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叶慧仪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

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在上周四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详细列举了10项法院对劳动争议的裁决,其中许多涉及劳动者被迫加班。

这些案例涵盖了从科技、媒体到建筑等广泛行业的各种情况。

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雇主们输了官司。

“劳动者依法享有相应的劳动报酬和休息休假权益,遵守国家工时制度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通知警告,并表示当局将制定进一步的指导方针,以解决未来的劳动纠纷。

但中国迄今为止最明确的警告,是否会真正改变一些民众过劳的现状?

临界点

根据中国劳动法,标准的工作制为每日八小时,每周最长不超过44小时。超过该时段的工作都需要支付加班费。

但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在中国许多大型公司,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往往要长得多,并且很多时候不能得到补偿。

近年来,上班族一直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太过苛刻,有些人甚至试图反击。2019年,一群程序员在代码共享平台Github上发起一场运动,将那些要求员工加班的初创公司列入黑名单,这些公司将不得使用部分开源代码,这一时成为舆论热点。

然而,令人生厌的“996”文化仍在继续,政府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

毕竟,这种职业准则也被认为是这些公司成功的驱动力,其中一些甚至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与创立网上零售巨头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电商平台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此前也曾为这一文化辩护,抨击“混日子的人”。

但专家告诉BBC,公众的愤怒意味着当局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对于官员们来说,现在发出这一讯息是非常紧迫的,尤其是在受到高度关注的员工死亡事件发生之后,”香港理工大学的陈慧玲博士说。

今年早些时候,电商平台拼多多的两名员工在几周内相继去世,一名年轻员工长时间工作后在回家路上猝死,另一名员工自杀身亡。

今年1月,一名外卖骑手引火自焚,据称他被拖欠了5000元(770美元)工资。就在该案发生前一个月,另一名送餐平台“饿了么”的外卖员在送餐时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案件是否与过劳直接相关,但它们引起了愤怒的网民对“996文化”以及在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大厂”工作的“黑暗面”的讨论。

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帖子,其他员工也纷纷站出来表示,他们每月的工作时长常超过300小时,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

对于许多在新冠疫情期间工作时间也比以往更长的工作族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我太累了,都不记得上次见到阳光是啥时候了,但只是大公司变得越来越有钱。这公平吗?”一名用户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写道。

“中国需要劳动者保持竞争力”

这种广泛的反对也引发了希望维持社会稳定的北京的不满。考虑到从事数字经济工作的人数如此之多,这一点更加重要。

“无论是互联网企业的知识工作者,还是配送平台上的蓝领工人,他们的员工都有数百万人之多,其中许多人很可能进行‘996’工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宋照礼博士说。

随着工人的不满情绪加剧,一些人正在动员集体行动。据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2016年至2021年间,该组织至少记录了131起外卖员抗议事件。

“政府不能坐视不理,任由这场危机爆发。他们希望国内稳定,”陈慧玲说。

专家表示,改善劳动保护措施的同时,许多中国年轻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与父母一辈坚信努力工作就会有回报不同,疲惫的年轻人愈发感到不满,他们认为努力并不会带来足够的回报。

一些人心灰意冷,这使得近几个月里,“躺平”的概念开始在年轻人中流行。它指的是人们不应该过度工作,而应知足于可实现的成就。

“年轻人看到了其他的可能性,他们更喜欢灵活的生活方式,”宋照礼说。

但这是一个令当局担忧的概念,因为中国正在努力应对未来几年劳动力的萎缩。今年5月,中国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显示,中国人口增长速度为数十年来最低。

“政府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它需要这些劳动者来维持经济发展,”陈慧玲说。

“这就是为什么它现在正试图建立一个对年轻劳动者来说更人性化的就业体系,它可以使工作更有吸引力,中国需要它们来保持竞争力。”

向前迈进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对官方上周发布的通告普遍持谨慎态度,许多人怀疑这是否会真正改善他们的工作生活。

但专家们则比较乐观。他们认为,随着中国继续打击一些商业巨头以遏制其影响力,公司将不敢越界。

“这些法庭案例向雇主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如果你不善待员工,你就会输,”陈慧玲说。

这似乎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上周六,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表示,该公司将取消“大小周”的做法,即员工每周轮流工作5天或6天。

“从今往后,我们也是有双休的人了!让我们朝着'为员工营造快乐进取氛围'的企业使命继续努力奋斗!”该公司在一个在线公告中说。

上班族们现在也更有勇气将他们的老板告上法庭。

“我估计当更多员工感到自己受到虐待时,他们可能会援引劳动法赋予他们的权利,”香港大学法学教授张湖月说道。

“在最高法的指导下,中国的下级法院也将更有可能在类似劳动纠纷中支持劳动者的立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视频:中国打击“996”能否解决年轻人的“躺平”焦虑

发布日期:2021-09-04 18:08
摘要: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叶慧仪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

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在上周四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详细列举了10项法院对劳动争议的裁决,其中许多涉及劳动者被迫加班。

这些案例涵盖了从科技、媒体到建筑等广泛行业的各种情况。

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雇主们输了官司。

“劳动者依法享有相应的劳动报酬和休息休假权益,遵守国家工时制度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通知警告,并表示当局将制定进一步的指导方针,以解决未来的劳动纠纷。

但中国迄今为止最明确的警告,是否会真正改变一些民众过劳的现状?

临界点

根据中国劳动法,标准的工作制为每日八小时,每周最长不超过44小时。超过该时段的工作都需要支付加班费。

但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在中国许多大型公司,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往往要长得多,并且很多时候不能得到补偿。

近年来,上班族一直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太过苛刻,有些人甚至试图反击。2019年,一群程序员在代码共享平台Github上发起一场运动,将那些要求员工加班的初创公司列入黑名单,这些公司将不得使用部分开源代码,这一时成为舆论热点。

然而,令人生厌的“996”文化仍在继续,政府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

毕竟,这种职业准则也被认为是这些公司成功的驱动力,其中一些甚至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与创立网上零售巨头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电商平台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此前也曾为这一文化辩护,抨击“混日子的人”。

但专家告诉BBC,公众的愤怒意味着当局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对于官员们来说,现在发出这一讯息是非常紧迫的,尤其是在受到高度关注的员工死亡事件发生之后,”香港理工大学的陈慧玲博士说。

今年早些时候,电商平台拼多多的两名员工在几周内相继去世,一名年轻员工长时间工作后在回家路上猝死,另一名员工自杀身亡。

今年1月,一名外卖骑手引火自焚,据称他被拖欠了5000元(770美元)工资。就在该案发生前一个月,另一名送餐平台“饿了么”的外卖员在送餐时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案件是否与过劳直接相关,但它们引起了愤怒的网民对“996文化”以及在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大厂”工作的“黑暗面”的讨论。

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帖子,其他员工也纷纷站出来表示,他们每月的工作时长常超过300小时,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

对于许多在新冠疫情期间工作时间也比以往更长的工作族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我太累了,都不记得上次见到阳光是啥时候了,但只是大公司变得越来越有钱。这公平吗?”一名用户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写道。

“中国需要劳动者保持竞争力”

这种广泛的反对也引发了希望维持社会稳定的北京的不满。考虑到从事数字经济工作的人数如此之多,这一点更加重要。

“无论是互联网企业的知识工作者,还是配送平台上的蓝领工人,他们的员工都有数百万人之多,其中许多人很可能进行‘996’工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宋照礼博士说。

随着工人的不满情绪加剧,一些人正在动员集体行动。据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2016年至2021年间,该组织至少记录了131起外卖员抗议事件。

“政府不能坐视不理,任由这场危机爆发。他们希望国内稳定,”陈慧玲说。

专家表示,改善劳动保护措施的同时,许多中国年轻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与父母一辈坚信努力工作就会有回报不同,疲惫的年轻人愈发感到不满,他们认为努力并不会带来足够的回报。

一些人心灰意冷,这使得近几个月里,“躺平”的概念开始在年轻人中流行。它指的是人们不应该过度工作,而应知足于可实现的成就。

“年轻人看到了其他的可能性,他们更喜欢灵活的生活方式,”宋照礼说。

但这是一个令当局担忧的概念,因为中国正在努力应对未来几年劳动力的萎缩。今年5月,中国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显示,中国人口增长速度为数十年来最低。

“政府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它需要这些劳动者来维持经济发展,”陈慧玲说。

“这就是为什么它现在正试图建立一个对年轻劳动者来说更人性化的就业体系,它可以使工作更有吸引力,中国需要它们来保持竞争力。”

向前迈进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对官方上周发布的通告普遍持谨慎态度,许多人怀疑这是否会真正改善他们的工作生活。

但专家们则比较乐观。他们认为,随着中国继续打击一些商业巨头以遏制其影响力,公司将不敢越界。

“这些法庭案例向雇主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如果你不善待员工,你就会输,”陈慧玲说。

这似乎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上周六,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表示,该公司将取消“大小周”的做法,即员工每周轮流工作5天或6天。

“从今往后,我们也是有双休的人了!让我们朝着'为员工营造快乐进取氛围'的企业使命继续努力奋斗!”该公司在一个在线公告中说。

上班族们现在也更有勇气将他们的老板告上法庭。

“我估计当更多员工感到自己受到虐待时,他们可能会援引劳动法赋予他们的权利,”香港大学法学教授张湖月说道。

“在最高法的指导下,中国的下级法院也将更有可能在类似劳动纠纷中支持劳动者的立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叶慧仪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

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在上周四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详细列举了10项法院对劳动争议的裁决,其中许多涉及劳动者被迫加班。

这些案例涵盖了从科技、媒体到建筑等广泛行业的各种情况。

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雇主们输了官司。

“劳动者依法享有相应的劳动报酬和休息休假权益,遵守国家工时制度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通知警告,并表示当局将制定进一步的指导方针,以解决未来的劳动纠纷。

但中国迄今为止最明确的警告,是否会真正改变一些民众过劳的现状?

临界点

根据中国劳动法,标准的工作制为每日八小时,每周最长不超过44小时。超过该时段的工作都需要支付加班费。

但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在中国许多大型公司,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往往要长得多,并且很多时候不能得到补偿。

近年来,上班族一直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太过苛刻,有些人甚至试图反击。2019年,一群程序员在代码共享平台Github上发起一场运动,将那些要求员工加班的初创公司列入黑名单,这些公司将不得使用部分开源代码,这一时成为舆论热点。

然而,令人生厌的“996”文化仍在继续,政府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

毕竟,这种职业准则也被认为是这些公司成功的驱动力,其中一些甚至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与创立网上零售巨头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电商平台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此前也曾为这一文化辩护,抨击“混日子的人”。

但专家告诉BBC,公众的愤怒意味着当局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对于官员们来说,现在发出这一讯息是非常紧迫的,尤其是在受到高度关注的员工死亡事件发生之后,”香港理工大学的陈慧玲博士说。

今年早些时候,电商平台拼多多的两名员工在几周内相继去世,一名年轻员工长时间工作后在回家路上猝死,另一名员工自杀身亡。

今年1月,一名外卖骑手引火自焚,据称他被拖欠了5000元(770美元)工资。就在该案发生前一个月,另一名送餐平台“饿了么”的外卖员在送餐时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案件是否与过劳直接相关,但它们引起了愤怒的网民对“996文化”以及在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大厂”工作的“黑暗面”的讨论。

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帖子,其他员工也纷纷站出来表示,他们每月的工作时长常超过300小时,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

对于许多在新冠疫情期间工作时间也比以往更长的工作族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我太累了,都不记得上次见到阳光是啥时候了,但只是大公司变得越来越有钱。这公平吗?”一名用户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写道。

“中国需要劳动者保持竞争力”

这种广泛的反对也引发了希望维持社会稳定的北京的不满。考虑到从事数字经济工作的人数如此之多,这一点更加重要。

“无论是互联网企业的知识工作者,还是配送平台上的蓝领工人,他们的员工都有数百万人之多,其中许多人很可能进行‘996’工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宋照礼博士说。

随着工人的不满情绪加剧,一些人正在动员集体行动。据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2016年至2021年间,该组织至少记录了131起外卖员抗议事件。

“政府不能坐视不理,任由这场危机爆发。他们希望国内稳定,”陈慧玲说。

专家表示,改善劳动保护措施的同时,许多中国年轻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与父母一辈坚信努力工作就会有回报不同,疲惫的年轻人愈发感到不满,他们认为努力并不会带来足够的回报。

一些人心灰意冷,这使得近几个月里,“躺平”的概念开始在年轻人中流行。它指的是人们不应该过度工作,而应知足于可实现的成就。

“年轻人看到了其他的可能性,他们更喜欢灵活的生活方式,”宋照礼说。

但这是一个令当局担忧的概念,因为中国正在努力应对未来几年劳动力的萎缩。今年5月,中国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显示,中国人口增长速度为数十年来最低。

“政府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它需要这些劳动者来维持经济发展,”陈慧玲说。

“这就是为什么它现在正试图建立一个对年轻劳动者来说更人性化的就业体系,它可以使工作更有吸引力,中国需要它们来保持竞争力。”

向前迈进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对官方上周发布的通告普遍持谨慎态度,许多人怀疑这是否会真正改善他们的工作生活。

但专家们则比较乐观。他们认为,随着中国继续打击一些商业巨头以遏制其影响力,公司将不敢越界。

“这些法庭案例向雇主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如果你不善待员工,你就会输,”陈慧玲说。

这似乎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上周六,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表示,该公司将取消“大小周”的做法,即员工每周轮流工作5天或6天。

“从今往后,我们也是有双休的人了!让我们朝着'为员工营造快乐进取氛围'的企业使命继续努力奋斗!”该公司在一个在线公告中说。

上班族们现在也更有勇气将他们的老板告上法庭。

“我估计当更多员工感到自己受到虐待时,他们可能会援引劳动法赋予他们的权利,”香港大学法学教授张湖月说道。

“在最高法的指导下,中国的下级法院也将更有可能在类似劳动纠纷中支持劳动者的立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视频:中国打击“996”能否解决年轻人的“躺平”焦虑

发布日期:2021-09-04 18:08
摘要: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叶慧仪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商业大亨马云有一句名言,他说很多人加入所谓的“996加班文化”是一种“福报”。“996”是指上班族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六天。

现在,中国当局严厉提醒企业,这种繁重的工作制实际上是非法的。

在上周四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详细列举了10项法院对劳动争议的裁决,其中许多涉及劳动者被迫加班。

这些案例涵盖了从科技、媒体到建筑等广泛行业的各种情况。

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雇主们输了官司。

“劳动者依法享有相应的劳动报酬和休息休假权益,遵守国家工时制度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通知警告,并表示当局将制定进一步的指导方针,以解决未来的劳动纠纷。

但中国迄今为止最明确的警告,是否会真正改变一些民众过劳的现状?

临界点

根据中国劳动法,标准的工作制为每日八小时,每周最长不超过44小时。超过该时段的工作都需要支付加班费。

但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在中国许多大型公司,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往往要长得多,并且很多时候不能得到补偿。

近年来,上班族一直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太过苛刻,有些人甚至试图反击。2019年,一群程序员在代码共享平台Github上发起一场运动,将那些要求员工加班的初创公司列入黑名单,这些公司将不得使用部分开源代码,这一时成为舆论热点。

然而,令人生厌的“996”文化仍在继续,政府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

毕竟,这种职业准则也被认为是这些公司成功的驱动力,其中一些甚至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与创立网上零售巨头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电商平台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此前也曾为这一文化辩护,抨击“混日子的人”。

但专家告诉BBC,公众的愤怒意味着当局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对于官员们来说,现在发出这一讯息是非常紧迫的,尤其是在受到高度关注的员工死亡事件发生之后,”香港理工大学的陈慧玲博士说。

今年早些时候,电商平台拼多多的两名员工在几周内相继去世,一名年轻员工长时间工作后在回家路上猝死,另一名员工自杀身亡。

今年1月,一名外卖骑手引火自焚,据称他被拖欠了5000元(770美元)工资。就在该案发生前一个月,另一名送餐平台“饿了么”的外卖员在送餐时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案件是否与过劳直接相关,但它们引起了愤怒的网民对“996文化”以及在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大厂”工作的“黑暗面”的讨论。

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帖子,其他员工也纷纷站出来表示,他们每月的工作时长常超过300小时,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

对于许多在新冠疫情期间工作时间也比以往更长的工作族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我太累了,都不记得上次见到阳光是啥时候了,但只是大公司变得越来越有钱。这公平吗?”一名用户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写道。

“中国需要劳动者保持竞争力”

这种广泛的反对也引发了希望维持社会稳定的北京的不满。考虑到从事数字经济工作的人数如此之多,这一点更加重要。

“无论是互联网企业的知识工作者,还是配送平台上的蓝领工人,他们的员工都有数百万人之多,其中许多人很可能进行‘996’工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宋照礼博士说。

随着工人的不满情绪加剧,一些人正在动员集体行动。据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2016年至2021年间,该组织至少记录了131起外卖员抗议事件。

“政府不能坐视不理,任由这场危机爆发。他们希望国内稳定,”陈慧玲说。

专家表示,改善劳动保护措施的同时,许多中国年轻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与父母一辈坚信努力工作就会有回报不同,疲惫的年轻人愈发感到不满,他们认为努力并不会带来足够的回报。

一些人心灰意冷,这使得近几个月里,“躺平”的概念开始在年轻人中流行。它指的是人们不应该过度工作,而应知足于可实现的成就。

“年轻人看到了其他的可能性,他们更喜欢灵活的生活方式,”宋照礼说。

但这是一个令当局担忧的概念,因为中国正在努力应对未来几年劳动力的萎缩。今年5月,中国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显示,中国人口增长速度为数十年来最低。

“政府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它需要这些劳动者来维持经济发展,”陈慧玲说。

“这就是为什么它现在正试图建立一个对年轻劳动者来说更人性化的就业体系,它可以使工作更有吸引力,中国需要它们来保持竞争力。”

向前迈进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对官方上周发布的通告普遍持谨慎态度,许多人怀疑这是否会真正改善他们的工作生活。

但专家们则比较乐观。他们认为,随着中国继续打击一些商业巨头以遏制其影响力,公司将不敢越界。

“这些法庭案例向雇主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如果你不善待员工,你就会输,”陈慧玲说。

这似乎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上周六,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表示,该公司将取消“大小周”的做法,即员工每周轮流工作5天或6天。

“从今往后,我们也是有双休的人了!让我们朝着'为员工营造快乐进取氛围'的企业使命继续努力奋斗!”该公司在一个在线公告中说。

上班族们现在也更有勇气将他们的老板告上法庭。

“我估计当更多员工感到自己受到虐待时,他们可能会援引劳动法赋予他们的权利,”香港大学法学教授张湖月说道。

“在最高法的指导下,中国的下级法院也将更有可能在类似劳动纠纷中支持劳动者的立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视频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