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较低的疫苗接种率和德尔塔毒株的快速传播,此前未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越南最近病例激增,被迫关闭了部分工厂。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


越南兴安省的一家制衣厂。

Jon Emont / Lam Le

【OR  商业新媒体】

在疫苗接种率较高的美国和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制造国之间,出现了商品需求与产能严重脱节的情况,形成了通胀压力。在假日购物季来临前,许多公司要以较低成本及时交货本就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港口出现疫情、货运集装箱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而越南和其他地方的疫情更是令形势雪上加霜。

越南只有不到3%的人口接种了两剂疫苗,在过去六周里,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该国病例激增。越南实施了严格的防疫政策,包括封锁村庄,让数以万计的人在军营和其他国营中心进行隔离。这些措施在疫情最初的14个月里取得了成效,当时该国为西方消费者生产了大量运动器材、电子产品和睡衣。

不过,德尔塔变异毒株悄然突破了越南的防线,就像最近其他基本上没有接种疫苗的出口国一样,例如印尼、斯里兰卡和泰国。据政府称,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迅速,难以追踪。政府已下令关闭部分工厂,其他工厂则大幅减少车间工人。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如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卡骆驰(Crocs Inc., CROX)和Steven Madden Ltd.。

一些公司正尝试在中国等地寻找替代供应商,并支付昂贵的空运费用,寻求把产品迅速运到西方市场,以弥补生产延误造成的影响。

“疫苗不公平现象以及这些新兴市场的疫苗接种水平正给此类行业带来问题并增加成本压力,”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

越南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国第二大鞋履和服装供应国,美国市场上的进口鞋履有30%产自越南。8月中旬,包括耐克公司(Nike Inc., NKE)、盖璞(Gap Inc., GPS)在内,80多家鞋履和服装企业致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请他加快美国向越南捐赠新冠疫苗的步伐。信中说:“我们行业能否健康发展直接取决于越南相应行业能否健康发展。”

白宫对这封信不予置评。一位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已有500万剂Moderna Inc. (MRNA)的新冠疫苗被送到越南。越南拥有约1亿人口。

“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机会或能力让疫苗接种达到我们国家的水平,”卡骆驰首席执行官Andrew Rees 7月底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越南时说。“他们只能采取封锁措施,审慎决定人们应如何互动。因此,我们确实预计工厂会暂时关闭,这显然会影响供应。”

卡骆驰的一位发言人称,目前情况仍然不稳定。

供应链专家称,越南等一些亚洲国家的封锁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进一步推高鞋类等消费品的售价。7月份美国市场鞋类消费品售价较上年同期上涨了4.6%。

德国鞋业公司阿迪达斯28%的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8月初表示,自7月中旬以来,其在越南的大部分供应商工厂产能都无法使用。阿迪达斯称,这可能导致今年下半年销售额损失约6亿美元。该公司表示,供应中断意味着公司将无法完全满足市场对自身产品的强劲需求,并将考虑提高价格。

为力保生产,越南政府已下令工厂采取严格措施,包括“三合一”政策,要求一些疫情重灾区的员工在工作场所吃饭、睡觉和工作,以避免感染和传播病毒。

平阳省(Binh Duong)是越南南部的一个工业区,这里是疫情重灾区,当地一家造纸厂的一名工人睡在工厂会议室用纸箱搭成的床上。纸床旁边的一个杯子里放着他的牙刷和牙膏。他说,他24小时戴口罩,包括睡觉的时候,与同事说话必须相隔至少两米。

这位工人称,为了降低密度,工厂已将员工人数从约600人减少到150人,许多留下的工人轮班时间长达12小时,部分原因是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位工人要求以他的姓氏Dao称呼他。23岁的Dao表示:“在别人工作的时候休息,感觉不对劲。”他说,一些工人忍受不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离开回家了,但他宁愿做这份工作,也不愿回家没收入。

上周,越南工业和贸易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Trade)承认了“三合一”的事情。该部称,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的很多公司不得不停产,因为它们的工作场所不够大,无法容纳大量员工,而且经过一个月后,所有时间都待在工作场所也让员工感到厌倦。胡志明市已经推广替代方案,包括工人住在工厂附近的宿舍,但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以防止感染。

截至7月1日,越南共有81例新冠死亡病例。自那以来,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这种疾病,平均每天新增约6,000个病例,而且数量还在上升。越南南部的疫情更为严重,包括胡志明市附近的地区,这里是该国服装和鞋类行业的集中地。

越南开始接种疫苗的时间比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晚,分析人士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越南政府缺乏紧迫感,原因是政府可能觉得已经控制住了疫情。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约16%的越南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这些疫苗来自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Moderna、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及其他公司。

“A计划非常奏效,他们因此没有在B计划上投入精力,”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经常在越南做研究的流行病学家Maciej Boni称。“公平地说,没有人预测到新冠病毒会进化成这种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染性几乎提高了一倍。这真的让整个科学界都感到惊讶,”他补充道。

经济学家和供应链专家表示,越南的疫苗问题正让一些为避开成本上涨和贸易战关税而将电子产品、鞋类和服装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的公司重新考虑对越南的依赖程度。

美国制鞋商Wolverine World Wide Inc. (WWW)的大部分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表示,其在越南的生产此前因工厂关闭受到干扰,首席财务官Michael Stornant称,这确实是供应链不稳定的一种表现。Stornant称,为降低风险,该公司今年已将部分生产迁回中国。

学生返校之际,这些扰动因素使各公司很难满足秋季需求。

时尚用品公司Steven Madden旗下中等价位的Dolce Vita品牌吸引了人们的浓厚兴趣,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TikTok视频中联谊会招募活动的女子说,她们穿的是Dolce Vita牌粗跟编织凉鞋。行业刊物《鞋业新闻》(Footwear News)称,Dolce Vita是亚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联谊会招募活动的“非官方鞋”。

对于这个品牌,问题只有一个。

Steven Madden首席执行官Edward Rosenfeld称:“我们大部分Dolce Vita产品(几乎所有的一线产品)都是在越南生产的。”Rosenfeld还称:“很多Dolce Vita工厂都停产了。”最近访问该品牌的网站时发现,该品牌的一些鞋子在订购至少一周后还没有准备好发货。

Steven Madden的企业发展和投资者关系总监Danielle McCoy表示,由于新冠疫情、集装箱短缺、港口拥堵和其他因素,该公司的供应链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干扰。她表示,与越南生产相关的挑战一直持续到8月份,许多工厂仍然关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亚洲低接种率国家因德尔塔疫情陷入生产中断

发布日期:2021-08-25 14:03
由于较低的疫苗接种率和德尔塔毒株的快速传播,此前未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越南最近病例激增,被迫关闭了部分工厂。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


越南兴安省的一家制衣厂。

Jon Emont / Lam Le

【OR  商业新媒体】

在疫苗接种率较高的美国和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制造国之间,出现了商品需求与产能严重脱节的情况,形成了通胀压力。在假日购物季来临前,许多公司要以较低成本及时交货本就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港口出现疫情、货运集装箱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而越南和其他地方的疫情更是令形势雪上加霜。

越南只有不到3%的人口接种了两剂疫苗,在过去六周里,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该国病例激增。越南实施了严格的防疫政策,包括封锁村庄,让数以万计的人在军营和其他国营中心进行隔离。这些措施在疫情最初的14个月里取得了成效,当时该国为西方消费者生产了大量运动器材、电子产品和睡衣。

不过,德尔塔变异毒株悄然突破了越南的防线,就像最近其他基本上没有接种疫苗的出口国一样,例如印尼、斯里兰卡和泰国。据政府称,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迅速,难以追踪。政府已下令关闭部分工厂,其他工厂则大幅减少车间工人。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如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卡骆驰(Crocs Inc., CROX)和Steven Madden Ltd.。

一些公司正尝试在中国等地寻找替代供应商,并支付昂贵的空运费用,寻求把产品迅速运到西方市场,以弥补生产延误造成的影响。

“疫苗不公平现象以及这些新兴市场的疫苗接种水平正给此类行业带来问题并增加成本压力,”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

越南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国第二大鞋履和服装供应国,美国市场上的进口鞋履有30%产自越南。8月中旬,包括耐克公司(Nike Inc., NKE)、盖璞(Gap Inc., GPS)在内,80多家鞋履和服装企业致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请他加快美国向越南捐赠新冠疫苗的步伐。信中说:“我们行业能否健康发展直接取决于越南相应行业能否健康发展。”

白宫对这封信不予置评。一位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已有500万剂Moderna Inc. (MRNA)的新冠疫苗被送到越南。越南拥有约1亿人口。

“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机会或能力让疫苗接种达到我们国家的水平,”卡骆驰首席执行官Andrew Rees 7月底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越南时说。“他们只能采取封锁措施,审慎决定人们应如何互动。因此,我们确实预计工厂会暂时关闭,这显然会影响供应。”

卡骆驰的一位发言人称,目前情况仍然不稳定。

供应链专家称,越南等一些亚洲国家的封锁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进一步推高鞋类等消费品的售价。7月份美国市场鞋类消费品售价较上年同期上涨了4.6%。

德国鞋业公司阿迪达斯28%的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8月初表示,自7月中旬以来,其在越南的大部分供应商工厂产能都无法使用。阿迪达斯称,这可能导致今年下半年销售额损失约6亿美元。该公司表示,供应中断意味着公司将无法完全满足市场对自身产品的强劲需求,并将考虑提高价格。

为力保生产,越南政府已下令工厂采取严格措施,包括“三合一”政策,要求一些疫情重灾区的员工在工作场所吃饭、睡觉和工作,以避免感染和传播病毒。

平阳省(Binh Duong)是越南南部的一个工业区,这里是疫情重灾区,当地一家造纸厂的一名工人睡在工厂会议室用纸箱搭成的床上。纸床旁边的一个杯子里放着他的牙刷和牙膏。他说,他24小时戴口罩,包括睡觉的时候,与同事说话必须相隔至少两米。

这位工人称,为了降低密度,工厂已将员工人数从约600人减少到150人,许多留下的工人轮班时间长达12小时,部分原因是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位工人要求以他的姓氏Dao称呼他。23岁的Dao表示:“在别人工作的时候休息,感觉不对劲。”他说,一些工人忍受不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离开回家了,但他宁愿做这份工作,也不愿回家没收入。

上周,越南工业和贸易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Trade)承认了“三合一”的事情。该部称,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的很多公司不得不停产,因为它们的工作场所不够大,无法容纳大量员工,而且经过一个月后,所有时间都待在工作场所也让员工感到厌倦。胡志明市已经推广替代方案,包括工人住在工厂附近的宿舍,但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以防止感染。

截至7月1日,越南共有81例新冠死亡病例。自那以来,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这种疾病,平均每天新增约6,000个病例,而且数量还在上升。越南南部的疫情更为严重,包括胡志明市附近的地区,这里是该国服装和鞋类行业的集中地。

越南开始接种疫苗的时间比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晚,分析人士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越南政府缺乏紧迫感,原因是政府可能觉得已经控制住了疫情。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约16%的越南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这些疫苗来自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Moderna、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及其他公司。

“A计划非常奏效,他们因此没有在B计划上投入精力,”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经常在越南做研究的流行病学家Maciej Boni称。“公平地说,没有人预测到新冠病毒会进化成这种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染性几乎提高了一倍。这真的让整个科学界都感到惊讶,”他补充道。

经济学家和供应链专家表示,越南的疫苗问题正让一些为避开成本上涨和贸易战关税而将电子产品、鞋类和服装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的公司重新考虑对越南的依赖程度。

美国制鞋商Wolverine World Wide Inc. (WWW)的大部分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表示,其在越南的生产此前因工厂关闭受到干扰,首席财务官Michael Stornant称,这确实是供应链不稳定的一种表现。Stornant称,为降低风险,该公司今年已将部分生产迁回中国。

学生返校之际,这些扰动因素使各公司很难满足秋季需求。

时尚用品公司Steven Madden旗下中等价位的Dolce Vita品牌吸引了人们的浓厚兴趣,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TikTok视频中联谊会招募活动的女子说,她们穿的是Dolce Vita牌粗跟编织凉鞋。行业刊物《鞋业新闻》(Footwear News)称,Dolce Vita是亚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联谊会招募活动的“非官方鞋”。

对于这个品牌,问题只有一个。

Steven Madden首席执行官Edward Rosenfeld称:“我们大部分Dolce Vita产品(几乎所有的一线产品)都是在越南生产的。”Rosenfeld还称:“很多Dolce Vita工厂都停产了。”最近访问该品牌的网站时发现,该品牌的一些鞋子在订购至少一周后还没有准备好发货。

Steven Madden的企业发展和投资者关系总监Danielle McCoy表示,由于新冠疫情、集装箱短缺、港口拥堵和其他因素,该公司的供应链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干扰。她表示,与越南生产相关的挑战一直持续到8月份,许多工厂仍然关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由于较低的疫苗接种率和德尔塔毒株的快速传播,此前未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越南最近病例激增,被迫关闭了部分工厂。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


越南兴安省的一家制衣厂。

Jon Emont / Lam Le

【OR  商业新媒体】

在疫苗接种率较高的美国和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制造国之间,出现了商品需求与产能严重脱节的情况,形成了通胀压力。在假日购物季来临前,许多公司要以较低成本及时交货本就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港口出现疫情、货运集装箱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而越南和其他地方的疫情更是令形势雪上加霜。

越南只有不到3%的人口接种了两剂疫苗,在过去六周里,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该国病例激增。越南实施了严格的防疫政策,包括封锁村庄,让数以万计的人在军营和其他国营中心进行隔离。这些措施在疫情最初的14个月里取得了成效,当时该国为西方消费者生产了大量运动器材、电子产品和睡衣。

不过,德尔塔变异毒株悄然突破了越南的防线,就像最近其他基本上没有接种疫苗的出口国一样,例如印尼、斯里兰卡和泰国。据政府称,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迅速,难以追踪。政府已下令关闭部分工厂,其他工厂则大幅减少车间工人。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如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卡骆驰(Crocs Inc., CROX)和Steven Madden Ltd.。

一些公司正尝试在中国等地寻找替代供应商,并支付昂贵的空运费用,寻求把产品迅速运到西方市场,以弥补生产延误造成的影响。

“疫苗不公平现象以及这些新兴市场的疫苗接种水平正给此类行业带来问题并增加成本压力,”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

越南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国第二大鞋履和服装供应国,美国市场上的进口鞋履有30%产自越南。8月中旬,包括耐克公司(Nike Inc., NKE)、盖璞(Gap Inc., GPS)在内,80多家鞋履和服装企业致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请他加快美国向越南捐赠新冠疫苗的步伐。信中说:“我们行业能否健康发展直接取决于越南相应行业能否健康发展。”

白宫对这封信不予置评。一位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已有500万剂Moderna Inc. (MRNA)的新冠疫苗被送到越南。越南拥有约1亿人口。

“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机会或能力让疫苗接种达到我们国家的水平,”卡骆驰首席执行官Andrew Rees 7月底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越南时说。“他们只能采取封锁措施,审慎决定人们应如何互动。因此,我们确实预计工厂会暂时关闭,这显然会影响供应。”

卡骆驰的一位发言人称,目前情况仍然不稳定。

供应链专家称,越南等一些亚洲国家的封锁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进一步推高鞋类等消费品的售价。7月份美国市场鞋类消费品售价较上年同期上涨了4.6%。

德国鞋业公司阿迪达斯28%的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8月初表示,自7月中旬以来,其在越南的大部分供应商工厂产能都无法使用。阿迪达斯称,这可能导致今年下半年销售额损失约6亿美元。该公司表示,供应中断意味着公司将无法完全满足市场对自身产品的强劲需求,并将考虑提高价格。

为力保生产,越南政府已下令工厂采取严格措施,包括“三合一”政策,要求一些疫情重灾区的员工在工作场所吃饭、睡觉和工作,以避免感染和传播病毒。

平阳省(Binh Duong)是越南南部的一个工业区,这里是疫情重灾区,当地一家造纸厂的一名工人睡在工厂会议室用纸箱搭成的床上。纸床旁边的一个杯子里放着他的牙刷和牙膏。他说,他24小时戴口罩,包括睡觉的时候,与同事说话必须相隔至少两米。

这位工人称,为了降低密度,工厂已将员工人数从约600人减少到150人,许多留下的工人轮班时间长达12小时,部分原因是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位工人要求以他的姓氏Dao称呼他。23岁的Dao表示:“在别人工作的时候休息,感觉不对劲。”他说,一些工人忍受不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离开回家了,但他宁愿做这份工作,也不愿回家没收入。

上周,越南工业和贸易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Trade)承认了“三合一”的事情。该部称,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的很多公司不得不停产,因为它们的工作场所不够大,无法容纳大量员工,而且经过一个月后,所有时间都待在工作场所也让员工感到厌倦。胡志明市已经推广替代方案,包括工人住在工厂附近的宿舍,但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以防止感染。

截至7月1日,越南共有81例新冠死亡病例。自那以来,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这种疾病,平均每天新增约6,000个病例,而且数量还在上升。越南南部的疫情更为严重,包括胡志明市附近的地区,这里是该国服装和鞋类行业的集中地。

越南开始接种疫苗的时间比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晚,分析人士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越南政府缺乏紧迫感,原因是政府可能觉得已经控制住了疫情。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约16%的越南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这些疫苗来自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Moderna、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及其他公司。

“A计划非常奏效,他们因此没有在B计划上投入精力,”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经常在越南做研究的流行病学家Maciej Boni称。“公平地说,没有人预测到新冠病毒会进化成这种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染性几乎提高了一倍。这真的让整个科学界都感到惊讶,”他补充道。

经济学家和供应链专家表示,越南的疫苗问题正让一些为避开成本上涨和贸易战关税而将电子产品、鞋类和服装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的公司重新考虑对越南的依赖程度。

美国制鞋商Wolverine World Wide Inc. (WWW)的大部分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表示,其在越南的生产此前因工厂关闭受到干扰,首席财务官Michael Stornant称,这确实是供应链不稳定的一种表现。Stornant称,为降低风险,该公司今年已将部分生产迁回中国。

学生返校之际,这些扰动因素使各公司很难满足秋季需求。

时尚用品公司Steven Madden旗下中等价位的Dolce Vita品牌吸引了人们的浓厚兴趣,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TikTok视频中联谊会招募活动的女子说,她们穿的是Dolce Vita牌粗跟编织凉鞋。行业刊物《鞋业新闻》(Footwear News)称,Dolce Vita是亚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联谊会招募活动的“非官方鞋”。

对于这个品牌,问题只有一个。

Steven Madden首席执行官Edward Rosenfeld称:“我们大部分Dolce Vita产品(几乎所有的一线产品)都是在越南生产的。”Rosenfeld还称:“很多Dolce Vita工厂都停产了。”最近访问该品牌的网站时发现,该品牌的一些鞋子在订购至少一周后还没有准备好发货。

Steven Madden的企业发展和投资者关系总监Danielle McCoy表示,由于新冠疫情、集装箱短缺、港口拥堵和其他因素,该公司的供应链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干扰。她表示,与越南生产相关的挑战一直持续到8月份,许多工厂仍然关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亚洲低接种率国家因德尔塔疫情陷入生产中断

发布日期:2021-08-25 14:03
由于较低的疫苗接种率和德尔塔毒株的快速传播,此前未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越南最近病例激增,被迫关闭了部分工厂。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


越南兴安省的一家制衣厂。

Jon Emont / Lam Le

【OR  商业新媒体】

在疫苗接种率较高的美国和疫苗接种率极低的制造国之间,出现了商品需求与产能严重脱节的情况,形成了通胀压力。在假日购物季来临前,许多公司要以较低成本及时交货本就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港口出现疫情、货运集装箱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而越南和其他地方的疫情更是令形势雪上加霜。

越南只有不到3%的人口接种了两剂疫苗,在过去六周里,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该国病例激增。越南实施了严格的防疫政策,包括封锁村庄,让数以万计的人在军营和其他国营中心进行隔离。这些措施在疫情最初的14个月里取得了成效,当时该国为西方消费者生产了大量运动器材、电子产品和睡衣。

不过,德尔塔变异毒株悄然突破了越南的防线,就像最近其他基本上没有接种疫苗的出口国一样,例如印尼、斯里兰卡和泰国。据政府称,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迅速,难以追踪。政府已下令关闭部分工厂,其他工厂则大幅减少车间工人。这让严重依赖越南制造业的西方品牌陷入困境,如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卡骆驰(Crocs Inc., CROX)和Steven Madden Ltd.。

一些公司正尝试在中国等地寻找替代供应商,并支付昂贵的空运费用,寻求把产品迅速运到西方市场,以弥补生产延误造成的影响。

“疫苗不公平现象以及这些新兴市场的疫苗接种水平正给此类行业带来问题并增加成本压力,”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

越南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国第二大鞋履和服装供应国,美国市场上的进口鞋履有30%产自越南。8月中旬,包括耐克公司(Nike Inc., NKE)、盖璞(Gap Inc., GPS)在内,80多家鞋履和服装企业致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请他加快美国向越南捐赠新冠疫苗的步伐。信中说:“我们行业能否健康发展直接取决于越南相应行业能否健康发展。”

白宫对这封信不予置评。一位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已有500万剂Moderna Inc. (MRNA)的新冠疫苗被送到越南。越南拥有约1亿人口。

“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机会或能力让疫苗接种达到我们国家的水平,”卡骆驰首席执行官Andrew Rees 7月底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越南时说。“他们只能采取封锁措施,审慎决定人们应如何互动。因此,我们确实预计工厂会暂时关闭,这显然会影响供应。”

卡骆驰的一位发言人称,目前情况仍然不稳定。

供应链专家称,越南等一些亚洲国家的封锁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进一步推高鞋类等消费品的售价。7月份美国市场鞋类消费品售价较上年同期上涨了4.6%。

德国鞋业公司阿迪达斯28%的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8月初表示,自7月中旬以来,其在越南的大部分供应商工厂产能都无法使用。阿迪达斯称,这可能导致今年下半年销售额损失约6亿美元。该公司表示,供应中断意味着公司将无法完全满足市场对自身产品的强劲需求,并将考虑提高价格。

为力保生产,越南政府已下令工厂采取严格措施,包括“三合一”政策,要求一些疫情重灾区的员工在工作场所吃饭、睡觉和工作,以避免感染和传播病毒。

平阳省(Binh Duong)是越南南部的一个工业区,这里是疫情重灾区,当地一家造纸厂的一名工人睡在工厂会议室用纸箱搭成的床上。纸床旁边的一个杯子里放着他的牙刷和牙膏。他说,他24小时戴口罩,包括睡觉的时候,与同事说话必须相隔至少两米。

这位工人称,为了降低密度,工厂已将员工人数从约600人减少到150人,许多留下的工人轮班时间长达12小时,部分原因是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位工人要求以他的姓氏Dao称呼他。23岁的Dao表示:“在别人工作的时候休息,感觉不对劲。”他说,一些工人忍受不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离开回家了,但他宁愿做这份工作,也不愿回家没收入。

上周,越南工业和贸易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Trade)承认了“三合一”的事情。该部称,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的很多公司不得不停产,因为它们的工作场所不够大,无法容纳大量员工,而且经过一个月后,所有时间都待在工作场所也让员工感到厌倦。胡志明市已经推广替代方案,包括工人住在工厂附近的宿舍,但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以防止感染。

截至7月1日,越南共有81例新冠死亡病例。自那以来,已有超过8,000人死于这种疾病,平均每天新增约6,000个病例,而且数量还在上升。越南南部的疫情更为严重,包括胡志明市附近的地区,这里是该国服装和鞋类行业的集中地。

越南开始接种疫苗的时间比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晚,分析人士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越南政府缺乏紧迫感,原因是政府可能觉得已经控制住了疫情。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约16%的越南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这些疫苗来自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Moderna、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及其他公司。

“A计划非常奏效,他们因此没有在B计划上投入精力,”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经常在越南做研究的流行病学家Maciej Boni称。“公平地说,没有人预测到新冠病毒会进化成这种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染性几乎提高了一倍。这真的让整个科学界都感到惊讶,”他补充道。

经济学家和供应链专家表示,越南的疫苗问题正让一些为避开成本上涨和贸易战关税而将电子产品、鞋类和服装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的公司重新考虑对越南的依赖程度。

美国制鞋商Wolverine World Wide Inc. (WWW)的大部分产品都在越南生产,该公司表示,其在越南的生产此前因工厂关闭受到干扰,首席财务官Michael Stornant称,这确实是供应链不稳定的一种表现。Stornant称,为降低风险,该公司今年已将部分生产迁回中国。

学生返校之际,这些扰动因素使各公司很难满足秋季需求。

时尚用品公司Steven Madden旗下中等价位的Dolce Vita品牌吸引了人们的浓厚兴趣,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TikTok视频中联谊会招募活动的女子说,她们穿的是Dolce Vita牌粗跟编织凉鞋。行业刊物《鞋业新闻》(Footwear News)称,Dolce Vita是亚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联谊会招募活动的“非官方鞋”。

对于这个品牌,问题只有一个。

Steven Madden首席执行官Edward Rosenfeld称:“我们大部分Dolce Vita产品(几乎所有的一线产品)都是在越南生产的。”Rosenfeld还称:“很多Dolce Vita工厂都停产了。”最近访问该品牌的网站时发现,该品牌的一些鞋子在订购至少一周后还没有准备好发货。

Steven Madden的企业发展和投资者关系总监Danielle McCoy表示,由于新冠疫情、集装箱短缺、港口拥堵和其他因素,该公司的供应链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干扰。她表示,与越南生产相关的挑战一直持续到8月份,许多工厂仍然关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