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在2005年宣布收购锐步(Reebok)时,将这笔38亿美元的交易称为“千载难逢的机会”。锐步在健身爱好者当中拥有大批粉丝,在美国市场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阿迪达斯希望通过收购这个品牌,在关键的北美市场将自己的销售额提高一倍,在那个市场居于绝对领先地位的,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耐克(Nike)。

不过,锐步很快就变成了这家德国公司鞋子里磨脚的沙子。20世纪80年代的健身操热潮早已过去,Reebok Pump系列的充气鞋这样的创新不过是昙花一现。阿迪达斯开始了无休止的重组努力,年复一年地试图阻止锐步走下坡路。到2020年底,黑措根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这个位于巴伐利亚乡间的寂静小镇,是阿迪达斯的总部所在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泰德(Kasper Rorsted)再次将这个品牌出售。

8 月 12 日,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将这个带有米字旗标识的运动鞋收归麾下,该集团旗下的品牌大军包括快时尚零售商Forever 21、滑板品牌Airwalk、户外用品商 Eddie Bauer,以及衬衫制造商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

虽然阿迪达斯最近通过严格的成本控制成功止血,但锐步已不再符合集团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阿迪达斯与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合作推出 Yeezy,以及与碧昂斯(Beyoncé)的 Ivy Park 运动休闲系列合作,在美国市场取得了长足进步之后。罗斯泰德是一个务实的丹麦人,有着扭转局面的良好记录,现在他将把出售锐步的收益交还给长期依赖要求对这个品牌采取行动的股东,并专注于阿迪达斯的核心品牌。

锐步的衰落史。
按品牌划分的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资料来源:SPORTING GOODS INTELLIGENCE

对于任何试图重振一个已失宠品牌的企业来说,阿迪达斯兵败锐步都是一个警示。在锐步最火的时候,它在美国的运动鞋销量甚至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把耐克甩在身后,但过气的速度跟蹿红的速度一样快,不管阿迪达斯如何努力地让时光倒流。现在,这项任务落在了 Authentic Brands身上,该公司把复兴知名过气品牌作为自己的专长。“独创性的眼力、一些资金,加上改变现状的热情,你还怕什么,”MandM Direct Holdings的董事长迈克·汤姆金斯(Mike Tomkins)表示;这是一家欧洲的在线零售商,专门从品牌那里直接购买清仓库存。“如果有Authentic在背后来挺它,并且全力以赴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成功的。除非你脑子坏了,不然没有人买下一个品牌就是为了玩死它。”

把锐步历史上丰富的经典鞋履和服装款式重新拿出来做文章,可以吸引到那些喜欢复古风的消费者,比如简·方达(Jane Fonda)的健美操靴,以及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 黑白相间的牛眼球鞋。毕竟,从斐乐(Fila)到匡威(Converse),这些小众品牌都能在寻找怀旧品牌的年轻购物者及其父母那里获得共鸣。

汤姆金斯表示,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独立零售商们发现,与更大规模的零售对手竞争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凭借其线上和线下门店网络,取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市场份额情况下。

多年来,阿迪达斯试图让锐步回归一个主打健身房的纯粹健身品牌,同时放弃了团队运动和明星运动员。10年前,它跟一个当时鲜为人知的健身训练项目CrossFit建立了为期 10 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后来这个项目大火。但在阿迪达斯旗下的多次重组,导致该品牌为能建立一个清晰的形象。Interbrand 全球营销副总裁乔·斯塔布斯 (Joe Stubbs)表示:“锐步在文化相关的伙伴关系以及性能技术方面没能取得进展,因此在激烈且自然竞争的环境下,变得无足轻重。”

锐步由英国兄弟乔和杰夫·福斯特(Joe and Jeff Foster)在50 年代末创立,他们以一种非洲羚羊的名字命名公司。在美国商人保罗·费尔曼(Paul Fireman)的帮助下,锐步于70年代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在推出自由式健美鞋后,它的生意算是真正起飞了。很快,这款鞋就成为了锐步最有名的鞋款,它的特点是软皮衬垫和两个尼龙搭扣带。

乍一看,阿迪达斯似乎是助推锐步的好伙伴。阿迪达斯旗下曾拥有户外品牌Salomon和高尔夫品牌TaylorMade,所以它有在同一个集团下经营不同品牌的经验。但锐步很快就暴露了一个战略难题:是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较小的部门以帮助其扩张,还是将最大的份额留给最大的业务。阿迪达斯最终决定将锐步的重点放在健身和运动休闲上,主品牌则依托Adidas Originals、Yeezy合作系列和Ivy Park等旗下偏时尚的品牌,取得良好的发展势头。从2006年到2020年,锐步的年销售额下降了29%,降至14亿欧元(约合16亿美元),而阿迪达斯的收入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80亿欧元。

 “毫无疑问,阿迪达斯其实很清楚要如何培育锐步,但这样做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品牌,”锐步的联合创始人乔·福斯特说。“当一家付了38亿美元的公司做出这些决定时,我不能说这是错的。出钱的说了算。”

Authentic面临的挑战是,究竟是仅专注于锐步的经典款式,打造一个利润更高的小众品牌,还是大力投资于新款式以及研发工作,从它此前的母公司和耐克的销售额中分一杯羹。品牌与授权公司Beanstalk的董事长迈克尔·斯通(Michael Stone)表示,虽然Authentic已经建立起了收购过气品牌的业务,但让锐步东山再起,恐怕要困难得多。“即使有一个标志性的商标,也不大值得重新来过,”他说。“市场已经饱和。谁给你挪地方呀。”撰文/Corinne Gretler、Deirdre Hipwell 

总之 锐步在运动鞋的销售上曾经可以与耐克抗衡,阿迪达斯因此收购它,来提升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现在,专门拯救过气品牌的Authentic Brands,想试试能否让它东山再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东家能让锐步(Reebok)起死回生吗

发布日期:2021-09-07 16:06
摘要: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在2005年宣布收购锐步(Reebok)时,将这笔38亿美元的交易称为“千载难逢的机会”。锐步在健身爱好者当中拥有大批粉丝,在美国市场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阿迪达斯希望通过收购这个品牌,在关键的北美市场将自己的销售额提高一倍,在那个市场居于绝对领先地位的,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耐克(Nike)。

不过,锐步很快就变成了这家德国公司鞋子里磨脚的沙子。20世纪80年代的健身操热潮早已过去,Reebok Pump系列的充气鞋这样的创新不过是昙花一现。阿迪达斯开始了无休止的重组努力,年复一年地试图阻止锐步走下坡路。到2020年底,黑措根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这个位于巴伐利亚乡间的寂静小镇,是阿迪达斯的总部所在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泰德(Kasper Rorsted)再次将这个品牌出售。

8 月 12 日,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将这个带有米字旗标识的运动鞋收归麾下,该集团旗下的品牌大军包括快时尚零售商Forever 21、滑板品牌Airwalk、户外用品商 Eddie Bauer,以及衬衫制造商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

虽然阿迪达斯最近通过严格的成本控制成功止血,但锐步已不再符合集团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阿迪达斯与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合作推出 Yeezy,以及与碧昂斯(Beyoncé)的 Ivy Park 运动休闲系列合作,在美国市场取得了长足进步之后。罗斯泰德是一个务实的丹麦人,有着扭转局面的良好记录,现在他将把出售锐步的收益交还给长期依赖要求对这个品牌采取行动的股东,并专注于阿迪达斯的核心品牌。

锐步的衰落史。
按品牌划分的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资料来源:SPORTING GOODS INTELLIGENCE

对于任何试图重振一个已失宠品牌的企业来说,阿迪达斯兵败锐步都是一个警示。在锐步最火的时候,它在美国的运动鞋销量甚至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把耐克甩在身后,但过气的速度跟蹿红的速度一样快,不管阿迪达斯如何努力地让时光倒流。现在,这项任务落在了 Authentic Brands身上,该公司把复兴知名过气品牌作为自己的专长。“独创性的眼力、一些资金,加上改变现状的热情,你还怕什么,”MandM Direct Holdings的董事长迈克·汤姆金斯(Mike Tomkins)表示;这是一家欧洲的在线零售商,专门从品牌那里直接购买清仓库存。“如果有Authentic在背后来挺它,并且全力以赴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成功的。除非你脑子坏了,不然没有人买下一个品牌就是为了玩死它。”

把锐步历史上丰富的经典鞋履和服装款式重新拿出来做文章,可以吸引到那些喜欢复古风的消费者,比如简·方达(Jane Fonda)的健美操靴,以及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 黑白相间的牛眼球鞋。毕竟,从斐乐(Fila)到匡威(Converse),这些小众品牌都能在寻找怀旧品牌的年轻购物者及其父母那里获得共鸣。

汤姆金斯表示,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独立零售商们发现,与更大规模的零售对手竞争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凭借其线上和线下门店网络,取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市场份额情况下。

多年来,阿迪达斯试图让锐步回归一个主打健身房的纯粹健身品牌,同时放弃了团队运动和明星运动员。10年前,它跟一个当时鲜为人知的健身训练项目CrossFit建立了为期 10 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后来这个项目大火。但在阿迪达斯旗下的多次重组,导致该品牌为能建立一个清晰的形象。Interbrand 全球营销副总裁乔·斯塔布斯 (Joe Stubbs)表示:“锐步在文化相关的伙伴关系以及性能技术方面没能取得进展,因此在激烈且自然竞争的环境下,变得无足轻重。”

锐步由英国兄弟乔和杰夫·福斯特(Joe and Jeff Foster)在50 年代末创立,他们以一种非洲羚羊的名字命名公司。在美国商人保罗·费尔曼(Paul Fireman)的帮助下,锐步于70年代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在推出自由式健美鞋后,它的生意算是真正起飞了。很快,这款鞋就成为了锐步最有名的鞋款,它的特点是软皮衬垫和两个尼龙搭扣带。

乍一看,阿迪达斯似乎是助推锐步的好伙伴。阿迪达斯旗下曾拥有户外品牌Salomon和高尔夫品牌TaylorMade,所以它有在同一个集团下经营不同品牌的经验。但锐步很快就暴露了一个战略难题:是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较小的部门以帮助其扩张,还是将最大的份额留给最大的业务。阿迪达斯最终决定将锐步的重点放在健身和运动休闲上,主品牌则依托Adidas Originals、Yeezy合作系列和Ivy Park等旗下偏时尚的品牌,取得良好的发展势头。从2006年到2020年,锐步的年销售额下降了29%,降至14亿欧元(约合16亿美元),而阿迪达斯的收入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80亿欧元。

 “毫无疑问,阿迪达斯其实很清楚要如何培育锐步,但这样做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品牌,”锐步的联合创始人乔·福斯特说。“当一家付了38亿美元的公司做出这些决定时,我不能说这是错的。出钱的说了算。”

Authentic面临的挑战是,究竟是仅专注于锐步的经典款式,打造一个利润更高的小众品牌,还是大力投资于新款式以及研发工作,从它此前的母公司和耐克的销售额中分一杯羹。品牌与授权公司Beanstalk的董事长迈克尔·斯通(Michael Stone)表示,虽然Authentic已经建立起了收购过气品牌的业务,但让锐步东山再起,恐怕要困难得多。“即使有一个标志性的商标,也不大值得重新来过,”他说。“市场已经饱和。谁给你挪地方呀。”撰文/Corinne Gretler、Deirdre Hipwell 

总之 锐步在运动鞋的销售上曾经可以与耐克抗衡,阿迪达斯因此收购它,来提升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现在,专门拯救过气品牌的Authentic Brands,想试试能否让它东山再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在2005年宣布收购锐步(Reebok)时,将这笔38亿美元的交易称为“千载难逢的机会”。锐步在健身爱好者当中拥有大批粉丝,在美国市场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阿迪达斯希望通过收购这个品牌,在关键的北美市场将自己的销售额提高一倍,在那个市场居于绝对领先地位的,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耐克(Nike)。

不过,锐步很快就变成了这家德国公司鞋子里磨脚的沙子。20世纪80年代的健身操热潮早已过去,Reebok Pump系列的充气鞋这样的创新不过是昙花一现。阿迪达斯开始了无休止的重组努力,年复一年地试图阻止锐步走下坡路。到2020年底,黑措根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这个位于巴伐利亚乡间的寂静小镇,是阿迪达斯的总部所在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泰德(Kasper Rorsted)再次将这个品牌出售。

8 月 12 日,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将这个带有米字旗标识的运动鞋收归麾下,该集团旗下的品牌大军包括快时尚零售商Forever 21、滑板品牌Airwalk、户外用品商 Eddie Bauer,以及衬衫制造商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

虽然阿迪达斯最近通过严格的成本控制成功止血,但锐步已不再符合集团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阿迪达斯与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合作推出 Yeezy,以及与碧昂斯(Beyoncé)的 Ivy Park 运动休闲系列合作,在美国市场取得了长足进步之后。罗斯泰德是一个务实的丹麦人,有着扭转局面的良好记录,现在他将把出售锐步的收益交还给长期依赖要求对这个品牌采取行动的股东,并专注于阿迪达斯的核心品牌。

锐步的衰落史。
按品牌划分的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资料来源:SPORTING GOODS INTELLIGENCE

对于任何试图重振一个已失宠品牌的企业来说,阿迪达斯兵败锐步都是一个警示。在锐步最火的时候,它在美国的运动鞋销量甚至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把耐克甩在身后,但过气的速度跟蹿红的速度一样快,不管阿迪达斯如何努力地让时光倒流。现在,这项任务落在了 Authentic Brands身上,该公司把复兴知名过气品牌作为自己的专长。“独创性的眼力、一些资金,加上改变现状的热情,你还怕什么,”MandM Direct Holdings的董事长迈克·汤姆金斯(Mike Tomkins)表示;这是一家欧洲的在线零售商,专门从品牌那里直接购买清仓库存。“如果有Authentic在背后来挺它,并且全力以赴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成功的。除非你脑子坏了,不然没有人买下一个品牌就是为了玩死它。”

把锐步历史上丰富的经典鞋履和服装款式重新拿出来做文章,可以吸引到那些喜欢复古风的消费者,比如简·方达(Jane Fonda)的健美操靴,以及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 黑白相间的牛眼球鞋。毕竟,从斐乐(Fila)到匡威(Converse),这些小众品牌都能在寻找怀旧品牌的年轻购物者及其父母那里获得共鸣。

汤姆金斯表示,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独立零售商们发现,与更大规模的零售对手竞争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凭借其线上和线下门店网络,取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市场份额情况下。

多年来,阿迪达斯试图让锐步回归一个主打健身房的纯粹健身品牌,同时放弃了团队运动和明星运动员。10年前,它跟一个当时鲜为人知的健身训练项目CrossFit建立了为期 10 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后来这个项目大火。但在阿迪达斯旗下的多次重组,导致该品牌为能建立一个清晰的形象。Interbrand 全球营销副总裁乔·斯塔布斯 (Joe Stubbs)表示:“锐步在文化相关的伙伴关系以及性能技术方面没能取得进展,因此在激烈且自然竞争的环境下,变得无足轻重。”

锐步由英国兄弟乔和杰夫·福斯特(Joe and Jeff Foster)在50 年代末创立,他们以一种非洲羚羊的名字命名公司。在美国商人保罗·费尔曼(Paul Fireman)的帮助下,锐步于70年代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在推出自由式健美鞋后,它的生意算是真正起飞了。很快,这款鞋就成为了锐步最有名的鞋款,它的特点是软皮衬垫和两个尼龙搭扣带。

乍一看,阿迪达斯似乎是助推锐步的好伙伴。阿迪达斯旗下曾拥有户外品牌Salomon和高尔夫品牌TaylorMade,所以它有在同一个集团下经营不同品牌的经验。但锐步很快就暴露了一个战略难题:是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较小的部门以帮助其扩张,还是将最大的份额留给最大的业务。阿迪达斯最终决定将锐步的重点放在健身和运动休闲上,主品牌则依托Adidas Originals、Yeezy合作系列和Ivy Park等旗下偏时尚的品牌,取得良好的发展势头。从2006年到2020年,锐步的年销售额下降了29%,降至14亿欧元(约合16亿美元),而阿迪达斯的收入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80亿欧元。

 “毫无疑问,阿迪达斯其实很清楚要如何培育锐步,但这样做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品牌,”锐步的联合创始人乔·福斯特说。“当一家付了38亿美元的公司做出这些决定时,我不能说这是错的。出钱的说了算。”

Authentic面临的挑战是,究竟是仅专注于锐步的经典款式,打造一个利润更高的小众品牌,还是大力投资于新款式以及研发工作,从它此前的母公司和耐克的销售额中分一杯羹。品牌与授权公司Beanstalk的董事长迈克尔·斯通(Michael Stone)表示,虽然Authentic已经建立起了收购过气品牌的业务,但让锐步东山再起,恐怕要困难得多。“即使有一个标志性的商标,也不大值得重新来过,”他说。“市场已经饱和。谁给你挪地方呀。”撰文/Corinne Gretler、Deirdre Hipwell 

总之 锐步在运动鞋的销售上曾经可以与耐克抗衡,阿迪达斯因此收购它,来提升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现在,专门拯救过气品牌的Authentic Brands,想试试能否让它东山再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东家能让锐步(Reebok)起死回生吗

发布日期:2021-09-07 16:06
摘要: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



【OR  商业新媒体】

阿迪达斯(Adidas)在2005年宣布收购锐步(Reebok)时,将这笔38亿美元的交易称为“千载难逢的机会”。锐步在健身爱好者当中拥有大批粉丝,在美国市场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阿迪达斯希望通过收购这个品牌,在关键的北美市场将自己的销售额提高一倍,在那个市场居于绝对领先地位的,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耐克(Nike)。

不过,锐步很快就变成了这家德国公司鞋子里磨脚的沙子。20世纪80年代的健身操热潮早已过去,Reebok Pump系列的充气鞋这样的创新不过是昙花一现。阿迪达斯开始了无休止的重组努力,年复一年地试图阻止锐步走下坡路。到2020年底,黑措根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这个位于巴伐利亚乡间的寂静小镇,是阿迪达斯的总部所在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泰德(Kasper Rorsted)再次将这个品牌出售。

8 月 12 日,Authentic Brands Group以 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锐步,将这个带有米字旗标识的运动鞋收归麾下,该集团旗下的品牌大军包括快时尚零售商Forever 21、滑板品牌Airwalk、户外用品商 Eddie Bauer,以及衬衫制造商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

虽然阿迪达斯最近通过严格的成本控制成功止血,但锐步已不再符合集团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阿迪达斯与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合作推出 Yeezy,以及与碧昂斯(Beyoncé)的 Ivy Park 运动休闲系列合作,在美国市场取得了长足进步之后。罗斯泰德是一个务实的丹麦人,有着扭转局面的良好记录,现在他将把出售锐步的收益交还给长期依赖要求对这个品牌采取行动的股东,并专注于阿迪达斯的核心品牌。

锐步的衰落史。
按品牌划分的全球运动鞋市场份额。资料来源:SPORTING GOODS INTELLIGENCE

对于任何试图重振一个已失宠品牌的企业来说,阿迪达斯兵败锐步都是一个警示。在锐步最火的时候,它在美国的运动鞋销量甚至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把耐克甩在身后,但过气的速度跟蹿红的速度一样快,不管阿迪达斯如何努力地让时光倒流。现在,这项任务落在了 Authentic Brands身上,该公司把复兴知名过气品牌作为自己的专长。“独创性的眼力、一些资金,加上改变现状的热情,你还怕什么,”MandM Direct Holdings的董事长迈克·汤姆金斯(Mike Tomkins)表示;这是一家欧洲的在线零售商,专门从品牌那里直接购买清仓库存。“如果有Authentic在背后来挺它,并且全力以赴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成功的。除非你脑子坏了,不然没有人买下一个品牌就是为了玩死它。”

把锐步历史上丰富的经典鞋履和服装款式重新拿出来做文章,可以吸引到那些喜欢复古风的消费者,比如简·方达(Jane Fonda)的健美操靴,以及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 黑白相间的牛眼球鞋。毕竟,从斐乐(Fila)到匡威(Converse),这些小众品牌都能在寻找怀旧品牌的年轻购物者及其父母那里获得共鸣。

汤姆金斯表示,锐步或许能在独立运动服装零售商中获得立足点。独立零售商们发现,与更大规模的零售对手竞争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耐克和阿迪达斯凭借其线上和线下门店网络,取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市场份额情况下。

多年来,阿迪达斯试图让锐步回归一个主打健身房的纯粹健身品牌,同时放弃了团队运动和明星运动员。10年前,它跟一个当时鲜为人知的健身训练项目CrossFit建立了为期 10 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后来这个项目大火。但在阿迪达斯旗下的多次重组,导致该品牌为能建立一个清晰的形象。Interbrand 全球营销副总裁乔·斯塔布斯 (Joe Stubbs)表示:“锐步在文化相关的伙伴关系以及性能技术方面没能取得进展,因此在激烈且自然竞争的环境下,变得无足轻重。”

锐步由英国兄弟乔和杰夫·福斯特(Joe and Jeff Foster)在50 年代末创立,他们以一种非洲羚羊的名字命名公司。在美国商人保罗·费尔曼(Paul Fireman)的帮助下,锐步于70年代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在推出自由式健美鞋后,它的生意算是真正起飞了。很快,这款鞋就成为了锐步最有名的鞋款,它的特点是软皮衬垫和两个尼龙搭扣带。

乍一看,阿迪达斯似乎是助推锐步的好伙伴。阿迪达斯旗下曾拥有户外品牌Salomon和高尔夫品牌TaylorMade,所以它有在同一个集团下经营不同品牌的经验。但锐步很快就暴露了一个战略难题:是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较小的部门以帮助其扩张,还是将最大的份额留给最大的业务。阿迪达斯最终决定将锐步的重点放在健身和运动休闲上,主品牌则依托Adidas Originals、Yeezy合作系列和Ivy Park等旗下偏时尚的品牌,取得良好的发展势头。从2006年到2020年,锐步的年销售额下降了29%,降至14亿欧元(约合16亿美元),而阿迪达斯的收入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80亿欧元。

 “毫无疑问,阿迪达斯其实很清楚要如何培育锐步,但这样做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品牌,”锐步的联合创始人乔·福斯特说。“当一家付了38亿美元的公司做出这些决定时,我不能说这是错的。出钱的说了算。”

Authentic面临的挑战是,究竟是仅专注于锐步的经典款式,打造一个利润更高的小众品牌,还是大力投资于新款式以及研发工作,从它此前的母公司和耐克的销售额中分一杯羹。品牌与授权公司Beanstalk的董事长迈克尔·斯通(Michael Stone)表示,虽然Authentic已经建立起了收购过气品牌的业务,但让锐步东山再起,恐怕要困难得多。“即使有一个标志性的商标,也不大值得重新来过,”他说。“市场已经饱和。谁给你挪地方呀。”撰文/Corinne Gretler、Deirdre Hipwell 

总之 锐步在运动鞋的销售上曾经可以与耐克抗衡,阿迪达斯因此收购它,来提升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现在,专门拯救过气品牌的Authentic Brands,想试试能否让它东山再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