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金英哲被撤职,朴正天、李善权是否撤职已成悬念。不可能这么巧,多人同时因病因事缺席最为重要的政治局会议。

剧变:眼看起高楼与楼塌了

1. 朴正天诡异晋升常委。至少有五个“诡异”之处。其一,朴正天缺席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却在会后五天官宣晋升为常委;金才龙第二次、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都坐在政治局常委席位,至今未官宣晋升常委。

其二,朝中社9月3日通稿最后只披露了一句:“政治局扩大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并未如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八届三中全会等通稿的惯例,紧随一段:“会议补选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候补委员,选举党中央书记。”

其三,9月7日,朝中社、《劳动新闻》才发布姗姗来迟的“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公报”,暗示了9月3日会议现场极其罕见地未提出补选名单(金正恩哪怕提名阿猫阿狗都会被全票通过),或者虽然通过补选名单,但金正恩当晚又改变主意(据朝鲜央视的报道视频,散场时夜色已深),以致次日未发公报官宣。例如原来计划晋升金才龙,最终决定晋升朴正天。

其四,《劳动新闻》9月7日惯例配发政治局(1常委、3候补委员)新成员标准像,朴正天意外地未穿戎装,改装西服,暗示极有可能离开军队。

其五,政治局委员缺编多人,只在八届二中、三中全会分别补选李善权、太亨彻为政治局委员,却补选政治局候补委员至少4人(禹尚哲、刘进、林光日、张正男)。

2. 政治局委员8个月更换逾四成。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产生新一届最高领导层。不满八个月,政治局常委5人中已撤职1人(李炳哲),更换率20%;政治局委员14人中留任8人、撤职5人(朴泰成、金头日、崔相建、金英哲、金正官)、晋升1人(朴正天入常),更换率42.9%。党中央书记局除总书记金正恩之外,其他7个书记已撤职4人(朴泰成、李炳哲、金头日、崔相建),更换率57.1%。

外相李善权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连任,2月8日至11日八届二中全会补选为政治局委员。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未在主席台第二排,或被迅速罢免。

3. 军队权力和地位明显下降。经历政治局6月29日第二次、9月2日第三次扩大会议的大清洗,政治局委员原有5名军队代表,如今只剩3名。常委中也可能无军队代表,朴正天虽然补选为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接替已被撤职的前常委李炳焕任中央书记局军事书记,但他未穿军服,暗示或不保留元帅军衔、不在军队中任具体职务,削弱其在军队的根基和实权。

朝鲜高官升贬完全凭金正恩好恶,只要留得命在,誓死效忠,仍有机会东山再起。2015年2月18日,金正恩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将时任政治局三常委之一崔龙海降职为政治局委员,2016年5月9日七届一中全会又恢复政治局常委,如今坐稳党内二把手宝座。

4. 金才龙党内地位明显上升。只干了16个月总理的金才龙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与李日焕都坐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席位。但在7月8日参谒时,两人均不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站位,表明6月29日享受了常委的政治待遇,未履行组织程序。

据朝鲜央视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报道视频,开头惯例有入场特写镜头,第3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常委崔龙海、金德训,第41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委员李日焕、郑尚学、金才龙、吴秀容、太亨彻,第4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朴明顺等。表明金才龙还在“委员圈”中,且李日焕在委员中排序第一。但在会议现场,金才龙再次坐在第一排常委席位上,可以确认党内地位明显上升,相对于其他政治局委员,是“入常”的热门人选之一。

因金正恩不满他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金才龙被2020年8月13日政治局会议罢免总理,保留政治局委员,改任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现在回炉的概率大增。留给现任总理金德训的时间最多只有五个月,如果四季度经济指标不能扭转金正恩对前三季度的严重不满,很有可能明年春节前被罢免。

5. 金与正即将第三次进入政治局。在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上,金与正再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是与兄长“过家家”,先退后进,分摊一点与美外交失败的责任,朝鲜内外较真的人就太天真了。

尽管她现任中央委员、宣传鼓动部副部长,但部长、第一副部长、除金正恩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不敢怠慢“公主”。预计最晚至2022年2月,她将第三次“入局”。至于是任政治局委员还是候补委员,都是兄妹一念之间,实权不减。她任党中央部长(例如宣传鼓动部)的时机已成熟,今后任政治局常委也是不证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朝鲜观察:金正恩频繁对政治局动大手术

发布日期:2021-09-08 15:55
摘要: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在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宪法怎么表述,执政党的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这属于政治常识。朝鲜的“社会主义”成色和劳动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成色备受质疑,也属于政治常识。朝鲜实质是“家天下”,劳动党是一个“家族党”,党内从来就不存在平等健康的同志关系,而是“主仆”(主公与家臣)关系。

9月2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八届中央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据朝鲜央视的现场报道视频(时长15分52秒),期间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局常务书记赵甬元三次起立回话,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走到金正恩跟前汇报,躬着腰、手掩口,金正恩听回话、汇报的表情和坐姿慵懒放松。

类似场景频繁在劳动党中央全会、政治局会议上出现,朝鲜央视和朝中社图片反复报道,表明金家三代和劳动党早已习惯这种政治场景。常委都如此毕恭毕敬,一个赛一个效忠,主席台下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列席高官更不在话下。

伴虎:劳动党政治局又动大手术


9月3日,朝中社发布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通稿并配图三张,笔者浏览通稿时第一眼落在首张配图上,非常意外。

主席台第二排政治局委员的席位明显稀少,一数竟然只有八人。虽然配图分辨率低,但结合脸型、发型、身材、秃顶和以往政治局委员席次,可判断自左至右依次为:吴日晶、太亨彻、吴秀容、李日焕、郑尚学、权永进、李永吉、郑京择。

再看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席位,自左至右五人依次为:金才龙、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金德训。两排人员在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主席台多个近景镜头中可以验证。

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他凌驾于政治局之上,或者说政治局沦为忠实贯彻最高领袖意图的传声筒、复印机。

尽管都由中央委员会选举,换政治局常委、委员仍然比换保姆还简单、频繁,惯例只需要开一次政治局会议即可,废除国家总理也如此操作。主席台不足20人的政治局常委、委员才有举手表决权,台下第一排政治局候补委员和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都只有观望。

6月29日,金正恩主持八届中央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一排常委席位自左至右七人,依次为:金才龙、金德训、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李炳哲、李日焕,新增二人为金才龙、李日焕。第二排委员席位自左至右12人,依次为:朴泰成、太亨彻、金英哲、吴日晶、崔相建、郑尚学、吴秀容、朴正天、权永进、金正官、郑京择、李永吉。这是高干大调整前的朝鲜权力枢纽成员。

7月8日零时,金正恩带领政治局成员参谒锦绣山太阳宫,朝中社当天通稿配图一张,与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近景交叉验证,站在第一排的政治局常委仅有四人,无军队的李炳哲;站在第二排的政治局委员14人,无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四人大概率在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罢免。朴正天(右一)、金英哲(左四)、李善权(左三)仍在第二排,表明参谒时还是政治局委员。

据朝中社7月30日通稿,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7月24日开班时,陪同金正恩走入主席台的有“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名字列在政治局委员、总政治局长权永进和国防相李永吉之前,表明至7月30日,朴正天依然是政治局委员。又据朝中社8月1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部长金英哲发表谈话”通稿,标题、正文均未提其政治局委员职务,表明金英哲此时只保留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已被撤职。

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二排席位表明,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8日参谒之后,政治局常委李炳哲被撤职,委员中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金英哲被撤职,朴正天、李善权是否撤职已成悬念。不可能这么巧,多人同时因病因事缺席最为重要的政治局会议。

剧变:眼看起高楼与楼塌了

1. 朴正天诡异晋升常委。至少有五个“诡异”之处。其一,朴正天缺席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却在会后五天官宣晋升为常委;金才龙第二次、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都坐在政治局常委席位,至今未官宣晋升常委。

其二,朝中社9月3日通稿最后只披露了一句:“政治局扩大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并未如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八届三中全会等通稿的惯例,紧随一段:“会议补选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候补委员,选举党中央书记。”

其三,9月7日,朝中社、《劳动新闻》才发布姗姗来迟的“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公报”,暗示了9月3日会议现场极其罕见地未提出补选名单(金正恩哪怕提名阿猫阿狗都会被全票通过),或者虽然通过补选名单,但金正恩当晚又改变主意(据朝鲜央视的报道视频,散场时夜色已深),以致次日未发公报官宣。例如原来计划晋升金才龙,最终决定晋升朴正天。

其四,《劳动新闻》9月7日惯例配发政治局(1常委、3候补委员)新成员标准像,朴正天意外地未穿戎装,改装西服,暗示极有可能离开军队。

其五,政治局委员缺编多人,只在八届二中、三中全会分别补选李善权、太亨彻为政治局委员,却补选政治局候补委员至少4人(禹尚哲、刘进、林光日、张正男)。

2. 政治局委员8个月更换逾四成。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产生新一届最高领导层。不满八个月,政治局常委5人中已撤职1人(李炳哲),更换率20%;政治局委员14人中留任8人、撤职5人(朴泰成、金头日、崔相建、金英哲、金正官)、晋升1人(朴正天入常),更换率42.9%。党中央书记局除总书记金正恩之外,其他7个书记已撤职4人(朴泰成、李炳哲、金头日、崔相建),更换率57.1%。

外相李善权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连任,2月8日至11日八届二中全会补选为政治局委员。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未在主席台第二排,或被迅速罢免。

3. 军队权力和地位明显下降。经历政治局6月29日第二次、9月2日第三次扩大会议的大清洗,政治局委员原有5名军队代表,如今只剩3名。常委中也可能无军队代表,朴正天虽然补选为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接替已被撤职的前常委李炳焕任中央书记局军事书记,但他未穿军服,暗示或不保留元帅军衔、不在军队中任具体职务,削弱其在军队的根基和实权。

朝鲜高官升贬完全凭金正恩好恶,只要留得命在,誓死效忠,仍有机会东山再起。2015年2月18日,金正恩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将时任政治局三常委之一崔龙海降职为政治局委员,2016年5月9日七届一中全会又恢复政治局常委,如今坐稳党内二把手宝座。

4. 金才龙党内地位明显上升。只干了16个月总理的金才龙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与李日焕都坐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席位。但在7月8日参谒时,两人均不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站位,表明6月29日享受了常委的政治待遇,未履行组织程序。

据朝鲜央视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报道视频,开头惯例有入场特写镜头,第3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常委崔龙海、金德训,第41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委员李日焕、郑尚学、金才龙、吴秀容、太亨彻,第4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朴明顺等。表明金才龙还在“委员圈”中,且李日焕在委员中排序第一。但在会议现场,金才龙再次坐在第一排常委席位上,可以确认党内地位明显上升,相对于其他政治局委员,是“入常”的热门人选之一。

因金正恩不满他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金才龙被2020年8月13日政治局会议罢免总理,保留政治局委员,改任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现在回炉的概率大增。留给现任总理金德训的时间最多只有五个月,如果四季度经济指标不能扭转金正恩对前三季度的严重不满,很有可能明年春节前被罢免。

5. 金与正即将第三次进入政治局。在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上,金与正再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是与兄长“过家家”,先退后进,分摊一点与美外交失败的责任,朝鲜内外较真的人就太天真了。

尽管她现任中央委员、宣传鼓动部副部长,但部长、第一副部长、除金正恩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不敢怠慢“公主”。预计最晚至2022年2月,她将第三次“入局”。至于是任政治局委员还是候补委员,都是兄妹一念之间,实权不减。她任党中央部长(例如宣传鼓动部)的时机已成熟,今后任政治局常委也是不证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在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宪法怎么表述,执政党的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这属于政治常识。朝鲜的“社会主义”成色和劳动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成色备受质疑,也属于政治常识。朝鲜实质是“家天下”,劳动党是一个“家族党”,党内从来就不存在平等健康的同志关系,而是“主仆”(主公与家臣)关系。

9月2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八届中央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据朝鲜央视的现场报道视频(时长15分52秒),期间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局常务书记赵甬元三次起立回话,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走到金正恩跟前汇报,躬着腰、手掩口,金正恩听回话、汇报的表情和坐姿慵懒放松。

类似场景频繁在劳动党中央全会、政治局会议上出现,朝鲜央视和朝中社图片反复报道,表明金家三代和劳动党早已习惯这种政治场景。常委都如此毕恭毕敬,一个赛一个效忠,主席台下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列席高官更不在话下。

伴虎:劳动党政治局又动大手术


9月3日,朝中社发布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通稿并配图三张,笔者浏览通稿时第一眼落在首张配图上,非常意外。

主席台第二排政治局委员的席位明显稀少,一数竟然只有八人。虽然配图分辨率低,但结合脸型、发型、身材、秃顶和以往政治局委员席次,可判断自左至右依次为:吴日晶、太亨彻、吴秀容、李日焕、郑尚学、权永进、李永吉、郑京择。

再看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席位,自左至右五人依次为:金才龙、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金德训。两排人员在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主席台多个近景镜头中可以验证。

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他凌驾于政治局之上,或者说政治局沦为忠实贯彻最高领袖意图的传声筒、复印机。

尽管都由中央委员会选举,换政治局常委、委员仍然比换保姆还简单、频繁,惯例只需要开一次政治局会议即可,废除国家总理也如此操作。主席台不足20人的政治局常委、委员才有举手表决权,台下第一排政治局候补委员和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都只有观望。

6月29日,金正恩主持八届中央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一排常委席位自左至右七人,依次为:金才龙、金德训、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李炳哲、李日焕,新增二人为金才龙、李日焕。第二排委员席位自左至右12人,依次为:朴泰成、太亨彻、金英哲、吴日晶、崔相建、郑尚学、吴秀容、朴正天、权永进、金正官、郑京择、李永吉。这是高干大调整前的朝鲜权力枢纽成员。

7月8日零时,金正恩带领政治局成员参谒锦绣山太阳宫,朝中社当天通稿配图一张,与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近景交叉验证,站在第一排的政治局常委仅有四人,无军队的李炳哲;站在第二排的政治局委员14人,无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四人大概率在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罢免。朴正天(右一)、金英哲(左四)、李善权(左三)仍在第二排,表明参谒时还是政治局委员。

据朝中社7月30日通稿,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7月24日开班时,陪同金正恩走入主席台的有“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名字列在政治局委员、总政治局长权永进和国防相李永吉之前,表明至7月30日,朴正天依然是政治局委员。又据朝中社8月1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部长金英哲发表谈话”通稿,标题、正文均未提其政治局委员职务,表明金英哲此时只保留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已被撤职。

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二排席位表明,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8日参谒之后,政治局常委李炳哲被撤职,委员中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金英哲被撤职,朴正天、李善权是否撤职已成悬念。不可能这么巧,多人同时因病因事缺席最为重要的政治局会议。

剧变:眼看起高楼与楼塌了

1. 朴正天诡异晋升常委。至少有五个“诡异”之处。其一,朴正天缺席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却在会后五天官宣晋升为常委;金才龙第二次、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都坐在政治局常委席位,至今未官宣晋升常委。

其二,朝中社9月3日通稿最后只披露了一句:“政治局扩大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并未如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八届三中全会等通稿的惯例,紧随一段:“会议补选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候补委员,选举党中央书记。”

其三,9月7日,朝中社、《劳动新闻》才发布姗姗来迟的“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公报”,暗示了9月3日会议现场极其罕见地未提出补选名单(金正恩哪怕提名阿猫阿狗都会被全票通过),或者虽然通过补选名单,但金正恩当晚又改变主意(据朝鲜央视的报道视频,散场时夜色已深),以致次日未发公报官宣。例如原来计划晋升金才龙,最终决定晋升朴正天。

其四,《劳动新闻》9月7日惯例配发政治局(1常委、3候补委员)新成员标准像,朴正天意外地未穿戎装,改装西服,暗示极有可能离开军队。

其五,政治局委员缺编多人,只在八届二中、三中全会分别补选李善权、太亨彻为政治局委员,却补选政治局候补委员至少4人(禹尚哲、刘进、林光日、张正男)。

2. 政治局委员8个月更换逾四成。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产生新一届最高领导层。不满八个月,政治局常委5人中已撤职1人(李炳哲),更换率20%;政治局委员14人中留任8人、撤职5人(朴泰成、金头日、崔相建、金英哲、金正官)、晋升1人(朴正天入常),更换率42.9%。党中央书记局除总书记金正恩之外,其他7个书记已撤职4人(朴泰成、李炳哲、金头日、崔相建),更换率57.1%。

外相李善权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连任,2月8日至11日八届二中全会补选为政治局委员。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未在主席台第二排,或被迅速罢免。

3. 军队权力和地位明显下降。经历政治局6月29日第二次、9月2日第三次扩大会议的大清洗,政治局委员原有5名军队代表,如今只剩3名。常委中也可能无军队代表,朴正天虽然补选为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接替已被撤职的前常委李炳焕任中央书记局军事书记,但他未穿军服,暗示或不保留元帅军衔、不在军队中任具体职务,削弱其在军队的根基和实权。

朝鲜高官升贬完全凭金正恩好恶,只要留得命在,誓死效忠,仍有机会东山再起。2015年2月18日,金正恩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将时任政治局三常委之一崔龙海降职为政治局委员,2016年5月9日七届一中全会又恢复政治局常委,如今坐稳党内二把手宝座。

4. 金才龙党内地位明显上升。只干了16个月总理的金才龙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与李日焕都坐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席位。但在7月8日参谒时,两人均不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站位,表明6月29日享受了常委的政治待遇,未履行组织程序。

据朝鲜央视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报道视频,开头惯例有入场特写镜头,第3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常委崔龙海、金德训,第41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委员李日焕、郑尚学、金才龙、吴秀容、太亨彻,第4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朴明顺等。表明金才龙还在“委员圈”中,且李日焕在委员中排序第一。但在会议现场,金才龙再次坐在第一排常委席位上,可以确认党内地位明显上升,相对于其他政治局委员,是“入常”的热门人选之一。

因金正恩不满他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金才龙被2020年8月13日政治局会议罢免总理,保留政治局委员,改任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现在回炉的概率大增。留给现任总理金德训的时间最多只有五个月,如果四季度经济指标不能扭转金正恩对前三季度的严重不满,很有可能明年春节前被罢免。

5. 金与正即将第三次进入政治局。在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上,金与正再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是与兄长“过家家”,先退后进,分摊一点与美外交失败的责任,朝鲜内外较真的人就太天真了。

尽管她现任中央委员、宣传鼓动部副部长,但部长、第一副部长、除金正恩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不敢怠慢“公主”。预计最晚至2022年2月,她将第三次“入局”。至于是任政治局委员还是候补委员,都是兄妹一念之间,实权不减。她任党中央部长(例如宣传鼓动部)的时机已成熟,今后任政治局常委也是不证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朝鲜观察:金正恩频繁对政治局动大手术

发布日期:2021-09-08 15:55
摘要: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在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宪法怎么表述,执政党的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这属于政治常识。朝鲜的“社会主义”成色和劳动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成色备受质疑,也属于政治常识。朝鲜实质是“家天下”,劳动党是一个“家族党”,党内从来就不存在平等健康的同志关系,而是“主仆”(主公与家臣)关系。

9月2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八届中央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据朝鲜央视的现场报道视频(时长15分52秒),期间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局常务书记赵甬元三次起立回话,政治局常委、总理金德训走到金正恩跟前汇报,躬着腰、手掩口,金正恩听回话、汇报的表情和坐姿慵懒放松。

类似场景频繁在劳动党中央全会、政治局会议上出现,朝鲜央视和朝中社图片反复报道,表明金家三代和劳动党早已习惯这种政治场景。常委都如此毕恭毕敬,一个赛一个效忠,主席台下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列席高官更不在话下。

伴虎:劳动党政治局又动大手术


9月3日,朝中社发布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通稿并配图三张,笔者浏览通稿时第一眼落在首张配图上,非常意外。

主席台第二排政治局委员的席位明显稀少,一数竟然只有八人。虽然配图分辨率低,但结合脸型、发型、身材、秃顶和以往政治局委员席次,可判断自左至右依次为:吴日晶、太亨彻、吴秀容、李日焕、郑尚学、权永进、李永吉、郑京择。

再看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席位,自左至右五人依次为:金才龙、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金德训。两排人员在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主席台多个近景镜头中可以验证。

朝鲜既然是“家天下”,当然就是“一人党”。金正恩说一不二、指鹿为马,高官们亦噤若寒蝉,伴君如伴虎。他凌驾于政治局之上,或者说政治局沦为忠实贯彻最高领袖意图的传声筒、复印机。

尽管都由中央委员会选举,换政治局常委、委员仍然比换保姆还简单、频繁,惯例只需要开一次政治局会议即可,废除国家总理也如此操作。主席台不足20人的政治局常委、委员才有举手表决权,台下第一排政治局候补委员和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都只有观望。

6月29日,金正恩主持八届中央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一排常委席位自左至右七人,依次为:金才龙、金德训、赵甬元、金正恩、崔龙海、李炳哲、李日焕,新增二人为金才龙、李日焕。第二排委员席位自左至右12人,依次为:朴泰成、太亨彻、金英哲、吴日晶、崔相建、郑尚学、吴秀容、朴正天、权永进、金正官、郑京择、李永吉。这是高干大调整前的朝鲜权力枢纽成员。

7月8日零时,金正恩带领政治局成员参谒锦绣山太阳宫,朝中社当天通稿配图一张,与朝鲜央视报道视频的近景交叉验证,站在第一排的政治局常委仅有四人,无军队的李炳哲;站在第二排的政治局委员14人,无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四人大概率在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罢免。朴正天(右一)、金英哲(左四)、李善权(左三)仍在第二排,表明参谒时还是政治局委员。

据朝中社7月30日通稿,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7月24日开班时,陪同金正恩走入主席台的有“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名字列在政治局委员、总政治局长权永进和国防相李永吉之前,表明至7月30日,朴正天依然是政治局委员。又据朝中社8月1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部长金英哲发表谈话”通稿,标题、正文均未提其政治局委员职务,表明金英哲此时只保留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已被撤职。

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席台第二排席位表明,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8日参谒之后,政治局常委李炳哲被撤职,委员中崔相建、朴泰成、金正官、金英哲被撤职,朴正天、李善权是否撤职已成悬念。不可能这么巧,多人同时因病因事缺席最为重要的政治局会议。

剧变:眼看起高楼与楼塌了

1. 朴正天诡异晋升常委。至少有五个“诡异”之处。其一,朴正天缺席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却在会后五天官宣晋升为常委;金才龙第二次、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都坐在政治局常委席位,至今未官宣晋升常委。

其二,朝中社9月3日通稿最后只披露了一句:“政治局扩大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并未如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八届三中全会等通稿的惯例,紧随一段:“会议补选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候补委员,选举党中央书记。”

其三,9月7日,朝中社、《劳动新闻》才发布姗姗来迟的“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公报”,暗示了9月3日会议现场极其罕见地未提出补选名单(金正恩哪怕提名阿猫阿狗都会被全票通过),或者虽然通过补选名单,但金正恩当晚又改变主意(据朝鲜央视的报道视频,散场时夜色已深),以致次日未发公报官宣。例如原来计划晋升金才龙,最终决定晋升朴正天。

其四,《劳动新闻》9月7日惯例配发政治局(1常委、3候补委员)新成员标准像,朴正天意外地未穿戎装,改装西服,暗示极有可能离开军队。

其五,政治局委员缺编多人,只在八届二中、三中全会分别补选李善权、太亨彻为政治局委员,却补选政治局候补委员至少4人(禹尚哲、刘进、林光日、张正男)。

2. 政治局委员8个月更换逾四成。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产生新一届最高领导层。不满八个月,政治局常委5人中已撤职1人(李炳哲),更换率20%;政治局委员14人中留任8人、撤职5人(朴泰成、金头日、崔相建、金英哲、金正官)、晋升1人(朴正天入常),更换率42.9%。党中央书记局除总书记金正恩之外,其他7个书记已撤职4人(朴泰成、李炳哲、金头日、崔相建),更换率57.1%。

外相李善权2020年4月11日政治局会议补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连任,2月8日至11日八届二中全会补选为政治局委员。9月2日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未在主席台第二排,或被迅速罢免。

3. 军队权力和地位明显下降。经历政治局6月29日第二次、9月2日第三次扩大会议的大清洗,政治局委员原有5名军队代表,如今只剩3名。常委中也可能无军队代表,朴正天虽然补选为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接替已被撤职的前常委李炳焕任中央书记局军事书记,但他未穿军服,暗示或不保留元帅军衔、不在军队中任具体职务,削弱其在军队的根基和实权。

朝鲜高官升贬完全凭金正恩好恶,只要留得命在,誓死效忠,仍有机会东山再起。2015年2月18日,金正恩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将时任政治局三常委之一崔龙海降职为政治局委员,2016年5月9日七届一中全会又恢复政治局常委,如今坐稳党内二把手宝座。

4. 金才龙党内地位明显上升。只干了16个月总理的金才龙在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与李日焕都坐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席位。但在7月8日参谒时,两人均不在第一排政治局常委的站位,表明6月29日享受了常委的政治待遇,未履行组织程序。

据朝鲜央视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报道视频,开头惯例有入场特写镜头,第3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常委崔龙海、金德训,第41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委员李日焕、郑尚学、金才龙、吴秀容、太亨彻,第46秒依次出现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朴明顺等。表明金才龙还在“委员圈”中,且李日焕在委员中排序第一。但在会议现场,金才龙再次坐在第一排常委席位上,可以确认党内地位明显上升,相对于其他政治局委员,是“入常”的热门人选之一。

因金正恩不满他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金才龙被2020年8月13日政治局会议罢免总理,保留政治局委员,改任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现在回炉的概率大增。留给现任总理金德训的时间最多只有五个月,如果四季度经济指标不能扭转金正恩对前三季度的严重不满,很有可能明年春节前被罢免。

5. 金与正即将第三次进入政治局。在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上,金与正再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是与兄长“过家家”,先退后进,分摊一点与美外交失败的责任,朝鲜内外较真的人就太天真了。

尽管她现任中央委员、宣传鼓动部副部长,但部长、第一副部长、除金正恩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不敢怠慢“公主”。预计最晚至2022年2月,她将第三次“入局”。至于是任政治局委员还是候补委员,都是兄妹一念之间,实权不减。她任党中央部长(例如宣传鼓动部)的时机已成熟,今后任政治局常委也是不证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