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难民是否大量涌入?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投资是否促进双赢?上合是否顺利扩容?台湾是否被美抛弃?中美竞抗是否持续升级?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8月6日至15日,阿富汗塔利班从攻下第一个省会到再次夺取全国政权,仅用十天。“喀布尔时刻”与“西贡时刻”一样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阿富汗迅速“变天”的节奏几乎让所有人意外,阿塔也没有想到少战而克,摧枯拉朽,如此轻松。

1994年7月,巴拉达尔在坎大哈市协助奥马尔创立塔利班,如今已成为阿塔二号人物。2021年8月17日,他流亡国外20年后,从多哈返回塔利班起源地坎大哈,受到战友们“英雄”般的欢迎,已成为管理阿富汗的12名委员之一,也是未来总统的热门人选之一。

中国下了一招先手好棋。7月28日,中方邀请巴拉达尔访华,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他时,表达中国的关键立场:一、坚持不干涉阿内政,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二、承认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希望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三、强调“东伊运”等国际恐怖组织直接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希望阿塔彻底划清界限,坚决打击。

巴拉达尔在发言中逐一回应。一、肯定中国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二、阿塔致力于在阿建立广泛包容、被全体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构,保障人权和妇女儿童权益;三、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希望中方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巴拉达尔访华时,阿塔还未掌握全国政权,安理会“五常”显然是其“公关”、“统战”的重点对象。这些回应和承诺究竟是外交场合应景的表态,还是掌权后认真实施的政策,有待观察和考验。阿富汗局势剧变,攸关中国的利益至少有六个。

──难民是否大量涌入?5月以来,逃离阿富汗的难民逾25万,90%去邻国巴基斯坦、伊朗,两国压力最大,与2020年阿难民流向一致。欧洲(尤其德国)对2015年难民危机心有余悸,担忧再受劫难,欧盟国家外长8月17日已召开特别视频会议评估局势,力阻难民于境外。

对中国而言,与阿富汗仅有92.45公里的陆地边境线,只有一条400公里长的瓦罕走廊相连,在阿境内的300公里属于无人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年有9个月封山。中国很容易守住走廊出口,无需担忧阿难民从陆地涌入。

──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严重威胁中国及其新疆的安全发展,中国反对一切境外组织支持“三种势力”和新疆恐怖分子。这与新疆人权问题争论的性质完全不同,无丝毫妥协余地。

8月18日,王毅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时强调,阿塔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东伊运”。这句话其实也是说给土耳其听的。

“基地”、“伊斯兰国”、“巴塔”、“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成员已与阿塔一些派别紧密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对阿塔打击恐怖主义是艰巨挑战。8月26日晚,“伊斯兰国”对喀布尔国际机场发动恐怖袭击,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美军13人、塔利班成员28人,另有150余人受伤。

──投资是否促进双赢?国际社会是否承认和接受阿塔新政权,阿塔是否从安理会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移出,需要时间权衡和检验,需要与安理会“五常”对表。如果阿塔与20年前一样激进,那么新政权不会获得安理会“五常”的承认,阿富汗又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的风险很高。

如果阿塔在宗教和世俗之间获取平衡,坚持实施现在已宣布的温和稳健政策,那么政局稳定后,中国有望大量投资基建,协助阿塔改善民生、巩固政权。

在野与执政是两码事,打不赢就跑无需“擦屁股”的机动游击战与老百姓柴米油盐就业保命“一管到底”的消耗阵地战也是两码事,处处花钱、处处缺钱。8月17日,阿塔公开声明“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即不再以毒品收入为经费主要来源,随即在鸦片主产区之一的坎大哈省村民集会上宣布,将禁止种植罂粟。阿塔却拿不到前政府在海外被冻结的90亿美元,剩下最具潜力的来钱选项只有矿产资源。

阿富汗已探明有大量的铁、铜、钴、金、锂、稀土等,价值上万亿美元。放眼全球,只有中国的综合实力(技术、资金、设备、人才)可提供开采、加工、销售一条龙援助,而且性价比最高、效率最高。

──上合是否顺利扩容?打开世界地图,阿富汗位于亚洲心脏地带。“一带一路”联通这个国家,相当于打通任督两脉。阿塔组建联合政府,必然有重量级亲美人士,未来大概率沿用欧洲、日本、韩国、东盟现行的、实用的、屡试屡爽的“骑墙”策略:军事和安全靠美国,经济和发展靠中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相比以往苏、美占据时期,中国有插手阿富汗的更大空间和机会,上海合作组织是个重要抓手。

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已是上合的观察员国,都可尽快升级为成员国;争取将土库曼斯坦拉入;印度貌合神离,向来有二心,俄拉其入伙是为了平衡中国,各方心知肚明;印度之外的其他上合成员国逐步形成一个领土相连的政治闭环、共同繁荣的经济闭环。

相比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Quad)机制,这两个“闭环”合作的利益更大,干货更多,生命力也更强。中、俄、伊既可相互抱团取暖,又可获得分散美国巨压的战略缓冲区。政治、经济“闭环”的官方说法可以动听些,例如友好协商机制、自由贸易区等。

──台湾是否被美抛弃?这是阿“变天”后中、美、台最关注的延伸话题之一。8月14日,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海斯堡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已坦率分析,美国盟友开始思考,“不能指望美国”,“当本届美国政府就职时说‘美国回来了’,许多人会听成‘美国回家了’”!

8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的文章标题为《美国领导公信力受重创 台湾舆论自危担心成下一个阿富汗》。同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特意安抚,“我们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对台湾和以色列的承诺一如既往地坚定”。次日,拜登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

拜登因阿富汗迅速“变天”而焦头烂额,这个表态的立场并不意外,既要维持美国“老大”信用和总统权威,又要维持战略模糊和足够弹性,但表达的口径有大问题,存在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美国对欧、日、韩都有安保条约,尽管解释权、行动权向来掌握在美方手中;对台承诺更轻,没有任何安保条约,美国也承认“一个中国”,台湾与欧、日、韩不能并列。台湾问题是二战、中国内战的延续,一旦台海有战事,美国是否出兵、及时出兵、出兵多少都未知。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沃尔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我现在是在台湾或乌克兰,目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吓个半死,因为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来的美国承诺。”美国的保护力更弱,台湾的独立空间更小,台海有战事的概率反而更小。

──竞抗是否持续升级?布林肯就任国务卿后,一再将中美关系定位于三种形态:合作、竞争、对抗。目前大致二分合作、四分竞争、四分对抗,且竞争与对抗难以区分。抗疫、反恐、气候、核不扩散是典型的国际公共产品,属于中美为数不多的可合作领域,也符合双方和全球利益。

美国在其他区域的战略收缩越紧迫,中国承受的战略压力必然越增长。8月22日至26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访问新加坡、越南,她和随行官员阐明的政策立场,属于醉翁之意、司马昭之心,明显剑指中国。

需要合作、更多竞抗,经常吵架、但不打架,也许是今后数十年中美关系的新常态。8月16日,王毅与布林肯通电话时表达了中方合作诚意,“愿同美方沟通对话,推动阿问题实现软着陆,促使阿不再发生新的内战或人道主义灾难,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地和庇护所。”只是再次提醒美方“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并非如有的学者向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中国开出了合作条件。中美反恐合作有助于缓和阿富汗和双方的紧张局势,全球Delta毒株疫情凶猛,双方都需要喘口气,相互表达善意。

8月29日,布林肯再次与王毅通电话的内容,印证了上述判断。布林肯称,“美认为安理会应对外发出明确、统一的声音”,“确保阿领土不能成为恐怖袭击策源地,不能成为恐怖主义避风港”。这表明美方急于甩包袱、脱困境,在阿富汗问题有求于中、俄,需要借助安理会、国际法的多边框架,让更多国家出声、出钱、出人、出力。国际社会合力助阿塔,其实是有远见的自救,否则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祸害全球,安理会“五常”和周边邻国首当其冲。

王毅回应,“美国尤其需同国际社会一道向阿提供急需的经济、民生、人道援助”,“美方拿出实际行动,助阿制恐止暴,而不应搞双重标准或选择性打恐”,“安理会如果要采取任何行动,都应有助于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有助于阿局势平稳过渡而不是重陷动乱。”第一句暗示当前阿乱局的主要责任是美方造成,美方应继续出大力,“尤其”有义务提供急需的援助;第二句重申美方不能搞双重标准,例如只打击“伊斯兰国”,不打击安理会同样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的“东伊运”;第三句表态中方愿意在反恐问题上积极合作,不反对通过安理会框架帮助阿塔痛改前非、稳定政局,不存在“开条件”与美合作,而是为了更好完成共同目标提出工作意见和磋商。

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面对共同的强敌,中美曾有密切合作、蜜月十年。那时反苏阵营支持阿富汗的分工是:美国提供反坦克、反直升机的重武器和教官;中国提供轻武器;沙特等中东国家提供资金;巴基斯坦提供场地,在边境地区训练阿富汗游击队员。

中美贸易战时,笔者一直说如今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不再是经贸,而是军事。两个核大国热战,双方受不了,世界受不了;即使冷战,很多国家也受不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其父的战略远见,在各国首脑中出类拔萃,也被中美长期视为朋友,对双方都能说得上话。他多次针对剑拔弩张的中美现状,公开表达担忧、劝和、不选边,观点中立、理性、一贯,符合新加坡、东盟利益,其实也符合中、美利益,却未必受到中美大量民粹的欢迎。

中美已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两国军队不能有任何误判。一旦擦枪走火,最开心和受益的必定是俄罗斯,其次是日本、朝鲜。

8月27日,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蔡斯与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与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副主任黄雪平通过军事热线举行安全视频会议,路透社报道议题专注于“危机与风险管理”。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与中方首次军事对话,可惜时间太晚、层级太低(副局级)、频率太少。

美国不必再为中美军事交流设置人为障碍,不必坚持美国国防部长对等层级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还是遵照国际惯例和以往惯例,尽快恢复双方防长、参谋长定期沟通和热线电话。谁出面谈不重要,背后都是两国元首说了算;谈什么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只要想谈随时有通畅的机制保障,两军互摸底牌,不误判、不崩盘,让世界放心。

美方这个“对等坚持”其实生硬愚蠢,格局很小,隐含的政治伦理既违背美国以往的价值观,又不符合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有时感慨,即使头号强国,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这样的大战略家也是五十年一遇,顶尖人才少有机会进入美国内阁或为重大决策提供智力支撑。

中共党内职务和权力仅适用于国内政治,国际关系和场合还是以国家职务为准,大家省心,更符合礼仪和规范。否则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例如京、沪、津、渝的市委书记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副总理层级的接待规格和礼遇?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例如全国政协主席、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纪委书记、常务副总理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鸣礼炮19响的政府首脑接待规格和礼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阿富汗“变天”攸关中国的六个利益

发布日期:2021-08-31 20:12
摘要:难民是否大量涌入?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投资是否促进双赢?上合是否顺利扩容?台湾是否被美抛弃?中美竞抗是否持续升级?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8月6日至15日,阿富汗塔利班从攻下第一个省会到再次夺取全国政权,仅用十天。“喀布尔时刻”与“西贡时刻”一样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阿富汗迅速“变天”的节奏几乎让所有人意外,阿塔也没有想到少战而克,摧枯拉朽,如此轻松。

1994年7月,巴拉达尔在坎大哈市协助奥马尔创立塔利班,如今已成为阿塔二号人物。2021年8月17日,他流亡国外20年后,从多哈返回塔利班起源地坎大哈,受到战友们“英雄”般的欢迎,已成为管理阿富汗的12名委员之一,也是未来总统的热门人选之一。

中国下了一招先手好棋。7月28日,中方邀请巴拉达尔访华,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他时,表达中国的关键立场:一、坚持不干涉阿内政,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二、承认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希望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三、强调“东伊运”等国际恐怖组织直接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希望阿塔彻底划清界限,坚决打击。

巴拉达尔在发言中逐一回应。一、肯定中国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二、阿塔致力于在阿建立广泛包容、被全体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构,保障人权和妇女儿童权益;三、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希望中方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巴拉达尔访华时,阿塔还未掌握全国政权,安理会“五常”显然是其“公关”、“统战”的重点对象。这些回应和承诺究竟是外交场合应景的表态,还是掌权后认真实施的政策,有待观察和考验。阿富汗局势剧变,攸关中国的利益至少有六个。

──难民是否大量涌入?5月以来,逃离阿富汗的难民逾25万,90%去邻国巴基斯坦、伊朗,两国压力最大,与2020年阿难民流向一致。欧洲(尤其德国)对2015年难民危机心有余悸,担忧再受劫难,欧盟国家外长8月17日已召开特别视频会议评估局势,力阻难民于境外。

对中国而言,与阿富汗仅有92.45公里的陆地边境线,只有一条400公里长的瓦罕走廊相连,在阿境内的300公里属于无人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年有9个月封山。中国很容易守住走廊出口,无需担忧阿难民从陆地涌入。

──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严重威胁中国及其新疆的安全发展,中国反对一切境外组织支持“三种势力”和新疆恐怖分子。这与新疆人权问题争论的性质完全不同,无丝毫妥协余地。

8月18日,王毅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时强调,阿塔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东伊运”。这句话其实也是说给土耳其听的。

“基地”、“伊斯兰国”、“巴塔”、“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成员已与阿塔一些派别紧密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对阿塔打击恐怖主义是艰巨挑战。8月26日晚,“伊斯兰国”对喀布尔国际机场发动恐怖袭击,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美军13人、塔利班成员28人,另有150余人受伤。

──投资是否促进双赢?国际社会是否承认和接受阿塔新政权,阿塔是否从安理会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移出,需要时间权衡和检验,需要与安理会“五常”对表。如果阿塔与20年前一样激进,那么新政权不会获得安理会“五常”的承认,阿富汗又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的风险很高。

如果阿塔在宗教和世俗之间获取平衡,坚持实施现在已宣布的温和稳健政策,那么政局稳定后,中国有望大量投资基建,协助阿塔改善民生、巩固政权。

在野与执政是两码事,打不赢就跑无需“擦屁股”的机动游击战与老百姓柴米油盐就业保命“一管到底”的消耗阵地战也是两码事,处处花钱、处处缺钱。8月17日,阿塔公开声明“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即不再以毒品收入为经费主要来源,随即在鸦片主产区之一的坎大哈省村民集会上宣布,将禁止种植罂粟。阿塔却拿不到前政府在海外被冻结的90亿美元,剩下最具潜力的来钱选项只有矿产资源。

阿富汗已探明有大量的铁、铜、钴、金、锂、稀土等,价值上万亿美元。放眼全球,只有中国的综合实力(技术、资金、设备、人才)可提供开采、加工、销售一条龙援助,而且性价比最高、效率最高。

──上合是否顺利扩容?打开世界地图,阿富汗位于亚洲心脏地带。“一带一路”联通这个国家,相当于打通任督两脉。阿塔组建联合政府,必然有重量级亲美人士,未来大概率沿用欧洲、日本、韩国、东盟现行的、实用的、屡试屡爽的“骑墙”策略:军事和安全靠美国,经济和发展靠中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相比以往苏、美占据时期,中国有插手阿富汗的更大空间和机会,上海合作组织是个重要抓手。

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已是上合的观察员国,都可尽快升级为成员国;争取将土库曼斯坦拉入;印度貌合神离,向来有二心,俄拉其入伙是为了平衡中国,各方心知肚明;印度之外的其他上合成员国逐步形成一个领土相连的政治闭环、共同繁荣的经济闭环。

相比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Quad)机制,这两个“闭环”合作的利益更大,干货更多,生命力也更强。中、俄、伊既可相互抱团取暖,又可获得分散美国巨压的战略缓冲区。政治、经济“闭环”的官方说法可以动听些,例如友好协商机制、自由贸易区等。

──台湾是否被美抛弃?这是阿“变天”后中、美、台最关注的延伸话题之一。8月14日,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海斯堡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已坦率分析,美国盟友开始思考,“不能指望美国”,“当本届美国政府就职时说‘美国回来了’,许多人会听成‘美国回家了’”!

8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的文章标题为《美国领导公信力受重创 台湾舆论自危担心成下一个阿富汗》。同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特意安抚,“我们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对台湾和以色列的承诺一如既往地坚定”。次日,拜登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

拜登因阿富汗迅速“变天”而焦头烂额,这个表态的立场并不意外,既要维持美国“老大”信用和总统权威,又要维持战略模糊和足够弹性,但表达的口径有大问题,存在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美国对欧、日、韩都有安保条约,尽管解释权、行动权向来掌握在美方手中;对台承诺更轻,没有任何安保条约,美国也承认“一个中国”,台湾与欧、日、韩不能并列。台湾问题是二战、中国内战的延续,一旦台海有战事,美国是否出兵、及时出兵、出兵多少都未知。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沃尔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我现在是在台湾或乌克兰,目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吓个半死,因为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来的美国承诺。”美国的保护力更弱,台湾的独立空间更小,台海有战事的概率反而更小。

──竞抗是否持续升级?布林肯就任国务卿后,一再将中美关系定位于三种形态:合作、竞争、对抗。目前大致二分合作、四分竞争、四分对抗,且竞争与对抗难以区分。抗疫、反恐、气候、核不扩散是典型的国际公共产品,属于中美为数不多的可合作领域,也符合双方和全球利益。

美国在其他区域的战略收缩越紧迫,中国承受的战略压力必然越增长。8月22日至26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访问新加坡、越南,她和随行官员阐明的政策立场,属于醉翁之意、司马昭之心,明显剑指中国。

需要合作、更多竞抗,经常吵架、但不打架,也许是今后数十年中美关系的新常态。8月16日,王毅与布林肯通电话时表达了中方合作诚意,“愿同美方沟通对话,推动阿问题实现软着陆,促使阿不再发生新的内战或人道主义灾难,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地和庇护所。”只是再次提醒美方“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并非如有的学者向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中国开出了合作条件。中美反恐合作有助于缓和阿富汗和双方的紧张局势,全球Delta毒株疫情凶猛,双方都需要喘口气,相互表达善意。

8月29日,布林肯再次与王毅通电话的内容,印证了上述判断。布林肯称,“美认为安理会应对外发出明确、统一的声音”,“确保阿领土不能成为恐怖袭击策源地,不能成为恐怖主义避风港”。这表明美方急于甩包袱、脱困境,在阿富汗问题有求于中、俄,需要借助安理会、国际法的多边框架,让更多国家出声、出钱、出人、出力。国际社会合力助阿塔,其实是有远见的自救,否则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祸害全球,安理会“五常”和周边邻国首当其冲。

王毅回应,“美国尤其需同国际社会一道向阿提供急需的经济、民生、人道援助”,“美方拿出实际行动,助阿制恐止暴,而不应搞双重标准或选择性打恐”,“安理会如果要采取任何行动,都应有助于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有助于阿局势平稳过渡而不是重陷动乱。”第一句暗示当前阿乱局的主要责任是美方造成,美方应继续出大力,“尤其”有义务提供急需的援助;第二句重申美方不能搞双重标准,例如只打击“伊斯兰国”,不打击安理会同样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的“东伊运”;第三句表态中方愿意在反恐问题上积极合作,不反对通过安理会框架帮助阿塔痛改前非、稳定政局,不存在“开条件”与美合作,而是为了更好完成共同目标提出工作意见和磋商。

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面对共同的强敌,中美曾有密切合作、蜜月十年。那时反苏阵营支持阿富汗的分工是:美国提供反坦克、反直升机的重武器和教官;中国提供轻武器;沙特等中东国家提供资金;巴基斯坦提供场地,在边境地区训练阿富汗游击队员。

中美贸易战时,笔者一直说如今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不再是经贸,而是军事。两个核大国热战,双方受不了,世界受不了;即使冷战,很多国家也受不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其父的战略远见,在各国首脑中出类拔萃,也被中美长期视为朋友,对双方都能说得上话。他多次针对剑拔弩张的中美现状,公开表达担忧、劝和、不选边,观点中立、理性、一贯,符合新加坡、东盟利益,其实也符合中、美利益,却未必受到中美大量民粹的欢迎。

中美已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两国军队不能有任何误判。一旦擦枪走火,最开心和受益的必定是俄罗斯,其次是日本、朝鲜。

8月27日,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蔡斯与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与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副主任黄雪平通过军事热线举行安全视频会议,路透社报道议题专注于“危机与风险管理”。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与中方首次军事对话,可惜时间太晚、层级太低(副局级)、频率太少。

美国不必再为中美军事交流设置人为障碍,不必坚持美国国防部长对等层级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还是遵照国际惯例和以往惯例,尽快恢复双方防长、参谋长定期沟通和热线电话。谁出面谈不重要,背后都是两国元首说了算;谈什么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只要想谈随时有通畅的机制保障,两军互摸底牌,不误判、不崩盘,让世界放心。

美方这个“对等坚持”其实生硬愚蠢,格局很小,隐含的政治伦理既违背美国以往的价值观,又不符合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有时感慨,即使头号强国,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这样的大战略家也是五十年一遇,顶尖人才少有机会进入美国内阁或为重大决策提供智力支撑。

中共党内职务和权力仅适用于国内政治,国际关系和场合还是以国家职务为准,大家省心,更符合礼仪和规范。否则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例如京、沪、津、渝的市委书记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副总理层级的接待规格和礼遇?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例如全国政协主席、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纪委书记、常务副总理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鸣礼炮19响的政府首脑接待规格和礼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难民是否大量涌入?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投资是否促进双赢?上合是否顺利扩容?台湾是否被美抛弃?中美竞抗是否持续升级?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8月6日至15日,阿富汗塔利班从攻下第一个省会到再次夺取全国政权,仅用十天。“喀布尔时刻”与“西贡时刻”一样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阿富汗迅速“变天”的节奏几乎让所有人意外,阿塔也没有想到少战而克,摧枯拉朽,如此轻松。

1994年7月,巴拉达尔在坎大哈市协助奥马尔创立塔利班,如今已成为阿塔二号人物。2021年8月17日,他流亡国外20年后,从多哈返回塔利班起源地坎大哈,受到战友们“英雄”般的欢迎,已成为管理阿富汗的12名委员之一,也是未来总统的热门人选之一。

中国下了一招先手好棋。7月28日,中方邀请巴拉达尔访华,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他时,表达中国的关键立场:一、坚持不干涉阿内政,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二、承认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希望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三、强调“东伊运”等国际恐怖组织直接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希望阿塔彻底划清界限,坚决打击。

巴拉达尔在发言中逐一回应。一、肯定中国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二、阿塔致力于在阿建立广泛包容、被全体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构,保障人权和妇女儿童权益;三、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希望中方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巴拉达尔访华时,阿塔还未掌握全国政权,安理会“五常”显然是其“公关”、“统战”的重点对象。这些回应和承诺究竟是外交场合应景的表态,还是掌权后认真实施的政策,有待观察和考验。阿富汗局势剧变,攸关中国的利益至少有六个。

──难民是否大量涌入?5月以来,逃离阿富汗的难民逾25万,90%去邻国巴基斯坦、伊朗,两国压力最大,与2020年阿难民流向一致。欧洲(尤其德国)对2015年难民危机心有余悸,担忧再受劫难,欧盟国家外长8月17日已召开特别视频会议评估局势,力阻难民于境外。

对中国而言,与阿富汗仅有92.45公里的陆地边境线,只有一条400公里长的瓦罕走廊相连,在阿境内的300公里属于无人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年有9个月封山。中国很容易守住走廊出口,无需担忧阿难民从陆地涌入。

──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严重威胁中国及其新疆的安全发展,中国反对一切境外组织支持“三种势力”和新疆恐怖分子。这与新疆人权问题争论的性质完全不同,无丝毫妥协余地。

8月18日,王毅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时强调,阿塔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东伊运”。这句话其实也是说给土耳其听的。

“基地”、“伊斯兰国”、“巴塔”、“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成员已与阿塔一些派别紧密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对阿塔打击恐怖主义是艰巨挑战。8月26日晚,“伊斯兰国”对喀布尔国际机场发动恐怖袭击,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美军13人、塔利班成员28人,另有150余人受伤。

──投资是否促进双赢?国际社会是否承认和接受阿塔新政权,阿塔是否从安理会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移出,需要时间权衡和检验,需要与安理会“五常”对表。如果阿塔与20年前一样激进,那么新政权不会获得安理会“五常”的承认,阿富汗又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的风险很高。

如果阿塔在宗教和世俗之间获取平衡,坚持实施现在已宣布的温和稳健政策,那么政局稳定后,中国有望大量投资基建,协助阿塔改善民生、巩固政权。

在野与执政是两码事,打不赢就跑无需“擦屁股”的机动游击战与老百姓柴米油盐就业保命“一管到底”的消耗阵地战也是两码事,处处花钱、处处缺钱。8月17日,阿塔公开声明“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即不再以毒品收入为经费主要来源,随即在鸦片主产区之一的坎大哈省村民集会上宣布,将禁止种植罂粟。阿塔却拿不到前政府在海外被冻结的90亿美元,剩下最具潜力的来钱选项只有矿产资源。

阿富汗已探明有大量的铁、铜、钴、金、锂、稀土等,价值上万亿美元。放眼全球,只有中国的综合实力(技术、资金、设备、人才)可提供开采、加工、销售一条龙援助,而且性价比最高、效率最高。

──上合是否顺利扩容?打开世界地图,阿富汗位于亚洲心脏地带。“一带一路”联通这个国家,相当于打通任督两脉。阿塔组建联合政府,必然有重量级亲美人士,未来大概率沿用欧洲、日本、韩国、东盟现行的、实用的、屡试屡爽的“骑墙”策略:军事和安全靠美国,经济和发展靠中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相比以往苏、美占据时期,中国有插手阿富汗的更大空间和机会,上海合作组织是个重要抓手。

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已是上合的观察员国,都可尽快升级为成员国;争取将土库曼斯坦拉入;印度貌合神离,向来有二心,俄拉其入伙是为了平衡中国,各方心知肚明;印度之外的其他上合成员国逐步形成一个领土相连的政治闭环、共同繁荣的经济闭环。

相比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Quad)机制,这两个“闭环”合作的利益更大,干货更多,生命力也更强。中、俄、伊既可相互抱团取暖,又可获得分散美国巨压的战略缓冲区。政治、经济“闭环”的官方说法可以动听些,例如友好协商机制、自由贸易区等。

──台湾是否被美抛弃?这是阿“变天”后中、美、台最关注的延伸话题之一。8月14日,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海斯堡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已坦率分析,美国盟友开始思考,“不能指望美国”,“当本届美国政府就职时说‘美国回来了’,许多人会听成‘美国回家了’”!

8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的文章标题为《美国领导公信力受重创 台湾舆论自危担心成下一个阿富汗》。同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特意安抚,“我们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对台湾和以色列的承诺一如既往地坚定”。次日,拜登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

拜登因阿富汗迅速“变天”而焦头烂额,这个表态的立场并不意外,既要维持美国“老大”信用和总统权威,又要维持战略模糊和足够弹性,但表达的口径有大问题,存在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美国对欧、日、韩都有安保条约,尽管解释权、行动权向来掌握在美方手中;对台承诺更轻,没有任何安保条约,美国也承认“一个中国”,台湾与欧、日、韩不能并列。台湾问题是二战、中国内战的延续,一旦台海有战事,美国是否出兵、及时出兵、出兵多少都未知。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沃尔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我现在是在台湾或乌克兰,目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吓个半死,因为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来的美国承诺。”美国的保护力更弱,台湾的独立空间更小,台海有战事的概率反而更小。

──竞抗是否持续升级?布林肯就任国务卿后,一再将中美关系定位于三种形态:合作、竞争、对抗。目前大致二分合作、四分竞争、四分对抗,且竞争与对抗难以区分。抗疫、反恐、气候、核不扩散是典型的国际公共产品,属于中美为数不多的可合作领域,也符合双方和全球利益。

美国在其他区域的战略收缩越紧迫,中国承受的战略压力必然越增长。8月22日至26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访问新加坡、越南,她和随行官员阐明的政策立场,属于醉翁之意、司马昭之心,明显剑指中国。

需要合作、更多竞抗,经常吵架、但不打架,也许是今后数十年中美关系的新常态。8月16日,王毅与布林肯通电话时表达了中方合作诚意,“愿同美方沟通对话,推动阿问题实现软着陆,促使阿不再发生新的内战或人道主义灾难,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地和庇护所。”只是再次提醒美方“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并非如有的学者向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中国开出了合作条件。中美反恐合作有助于缓和阿富汗和双方的紧张局势,全球Delta毒株疫情凶猛,双方都需要喘口气,相互表达善意。

8月29日,布林肯再次与王毅通电话的内容,印证了上述判断。布林肯称,“美认为安理会应对外发出明确、统一的声音”,“确保阿领土不能成为恐怖袭击策源地,不能成为恐怖主义避风港”。这表明美方急于甩包袱、脱困境,在阿富汗问题有求于中、俄,需要借助安理会、国际法的多边框架,让更多国家出声、出钱、出人、出力。国际社会合力助阿塔,其实是有远见的自救,否则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祸害全球,安理会“五常”和周边邻国首当其冲。

王毅回应,“美国尤其需同国际社会一道向阿提供急需的经济、民生、人道援助”,“美方拿出实际行动,助阿制恐止暴,而不应搞双重标准或选择性打恐”,“安理会如果要采取任何行动,都应有助于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有助于阿局势平稳过渡而不是重陷动乱。”第一句暗示当前阿乱局的主要责任是美方造成,美方应继续出大力,“尤其”有义务提供急需的援助;第二句重申美方不能搞双重标准,例如只打击“伊斯兰国”,不打击安理会同样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的“东伊运”;第三句表态中方愿意在反恐问题上积极合作,不反对通过安理会框架帮助阿塔痛改前非、稳定政局,不存在“开条件”与美合作,而是为了更好完成共同目标提出工作意见和磋商。

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面对共同的强敌,中美曾有密切合作、蜜月十年。那时反苏阵营支持阿富汗的分工是:美国提供反坦克、反直升机的重武器和教官;中国提供轻武器;沙特等中东国家提供资金;巴基斯坦提供场地,在边境地区训练阿富汗游击队员。

中美贸易战时,笔者一直说如今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不再是经贸,而是军事。两个核大国热战,双方受不了,世界受不了;即使冷战,很多国家也受不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其父的战略远见,在各国首脑中出类拔萃,也被中美长期视为朋友,对双方都能说得上话。他多次针对剑拔弩张的中美现状,公开表达担忧、劝和、不选边,观点中立、理性、一贯,符合新加坡、东盟利益,其实也符合中、美利益,却未必受到中美大量民粹的欢迎。

中美已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两国军队不能有任何误判。一旦擦枪走火,最开心和受益的必定是俄罗斯,其次是日本、朝鲜。

8月27日,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蔡斯与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与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副主任黄雪平通过军事热线举行安全视频会议,路透社报道议题专注于“危机与风险管理”。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与中方首次军事对话,可惜时间太晚、层级太低(副局级)、频率太少。

美国不必再为中美军事交流设置人为障碍,不必坚持美国国防部长对等层级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还是遵照国际惯例和以往惯例,尽快恢复双方防长、参谋长定期沟通和热线电话。谁出面谈不重要,背后都是两国元首说了算;谈什么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只要想谈随时有通畅的机制保障,两军互摸底牌,不误判、不崩盘,让世界放心。

美方这个“对等坚持”其实生硬愚蠢,格局很小,隐含的政治伦理既违背美国以往的价值观,又不符合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有时感慨,即使头号强国,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这样的大战略家也是五十年一遇,顶尖人才少有机会进入美国内阁或为重大决策提供智力支撑。

中共党内职务和权力仅适用于国内政治,国际关系和场合还是以国家职务为准,大家省心,更符合礼仪和规范。否则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例如京、沪、津、渝的市委书记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副总理层级的接待规格和礼遇?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例如全国政协主席、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纪委书记、常务副总理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鸣礼炮19响的政府首脑接待规格和礼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阿富汗“变天”攸关中国的六个利益

发布日期:2021-08-31 20:12
摘要:难民是否大量涌入?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投资是否促进双赢?上合是否顺利扩容?台湾是否被美抛弃?中美竞抗是否持续升级?



叶胜舟

【OR  商业新媒体】

8月6日至15日,阿富汗塔利班从攻下第一个省会到再次夺取全国政权,仅用十天。“喀布尔时刻”与“西贡时刻”一样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阿富汗迅速“变天”的节奏几乎让所有人意外,阿塔也没有想到少战而克,摧枯拉朽,如此轻松。

1994年7月,巴拉达尔在坎大哈市协助奥马尔创立塔利班,如今已成为阿塔二号人物。2021年8月17日,他流亡国外20年后,从多哈返回塔利班起源地坎大哈,受到战友们“英雄”般的欢迎,已成为管理阿富汗的12名委员之一,也是未来总统的热门人选之一。

中国下了一招先手好棋。7月28日,中方邀请巴拉达尔访华,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他时,表达中国的关键立场:一、坚持不干涉阿内政,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二、承认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希望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三、强调“东伊运”等国际恐怖组织直接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希望阿塔彻底划清界限,坚决打击。

巴拉达尔在发言中逐一回应。一、肯定中国一直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二、阿塔致力于在阿建立广泛包容、被全体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构,保障人权和妇女儿童权益;三、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希望中方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巴拉达尔访华时,阿塔还未掌握全国政权,安理会“五常”显然是其“公关”、“统战”的重点对象。这些回应和承诺究竟是外交场合应景的表态,还是掌权后认真实施的政策,有待观察和考验。阿富汗局势剧变,攸关中国的利益至少有六个。

──难民是否大量涌入?5月以来,逃离阿富汗的难民逾25万,90%去邻国巴基斯坦、伊朗,两国压力最大,与2020年阿难民流向一致。欧洲(尤其德国)对2015年难民危机心有余悸,担忧再受劫难,欧盟国家外长8月17日已召开特别视频会议评估局势,力阻难民于境外。

对中国而言,与阿富汗仅有92.45公里的陆地边境线,只有一条400公里长的瓦罕走廊相连,在阿境内的300公里属于无人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年有9个月封山。中国很容易守住走廊出口,无需担忧阿难民从陆地涌入。

──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严重威胁中国及其新疆的安全发展,中国反对一切境外组织支持“三种势力”和新疆恐怖分子。这与新疆人权问题争论的性质完全不同,无丝毫妥协余地。

8月18日,王毅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时强调,阿塔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东伊运”。这句话其实也是说给土耳其听的。

“基地”、“伊斯兰国”、“巴塔”、“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成员已与阿塔一些派别紧密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对阿塔打击恐怖主义是艰巨挑战。8月26日晚,“伊斯兰国”对喀布尔国际机场发动恐怖袭击,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美军13人、塔利班成员28人,另有150余人受伤。

──投资是否促进双赢?国际社会是否承认和接受阿塔新政权,阿塔是否从安理会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移出,需要时间权衡和检验,需要与安理会“五常”对表。如果阿塔与20年前一样激进,那么新政权不会获得安理会“五常”的承认,阿富汗又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的风险很高。

如果阿塔在宗教和世俗之间获取平衡,坚持实施现在已宣布的温和稳健政策,那么政局稳定后,中国有望大量投资基建,协助阿塔改善民生、巩固政权。

在野与执政是两码事,打不赢就跑无需“擦屁股”的机动游击战与老百姓柴米油盐就业保命“一管到底”的消耗阵地战也是两码事,处处花钱、处处缺钱。8月17日,阿塔公开声明“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即不再以毒品收入为经费主要来源,随即在鸦片主产区之一的坎大哈省村民集会上宣布,将禁止种植罂粟。阿塔却拿不到前政府在海外被冻结的90亿美元,剩下最具潜力的来钱选项只有矿产资源。

阿富汗已探明有大量的铁、铜、钴、金、锂、稀土等,价值上万亿美元。放眼全球,只有中国的综合实力(技术、资金、设备、人才)可提供开采、加工、销售一条龙援助,而且性价比最高、效率最高。

──上合是否顺利扩容?打开世界地图,阿富汗位于亚洲心脏地带。“一带一路”联通这个国家,相当于打通任督两脉。阿塔组建联合政府,必然有重量级亲美人士,未来大概率沿用欧洲、日本、韩国、东盟现行的、实用的、屡试屡爽的“骑墙”策略:军事和安全靠美国,经济和发展靠中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相比以往苏、美占据时期,中国有插手阿富汗的更大空间和机会,上海合作组织是个重要抓手。

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已是上合的观察员国,都可尽快升级为成员国;争取将土库曼斯坦拉入;印度貌合神离,向来有二心,俄拉其入伙是为了平衡中国,各方心知肚明;印度之外的其他上合成员国逐步形成一个领土相连的政治闭环、共同繁荣的经济闭环。

相比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Quad)机制,这两个“闭环”合作的利益更大,干货更多,生命力也更强。中、俄、伊既可相互抱团取暖,又可获得分散美国巨压的战略缓冲区。政治、经济“闭环”的官方说法可以动听些,例如友好协商机制、自由贸易区等。

──台湾是否被美抛弃?这是阿“变天”后中、美、台最关注的延伸话题之一。8月14日,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特别顾问海斯堡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已坦率分析,美国盟友开始思考,“不能指望美国”,“当本届美国政府就职时说‘美国回来了’,许多人会听成‘美国回家了’”!

8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的文章标题为《美国领导公信力受重创 台湾舆论自危担心成下一个阿富汗》。同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特意安抚,“我们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对台湾和以色列的承诺一如既往地坚定”。次日,拜登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强调“信守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人要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如此”。

拜登因阿富汗迅速“变天”而焦头烂额,这个表态的立场并不意外,既要维持美国“老大”信用和总统权威,又要维持战略模糊和足够弹性,但表达的口径有大问题,存在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美国对欧、日、韩都有安保条约,尽管解释权、行动权向来掌握在美方手中;对台承诺更轻,没有任何安保条约,美国也承认“一个中国”,台湾与欧、日、韩不能并列。台湾问题是二战、中国内战的延续,一旦台海有战事,美国是否出兵、及时出兵、出兵多少都未知。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沃尔兹说了大实话:“如果我现在是在台湾或乌克兰,目睹阿富汗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吓个半死,因为这就是拜登政府所展示出来的美国承诺。”美国的保护力更弱,台湾的独立空间更小,台海有战事的概率反而更小。

──竞抗是否持续升级?布林肯就任国务卿后,一再将中美关系定位于三种形态:合作、竞争、对抗。目前大致二分合作、四分竞争、四分对抗,且竞争与对抗难以区分。抗疫、反恐、气候、核不扩散是典型的国际公共产品,属于中美为数不多的可合作领域,也符合双方和全球利益。

美国在其他区域的战略收缩越紧迫,中国承受的战略压力必然越增长。8月22日至26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访问新加坡、越南,她和随行官员阐明的政策立场,属于醉翁之意、司马昭之心,明显剑指中国。

需要合作、更多竞抗,经常吵架、但不打架,也许是今后数十年中美关系的新常态。8月16日,王毅与布林肯通电话时表达了中方合作诚意,“愿同美方沟通对话,推动阿问题实现软着陆,促使阿不再发生新的内战或人道主义灾难,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地和庇护所。”只是再次提醒美方“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并非如有的学者向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中国开出了合作条件。中美反恐合作有助于缓和阿富汗和双方的紧张局势,全球Delta毒株疫情凶猛,双方都需要喘口气,相互表达善意。

8月29日,布林肯再次与王毅通电话的内容,印证了上述判断。布林肯称,“美认为安理会应对外发出明确、统一的声音”,“确保阿领土不能成为恐怖袭击策源地,不能成为恐怖主义避风港”。这表明美方急于甩包袱、脱困境,在阿富汗问题有求于中、俄,需要借助安理会、国际法的多边框架,让更多国家出声、出钱、出人、出力。国际社会合力助阿塔,其实是有远见的自救,否则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祸害全球,安理会“五常”和周边邻国首当其冲。

王毅回应,“美国尤其需同国际社会一道向阿提供急需的经济、民生、人道援助”,“美方拿出实际行动,助阿制恐止暴,而不应搞双重标准或选择性打恐”,“安理会如果要采取任何行动,都应有助于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有助于阿局势平稳过渡而不是重陷动乱。”第一句暗示当前阿乱局的主要责任是美方造成,美方应继续出大力,“尤其”有义务提供急需的援助;第二句重申美方不能搞双重标准,例如只打击“伊斯兰国”,不打击安理会同样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的“东伊运”;第三句表态中方愿意在反恐问题上积极合作,不反对通过安理会框架帮助阿塔痛改前非、稳定政局,不存在“开条件”与美合作,而是为了更好完成共同目标提出工作意见和磋商。

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面对共同的强敌,中美曾有密切合作、蜜月十年。那时反苏阵营支持阿富汗的分工是:美国提供反坦克、反直升机的重武器和教官;中国提供轻武器;沙特等中东国家提供资金;巴基斯坦提供场地,在边境地区训练阿富汗游击队员。

中美贸易战时,笔者一直说如今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不再是经贸,而是军事。两个核大国热战,双方受不了,世界受不了;即使冷战,很多国家也受不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其父的战略远见,在各国首脑中出类拔萃,也被中美长期视为朋友,对双方都能说得上话。他多次针对剑拔弩张的中美现状,公开表达担忧、劝和、不选边,观点中立、理性、一贯,符合新加坡、东盟利益,其实也符合中、美利益,却未必受到中美大量民粹的欢迎。

中美已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两国军队不能有任何误判。一旦擦枪走火,最开心和受益的必定是俄罗斯,其次是日本、朝鲜。

8月27日,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蔡斯与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与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副主任黄雪平通过军事热线举行安全视频会议,路透社报道议题专注于“危机与风险管理”。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与中方首次军事对话,可惜时间太晚、层级太低(副局级)、频率太少。

美国不必再为中美军事交流设置人为障碍,不必坚持美国国防部长对等层级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还是遵照国际惯例和以往惯例,尽快恢复双方防长、参谋长定期沟通和热线电话。谁出面谈不重要,背后都是两国元首说了算;谈什么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只要想谈随时有通畅的机制保障,两军互摸底牌,不误判、不崩盘,让世界放心。

美方这个“对等坚持”其实生硬愚蠢,格局很小,隐含的政治伦理既违背美国以往的价值观,又不符合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有时感慨,即使头号强国,基辛格、布热津斯基这样的大战略家也是五十年一遇,顶尖人才少有机会进入美国内阁或为重大决策提供智力支撑。

中共党内职务和权力仅适用于国内政治,国际关系和场合还是以国家职务为准,大家省心,更符合礼仪和规范。否则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例如京、沪、津、渝的市委书记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副总理层级的接待规格和礼遇?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例如全国政协主席、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纪委书记、常务副总理访美,是否美方都提供鸣礼炮19响的政府首脑接待规格和礼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