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阿富汗政府与美国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秦晖

【OR  商业新媒体】


欲罢不能的阿国重建

美军在阿20年,扶植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搞民主,最后是彻底失败。其原因和教训,必须反省。

但是,有人说这20年的阿富汗还不如“埃米尔国”1.0版那五年,还替阿富汗人编了段子,说是“塔利班时代我们没有选票,但其他什么都有。而美军来了我们有了选票,却失去了其他一切”。这当然也是违反常识。

从统计数据看,塔利班倒台后阿富汗经济立即出现恢复性高增长,2002/2003财政年度增长30%,2003/2004财政年度又增长了20%。此后转入常规增长: 7.5%(2004年), 15.1%(2009年),7.6%(2010年),即使在塔利班反扑、战争行为加剧、政府控制区缩小的最近几年,GDP通常也仍能维持正增长:1.8%(2018年)、2.9% (2019年)、-5.5% (2020年),甚至共和政府倒台前,有关方面还预测今年会有1.0%的经济增长。(注1)

总的看来,由于国际援助和干旱的结束,共和政府在其整个存续期间的经济增长数字还是可以的:2020年阿富汗的GDP为2002年的将近5倍,人均GDP也达到了2002年的2.8倍。在未被战火波及的大城市及政府控制地区,“几乎所有反映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都稳步上升。生活水平,国际化和现代化程度、受教育水平、基础设施、性别平等等方面无一例外。”即便是抨击美国的中国作者也说:“西方扶持的阿政府至少在其实际控制区内逐步摆脱了贫困落后,甚至时而景气繁荣。”(注2)

在社会进步方面,女性地位的提升当然无可怀疑。塔利班时期女孩能上中学的比例为0,塔利班垮台两年后的2003年,6%女孩成为中学生,2017年又上升到39%。共和后期的女性大学升学率达到5%,就业率达到22%,公务员中女性为20%。在全世界比上不足,在阿富汗史无前例。而2017年议会中27%的议员为女性,这个数字已是世界前列。在2019年,阿富汗经济中已经出现1000名以上的女性老板。而这些数字在塔利班时代都是零。塔利班时代对阿富汗百姓而言实际上根本没有网络可言,但共和末期阿富汗人22%是网民,69%有手机,440万人使用社交媒体,这些数据与巴基斯坦的差距已经不大。如今阿富汗23%的男性有银行账户,这个比例已高于巴基斯坦的21%——但阿富汗女性开立银行账户的仅有7%,男女合计的银行开户率只有15%,仍低于巴基斯坦,更无法与印度的80%还低得很多。(注3)

比这些数字更可信的是人们的直观见闻:与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满城废墟、无一新楼、人口只剩50万的喀布尔相比,2020年前的阿富汗首都已经是新楼布满天际线,小汽车到处堵塞街道,市面熙熙攘攘,人群衣着得体。女性仍然流行穆斯林头巾,但色彩缤纷,黑罩袍并未被禁,但已很难看到。到处可见行人举着手机边走边通话,人口从50多万暴增至400多万,名为“喀布尔新城”的一大片开发区正大兴土木……有当地中国商家朋友称:现在的喀布尔看建筑就像中国的八九十年代,看汽车和手机也就是中国的十年前吧。

当然,与八九十年代乃至十年前中国城市不同的,是今天喀布尔除主要城区的大片楼房外,在城市周边与市内三座山的坡上还有大面积的贫民简易住所。在发展中国家城市里这是常见景观,与印度、菲律宾大城市的“贫民窟”相比,喀布尔的贫民区条件应该算是好的。而且考虑到:在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的严厉“户口”管制废除后,喀布尔一旦“解放”,人口很快急剧膨胀到400多万。在这种条件下,这些贫民区事实上也见证了阿富汗人权的进步——这里不会有驱逐“低端人口”的事情发生。

共和时期的“民心向背”

但这一切不能掩盖背后的严重危机。阿富汗仍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官场腐败、农村贫困、城市失业率高企,经济对外部援助的高度依赖,都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民主法治建设的失败,更是导致上述一切成就毁于一旦的致命伤。值得专门分析,这是后话。而这里先要辨析的是:有人特别指出了“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这自然也没错。但要说这就是共和国“丧失民心”甚至导致崩溃、塔利班东山再起成功复辟的主要原因,那肯定说不过去。

阿富汗现状再烂,那也是横向比较而言。要论与第一次塔利班统治的纵向对比,没有人会认为那时更好。一位朋友写文章骂美国,说是他在喀布尔沦陷前夕听到一位哈扎尔(什叶派少数民族)市民说塔利班进来是塌天大祸,人们要拼死反抗,但一个普什图市民却说:“塔利班其实也没传说的那么可怕。”这后者算是对塔利班的“好评”了。但他也没说塔利班可爱吧?更何况,喀布尔市区居民中普什图人只占25%,多数居民是与普什图人有民族宿怨的塔吉克人和哈扎尔人,他们对塔利班恐怕连“没传说的那么可怕”的评价都难有。阿富汗人对当局的腐败无能感到失望和不满应该相当普遍,但这不等于他们就会支持塔利班。

阿富汗的经济很畸形,高度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援助。没有人会对此满意。但对此最不满的难道不该是美国纳税人吗?而这会导致阿富汗人指望塔利班?他们指望塔利班更会搞经济,还是能得到更多的美援?

至于农村“停滞不前”就更不能成为民心接受塔利班的理由了。与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阿富汗的城乡差别和不公平的“城市优先”其来已久,它对民心的近期变化有何相关是值得怀疑的。阿富汗作为“最不发达”类型国家,农业在经济中占比畸高,前文提到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只靠工商业。事实上资料也表明,近20年来由于气候好转及苏式经济和塔利班管制在2001年的结束,商品性农业(尤其是石榴等水果和鸦片——后者固然糟糕透顶,但不会是种植者农民不满的理由)有所发展,对该国的经济增长是有推动的。因此农村的“停滞”在这期间是否更严重,恐怕需要论证。

更何况即便“停滞”,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农村经济也不会比现在好,而这些年政府控制区逐渐缩小,农村越来越多地重新成为塔控区。塔控区农村的凋敝难道会反而增加塔利班的民心?

“纳吉布拉现象”

其实,对于长期战乱的阿富汗而言,安全问题远比经济乃至廉政问题更影响“民心”。而共和政府在这方面的无能,以及美国又打算撒手,这两者才真正是百姓最失望的。但资料表明,这种失望导致的“民心”并不是转向塔利班,而是转向当年的亲苏政府及其后继者。尤其在都市地区更是如此。

这是容易理解的:苏占时期喀布尔并未被战火波及,当时“自杀式爆炸”之类的城市恐怖袭击也尚未流行。因此大城市相对安全。但亲苏政府倒台后,喀布尔却陷入各派“圣战者”争夺首都的战火中,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塔利班掌权的五年尽管没有发生城市战争,但塔利班本身的“国家恐怖主义”又太过严厉,恶劣记忆难消。因此人们开始怀念1992年前的苏占时代,尤其是惨遭塔利班虐杀的末代亲苏领导人纳吉布拉,更成为人们同情的对象。

自塔利班政权垮台以来,共和政府虽然禁止前亲苏政党重新注册,但言论自由是有的,纳吉布的演讲和肖像那时就开始在小范围流行,尤其在首都喀布尔和纳吉布拉家乡、阿富汗东南的帕克蒂亚省一带。随着塔利班重新活跃,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纳吉布拉现象”也越发明显。2004年后,一些餐厅开始把纳吉布拉的像与时任总统卡尔扎伊并排挂出以招徕顾客。带有纳吉布拉肖像的海报经常出现在喀布尔的街角,甚至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大街上。而他的演讲则在集市上以DVD出售。(注4)2008年,喀布尔一家广播电台进行了民意调查:“过去和现在的体制,您认为哪个最适合你的利益?”据说竟有93.2%的人选择了纳吉布拉体制。(注5)也就是这一年纳吉布拉被虐杀12周年之际,当年的阿富汗共产党人第一次公开在首都集会纪念他,而从未参加红色运动的年轻人也来了不少。会议组织者、瓦坦党主席西卢拉.贾巴尔赫声称:当年虐杀纳吉布拉是“阿富汗人民的敌人(塔利班)在外国主人的命令下”干的。与会者都知道这指的就是巴基斯坦,有人还明确点出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注6)

纳吉布拉在苏占时代从秘密警察头子起家,在克格勃指挥下杀人如麻,后来也是因为其强硬、铁腕做派被苏联看中,成为末代傀儡。但他曾在被苏联抛弃后的一年多内与苏联表示切割,取消一切意识形态符号,更改国名党名,把阿共即“人民民主党”重组为“瓦坦党”,瓦坦即“祖国”、“家园”之意。他到这时才放弃“阶级斗争”与“专政”,改打和平、和解、民族认同和伊斯兰牌,已经没法取信于人。

然而他毕竟是主动辞职,开城让“圣战者”进入,使喀布尔免于兵燹。这点就比进城后就开打派别仗,乃至“争城而战,杀人盈城”的希克马蒂亚尔等更顺应民情。而他在塔利班手里又死得那么惨,难免令人同情。随着战争阴云重现,人们逐渐遗忘当年苏联挑起几十年战祸开端,而怀念当年喀布尔的“和平岁月”。

1997年,海外流亡的前阿共人士在德国再建瓦坦党,塔利班垮台后他们回国活动,这些年来曾三次向共和政府申请政党注册,未获同意。但不让注册只是没法参加选举而已,共和政府并不禁止其作为民间团体活动。他们成立了纳吉博士基金会,自2008年后每年的9月27日(纳吉布拉被虐杀之日)都公开举行纪念活动。(注7)2017年,据说有“数千人”参加了他们的活动,并宣布他们要第四次申请合法注册瓦坦党。(注8)

瓦坦党并不是唯一的前亲苏政府“遗民”党。以前阿共人士为主的小党在共和政府时期有好几个,其中最大的是前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努尔•哈克•乌鲁米于2003年创立的“阿富汗民族团结党”。乌鲁米是前亲苏军队中将,傀儡政权垮台前夕曾与圣战者谈和,塔利班“埃米尔国”时期流亡荷兰,共和政府成立后回国创立该党,并公开声明要作为世俗左派党,联系前亲苏左派的成员,以合法继承阿富汗的左派传统。与瓦坦党的不同在于由于乌鲁米在亲苏政权末期与纳吉布拉不睦,他不打纳氏被虐杀的悲情牌,而是直接为苏联辩护,宣传亲苏政府的和平努力。

当然,无论瓦坦党还是民族团结党,如今都一再表示他们放弃了苏联当年那种制度诉求,表示他们追求的是社会民主主义,是和平、改良、在议会民主下为劳动者维权。尤其与当年在圣战者威逼下,末期的纳吉布拉曾让瓦坦党尽量凸显伊斯兰色彩。但如今塔利班的宗教极端已经令人生厌,现在的“纳吉布拉派”凸显的是世俗色彩。他们一再强调自己追求的是世俗民主,世俗社会主义,不反对任何宗教。

在苏联已不复存在、纳吉布拉个人比较敏感而民情又渴望和平的背景下,民族团结党的活动比瓦坦党更为顺利,不仅一建党就合法注册成功,而且通过政党联盟很早就取得了议会席位,积极参与议会政治。乌鲁米曾任共和政府的内政部长,持强硬的反塔利班立场。在瓦坦党不能合法参选前,该党成为包括瓦坦党在内的前亲苏左派在议会中的发言人。

随着塔利班重新发动攻势,阿富汗重燃战火,政府与民众对过去为“和平”而死的人、作为极端暴力受害者的人不分党派都给与了越来越多的尊重,而把过去的恩怨放在一边。2020年开斋节,在祭拜马苏德之墓后,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莫希布成为第一位拜祭纳吉布拉墓地的共和政府高官。(注9)祭拜马苏德理所当然,因为他是阿富汗共和政府建立以来就树立的第一号阿富汗民族英雄。喀布尔市中心有著名的马苏德广场,国内到处可见马苏德的塑像和画像。

而祭拜纳吉布拉就非同寻常:他恰恰是马苏德曾经的死敌,而且作为冷战时阿富汗的苏联代理人曾有“卖国贼”的恶名。

但政府高官同时祭拜的这两位人物的共同点就在于,两人都死于塔利班之手:1996年塔利班一上台就虐杀了纳吉布拉,2001年塔利班在垮台前以自杀式爆炸方式暗杀了当时坚决抵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军事领导人、塔吉克人英雄马苏德。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象征了塔利班以虐杀上台、以暗杀下台的整个血腥执政史。

这两人从各个角度看都是象征性的两极:一个是普什图族,另一个是塔吉克族;一个是激进的共产党,另一个是传统的部落领袖。两人当年学生时代就是同窗并熟识,亲苏政权垮台后,纳吉布拉在喀布尔联合国机构避难四年,圣战者政府并未为难,据说就有马苏德的作用。塔利班进城时马苏德曾要纳吉布拉随他撤退,纳吉布拉却选择留下,据说就是因为他顾虑政治与民族的宿怨,觉得与塔吉克人同撤会让普什图同族反感,又对同为普什图人、以前并未为敌的塔利班心存幻想,结果惨遭毒手。

莫希布痛骂哈利勒扎德:阿美的“囚徒困境”

而祭拜两人的莫希布,恰恰是共和政府中最坚决地主张团结各方共抗塔利班、希望前者放弃宿怨,但不对后者抱幻想的人。他在美国特使刚与塔利班达成“多哈协议”不久就有此举,可谓意味深长。他在网上声明:

“在开斋节期间,我参拜了我国两位历史人物的陵墓,我的家人过去对他们有不同的看法。然而,带来真正的和平取决于宽容、包容和克服预定的身份成见,”“今天的阿富汗由过去相互敌对的不同信仰组成,但今天都在一个系统、一面旗帜和一个阿富汗下运作。”

为什么专门提到“我的家人”对两人的看法变化?原来,与共和政府中各方“背景人士”和部落、宗教大佬不同,莫希布1983年才出生于阿富汗东部小山村,父亲只是个法院书记员,没有任何强势利益集团背景。他出生不久,全家就因苏军攻入当地而沦为难民。因全家的苦撑、本人的努力和国际难民机构提供的机遇,得以到西方求学。作为一个平民出身,难民营长大而成为英国博士的“海归”少壮派,他受到总统器重,在出任国家安全顾问前,他是驻美大使。我们无从判断他的想法有多少民意基础,但在那些具有底层经历平民情结、却能摆脱传统愚昧、思想新锐倾慕西方,却又人格独立热爱祖国的阿富汗“新爱国者”中,他应该是个典型。

2019年3月,莫希布以国家安全顾问衔作为总统特使出访美国,以此前他曾任驻美大使三年的资历和年轻、新锐、“西化”的形象,他本是美国政客容易打交道的人。而且这个时期阿美双方都已明白与塔利班谈判难以避免,莫希布就是为此来与美国协调的。

但是,当莫希布在华盛顿得知特朗普政府改变长期以来拒绝与塔利班谈判的态度,不但与塔利班直接和谈,而且将阿富汗政府排除在外时,顿时表示了极度的失望和愤怒。他在会上不但激烈批评美国,而且特别对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也是首席谈判代表哈利勒扎德进行个人攻击,指责这位阿富汗裔美国外交官想当阿富汗的“总督”,受到个人政治野心的驱使与塔利班勾兑。莫希布的“无礼”惹怒了美方,第二天美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戴维•黑尔便电话通知阿富汗总统,美国政府将与莫希布断绝关系,不再正式接待他。尽管阿富汗共和政府后来改换了人继续与美国打交道,但双方对塔利班政策的协调已经大受影响。后来,双方基本上是各自与塔利班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妥协。这种情况下塔利班自然就会漫天要价,坐等两个对手互相“出卖”,而根本不可能妥协了。

莫希布年轻气盛缺少外交经验固然严重影响了阿美关系,哈利勒扎德在阿富汗问题上也严重失职——直到喀布尔陷落不到3个月前他还断言政府军与塔利班将打成僵局,“关于政府军将瓦解,塔利班将在短期内接管的说法是错误的。阿富汗人将面临的真正选择是在长期战争和谈判解决之间。”

但其实,莫希布固然对塔利班是“鹰派”,哈利勒扎德其实更是美国对塔利班的“鹰派”典型。早在9•11事件前3个月,他就建议“美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削弱塔利班并阻止塔利班主义的蔓延”。9•11事件不久美国就出兵推翻塔利班,哈利勒扎德正是最早的策划者之一。

是什么原因使这两个反塔鹰派后来居然事实上变成向塔利班“互相出卖”对方?阿美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Afghanistan

2. 刘羽丰:《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澎湃思想市场,https://mp.weixin.qq.com/s/0LPorcaS5TQb9hbqoz-4nA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305992

4.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5. https://afghanistan.ru/doc/12110.html

6. https://wp-fr.wikideck.com/Mohammad_Najibullah;https://afghanistan.ru/doc/13013.html

7. http://ariananews.af/regional/dr-najib’s-15th-death-anniversary-marked-in-kabul/

8.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9.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explained/najibullah-grave-death-afghanistan-hamdullah-mohib-6433076/■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阿富汗与美国陷入“囚徒困境”

发布日期:2021-09-08 05:30
摘要:阿富汗政府与美国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秦晖

【OR  商业新媒体】


欲罢不能的阿国重建

美军在阿20年,扶植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搞民主,最后是彻底失败。其原因和教训,必须反省。

但是,有人说这20年的阿富汗还不如“埃米尔国”1.0版那五年,还替阿富汗人编了段子,说是“塔利班时代我们没有选票,但其他什么都有。而美军来了我们有了选票,却失去了其他一切”。这当然也是违反常识。

从统计数据看,塔利班倒台后阿富汗经济立即出现恢复性高增长,2002/2003财政年度增长30%,2003/2004财政年度又增长了20%。此后转入常规增长: 7.5%(2004年), 15.1%(2009年),7.6%(2010年),即使在塔利班反扑、战争行为加剧、政府控制区缩小的最近几年,GDP通常也仍能维持正增长:1.8%(2018年)、2.9% (2019年)、-5.5% (2020年),甚至共和政府倒台前,有关方面还预测今年会有1.0%的经济增长。(注1)

总的看来,由于国际援助和干旱的结束,共和政府在其整个存续期间的经济增长数字还是可以的:2020年阿富汗的GDP为2002年的将近5倍,人均GDP也达到了2002年的2.8倍。在未被战火波及的大城市及政府控制地区,“几乎所有反映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都稳步上升。生活水平,国际化和现代化程度、受教育水平、基础设施、性别平等等方面无一例外。”即便是抨击美国的中国作者也说:“西方扶持的阿政府至少在其实际控制区内逐步摆脱了贫困落后,甚至时而景气繁荣。”(注2)

在社会进步方面,女性地位的提升当然无可怀疑。塔利班时期女孩能上中学的比例为0,塔利班垮台两年后的2003年,6%女孩成为中学生,2017年又上升到39%。共和后期的女性大学升学率达到5%,就业率达到22%,公务员中女性为20%。在全世界比上不足,在阿富汗史无前例。而2017年议会中27%的议员为女性,这个数字已是世界前列。在2019年,阿富汗经济中已经出现1000名以上的女性老板。而这些数字在塔利班时代都是零。塔利班时代对阿富汗百姓而言实际上根本没有网络可言,但共和末期阿富汗人22%是网民,69%有手机,440万人使用社交媒体,这些数据与巴基斯坦的差距已经不大。如今阿富汗23%的男性有银行账户,这个比例已高于巴基斯坦的21%——但阿富汗女性开立银行账户的仅有7%,男女合计的银行开户率只有15%,仍低于巴基斯坦,更无法与印度的80%还低得很多。(注3)

比这些数字更可信的是人们的直观见闻:与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满城废墟、无一新楼、人口只剩50万的喀布尔相比,2020年前的阿富汗首都已经是新楼布满天际线,小汽车到处堵塞街道,市面熙熙攘攘,人群衣着得体。女性仍然流行穆斯林头巾,但色彩缤纷,黑罩袍并未被禁,但已很难看到。到处可见行人举着手机边走边通话,人口从50多万暴增至400多万,名为“喀布尔新城”的一大片开发区正大兴土木……有当地中国商家朋友称:现在的喀布尔看建筑就像中国的八九十年代,看汽车和手机也就是中国的十年前吧。

当然,与八九十年代乃至十年前中国城市不同的,是今天喀布尔除主要城区的大片楼房外,在城市周边与市内三座山的坡上还有大面积的贫民简易住所。在发展中国家城市里这是常见景观,与印度、菲律宾大城市的“贫民窟”相比,喀布尔的贫民区条件应该算是好的。而且考虑到:在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的严厉“户口”管制废除后,喀布尔一旦“解放”,人口很快急剧膨胀到400多万。在这种条件下,这些贫民区事实上也见证了阿富汗人权的进步——这里不会有驱逐“低端人口”的事情发生。

共和时期的“民心向背”

但这一切不能掩盖背后的严重危机。阿富汗仍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官场腐败、农村贫困、城市失业率高企,经济对外部援助的高度依赖,都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民主法治建设的失败,更是导致上述一切成就毁于一旦的致命伤。值得专门分析,这是后话。而这里先要辨析的是:有人特别指出了“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这自然也没错。但要说这就是共和国“丧失民心”甚至导致崩溃、塔利班东山再起成功复辟的主要原因,那肯定说不过去。

阿富汗现状再烂,那也是横向比较而言。要论与第一次塔利班统治的纵向对比,没有人会认为那时更好。一位朋友写文章骂美国,说是他在喀布尔沦陷前夕听到一位哈扎尔(什叶派少数民族)市民说塔利班进来是塌天大祸,人们要拼死反抗,但一个普什图市民却说:“塔利班其实也没传说的那么可怕。”这后者算是对塔利班的“好评”了。但他也没说塔利班可爱吧?更何况,喀布尔市区居民中普什图人只占25%,多数居民是与普什图人有民族宿怨的塔吉克人和哈扎尔人,他们对塔利班恐怕连“没传说的那么可怕”的评价都难有。阿富汗人对当局的腐败无能感到失望和不满应该相当普遍,但这不等于他们就会支持塔利班。

阿富汗的经济很畸形,高度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援助。没有人会对此满意。但对此最不满的难道不该是美国纳税人吗?而这会导致阿富汗人指望塔利班?他们指望塔利班更会搞经济,还是能得到更多的美援?

至于农村“停滞不前”就更不能成为民心接受塔利班的理由了。与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阿富汗的城乡差别和不公平的“城市优先”其来已久,它对民心的近期变化有何相关是值得怀疑的。阿富汗作为“最不发达”类型国家,农业在经济中占比畸高,前文提到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只靠工商业。事实上资料也表明,近20年来由于气候好转及苏式经济和塔利班管制在2001年的结束,商品性农业(尤其是石榴等水果和鸦片——后者固然糟糕透顶,但不会是种植者农民不满的理由)有所发展,对该国的经济增长是有推动的。因此农村的“停滞”在这期间是否更严重,恐怕需要论证。

更何况即便“停滞”,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农村经济也不会比现在好,而这些年政府控制区逐渐缩小,农村越来越多地重新成为塔控区。塔控区农村的凋敝难道会反而增加塔利班的民心?

“纳吉布拉现象”

其实,对于长期战乱的阿富汗而言,安全问题远比经济乃至廉政问题更影响“民心”。而共和政府在这方面的无能,以及美国又打算撒手,这两者才真正是百姓最失望的。但资料表明,这种失望导致的“民心”并不是转向塔利班,而是转向当年的亲苏政府及其后继者。尤其在都市地区更是如此。

这是容易理解的:苏占时期喀布尔并未被战火波及,当时“自杀式爆炸”之类的城市恐怖袭击也尚未流行。因此大城市相对安全。但亲苏政府倒台后,喀布尔却陷入各派“圣战者”争夺首都的战火中,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塔利班掌权的五年尽管没有发生城市战争,但塔利班本身的“国家恐怖主义”又太过严厉,恶劣记忆难消。因此人们开始怀念1992年前的苏占时代,尤其是惨遭塔利班虐杀的末代亲苏领导人纳吉布拉,更成为人们同情的对象。

自塔利班政权垮台以来,共和政府虽然禁止前亲苏政党重新注册,但言论自由是有的,纳吉布的演讲和肖像那时就开始在小范围流行,尤其在首都喀布尔和纳吉布拉家乡、阿富汗东南的帕克蒂亚省一带。随着塔利班重新活跃,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纳吉布拉现象”也越发明显。2004年后,一些餐厅开始把纳吉布拉的像与时任总统卡尔扎伊并排挂出以招徕顾客。带有纳吉布拉肖像的海报经常出现在喀布尔的街角,甚至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大街上。而他的演讲则在集市上以DVD出售。(注4)2008年,喀布尔一家广播电台进行了民意调查:“过去和现在的体制,您认为哪个最适合你的利益?”据说竟有93.2%的人选择了纳吉布拉体制。(注5)也就是这一年纳吉布拉被虐杀12周年之际,当年的阿富汗共产党人第一次公开在首都集会纪念他,而从未参加红色运动的年轻人也来了不少。会议组织者、瓦坦党主席西卢拉.贾巴尔赫声称:当年虐杀纳吉布拉是“阿富汗人民的敌人(塔利班)在外国主人的命令下”干的。与会者都知道这指的就是巴基斯坦,有人还明确点出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注6)

纳吉布拉在苏占时代从秘密警察头子起家,在克格勃指挥下杀人如麻,后来也是因为其强硬、铁腕做派被苏联看中,成为末代傀儡。但他曾在被苏联抛弃后的一年多内与苏联表示切割,取消一切意识形态符号,更改国名党名,把阿共即“人民民主党”重组为“瓦坦党”,瓦坦即“祖国”、“家园”之意。他到这时才放弃“阶级斗争”与“专政”,改打和平、和解、民族认同和伊斯兰牌,已经没法取信于人。

然而他毕竟是主动辞职,开城让“圣战者”进入,使喀布尔免于兵燹。这点就比进城后就开打派别仗,乃至“争城而战,杀人盈城”的希克马蒂亚尔等更顺应民情。而他在塔利班手里又死得那么惨,难免令人同情。随着战争阴云重现,人们逐渐遗忘当年苏联挑起几十年战祸开端,而怀念当年喀布尔的“和平岁月”。

1997年,海外流亡的前阿共人士在德国再建瓦坦党,塔利班垮台后他们回国活动,这些年来曾三次向共和政府申请政党注册,未获同意。但不让注册只是没法参加选举而已,共和政府并不禁止其作为民间团体活动。他们成立了纳吉博士基金会,自2008年后每年的9月27日(纳吉布拉被虐杀之日)都公开举行纪念活动。(注7)2017年,据说有“数千人”参加了他们的活动,并宣布他们要第四次申请合法注册瓦坦党。(注8)

瓦坦党并不是唯一的前亲苏政府“遗民”党。以前阿共人士为主的小党在共和政府时期有好几个,其中最大的是前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努尔•哈克•乌鲁米于2003年创立的“阿富汗民族团结党”。乌鲁米是前亲苏军队中将,傀儡政权垮台前夕曾与圣战者谈和,塔利班“埃米尔国”时期流亡荷兰,共和政府成立后回国创立该党,并公开声明要作为世俗左派党,联系前亲苏左派的成员,以合法继承阿富汗的左派传统。与瓦坦党的不同在于由于乌鲁米在亲苏政权末期与纳吉布拉不睦,他不打纳氏被虐杀的悲情牌,而是直接为苏联辩护,宣传亲苏政府的和平努力。

当然,无论瓦坦党还是民族团结党,如今都一再表示他们放弃了苏联当年那种制度诉求,表示他们追求的是社会民主主义,是和平、改良、在议会民主下为劳动者维权。尤其与当年在圣战者威逼下,末期的纳吉布拉曾让瓦坦党尽量凸显伊斯兰色彩。但如今塔利班的宗教极端已经令人生厌,现在的“纳吉布拉派”凸显的是世俗色彩。他们一再强调自己追求的是世俗民主,世俗社会主义,不反对任何宗教。

在苏联已不复存在、纳吉布拉个人比较敏感而民情又渴望和平的背景下,民族团结党的活动比瓦坦党更为顺利,不仅一建党就合法注册成功,而且通过政党联盟很早就取得了议会席位,积极参与议会政治。乌鲁米曾任共和政府的内政部长,持强硬的反塔利班立场。在瓦坦党不能合法参选前,该党成为包括瓦坦党在内的前亲苏左派在议会中的发言人。

随着塔利班重新发动攻势,阿富汗重燃战火,政府与民众对过去为“和平”而死的人、作为极端暴力受害者的人不分党派都给与了越来越多的尊重,而把过去的恩怨放在一边。2020年开斋节,在祭拜马苏德之墓后,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莫希布成为第一位拜祭纳吉布拉墓地的共和政府高官。(注9)祭拜马苏德理所当然,因为他是阿富汗共和政府建立以来就树立的第一号阿富汗民族英雄。喀布尔市中心有著名的马苏德广场,国内到处可见马苏德的塑像和画像。

而祭拜纳吉布拉就非同寻常:他恰恰是马苏德曾经的死敌,而且作为冷战时阿富汗的苏联代理人曾有“卖国贼”的恶名。

但政府高官同时祭拜的这两位人物的共同点就在于,两人都死于塔利班之手:1996年塔利班一上台就虐杀了纳吉布拉,2001年塔利班在垮台前以自杀式爆炸方式暗杀了当时坚决抵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军事领导人、塔吉克人英雄马苏德。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象征了塔利班以虐杀上台、以暗杀下台的整个血腥执政史。

这两人从各个角度看都是象征性的两极:一个是普什图族,另一个是塔吉克族;一个是激进的共产党,另一个是传统的部落领袖。两人当年学生时代就是同窗并熟识,亲苏政权垮台后,纳吉布拉在喀布尔联合国机构避难四年,圣战者政府并未为难,据说就有马苏德的作用。塔利班进城时马苏德曾要纳吉布拉随他撤退,纳吉布拉却选择留下,据说就是因为他顾虑政治与民族的宿怨,觉得与塔吉克人同撤会让普什图同族反感,又对同为普什图人、以前并未为敌的塔利班心存幻想,结果惨遭毒手。

莫希布痛骂哈利勒扎德:阿美的“囚徒困境”

而祭拜两人的莫希布,恰恰是共和政府中最坚决地主张团结各方共抗塔利班、希望前者放弃宿怨,但不对后者抱幻想的人。他在美国特使刚与塔利班达成“多哈协议”不久就有此举,可谓意味深长。他在网上声明:

“在开斋节期间,我参拜了我国两位历史人物的陵墓,我的家人过去对他们有不同的看法。然而,带来真正的和平取决于宽容、包容和克服预定的身份成见,”“今天的阿富汗由过去相互敌对的不同信仰组成,但今天都在一个系统、一面旗帜和一个阿富汗下运作。”

为什么专门提到“我的家人”对两人的看法变化?原来,与共和政府中各方“背景人士”和部落、宗教大佬不同,莫希布1983年才出生于阿富汗东部小山村,父亲只是个法院书记员,没有任何强势利益集团背景。他出生不久,全家就因苏军攻入当地而沦为难民。因全家的苦撑、本人的努力和国际难民机构提供的机遇,得以到西方求学。作为一个平民出身,难民营长大而成为英国博士的“海归”少壮派,他受到总统器重,在出任国家安全顾问前,他是驻美大使。我们无从判断他的想法有多少民意基础,但在那些具有底层经历平民情结、却能摆脱传统愚昧、思想新锐倾慕西方,却又人格独立热爱祖国的阿富汗“新爱国者”中,他应该是个典型。

2019年3月,莫希布以国家安全顾问衔作为总统特使出访美国,以此前他曾任驻美大使三年的资历和年轻、新锐、“西化”的形象,他本是美国政客容易打交道的人。而且这个时期阿美双方都已明白与塔利班谈判难以避免,莫希布就是为此来与美国协调的。

但是,当莫希布在华盛顿得知特朗普政府改变长期以来拒绝与塔利班谈判的态度,不但与塔利班直接和谈,而且将阿富汗政府排除在外时,顿时表示了极度的失望和愤怒。他在会上不但激烈批评美国,而且特别对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也是首席谈判代表哈利勒扎德进行个人攻击,指责这位阿富汗裔美国外交官想当阿富汗的“总督”,受到个人政治野心的驱使与塔利班勾兑。莫希布的“无礼”惹怒了美方,第二天美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戴维•黑尔便电话通知阿富汗总统,美国政府将与莫希布断绝关系,不再正式接待他。尽管阿富汗共和政府后来改换了人继续与美国打交道,但双方对塔利班政策的协调已经大受影响。后来,双方基本上是各自与塔利班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妥协。这种情况下塔利班自然就会漫天要价,坐等两个对手互相“出卖”,而根本不可能妥协了。

莫希布年轻气盛缺少外交经验固然严重影响了阿美关系,哈利勒扎德在阿富汗问题上也严重失职——直到喀布尔陷落不到3个月前他还断言政府军与塔利班将打成僵局,“关于政府军将瓦解,塔利班将在短期内接管的说法是错误的。阿富汗人将面临的真正选择是在长期战争和谈判解决之间。”

但其实,莫希布固然对塔利班是“鹰派”,哈利勒扎德其实更是美国对塔利班的“鹰派”典型。早在9•11事件前3个月,他就建议“美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削弱塔利班并阻止塔利班主义的蔓延”。9•11事件不久美国就出兵推翻塔利班,哈利勒扎德正是最早的策划者之一。

是什么原因使这两个反塔鹰派后来居然事实上变成向塔利班“互相出卖”对方?阿美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Afghanistan

2. 刘羽丰:《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澎湃思想市场,https://mp.weixin.qq.com/s/0LPorcaS5TQb9hbqoz-4nA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305992

4.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5. https://afghanistan.ru/doc/12110.html

6. https://wp-fr.wikideck.com/Mohammad_Najibullah;https://afghanistan.ru/doc/13013.html

7. http://ariananews.af/regional/dr-najib’s-15th-death-anniversary-marked-in-kabul/

8.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9.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explained/najibullah-grave-death-afghanistan-hamdullah-mohib-6433076/■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阿富汗政府与美国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秦晖

【OR  商业新媒体】


欲罢不能的阿国重建

美军在阿20年,扶植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搞民主,最后是彻底失败。其原因和教训,必须反省。

但是,有人说这20年的阿富汗还不如“埃米尔国”1.0版那五年,还替阿富汗人编了段子,说是“塔利班时代我们没有选票,但其他什么都有。而美军来了我们有了选票,却失去了其他一切”。这当然也是违反常识。

从统计数据看,塔利班倒台后阿富汗经济立即出现恢复性高增长,2002/2003财政年度增长30%,2003/2004财政年度又增长了20%。此后转入常规增长: 7.5%(2004年), 15.1%(2009年),7.6%(2010年),即使在塔利班反扑、战争行为加剧、政府控制区缩小的最近几年,GDP通常也仍能维持正增长:1.8%(2018年)、2.9% (2019年)、-5.5% (2020年),甚至共和政府倒台前,有关方面还预测今年会有1.0%的经济增长。(注1)

总的看来,由于国际援助和干旱的结束,共和政府在其整个存续期间的经济增长数字还是可以的:2020年阿富汗的GDP为2002年的将近5倍,人均GDP也达到了2002年的2.8倍。在未被战火波及的大城市及政府控制地区,“几乎所有反映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都稳步上升。生活水平,国际化和现代化程度、受教育水平、基础设施、性别平等等方面无一例外。”即便是抨击美国的中国作者也说:“西方扶持的阿政府至少在其实际控制区内逐步摆脱了贫困落后,甚至时而景气繁荣。”(注2)

在社会进步方面,女性地位的提升当然无可怀疑。塔利班时期女孩能上中学的比例为0,塔利班垮台两年后的2003年,6%女孩成为中学生,2017年又上升到39%。共和后期的女性大学升学率达到5%,就业率达到22%,公务员中女性为20%。在全世界比上不足,在阿富汗史无前例。而2017年议会中27%的议员为女性,这个数字已是世界前列。在2019年,阿富汗经济中已经出现1000名以上的女性老板。而这些数字在塔利班时代都是零。塔利班时代对阿富汗百姓而言实际上根本没有网络可言,但共和末期阿富汗人22%是网民,69%有手机,440万人使用社交媒体,这些数据与巴基斯坦的差距已经不大。如今阿富汗23%的男性有银行账户,这个比例已高于巴基斯坦的21%——但阿富汗女性开立银行账户的仅有7%,男女合计的银行开户率只有15%,仍低于巴基斯坦,更无法与印度的80%还低得很多。(注3)

比这些数字更可信的是人们的直观见闻:与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满城废墟、无一新楼、人口只剩50万的喀布尔相比,2020年前的阿富汗首都已经是新楼布满天际线,小汽车到处堵塞街道,市面熙熙攘攘,人群衣着得体。女性仍然流行穆斯林头巾,但色彩缤纷,黑罩袍并未被禁,但已很难看到。到处可见行人举着手机边走边通话,人口从50多万暴增至400多万,名为“喀布尔新城”的一大片开发区正大兴土木……有当地中国商家朋友称:现在的喀布尔看建筑就像中国的八九十年代,看汽车和手机也就是中国的十年前吧。

当然,与八九十年代乃至十年前中国城市不同的,是今天喀布尔除主要城区的大片楼房外,在城市周边与市内三座山的坡上还有大面积的贫民简易住所。在发展中国家城市里这是常见景观,与印度、菲律宾大城市的“贫民窟”相比,喀布尔的贫民区条件应该算是好的。而且考虑到:在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的严厉“户口”管制废除后,喀布尔一旦“解放”,人口很快急剧膨胀到400多万。在这种条件下,这些贫民区事实上也见证了阿富汗人权的进步——这里不会有驱逐“低端人口”的事情发生。

共和时期的“民心向背”

但这一切不能掩盖背后的严重危机。阿富汗仍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官场腐败、农村贫困、城市失业率高企,经济对外部援助的高度依赖,都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民主法治建设的失败,更是导致上述一切成就毁于一旦的致命伤。值得专门分析,这是后话。而这里先要辨析的是:有人特别指出了“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这自然也没错。但要说这就是共和国“丧失民心”甚至导致崩溃、塔利班东山再起成功复辟的主要原因,那肯定说不过去。

阿富汗现状再烂,那也是横向比较而言。要论与第一次塔利班统治的纵向对比,没有人会认为那时更好。一位朋友写文章骂美国,说是他在喀布尔沦陷前夕听到一位哈扎尔(什叶派少数民族)市民说塔利班进来是塌天大祸,人们要拼死反抗,但一个普什图市民却说:“塔利班其实也没传说的那么可怕。”这后者算是对塔利班的“好评”了。但他也没说塔利班可爱吧?更何况,喀布尔市区居民中普什图人只占25%,多数居民是与普什图人有民族宿怨的塔吉克人和哈扎尔人,他们对塔利班恐怕连“没传说的那么可怕”的评价都难有。阿富汗人对当局的腐败无能感到失望和不满应该相当普遍,但这不等于他们就会支持塔利班。

阿富汗的经济很畸形,高度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援助。没有人会对此满意。但对此最不满的难道不该是美国纳税人吗?而这会导致阿富汗人指望塔利班?他们指望塔利班更会搞经济,还是能得到更多的美援?

至于农村“停滞不前”就更不能成为民心接受塔利班的理由了。与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阿富汗的城乡差别和不公平的“城市优先”其来已久,它对民心的近期变化有何相关是值得怀疑的。阿富汗作为“最不发达”类型国家,农业在经济中占比畸高,前文提到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只靠工商业。事实上资料也表明,近20年来由于气候好转及苏式经济和塔利班管制在2001年的结束,商品性农业(尤其是石榴等水果和鸦片——后者固然糟糕透顶,但不会是种植者农民不满的理由)有所发展,对该国的经济增长是有推动的。因此农村的“停滞”在这期间是否更严重,恐怕需要论证。

更何况即便“停滞”,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农村经济也不会比现在好,而这些年政府控制区逐渐缩小,农村越来越多地重新成为塔控区。塔控区农村的凋敝难道会反而增加塔利班的民心?

“纳吉布拉现象”

其实,对于长期战乱的阿富汗而言,安全问题远比经济乃至廉政问题更影响“民心”。而共和政府在这方面的无能,以及美国又打算撒手,这两者才真正是百姓最失望的。但资料表明,这种失望导致的“民心”并不是转向塔利班,而是转向当年的亲苏政府及其后继者。尤其在都市地区更是如此。

这是容易理解的:苏占时期喀布尔并未被战火波及,当时“自杀式爆炸”之类的城市恐怖袭击也尚未流行。因此大城市相对安全。但亲苏政府倒台后,喀布尔却陷入各派“圣战者”争夺首都的战火中,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塔利班掌权的五年尽管没有发生城市战争,但塔利班本身的“国家恐怖主义”又太过严厉,恶劣记忆难消。因此人们开始怀念1992年前的苏占时代,尤其是惨遭塔利班虐杀的末代亲苏领导人纳吉布拉,更成为人们同情的对象。

自塔利班政权垮台以来,共和政府虽然禁止前亲苏政党重新注册,但言论自由是有的,纳吉布的演讲和肖像那时就开始在小范围流行,尤其在首都喀布尔和纳吉布拉家乡、阿富汗东南的帕克蒂亚省一带。随着塔利班重新活跃,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纳吉布拉现象”也越发明显。2004年后,一些餐厅开始把纳吉布拉的像与时任总统卡尔扎伊并排挂出以招徕顾客。带有纳吉布拉肖像的海报经常出现在喀布尔的街角,甚至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大街上。而他的演讲则在集市上以DVD出售。(注4)2008年,喀布尔一家广播电台进行了民意调查:“过去和现在的体制,您认为哪个最适合你的利益?”据说竟有93.2%的人选择了纳吉布拉体制。(注5)也就是这一年纳吉布拉被虐杀12周年之际,当年的阿富汗共产党人第一次公开在首都集会纪念他,而从未参加红色运动的年轻人也来了不少。会议组织者、瓦坦党主席西卢拉.贾巴尔赫声称:当年虐杀纳吉布拉是“阿富汗人民的敌人(塔利班)在外国主人的命令下”干的。与会者都知道这指的就是巴基斯坦,有人还明确点出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注6)

纳吉布拉在苏占时代从秘密警察头子起家,在克格勃指挥下杀人如麻,后来也是因为其强硬、铁腕做派被苏联看中,成为末代傀儡。但他曾在被苏联抛弃后的一年多内与苏联表示切割,取消一切意识形态符号,更改国名党名,把阿共即“人民民主党”重组为“瓦坦党”,瓦坦即“祖国”、“家园”之意。他到这时才放弃“阶级斗争”与“专政”,改打和平、和解、民族认同和伊斯兰牌,已经没法取信于人。

然而他毕竟是主动辞职,开城让“圣战者”进入,使喀布尔免于兵燹。这点就比进城后就开打派别仗,乃至“争城而战,杀人盈城”的希克马蒂亚尔等更顺应民情。而他在塔利班手里又死得那么惨,难免令人同情。随着战争阴云重现,人们逐渐遗忘当年苏联挑起几十年战祸开端,而怀念当年喀布尔的“和平岁月”。

1997年,海外流亡的前阿共人士在德国再建瓦坦党,塔利班垮台后他们回国活动,这些年来曾三次向共和政府申请政党注册,未获同意。但不让注册只是没法参加选举而已,共和政府并不禁止其作为民间团体活动。他们成立了纳吉博士基金会,自2008年后每年的9月27日(纳吉布拉被虐杀之日)都公开举行纪念活动。(注7)2017年,据说有“数千人”参加了他们的活动,并宣布他们要第四次申请合法注册瓦坦党。(注8)

瓦坦党并不是唯一的前亲苏政府“遗民”党。以前阿共人士为主的小党在共和政府时期有好几个,其中最大的是前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努尔•哈克•乌鲁米于2003年创立的“阿富汗民族团结党”。乌鲁米是前亲苏军队中将,傀儡政权垮台前夕曾与圣战者谈和,塔利班“埃米尔国”时期流亡荷兰,共和政府成立后回国创立该党,并公开声明要作为世俗左派党,联系前亲苏左派的成员,以合法继承阿富汗的左派传统。与瓦坦党的不同在于由于乌鲁米在亲苏政权末期与纳吉布拉不睦,他不打纳氏被虐杀的悲情牌,而是直接为苏联辩护,宣传亲苏政府的和平努力。

当然,无论瓦坦党还是民族团结党,如今都一再表示他们放弃了苏联当年那种制度诉求,表示他们追求的是社会民主主义,是和平、改良、在议会民主下为劳动者维权。尤其与当年在圣战者威逼下,末期的纳吉布拉曾让瓦坦党尽量凸显伊斯兰色彩。但如今塔利班的宗教极端已经令人生厌,现在的“纳吉布拉派”凸显的是世俗色彩。他们一再强调自己追求的是世俗民主,世俗社会主义,不反对任何宗教。

在苏联已不复存在、纳吉布拉个人比较敏感而民情又渴望和平的背景下,民族团结党的活动比瓦坦党更为顺利,不仅一建党就合法注册成功,而且通过政党联盟很早就取得了议会席位,积极参与议会政治。乌鲁米曾任共和政府的内政部长,持强硬的反塔利班立场。在瓦坦党不能合法参选前,该党成为包括瓦坦党在内的前亲苏左派在议会中的发言人。

随着塔利班重新发动攻势,阿富汗重燃战火,政府与民众对过去为“和平”而死的人、作为极端暴力受害者的人不分党派都给与了越来越多的尊重,而把过去的恩怨放在一边。2020年开斋节,在祭拜马苏德之墓后,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莫希布成为第一位拜祭纳吉布拉墓地的共和政府高官。(注9)祭拜马苏德理所当然,因为他是阿富汗共和政府建立以来就树立的第一号阿富汗民族英雄。喀布尔市中心有著名的马苏德广场,国内到处可见马苏德的塑像和画像。

而祭拜纳吉布拉就非同寻常:他恰恰是马苏德曾经的死敌,而且作为冷战时阿富汗的苏联代理人曾有“卖国贼”的恶名。

但政府高官同时祭拜的这两位人物的共同点就在于,两人都死于塔利班之手:1996年塔利班一上台就虐杀了纳吉布拉,2001年塔利班在垮台前以自杀式爆炸方式暗杀了当时坚决抵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军事领导人、塔吉克人英雄马苏德。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象征了塔利班以虐杀上台、以暗杀下台的整个血腥执政史。

这两人从各个角度看都是象征性的两极:一个是普什图族,另一个是塔吉克族;一个是激进的共产党,另一个是传统的部落领袖。两人当年学生时代就是同窗并熟识,亲苏政权垮台后,纳吉布拉在喀布尔联合国机构避难四年,圣战者政府并未为难,据说就有马苏德的作用。塔利班进城时马苏德曾要纳吉布拉随他撤退,纳吉布拉却选择留下,据说就是因为他顾虑政治与民族的宿怨,觉得与塔吉克人同撤会让普什图同族反感,又对同为普什图人、以前并未为敌的塔利班心存幻想,结果惨遭毒手。

莫希布痛骂哈利勒扎德:阿美的“囚徒困境”

而祭拜两人的莫希布,恰恰是共和政府中最坚决地主张团结各方共抗塔利班、希望前者放弃宿怨,但不对后者抱幻想的人。他在美国特使刚与塔利班达成“多哈协议”不久就有此举,可谓意味深长。他在网上声明:

“在开斋节期间,我参拜了我国两位历史人物的陵墓,我的家人过去对他们有不同的看法。然而,带来真正的和平取决于宽容、包容和克服预定的身份成见,”“今天的阿富汗由过去相互敌对的不同信仰组成,但今天都在一个系统、一面旗帜和一个阿富汗下运作。”

为什么专门提到“我的家人”对两人的看法变化?原来,与共和政府中各方“背景人士”和部落、宗教大佬不同,莫希布1983年才出生于阿富汗东部小山村,父亲只是个法院书记员,没有任何强势利益集团背景。他出生不久,全家就因苏军攻入当地而沦为难民。因全家的苦撑、本人的努力和国际难民机构提供的机遇,得以到西方求学。作为一个平民出身,难民营长大而成为英国博士的“海归”少壮派,他受到总统器重,在出任国家安全顾问前,他是驻美大使。我们无从判断他的想法有多少民意基础,但在那些具有底层经历平民情结、却能摆脱传统愚昧、思想新锐倾慕西方,却又人格独立热爱祖国的阿富汗“新爱国者”中,他应该是个典型。

2019年3月,莫希布以国家安全顾问衔作为总统特使出访美国,以此前他曾任驻美大使三年的资历和年轻、新锐、“西化”的形象,他本是美国政客容易打交道的人。而且这个时期阿美双方都已明白与塔利班谈判难以避免,莫希布就是为此来与美国协调的。

但是,当莫希布在华盛顿得知特朗普政府改变长期以来拒绝与塔利班谈判的态度,不但与塔利班直接和谈,而且将阿富汗政府排除在外时,顿时表示了极度的失望和愤怒。他在会上不但激烈批评美国,而且特别对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也是首席谈判代表哈利勒扎德进行个人攻击,指责这位阿富汗裔美国外交官想当阿富汗的“总督”,受到个人政治野心的驱使与塔利班勾兑。莫希布的“无礼”惹怒了美方,第二天美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戴维•黑尔便电话通知阿富汗总统,美国政府将与莫希布断绝关系,不再正式接待他。尽管阿富汗共和政府后来改换了人继续与美国打交道,但双方对塔利班政策的协调已经大受影响。后来,双方基本上是各自与塔利班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妥协。这种情况下塔利班自然就会漫天要价,坐等两个对手互相“出卖”,而根本不可能妥协了。

莫希布年轻气盛缺少外交经验固然严重影响了阿美关系,哈利勒扎德在阿富汗问题上也严重失职——直到喀布尔陷落不到3个月前他还断言政府军与塔利班将打成僵局,“关于政府军将瓦解,塔利班将在短期内接管的说法是错误的。阿富汗人将面临的真正选择是在长期战争和谈判解决之间。”

但其实,莫希布固然对塔利班是“鹰派”,哈利勒扎德其实更是美国对塔利班的“鹰派”典型。早在9•11事件前3个月,他就建议“美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削弱塔利班并阻止塔利班主义的蔓延”。9•11事件不久美国就出兵推翻塔利班,哈利勒扎德正是最早的策划者之一。

是什么原因使这两个反塔鹰派后来居然事实上变成向塔利班“互相出卖”对方?阿美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Afghanistan

2. 刘羽丰:《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澎湃思想市场,https://mp.weixin.qq.com/s/0LPorcaS5TQb9hbqoz-4nA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305992

4.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5. https://afghanistan.ru/doc/12110.html

6. https://wp-fr.wikideck.com/Mohammad_Najibullah;https://afghanistan.ru/doc/13013.html

7. http://ariananews.af/regional/dr-najib’s-15th-death-anniversary-marked-in-kabul/

8.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9.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explained/najibullah-grave-death-afghanistan-hamdullah-mohib-6433076/■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阿富汗与美国陷入“囚徒困境”

发布日期:2021-09-08 05:30
摘要:阿富汗政府与美国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秦晖

【OR  商业新媒体】


欲罢不能的阿国重建

美军在阿20年,扶植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搞民主,最后是彻底失败。其原因和教训,必须反省。

但是,有人说这20年的阿富汗还不如“埃米尔国”1.0版那五年,还替阿富汗人编了段子,说是“塔利班时代我们没有选票,但其他什么都有。而美军来了我们有了选票,却失去了其他一切”。这当然也是违反常识。

从统计数据看,塔利班倒台后阿富汗经济立即出现恢复性高增长,2002/2003财政年度增长30%,2003/2004财政年度又增长了20%。此后转入常规增长: 7.5%(2004年), 15.1%(2009年),7.6%(2010年),即使在塔利班反扑、战争行为加剧、政府控制区缩小的最近几年,GDP通常也仍能维持正增长:1.8%(2018年)、2.9% (2019年)、-5.5% (2020年),甚至共和政府倒台前,有关方面还预测今年会有1.0%的经济增长。(注1)

总的看来,由于国际援助和干旱的结束,共和政府在其整个存续期间的经济增长数字还是可以的:2020年阿富汗的GDP为2002年的将近5倍,人均GDP也达到了2002年的2.8倍。在未被战火波及的大城市及政府控制地区,“几乎所有反映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都稳步上升。生活水平,国际化和现代化程度、受教育水平、基础设施、性别平等等方面无一例外。”即便是抨击美国的中国作者也说:“西方扶持的阿政府至少在其实际控制区内逐步摆脱了贫困落后,甚至时而景气繁荣。”(注2)

在社会进步方面,女性地位的提升当然无可怀疑。塔利班时期女孩能上中学的比例为0,塔利班垮台两年后的2003年,6%女孩成为中学生,2017年又上升到39%。共和后期的女性大学升学率达到5%,就业率达到22%,公务员中女性为20%。在全世界比上不足,在阿富汗史无前例。而2017年议会中27%的议员为女性,这个数字已是世界前列。在2019年,阿富汗经济中已经出现1000名以上的女性老板。而这些数字在塔利班时代都是零。塔利班时代对阿富汗百姓而言实际上根本没有网络可言,但共和末期阿富汗人22%是网民,69%有手机,440万人使用社交媒体,这些数据与巴基斯坦的差距已经不大。如今阿富汗23%的男性有银行账户,这个比例已高于巴基斯坦的21%——但阿富汗女性开立银行账户的仅有7%,男女合计的银行开户率只有15%,仍低于巴基斯坦,更无法与印度的80%还低得很多。(注3)

比这些数字更可信的是人们的直观见闻:与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满城废墟、无一新楼、人口只剩50万的喀布尔相比,2020年前的阿富汗首都已经是新楼布满天际线,小汽车到处堵塞街道,市面熙熙攘攘,人群衣着得体。女性仍然流行穆斯林头巾,但色彩缤纷,黑罩袍并未被禁,但已很难看到。到处可见行人举着手机边走边通话,人口从50多万暴增至400多万,名为“喀布尔新城”的一大片开发区正大兴土木……有当地中国商家朋友称:现在的喀布尔看建筑就像中国的八九十年代,看汽车和手机也就是中国的十年前吧。

当然,与八九十年代乃至十年前中国城市不同的,是今天喀布尔除主要城区的大片楼房外,在城市周边与市内三座山的坡上还有大面积的贫民简易住所。在发展中国家城市里这是常见景观,与印度、菲律宾大城市的“贫民窟”相比,喀布尔的贫民区条件应该算是好的。而且考虑到:在第一次塔利班掌权时期的严厉“户口”管制废除后,喀布尔一旦“解放”,人口很快急剧膨胀到400多万。在这种条件下,这些贫民区事实上也见证了阿富汗人权的进步——这里不会有驱逐“低端人口”的事情发生。

共和时期的“民心向背”

但这一切不能掩盖背后的严重危机。阿富汗仍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官场腐败、农村贫困、城市失业率高企,经济对外部援助的高度依赖,都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民主法治建设的失败,更是导致上述一切成就毁于一旦的致命伤。值得专门分析,这是后话。而这里先要辨析的是:有人特别指出了“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这自然也没错。但要说这就是共和国“丧失民心”甚至导致崩溃、塔利班东山再起成功复辟的主要原因,那肯定说不过去。

阿富汗现状再烂,那也是横向比较而言。要论与第一次塔利班统治的纵向对比,没有人会认为那时更好。一位朋友写文章骂美国,说是他在喀布尔沦陷前夕听到一位哈扎尔(什叶派少数民族)市民说塔利班进来是塌天大祸,人们要拼死反抗,但一个普什图市民却说:“塔利班其实也没传说的那么可怕。”这后者算是对塔利班的“好评”了。但他也没说塔利班可爱吧?更何况,喀布尔市区居民中普什图人只占25%,多数居民是与普什图人有民族宿怨的塔吉克人和哈扎尔人,他们对塔利班恐怕连“没传说的那么可怕”的评价都难有。阿富汗人对当局的腐败无能感到失望和不满应该相当普遍,但这不等于他们就会支持塔利班。

阿富汗的经济很畸形,高度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援助。没有人会对此满意。但对此最不满的难道不该是美国纳税人吗?而这会导致阿富汗人指望塔利班?他们指望塔利班更会搞经济,还是能得到更多的美援?

至于农村“停滞不前”就更不能成为民心接受塔利班的理由了。与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阿富汗的城乡差别和不公平的“城市优先”其来已久,它对民心的近期变化有何相关是值得怀疑的。阿富汗作为“最不发达”类型国家,农业在经济中占比畸高,前文提到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只靠工商业。事实上资料也表明,近20年来由于气候好转及苏式经济和塔利班管制在2001年的结束,商品性农业(尤其是石榴等水果和鸦片——后者固然糟糕透顶,但不会是种植者农民不满的理由)有所发展,对该国的经济增长是有推动的。因此农村的“停滞”在这期间是否更严重,恐怕需要论证。

更何况即便“停滞”,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农村经济也不会比现在好,而这些年政府控制区逐渐缩小,农村越来越多地重新成为塔控区。塔控区农村的凋敝难道会反而增加塔利班的民心?

“纳吉布拉现象”

其实,对于长期战乱的阿富汗而言,安全问题远比经济乃至廉政问题更影响“民心”。而共和政府在这方面的无能,以及美国又打算撒手,这两者才真正是百姓最失望的。但资料表明,这种失望导致的“民心”并不是转向塔利班,而是转向当年的亲苏政府及其后继者。尤其在都市地区更是如此。

这是容易理解的:苏占时期喀布尔并未被战火波及,当时“自杀式爆炸”之类的城市恐怖袭击也尚未流行。因此大城市相对安全。但亲苏政府倒台后,喀布尔却陷入各派“圣战者”争夺首都的战火中,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塔利班掌权的五年尽管没有发生城市战争,但塔利班本身的“国家恐怖主义”又太过严厉,恶劣记忆难消。因此人们开始怀念1992年前的苏占时代,尤其是惨遭塔利班虐杀的末代亲苏领导人纳吉布拉,更成为人们同情的对象。

自塔利班政权垮台以来,共和政府虽然禁止前亲苏政党重新注册,但言论自由是有的,纳吉布的演讲和肖像那时就开始在小范围流行,尤其在首都喀布尔和纳吉布拉家乡、阿富汗东南的帕克蒂亚省一带。随着塔利班重新活跃,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纳吉布拉现象”也越发明显。2004年后,一些餐厅开始把纳吉布拉的像与时任总统卡尔扎伊并排挂出以招徕顾客。带有纳吉布拉肖像的海报经常出现在喀布尔的街角,甚至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大街上。而他的演讲则在集市上以DVD出售。(注4)2008年,喀布尔一家广播电台进行了民意调查:“过去和现在的体制,您认为哪个最适合你的利益?”据说竟有93.2%的人选择了纳吉布拉体制。(注5)也就是这一年纳吉布拉被虐杀12周年之际,当年的阿富汗共产党人第一次公开在首都集会纪念他,而从未参加红色运动的年轻人也来了不少。会议组织者、瓦坦党主席西卢拉.贾巴尔赫声称:当年虐杀纳吉布拉是“阿富汗人民的敌人(塔利班)在外国主人的命令下”干的。与会者都知道这指的就是巴基斯坦,有人还明确点出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注6)

纳吉布拉在苏占时代从秘密警察头子起家,在克格勃指挥下杀人如麻,后来也是因为其强硬、铁腕做派被苏联看中,成为末代傀儡。但他曾在被苏联抛弃后的一年多内与苏联表示切割,取消一切意识形态符号,更改国名党名,把阿共即“人民民主党”重组为“瓦坦党”,瓦坦即“祖国”、“家园”之意。他到这时才放弃“阶级斗争”与“专政”,改打和平、和解、民族认同和伊斯兰牌,已经没法取信于人。

然而他毕竟是主动辞职,开城让“圣战者”进入,使喀布尔免于兵燹。这点就比进城后就开打派别仗,乃至“争城而战,杀人盈城”的希克马蒂亚尔等更顺应民情。而他在塔利班手里又死得那么惨,难免令人同情。随着战争阴云重现,人们逐渐遗忘当年苏联挑起几十年战祸开端,而怀念当年喀布尔的“和平岁月”。

1997年,海外流亡的前阿共人士在德国再建瓦坦党,塔利班垮台后他们回国活动,这些年来曾三次向共和政府申请政党注册,未获同意。但不让注册只是没法参加选举而已,共和政府并不禁止其作为民间团体活动。他们成立了纳吉博士基金会,自2008年后每年的9月27日(纳吉布拉被虐杀之日)都公开举行纪念活动。(注7)2017年,据说有“数千人”参加了他们的活动,并宣布他们要第四次申请合法注册瓦坦党。(注8)

瓦坦党并不是唯一的前亲苏政府“遗民”党。以前阿共人士为主的小党在共和政府时期有好几个,其中最大的是前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努尔•哈克•乌鲁米于2003年创立的“阿富汗民族团结党”。乌鲁米是前亲苏军队中将,傀儡政权垮台前夕曾与圣战者谈和,塔利班“埃米尔国”时期流亡荷兰,共和政府成立后回国创立该党,并公开声明要作为世俗左派党,联系前亲苏左派的成员,以合法继承阿富汗的左派传统。与瓦坦党的不同在于由于乌鲁米在亲苏政权末期与纳吉布拉不睦,他不打纳氏被虐杀的悲情牌,而是直接为苏联辩护,宣传亲苏政府的和平努力。

当然,无论瓦坦党还是民族团结党,如今都一再表示他们放弃了苏联当年那种制度诉求,表示他们追求的是社会民主主义,是和平、改良、在议会民主下为劳动者维权。尤其与当年在圣战者威逼下,末期的纳吉布拉曾让瓦坦党尽量凸显伊斯兰色彩。但如今塔利班的宗教极端已经令人生厌,现在的“纳吉布拉派”凸显的是世俗色彩。他们一再强调自己追求的是世俗民主,世俗社会主义,不反对任何宗教。

在苏联已不复存在、纳吉布拉个人比较敏感而民情又渴望和平的背景下,民族团结党的活动比瓦坦党更为顺利,不仅一建党就合法注册成功,而且通过政党联盟很早就取得了议会席位,积极参与议会政治。乌鲁米曾任共和政府的内政部长,持强硬的反塔利班立场。在瓦坦党不能合法参选前,该党成为包括瓦坦党在内的前亲苏左派在议会中的发言人。

随着塔利班重新发动攻势,阿富汗重燃战火,政府与民众对过去为“和平”而死的人、作为极端暴力受害者的人不分党派都给与了越来越多的尊重,而把过去的恩怨放在一边。2020年开斋节,在祭拜马苏德之墓后,阿富汗国家安全顾问莫希布成为第一位拜祭纳吉布拉墓地的共和政府高官。(注9)祭拜马苏德理所当然,因为他是阿富汗共和政府建立以来就树立的第一号阿富汗民族英雄。喀布尔市中心有著名的马苏德广场,国内到处可见马苏德的塑像和画像。

而祭拜纳吉布拉就非同寻常:他恰恰是马苏德曾经的死敌,而且作为冷战时阿富汗的苏联代理人曾有“卖国贼”的恶名。

但政府高官同时祭拜的这两位人物的共同点就在于,两人都死于塔利班之手:1996年塔利班一上台就虐杀了纳吉布拉,2001年塔利班在垮台前以自杀式爆炸方式暗杀了当时坚决抵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军事领导人、塔吉克人英雄马苏德。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象征了塔利班以虐杀上台、以暗杀下台的整个血腥执政史。

这两人从各个角度看都是象征性的两极:一个是普什图族,另一个是塔吉克族;一个是激进的共产党,另一个是传统的部落领袖。两人当年学生时代就是同窗并熟识,亲苏政权垮台后,纳吉布拉在喀布尔联合国机构避难四年,圣战者政府并未为难,据说就有马苏德的作用。塔利班进城时马苏德曾要纳吉布拉随他撤退,纳吉布拉却选择留下,据说就是因为他顾虑政治与民族的宿怨,觉得与塔吉克人同撤会让普什图同族反感,又对同为普什图人、以前并未为敌的塔利班心存幻想,结果惨遭毒手。

莫希布痛骂哈利勒扎德:阿美的“囚徒困境”

而祭拜两人的莫希布,恰恰是共和政府中最坚决地主张团结各方共抗塔利班、希望前者放弃宿怨,但不对后者抱幻想的人。他在美国特使刚与塔利班达成“多哈协议”不久就有此举,可谓意味深长。他在网上声明:

“在开斋节期间,我参拜了我国两位历史人物的陵墓,我的家人过去对他们有不同的看法。然而,带来真正的和平取决于宽容、包容和克服预定的身份成见,”“今天的阿富汗由过去相互敌对的不同信仰组成,但今天都在一个系统、一面旗帜和一个阿富汗下运作。”

为什么专门提到“我的家人”对两人的看法变化?原来,与共和政府中各方“背景人士”和部落、宗教大佬不同,莫希布1983年才出生于阿富汗东部小山村,父亲只是个法院书记员,没有任何强势利益集团背景。他出生不久,全家就因苏军攻入当地而沦为难民。因全家的苦撑、本人的努力和国际难民机构提供的机遇,得以到西方求学。作为一个平民出身,难民营长大而成为英国博士的“海归”少壮派,他受到总统器重,在出任国家安全顾问前,他是驻美大使。我们无从判断他的想法有多少民意基础,但在那些具有底层经历平民情结、却能摆脱传统愚昧、思想新锐倾慕西方,却又人格独立热爱祖国的阿富汗“新爱国者”中,他应该是个典型。

2019年3月,莫希布以国家安全顾问衔作为总统特使出访美国,以此前他曾任驻美大使三年的资历和年轻、新锐、“西化”的形象,他本是美国政客容易打交道的人。而且这个时期阿美双方都已明白与塔利班谈判难以避免,莫希布就是为此来与美国协调的。

但是,当莫希布在华盛顿得知特朗普政府改变长期以来拒绝与塔利班谈判的态度,不但与塔利班直接和谈,而且将阿富汗政府排除在外时,顿时表示了极度的失望和愤怒。他在会上不但激烈批评美国,而且特别对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也是首席谈判代表哈利勒扎德进行个人攻击,指责这位阿富汗裔美国外交官想当阿富汗的“总督”,受到个人政治野心的驱使与塔利班勾兑。莫希布的“无礼”惹怒了美方,第二天美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戴维•黑尔便电话通知阿富汗总统,美国政府将与莫希布断绝关系,不再正式接待他。尽管阿富汗共和政府后来改换了人继续与美国打交道,但双方对塔利班政策的协调已经大受影响。后来,双方基本上是各自与塔利班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妥协。这种情况下塔利班自然就会漫天要价,坐等两个对手互相“出卖”,而根本不可能妥协了。

莫希布年轻气盛缺少外交经验固然严重影响了阿美关系,哈利勒扎德在阿富汗问题上也严重失职——直到喀布尔陷落不到3个月前他还断言政府军与塔利班将打成僵局,“关于政府军将瓦解,塔利班将在短期内接管的说法是错误的。阿富汗人将面临的真正选择是在长期战争和谈判解决之间。”

但其实,莫希布固然对塔利班是“鹰派”,哈利勒扎德其实更是美国对塔利班的“鹰派”典型。早在9•11事件前3个月,他就建议“美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削弱塔利班并阻止塔利班主义的蔓延”。9•11事件不久美国就出兵推翻塔利班,哈利勒扎德正是最早的策划者之一。

是什么原因使这两个反塔鹰派后来居然事实上变成向塔利班“互相出卖”对方?阿美双方当然都有具体失误。但从外交方面讲,阿、美对塔利班政策真正的致命缺陷,就是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Afghanistan

2. 刘羽丰:《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澎湃思想市场,https://mp.weixin.qq.com/s/0LPorcaS5TQb9hbqoz-4nA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305992

4.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5. https://afghanistan.ru/doc/12110.html

6. https://wp-fr.wikideck.com/Mohammad_Najibullah;https://afghanistan.ru/doc/13013.html

7. http://ariananews.af/regional/dr-najib’s-15th-death-anniversary-marked-in-kabul/

8.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political-landscape/the-ghost-of-najibullah-hezb-e-watan-announces-another-relaunch/

9.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explained/najibullah-grave-death-afghanistan-hamdullah-mohib-6433076/■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