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在认真对待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三周前刚刚访问新加坡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再次踏上新加坡,开始了她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东南亚之旅。

哈里斯此次东南亚之旅,注定了必定是旅途多舛的。因为她访问东南亚国家的目的,当然和奥斯汀一样,是为了拉近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继而共同与中国对垒和博弈,而这里不能缺少的前提是:必须对盟友负责,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而当前正在演进的阿富汗局势,几乎使美国在全世界背负上了对盟友高度不负责任的形象,连美国国内都有60%的选民反对政府的行为,这让哈里斯此次访问可谓时运不济。其次是:美国近日在东亚的外交行为过于功利主义,这本身就使得东盟内部和东盟与印太地区其它国家的关系变得复杂和敏感,更使得美国在东盟的信誉进一步受到怀疑,它使得哈里斯东南亚之行的成果又被打了折扣。

阿富汗局势严重损害美国信誉

哈里斯此次访问东南亚,并继续动员东盟国家和美国一起博弈中国,在当地首先面临的根本疑虑是:美国是不是一个靠谱的国家?和这样的国家合作抗衡中国,下场会不会也和阿富汗切尼政府一样?

美国CNN等国内媒体本周报道说:在哈里斯出访之前,她的顾问们曾面临这样的问题:20年战争的动荡结束是否会破坏她向亚洲领导人传达的关于美国在海外承诺的信息?

CNN报道说:尽管哈里斯试图将政府的重点投射到增强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上,但她仍然面临着有关阿富汗危机的问题。哈里斯本周前往新加坡和越南时,在外国领土上应对阿富汗危机是她面临的严峻挑战的一部分, 因为一度低风险的友好国家之行正值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之际。

据报道:哈里斯周一表示:“我来这里的原因是,美国是一个全球领导者,我们认真对待这一角色,认识到我们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利益和优先事项。”“我来到新加坡是为了重申我们对加入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

可是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局势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认真对待了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哈里斯本周三对越南访问的情形,尤其能说明阿富汗局势给美国信誉带来的上述恶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越南前驻美大使范光荣受访时说,越南正密切关注喀布尔的事态发展。“美国现在又承诺关注本区域,但若阿富汗再次发生什么事情,例如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美国还会继续聚焦这里吗”?

从实际情形看,据说哈里斯周三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面时,一开头就说:“我们须要寻找途径施加压力以及加强施压,迫使北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挑战其霸凌和过分的海洋主张”,并赠送了一百万剂辉瑞疫苗、2300万美元用于援助越南抗疫,还承诺赠送越南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的退役巡逻艇。

但是报道说:阮春福在致辞时感谢美国在越南艰难抗疫之际提供的疫苗援助,不过他的发言全程没提到中国。

该报分析说:越南虽不满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但并未与其他国家联手抗衡中国,并且尽量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姿态,避免损害与中美这两大经济强国的关系。

在印太分而治之信誉再跌

哈里斯实现此次访问东南亚目的的另一个障碍是:美国当前在印太地区实施的分而治之策略过于功利主义,进一步严重动摇了东盟国家对美国的基本信任。

美国的功利主义做法是:一方面口口声声地声称美国高度重视东盟,但又却不顾东盟“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安全诉求,以各种手段拉东盟与美国合作对华;采取继续加强印太四国实施联盟的政策;第三,在东盟国家中,对新加坡和越南高度重视,但对美国传统的老伙伴印尼、泰国则置之不理。美国的上述做法,一方面让东盟产生被边缘化的感受,同时在东盟内部的不同国家间,感觉同样复杂。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5日的报道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对新加坡进行她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访问,传达美国重视在印太区域与亚细安合作的积极信号。但是,在亚细安之外,美国在本区域还有一个突出的参与,即印太四国安全对话(Quad)。

对此,新加坡曾经出使美国16年的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于本周的一次研讨会上,向随哈里斯访问当地的美国高级外交官员发问:如果印太四国的共同远景是建立自由、开放、包容、健康、民主、不受胁迫的地区,为什么自由开放印太地区还需要印太四国机制?印太四国对话未来是否会扩大,让其他东亚国家加入?美国以后会如何在印太四国对话的工作中引入东盟,或者把东盟加入到印太四国对话的一些计划中?

上述问题,实际上反映了部分东盟国家对美国功利主义外交的担忧,因为它们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这一切实际上都无助于实现此次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目的。

在上述研讨会上,美国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一样不能为哈里斯实现目的加分。据《联合早报》报道:谈到本地区十分关注的自贸协定课题时,哈里斯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戈登介绍说,拜登总统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恢复美国经济的活力,而任何新缔结的外贸协定都必须考虑到国内劳动力以及环境的保护。“如果它不是可持续的,或没有美国民众的支持,就会产生各种溢出后果。这就是我们目前不寻求缔结新贸易协定的原因。”也就是说,美国当前不会满足东盟部分国家和美国共同签署自贸协定的意愿。

还有一个现象同样值得注意。从此次哈里斯访问东南亚国家可以发现,目前东盟国家对美国的策略是:美国拉东盟国家与美国站在一起抗衡中国,婉拒;但美国为收买这些国家给的好处,都收下。除了上述给越南的援助外,和新加坡还签署了部分协议,重点是缓解因大流行而加剧的供应链问题、应对网络安全威胁、应对气候变化和Covid-19大流行,其中网络安全方面签署了三个协议。

这种状况长期演变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会否使东盟国家不在中美间“选边站”的格局发生变化?非常值得认真观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哈里斯东盟外交之旅命运多舛

发布日期:2021-08-27 11:29
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在认真对待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三周前刚刚访问新加坡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再次踏上新加坡,开始了她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东南亚之旅。

哈里斯此次东南亚之旅,注定了必定是旅途多舛的。因为她访问东南亚国家的目的,当然和奥斯汀一样,是为了拉近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继而共同与中国对垒和博弈,而这里不能缺少的前提是:必须对盟友负责,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而当前正在演进的阿富汗局势,几乎使美国在全世界背负上了对盟友高度不负责任的形象,连美国国内都有60%的选民反对政府的行为,这让哈里斯此次访问可谓时运不济。其次是:美国近日在东亚的外交行为过于功利主义,这本身就使得东盟内部和东盟与印太地区其它国家的关系变得复杂和敏感,更使得美国在东盟的信誉进一步受到怀疑,它使得哈里斯东南亚之行的成果又被打了折扣。

阿富汗局势严重损害美国信誉

哈里斯此次访问东南亚,并继续动员东盟国家和美国一起博弈中国,在当地首先面临的根本疑虑是:美国是不是一个靠谱的国家?和这样的国家合作抗衡中国,下场会不会也和阿富汗切尼政府一样?

美国CNN等国内媒体本周报道说:在哈里斯出访之前,她的顾问们曾面临这样的问题:20年战争的动荡结束是否会破坏她向亚洲领导人传达的关于美国在海外承诺的信息?

CNN报道说:尽管哈里斯试图将政府的重点投射到增强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上,但她仍然面临着有关阿富汗危机的问题。哈里斯本周前往新加坡和越南时,在外国领土上应对阿富汗危机是她面临的严峻挑战的一部分, 因为一度低风险的友好国家之行正值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之际。

据报道:哈里斯周一表示:“我来这里的原因是,美国是一个全球领导者,我们认真对待这一角色,认识到我们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利益和优先事项。”“我来到新加坡是为了重申我们对加入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

可是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局势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认真对待了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哈里斯本周三对越南访问的情形,尤其能说明阿富汗局势给美国信誉带来的上述恶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越南前驻美大使范光荣受访时说,越南正密切关注喀布尔的事态发展。“美国现在又承诺关注本区域,但若阿富汗再次发生什么事情,例如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美国还会继续聚焦这里吗”?

从实际情形看,据说哈里斯周三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面时,一开头就说:“我们须要寻找途径施加压力以及加强施压,迫使北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挑战其霸凌和过分的海洋主张”,并赠送了一百万剂辉瑞疫苗、2300万美元用于援助越南抗疫,还承诺赠送越南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的退役巡逻艇。

但是报道说:阮春福在致辞时感谢美国在越南艰难抗疫之际提供的疫苗援助,不过他的发言全程没提到中国。

该报分析说:越南虽不满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但并未与其他国家联手抗衡中国,并且尽量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姿态,避免损害与中美这两大经济强国的关系。

在印太分而治之信誉再跌

哈里斯实现此次访问东南亚目的的另一个障碍是:美国当前在印太地区实施的分而治之策略过于功利主义,进一步严重动摇了东盟国家对美国的基本信任。

美国的功利主义做法是:一方面口口声声地声称美国高度重视东盟,但又却不顾东盟“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安全诉求,以各种手段拉东盟与美国合作对华;采取继续加强印太四国实施联盟的政策;第三,在东盟国家中,对新加坡和越南高度重视,但对美国传统的老伙伴印尼、泰国则置之不理。美国的上述做法,一方面让东盟产生被边缘化的感受,同时在东盟内部的不同国家间,感觉同样复杂。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5日的报道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对新加坡进行她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访问,传达美国重视在印太区域与亚细安合作的积极信号。但是,在亚细安之外,美国在本区域还有一个突出的参与,即印太四国安全对话(Quad)。

对此,新加坡曾经出使美国16年的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于本周的一次研讨会上,向随哈里斯访问当地的美国高级外交官员发问:如果印太四国的共同远景是建立自由、开放、包容、健康、民主、不受胁迫的地区,为什么自由开放印太地区还需要印太四国机制?印太四国对话未来是否会扩大,让其他东亚国家加入?美国以后会如何在印太四国对话的工作中引入东盟,或者把东盟加入到印太四国对话的一些计划中?

上述问题,实际上反映了部分东盟国家对美国功利主义外交的担忧,因为它们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这一切实际上都无助于实现此次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目的。

在上述研讨会上,美国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一样不能为哈里斯实现目的加分。据《联合早报》报道:谈到本地区十分关注的自贸协定课题时,哈里斯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戈登介绍说,拜登总统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恢复美国经济的活力,而任何新缔结的外贸协定都必须考虑到国内劳动力以及环境的保护。“如果它不是可持续的,或没有美国民众的支持,就会产生各种溢出后果。这就是我们目前不寻求缔结新贸易协定的原因。”也就是说,美国当前不会满足东盟部分国家和美国共同签署自贸协定的意愿。

还有一个现象同样值得注意。从此次哈里斯访问东南亚国家可以发现,目前东盟国家对美国的策略是:美国拉东盟国家与美国站在一起抗衡中国,婉拒;但美国为收买这些国家给的好处,都收下。除了上述给越南的援助外,和新加坡还签署了部分协议,重点是缓解因大流行而加剧的供应链问题、应对网络安全威胁、应对气候变化和Covid-19大流行,其中网络安全方面签署了三个协议。

这种状况长期演变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会否使东盟国家不在中美间“选边站”的格局发生变化?非常值得认真观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在认真对待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三周前刚刚访问新加坡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再次踏上新加坡,开始了她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东南亚之旅。

哈里斯此次东南亚之旅,注定了必定是旅途多舛的。因为她访问东南亚国家的目的,当然和奥斯汀一样,是为了拉近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继而共同与中国对垒和博弈,而这里不能缺少的前提是:必须对盟友负责,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而当前正在演进的阿富汗局势,几乎使美国在全世界背负上了对盟友高度不负责任的形象,连美国国内都有60%的选民反对政府的行为,这让哈里斯此次访问可谓时运不济。其次是:美国近日在东亚的外交行为过于功利主义,这本身就使得东盟内部和东盟与印太地区其它国家的关系变得复杂和敏感,更使得美国在东盟的信誉进一步受到怀疑,它使得哈里斯东南亚之行的成果又被打了折扣。

阿富汗局势严重损害美国信誉

哈里斯此次访问东南亚,并继续动员东盟国家和美国一起博弈中国,在当地首先面临的根本疑虑是:美国是不是一个靠谱的国家?和这样的国家合作抗衡中国,下场会不会也和阿富汗切尼政府一样?

美国CNN等国内媒体本周报道说:在哈里斯出访之前,她的顾问们曾面临这样的问题:20年战争的动荡结束是否会破坏她向亚洲领导人传达的关于美国在海外承诺的信息?

CNN报道说:尽管哈里斯试图将政府的重点投射到增强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上,但她仍然面临着有关阿富汗危机的问题。哈里斯本周前往新加坡和越南时,在外国领土上应对阿富汗危机是她面临的严峻挑战的一部分, 因为一度低风险的友好国家之行正值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之际。

据报道:哈里斯周一表示:“我来这里的原因是,美国是一个全球领导者,我们认真对待这一角色,认识到我们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利益和优先事项。”“我来到新加坡是为了重申我们对加入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

可是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局势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认真对待了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哈里斯本周三对越南访问的情形,尤其能说明阿富汗局势给美国信誉带来的上述恶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越南前驻美大使范光荣受访时说,越南正密切关注喀布尔的事态发展。“美国现在又承诺关注本区域,但若阿富汗再次发生什么事情,例如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美国还会继续聚焦这里吗”?

从实际情形看,据说哈里斯周三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面时,一开头就说:“我们须要寻找途径施加压力以及加强施压,迫使北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挑战其霸凌和过分的海洋主张”,并赠送了一百万剂辉瑞疫苗、2300万美元用于援助越南抗疫,还承诺赠送越南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的退役巡逻艇。

但是报道说:阮春福在致辞时感谢美国在越南艰难抗疫之际提供的疫苗援助,不过他的发言全程没提到中国。

该报分析说:越南虽不满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但并未与其他国家联手抗衡中国,并且尽量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姿态,避免损害与中美这两大经济强国的关系。

在印太分而治之信誉再跌

哈里斯实现此次访问东南亚目的的另一个障碍是:美国当前在印太地区实施的分而治之策略过于功利主义,进一步严重动摇了东盟国家对美国的基本信任。

美国的功利主义做法是:一方面口口声声地声称美国高度重视东盟,但又却不顾东盟“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安全诉求,以各种手段拉东盟与美国合作对华;采取继续加强印太四国实施联盟的政策;第三,在东盟国家中,对新加坡和越南高度重视,但对美国传统的老伙伴印尼、泰国则置之不理。美国的上述做法,一方面让东盟产生被边缘化的感受,同时在东盟内部的不同国家间,感觉同样复杂。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5日的报道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对新加坡进行她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访问,传达美国重视在印太区域与亚细安合作的积极信号。但是,在亚细安之外,美国在本区域还有一个突出的参与,即印太四国安全对话(Quad)。

对此,新加坡曾经出使美国16年的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于本周的一次研讨会上,向随哈里斯访问当地的美国高级外交官员发问:如果印太四国的共同远景是建立自由、开放、包容、健康、民主、不受胁迫的地区,为什么自由开放印太地区还需要印太四国机制?印太四国对话未来是否会扩大,让其他东亚国家加入?美国以后会如何在印太四国对话的工作中引入东盟,或者把东盟加入到印太四国对话的一些计划中?

上述问题,实际上反映了部分东盟国家对美国功利主义外交的担忧,因为它们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这一切实际上都无助于实现此次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目的。

在上述研讨会上,美国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一样不能为哈里斯实现目的加分。据《联合早报》报道:谈到本地区十分关注的自贸协定课题时,哈里斯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戈登介绍说,拜登总统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恢复美国经济的活力,而任何新缔结的外贸协定都必须考虑到国内劳动力以及环境的保护。“如果它不是可持续的,或没有美国民众的支持,就会产生各种溢出后果。这就是我们目前不寻求缔结新贸易协定的原因。”也就是说,美国当前不会满足东盟部分国家和美国共同签署自贸协定的意愿。

还有一个现象同样值得注意。从此次哈里斯访问东南亚国家可以发现,目前东盟国家对美国的策略是:美国拉东盟国家与美国站在一起抗衡中国,婉拒;但美国为收买这些国家给的好处,都收下。除了上述给越南的援助外,和新加坡还签署了部分协议,重点是缓解因大流行而加剧的供应链问题、应对网络安全威胁、应对气候变化和Covid-19大流行,其中网络安全方面签署了三个协议。

这种状况长期演变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会否使东盟国家不在中美间“选边站”的格局发生变化?非常值得认真观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哈里斯东盟外交之旅命运多舛

发布日期:2021-08-27 11:29
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在认真对待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三周前刚刚访问新加坡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再次踏上新加坡,开始了她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东南亚之旅。

哈里斯此次东南亚之旅,注定了必定是旅途多舛的。因为她访问东南亚国家的目的,当然和奥斯汀一样,是为了拉近和东盟国家的关系,继而共同与中国对垒和博弈,而这里不能缺少的前提是:必须对盟友负责,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而当前正在演进的阿富汗局势,几乎使美国在全世界背负上了对盟友高度不负责任的形象,连美国国内都有60%的选民反对政府的行为,这让哈里斯此次访问可谓时运不济。其次是:美国近日在东亚的外交行为过于功利主义,这本身就使得东盟内部和东盟与印太地区其它国家的关系变得复杂和敏感,更使得美国在东盟的信誉进一步受到怀疑,它使得哈里斯东南亚之行的成果又被打了折扣。

阿富汗局势严重损害美国信誉

哈里斯此次访问东南亚,并继续动员东盟国家和美国一起博弈中国,在当地首先面临的根本疑虑是:美国是不是一个靠谱的国家?和这样的国家合作抗衡中国,下场会不会也和阿富汗切尼政府一样?

美国CNN等国内媒体本周报道说:在哈里斯出访之前,她的顾问们曾面临这样的问题:20年战争的动荡结束是否会破坏她向亚洲领导人传达的关于美国在海外承诺的信息?

CNN报道说:尽管哈里斯试图将政府的重点投射到增强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上,但她仍然面临着有关阿富汗危机的问题。哈里斯本周前往新加坡和越南时,在外国领土上应对阿富汗危机是她面临的严峻挑战的一部分, 因为一度低风险的友好国家之行正值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之际。

据报道:哈里斯周一表示:“我来这里的原因是,美国是一个全球领导者,我们认真对待这一角色,认识到我们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利益和优先事项。”“我来到新加坡是为了重申我们对加入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

可是美国当前处理阿富汗局势的态度和行为,不能证明美国认真对待了自己的“全球领导者”角色;尤其是,美国未来能够向东盟国家兑现“对加入印太地区的承诺”。

哈里斯本周三对越南访问的情形,尤其能说明阿富汗局势给美国信誉带来的上述恶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越南前驻美大使范光荣受访时说,越南正密切关注喀布尔的事态发展。“美国现在又承诺关注本区域,但若阿富汗再次发生什么事情,例如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美国还会继续聚焦这里吗”?

从实际情形看,据说哈里斯周三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面时,一开头就说:“我们须要寻找途径施加压力以及加强施压,迫使北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挑战其霸凌和过分的海洋主张”,并赠送了一百万剂辉瑞疫苗、2300万美元用于援助越南抗疫,还承诺赠送越南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的退役巡逻艇。

但是报道说:阮春福在致辞时感谢美国在越南艰难抗疫之际提供的疫苗援助,不过他的发言全程没提到中国。

该报分析说:越南虽不满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但并未与其他国家联手抗衡中国,并且尽量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姿态,避免损害与中美这两大经济强国的关系。

在印太分而治之信誉再跌

哈里斯实现此次访问东南亚目的的另一个障碍是:美国当前在印太地区实施的分而治之策略过于功利主义,进一步严重动摇了东盟国家对美国的基本信任。

美国的功利主义做法是:一方面口口声声地声称美国高度重视东盟,但又却不顾东盟“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安全诉求,以各种手段拉东盟与美国合作对华;采取继续加强印太四国实施联盟的政策;第三,在东盟国家中,对新加坡和越南高度重视,但对美国传统的老伙伴印尼、泰国则置之不理。美国的上述做法,一方面让东盟产生被边缘化的感受,同时在东盟内部的不同国家间,感觉同样复杂。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5日的报道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对新加坡进行她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访问,传达美国重视在印太区域与亚细安合作的积极信号。但是,在亚细安之外,美国在本区域还有一个突出的参与,即印太四国安全对话(Quad)。

对此,新加坡曾经出使美国16年的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于本周的一次研讨会上,向随哈里斯访问当地的美国高级外交官员发问:如果印太四国的共同远景是建立自由、开放、包容、健康、民主、不受胁迫的地区,为什么自由开放印太地区还需要印太四国机制?印太四国对话未来是否会扩大,让其他东亚国家加入?美国以后会如何在印太四国对话的工作中引入东盟,或者把东盟加入到印太四国对话的一些计划中?

上述问题,实际上反映了部分东盟国家对美国功利主义外交的担忧,因为它们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这一切实际上都无助于实现此次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的目的。

在上述研讨会上,美国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一样不能为哈里斯实现目的加分。据《联合早报》报道:谈到本地区十分关注的自贸协定课题时,哈里斯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戈登介绍说,拜登总统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恢复美国经济的活力,而任何新缔结的外贸协定都必须考虑到国内劳动力以及环境的保护。“如果它不是可持续的,或没有美国民众的支持,就会产生各种溢出后果。这就是我们目前不寻求缔结新贸易协定的原因。”也就是说,美国当前不会满足东盟部分国家和美国共同签署自贸协定的意愿。

还有一个现象同样值得注意。从此次哈里斯访问东南亚国家可以发现,目前东盟国家对美国的策略是:美国拉东盟国家与美国站在一起抗衡中国,婉拒;但美国为收买这些国家给的好处,都收下。除了上述给越南的援助外,和新加坡还签署了部分协议,重点是缓解因大流行而加剧的供应链问题、应对网络安全威胁、应对气候变化和Covid-19大流行,其中网络安全方面签署了三个协议。

这种状况长期演变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会否使东盟国家不在中美间“选边站”的格局发生变化?非常值得认真观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