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徐晓彤

【OR  商业新媒体】

VR公司Pico于8月29日发布全员信,称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这为近期流传已久的收购消息盖了章。此前纷传字节将豪掷50亿元,而在交易落下实锤后,传言称交易金额高达90亿元。但目前根据天眼查信息,收购金额尚不确定。

成立不满10年的字节跳动,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内容产品收获大量用户,成为了BAT之后迅速崛起的巨头。这桩收购使人们引发了对VR行业和元宇宙概念的无限遐想。进军VR,对字节跳动来说,收购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的Pico确实是一个好选择。从实力层面来看,两者能够有效互补:字节能够为Pico的业务提供算法和数据支撑;Pico在VR行业的经验能带字节更加快速地入局。

与此同时,2014年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被再次提及,由于字节跳动走的正是当时Facebook的路线,两笔交易的相似度颇高,都是互联网巨头收购VR行业头部选手。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是最具行动力也最重要的元宇宙拥趸之一。在今年7月与The Verge的对话中,他表示,如果做得足够好,Facebook将在未来5年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发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之中,指的是物理现实、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共享的在线空间中融合。相关概念也常出现在电影的设定中,如《头号玩家》和近期上映的《失控玩家》。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继任者,未来元宇宙会像如今的互联网一样,让人们真切地置身其中,而非仅仅停留在“看”的层面。

这笔收购的意义

对于字节跳动对这一领域的进军,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认为,这笔交易是符合字节跳动发展逻辑的。他表示,“中国的巨头公司永远都不会给自己下定义”,边界的模糊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让一家公司非常强大。

周炜在谈及游戏产业时印证了这一点。“从元宇宙来说,它的第一出发点还是从游戏角度出发的。其次是社交,和社群。”周炜说,“游戏的玩法经过多年发展,玩法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无非就是画面清晰、多人同时在线,玩法没有突破让这个领域沉寂了很久。元宇宙的概念放在这个领域,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玩法。”

除此之外,周炜认为,VR会成为手机之后的下一代重要硬件载体,虽然普及率可能不会如手机一般人手一部,但依旧有广阔的市场。手机、平板、电脑都是从最初形态逐渐发展走向智能的,每种硬件的出现也会产生对应的巨头。字节作为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互联网巨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新机会。

“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服务商维势咨询创始人兼首席顾问顾伟,在与《财富》(中文版)的对话中表示,发展相对成熟的行业已经内卷,而像AR这样的赛道,还有很大的市场增量可待发掘。

这项收购不仅为字节跳动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会,也让行业迎来了一个新的时期。当红齐天集团联合创始人马子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收购Pico是VR行业的里程碑。”巨头的加入带动了行业前进,提升了包括资本、企业和用户在内的整个行业的信心。

“大厂入局会让C端(的渗透)提前到来,本来我们推测可能要3到5年,如今看来可能会提前,也许1到2年,就能让C端的产品体验和认知提高到一定量级。”她说。

究竟哪年,才是“元宇宙元年”

这项收购也让“元宇宙元年”的说法再次出现,“元年”这一只会在同一事物发生一次的词语,却在过去几年的相关新闻中多次出现。每当这一行业有所动作,人们认为相关行业未来可期时,便用这个词语来表达一种出于起始阶段但充满希望的含义。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这一问题在马子涵看来需要分两个维度去看:从公众认知层面来看,大众已经开始接触到元宇宙世界,得到了更沉浸化的体验,这样来看,元年已经到来;而从制度机制上来看,元宇宙不应只是一种体验,而是下一代更加优质先进互联网的形式,这个新的虚拟空间应该是足够开放的、包容的,如果用这一视角看,元年还未到来,而且距离这一元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顾伟也表示,元宇宙并不是VR、AR等技术概念的简单叠加,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能够把别人纳入到你的体系里”。这种“开放包容”是一大难关,无论对国外还是国内的选手来说都是如此。

“按照国别、政治经济环境讲元宇宙都是站不住脚的,”他说,如果只是在一种体系内进行内循环,就无法打造出真正的元宇宙。这到最后将会是一场集体格局的博弈——打造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

顾伟特别指出了一个国内外环境的矛盾点:国外擅长对于未来的超前描述,技术发展环境看似开放,但对于不符合他们意识形态的事物并不包容,缺少“软性的、柔性的”逻辑;而国内看似把自己包得很牢,但底层逻辑却是非常开放的。这里的逻辑是指根植在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之中的阴阳平衡与包容。

而现实中,实际存在的单位之间总是存在一堵墙,这层迫于外界环境或更多其他原因所筑造在外面的壳,也阻碍了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的实现。

如果将视角放到更微观一级的层面,国内外的公司在进行生态系统构建时,也会有筑起一层隔开外界的壳。顾伟表示,像微软、苹果等很多大公司都是打造独立生态的逻辑,相比之下谷歌倒还算开放(仅从市场化的操作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即便是Facebook这样具备相当实力的公司,单凭一己之力也是无法打造元宇宙的。国内也是同样,现实情况中,在中国做元宇宙的公司,也是“更多停留在打造自己的平台”。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用完全开放作为元宇宙真正到来的判别依据,是一种乌托邦的设想,在实践中不太现实。周炜说:“没必要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它就是真实生活空间在元宇宙的一个映射。因此,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所有的问题在那里也会存在。”只是数字世界打破了物理空间的界限,为人们提供了更多体验的可能。

他认为,元宇宙元年已至,虽然行业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但Roblox的上市为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现在从整个产品的概念和模型、要为此制定的规则,以及如何实现都已逐渐清晰,下一步就是去推进。

“我觉得,这次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结果出现。”周炜说。

时代的改变、机遇与挑战

无论元年是否已经到来,或还有多久才能到来,这条赛道上的选手数量都在快速增加,不仅限于元宇宙概念公司,还有通过收购入局的国内外的巨头们。中国市场在早期的一阵VR热潮过后,整个行业经历了一段低迷时期,三四年前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失望在于,在从二维到三维的新鲜感过后,当时的技术解决不了眩晕等关键的体验问题。而如今的技术、市场,乃至政策环境,都较之前得到了大幅提升。

“最大的变化在于,国家对于VR的关注有了很大提升”,马子涵说,回想2017年公司在的各地推进VR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如今,5G等重要科技的应用推广得到了相关部门支持,“十四五”规划纲要圈定了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内的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如果大众的认知像“点”,那么国家的认可扶持像“面”,整体的推动能够快速让行业驶入发展快车道。

与此同时,无论从C端,或是B端和G端来看,中国市场对元宇宙概念行业来说都蕴藏着巨大机会。由于相关技术可以打破物理世界的时空限制,它让很多已经既定成型的产业迎来改变的机会。

马子涵用她公司的业务举例说,大型的实体乐园不可能在每个城市能落成,要占领广阔的下沉市场,就要看向下一代的虚拟乐园形式。“大众的认知起来了,就会有诉求。”她说。

顾伟表示,中国的机会在于应用市场大,有机会从量边到质变。他认为,VR技术的渗透不能用“爆发”来形容,而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渗透,而且在他看来,VR更大可能是在B端先取得突破,医疗、交通、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大量需求。“当你看到各个赛道都有VR的时候,就说明已经起来了”。

即便如此,元宇宙的建立之路也绝非坦途。中国在元宇宙领域也有其独有的挑战——元宇宙是融合态的虚拟世界,而中国强调专才教育。顾伟表示,中国的专家专精于各自的单一技术领域,而元宇宙需要多元化人才。

周炜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共性的挑战——技术和复杂体系的建立。元宇宙的互动要达到与真实世界相近,对底层技术引擎要求很高。目前已有的产品都没有实现更加复杂体系的建立。

需要与虚拟世界中更复杂的体系一同升级的还有配套的法律和制度。元宇宙作为互联网的升级,自然要优化在现阶段互联网世界存在的问题,比如垄断。马子涵认为,在更加连通的世界,蛋糕会更大,元宇宙会给更多人机会。“大厂有大厂的优势,其他公司也会有各自合适的‘船票’。”她说。

马子涵分析道,面对字节跳动收购Pico,真正懂元宇宙的人会想:字节跳动的切入口是眼镜,已经有大厂在做这件事了,这个产业链还需要什么?还能做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带动很多细分领域的出现,比如内容和硬件。

“每个时代都会有伟大的企业诞生出来。”马子涵认为,从更高的格局来看,互联网时代存在的诸如垄断这样失衡的状态,若被延续到元宇宙中是不科学的。“这个窗口期是有无限可能性的。”

未来发展成形的元宇宙是何种形态,人们站在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只是推断。就像书信时代,人们无法想象互联网能让信息能够实时传递一样。但已知的是,元宇宙大概率不会同电影《头号玩家》的结局一样,交由游戏最后的赢家掌管,为新一代虚拟世界制定的新规则,也不会像影视作品设定的那样简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张一鸣重金砸开元宇宙大门

发布日期:2021-09-05 09:38
摘要: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徐晓彤

【OR  商业新媒体】

VR公司Pico于8月29日发布全员信,称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这为近期流传已久的收购消息盖了章。此前纷传字节将豪掷50亿元,而在交易落下实锤后,传言称交易金额高达90亿元。但目前根据天眼查信息,收购金额尚不确定。

成立不满10年的字节跳动,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内容产品收获大量用户,成为了BAT之后迅速崛起的巨头。这桩收购使人们引发了对VR行业和元宇宙概念的无限遐想。进军VR,对字节跳动来说,收购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的Pico确实是一个好选择。从实力层面来看,两者能够有效互补:字节能够为Pico的业务提供算法和数据支撑;Pico在VR行业的经验能带字节更加快速地入局。

与此同时,2014年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被再次提及,由于字节跳动走的正是当时Facebook的路线,两笔交易的相似度颇高,都是互联网巨头收购VR行业头部选手。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是最具行动力也最重要的元宇宙拥趸之一。在今年7月与The Verge的对话中,他表示,如果做得足够好,Facebook将在未来5年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发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之中,指的是物理现实、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共享的在线空间中融合。相关概念也常出现在电影的设定中,如《头号玩家》和近期上映的《失控玩家》。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继任者,未来元宇宙会像如今的互联网一样,让人们真切地置身其中,而非仅仅停留在“看”的层面。

这笔收购的意义

对于字节跳动对这一领域的进军,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认为,这笔交易是符合字节跳动发展逻辑的。他表示,“中国的巨头公司永远都不会给自己下定义”,边界的模糊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让一家公司非常强大。

周炜在谈及游戏产业时印证了这一点。“从元宇宙来说,它的第一出发点还是从游戏角度出发的。其次是社交,和社群。”周炜说,“游戏的玩法经过多年发展,玩法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无非就是画面清晰、多人同时在线,玩法没有突破让这个领域沉寂了很久。元宇宙的概念放在这个领域,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玩法。”

除此之外,周炜认为,VR会成为手机之后的下一代重要硬件载体,虽然普及率可能不会如手机一般人手一部,但依旧有广阔的市场。手机、平板、电脑都是从最初形态逐渐发展走向智能的,每种硬件的出现也会产生对应的巨头。字节作为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互联网巨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新机会。

“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服务商维势咨询创始人兼首席顾问顾伟,在与《财富》(中文版)的对话中表示,发展相对成熟的行业已经内卷,而像AR这样的赛道,还有很大的市场增量可待发掘。

这项收购不仅为字节跳动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会,也让行业迎来了一个新的时期。当红齐天集团联合创始人马子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收购Pico是VR行业的里程碑。”巨头的加入带动了行业前进,提升了包括资本、企业和用户在内的整个行业的信心。

“大厂入局会让C端(的渗透)提前到来,本来我们推测可能要3到5年,如今看来可能会提前,也许1到2年,就能让C端的产品体验和认知提高到一定量级。”她说。

究竟哪年,才是“元宇宙元年”

这项收购也让“元宇宙元年”的说法再次出现,“元年”这一只会在同一事物发生一次的词语,却在过去几年的相关新闻中多次出现。每当这一行业有所动作,人们认为相关行业未来可期时,便用这个词语来表达一种出于起始阶段但充满希望的含义。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这一问题在马子涵看来需要分两个维度去看:从公众认知层面来看,大众已经开始接触到元宇宙世界,得到了更沉浸化的体验,这样来看,元年已经到来;而从制度机制上来看,元宇宙不应只是一种体验,而是下一代更加优质先进互联网的形式,这个新的虚拟空间应该是足够开放的、包容的,如果用这一视角看,元年还未到来,而且距离这一元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顾伟也表示,元宇宙并不是VR、AR等技术概念的简单叠加,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能够把别人纳入到你的体系里”。这种“开放包容”是一大难关,无论对国外还是国内的选手来说都是如此。

“按照国别、政治经济环境讲元宇宙都是站不住脚的,”他说,如果只是在一种体系内进行内循环,就无法打造出真正的元宇宙。这到最后将会是一场集体格局的博弈——打造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

顾伟特别指出了一个国内外环境的矛盾点:国外擅长对于未来的超前描述,技术发展环境看似开放,但对于不符合他们意识形态的事物并不包容,缺少“软性的、柔性的”逻辑;而国内看似把自己包得很牢,但底层逻辑却是非常开放的。这里的逻辑是指根植在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之中的阴阳平衡与包容。

而现实中,实际存在的单位之间总是存在一堵墙,这层迫于外界环境或更多其他原因所筑造在外面的壳,也阻碍了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的实现。

如果将视角放到更微观一级的层面,国内外的公司在进行生态系统构建时,也会有筑起一层隔开外界的壳。顾伟表示,像微软、苹果等很多大公司都是打造独立生态的逻辑,相比之下谷歌倒还算开放(仅从市场化的操作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即便是Facebook这样具备相当实力的公司,单凭一己之力也是无法打造元宇宙的。国内也是同样,现实情况中,在中国做元宇宙的公司,也是“更多停留在打造自己的平台”。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用完全开放作为元宇宙真正到来的判别依据,是一种乌托邦的设想,在实践中不太现实。周炜说:“没必要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它就是真实生活空间在元宇宙的一个映射。因此,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所有的问题在那里也会存在。”只是数字世界打破了物理空间的界限,为人们提供了更多体验的可能。

他认为,元宇宙元年已至,虽然行业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但Roblox的上市为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现在从整个产品的概念和模型、要为此制定的规则,以及如何实现都已逐渐清晰,下一步就是去推进。

“我觉得,这次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结果出现。”周炜说。

时代的改变、机遇与挑战

无论元年是否已经到来,或还有多久才能到来,这条赛道上的选手数量都在快速增加,不仅限于元宇宙概念公司,还有通过收购入局的国内外的巨头们。中国市场在早期的一阵VR热潮过后,整个行业经历了一段低迷时期,三四年前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失望在于,在从二维到三维的新鲜感过后,当时的技术解决不了眩晕等关键的体验问题。而如今的技术、市场,乃至政策环境,都较之前得到了大幅提升。

“最大的变化在于,国家对于VR的关注有了很大提升”,马子涵说,回想2017年公司在的各地推进VR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如今,5G等重要科技的应用推广得到了相关部门支持,“十四五”规划纲要圈定了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内的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如果大众的认知像“点”,那么国家的认可扶持像“面”,整体的推动能够快速让行业驶入发展快车道。

与此同时,无论从C端,或是B端和G端来看,中国市场对元宇宙概念行业来说都蕴藏着巨大机会。由于相关技术可以打破物理世界的时空限制,它让很多已经既定成型的产业迎来改变的机会。

马子涵用她公司的业务举例说,大型的实体乐园不可能在每个城市能落成,要占领广阔的下沉市场,就要看向下一代的虚拟乐园形式。“大众的认知起来了,就会有诉求。”她说。

顾伟表示,中国的机会在于应用市场大,有机会从量边到质变。他认为,VR技术的渗透不能用“爆发”来形容,而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渗透,而且在他看来,VR更大可能是在B端先取得突破,医疗、交通、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大量需求。“当你看到各个赛道都有VR的时候,就说明已经起来了”。

即便如此,元宇宙的建立之路也绝非坦途。中国在元宇宙领域也有其独有的挑战——元宇宙是融合态的虚拟世界,而中国强调专才教育。顾伟表示,中国的专家专精于各自的单一技术领域,而元宇宙需要多元化人才。

周炜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共性的挑战——技术和复杂体系的建立。元宇宙的互动要达到与真实世界相近,对底层技术引擎要求很高。目前已有的产品都没有实现更加复杂体系的建立。

需要与虚拟世界中更复杂的体系一同升级的还有配套的法律和制度。元宇宙作为互联网的升级,自然要优化在现阶段互联网世界存在的问题,比如垄断。马子涵认为,在更加连通的世界,蛋糕会更大,元宇宙会给更多人机会。“大厂有大厂的优势,其他公司也会有各自合适的‘船票’。”她说。

马子涵分析道,面对字节跳动收购Pico,真正懂元宇宙的人会想:字节跳动的切入口是眼镜,已经有大厂在做这件事了,这个产业链还需要什么?还能做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带动很多细分领域的出现,比如内容和硬件。

“每个时代都会有伟大的企业诞生出来。”马子涵认为,从更高的格局来看,互联网时代存在的诸如垄断这样失衡的状态,若被延续到元宇宙中是不科学的。“这个窗口期是有无限可能性的。”

未来发展成形的元宇宙是何种形态,人们站在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只是推断。就像书信时代,人们无法想象互联网能让信息能够实时传递一样。但已知的是,元宇宙大概率不会同电影《头号玩家》的结局一样,交由游戏最后的赢家掌管,为新一代虚拟世界制定的新规则,也不会像影视作品设定的那样简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徐晓彤

【OR  商业新媒体】

VR公司Pico于8月29日发布全员信,称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这为近期流传已久的收购消息盖了章。此前纷传字节将豪掷50亿元,而在交易落下实锤后,传言称交易金额高达90亿元。但目前根据天眼查信息,收购金额尚不确定。

成立不满10年的字节跳动,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内容产品收获大量用户,成为了BAT之后迅速崛起的巨头。这桩收购使人们引发了对VR行业和元宇宙概念的无限遐想。进军VR,对字节跳动来说,收购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的Pico确实是一个好选择。从实力层面来看,两者能够有效互补:字节能够为Pico的业务提供算法和数据支撑;Pico在VR行业的经验能带字节更加快速地入局。

与此同时,2014年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被再次提及,由于字节跳动走的正是当时Facebook的路线,两笔交易的相似度颇高,都是互联网巨头收购VR行业头部选手。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是最具行动力也最重要的元宇宙拥趸之一。在今年7月与The Verge的对话中,他表示,如果做得足够好,Facebook将在未来5年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发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之中,指的是物理现实、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共享的在线空间中融合。相关概念也常出现在电影的设定中,如《头号玩家》和近期上映的《失控玩家》。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继任者,未来元宇宙会像如今的互联网一样,让人们真切地置身其中,而非仅仅停留在“看”的层面。

这笔收购的意义

对于字节跳动对这一领域的进军,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认为,这笔交易是符合字节跳动发展逻辑的。他表示,“中国的巨头公司永远都不会给自己下定义”,边界的模糊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让一家公司非常强大。

周炜在谈及游戏产业时印证了这一点。“从元宇宙来说,它的第一出发点还是从游戏角度出发的。其次是社交,和社群。”周炜说,“游戏的玩法经过多年发展,玩法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无非就是画面清晰、多人同时在线,玩法没有突破让这个领域沉寂了很久。元宇宙的概念放在这个领域,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玩法。”

除此之外,周炜认为,VR会成为手机之后的下一代重要硬件载体,虽然普及率可能不会如手机一般人手一部,但依旧有广阔的市场。手机、平板、电脑都是从最初形态逐渐发展走向智能的,每种硬件的出现也会产生对应的巨头。字节作为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互联网巨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新机会。

“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服务商维势咨询创始人兼首席顾问顾伟,在与《财富》(中文版)的对话中表示,发展相对成熟的行业已经内卷,而像AR这样的赛道,还有很大的市场增量可待发掘。

这项收购不仅为字节跳动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会,也让行业迎来了一个新的时期。当红齐天集团联合创始人马子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收购Pico是VR行业的里程碑。”巨头的加入带动了行业前进,提升了包括资本、企业和用户在内的整个行业的信心。

“大厂入局会让C端(的渗透)提前到来,本来我们推测可能要3到5年,如今看来可能会提前,也许1到2年,就能让C端的产品体验和认知提高到一定量级。”她说。

究竟哪年,才是“元宇宙元年”

这项收购也让“元宇宙元年”的说法再次出现,“元年”这一只会在同一事物发生一次的词语,却在过去几年的相关新闻中多次出现。每当这一行业有所动作,人们认为相关行业未来可期时,便用这个词语来表达一种出于起始阶段但充满希望的含义。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这一问题在马子涵看来需要分两个维度去看:从公众认知层面来看,大众已经开始接触到元宇宙世界,得到了更沉浸化的体验,这样来看,元年已经到来;而从制度机制上来看,元宇宙不应只是一种体验,而是下一代更加优质先进互联网的形式,这个新的虚拟空间应该是足够开放的、包容的,如果用这一视角看,元年还未到来,而且距离这一元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顾伟也表示,元宇宙并不是VR、AR等技术概念的简单叠加,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能够把别人纳入到你的体系里”。这种“开放包容”是一大难关,无论对国外还是国内的选手来说都是如此。

“按照国别、政治经济环境讲元宇宙都是站不住脚的,”他说,如果只是在一种体系内进行内循环,就无法打造出真正的元宇宙。这到最后将会是一场集体格局的博弈——打造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

顾伟特别指出了一个国内外环境的矛盾点:国外擅长对于未来的超前描述,技术发展环境看似开放,但对于不符合他们意识形态的事物并不包容,缺少“软性的、柔性的”逻辑;而国内看似把自己包得很牢,但底层逻辑却是非常开放的。这里的逻辑是指根植在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之中的阴阳平衡与包容。

而现实中,实际存在的单位之间总是存在一堵墙,这层迫于外界环境或更多其他原因所筑造在外面的壳,也阻碍了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的实现。

如果将视角放到更微观一级的层面,国内外的公司在进行生态系统构建时,也会有筑起一层隔开外界的壳。顾伟表示,像微软、苹果等很多大公司都是打造独立生态的逻辑,相比之下谷歌倒还算开放(仅从市场化的操作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即便是Facebook这样具备相当实力的公司,单凭一己之力也是无法打造元宇宙的。国内也是同样,现实情况中,在中国做元宇宙的公司,也是“更多停留在打造自己的平台”。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用完全开放作为元宇宙真正到来的判别依据,是一种乌托邦的设想,在实践中不太现实。周炜说:“没必要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它就是真实生活空间在元宇宙的一个映射。因此,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所有的问题在那里也会存在。”只是数字世界打破了物理空间的界限,为人们提供了更多体验的可能。

他认为,元宇宙元年已至,虽然行业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但Roblox的上市为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现在从整个产品的概念和模型、要为此制定的规则,以及如何实现都已逐渐清晰,下一步就是去推进。

“我觉得,这次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结果出现。”周炜说。

时代的改变、机遇与挑战

无论元年是否已经到来,或还有多久才能到来,这条赛道上的选手数量都在快速增加,不仅限于元宇宙概念公司,还有通过收购入局的国内外的巨头们。中国市场在早期的一阵VR热潮过后,整个行业经历了一段低迷时期,三四年前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失望在于,在从二维到三维的新鲜感过后,当时的技术解决不了眩晕等关键的体验问题。而如今的技术、市场,乃至政策环境,都较之前得到了大幅提升。

“最大的变化在于,国家对于VR的关注有了很大提升”,马子涵说,回想2017年公司在的各地推进VR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如今,5G等重要科技的应用推广得到了相关部门支持,“十四五”规划纲要圈定了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内的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如果大众的认知像“点”,那么国家的认可扶持像“面”,整体的推动能够快速让行业驶入发展快车道。

与此同时,无论从C端,或是B端和G端来看,中国市场对元宇宙概念行业来说都蕴藏着巨大机会。由于相关技术可以打破物理世界的时空限制,它让很多已经既定成型的产业迎来改变的机会。

马子涵用她公司的业务举例说,大型的实体乐园不可能在每个城市能落成,要占领广阔的下沉市场,就要看向下一代的虚拟乐园形式。“大众的认知起来了,就会有诉求。”她说。

顾伟表示,中国的机会在于应用市场大,有机会从量边到质变。他认为,VR技术的渗透不能用“爆发”来形容,而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渗透,而且在他看来,VR更大可能是在B端先取得突破,医疗、交通、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大量需求。“当你看到各个赛道都有VR的时候,就说明已经起来了”。

即便如此,元宇宙的建立之路也绝非坦途。中国在元宇宙领域也有其独有的挑战——元宇宙是融合态的虚拟世界,而中国强调专才教育。顾伟表示,中国的专家专精于各自的单一技术领域,而元宇宙需要多元化人才。

周炜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共性的挑战——技术和复杂体系的建立。元宇宙的互动要达到与真实世界相近,对底层技术引擎要求很高。目前已有的产品都没有实现更加复杂体系的建立。

需要与虚拟世界中更复杂的体系一同升级的还有配套的法律和制度。元宇宙作为互联网的升级,自然要优化在现阶段互联网世界存在的问题,比如垄断。马子涵认为,在更加连通的世界,蛋糕会更大,元宇宙会给更多人机会。“大厂有大厂的优势,其他公司也会有各自合适的‘船票’。”她说。

马子涵分析道,面对字节跳动收购Pico,真正懂元宇宙的人会想:字节跳动的切入口是眼镜,已经有大厂在做这件事了,这个产业链还需要什么?还能做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带动很多细分领域的出现,比如内容和硬件。

“每个时代都会有伟大的企业诞生出来。”马子涵认为,从更高的格局来看,互联网时代存在的诸如垄断这样失衡的状态,若被延续到元宇宙中是不科学的。“这个窗口期是有无限可能性的。”

未来发展成形的元宇宙是何种形态,人们站在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只是推断。就像书信时代,人们无法想象互联网能让信息能够实时传递一样。但已知的是,元宇宙大概率不会同电影《头号玩家》的结局一样,交由游戏最后的赢家掌管,为新一代虚拟世界制定的新规则,也不会像影视作品设定的那样简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张一鸣重金砸开元宇宙大门

发布日期:2021-09-05 09:38
摘要: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徐晓彤

【OR  商业新媒体】

VR公司Pico于8月29日发布全员信,称将并入字节跳动的VR相关业务。这为近期流传已久的收购消息盖了章。此前纷传字节将豪掷50亿元,而在交易落下实锤后,传言称交易金额高达90亿元。但目前根据天眼查信息,收购金额尚不确定。

成立不满10年的字节跳动,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内容产品收获大量用户,成为了BAT之后迅速崛起的巨头。这桩收购使人们引发了对VR行业和元宇宙概念的无限遐想。进军VR,对字节跳动来说,收购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的Pico确实是一个好选择。从实力层面来看,两者能够有效互补:字节能够为Pico的业务提供算法和数据支撑;Pico在VR行业的经验能带字节更加快速地入局。

与此同时,2014年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被再次提及,由于字节跳动走的正是当时Facebook的路线,两笔交易的相似度颇高,都是互联网巨头收购VR行业头部选手。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是最具行动力也最重要的元宇宙拥趸之一。在今年7月与The Verge的对话中,他表示,如果做得足够好,Facebook将在未来5年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发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之中,指的是物理现实、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共享的在线空间中融合。相关概念也常出现在电影的设定中,如《头号玩家》和近期上映的《失控玩家》。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继任者,未来元宇宙会像如今的互联网一样,让人们真切地置身其中,而非仅仅停留在“看”的层面。

这笔收购的意义

对于字节跳动对这一领域的进军,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认为,这笔交易是符合字节跳动发展逻辑的。他表示,“中国的巨头公司永远都不会给自己下定义”,边界的模糊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让一家公司非常强大。

周炜在谈及游戏产业时印证了这一点。“从元宇宙来说,它的第一出发点还是从游戏角度出发的。其次是社交,和社群。”周炜说,“游戏的玩法经过多年发展,玩法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无非就是画面清晰、多人同时在线,玩法没有突破让这个领域沉寂了很久。元宇宙的概念放在这个领域,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玩法。”

除此之外,周炜认为,VR会成为手机之后的下一代重要硬件载体,虽然普及率可能不会如手机一般人手一部,但依旧有广阔的市场。手机、平板、电脑都是从最初形态逐渐发展走向智能的,每种硬件的出现也会产生对应的巨头。字节作为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互联网巨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新机会。

“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服务商维势咨询创始人兼首席顾问顾伟,在与《财富》(中文版)的对话中表示,发展相对成熟的行业已经内卷,而像AR这样的赛道,还有很大的市场增量可待发掘。

这项收购不仅为字节跳动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会,也让行业迎来了一个新的时期。当红齐天集团联合创始人马子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收购Pico是VR行业的里程碑。”巨头的加入带动了行业前进,提升了包括资本、企业和用户在内的整个行业的信心。

“大厂入局会让C端(的渗透)提前到来,本来我们推测可能要3到5年,如今看来可能会提前,也许1到2年,就能让C端的产品体验和认知提高到一定量级。”她说。

究竟哪年,才是“元宇宙元年”

这项收购也让“元宇宙元年”的说法再次出现,“元年”这一只会在同一事物发生一次的词语,却在过去几年的相关新闻中多次出现。每当这一行业有所动作,人们认为相关行业未来可期时,便用这个词语来表达一种出于起始阶段但充满希望的含义。一次次到来的“元宇宙元年”真的来了吗?

这一问题在马子涵看来需要分两个维度去看:从公众认知层面来看,大众已经开始接触到元宇宙世界,得到了更沉浸化的体验,这样来看,元年已经到来;而从制度机制上来看,元宇宙不应只是一种体验,而是下一代更加优质先进互联网的形式,这个新的虚拟空间应该是足够开放的、包容的,如果用这一视角看,元年还未到来,而且距离这一元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顾伟也表示,元宇宙并不是VR、AR等技术概念的简单叠加,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能够把别人纳入到你的体系里”。这种“开放包容”是一大难关,无论对国外还是国内的选手来说都是如此。

“按照国别、政治经济环境讲元宇宙都是站不住脚的,”他说,如果只是在一种体系内进行内循环,就无法打造出真正的元宇宙。这到最后将会是一场集体格局的博弈——打造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

顾伟特别指出了一个国内外环境的矛盾点:国外擅长对于未来的超前描述,技术发展环境看似开放,但对于不符合他们意识形态的事物并不包容,缺少“软性的、柔性的”逻辑;而国内看似把自己包得很牢,但底层逻辑却是非常开放的。这里的逻辑是指根植在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之中的阴阳平衡与包容。

而现实中,实际存在的单位之间总是存在一堵墙,这层迫于外界环境或更多其他原因所筑造在外面的壳,也阻碍了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的实现。

如果将视角放到更微观一级的层面,国内外的公司在进行生态系统构建时,也会有筑起一层隔开外界的壳。顾伟表示,像微软、苹果等很多大公司都是打造独立生态的逻辑,相比之下谷歌倒还算开放(仅从市场化的操作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即便是Facebook这样具备相当实力的公司,单凭一己之力也是无法打造元宇宙的。国内也是同样,现实情况中,在中国做元宇宙的公司,也是“更多停留在打造自己的平台”。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用完全开放作为元宇宙真正到来的判别依据,是一种乌托邦的设想,在实践中不太现实。周炜说:“没必要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它就是真实生活空间在元宇宙的一个映射。因此,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所有的问题在那里也会存在。”只是数字世界打破了物理空间的界限,为人们提供了更多体验的可能。

他认为,元宇宙元年已至,虽然行业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但Roblox的上市为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现在从整个产品的概念和模型、要为此制定的规则,以及如何实现都已逐渐清晰,下一步就是去推进。

“我觉得,这次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结果出现。”周炜说。

时代的改变、机遇与挑战

无论元年是否已经到来,或还有多久才能到来,这条赛道上的选手数量都在快速增加,不仅限于元宇宙概念公司,还有通过收购入局的国内外的巨头们。中国市场在早期的一阵VR热潮过后,整个行业经历了一段低迷时期,三四年前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失望在于,在从二维到三维的新鲜感过后,当时的技术解决不了眩晕等关键的体验问题。而如今的技术、市场,乃至政策环境,都较之前得到了大幅提升。

“最大的变化在于,国家对于VR的关注有了很大提升”,马子涵说,回想2017年公司在的各地推进VR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如今,5G等重要科技的应用推广得到了相关部门支持,“十四五”规划纲要圈定了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内的七大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如果大众的认知像“点”,那么国家的认可扶持像“面”,整体的推动能够快速让行业驶入发展快车道。

与此同时,无论从C端,或是B端和G端来看,中国市场对元宇宙概念行业来说都蕴藏着巨大机会。由于相关技术可以打破物理世界的时空限制,它让很多已经既定成型的产业迎来改变的机会。

马子涵用她公司的业务举例说,大型的实体乐园不可能在每个城市能落成,要占领广阔的下沉市场,就要看向下一代的虚拟乐园形式。“大众的认知起来了,就会有诉求。”她说。

顾伟表示,中国的机会在于应用市场大,有机会从量边到质变。他认为,VR技术的渗透不能用“爆发”来形容,而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渗透,而且在他看来,VR更大可能是在B端先取得突破,医疗、交通、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大量需求。“当你看到各个赛道都有VR的时候,就说明已经起来了”。

即便如此,元宇宙的建立之路也绝非坦途。中国在元宇宙领域也有其独有的挑战——元宇宙是融合态的虚拟世界,而中国强调专才教育。顾伟表示,中国的专家专精于各自的单一技术领域,而元宇宙需要多元化人才。

周炜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共性的挑战——技术和复杂体系的建立。元宇宙的互动要达到与真实世界相近,对底层技术引擎要求很高。目前已有的产品都没有实现更加复杂体系的建立。

需要与虚拟世界中更复杂的体系一同升级的还有配套的法律和制度。元宇宙作为互联网的升级,自然要优化在现阶段互联网世界存在的问题,比如垄断。马子涵认为,在更加连通的世界,蛋糕会更大,元宇宙会给更多人机会。“大厂有大厂的优势,其他公司也会有各自合适的‘船票’。”她说。

马子涵分析道,面对字节跳动收购Pico,真正懂元宇宙的人会想:字节跳动的切入口是眼镜,已经有大厂在做这件事了,这个产业链还需要什么?还能做什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带动很多细分领域的出现,比如内容和硬件。

“每个时代都会有伟大的企业诞生出来。”马子涵认为,从更高的格局来看,互联网时代存在的诸如垄断这样失衡的状态,若被延续到元宇宙中是不科学的。“这个窗口期是有无限可能性的。”

未来发展成形的元宇宙是何种形态,人们站在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只是推断。就像书信时代,人们无法想象互联网能让信息能够实时传递一样。但已知的是,元宇宙大概率不会同电影《头号玩家》的结局一样,交由游戏最后的赢家掌管,为新一代虚拟世界制定的新规则,也不会像影视作品设定的那样简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