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未能做出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但拜登的逻辑是,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普遍关注了美国18家情报机关根据拜登的要求、历时三个月做出来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的解密部分。根据这份报告解密部分的内容,不能证明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来源于美国官方和媒体一再暗示的、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

但拜登强调:美国政府就病毒溯源拿出可靠结论,是由于中国政府官员“努力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成员接触这一流行病”,导致美国数家情报部门无法得到关键信息。因此拜登在报告发布后发表声明说,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其披露更多有关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传播时发生的事情。拜登还表示:“世界应该得到答案,除非我们得到答案,否则我不会停下来”。

揪住中国信息不透明不放

当前拜登政府的逻辑显而易见:是中国蓄意不公开信息,导致美国政府的18家情报机关无从得出关于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地的可靠结论;这件事涉及全世界,因此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和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根据公布内容,美国政府18家情报机构对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得出了下列结论:

该报告首先明确:该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其次,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政府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报告里说:“我们认为,病毒(COVID-19)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也在较低程度上相信,SARS-COV-2可能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情报界认为,在爆发新冠疫情之前,中国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

该报告的结论是:“在研究了所有可用的情报和其他信息后,情报界未能就COVID-19的可能起源达成一致意见。所有部门都认为有两种潜在起源:与受感染动物的自然接触和实验室事件。”

该报告介绍,一个情报机构说,根据8月27日下午发布的一份报告,他们以中度的信心评估了病毒在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后感染了人类的可能性。四个机构表示,他们得出了低信心评估,认为该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这是美国18个情报机构在历时90天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美国政府最关键的立场是:要想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然而,北京方面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专门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科学家面临的一些同样的障碍:缺乏新冠病毒最早病例的临床样本和数据。

美国的科学家也多半同意美国多数情报机关的结论,即:病毒来源于自然界。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博士告诉美国媒体CNBC: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柯林斯说:“从其他角度来看,大量证据表明没有(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这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不是说它不可能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秘密研究,我们不知道这一点。但是,病毒本身并没有由人类工作故意制造的指定用途。”

但柯林斯同样强调了一点:由于中国拒绝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对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变得更加困难。

柯林斯还指出:“我认为中国基本上拒绝考虑世卫组织的另一项调查,只是说,‘不,不感兴趣’”。

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上述结论和美国情报部门公布的报告、尤其是世卫组织第二次来华调查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透露出来的内容,有相同之处,即:病毒从武汉实验室传播出来的可能行极小;中国提供的疫情早期的原始数据不足;病毒不是由人类出于军事和政治目的合成出来的,中国政府蓄意制造病毒的可能性没有。

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国蓄意阻止调查,导致无法确定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因此无法找到病毒相对真实的溯源;而世卫组织和国际科学家对此立场实际上未置可否。

但中国政府认为:鉴于现在美国和意大利已经出现的很早期的传播案例,因此不能只在中国调查病毒溯源,应该同时在多地调查,尤其是美国不能豁免;而美国则明确拒绝。

部分有深厚世卫组织背景的专家告诉笔者:美国政府从来在调查疾病传染问题上立场保守,几乎是一贯拒绝国际组织的调查,而以美国为源头传染给世界的疾病却并不少见,因此这次中国政府的立场完全正确、恰当。

至此,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实际上已经是政治挂帅,是非倒反而在其次了。

中国与世卫关系

调查病毒溯源问题,离不开与世卫组织之间的合作,而受笔者所描述的上述“政治挂帅”态势的影响,当前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实际上成为了高度敏感的问题。

首先要承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世界卫生组织实际上是受美国主宰的;或者换个说法,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最大。除历史原因外,有两个基本事实决定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最大:其一,世卫组织的很多科学家和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在美国接受的教育。他们个人在学校读书时得到过美国的奖学金和资助;工作后也得到过美国政府和机构的支持。其二,就世界卫生组织的日常工作经费来说,美国一直是最大的资助者。美国也很重视世卫组织这个联合国的机构,经常利用这个机构,把美国的意志融入其中,继而成为联合国的意志。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就当前来说还有两个很现实的问题:第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面临连任挑战,而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他连任几乎无望,因为他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代表了非洲,除此之外,在当前新型的全球性新冠病毒泛滥的形势下,客观地讲他很难有大的政绩。第二,面对全球性疫情不断泛滥,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他,需要工作资金,否则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很难平息,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资助者,其次是欧洲,而中国的捐赠则相对微不足道。

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应该如何与世卫组织相处?或者说,中国是否有必要和世卫组织加强合作?毕竟中国有财力和物力支持谭德赛所代表的世卫组织当前的世界性抗疫工作;其次,因为美国的影响以及中国自身的政策,中国当前和世界发达国家关系不甚稳定,而通过世卫组织这个国际平台采取行动,有利于改善这种状况,更何况当前世界面临疫情泛滥这个大课题,这对世界抗疫和中国来说都是正面的机会。而且,联合国所属的国际组织,更涉及到一国外交的合法性和话语权问题,这对大国来说尤其是万万不能缺少的,这对外交工作来说是根本性的方向问题,处理得当,事半功倍,否则必将事倍功半。

此次全球性疫情以来,中国与世卫组织关系的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元首外交的成果,即便在中国因疫情问题遭受国际压力最大的特朗普时期,中国和世卫组织的沟通也是正常的,这对中国外交的行进起到了正面作用,而在下一步的抗疫和中国外交中,类似的这种平台客观上仍然非常需要,相关关系应如何处理,无疑是一目了然。当然,每个国家的外交都有自己的传统,但计划总比变化快,实际需要就是一切,更何况,传统未必就是正确的或符合客观实际的。

就当前来说,自上月底中国与世卫组织因病毒溯源问题发生矛盾以来,世卫组织起码公开表达了两个立场:世卫组织反对把病毒溯源政治化;世卫组织还希望继续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笔者认为,这两点就是很好的基础,有此基础,就可以开拓局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曹辛: 新冠溯源,美国无可靠结论,但仍然政治挂帅

发布日期:2021-08-30 16:30
美国未能做出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但拜登的逻辑是,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普遍关注了美国18家情报机关根据拜登的要求、历时三个月做出来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的解密部分。根据这份报告解密部分的内容,不能证明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来源于美国官方和媒体一再暗示的、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

但拜登强调:美国政府就病毒溯源拿出可靠结论,是由于中国政府官员“努力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成员接触这一流行病”,导致美国数家情报部门无法得到关键信息。因此拜登在报告发布后发表声明说,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其披露更多有关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传播时发生的事情。拜登还表示:“世界应该得到答案,除非我们得到答案,否则我不会停下来”。

揪住中国信息不透明不放

当前拜登政府的逻辑显而易见:是中国蓄意不公开信息,导致美国政府的18家情报机关无从得出关于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地的可靠结论;这件事涉及全世界,因此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和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根据公布内容,美国政府18家情报机构对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得出了下列结论:

该报告首先明确:该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其次,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政府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报告里说:“我们认为,病毒(COVID-19)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也在较低程度上相信,SARS-COV-2可能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情报界认为,在爆发新冠疫情之前,中国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

该报告的结论是:“在研究了所有可用的情报和其他信息后,情报界未能就COVID-19的可能起源达成一致意见。所有部门都认为有两种潜在起源:与受感染动物的自然接触和实验室事件。”

该报告介绍,一个情报机构说,根据8月27日下午发布的一份报告,他们以中度的信心评估了病毒在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后感染了人类的可能性。四个机构表示,他们得出了低信心评估,认为该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这是美国18个情报机构在历时90天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美国政府最关键的立场是:要想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然而,北京方面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专门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科学家面临的一些同样的障碍:缺乏新冠病毒最早病例的临床样本和数据。

美国的科学家也多半同意美国多数情报机关的结论,即:病毒来源于自然界。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博士告诉美国媒体CNBC: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柯林斯说:“从其他角度来看,大量证据表明没有(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这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不是说它不可能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秘密研究,我们不知道这一点。但是,病毒本身并没有由人类工作故意制造的指定用途。”

但柯林斯同样强调了一点:由于中国拒绝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对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变得更加困难。

柯林斯还指出:“我认为中国基本上拒绝考虑世卫组织的另一项调查,只是说,‘不,不感兴趣’”。

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上述结论和美国情报部门公布的报告、尤其是世卫组织第二次来华调查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透露出来的内容,有相同之处,即:病毒从武汉实验室传播出来的可能行极小;中国提供的疫情早期的原始数据不足;病毒不是由人类出于军事和政治目的合成出来的,中国政府蓄意制造病毒的可能性没有。

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国蓄意阻止调查,导致无法确定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因此无法找到病毒相对真实的溯源;而世卫组织和国际科学家对此立场实际上未置可否。

但中国政府认为:鉴于现在美国和意大利已经出现的很早期的传播案例,因此不能只在中国调查病毒溯源,应该同时在多地调查,尤其是美国不能豁免;而美国则明确拒绝。

部分有深厚世卫组织背景的专家告诉笔者:美国政府从来在调查疾病传染问题上立场保守,几乎是一贯拒绝国际组织的调查,而以美国为源头传染给世界的疾病却并不少见,因此这次中国政府的立场完全正确、恰当。

至此,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实际上已经是政治挂帅,是非倒反而在其次了。

中国与世卫关系

调查病毒溯源问题,离不开与世卫组织之间的合作,而受笔者所描述的上述“政治挂帅”态势的影响,当前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实际上成为了高度敏感的问题。

首先要承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世界卫生组织实际上是受美国主宰的;或者换个说法,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最大。除历史原因外,有两个基本事实决定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最大:其一,世卫组织的很多科学家和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在美国接受的教育。他们个人在学校读书时得到过美国的奖学金和资助;工作后也得到过美国政府和机构的支持。其二,就世界卫生组织的日常工作经费来说,美国一直是最大的资助者。美国也很重视世卫组织这个联合国的机构,经常利用这个机构,把美国的意志融入其中,继而成为联合国的意志。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就当前来说还有两个很现实的问题:第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面临连任挑战,而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他连任几乎无望,因为他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代表了非洲,除此之外,在当前新型的全球性新冠病毒泛滥的形势下,客观地讲他很难有大的政绩。第二,面对全球性疫情不断泛滥,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他,需要工作资金,否则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很难平息,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资助者,其次是欧洲,而中国的捐赠则相对微不足道。

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应该如何与世卫组织相处?或者说,中国是否有必要和世卫组织加强合作?毕竟中国有财力和物力支持谭德赛所代表的世卫组织当前的世界性抗疫工作;其次,因为美国的影响以及中国自身的政策,中国当前和世界发达国家关系不甚稳定,而通过世卫组织这个国际平台采取行动,有利于改善这种状况,更何况当前世界面临疫情泛滥这个大课题,这对世界抗疫和中国来说都是正面的机会。而且,联合国所属的国际组织,更涉及到一国外交的合法性和话语权问题,这对大国来说尤其是万万不能缺少的,这对外交工作来说是根本性的方向问题,处理得当,事半功倍,否则必将事倍功半。

此次全球性疫情以来,中国与世卫组织关系的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元首外交的成果,即便在中国因疫情问题遭受国际压力最大的特朗普时期,中国和世卫组织的沟通也是正常的,这对中国外交的行进起到了正面作用,而在下一步的抗疫和中国外交中,类似的这种平台客观上仍然非常需要,相关关系应如何处理,无疑是一目了然。当然,每个国家的外交都有自己的传统,但计划总比变化快,实际需要就是一切,更何况,传统未必就是正确的或符合客观实际的。

就当前来说,自上月底中国与世卫组织因病毒溯源问题发生矛盾以来,世卫组织起码公开表达了两个立场:世卫组织反对把病毒溯源政治化;世卫组织还希望继续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笔者认为,这两点就是很好的基础,有此基础,就可以开拓局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未能做出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但拜登的逻辑是,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普遍关注了美国18家情报机关根据拜登的要求、历时三个月做出来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的解密部分。根据这份报告解密部分的内容,不能证明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来源于美国官方和媒体一再暗示的、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

但拜登强调:美国政府就病毒溯源拿出可靠结论,是由于中国政府官员“努力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成员接触这一流行病”,导致美国数家情报部门无法得到关键信息。因此拜登在报告发布后发表声明说,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其披露更多有关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传播时发生的事情。拜登还表示:“世界应该得到答案,除非我们得到答案,否则我不会停下来”。

揪住中国信息不透明不放

当前拜登政府的逻辑显而易见:是中国蓄意不公开信息,导致美国政府的18家情报机关无从得出关于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地的可靠结论;这件事涉及全世界,因此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和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根据公布内容,美国政府18家情报机构对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得出了下列结论:

该报告首先明确:该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其次,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政府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报告里说:“我们认为,病毒(COVID-19)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也在较低程度上相信,SARS-COV-2可能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情报界认为,在爆发新冠疫情之前,中国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

该报告的结论是:“在研究了所有可用的情报和其他信息后,情报界未能就COVID-19的可能起源达成一致意见。所有部门都认为有两种潜在起源:与受感染动物的自然接触和实验室事件。”

该报告介绍,一个情报机构说,根据8月27日下午发布的一份报告,他们以中度的信心评估了病毒在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后感染了人类的可能性。四个机构表示,他们得出了低信心评估,认为该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这是美国18个情报机构在历时90天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美国政府最关键的立场是:要想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然而,北京方面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专门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科学家面临的一些同样的障碍:缺乏新冠病毒最早病例的临床样本和数据。

美国的科学家也多半同意美国多数情报机关的结论,即:病毒来源于自然界。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博士告诉美国媒体CNBC: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柯林斯说:“从其他角度来看,大量证据表明没有(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这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不是说它不可能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秘密研究,我们不知道这一点。但是,病毒本身并没有由人类工作故意制造的指定用途。”

但柯林斯同样强调了一点:由于中国拒绝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对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变得更加困难。

柯林斯还指出:“我认为中国基本上拒绝考虑世卫组织的另一项调查,只是说,‘不,不感兴趣’”。

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上述结论和美国情报部门公布的报告、尤其是世卫组织第二次来华调查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透露出来的内容,有相同之处,即:病毒从武汉实验室传播出来的可能行极小;中国提供的疫情早期的原始数据不足;病毒不是由人类出于军事和政治目的合成出来的,中国政府蓄意制造病毒的可能性没有。

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国蓄意阻止调查,导致无法确定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因此无法找到病毒相对真实的溯源;而世卫组织和国际科学家对此立场实际上未置可否。

但中国政府认为:鉴于现在美国和意大利已经出现的很早期的传播案例,因此不能只在中国调查病毒溯源,应该同时在多地调查,尤其是美国不能豁免;而美国则明确拒绝。

部分有深厚世卫组织背景的专家告诉笔者:美国政府从来在调查疾病传染问题上立场保守,几乎是一贯拒绝国际组织的调查,而以美国为源头传染给世界的疾病却并不少见,因此这次中国政府的立场完全正确、恰当。

至此,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实际上已经是政治挂帅,是非倒反而在其次了。

中国与世卫关系

调查病毒溯源问题,离不开与世卫组织之间的合作,而受笔者所描述的上述“政治挂帅”态势的影响,当前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实际上成为了高度敏感的问题。

首先要承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世界卫生组织实际上是受美国主宰的;或者换个说法,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最大。除历史原因外,有两个基本事实决定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最大:其一,世卫组织的很多科学家和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在美国接受的教育。他们个人在学校读书时得到过美国的奖学金和资助;工作后也得到过美国政府和机构的支持。其二,就世界卫生组织的日常工作经费来说,美国一直是最大的资助者。美国也很重视世卫组织这个联合国的机构,经常利用这个机构,把美国的意志融入其中,继而成为联合国的意志。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就当前来说还有两个很现实的问题:第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面临连任挑战,而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他连任几乎无望,因为他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代表了非洲,除此之外,在当前新型的全球性新冠病毒泛滥的形势下,客观地讲他很难有大的政绩。第二,面对全球性疫情不断泛滥,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他,需要工作资金,否则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很难平息,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资助者,其次是欧洲,而中国的捐赠则相对微不足道。

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应该如何与世卫组织相处?或者说,中国是否有必要和世卫组织加强合作?毕竟中国有财力和物力支持谭德赛所代表的世卫组织当前的世界性抗疫工作;其次,因为美国的影响以及中国自身的政策,中国当前和世界发达国家关系不甚稳定,而通过世卫组织这个国际平台采取行动,有利于改善这种状况,更何况当前世界面临疫情泛滥这个大课题,这对世界抗疫和中国来说都是正面的机会。而且,联合国所属的国际组织,更涉及到一国外交的合法性和话语权问题,这对大国来说尤其是万万不能缺少的,这对外交工作来说是根本性的方向问题,处理得当,事半功倍,否则必将事倍功半。

此次全球性疫情以来,中国与世卫组织关系的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元首外交的成果,即便在中国因疫情问题遭受国际压力最大的特朗普时期,中国和世卫组织的沟通也是正常的,这对中国外交的行进起到了正面作用,而在下一步的抗疫和中国外交中,类似的这种平台客观上仍然非常需要,相关关系应如何处理,无疑是一目了然。当然,每个国家的外交都有自己的传统,但计划总比变化快,实际需要就是一切,更何况,传统未必就是正确的或符合客观实际的。

就当前来说,自上月底中国与世卫组织因病毒溯源问题发生矛盾以来,世卫组织起码公开表达了两个立场:世卫组织反对把病毒溯源政治化;世卫组织还希望继续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笔者认为,这两点就是很好的基础,有此基础,就可以开拓局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曹辛: 新冠溯源,美国无可靠结论,但仍然政治挂帅

发布日期:2021-08-30 16:30
美国未能做出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但拜登的逻辑是,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普遍关注了美国18家情报机关根据拜登的要求、历时三个月做出来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的解密部分。根据这份报告解密部分的内容,不能证明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来源于美国官方和媒体一再暗示的、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结论。

但拜登强调:美国政府就病毒溯源拿出可靠结论,是由于中国政府官员“努力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成员接触这一流行病”,导致美国数家情报部门无法得到关键信息。因此拜登在报告发布后发表声明说,美国及其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其披露更多有关新冠病毒首次开始传播时发生的事情。拜登还表示:“世界应该得到答案,除非我们得到答案,否则我不会停下来”。

揪住中国信息不透明不放

当前拜登政府的逻辑显而易见:是中国蓄意不公开信息,导致美国政府的18家情报机关无从得出关于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地的可靠结论;这件事涉及全世界,因此美国不能放过中国,美国和盟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

根据公布内容,美国政府18家情报机构对此次新冠病毒溯源得出了下列结论:

该报告首先明确:该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其次,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政府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报告里说:“我们认为,病毒(COVID-19)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也在较低程度上相信,SARS-COV-2可能不是利用基因工程制造的”;“情报界认为,在爆发新冠疫情之前,中国官员并不知道该病毒。”

该报告的结论是:“在研究了所有可用的情报和其他信息后,情报界未能就COVID-19的可能起源达成一致意见。所有部门都认为有两种潜在起源:与受感染动物的自然接触和实验室事件。”

该报告介绍,一个情报机构说,根据8月27日下午发布的一份报告,他们以中度的信心评估了病毒在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后感染了人类的可能性。四个机构表示,他们得出了低信心评估,认为该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这是美国18个情报机构在历时90天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美国政府最关键的立场是:要想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国政府的合作;然而,北京方面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专门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科学家面临的一些同样的障碍:缺乏新冠病毒最早病例的临床样本和数据。

美国的科学家也多半同意美国多数情报机关的结论,即:病毒来源于自然界。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博士告诉美国媒体CNBC: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柯林斯说:“从其他角度来看,大量证据表明没有(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这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不是说它不可能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秘密研究,我们不知道这一点。但是,病毒本身并没有由人类工作故意制造的指定用途。”

但柯林斯同样强调了一点:由于中国拒绝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对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变得更加困难。

柯林斯还指出:“我认为中国基本上拒绝考虑世卫组织的另一项调查,只是说,‘不,不感兴趣’”。

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上述结论和美国情报部门公布的报告、尤其是世卫组织第二次来华调查后召开的记者会上透露出来的内容,有相同之处,即:病毒从武汉实验室传播出来的可能行极小;中国提供的疫情早期的原始数据不足;病毒不是由人类出于军事和政治目的合成出来的,中国政府蓄意制造病毒的可能性没有。

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国蓄意阻止调查,导致无法确定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因此无法找到病毒相对真实的溯源;而世卫组织和国际科学家对此立场实际上未置可否。

但中国政府认为:鉴于现在美国和意大利已经出现的很早期的传播案例,因此不能只在中国调查病毒溯源,应该同时在多地调查,尤其是美国不能豁免;而美国则明确拒绝。

部分有深厚世卫组织背景的专家告诉笔者:美国政府从来在调查疾病传染问题上立场保守,几乎是一贯拒绝国际组织的调查,而以美国为源头传染给世界的疾病却并不少见,因此这次中国政府的立场完全正确、恰当。

至此,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实际上已经是政治挂帅,是非倒反而在其次了。

中国与世卫关系

调查病毒溯源问题,离不开与世卫组织之间的合作,而受笔者所描述的上述“政治挂帅”态势的影响,当前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实际上成为了高度敏感的问题。

首先要承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世界卫生组织实际上是受美国主宰的;或者换个说法,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最大。除历史原因外,有两个基本事实决定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最大:其一,世卫组织的很多科学家和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在美国接受的教育。他们个人在学校读书时得到过美国的奖学金和资助;工作后也得到过美国政府和机构的支持。其二,就世界卫生组织的日常工作经费来说,美国一直是最大的资助者。美国也很重视世卫组织这个联合国的机构,经常利用这个机构,把美国的意志融入其中,继而成为联合国的意志。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就当前来说还有两个很现实的问题:第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面临连任挑战,而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他连任几乎无望,因为他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代表了非洲,除此之外,在当前新型的全球性新冠病毒泛滥的形势下,客观地讲他很难有大的政绩。第二,面对全球性疫情不断泛滥,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他,需要工作资金,否则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很难平息,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资助者,其次是欧洲,而中国的捐赠则相对微不足道。

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应该如何与世卫组织相处?或者说,中国是否有必要和世卫组织加强合作?毕竟中国有财力和物力支持谭德赛所代表的世卫组织当前的世界性抗疫工作;其次,因为美国的影响以及中国自身的政策,中国当前和世界发达国家关系不甚稳定,而通过世卫组织这个国际平台采取行动,有利于改善这种状况,更何况当前世界面临疫情泛滥这个大课题,这对世界抗疫和中国来说都是正面的机会。而且,联合国所属的国际组织,更涉及到一国外交的合法性和话语权问题,这对大国来说尤其是万万不能缺少的,这对外交工作来说是根本性的方向问题,处理得当,事半功倍,否则必将事倍功半。

此次全球性疫情以来,中国与世卫组织关系的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元首外交的成果,即便在中国因疫情问题遭受国际压力最大的特朗普时期,中国和世卫组织的沟通也是正常的,这对中国外交的行进起到了正面作用,而在下一步的抗疫和中国外交中,类似的这种平台客观上仍然非常需要,相关关系应如何处理,无疑是一目了然。当然,每个国家的外交都有自己的传统,但计划总比变化快,实际需要就是一切,更何况,传统未必就是正确的或符合客观实际的。

就当前来说,自上月底中国与世卫组织因病毒溯源问题发生矛盾以来,世卫组织起码公开表达了两个立场:世卫组织反对把病毒溯源政治化;世卫组织还希望继续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笔者认为,这两点就是很好的基础,有此基础,就可以开拓局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