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在经济部门官员的要求下,中国钢铁产量已连续两个月下降,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占全球粗钢总产量半壁江山的中国粗钢产量,在7月份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同比降幅。早期指标显示,中国8月份粗钢产量可能再次下滑。受政府部门稽查工作以及针对全国各地钢厂的官方限制拖累,中国7月份粗钢产量较5月份创下的峰值低1,250万吨,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英国年度总产量的两倍。中国向来巨大的钢铁产量时常成为全球贸易和环保紧张局势的一个焦点。


自7月中旬以来,上述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40%,中国由此能够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在定于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重大气候峰会之前展现政策领导力,另一方面可以证明自身有能力遏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涨势。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全国性目标,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其中给钢铁行业设置的碳达峰时间目标更早一些,为2025年前。在中国,钢铁行业是仅次于电力公用事业的第二大碳排放源。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oration)董事长陈德荣在本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坚决执行限产政策不含糊。这是政治问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同样是在8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表示,中国计划坚持其减排目标,并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提出这些目标。

但随着新冠疫情再次暴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决策高层已开始提供一些回旋空间。在7月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了要纠正运动式“减碳”。中国官媒也发文,不鼓励制定不现实的减排目标。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消费、工业增加值和投资的增长都出现放缓,读值比已经调低的预期还要低。政府做出的回应是推迟实施进一步的信贷紧缩举措。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有可能出台更多支持性措施,因为政府试图防止其减排努力拖累经济稳定增长这个更重要的目标。


在谈到中国政府要平衡两方面发展的工作时,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研究中国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这非常困难。他指出,削减钢铁产量是为了应对环保和铁矿石价格高昂问题,而不是针对需求放缓程度采取的举措。

要求钢铁年产量不超过去年的政策目前仍在实施。但按照该政策,今年下半年需要减产11%,相当于 5,900万吨,钢铁业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从以往下达类似指示的情况来看,这些要求并不一定会得到遵守,无论指令来自于多高级别的决策层。

为控制污染,中国在2013年要求占中国钢铁产量四分之一的河北省在五年内将产能削减6,000万吨。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不过官方表示目标已达成。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河北省钢铁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5亿吨,较2013年增长33%,仍占中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钢铁行业最近的这轮减产有时是通过中共的老办法强制进行的。今年钢铁行业取得了辉煌业绩,5月份全行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16%。有国资背景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 简称:中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自律工作视频会议,与会钢铁企业对加强行业自律工作进行了表态。

中钢协会长沈彬表示,要积极配合国家部委开展压减粗钢产量工作,并保持减产压力。会议画面显示,数十名钢铁企业高管通过中国的一个会议平台召开会议,轮流发言表态拥护国家减产目标。

中国政府5月份曾试图通过提高部分钢铁出口关税来遏制该行业的扩张。但这一政策并未奏效,表明全球需求和全球范围的低库存不利于中国政府钢铁政策的实施。官方数据显示,1-7月中国成品钢出口同比增长31%。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 简称CREA)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钢铁行业看起来可能无法实现将2021年钢铁产量限制在2020年水平的目标。该研究机构称,中国政府官员可能会更广泛地强调要保持钢铁产量下降的趋势。

事实证明中国钢铁行业具有良好的韧性,每当刺激措施引发基建热潮,钢铁产量就会出现反弹;在过去15年里,中国政府偏好利用这个刺激办法来对付经济放缓。中国共产党明年将召开重要会议,考虑领导层换届事宜,在这一背景下,保持中国经济平稳均衡发展将变得越发重要。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首席分析师Lauri Myllyvirta说,中国领导人正面临两难抉择,要么推出新一波由债务推动的刺激措施来支撑经济,要么放任需求继续下滑。

Myllyvirta说:“中国政府现在的任务是,在中共重大会议召开前,既要做好退出工作,又要让大家适度满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经济增长放缓考验中国钢铁限产决心

发布日期:2021-08-30 15:59
中国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在经济部门官员的要求下,中国钢铁产量已连续两个月下降,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占全球粗钢总产量半壁江山的中国粗钢产量,在7月份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同比降幅。早期指标显示,中国8月份粗钢产量可能再次下滑。受政府部门稽查工作以及针对全国各地钢厂的官方限制拖累,中国7月份粗钢产量较5月份创下的峰值低1,250万吨,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英国年度总产量的两倍。中国向来巨大的钢铁产量时常成为全球贸易和环保紧张局势的一个焦点。


自7月中旬以来,上述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40%,中国由此能够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在定于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重大气候峰会之前展现政策领导力,另一方面可以证明自身有能力遏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涨势。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全国性目标,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其中给钢铁行业设置的碳达峰时间目标更早一些,为2025年前。在中国,钢铁行业是仅次于电力公用事业的第二大碳排放源。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oration)董事长陈德荣在本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坚决执行限产政策不含糊。这是政治问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同样是在8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表示,中国计划坚持其减排目标,并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提出这些目标。

但随着新冠疫情再次暴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决策高层已开始提供一些回旋空间。在7月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了要纠正运动式“减碳”。中国官媒也发文,不鼓励制定不现实的减排目标。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消费、工业增加值和投资的增长都出现放缓,读值比已经调低的预期还要低。政府做出的回应是推迟实施进一步的信贷紧缩举措。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有可能出台更多支持性措施,因为政府试图防止其减排努力拖累经济稳定增长这个更重要的目标。


在谈到中国政府要平衡两方面发展的工作时,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研究中国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这非常困难。他指出,削减钢铁产量是为了应对环保和铁矿石价格高昂问题,而不是针对需求放缓程度采取的举措。

要求钢铁年产量不超过去年的政策目前仍在实施。但按照该政策,今年下半年需要减产11%,相当于 5,900万吨,钢铁业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从以往下达类似指示的情况来看,这些要求并不一定会得到遵守,无论指令来自于多高级别的决策层。

为控制污染,中国在2013年要求占中国钢铁产量四分之一的河北省在五年内将产能削减6,000万吨。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不过官方表示目标已达成。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河北省钢铁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5亿吨,较2013年增长33%,仍占中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钢铁行业最近的这轮减产有时是通过中共的老办法强制进行的。今年钢铁行业取得了辉煌业绩,5月份全行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16%。有国资背景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 简称:中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自律工作视频会议,与会钢铁企业对加强行业自律工作进行了表态。

中钢协会长沈彬表示,要积极配合国家部委开展压减粗钢产量工作,并保持减产压力。会议画面显示,数十名钢铁企业高管通过中国的一个会议平台召开会议,轮流发言表态拥护国家减产目标。

中国政府5月份曾试图通过提高部分钢铁出口关税来遏制该行业的扩张。但这一政策并未奏效,表明全球需求和全球范围的低库存不利于中国政府钢铁政策的实施。官方数据显示,1-7月中国成品钢出口同比增长31%。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 简称CREA)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钢铁行业看起来可能无法实现将2021年钢铁产量限制在2020年水平的目标。该研究机构称,中国政府官员可能会更广泛地强调要保持钢铁产量下降的趋势。

事实证明中国钢铁行业具有良好的韧性,每当刺激措施引发基建热潮,钢铁产量就会出现反弹;在过去15年里,中国政府偏好利用这个刺激办法来对付经济放缓。中国共产党明年将召开重要会议,考虑领导层换届事宜,在这一背景下,保持中国经济平稳均衡发展将变得越发重要。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首席分析师Lauri Myllyvirta说,中国领导人正面临两难抉择,要么推出新一波由债务推动的刺激措施来支撑经济,要么放任需求继续下滑。

Myllyvirta说:“中国政府现在的任务是,在中共重大会议召开前,既要做好退出工作,又要让大家适度满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在经济部门官员的要求下,中国钢铁产量已连续两个月下降,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占全球粗钢总产量半壁江山的中国粗钢产量,在7月份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同比降幅。早期指标显示,中国8月份粗钢产量可能再次下滑。受政府部门稽查工作以及针对全国各地钢厂的官方限制拖累,中国7月份粗钢产量较5月份创下的峰值低1,250万吨,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英国年度总产量的两倍。中国向来巨大的钢铁产量时常成为全球贸易和环保紧张局势的一个焦点。


自7月中旬以来,上述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40%,中国由此能够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在定于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重大气候峰会之前展现政策领导力,另一方面可以证明自身有能力遏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涨势。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全国性目标,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其中给钢铁行业设置的碳达峰时间目标更早一些,为2025年前。在中国,钢铁行业是仅次于电力公用事业的第二大碳排放源。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oration)董事长陈德荣在本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坚决执行限产政策不含糊。这是政治问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同样是在8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表示,中国计划坚持其减排目标,并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提出这些目标。

但随着新冠疫情再次暴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决策高层已开始提供一些回旋空间。在7月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了要纠正运动式“减碳”。中国官媒也发文,不鼓励制定不现实的减排目标。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消费、工业增加值和投资的增长都出现放缓,读值比已经调低的预期还要低。政府做出的回应是推迟实施进一步的信贷紧缩举措。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有可能出台更多支持性措施,因为政府试图防止其减排努力拖累经济稳定增长这个更重要的目标。


在谈到中国政府要平衡两方面发展的工作时,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研究中国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这非常困难。他指出,削减钢铁产量是为了应对环保和铁矿石价格高昂问题,而不是针对需求放缓程度采取的举措。

要求钢铁年产量不超过去年的政策目前仍在实施。但按照该政策,今年下半年需要减产11%,相当于 5,900万吨,钢铁业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从以往下达类似指示的情况来看,这些要求并不一定会得到遵守,无论指令来自于多高级别的决策层。

为控制污染,中国在2013年要求占中国钢铁产量四分之一的河北省在五年内将产能削减6,000万吨。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不过官方表示目标已达成。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河北省钢铁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5亿吨,较2013年增长33%,仍占中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钢铁行业最近的这轮减产有时是通过中共的老办法强制进行的。今年钢铁行业取得了辉煌业绩,5月份全行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16%。有国资背景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 简称:中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自律工作视频会议,与会钢铁企业对加强行业自律工作进行了表态。

中钢协会长沈彬表示,要积极配合国家部委开展压减粗钢产量工作,并保持减产压力。会议画面显示,数十名钢铁企业高管通过中国的一个会议平台召开会议,轮流发言表态拥护国家减产目标。

中国政府5月份曾试图通过提高部分钢铁出口关税来遏制该行业的扩张。但这一政策并未奏效,表明全球需求和全球范围的低库存不利于中国政府钢铁政策的实施。官方数据显示,1-7月中国成品钢出口同比增长31%。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 简称CREA)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钢铁行业看起来可能无法实现将2021年钢铁产量限制在2020年水平的目标。该研究机构称,中国政府官员可能会更广泛地强调要保持钢铁产量下降的趋势。

事实证明中国钢铁行业具有良好的韧性,每当刺激措施引发基建热潮,钢铁产量就会出现反弹;在过去15年里,中国政府偏好利用这个刺激办法来对付经济放缓。中国共产党明年将召开重要会议,考虑领导层换届事宜,在这一背景下,保持中国经济平稳均衡发展将变得越发重要。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首席分析师Lauri Myllyvirta说,中国领导人正面临两难抉择,要么推出新一波由债务推动的刺激措施来支撑经济,要么放任需求继续下滑。

Myllyvirta说:“中国政府现在的任务是,在中共重大会议召开前,既要做好退出工作,又要让大家适度满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经济增长放缓考验中国钢铁限产决心

发布日期:2021-08-30 15:59
中国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Chuin-Wei Yap

【OR  商业新媒体】

在经济部门官员的要求下,中国钢铁产量已连续两个月下降,中国政府得以向国际社会展示其为推进气候变化应对目标和控制大宗商品市场所付出的努力。但酝酿中的经济增速放缓正考验中国政府维持相关限产举措的决心。

占全球粗钢总产量半壁江山的中国粗钢产量,在7月份创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同比降幅。早期指标显示,中国8月份粗钢产量可能再次下滑。受政府部门稽查工作以及针对全国各地钢厂的官方限制拖累,中国7月份粗钢产量较5月份创下的峰值低1,250万吨,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英国年度总产量的两倍。中国向来巨大的钢铁产量时常成为全球贸易和环保紧张局势的一个焦点。


自7月中旬以来,上述钢铁限产举措已推动全球铁矿石价格下跌40%,中国由此能够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在定于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重大气候峰会之前展现政策领导力,另一方面可以证明自身有能力遏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涨势。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全国性目标,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其中给钢铁行业设置的碳达峰时间目标更早一些,为2025年前。在中国,钢铁行业是仅次于电力公用事业的第二大碳排放源。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oration)董事长陈德荣在本月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坚决执行限产政策不含糊。这是政治问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同样是在8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表示,中国计划坚持其减排目标,并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提出这些目标。

但随着新冠疫情再次暴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决策高层已开始提供一些回旋空间。在7月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了要纠正运动式“减碳”。中国官媒也发文,不鼓励制定不现实的减排目标。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消费、工业增加值和投资的增长都出现放缓,读值比已经调低的预期还要低。政府做出的回应是推迟实施进一步的信贷紧缩举措。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有可能出台更多支持性措施,因为政府试图防止其减排努力拖累经济稳定增长这个更重要的目标。


在谈到中国政府要平衡两方面发展的工作时,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研究中国问题的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这非常困难。他指出,削减钢铁产量是为了应对环保和铁矿石价格高昂问题,而不是针对需求放缓程度采取的举措。

要求钢铁年产量不超过去年的政策目前仍在实施。但按照该政策,今年下半年需要减产11%,相当于 5,900万吨,钢铁业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从以往下达类似指示的情况来看,这些要求并不一定会得到遵守,无论指令来自于多高级别的决策层。

为控制污染,中国在2013年要求占中国钢铁产量四分之一的河北省在五年内将产能削减6,000万吨。没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不过官方表示目标已达成。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河北省钢铁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5亿吨,较2013年增长33%,仍占中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钢铁行业最近的这轮减产有时是通过中共的老办法强制进行的。今年钢铁行业取得了辉煌业绩,5月份全行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16%。有国资背景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 简称:中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自律工作视频会议,与会钢铁企业对加强行业自律工作进行了表态。

中钢协会长沈彬表示,要积极配合国家部委开展压减粗钢产量工作,并保持减产压力。会议画面显示,数十名钢铁企业高管通过中国的一个会议平台召开会议,轮流发言表态拥护国家减产目标。

中国政府5月份曾试图通过提高部分钢铁出口关税来遏制该行业的扩张。但这一政策并未奏效,表明全球需求和全球范围的低库存不利于中国政府钢铁政策的实施。官方数据显示,1-7月中国成品钢出口同比增长31%。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 简称CREA)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钢铁行业看起来可能无法实现将2021年钢铁产量限制在2020年水平的目标。该研究机构称,中国政府官员可能会更广泛地强调要保持钢铁产量下降的趋势。

事实证明中国钢铁行业具有良好的韧性,每当刺激措施引发基建热潮,钢铁产量就会出现反弹;在过去15年里,中国政府偏好利用这个刺激办法来对付经济放缓。中国共产党明年将召开重要会议,考虑领导层换届事宜,在这一背景下,保持中国经济平稳均衡发展将变得越发重要。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首席分析师Lauri Myllyvirta说,中国领导人正面临两难抉择,要么推出新一波由债务推动的刺激措施来支撑经济,要么放任需求继续下滑。

Myllyvirta说:“中国政府现在的任务是,在中共重大会议召开前,既要做好退出工作,又要让大家适度满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