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必须快速转向。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新加坡《联合早报》、CNN、CNBC、俄罗斯“地缘政治网”等国际媒体,持续关注了当前中国正在发生的涉及经济产业政策、文化发展和社会生活导向的变革,外媒称之为“深刻革命”,俄罗斯媒体则称之为“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然而令人诧异的是:除了俄罗斯媒体外,不少被俄罗斯称之为“个人主义”国家的主流媒体,对中国当前这场“变革”进行了客观的分析,而且文章对中国的变革多有肯定。

撇开媒体敏感与追新的特性不论,当前中国的这场实践实际上就是:用国家政权的力量,以公众的名义,导引中国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发展方向。这既是中国在相关领域的自由和野蛮发展使然,也与中美博弈这个大的背景密不可分。而这场变革的结果,完全取决于前进的方向,方向正确则必然事半功倍。这既是中国社会制度的本质特征使然,也是中美冲突非常重要的根源之一。

导引经济和文化发展方向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并非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邓小平已经从政治和哲学上回答了这个世界社会主义在20世纪面临的巨大难题,中国的实践这证明了它的成功。也就是说,计划经济也好,自由市场也罢,都是发展经济的手段,完全依实际需要而定;而结果能否成功,取决于发展方向能否正确、成功地转向并发展经济,尽量减少其负面的后遗症。而当今中国正在进行的变革说明: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而且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快速转向。

以当前对中国互联网和相关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整顿为例,《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也分析说:在北京看来,科技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硬科技”才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决定因素。

《经济学人》8月的一篇分析文章也认为:中美之间的科技战,让中国更加确信需要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上更加自主,这就要求将更多资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中国官方限制社交媒体、网游企业的发展,可能有助于把未来的工程师、程序员引导到“硬科技”企业。该文章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北京决定下重手整治这个价值4万亿美元的行业时,外界会那么震惊。

而具有社会主义长期历史沉淀的俄罗斯媒体“地缘政治网”则一言以蔽之:中国对游戏限制,是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的一部分,最终旨在实现一个结果——赢得与美国的科技战。

该文沿着自己媒体的立场思路分析认为:对私人辅导行业的重组、对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对饭圈文化的整顿,现在中国把监管目光投向年轻人过度沉迷的电子游戏,“这是使中国社会与国家优先事项保持一致的另一努力,再次表明大企业的利益并不总代表整个社会利益,乔治•索罗斯对此表达不安,但这可能更多表明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笔者甚至认为:在中国高层一些人看来,这个分析才是真正的一语中的。

归根到底,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整顿是为了让国内的资金转向、投到实体经济中去,让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高科技和制造业,与美国竞争。在中国的环境下,这首先还是个经济和金融发展导向问题,当然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政治问题,尤其是处理不好的话。

至于近日中国政府整治“饭圈”和娱乐圈资本无序扩张,则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特色政治问题了。中纪委官网本周发布题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的专访文章,文中明确定性: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文章明确指出了当前中国国内资本在文艺界存在“无序扩张”的问题,认为若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使文艺丧失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继而“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文中引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江宇的观点强调:“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江宇还特别提出了娱乐圈资本乱象对中国意识形态带来的威胁。他提出:“饭圈”文化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中纪委官网文章的上述内容,已经把中国当前整治娱乐圈的背景和目的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对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娱乐圈的上述问题是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问题,它涉及的是民族和青少年的未来。

而且,可能按照决策层的理解,娱乐圈的问题和上述互联网情况还不能等量齐观,后者毕竟还属于经济和资本发展领域的方向问题,前者则没有那样的功能,或者起码经济影响力不能和前者相比,因此要严厉办理。

9月2日,马云的阿里巴巴捐款1000亿人民币,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这一配合政府的行动,当然说明阿里巴巴以及马云下一步将把行业的发展和国家发展方向相融合,并支持政府的发展战略,这应该也会早点结束此轮对互联网的整顿。

前进的方向至关重要

就当前对互联网和文艺界的整顿来说,笔者认为方向是对的,因为它符合当今中国的产业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一旦开始向正确方向行进时,中国会继续发展。

证明上述这个观点的证据是:不少国际大投资者都对中国当前的整顿行动毫不慌张,而且继续看好中国市场。他们认为当前整顿带来的副作用是暂时的,不久就将过去,以后中国市场将继续看好。

CNN 9月1日报道说:尽管当局撕毁了科技、教育和其他私营企业的现状,但资产管理领域的一些大牌人士表示,现在仍是投资的好时机。他们表示,近期的监管举措是必要的,而且已经过期,而中国的增长故事仍然具有吸引力。

据该报道介绍,皮克特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卢卡•保利尼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情况是完好无损的。”该公司是瑞士私人银行Pictet集团的子公司,管理着7460亿美元的资产。他分析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打击行动是对许多中国企业成长和创新步伐的“迟来反应”。他预测,世界其他地区将遵循严格的数据使用法规和大技术的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报道说华尔街的许多大牌,包括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K)、富达和高盛(GS),仍在建议客户继续买入,尽管是谨慎的。

该报道透露,贝莱德(BlackRock)的战略分析人士在8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判断:“中国当局可能会在监管议程与经济稳定愿望的平衡上取得平衡,在增长放缓和市场波动的情况下,监管打击的力度可能会有所缓解。”

他们认为,“极端监管”不太可能蔓延到每个行业。政府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和5G网络等基础技术,“在非社会敏感行业的社会/意识形态目标与资本市场之间取得平衡时,将是务实的”。

上述对中国市场持续看好、不因为当前中国对经济领域的整顿而泄气、甚至认为中国政府的整顿有必要的观点,说明了当前中国政府这场整顿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尽管如此,下面两点仍应该是中国政府应当高度关注的,因为它涉及前进的方向:

其一,应该把国企和民企置于同样的法律位置,国企和民企都要守法和进步,其业务行为都必须与政府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尤其国企应该责无旁贷,否则应该要采取措施。只处理民企而对国企网开一面,会引发政治和社会问题。

其二,应尽量在较小损失的前提下进行经济和社会的调整和转向,并要有能力调转自如,不能失去控制,更不能因政治考虑无法控制,这是中国上世纪60年代的教训,应该予以吸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集体主义”变革?

发布日期:2021-09-03 14:03
摘要: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必须快速转向。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新加坡《联合早报》、CNN、CNBC、俄罗斯“地缘政治网”等国际媒体,持续关注了当前中国正在发生的涉及经济产业政策、文化发展和社会生活导向的变革,外媒称之为“深刻革命”,俄罗斯媒体则称之为“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然而令人诧异的是:除了俄罗斯媒体外,不少被俄罗斯称之为“个人主义”国家的主流媒体,对中国当前这场“变革”进行了客观的分析,而且文章对中国的变革多有肯定。

撇开媒体敏感与追新的特性不论,当前中国的这场实践实际上就是:用国家政权的力量,以公众的名义,导引中国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发展方向。这既是中国在相关领域的自由和野蛮发展使然,也与中美博弈这个大的背景密不可分。而这场变革的结果,完全取决于前进的方向,方向正确则必然事半功倍。这既是中国社会制度的本质特征使然,也是中美冲突非常重要的根源之一。

导引经济和文化发展方向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并非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邓小平已经从政治和哲学上回答了这个世界社会主义在20世纪面临的巨大难题,中国的实践这证明了它的成功。也就是说,计划经济也好,自由市场也罢,都是发展经济的手段,完全依实际需要而定;而结果能否成功,取决于发展方向能否正确、成功地转向并发展经济,尽量减少其负面的后遗症。而当今中国正在进行的变革说明: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而且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快速转向。

以当前对中国互联网和相关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整顿为例,《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也分析说:在北京看来,科技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硬科技”才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决定因素。

《经济学人》8月的一篇分析文章也认为:中美之间的科技战,让中国更加确信需要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上更加自主,这就要求将更多资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中国官方限制社交媒体、网游企业的发展,可能有助于把未来的工程师、程序员引导到“硬科技”企业。该文章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北京决定下重手整治这个价值4万亿美元的行业时,外界会那么震惊。

而具有社会主义长期历史沉淀的俄罗斯媒体“地缘政治网”则一言以蔽之:中国对游戏限制,是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的一部分,最终旨在实现一个结果——赢得与美国的科技战。

该文沿着自己媒体的立场思路分析认为:对私人辅导行业的重组、对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对饭圈文化的整顿,现在中国把监管目光投向年轻人过度沉迷的电子游戏,“这是使中国社会与国家优先事项保持一致的另一努力,再次表明大企业的利益并不总代表整个社会利益,乔治•索罗斯对此表达不安,但这可能更多表明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笔者甚至认为:在中国高层一些人看来,这个分析才是真正的一语中的。

归根到底,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整顿是为了让国内的资金转向、投到实体经济中去,让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高科技和制造业,与美国竞争。在中国的环境下,这首先还是个经济和金融发展导向问题,当然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政治问题,尤其是处理不好的话。

至于近日中国政府整治“饭圈”和娱乐圈资本无序扩张,则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特色政治问题了。中纪委官网本周发布题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的专访文章,文中明确定性: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文章明确指出了当前中国国内资本在文艺界存在“无序扩张”的问题,认为若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使文艺丧失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继而“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文中引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江宇的观点强调:“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江宇还特别提出了娱乐圈资本乱象对中国意识形态带来的威胁。他提出:“饭圈”文化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中纪委官网文章的上述内容,已经把中国当前整治娱乐圈的背景和目的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对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娱乐圈的上述问题是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问题,它涉及的是民族和青少年的未来。

而且,可能按照决策层的理解,娱乐圈的问题和上述互联网情况还不能等量齐观,后者毕竟还属于经济和资本发展领域的方向问题,前者则没有那样的功能,或者起码经济影响力不能和前者相比,因此要严厉办理。

9月2日,马云的阿里巴巴捐款1000亿人民币,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这一配合政府的行动,当然说明阿里巴巴以及马云下一步将把行业的发展和国家发展方向相融合,并支持政府的发展战略,这应该也会早点结束此轮对互联网的整顿。

前进的方向至关重要

就当前对互联网和文艺界的整顿来说,笔者认为方向是对的,因为它符合当今中国的产业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一旦开始向正确方向行进时,中国会继续发展。

证明上述这个观点的证据是:不少国际大投资者都对中国当前的整顿行动毫不慌张,而且继续看好中国市场。他们认为当前整顿带来的副作用是暂时的,不久就将过去,以后中国市场将继续看好。

CNN 9月1日报道说:尽管当局撕毁了科技、教育和其他私营企业的现状,但资产管理领域的一些大牌人士表示,现在仍是投资的好时机。他们表示,近期的监管举措是必要的,而且已经过期,而中国的增长故事仍然具有吸引力。

据该报道介绍,皮克特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卢卡•保利尼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情况是完好无损的。”该公司是瑞士私人银行Pictet集团的子公司,管理着7460亿美元的资产。他分析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打击行动是对许多中国企业成长和创新步伐的“迟来反应”。他预测,世界其他地区将遵循严格的数据使用法规和大技术的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报道说华尔街的许多大牌,包括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K)、富达和高盛(GS),仍在建议客户继续买入,尽管是谨慎的。

该报道透露,贝莱德(BlackRock)的战略分析人士在8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判断:“中国当局可能会在监管议程与经济稳定愿望的平衡上取得平衡,在增长放缓和市场波动的情况下,监管打击的力度可能会有所缓解。”

他们认为,“极端监管”不太可能蔓延到每个行业。政府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和5G网络等基础技术,“在非社会敏感行业的社会/意识形态目标与资本市场之间取得平衡时,将是务实的”。

上述对中国市场持续看好、不因为当前中国对经济领域的整顿而泄气、甚至认为中国政府的整顿有必要的观点,说明了当前中国政府这场整顿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尽管如此,下面两点仍应该是中国政府应当高度关注的,因为它涉及前进的方向:

其一,应该把国企和民企置于同样的法律位置,国企和民企都要守法和进步,其业务行为都必须与政府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尤其国企应该责无旁贷,否则应该要采取措施。只处理民企而对国企网开一面,会引发政治和社会问题。

其二,应尽量在较小损失的前提下进行经济和社会的调整和转向,并要有能力调转自如,不能失去控制,更不能因政治考虑无法控制,这是中国上世纪60年代的教训,应该予以吸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必须快速转向。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新加坡《联合早报》、CNN、CNBC、俄罗斯“地缘政治网”等国际媒体,持续关注了当前中国正在发生的涉及经济产业政策、文化发展和社会生活导向的变革,外媒称之为“深刻革命”,俄罗斯媒体则称之为“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然而令人诧异的是:除了俄罗斯媒体外,不少被俄罗斯称之为“个人主义”国家的主流媒体,对中国当前这场“变革”进行了客观的分析,而且文章对中国的变革多有肯定。

撇开媒体敏感与追新的特性不论,当前中国的这场实践实际上就是:用国家政权的力量,以公众的名义,导引中国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发展方向。这既是中国在相关领域的自由和野蛮发展使然,也与中美博弈这个大的背景密不可分。而这场变革的结果,完全取决于前进的方向,方向正确则必然事半功倍。这既是中国社会制度的本质特征使然,也是中美冲突非常重要的根源之一。

导引经济和文化发展方向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并非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邓小平已经从政治和哲学上回答了这个世界社会主义在20世纪面临的巨大难题,中国的实践这证明了它的成功。也就是说,计划经济也好,自由市场也罢,都是发展经济的手段,完全依实际需要而定;而结果能否成功,取决于发展方向能否正确、成功地转向并发展经济,尽量减少其负面的后遗症。而当今中国正在进行的变革说明: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而且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快速转向。

以当前对中国互联网和相关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整顿为例,《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也分析说:在北京看来,科技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硬科技”才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决定因素。

《经济学人》8月的一篇分析文章也认为:中美之间的科技战,让中国更加确信需要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上更加自主,这就要求将更多资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中国官方限制社交媒体、网游企业的发展,可能有助于把未来的工程师、程序员引导到“硬科技”企业。该文章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北京决定下重手整治这个价值4万亿美元的行业时,外界会那么震惊。

而具有社会主义长期历史沉淀的俄罗斯媒体“地缘政治网”则一言以蔽之:中国对游戏限制,是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的一部分,最终旨在实现一个结果——赢得与美国的科技战。

该文沿着自己媒体的立场思路分析认为:对私人辅导行业的重组、对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对饭圈文化的整顿,现在中国把监管目光投向年轻人过度沉迷的电子游戏,“这是使中国社会与国家优先事项保持一致的另一努力,再次表明大企业的利益并不总代表整个社会利益,乔治•索罗斯对此表达不安,但这可能更多表明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笔者甚至认为:在中国高层一些人看来,这个分析才是真正的一语中的。

归根到底,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整顿是为了让国内的资金转向、投到实体经济中去,让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高科技和制造业,与美国竞争。在中国的环境下,这首先还是个经济和金融发展导向问题,当然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政治问题,尤其是处理不好的话。

至于近日中国政府整治“饭圈”和娱乐圈资本无序扩张,则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特色政治问题了。中纪委官网本周发布题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的专访文章,文中明确定性: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文章明确指出了当前中国国内资本在文艺界存在“无序扩张”的问题,认为若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使文艺丧失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继而“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文中引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江宇的观点强调:“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江宇还特别提出了娱乐圈资本乱象对中国意识形态带来的威胁。他提出:“饭圈”文化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中纪委官网文章的上述内容,已经把中国当前整治娱乐圈的背景和目的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对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娱乐圈的上述问题是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问题,它涉及的是民族和青少年的未来。

而且,可能按照决策层的理解,娱乐圈的问题和上述互联网情况还不能等量齐观,后者毕竟还属于经济和资本发展领域的方向问题,前者则没有那样的功能,或者起码经济影响力不能和前者相比,因此要严厉办理。

9月2日,马云的阿里巴巴捐款1000亿人民币,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这一配合政府的行动,当然说明阿里巴巴以及马云下一步将把行业的发展和国家发展方向相融合,并支持政府的发展战略,这应该也会早点结束此轮对互联网的整顿。

前进的方向至关重要

就当前对互联网和文艺界的整顿来说,笔者认为方向是对的,因为它符合当今中国的产业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一旦开始向正确方向行进时,中国会继续发展。

证明上述这个观点的证据是:不少国际大投资者都对中国当前的整顿行动毫不慌张,而且继续看好中国市场。他们认为当前整顿带来的副作用是暂时的,不久就将过去,以后中国市场将继续看好。

CNN 9月1日报道说:尽管当局撕毁了科技、教育和其他私营企业的现状,但资产管理领域的一些大牌人士表示,现在仍是投资的好时机。他们表示,近期的监管举措是必要的,而且已经过期,而中国的增长故事仍然具有吸引力。

据该报道介绍,皮克特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卢卡•保利尼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情况是完好无损的。”该公司是瑞士私人银行Pictet集团的子公司,管理着7460亿美元的资产。他分析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打击行动是对许多中国企业成长和创新步伐的“迟来反应”。他预测,世界其他地区将遵循严格的数据使用法规和大技术的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报道说华尔街的许多大牌,包括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K)、富达和高盛(GS),仍在建议客户继续买入,尽管是谨慎的。

该报道透露,贝莱德(BlackRock)的战略分析人士在8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判断:“中国当局可能会在监管议程与经济稳定愿望的平衡上取得平衡,在增长放缓和市场波动的情况下,监管打击的力度可能会有所缓解。”

他们认为,“极端监管”不太可能蔓延到每个行业。政府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和5G网络等基础技术,“在非社会敏感行业的社会/意识形态目标与资本市场之间取得平衡时,将是务实的”。

上述对中国市场持续看好、不因为当前中国对经济领域的整顿而泄气、甚至认为中国政府的整顿有必要的观点,说明了当前中国政府这场整顿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尽管如此,下面两点仍应该是中国政府应当高度关注的,因为它涉及前进的方向:

其一,应该把国企和民企置于同样的法律位置,国企和民企都要守法和进步,其业务行为都必须与政府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尤其国企应该责无旁贷,否则应该要采取措施。只处理民企而对国企网开一面,会引发政治和社会问题。

其二,应尽量在较小损失的前提下进行经济和社会的调整和转向,并要有能力调转自如,不能失去控制,更不能因政治考虑无法控制,这是中国上世纪60年代的教训,应该予以吸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集体主义”变革?

发布日期:2021-09-03 14:03
摘要: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必须快速转向。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新加坡《联合早报》、CNN、CNBC、俄罗斯“地缘政治网”等国际媒体,持续关注了当前中国正在发生的涉及经济产业政策、文化发展和社会生活导向的变革,外媒称之为“深刻革命”,俄罗斯媒体则称之为“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然而令人诧异的是:除了俄罗斯媒体外,不少被俄罗斯称之为“个人主义”国家的主流媒体,对中国当前这场“变革”进行了客观的分析,而且文章对中国的变革多有肯定。

撇开媒体敏感与追新的特性不论,当前中国的这场实践实际上就是:用国家政权的力量,以公众的名义,导引中国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发展方向。这既是中国在相关领域的自由和野蛮发展使然,也与中美博弈这个大的背景密不可分。而这场变革的结果,完全取决于前进的方向,方向正确则必然事半功倍。这既是中国社会制度的本质特征使然,也是中美冲突非常重要的根源之一。

导引经济和文化发展方向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并非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邓小平已经从政治和哲学上回答了这个世界社会主义在20世纪面临的巨大难题,中国的实践这证明了它的成功。也就是说,计划经济也好,自由市场也罢,都是发展经济的手段,完全依实际需要而定;而结果能否成功,取决于发展方向能否正确、成功地转向并发展经济,尽量减少其负面的后遗症。而当今中国正在进行的变革说明:中国决策层认为,中国经济和文化发展在部分领域的导向已经出现了问题,必须调整方向;而且在当前面临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快速转向。

以当前对中国互联网和相关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整顿为例,《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也分析说:在北京看来,科技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硬科技”才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决定因素。

《经济学人》8月的一篇分析文章也认为:中美之间的科技战,让中国更加确信需要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上更加自主,这就要求将更多资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中国官方限制社交媒体、网游企业的发展,可能有助于把未来的工程师、程序员引导到“硬科技”企业。该文章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北京决定下重手整治这个价值4万亿美元的行业时,外界会那么震惊。

而具有社会主义长期历史沉淀的俄罗斯媒体“地缘政治网”则一言以蔽之:中国对游戏限制,是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对立的社会变革的一部分,最终旨在实现一个结果——赢得与美国的科技战。

该文沿着自己媒体的立场思路分析认为:对私人辅导行业的重组、对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对饭圈文化的整顿,现在中国把监管目光投向年轻人过度沉迷的电子游戏,“这是使中国社会与国家优先事项保持一致的另一努力,再次表明大企业的利益并不总代表整个社会利益,乔治•索罗斯对此表达不安,但这可能更多表明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笔者甚至认为:在中国高层一些人看来,这个分析才是真正的一语中的。

归根到底,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整顿是为了让国内的资金转向、投到实体经济中去,让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高科技和制造业,与美国竞争。在中国的环境下,这首先还是个经济和金融发展导向问题,当然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政治问题,尤其是处理不好的话。

至于近日中国政府整治“饭圈”和娱乐圈资本无序扩张,则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特色政治问题了。中纪委官网本周发布题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的专访文章,文中明确定性: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文章明确指出了当前中国国内资本在文艺界存在“无序扩张”的问题,认为若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使文艺丧失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继而“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文中引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江宇的观点强调:“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江宇还特别提出了娱乐圈资本乱象对中国意识形态带来的威胁。他提出:“饭圈”文化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中纪委官网文章的上述内容,已经把中国当前整治娱乐圈的背景和目的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对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娱乐圈的上述问题是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问题,它涉及的是民族和青少年的未来。

而且,可能按照决策层的理解,娱乐圈的问题和上述互联网情况还不能等量齐观,后者毕竟还属于经济和资本发展领域的方向问题,前者则没有那样的功能,或者起码经济影响力不能和前者相比,因此要严厉办理。

9月2日,马云的阿里巴巴捐款1000亿人民币,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这一配合政府的行动,当然说明阿里巴巴以及马云下一步将把行业的发展和国家发展方向相融合,并支持政府的发展战略,这应该也会早点结束此轮对互联网的整顿。

前进的方向至关重要

就当前对互联网和文艺界的整顿来说,笔者认为方向是对的,因为它符合当今中国的产业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一旦开始向正确方向行进时,中国会继续发展。

证明上述这个观点的证据是:不少国际大投资者都对中国当前的整顿行动毫不慌张,而且继续看好中国市场。他们认为当前整顿带来的副作用是暂时的,不久就将过去,以后中国市场将继续看好。

CNN 9月1日报道说:尽管当局撕毁了科技、教育和其他私营企业的现状,但资产管理领域的一些大牌人士表示,现在仍是投资的好时机。他们表示,近期的监管举措是必要的,而且已经过期,而中国的增长故事仍然具有吸引力。

据该报道介绍,皮克特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卢卡•保利尼表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情况是完好无损的。”该公司是瑞士私人银行Pictet集团的子公司,管理着7460亿美元的资产。他分析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打击行动是对许多中国企业成长和创新步伐的“迟来反应”。他预测,世界其他地区将遵循严格的数据使用法规和大技术的主导地位。

不仅如此,报道说华尔街的许多大牌,包括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K)、富达和高盛(GS),仍在建议客户继续买入,尽管是谨慎的。

该报道透露,贝莱德(BlackRock)的战略分析人士在8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判断:“中国当局可能会在监管议程与经济稳定愿望的平衡上取得平衡,在增长放缓和市场波动的情况下,监管打击的力度可能会有所缓解。”

他们认为,“极端监管”不太可能蔓延到每个行业。政府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和5G网络等基础技术,“在非社会敏感行业的社会/意识形态目标与资本市场之间取得平衡时,将是务实的”。

上述对中国市场持续看好、不因为当前中国对经济领域的整顿而泄气、甚至认为中国政府的整顿有必要的观点,说明了当前中国政府这场整顿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尽管如此,下面两点仍应该是中国政府应当高度关注的,因为它涉及前进的方向:

其一,应该把国企和民企置于同样的法律位置,国企和民企都要守法和进步,其业务行为都必须与政府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尤其国企应该责无旁贷,否则应该要采取措施。只处理民企而对国企网开一面,会引发政治和社会问题。

其二,应尽量在较小损失的前提下进行经济和社会的调整和转向,并要有能力调转自如,不能失去控制,更不能因政治考虑无法控制,这是中国上世纪60年代的教训,应该予以吸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