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包括拜登政府的意料。

当前总统特朗普去年和塔利班达成协议,计划于今年5月撤走全部驻阿美军时,人们对塔利班将控制阿富汗,其实已经有所预料,但极少有人料到这个结局会来得这么快。在拜登将撤离日期推迟到9月11日后,美国CIA估计塔利班将花18个月才能占领全阿富汗,攻占首都喀布尔也至少要3个月,华盛顿认为阿政府军在美国8月31日撤出全部美方人员之前,应该能够抵抗塔利班对喀布尔的进攻,然而,塔利班只用了不到一月横扫全国,势如破竹,阿政府军毫无战斗力,溃不成军。

这种情形是外界始料未及的,也许连塔利班都未能料到接管政权如此顺利,故全球舆论对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反应相当震惊和错愕也在情理当中。塔利班和阿政府军的攻守易形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国共内战。但当年国民党的溃败,也是在和解放军打了三场惨烈的大战役后。而如今塔利班在全国的攻城略地,基本没有遇到阿政府军的像样抵抗。所以虽说同样兵败如山倒,但阿政府和它的安全部队比起当年的蒋介石政权和国民党军队来,更显不堪和无可救药。当阿总统加尼带着四卡车钞票和两个亲信仓皇逃离阿富汗后,也就宣告了现政权的结局。讽刺的是,这是美国扶持的政权,是美军20年占领阿富汗并改造的结果。

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

首先,美国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浪费了20年宝贵时间,并以死亡2300多名士兵的代价,没有达到消灭塔利班、移植民主、重建阿富汗的目标,反而壮大了这个组织,让事情回到原点。

拜登8月14日的声明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投资了近1万亿美元,训练了30多万阿富汗士兵和警察,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并维持了他们的空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的一部分。”事实上,美国投入阿富汗战场的预算高达2万亿美元。这还不算时间成本。美国发动中东反恐战争,对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打击,让自己身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以致延误战略东移。要是把这个时间成本算进来,长期来说,比起用于阿富汗的有形资源来,对美国国力的消耗更严重,而且后果已显现。

从这个角度看,虽如国务卿布林肯辩解的,美国在阿富汗也消灭了本拉登等恐怖组织,不是没达成目标,但问题是,美国投入这么多资源,不但未能消灭塔利班,反让它卷土重来,再次统治阿富汗,实际也就白白浪费了20年。

其次,为同中国对抗,拜登政府匆忙撤出驻阿美军,不顾那些曾经和美军合作的阿富汗人士的巨大危险,已经遭到阿民众的不解和埋怨以及美国国内的批评。而塔利班对喀布尔的提前攻占,又让美国和其他在阿富汗驻有军队的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更显仓促和混乱,华盛顿对阿富汗的始乱终弃,给人的印象是:美国是自私自利的,在关键时刻只顾自己,这样的霸权靠不住,从而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信誉。

现在中俄等国的媒体都把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看作美国的“西贡时刻”,虽然美国的撤离没有出现拜登担心的直升机降落在大使馆屋顶上的情况,但也好不到哪儿。美国的撤出确实虎头蛇尾。虽然拜登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美国无休止的存在乃不可接受,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意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国再驻扎一年或五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而撤出阿富汗势所必然,但华盛顿的撤离计划确实显得仓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拜登政府对塔利班和阿政府军没有准确的评估。无论是CIA的情报失误,还是拜登本人对阿政府军战力的乐观估计,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因为美军驻守阿富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20年,对阿政府的腐败,对民主不能植入阿富汗,对塔利班的改变,理应有正确的评判,未做到这点,实在是一大失误。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要和中国对抗,假如不赶时间把军队撤出,也可延缓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拜登政府太着急,好像和中国的对抗是明天就要完成的事,既然在阿富汗呆了20年,为什么不可再多呆几个月,制定一个可应变的撤军预案?美国盟友和那些意图依靠美国的国家,现在从拜登的撤军行动中看出了华盛顿的自私,它只想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对美国信誉的损害是长期和潜移默化的。

第三, 美国用20年给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也为它的竞争对手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进入阿富汗铺设了道路,扫清了障碍。至于西方舆论期待的阿富汗会成为中国的“帝国坟场”,这种可能性很少,因为中国不会出兵阿富汗。

还在美军占领阿富汗期间,由于美国所提供的公共秩序确保了阿富汗和周边国家的安全,中国的资本和产品就涌入阿富汗,美国实际上起到了为中国“一带一路”进入阿富汗做嫁衣的作用。美对阿富汗的驻军,也改变了塔利班对中俄的态度,因为塔利班要打破美国的包围,就必须改善同周边国家尤其中俄的关系,所以今年以来,塔利班派代表团到这两国寻求帮助,建立政治联系。这也间接有利于新疆局势的稳定。北京还表示愿意为阿富汗各派力量的和平与和谈提供平台,邀请它们派代表到中国谈判。今年7月,塔利班的二号人物一行十多人到天津同中国外长王毅会谈,是否和中方讨论了塔利班接下来的攻势和未来的建国,也未可知。

如今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但它的麻烦才真正开始。阿富汗复杂的部族政治,各种恐怖组织以及难民和贫困问题,都对它接下来的治理提出了挑战。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美占领期间,阿富汗有1100多万难民,解决难民和贫困问题,需要重建经济,而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长时间。但它似乎也正是北京的长项,中国在塔利班掌权后,应该会和它形成密切的经济合作,将“一带一路”延申到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经济和投资的依赖难以使它对北京采取不友好政策,而基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北京亦可能在塔利班宣布成立新政府后,较早承认这个新政权。两者今后也许会产生摩擦,但只要塔利班不公开支持在阿富汗的新疆分离力量,这种摩擦就不会发展到决裂、需要中国派兵保护到阿富汗保护中国公民和投资的程度。

在塔利班当政时期,美国对阿富汗的影响不会完全消失,但会急剧下降。用20年时间换得这样一个结果,可惜,可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在阿富汗的溃败

发布日期:2021-08-24 15:50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包括拜登政府的意料。

当前总统特朗普去年和塔利班达成协议,计划于今年5月撤走全部驻阿美军时,人们对塔利班将控制阿富汗,其实已经有所预料,但极少有人料到这个结局会来得这么快。在拜登将撤离日期推迟到9月11日后,美国CIA估计塔利班将花18个月才能占领全阿富汗,攻占首都喀布尔也至少要3个月,华盛顿认为阿政府军在美国8月31日撤出全部美方人员之前,应该能够抵抗塔利班对喀布尔的进攻,然而,塔利班只用了不到一月横扫全国,势如破竹,阿政府军毫无战斗力,溃不成军。

这种情形是外界始料未及的,也许连塔利班都未能料到接管政权如此顺利,故全球舆论对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反应相当震惊和错愕也在情理当中。塔利班和阿政府军的攻守易形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国共内战。但当年国民党的溃败,也是在和解放军打了三场惨烈的大战役后。而如今塔利班在全国的攻城略地,基本没有遇到阿政府军的像样抵抗。所以虽说同样兵败如山倒,但阿政府和它的安全部队比起当年的蒋介石政权和国民党军队来,更显不堪和无可救药。当阿总统加尼带着四卡车钞票和两个亲信仓皇逃离阿富汗后,也就宣告了现政权的结局。讽刺的是,这是美国扶持的政权,是美军20年占领阿富汗并改造的结果。

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

首先,美国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浪费了20年宝贵时间,并以死亡2300多名士兵的代价,没有达到消灭塔利班、移植民主、重建阿富汗的目标,反而壮大了这个组织,让事情回到原点。

拜登8月14日的声明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投资了近1万亿美元,训练了30多万阿富汗士兵和警察,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并维持了他们的空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的一部分。”事实上,美国投入阿富汗战场的预算高达2万亿美元。这还不算时间成本。美国发动中东反恐战争,对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打击,让自己身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以致延误战略东移。要是把这个时间成本算进来,长期来说,比起用于阿富汗的有形资源来,对美国国力的消耗更严重,而且后果已显现。

从这个角度看,虽如国务卿布林肯辩解的,美国在阿富汗也消灭了本拉登等恐怖组织,不是没达成目标,但问题是,美国投入这么多资源,不但未能消灭塔利班,反让它卷土重来,再次统治阿富汗,实际也就白白浪费了20年。

其次,为同中国对抗,拜登政府匆忙撤出驻阿美军,不顾那些曾经和美军合作的阿富汗人士的巨大危险,已经遭到阿民众的不解和埋怨以及美国国内的批评。而塔利班对喀布尔的提前攻占,又让美国和其他在阿富汗驻有军队的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更显仓促和混乱,华盛顿对阿富汗的始乱终弃,给人的印象是:美国是自私自利的,在关键时刻只顾自己,这样的霸权靠不住,从而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信誉。

现在中俄等国的媒体都把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看作美国的“西贡时刻”,虽然美国的撤离没有出现拜登担心的直升机降落在大使馆屋顶上的情况,但也好不到哪儿。美国的撤出确实虎头蛇尾。虽然拜登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美国无休止的存在乃不可接受,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意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国再驻扎一年或五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而撤出阿富汗势所必然,但华盛顿的撤离计划确实显得仓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拜登政府对塔利班和阿政府军没有准确的评估。无论是CIA的情报失误,还是拜登本人对阿政府军战力的乐观估计,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因为美军驻守阿富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20年,对阿政府的腐败,对民主不能植入阿富汗,对塔利班的改变,理应有正确的评判,未做到这点,实在是一大失误。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要和中国对抗,假如不赶时间把军队撤出,也可延缓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拜登政府太着急,好像和中国的对抗是明天就要完成的事,既然在阿富汗呆了20年,为什么不可再多呆几个月,制定一个可应变的撤军预案?美国盟友和那些意图依靠美国的国家,现在从拜登的撤军行动中看出了华盛顿的自私,它只想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对美国信誉的损害是长期和潜移默化的。

第三, 美国用20年给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也为它的竞争对手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进入阿富汗铺设了道路,扫清了障碍。至于西方舆论期待的阿富汗会成为中国的“帝国坟场”,这种可能性很少,因为中国不会出兵阿富汗。

还在美军占领阿富汗期间,由于美国所提供的公共秩序确保了阿富汗和周边国家的安全,中国的资本和产品就涌入阿富汗,美国实际上起到了为中国“一带一路”进入阿富汗做嫁衣的作用。美对阿富汗的驻军,也改变了塔利班对中俄的态度,因为塔利班要打破美国的包围,就必须改善同周边国家尤其中俄的关系,所以今年以来,塔利班派代表团到这两国寻求帮助,建立政治联系。这也间接有利于新疆局势的稳定。北京还表示愿意为阿富汗各派力量的和平与和谈提供平台,邀请它们派代表到中国谈判。今年7月,塔利班的二号人物一行十多人到天津同中国外长王毅会谈,是否和中方讨论了塔利班接下来的攻势和未来的建国,也未可知。

如今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但它的麻烦才真正开始。阿富汗复杂的部族政治,各种恐怖组织以及难民和贫困问题,都对它接下来的治理提出了挑战。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美占领期间,阿富汗有1100多万难民,解决难民和贫困问题,需要重建经济,而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长时间。但它似乎也正是北京的长项,中国在塔利班掌权后,应该会和它形成密切的经济合作,将“一带一路”延申到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经济和投资的依赖难以使它对北京采取不友好政策,而基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北京亦可能在塔利班宣布成立新政府后,较早承认这个新政权。两者今后也许会产生摩擦,但只要塔利班不公开支持在阿富汗的新疆分离力量,这种摩擦就不会发展到决裂、需要中国派兵保护到阿富汗保护中国公民和投资的程度。

在塔利班当政时期,美国对阿富汗的影响不会完全消失,但会急剧下降。用20年时间换得这样一个结果,可惜,可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包括拜登政府的意料。

当前总统特朗普去年和塔利班达成协议,计划于今年5月撤走全部驻阿美军时,人们对塔利班将控制阿富汗,其实已经有所预料,但极少有人料到这个结局会来得这么快。在拜登将撤离日期推迟到9月11日后,美国CIA估计塔利班将花18个月才能占领全阿富汗,攻占首都喀布尔也至少要3个月,华盛顿认为阿政府军在美国8月31日撤出全部美方人员之前,应该能够抵抗塔利班对喀布尔的进攻,然而,塔利班只用了不到一月横扫全国,势如破竹,阿政府军毫无战斗力,溃不成军。

这种情形是外界始料未及的,也许连塔利班都未能料到接管政权如此顺利,故全球舆论对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反应相当震惊和错愕也在情理当中。塔利班和阿政府军的攻守易形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国共内战。但当年国民党的溃败,也是在和解放军打了三场惨烈的大战役后。而如今塔利班在全国的攻城略地,基本没有遇到阿政府军的像样抵抗。所以虽说同样兵败如山倒,但阿政府和它的安全部队比起当年的蒋介石政权和国民党军队来,更显不堪和无可救药。当阿总统加尼带着四卡车钞票和两个亲信仓皇逃离阿富汗后,也就宣告了现政权的结局。讽刺的是,这是美国扶持的政权,是美军20年占领阿富汗并改造的结果。

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

首先,美国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浪费了20年宝贵时间,并以死亡2300多名士兵的代价,没有达到消灭塔利班、移植民主、重建阿富汗的目标,反而壮大了这个组织,让事情回到原点。

拜登8月14日的声明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投资了近1万亿美元,训练了30多万阿富汗士兵和警察,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并维持了他们的空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的一部分。”事实上,美国投入阿富汗战场的预算高达2万亿美元。这还不算时间成本。美国发动中东反恐战争,对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打击,让自己身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以致延误战略东移。要是把这个时间成本算进来,长期来说,比起用于阿富汗的有形资源来,对美国国力的消耗更严重,而且后果已显现。

从这个角度看,虽如国务卿布林肯辩解的,美国在阿富汗也消灭了本拉登等恐怖组织,不是没达成目标,但问题是,美国投入这么多资源,不但未能消灭塔利班,反让它卷土重来,再次统治阿富汗,实际也就白白浪费了20年。

其次,为同中国对抗,拜登政府匆忙撤出驻阿美军,不顾那些曾经和美军合作的阿富汗人士的巨大危险,已经遭到阿民众的不解和埋怨以及美国国内的批评。而塔利班对喀布尔的提前攻占,又让美国和其他在阿富汗驻有军队的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更显仓促和混乱,华盛顿对阿富汗的始乱终弃,给人的印象是:美国是自私自利的,在关键时刻只顾自己,这样的霸权靠不住,从而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信誉。

现在中俄等国的媒体都把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看作美国的“西贡时刻”,虽然美国的撤离没有出现拜登担心的直升机降落在大使馆屋顶上的情况,但也好不到哪儿。美国的撤出确实虎头蛇尾。虽然拜登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美国无休止的存在乃不可接受,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意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国再驻扎一年或五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而撤出阿富汗势所必然,但华盛顿的撤离计划确实显得仓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拜登政府对塔利班和阿政府军没有准确的评估。无论是CIA的情报失误,还是拜登本人对阿政府军战力的乐观估计,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因为美军驻守阿富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20年,对阿政府的腐败,对民主不能植入阿富汗,对塔利班的改变,理应有正确的评判,未做到这点,实在是一大失误。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要和中国对抗,假如不赶时间把军队撤出,也可延缓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拜登政府太着急,好像和中国的对抗是明天就要完成的事,既然在阿富汗呆了20年,为什么不可再多呆几个月,制定一个可应变的撤军预案?美国盟友和那些意图依靠美国的国家,现在从拜登的撤军行动中看出了华盛顿的自私,它只想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对美国信誉的损害是长期和潜移默化的。

第三, 美国用20年给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也为它的竞争对手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进入阿富汗铺设了道路,扫清了障碍。至于西方舆论期待的阿富汗会成为中国的“帝国坟场”,这种可能性很少,因为中国不会出兵阿富汗。

还在美军占领阿富汗期间,由于美国所提供的公共秩序确保了阿富汗和周边国家的安全,中国的资本和产品就涌入阿富汗,美国实际上起到了为中国“一带一路”进入阿富汗做嫁衣的作用。美对阿富汗的驻军,也改变了塔利班对中俄的态度,因为塔利班要打破美国的包围,就必须改善同周边国家尤其中俄的关系,所以今年以来,塔利班派代表团到这两国寻求帮助,建立政治联系。这也间接有利于新疆局势的稳定。北京还表示愿意为阿富汗各派力量的和平与和谈提供平台,邀请它们派代表到中国谈判。今年7月,塔利班的二号人物一行十多人到天津同中国外长王毅会谈,是否和中方讨论了塔利班接下来的攻势和未来的建国,也未可知。

如今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但它的麻烦才真正开始。阿富汗复杂的部族政治,各种恐怖组织以及难民和贫困问题,都对它接下来的治理提出了挑战。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美占领期间,阿富汗有1100多万难民,解决难民和贫困问题,需要重建经济,而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长时间。但它似乎也正是北京的长项,中国在塔利班掌权后,应该会和它形成密切的经济合作,将“一带一路”延申到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经济和投资的依赖难以使它对北京采取不友好政策,而基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北京亦可能在塔利班宣布成立新政府后,较早承认这个新政权。两者今后也许会产生摩擦,但只要塔利班不公开支持在阿富汗的新疆分离力量,这种摩擦就不会发展到决裂、需要中国派兵保护到阿富汗保护中国公民和投资的程度。

在塔利班当政时期,美国对阿富汗的影响不会完全消失,但会急剧下降。用20年时间换得这样一个结果,可惜,可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在阿富汗的溃败

发布日期:2021-08-24 15:50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



邓聿文

【OR  商业新媒体】

毫无疑问,塔利班对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占领,是美国20年阿富汗政策的失败,只是这种失败来得有点突然,超出了许多人包括拜登政府的意料。

当前总统特朗普去年和塔利班达成协议,计划于今年5月撤走全部驻阿美军时,人们对塔利班将控制阿富汗,其实已经有所预料,但极少有人料到这个结局会来得这么快。在拜登将撤离日期推迟到9月11日后,美国CIA估计塔利班将花18个月才能占领全阿富汗,攻占首都喀布尔也至少要3个月,华盛顿认为阿政府军在美国8月31日撤出全部美方人员之前,应该能够抵抗塔利班对喀布尔的进攻,然而,塔利班只用了不到一月横扫全国,势如破竹,阿政府军毫无战斗力,溃不成军。

这种情形是外界始料未及的,也许连塔利班都未能料到接管政权如此顺利,故全球舆论对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反应相当震惊和错愕也在情理当中。塔利班和阿政府军的攻守易形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国共内战。但当年国民党的溃败,也是在和解放军打了三场惨烈的大战役后。而如今塔利班在全国的攻城略地,基本没有遇到阿政府军的像样抵抗。所以虽说同样兵败如山倒,但阿政府和它的安全部队比起当年的蒋介石政权和国民党军队来,更显不堪和无可救药。当阿总统加尼带着四卡车钞票和两个亲信仓皇逃离阿富汗后,也就宣告了现政权的结局。讽刺的是,这是美国扶持的政权,是美军20年占领阿富汗并改造的结果。

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

首先,美国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浪费了20年宝贵时间,并以死亡2300多名士兵的代价,没有达到消灭塔利班、移植民主、重建阿富汗的目标,反而壮大了这个组织,让事情回到原点。

拜登8月14日的声明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投资了近1万亿美元,训练了30多万阿富汗士兵和警察,为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并维持了他们的空军,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的一部分。”事实上,美国投入阿富汗战场的预算高达2万亿美元。这还不算时间成本。美国发动中东反恐战争,对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打击,让自己身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以致延误战略东移。要是把这个时间成本算进来,长期来说,比起用于阿富汗的有形资源来,对美国国力的消耗更严重,而且后果已显现。

从这个角度看,虽如国务卿布林肯辩解的,美国在阿富汗也消灭了本拉登等恐怖组织,不是没达成目标,但问题是,美国投入这么多资源,不但未能消灭塔利班,反让它卷土重来,再次统治阿富汗,实际也就白白浪费了20年。

其次,为同中国对抗,拜登政府匆忙撤出驻阿美军,不顾那些曾经和美军合作的阿富汗人士的巨大危险,已经遭到阿民众的不解和埋怨以及美国国内的批评。而塔利班对喀布尔的提前攻占,又让美国和其他在阿富汗驻有军队的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更显仓促和混乱,华盛顿对阿富汗的始乱终弃,给人的印象是:美国是自私自利的,在关键时刻只顾自己,这样的霸权靠不住,从而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信誉。

现在中俄等国的媒体都把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看作美国的“西贡时刻”,虽然美国的撤离没有出现拜登担心的直升机降落在大使馆屋顶上的情况,但也好不到哪儿。美国的撤出确实虎头蛇尾。虽然拜登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美国无休止的存在乃不可接受,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意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国再驻扎一年或五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而撤出阿富汗势所必然,但华盛顿的撤离计划确实显得仓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拜登政府对塔利班和阿政府军没有准确的评估。无论是CIA的情报失误,还是拜登本人对阿政府军战力的乐观估计,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因为美军驻守阿富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20年,对阿政府的腐败,对民主不能植入阿富汗,对塔利班的改变,理应有正确的评判,未做到这点,实在是一大失误。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要和中国对抗,假如不赶时间把军队撤出,也可延缓塔利班对喀布尔的占领。拜登政府太着急,好像和中国的对抗是明天就要完成的事,既然在阿富汗呆了20年,为什么不可再多呆几个月,制定一个可应变的撤军预案?美国盟友和那些意图依靠美国的国家,现在从拜登的撤军行动中看出了华盛顿的自私,它只想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对美国信誉的损害是长期和潜移默化的。

第三, 美国用20年给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也为它的竞争对手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进入阿富汗铺设了道路,扫清了障碍。至于西方舆论期待的阿富汗会成为中国的“帝国坟场”,这种可能性很少,因为中国不会出兵阿富汗。

还在美军占领阿富汗期间,由于美国所提供的公共秩序确保了阿富汗和周边国家的安全,中国的资本和产品就涌入阿富汗,美国实际上起到了为中国“一带一路”进入阿富汗做嫁衣的作用。美对阿富汗的驻军,也改变了塔利班对中俄的态度,因为塔利班要打破美国的包围,就必须改善同周边国家尤其中俄的关系,所以今年以来,塔利班派代表团到这两国寻求帮助,建立政治联系。这也间接有利于新疆局势的稳定。北京还表示愿意为阿富汗各派力量的和平与和谈提供平台,邀请它们派代表到中国谈判。今年7月,塔利班的二号人物一行十多人到天津同中国外长王毅会谈,是否和中方讨论了塔利班接下来的攻势和未来的建国,也未可知。

如今塔利班虽然控制了阿富汗,但它的麻烦才真正开始。阿富汗复杂的部族政治,各种恐怖组织以及难民和贫困问题,都对它接下来的治理提出了挑战。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美占领期间,阿富汗有1100多万难民,解决难民和贫困问题,需要重建经济,而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长时间。但它似乎也正是北京的长项,中国在塔利班掌权后,应该会和它形成密切的经济合作,将“一带一路”延申到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经济和投资的依赖难以使它对北京采取不友好政策,而基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北京亦可能在塔利班宣布成立新政府后,较早承认这个新政权。两者今后也许会产生摩擦,但只要塔利班不公开支持在阿富汗的新疆分离力量,这种摩擦就不会发展到决裂、需要中国派兵保护到阿富汗保护中国公民和投资的程度。

在塔利班当政时期,美国对阿富汗的影响不会完全消失,但会急剧下降。用20年时间换得这样一个结果,可惜,可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