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Rocket Lab的小型运载火箭Electron已成功将100多颗卫星送入轨道。

Jon Sindreu

【OR  商业新媒体】

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仍在为这种新的太空经济提供资金。上周,致力于发射小型卫星的Virgin Orbit表示,将通过这种工具上市。竞争对手Rocket Lab在3月宣布完成了自己的SPAC交易后也登陆股市。另一家位于加州的竞争对手阿斯特拉公司(Astra)已经上市两个月了。

与太空有关的头条新闻大多集中在英国亿万富豪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竞相离开地球大气层的事情上。他们的两家公司中,只有布兰森的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在2019年完成SPAC交易后上市,成为模因股(meme stock)热潮的焦点。2017年,Virgin Orbit从维珍银河分离出来。维珍银河的企业价值高达其2025年预期利润的69倍。


布兰森飘来飘去的画面是太空投资的一个有效宣传噱头。然而,一批新公司值得更多关注。

微型化降低了制造卫星的成本。发射到低轨道的卫星组,比如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公司设计的Starlink系统,开辟了无数的应用可能。当然,像OneWeb这样的先行者已经陷入困境,使人想起1990年代紧随上一波卫星热潮后的失望情绪。然而,奖赏大到足以吸引持久的兴趣: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预计,到2040年,太空经济的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可能来自卫星。

对于寻找发射合作伙伴的卫星公司来说,像SpaceX的猎鹰(Falcon) 9号这样的大型火箭提供的每公斤价格是无人能及的,但它们仍然需要为获取火箭上的空间而竞争。新入行公司的小型火箭可以提供特定轨道的专属服务。如果价格足够实惠,它们可能会改变当前局面。


Virgin Orbit承诺通过一架747飞机在在35,000英尺高空发射火箭来实现最低的单位成本,并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发射。阿斯特拉拥有一个明星云集的管理团队,与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签订了一份合同,而且取得了快速的进展,但在上周六,该公司的火箭连续第三次未能进入轨道。

Rocket Lab可能是最安全的押注:该公司已经用其Electron火箭交付了100多颗卫星,而且还在设计一款名为Neutron的中型可重复使用火箭,以便在完成更大的卫星网络部署方面获得优势。相比之下,Virgin Orbit只能将其火箭扩大到一定规模,否则这些火箭就无法装入飞机了。


太空旅游也许能赚钱。已经有600人预订了维珍银河的飞行之旅,该公司现在正以两倍的价格售票。不过,虽然投资者正为激动人心的刺激之旅支付大笔资金,如果有一个客户死亡,旅程可能就会关闭。Rocket Lab基于2025年预期利润的市盈率处在较低的28倍,而阿斯特拉公司的市盈率在4倍左右徘徊。根据其SPAC交易的细节,Virgin Orbit的企业价值略高于预期利润的6倍。

这些初创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几乎肯定意味着许多公司将会失败。从历史上看,交通运输的繁荣几乎总是让投资者受损。不过,对乐于冒险、渴望加入最新太空竞赛的选股人来说,今年的相关SPAC提供了新的希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私人资本引发新的太空竞赛

发布日期:2021-09-01 17:10
摘要: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Rocket Lab的小型运载火箭Electron已成功将100多颗卫星送入轨道。

Jon Sindreu

【OR  商业新媒体】

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仍在为这种新的太空经济提供资金。上周,致力于发射小型卫星的Virgin Orbit表示,将通过这种工具上市。竞争对手Rocket Lab在3月宣布完成了自己的SPAC交易后也登陆股市。另一家位于加州的竞争对手阿斯特拉公司(Astra)已经上市两个月了。

与太空有关的头条新闻大多集中在英国亿万富豪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竞相离开地球大气层的事情上。他们的两家公司中,只有布兰森的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在2019年完成SPAC交易后上市,成为模因股(meme stock)热潮的焦点。2017年,Virgin Orbit从维珍银河分离出来。维珍银河的企业价值高达其2025年预期利润的69倍。


布兰森飘来飘去的画面是太空投资的一个有效宣传噱头。然而,一批新公司值得更多关注。

微型化降低了制造卫星的成本。发射到低轨道的卫星组,比如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公司设计的Starlink系统,开辟了无数的应用可能。当然,像OneWeb这样的先行者已经陷入困境,使人想起1990年代紧随上一波卫星热潮后的失望情绪。然而,奖赏大到足以吸引持久的兴趣: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预计,到2040年,太空经济的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可能来自卫星。

对于寻找发射合作伙伴的卫星公司来说,像SpaceX的猎鹰(Falcon) 9号这样的大型火箭提供的每公斤价格是无人能及的,但它们仍然需要为获取火箭上的空间而竞争。新入行公司的小型火箭可以提供特定轨道的专属服务。如果价格足够实惠,它们可能会改变当前局面。


Virgin Orbit承诺通过一架747飞机在在35,000英尺高空发射火箭来实现最低的单位成本,并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发射。阿斯特拉拥有一个明星云集的管理团队,与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签订了一份合同,而且取得了快速的进展,但在上周六,该公司的火箭连续第三次未能进入轨道。

Rocket Lab可能是最安全的押注:该公司已经用其Electron火箭交付了100多颗卫星,而且还在设计一款名为Neutron的中型可重复使用火箭,以便在完成更大的卫星网络部署方面获得优势。相比之下,Virgin Orbit只能将其火箭扩大到一定规模,否则这些火箭就无法装入飞机了。


太空旅游也许能赚钱。已经有600人预订了维珍银河的飞行之旅,该公司现在正以两倍的价格售票。不过,虽然投资者正为激动人心的刺激之旅支付大笔资金,如果有一个客户死亡,旅程可能就会关闭。Rocket Lab基于2025年预期利润的市盈率处在较低的28倍,而阿斯特拉公司的市盈率在4倍左右徘徊。根据其SPAC交易的细节,Virgin Orbit的企业价值略高于预期利润的6倍。

这些初创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几乎肯定意味着许多公司将会失败。从历史上看,交通运输的繁荣几乎总是让投资者受损。不过,对乐于冒险、渴望加入最新太空竞赛的选股人来说,今年的相关SPAC提供了新的希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Rocket Lab的小型运载火箭Electron已成功将100多颗卫星送入轨道。

Jon Sindreu

【OR  商业新媒体】

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仍在为这种新的太空经济提供资金。上周,致力于发射小型卫星的Virgin Orbit表示,将通过这种工具上市。竞争对手Rocket Lab在3月宣布完成了自己的SPAC交易后也登陆股市。另一家位于加州的竞争对手阿斯特拉公司(Astra)已经上市两个月了。

与太空有关的头条新闻大多集中在英国亿万富豪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竞相离开地球大气层的事情上。他们的两家公司中,只有布兰森的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在2019年完成SPAC交易后上市,成为模因股(meme stock)热潮的焦点。2017年,Virgin Orbit从维珍银河分离出来。维珍银河的企业价值高达其2025年预期利润的69倍。


布兰森飘来飘去的画面是太空投资的一个有效宣传噱头。然而,一批新公司值得更多关注。

微型化降低了制造卫星的成本。发射到低轨道的卫星组,比如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公司设计的Starlink系统,开辟了无数的应用可能。当然,像OneWeb这样的先行者已经陷入困境,使人想起1990年代紧随上一波卫星热潮后的失望情绪。然而,奖赏大到足以吸引持久的兴趣: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预计,到2040年,太空经济的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可能来自卫星。

对于寻找发射合作伙伴的卫星公司来说,像SpaceX的猎鹰(Falcon) 9号这样的大型火箭提供的每公斤价格是无人能及的,但它们仍然需要为获取火箭上的空间而竞争。新入行公司的小型火箭可以提供特定轨道的专属服务。如果价格足够实惠,它们可能会改变当前局面。


Virgin Orbit承诺通过一架747飞机在在35,000英尺高空发射火箭来实现最低的单位成本,并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发射。阿斯特拉拥有一个明星云集的管理团队,与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签订了一份合同,而且取得了快速的进展,但在上周六,该公司的火箭连续第三次未能进入轨道。

Rocket Lab可能是最安全的押注:该公司已经用其Electron火箭交付了100多颗卫星,而且还在设计一款名为Neutron的中型可重复使用火箭,以便在完成更大的卫星网络部署方面获得优势。相比之下,Virgin Orbit只能将其火箭扩大到一定规模,否则这些火箭就无法装入飞机了。


太空旅游也许能赚钱。已经有600人预订了维珍银河的飞行之旅,该公司现在正以两倍的价格售票。不过,虽然投资者正为激动人心的刺激之旅支付大笔资金,如果有一个客户死亡,旅程可能就会关闭。Rocket Lab基于2025年预期利润的市盈率处在较低的28倍,而阿斯特拉公司的市盈率在4倍左右徘徊。根据其SPAC交易的细节,Virgin Orbit的企业价值略高于预期利润的6倍。

这些初创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几乎肯定意味着许多公司将会失败。从历史上看,交通运输的繁荣几乎总是让投资者受损。不过,对乐于冒险、渴望加入最新太空竞赛的选股人来说,今年的相关SPAC提供了新的希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私人资本引发新的太空竞赛

发布日期:2021-09-01 17:10
摘要: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Rocket Lab的小型运载火箭Electron已成功将100多颗卫星送入轨道。

Jon Sindreu

【OR  商业新媒体】

人类上一次在月球上行走过去近50年后,私人资本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将富人送入太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投资者或许应该更加关注发射小型卫星这一较为乏味的业务。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仍在为这种新的太空经济提供资金。上周,致力于发射小型卫星的Virgin Orbit表示,将通过这种工具上市。竞争对手Rocket Lab在3月宣布完成了自己的SPAC交易后也登陆股市。另一家位于加州的竞争对手阿斯特拉公司(Astra)已经上市两个月了。

与太空有关的头条新闻大多集中在英国亿万富豪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竞相离开地球大气层的事情上。他们的两家公司中,只有布兰森的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在2019年完成SPAC交易后上市,成为模因股(meme stock)热潮的焦点。2017年,Virgin Orbit从维珍银河分离出来。维珍银河的企业价值高达其2025年预期利润的69倍。


布兰森飘来飘去的画面是太空投资的一个有效宣传噱头。然而,一批新公司值得更多关注。

微型化降低了制造卫星的成本。发射到低轨道的卫星组,比如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公司设计的Starlink系统,开辟了无数的应用可能。当然,像OneWeb这样的先行者已经陷入困境,使人想起1990年代紧随上一波卫星热潮后的失望情绪。然而,奖赏大到足以吸引持久的兴趣: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预计,到2040年,太空经济的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可能来自卫星。

对于寻找发射合作伙伴的卫星公司来说,像SpaceX的猎鹰(Falcon) 9号这样的大型火箭提供的每公斤价格是无人能及的,但它们仍然需要为获取火箭上的空间而竞争。新入行公司的小型火箭可以提供特定轨道的专属服务。如果价格足够实惠,它们可能会改变当前局面。


Virgin Orbit承诺通过一架747飞机在在35,000英尺高空发射火箭来实现最低的单位成本,并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发射。阿斯特拉拥有一个明星云集的管理团队,与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签订了一份合同,而且取得了快速的进展,但在上周六,该公司的火箭连续第三次未能进入轨道。

Rocket Lab可能是最安全的押注:该公司已经用其Electron火箭交付了100多颗卫星,而且还在设计一款名为Neutron的中型可重复使用火箭,以便在完成更大的卫星网络部署方面获得优势。相比之下,Virgin Orbit只能将其火箭扩大到一定规模,否则这些火箭就无法装入飞机了。


太空旅游也许能赚钱。已经有600人预订了维珍银河的飞行之旅,该公司现在正以两倍的价格售票。不过,虽然投资者正为激动人心的刺激之旅支付大笔资金,如果有一个客户死亡,旅程可能就会关闭。Rocket Lab基于2025年预期利润的市盈率处在较低的28倍,而阿斯特拉公司的市盈率在4倍左右徘徊。根据其SPAC交易的细节,Virgin Orbit的企业价值略高于预期利润的6倍。

这些初创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几乎肯定意味着许多公司将会失败。从历史上看,交通运输的繁荣几乎总是让投资者受损。不过,对乐于冒险、渴望加入最新太空竞赛的选股人来说,今年的相关SPAC提供了新的希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