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意味着,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


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Rhiannon Hoyle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原本炙手可热的一种大宗商品正在冷却。

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这种低迷已殃及铁矿石生产国,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些国家正努力保护本国脆弱的经济复苏不受高传染性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影响。


据来自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数据,基准铁矿石价格上周四一度重挫15%,至每吨130.20美元,创2020年11月以来低位。标普全球普氏发布每日价格信息。上周五,铁矿石价格小幅反弹至每吨139.10美元;这种大宗商品5月份还曾创下每吨逾233美元的纪录高位。
由于市场担心新冠病例日益增加可能会阻碍全球经济复苏,石油、铜等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已在下跌,不过跌势不像铁矿石这么猛。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自从铁矿石现货价格大约13年前确立以来,这种大宗商品从未跌得这么快。

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所传递的讯号是,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投资者通常借助铁矿石生产商类股来押注铁矿石。

铁矿石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两家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Group Ltd., BHP)和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 RIO)最大的摇钱树。必和必拓本月表示,预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在中期内减弱,中国粗钢产量将趋于平稳,使用废钢来炼钢的情况将增加。

铁矿石价格的暴跌有可能粉碎一系列新进铁矿石企业的利润,受最近价格走强的鼓舞,这些企业曾希望开展新的项目。

长期以来,铁矿石曾是投资者的荒漠。之前该市场由必和必拓和力拓等少数几家生产商主导,这些生产商根据一年期合同将矿石直接卖给钢厂。这些价格是在年度谈判中闭门商定的,为市场其他部分定下基调。

随着中国的需求激增,钢铁制造商对矿石的需求量超过了一些最大生产商所能提供的数量,这一体系随之土崩瓦解。2008年,一些公司开始根据对世界各地实物货物交易的调查制定现货价格,最终铁矿石期货市场应运而生。

虽然铁矿石是仅次于原油的全球交易规模第二大的大宗商品,但价格通常比石油和铜等更成熟的市场波动更剧烈。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说:“高得离谱的铁矿石价格出现回调在我们以及整个市场的普遍预料之中,虽然铁矿石有大涨大跌、剧烈波动的历史,但我们对这种回调发生得如此之快还是有些意外。”

对中国钢产量缩减的预期正推动铁矿石价格下降。中国希望今年的钢产量保持在2020年水平。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驻澳大利亚分析师Rohan Kendall说:“这需要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大幅削减钢产量。”直到最近,中国钢产量还处在创纪录水平。

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钢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8.4%,为202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不过,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AU)称,8-12月的产量需要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2%,才能达到中国政府的目标。

最近的数据还表明,中国经济复苏正放缓。工业、消费和投资活动的月度指标都低于预期。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讨论限制钢铁生产,以减少碳排放。中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约占全国碳排放的15%。

Kendall称,今年的问题是,与疫情相关的刺激措施导致钢价和需求高企,让钢厂有充分的动力尽可能多地产钢。

但Kendall表示,中国的钢铁需求不会永远上升,或许已经见顶,政府正在调控,试图让需求从增长变为停滞甚至缓慢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铁矿石价格经历大起后大落,因中国钢铁生产步伐放慢

发布日期:2021-08-24 14:12
摘要: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意味着,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


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Rhiannon Hoyle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原本炙手可热的一种大宗商品正在冷却。

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这种低迷已殃及铁矿石生产国,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些国家正努力保护本国脆弱的经济复苏不受高传染性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影响。


据来自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数据,基准铁矿石价格上周四一度重挫15%,至每吨130.20美元,创2020年11月以来低位。标普全球普氏发布每日价格信息。上周五,铁矿石价格小幅反弹至每吨139.10美元;这种大宗商品5月份还曾创下每吨逾233美元的纪录高位。
由于市场担心新冠病例日益增加可能会阻碍全球经济复苏,石油、铜等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已在下跌,不过跌势不像铁矿石这么猛。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自从铁矿石现货价格大约13年前确立以来,这种大宗商品从未跌得这么快。

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所传递的讯号是,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投资者通常借助铁矿石生产商类股来押注铁矿石。

铁矿石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两家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Group Ltd., BHP)和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 RIO)最大的摇钱树。必和必拓本月表示,预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在中期内减弱,中国粗钢产量将趋于平稳,使用废钢来炼钢的情况将增加。

铁矿石价格的暴跌有可能粉碎一系列新进铁矿石企业的利润,受最近价格走强的鼓舞,这些企业曾希望开展新的项目。

长期以来,铁矿石曾是投资者的荒漠。之前该市场由必和必拓和力拓等少数几家生产商主导,这些生产商根据一年期合同将矿石直接卖给钢厂。这些价格是在年度谈判中闭门商定的,为市场其他部分定下基调。

随着中国的需求激增,钢铁制造商对矿石的需求量超过了一些最大生产商所能提供的数量,这一体系随之土崩瓦解。2008年,一些公司开始根据对世界各地实物货物交易的调查制定现货价格,最终铁矿石期货市场应运而生。

虽然铁矿石是仅次于原油的全球交易规模第二大的大宗商品,但价格通常比石油和铜等更成熟的市场波动更剧烈。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说:“高得离谱的铁矿石价格出现回调在我们以及整个市场的普遍预料之中,虽然铁矿石有大涨大跌、剧烈波动的历史,但我们对这种回调发生得如此之快还是有些意外。”

对中国钢产量缩减的预期正推动铁矿石价格下降。中国希望今年的钢产量保持在2020年水平。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驻澳大利亚分析师Rohan Kendall说:“这需要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大幅削减钢产量。”直到最近,中国钢产量还处在创纪录水平。

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钢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8.4%,为202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不过,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AU)称,8-12月的产量需要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2%,才能达到中国政府的目标。

最近的数据还表明,中国经济复苏正放缓。工业、消费和投资活动的月度指标都低于预期。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讨论限制钢铁生产,以减少碳排放。中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约占全国碳排放的15%。

Kendall称,今年的问题是,与疫情相关的刺激措施导致钢价和需求高企,让钢厂有充分的动力尽可能多地产钢。

但Kendall表示,中国的钢铁需求不会永远上升,或许已经见顶,政府正在调控,试图让需求从增长变为停滞甚至缓慢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意味着,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


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Rhiannon Hoyle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原本炙手可热的一种大宗商品正在冷却。

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这种低迷已殃及铁矿石生产国,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些国家正努力保护本国脆弱的经济复苏不受高传染性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影响。


据来自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数据,基准铁矿石价格上周四一度重挫15%,至每吨130.20美元,创2020年11月以来低位。标普全球普氏发布每日价格信息。上周五,铁矿石价格小幅反弹至每吨139.10美元;这种大宗商品5月份还曾创下每吨逾233美元的纪录高位。
由于市场担心新冠病例日益增加可能会阻碍全球经济复苏,石油、铜等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已在下跌,不过跌势不像铁矿石这么猛。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自从铁矿石现货价格大约13年前确立以来,这种大宗商品从未跌得这么快。

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所传递的讯号是,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投资者通常借助铁矿石生产商类股来押注铁矿石。

铁矿石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两家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Group Ltd., BHP)和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 RIO)最大的摇钱树。必和必拓本月表示,预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在中期内减弱,中国粗钢产量将趋于平稳,使用废钢来炼钢的情况将增加。

铁矿石价格的暴跌有可能粉碎一系列新进铁矿石企业的利润,受最近价格走强的鼓舞,这些企业曾希望开展新的项目。

长期以来,铁矿石曾是投资者的荒漠。之前该市场由必和必拓和力拓等少数几家生产商主导,这些生产商根据一年期合同将矿石直接卖给钢厂。这些价格是在年度谈判中闭门商定的,为市场其他部分定下基调。

随着中国的需求激增,钢铁制造商对矿石的需求量超过了一些最大生产商所能提供的数量,这一体系随之土崩瓦解。2008年,一些公司开始根据对世界各地实物货物交易的调查制定现货价格,最终铁矿石期货市场应运而生。

虽然铁矿石是仅次于原油的全球交易规模第二大的大宗商品,但价格通常比石油和铜等更成熟的市场波动更剧烈。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说:“高得离谱的铁矿石价格出现回调在我们以及整个市场的普遍预料之中,虽然铁矿石有大涨大跌、剧烈波动的历史,但我们对这种回调发生得如此之快还是有些意外。”

对中国钢产量缩减的预期正推动铁矿石价格下降。中国希望今年的钢产量保持在2020年水平。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驻澳大利亚分析师Rohan Kendall说:“这需要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大幅削减钢产量。”直到最近,中国钢产量还处在创纪录水平。

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钢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8.4%,为202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不过,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AU)称,8-12月的产量需要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2%,才能达到中国政府的目标。

最近的数据还表明,中国经济复苏正放缓。工业、消费和投资活动的月度指标都低于预期。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讨论限制钢铁生产,以减少碳排放。中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约占全国碳排放的15%。

Kendall称,今年的问题是,与疫情相关的刺激措施导致钢价和需求高企,让钢厂有充分的动力尽可能多地产钢。

但Kendall表示,中国的钢铁需求不会永远上升,或许已经见顶,政府正在调控,试图让需求从增长变为停滞甚至缓慢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铁矿石价格经历大起后大落,因中国钢铁生产步伐放慢

发布日期:2021-08-24 14:12
摘要: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意味着,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


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Rhiannon Hoyle

【OR  商业新媒体】

今年原本炙手可热的一种大宗商品正在冷却。

自7月中旬以来,受围绕中国需求的担忧拖累,铁矿石价格已累计下跌约40%。中国钢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这种低迷已殃及铁矿石生产国,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些国家正努力保护本国脆弱的经济复苏不受高传染性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影响。


据来自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数据,基准铁矿石价格上周四一度重挫15%,至每吨130.20美元,创2020年11月以来低位。标普全球普氏发布每日价格信息。上周五,铁矿石价格小幅反弹至每吨139.10美元;这种大宗商品5月份还曾创下每吨逾233美元的纪录高位。
由于市场担心新冠病例日益增加可能会阻碍全球经济复苏,石油、铜等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已在下跌,不过跌势不像铁矿石这么猛。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自从铁矿石现货价格大约13年前确立以来,这种大宗商品从未跌得这么快。

铁矿石价格迅速回撤所传递的讯号是,把矿商利润和派息推至纪录高位的利润率高企态势已经结束。投资者通常借助铁矿石生产商类股来押注铁矿石。

铁矿石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两家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Group Ltd., BHP)和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 RIO)最大的摇钱树。必和必拓本月表示,预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在中期内减弱,中国粗钢产量将趋于平稳,使用废钢来炼钢的情况将增加。

铁矿石价格的暴跌有可能粉碎一系列新进铁矿石企业的利润,受最近价格走强的鼓舞,这些企业曾希望开展新的项目。

长期以来,铁矿石曾是投资者的荒漠。之前该市场由必和必拓和力拓等少数几家生产商主导,这些生产商根据一年期合同将矿石直接卖给钢厂。这些价格是在年度谈判中闭门商定的,为市场其他部分定下基调。

随着中国的需求激增,钢铁制造商对矿石的需求量超过了一些最大生产商所能提供的数量,这一体系随之土崩瓦解。2008年,一些公司开始根据对世界各地实物货物交易的调查制定现货价格,最终铁矿石期货市场应运而生。

虽然铁矿石是仅次于原油的全球交易规模第二大的大宗商品,但价格通常比石油和铜等更成熟的市场波动更剧烈。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说:“高得离谱的铁矿石价格出现回调在我们以及整个市场的普遍预料之中,虽然铁矿石有大涨大跌、剧烈波动的历史,但我们对这种回调发生得如此之快还是有些意外。”

对中国钢产量缩减的预期正推动铁矿石价格下降。中国希望今年的钢产量保持在2020年水平。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驻澳大利亚分析师Rohan Kendall说:“这需要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大幅削减钢产量。”直到最近,中国钢产量还处在创纪录水平。

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钢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8.4%,为202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不过,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AU)称,8-12月的产量需要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2%,才能达到中国政府的目标。

最近的数据还表明,中国经济复苏正放缓。工业、消费和投资活动的月度指标都低于预期。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讨论限制钢铁生产,以减少碳排放。中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约占全国碳排放的15%。

Kendall称,今年的问题是,与疫情相关的刺激措施导致钢价和需求高企,让钢厂有充分的动力尽可能多地产钢。

但Kendall表示,中国的钢铁需求不会永远上升,或许已经见顶,政府正在调控,试图让需求从增长变为停滞甚至缓慢下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