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


奥拉夫·朔尔茨

Arne Delfs

【OR  商业新媒体】

如今距离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保守派赶下台只有一步之遥,自2005年以来尚属首次。

不过赢得选举只是中左翼的社民党取得成功的第一步,在一项民意调查中,社民党领先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集团5个百分点。虽然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领导的绿党(Greens)可能成为有意愿的合作伙伴,但还不足以确保获得多数席位。这给保守派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创造了机会。

由于政治倾向的变化不定,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组建联合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在9月26日德国大选投票过后,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只有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被排除在外。

议会分裂

民调显示,没有任何两个政党会拥有德国联邦议院的多数席位

数据来源:8月31日公布的Forsa民调

德国新议会可能有782个席位,这意味着需要392个席位才能占据多数

左翼党 社会民主党 绿党 基民盟/基社盟 自由民主党 德国选择党

下面是各政党组建联盟的主要选择,按照传统的政党代表色来称呼:社会民主党为红色,基民盟/基社盟为黑色,绿党为绿色,奉行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为黄色,反资本主义的左翼党为紫红色:

朔尔茨出任总理,得到绿党和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的支持

如果社会民主党能够保持在民调中的领先地位,朔尔茨很可能会被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要求组建政府。社民党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称为“交通灯联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组合,虽然自由派与这类联盟保持距离,但并未排除这种可能性。

社民党和绿党都支持在德国国内和欧洲层面放宽预算政策。朔尔茨认为,欧盟的新冠疫情恢复基金是迈向欧盟共同债务机制的第一步。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可能会反对增加开支和借款,游说恢复更严格的预算政策。

拉舍特逆转胜出,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联盟

只有拉舍特在民意调查中上演惊天大逆转的情况下,他所在的保守派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四年前,由于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退出谈判,组建“牙买加联盟”(以这个加勒比海岛国国旗的黑、黄、绿三种颜色命名)的努力最终失败。

林德纳不太可能再次冒险,这意味着成功的机会更大。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绿党可能是第二大势力,而且可能不太愿意结盟,尤其是林德纳把上次大选后的谈判失败归咎于他们。

保守派集团和自民党都将致力于迅速恢复平衡预算,并重新实施“债务刹车”(德国宪法规定的债务上限)。这可能会导致与绿党发生冲突,绿党希望制定一项价值5000亿欧元(约合5910亿美元)的10年期投资计划,并放松债务限制。

保守派在野,左翼政党联手

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是目前讨论最有争议的联盟之一。源于原东德共产党的左翼党希望德国退出北约,从未在联邦政府中发挥过作用。但是,如果自民党拒绝与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与左翼党结盟可能是朔尔茨唯一的选择。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联盟可能会导致经商条件变得不那么有利。例如,在柏林,“红绿红”联盟的州政府实施了租金上限,但后来被德国宪法法院推翻。

另一个勉强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与绿党结盟

仅从数学概率来看,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联盟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以肯尼亚国旗颜色命名的“肯尼亚联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社会民主党已经表示,他们不愿意加入另一个与保守派结盟的“大联合政府”。然而,如果他们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盟,他们可能会改变想法。保守党是否会接受在朔尔茨担任总理的政府中处于从属地位,还有待观察。

不太可能包括自由民主党的“大联合政府”

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德国”联盟(颜色与德国国旗相同)更不可能成为现实。林德纳向来直言不讳地批评默克尔与社会民主党组成的三届“大联合政府”,如果他同意加入他们的政府,他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背信弃义。

无论哪些政党最终联合执政,有一点是肯定的: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在2017年举行上一次大选后,新政府花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才上台。根据宪法规定,默克尔将继续担任总理,直到德国联邦议院批准下一届政府。

如果组阁谈判拖延到12月16日以后,将打破一项全国性的记录:默克尔的执政时间将超过她所在的基民盟前任领导人、前导师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成为德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默克尔时代落幕 德国下一届政府如何组建?

发布日期:2021-09-03 08:49
摘要: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


奥拉夫·朔尔茨

Arne Delfs

【OR  商业新媒体】

如今距离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保守派赶下台只有一步之遥,自2005年以来尚属首次。

不过赢得选举只是中左翼的社民党取得成功的第一步,在一项民意调查中,社民党领先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集团5个百分点。虽然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领导的绿党(Greens)可能成为有意愿的合作伙伴,但还不足以确保获得多数席位。这给保守派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创造了机会。

由于政治倾向的变化不定,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组建联合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在9月26日德国大选投票过后,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只有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被排除在外。

议会分裂

民调显示,没有任何两个政党会拥有德国联邦议院的多数席位

数据来源:8月31日公布的Forsa民调

德国新议会可能有782个席位,这意味着需要392个席位才能占据多数

左翼党 社会民主党 绿党 基民盟/基社盟 自由民主党 德国选择党

下面是各政党组建联盟的主要选择,按照传统的政党代表色来称呼:社会民主党为红色,基民盟/基社盟为黑色,绿党为绿色,奉行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为黄色,反资本主义的左翼党为紫红色:

朔尔茨出任总理,得到绿党和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的支持

如果社会民主党能够保持在民调中的领先地位,朔尔茨很可能会被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要求组建政府。社民党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称为“交通灯联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组合,虽然自由派与这类联盟保持距离,但并未排除这种可能性。

社民党和绿党都支持在德国国内和欧洲层面放宽预算政策。朔尔茨认为,欧盟的新冠疫情恢复基金是迈向欧盟共同债务机制的第一步。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可能会反对增加开支和借款,游说恢复更严格的预算政策。

拉舍特逆转胜出,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联盟

只有拉舍特在民意调查中上演惊天大逆转的情况下,他所在的保守派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四年前,由于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退出谈判,组建“牙买加联盟”(以这个加勒比海岛国国旗的黑、黄、绿三种颜色命名)的努力最终失败。

林德纳不太可能再次冒险,这意味着成功的机会更大。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绿党可能是第二大势力,而且可能不太愿意结盟,尤其是林德纳把上次大选后的谈判失败归咎于他们。

保守派集团和自民党都将致力于迅速恢复平衡预算,并重新实施“债务刹车”(德国宪法规定的债务上限)。这可能会导致与绿党发生冲突,绿党希望制定一项价值5000亿欧元(约合5910亿美元)的10年期投资计划,并放松债务限制。

保守派在野,左翼政党联手

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是目前讨论最有争议的联盟之一。源于原东德共产党的左翼党希望德国退出北约,从未在联邦政府中发挥过作用。但是,如果自民党拒绝与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与左翼党结盟可能是朔尔茨唯一的选择。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联盟可能会导致经商条件变得不那么有利。例如,在柏林,“红绿红”联盟的州政府实施了租金上限,但后来被德国宪法法院推翻。

另一个勉强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与绿党结盟

仅从数学概率来看,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联盟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以肯尼亚国旗颜色命名的“肯尼亚联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社会民主党已经表示,他们不愿意加入另一个与保守派结盟的“大联合政府”。然而,如果他们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盟,他们可能会改变想法。保守党是否会接受在朔尔茨担任总理的政府中处于从属地位,还有待观察。

不太可能包括自由民主党的“大联合政府”

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德国”联盟(颜色与德国国旗相同)更不可能成为现实。林德纳向来直言不讳地批评默克尔与社会民主党组成的三届“大联合政府”,如果他同意加入他们的政府,他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背信弃义。

无论哪些政党最终联合执政,有一点是肯定的: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在2017年举行上一次大选后,新政府花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才上台。根据宪法规定,默克尔将继续担任总理,直到德国联邦议院批准下一届政府。

如果组阁谈判拖延到12月16日以后,将打破一项全国性的记录:默克尔的执政时间将超过她所在的基民盟前任领导人、前导师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成为德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


奥拉夫·朔尔茨

Arne Delfs

【OR  商业新媒体】

如今距离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保守派赶下台只有一步之遥,自2005年以来尚属首次。

不过赢得选举只是中左翼的社民党取得成功的第一步,在一项民意调查中,社民党领先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集团5个百分点。虽然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领导的绿党(Greens)可能成为有意愿的合作伙伴,但还不足以确保获得多数席位。这给保守派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创造了机会。

由于政治倾向的变化不定,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组建联合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在9月26日德国大选投票过后,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只有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被排除在外。

议会分裂

民调显示,没有任何两个政党会拥有德国联邦议院的多数席位

数据来源:8月31日公布的Forsa民调

德国新议会可能有782个席位,这意味着需要392个席位才能占据多数

左翼党 社会民主党 绿党 基民盟/基社盟 自由民主党 德国选择党

下面是各政党组建联盟的主要选择,按照传统的政党代表色来称呼:社会民主党为红色,基民盟/基社盟为黑色,绿党为绿色,奉行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为黄色,反资本主义的左翼党为紫红色:

朔尔茨出任总理,得到绿党和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的支持

如果社会民主党能够保持在民调中的领先地位,朔尔茨很可能会被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要求组建政府。社民党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称为“交通灯联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组合,虽然自由派与这类联盟保持距离,但并未排除这种可能性。

社民党和绿党都支持在德国国内和欧洲层面放宽预算政策。朔尔茨认为,欧盟的新冠疫情恢复基金是迈向欧盟共同债务机制的第一步。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可能会反对增加开支和借款,游说恢复更严格的预算政策。

拉舍特逆转胜出,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联盟

只有拉舍特在民意调查中上演惊天大逆转的情况下,他所在的保守派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四年前,由于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退出谈判,组建“牙买加联盟”(以这个加勒比海岛国国旗的黑、黄、绿三种颜色命名)的努力最终失败。

林德纳不太可能再次冒险,这意味着成功的机会更大。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绿党可能是第二大势力,而且可能不太愿意结盟,尤其是林德纳把上次大选后的谈判失败归咎于他们。

保守派集团和自民党都将致力于迅速恢复平衡预算,并重新实施“债务刹车”(德国宪法规定的债务上限)。这可能会导致与绿党发生冲突,绿党希望制定一项价值5000亿欧元(约合5910亿美元)的10年期投资计划,并放松债务限制。

保守派在野,左翼政党联手

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是目前讨论最有争议的联盟之一。源于原东德共产党的左翼党希望德国退出北约,从未在联邦政府中发挥过作用。但是,如果自民党拒绝与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与左翼党结盟可能是朔尔茨唯一的选择。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联盟可能会导致经商条件变得不那么有利。例如,在柏林,“红绿红”联盟的州政府实施了租金上限,但后来被德国宪法法院推翻。

另一个勉强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与绿党结盟

仅从数学概率来看,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联盟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以肯尼亚国旗颜色命名的“肯尼亚联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社会民主党已经表示,他们不愿意加入另一个与保守派结盟的“大联合政府”。然而,如果他们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盟,他们可能会改变想法。保守党是否会接受在朔尔茨担任总理的政府中处于从属地位,还有待观察。

不太可能包括自由民主党的“大联合政府”

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德国”联盟(颜色与德国国旗相同)更不可能成为现实。林德纳向来直言不讳地批评默克尔与社会民主党组成的三届“大联合政府”,如果他同意加入他们的政府,他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背信弃义。

无论哪些政党最终联合执政,有一点是肯定的: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在2017年举行上一次大选后,新政府花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才上台。根据宪法规定,默克尔将继续担任总理,直到德国联邦议院批准下一届政府。

如果组阁谈判拖延到12月16日以后,将打破一项全国性的记录:默克尔的执政时间将超过她所在的基民盟前任领导人、前导师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成为德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默克尔时代落幕 德国下一届政府如何组建?

发布日期:2021-09-03 08:49
摘要: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


奥拉夫·朔尔茨

Arne Delfs

【OR  商业新媒体】

如今距离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保守派赶下台只有一步之遥,自2005年以来尚属首次。

不过赢得选举只是中左翼的社民党取得成功的第一步,在一项民意调查中,社民党领先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集团5个百分点。虽然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领导的绿党(Greens)可能成为有意愿的合作伙伴,但还不足以确保获得多数席位。这给保守派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创造了机会。

由于政治倾向的变化不定,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组建联合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在9月26日德国大选投票过后,有五个政党有机会在政府中发挥作用,只有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被排除在外。

议会分裂

民调显示,没有任何两个政党会拥有德国联邦议院的多数席位

数据来源:8月31日公布的Forsa民调

德国新议会可能有782个席位,这意味着需要392个席位才能占据多数

左翼党 社会民主党 绿党 基民盟/基社盟 自由民主党 德国选择党

下面是各政党组建联盟的主要选择,按照传统的政党代表色来称呼:社会民主党为红色,基民盟/基社盟为黑色,绿党为绿色,奉行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为黄色,反资本主义的左翼党为紫红色:

朔尔茨出任总理,得到绿党和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的支持

如果社会民主党能够保持在民调中的领先地位,朔尔茨很可能会被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要求组建政府。社民党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称为“交通灯联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组合,虽然自由派与这类联盟保持距离,但并未排除这种可能性。

社民党和绿党都支持在德国国内和欧洲层面放宽预算政策。朔尔茨认为,欧盟的新冠疫情恢复基金是迈向欧盟共同债务机制的第一步。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可能会反对增加开支和借款,游说恢复更严格的预算政策。

拉舍特逆转胜出,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联盟

只有拉舍特在民意调查中上演惊天大逆转的情况下,他所在的保守派领导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四年前,由于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退出谈判,组建“牙买加联盟”(以这个加勒比海岛国国旗的黑、黄、绿三种颜色命名)的努力最终失败。

林德纳不太可能再次冒险,这意味着成功的机会更大。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绿党可能是第二大势力,而且可能不太愿意结盟,尤其是林德纳把上次大选后的谈判失败归咎于他们。

保守派集团和自民党都将致力于迅速恢复平衡预算,并重新实施“债务刹车”(德国宪法规定的债务上限)。这可能会导致与绿党发生冲突,绿党希望制定一项价值5000亿欧元(约合5910亿美元)的10年期投资计划,并放松债务限制。

保守派在野,左翼政党联手

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是目前讨论最有争议的联盟之一。源于原东德共产党的左翼党希望德国退出北约,从未在联邦政府中发挥过作用。但是,如果自民党拒绝与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与左翼党结盟可能是朔尔茨唯一的选择。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联盟可能会导致经商条件变得不那么有利。例如,在柏林,“红绿红”联盟的州政府实施了租金上限,但后来被德国宪法法院推翻。

另一个勉强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与绿党结盟

仅从数学概率来看,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联盟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以肯尼亚国旗颜色命名的“肯尼亚联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社会民主党已经表示,他们不愿意加入另一个与保守派结盟的“大联合政府”。然而,如果他们有能力领导这样的联盟,他们可能会改变想法。保守党是否会接受在朔尔茨担任总理的政府中处于从属地位,还有待观察。

不太可能包括自由民主党的“大联合政府”

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德国”联盟(颜色与德国国旗相同)更不可能成为现实。林德纳向来直言不讳地批评默克尔与社会民主党组成的三届“大联合政府”,如果他同意加入他们的政府,他的支持者会认为这是背信弃义。

无论哪些政党最终联合执政,有一点是肯定的: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将再次变得漫长而复杂。在2017年举行上一次大选后,新政府花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才上台。根据宪法规定,默克尔将继续担任总理,直到德国联邦议院批准下一届政府。

如果组阁谈判拖延到12月16日以后,将打破一项全国性的记录:默克尔的执政时间将超过她所在的基民盟前任领导人、前导师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成为德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