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宁波梅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停运一周后仍然关闭,预计该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



Costas Paris发自纽约 / Stella Yifan Xie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宁波舟山港一主要集装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中止运营一周后仍然关闭,许多准备装载货物的船只不得不排队等待,这些货物是要运往西方国家市场为年终购物季做准备。

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从宁波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预计梅山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

由此产生的连带效应将导致亚洲至欧洲和跨太平洋航线上的港口拥挤,可能进一步减缓货物流动。这也将对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这样的零售巨头到夫妻店等货主构成打击,忙着在假期到来前补货的货主们将不得不应对交货延迟和运输成本上升的难题。

“我们目前估计货物交付延迟最长可达两周,”德国集装箱船巨头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的发言人Nils Haupt说。“我们已经更改了四艘船的目的地,但大家都在争抢其他港口的泊位,那些港口也很拥挤。”

宁波舟山港是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也是中国向美国和欧洲市场出口家具、家居用品、玩具和汽车零部件等商品的重要门户。宁波舟山港七个集装箱码头中,梅山码头的规模最大,每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万个。丹麦的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和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等其他大型集装箱运输公司也在将船舶从该港口分流。

今年6月,中国关闭了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港,因为该港口的工人中出现了十几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今年3月,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导致货物延迟交付,并加剧了集装箱短缺局面。

新西兰木材供应商LumberLink的销售经理Zhang Jin称,疫情期间对中国的出口量急剧下降,因为运输延迟导致中国家具生产商的原材料需求下降。

常驻青岛市的Zhang称,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的仓库里堆满了成品,由于集装箱短缺和运输成本不断飙升无法运走。

最近几周,对越南等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发货也有所放缓,原因是德尔塔变异毒株迫使当地政府限制了工厂产能。

“滞留在拥堵港口之外的船只运力占到全球集装箱运力的大约10%,”总部位于丹麦的Vespucci Maritime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称。“我们正处于年底假期前的旺季,我们正在着手解决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集装箱船拥堵现象已经越过太平洋蔓延到洛杉矶和长滩港,这两地港口合计完成的集装箱吞吐量占所有进入美国的集装箱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南加州海事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数据,本周有37艘集装箱船停泊在这两个港口外,这是2月份以来的最高数字,当时有40艘船在等待靠岸。在平时,这两个港口不会出现船只滞留的情况。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Gene Seroka在上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进口商在提前进货,他们知道货物进入自身系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运力不足正促使美国大型零售商租用自己的船只运货,而不是支付自年初以来大约上涨了三倍的运费。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二表示,已包租自己的货船来运送进口自亚洲的商品。该公司没有透露包租了多少艘船。家得宝公司(Home Depot Inc., HD)在6月份表示出于同样目的包租了货船。

沃尔玛美国业务首席执行官John Furner在上周二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已包租货船……确保了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运力,我们对库存状况感到满意,尤其是与去年相比各部门的库存增加了20%。”

据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上周,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每日航运费为16,425美元/集装箱,相比之下,今年年初时为3,886美元/集装箱。从亚洲运往欧洲的航运费为14,038美元/集装箱,而1月份为5,662美元/集装箱。

其他航运拥堵的港口包括纽约和佐治亚州萨凡纳、欧洲最大港口荷兰鹿特丹,以及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我们的利润正创下新高,但也因为费用高企和延误而被客户抱怨,”赫伯罗特的Haupt说。“我们是第一批尝试回归正常的企业,但我们认为在明年年年初前还无法实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宁波港关键码头因新冠疫情关闭,进一步扰乱全球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8-24 07:22
摘要:宁波梅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停运一周后仍然关闭,预计该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



Costas Paris发自纽约 / Stella Yifan Xie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宁波舟山港一主要集装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中止运营一周后仍然关闭,许多准备装载货物的船只不得不排队等待,这些货物是要运往西方国家市场为年终购物季做准备。

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从宁波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预计梅山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

由此产生的连带效应将导致亚洲至欧洲和跨太平洋航线上的港口拥挤,可能进一步减缓货物流动。这也将对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这样的零售巨头到夫妻店等货主构成打击,忙着在假期到来前补货的货主们将不得不应对交货延迟和运输成本上升的难题。

“我们目前估计货物交付延迟最长可达两周,”德国集装箱船巨头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的发言人Nils Haupt说。“我们已经更改了四艘船的目的地,但大家都在争抢其他港口的泊位,那些港口也很拥挤。”

宁波舟山港是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也是中国向美国和欧洲市场出口家具、家居用品、玩具和汽车零部件等商品的重要门户。宁波舟山港七个集装箱码头中,梅山码头的规模最大,每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万个。丹麦的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和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等其他大型集装箱运输公司也在将船舶从该港口分流。

今年6月,中国关闭了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港,因为该港口的工人中出现了十几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今年3月,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导致货物延迟交付,并加剧了集装箱短缺局面。

新西兰木材供应商LumberLink的销售经理Zhang Jin称,疫情期间对中国的出口量急剧下降,因为运输延迟导致中国家具生产商的原材料需求下降。

常驻青岛市的Zhang称,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的仓库里堆满了成品,由于集装箱短缺和运输成本不断飙升无法运走。

最近几周,对越南等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发货也有所放缓,原因是德尔塔变异毒株迫使当地政府限制了工厂产能。

“滞留在拥堵港口之外的船只运力占到全球集装箱运力的大约10%,”总部位于丹麦的Vespucci Maritime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称。“我们正处于年底假期前的旺季,我们正在着手解决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集装箱船拥堵现象已经越过太平洋蔓延到洛杉矶和长滩港,这两地港口合计完成的集装箱吞吐量占所有进入美国的集装箱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南加州海事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数据,本周有37艘集装箱船停泊在这两个港口外,这是2月份以来的最高数字,当时有40艘船在等待靠岸。在平时,这两个港口不会出现船只滞留的情况。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Gene Seroka在上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进口商在提前进货,他们知道货物进入自身系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运力不足正促使美国大型零售商租用自己的船只运货,而不是支付自年初以来大约上涨了三倍的运费。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二表示,已包租自己的货船来运送进口自亚洲的商品。该公司没有透露包租了多少艘船。家得宝公司(Home Depot Inc., HD)在6月份表示出于同样目的包租了货船。

沃尔玛美国业务首席执行官John Furner在上周二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已包租货船……确保了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运力,我们对库存状况感到满意,尤其是与去年相比各部门的库存增加了20%。”

据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上周,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每日航运费为16,425美元/集装箱,相比之下,今年年初时为3,886美元/集装箱。从亚洲运往欧洲的航运费为14,038美元/集装箱,而1月份为5,662美元/集装箱。

其他航运拥堵的港口包括纽约和佐治亚州萨凡纳、欧洲最大港口荷兰鹿特丹,以及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我们的利润正创下新高,但也因为费用高企和延误而被客户抱怨,”赫伯罗特的Haupt说。“我们是第一批尝试回归正常的企业,但我们认为在明年年年初前还无法实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宁波梅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停运一周后仍然关闭,预计该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



Costas Paris发自纽约 / Stella Yifan Xie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宁波舟山港一主要集装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中止运营一周后仍然关闭,许多准备装载货物的船只不得不排队等待,这些货物是要运往西方国家市场为年终购物季做准备。

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从宁波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预计梅山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

由此产生的连带效应将导致亚洲至欧洲和跨太平洋航线上的港口拥挤,可能进一步减缓货物流动。这也将对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这样的零售巨头到夫妻店等货主构成打击,忙着在假期到来前补货的货主们将不得不应对交货延迟和运输成本上升的难题。

“我们目前估计货物交付延迟最长可达两周,”德国集装箱船巨头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的发言人Nils Haupt说。“我们已经更改了四艘船的目的地,但大家都在争抢其他港口的泊位,那些港口也很拥挤。”

宁波舟山港是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也是中国向美国和欧洲市场出口家具、家居用品、玩具和汽车零部件等商品的重要门户。宁波舟山港七个集装箱码头中,梅山码头的规模最大,每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万个。丹麦的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和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等其他大型集装箱运输公司也在将船舶从该港口分流。

今年6月,中国关闭了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港,因为该港口的工人中出现了十几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今年3月,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导致货物延迟交付,并加剧了集装箱短缺局面。

新西兰木材供应商LumberLink的销售经理Zhang Jin称,疫情期间对中国的出口量急剧下降,因为运输延迟导致中国家具生产商的原材料需求下降。

常驻青岛市的Zhang称,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的仓库里堆满了成品,由于集装箱短缺和运输成本不断飙升无法运走。

最近几周,对越南等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发货也有所放缓,原因是德尔塔变异毒株迫使当地政府限制了工厂产能。

“滞留在拥堵港口之外的船只运力占到全球集装箱运力的大约10%,”总部位于丹麦的Vespucci Maritime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称。“我们正处于年底假期前的旺季,我们正在着手解决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集装箱船拥堵现象已经越过太平洋蔓延到洛杉矶和长滩港,这两地港口合计完成的集装箱吞吐量占所有进入美国的集装箱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南加州海事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数据,本周有37艘集装箱船停泊在这两个港口外,这是2月份以来的最高数字,当时有40艘船在等待靠岸。在平时,这两个港口不会出现船只滞留的情况。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Gene Seroka在上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进口商在提前进货,他们知道货物进入自身系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运力不足正促使美国大型零售商租用自己的船只运货,而不是支付自年初以来大约上涨了三倍的运费。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二表示,已包租自己的货船来运送进口自亚洲的商品。该公司没有透露包租了多少艘船。家得宝公司(Home Depot Inc., HD)在6月份表示出于同样目的包租了货船。

沃尔玛美国业务首席执行官John Furner在上周二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已包租货船……确保了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运力,我们对库存状况感到满意,尤其是与去年相比各部门的库存增加了20%。”

据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上周,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每日航运费为16,425美元/集装箱,相比之下,今年年初时为3,886美元/集装箱。从亚洲运往欧洲的航运费为14,038美元/集装箱,而1月份为5,662美元/集装箱。

其他航运拥堵的港口包括纽约和佐治亚州萨凡纳、欧洲最大港口荷兰鹿特丹,以及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我们的利润正创下新高,但也因为费用高企和延误而被客户抱怨,”赫伯罗特的Haupt说。“我们是第一批尝试回归正常的企业,但我们认为在明年年年初前还无法实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宁波港关键码头因新冠疫情关闭,进一步扰乱全球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8-24 07:22
摘要:宁波梅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停运一周后仍然关闭,预计该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



Costas Paris发自纽约 / Stella Yifan Xie发自香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宁波舟山港一主要集装箱码头在因发现一例新冠阳性病例而中止运营一周后仍然关闭,许多准备装载货物的船只不得不排队等待,这些货物是要运往西方国家市场为年终购物季做准备。

随着大型运营商将船舶从宁波转移到其他港口,梅山码头的拥堵状况正向上海和香港等地港口蔓延;预计梅山码头本月底之前不会恢复全面运营。

由此产生的连带效应将导致亚洲至欧洲和跨太平洋航线上的港口拥挤,可能进一步减缓货物流动。这也将对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这样的零售巨头到夫妻店等货主构成打击,忙着在假期到来前补货的货主们将不得不应对交货延迟和运输成本上升的难题。

“我们目前估计货物交付延迟最长可达两周,”德国集装箱船巨头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的发言人Nils Haupt说。“我们已经更改了四艘船的目的地,但大家都在争抢其他港口的泊位,那些港口也很拥挤。”

宁波舟山港是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也是中国向美国和欧洲市场出口家具、家居用品、玩具和汽车零部件等商品的重要门户。宁波舟山港七个集装箱码头中,梅山码头的规模最大,每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万个。丹麦的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和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等其他大型集装箱运输公司也在将船舶从该港口分流。

今年6月,中国关闭了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港,因为该港口的工人中出现了十几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今年3月,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导致货物延迟交付,并加剧了集装箱短缺局面。

新西兰木材供应商LumberLink的销售经理Zhang Jin称,疫情期间对中国的出口量急剧下降,因为运输延迟导致中国家具生产商的原材料需求下降。

常驻青岛市的Zhang称,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的仓库里堆满了成品,由于集装箱短缺和运输成本不断飙升无法运走。

最近几周,对越南等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发货也有所放缓,原因是德尔塔变异毒株迫使当地政府限制了工厂产能。

“滞留在拥堵港口之外的船只运力占到全球集装箱运力的大约10%,”总部位于丹麦的Vespucci Maritime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称。“我们正处于年底假期前的旺季,我们正在着手解决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集装箱船拥堵现象已经越过太平洋蔓延到洛杉矶和长滩港,这两地港口合计完成的集装箱吞吐量占所有进入美国的集装箱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南加州海事交易所(Marine Exchange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数据,本周有37艘集装箱船停泊在这两个港口外,这是2月份以来的最高数字,当时有40艘船在等待靠岸。在平时,这两个港口不会出现船只滞留的情况。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Gene Seroka在上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进口商在提前进货,他们知道货物进入自身系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运力不足正促使美国大型零售商租用自己的船只运货,而不是支付自年初以来大约上涨了三倍的运费。

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二表示,已包租自己的货船来运送进口自亚洲的商品。该公司没有透露包租了多少艘船。家得宝公司(Home Depot Inc., HD)在6月份表示出于同样目的包租了货船。

沃尔玛美国业务首席执行官John Furner在上周二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已包租货船……确保了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运力,我们对库存状况感到满意,尤其是与去年相比各部门的库存增加了20%。”

据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上周,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每日航运费为16,425美元/集装箱,相比之下,今年年初时为3,886美元/集装箱。从亚洲运往欧洲的航运费为14,038美元/集装箱,而1月份为5,662美元/集装箱。

其他航运拥堵的港口包括纽约和佐治亚州萨凡纳、欧洲最大港口荷兰鹿特丹,以及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我们的利润正创下新高,但也因为费用高企和延误而被客户抱怨,”赫伯罗特的Haupt说。“我们是第一批尝试回归正常的企业,但我们认为在明年年年初前还无法实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