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东京奥运会上的一大热点是,两名中国场地自行车女运动员钟天使和鲍珊菊8月2日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夺金后,配戴毛泽东像章上台领奖。这一举动被中国国内民族主义舆论炒鼓噪后,被路透社、美国之音等国际媒体解读为政治含义。

而与此同时,美国铅球银牌得主桑德斯在领奖台上用双手在头顶上做出“X”手势,而且她本人还专门向美国媒体解读说“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她在赛后还表示,希望为“全世界正在斗争而没有平台为自己发声的人们”给予关怀。而且桑德斯一向公开声援“PoC”(有色人种)和“LGBTQ”(性少数群体)的权益。

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国际奥委会对桑德斯这件事停止调查,因为她母亲8月2日猝然去世,而对中国运动员的行为则要展开调查。

实际上,毛泽东像章在中国并非具有确定的政治含义,因此问题的本质并不在毛泽东像章。笔者认为,对中美运动员的不同处理结果表明:国际奥委会本身已经受到政治的影响,至少政治已经使其选择性执法。

毛泽东像章未必具政治含义

在今天的中国,对领袖的崇拜实际上已经如宗教信仰一样,成为个人的私事;而且崇拜领袖的含义也常常同政治和意识形态含义无关,因此毛泽东像章往往未必具有其本身的政治含义。

一个基本事实是:自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截止到去年,中国官方已经多年没有在毛泽东12月26日的诞辰日和9月9日的忌日提及毛泽东这个人了,这包括了所有的官方媒体。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重新制作和发行,同样也不是官方行为。而且,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再次出现,恰恰是中国民众富裕起来、需要寻找精神寄托的时候。

这其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富人,在他们私人豪华轿车的驾驶台上,以及他们的公司工作场所,经常可以看到精美的毛泽东像章和画像,其中广东等沿海地区最为普遍。他们中的不少人认为:毛泽东可以给他们带来福气,保佑他们获得财富或者成功,因此毛泽东像章之于他们,实际上是祈福的含义。这当然和毛泽东的政治思想无关,因为毛泽东是反对在中国产生新富人的。

而另一类人则是在改革开放中变得贫困的下层人士,特别是少数口头上的左派知识界人士。说“口头上”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和口头上的信仰不一致,所谓“反美是工作,移居美国是生活”,就是这种现象的经典案例,而这也正是毛泽东所痛恨的一种现象。这些人或是为精神寄托或是利益需要,而且因为在中国,重新推出对毛泽东的崇拜,官方不便施加麻烦,所以行动上也就毫无忌惮。而实际上,正如不少中国人对宗教采取“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一样,上述两类人都对毛泽东思想采取了机会主义的态度。

而中国运动员这个群体对毛泽东像章或者图腾的需要,则基本上属于祈福,希望毛泽东保佑他们比赛夺冠。而且在钟天使和鲍珊菊夺冠之前,中国羽毛球天王林丹在2008年奥运会上就佩戴着毛泽东像章夺冠,事后还一再对记者感慨:因为自己佩戴了毛泽东像章,“主席就像显灵了”,他就夺冠了。和中国的富人一样,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迷信,但迷信不是宗教。

因此,在中国佩戴毛泽东像章,绝大多数没有政治和宗教含义。而与此相反,朝鲜运动员佩戴几代领导人像章参加各类国际比赛,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崇拜和违反奥委会相关规则,却从未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调查,这是因为朝鲜对当今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民族主义才是问题的起因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因为中国运动员不是第一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比赛,以往并未有过问题;同时,这也是当今中国面临的国际大环境的结果,历史走到了这个历史阶段了,以往不是问题,在今天就是严肃的问题。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网络搜寻,两位中国运动员佩戴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获得中国网民的万众欢呼。

至8月4日傍晚为止,“鲍珊菊钟天使把伟人徽章挂在胸前”的微博热搜词阅读量超过76万。观察者网当天发布的题为“看!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的微信文章,两天内点阅率超过10万。

“百年梦圆”微信公号发文说:“两位天使般姑娘戴上毛主席像章领奖表现的是人民的心愿和向往,表现的是毛主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百年复兴道路上须臾不可离开的民族的、共同的精神支柱。”

《联合早报》还报道说:许多网民在文章后留言称“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还有网民说:“戴毛主席像章就是胜利的保障,谁戴谁胜利,谁戴谁夺冠,谁戴谁走运。”

该报说,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转载了一篇以《热烈欢呼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警惕境内势力又抬出“极左”吓唬年轻人》为题的文章称:“今天,我们年轻人越来越肉眼可见地热爱毛教员,在最本质意义上,是什么呢?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弊端、坚定了社会主义自觉自信的表现。如果有什么人,抱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剧本不放,非要在觉醒一代面前顽固坚持‘非毛化’,那么,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历史和群众的铁拳问候。”

而正是这种“铁拳问候”,使中国运动员佩戴祈福的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变成了奥委会需要调查的现实麻烦,也使得世界舆论再一次掀起对中国舆情的负面评价。

体育比赛就是体育比赛。毛泽东的体育思想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他发展体育的宏观动机和目标非常清楚,不是为了少数人拿奖金;他甚至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从来没有把体育和国际政治博弈挂钩,所以中国体育在那个年代成为了中国民间外交的成功范例。

愿毛泽东的这些体育思想能够在今天的中国真正得到落实。同时还应该记住:中国明年自己也要办冬奥会,中国今天办奥运的国际环境,和2008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曹辛: 奥运会像章风波,问题的本质不在毛泽东像章

发布日期:2021-08-06 14:59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东京奥运会上的一大热点是,两名中国场地自行车女运动员钟天使和鲍珊菊8月2日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夺金后,配戴毛泽东像章上台领奖。这一举动被中国国内民族主义舆论炒鼓噪后,被路透社、美国之音等国际媒体解读为政治含义。

而与此同时,美国铅球银牌得主桑德斯在领奖台上用双手在头顶上做出“X”手势,而且她本人还专门向美国媒体解读说“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她在赛后还表示,希望为“全世界正在斗争而没有平台为自己发声的人们”给予关怀。而且桑德斯一向公开声援“PoC”(有色人种)和“LGBTQ”(性少数群体)的权益。

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国际奥委会对桑德斯这件事停止调查,因为她母亲8月2日猝然去世,而对中国运动员的行为则要展开调查。

实际上,毛泽东像章在中国并非具有确定的政治含义,因此问题的本质并不在毛泽东像章。笔者认为,对中美运动员的不同处理结果表明:国际奥委会本身已经受到政治的影响,至少政治已经使其选择性执法。

毛泽东像章未必具政治含义

在今天的中国,对领袖的崇拜实际上已经如宗教信仰一样,成为个人的私事;而且崇拜领袖的含义也常常同政治和意识形态含义无关,因此毛泽东像章往往未必具有其本身的政治含义。

一个基本事实是:自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截止到去年,中国官方已经多年没有在毛泽东12月26日的诞辰日和9月9日的忌日提及毛泽东这个人了,这包括了所有的官方媒体。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重新制作和发行,同样也不是官方行为。而且,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再次出现,恰恰是中国民众富裕起来、需要寻找精神寄托的时候。

这其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富人,在他们私人豪华轿车的驾驶台上,以及他们的公司工作场所,经常可以看到精美的毛泽东像章和画像,其中广东等沿海地区最为普遍。他们中的不少人认为:毛泽东可以给他们带来福气,保佑他们获得财富或者成功,因此毛泽东像章之于他们,实际上是祈福的含义。这当然和毛泽东的政治思想无关,因为毛泽东是反对在中国产生新富人的。

而另一类人则是在改革开放中变得贫困的下层人士,特别是少数口头上的左派知识界人士。说“口头上”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和口头上的信仰不一致,所谓“反美是工作,移居美国是生活”,就是这种现象的经典案例,而这也正是毛泽东所痛恨的一种现象。这些人或是为精神寄托或是利益需要,而且因为在中国,重新推出对毛泽东的崇拜,官方不便施加麻烦,所以行动上也就毫无忌惮。而实际上,正如不少中国人对宗教采取“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一样,上述两类人都对毛泽东思想采取了机会主义的态度。

而中国运动员这个群体对毛泽东像章或者图腾的需要,则基本上属于祈福,希望毛泽东保佑他们比赛夺冠。而且在钟天使和鲍珊菊夺冠之前,中国羽毛球天王林丹在2008年奥运会上就佩戴着毛泽东像章夺冠,事后还一再对记者感慨:因为自己佩戴了毛泽东像章,“主席就像显灵了”,他就夺冠了。和中国的富人一样,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迷信,但迷信不是宗教。

因此,在中国佩戴毛泽东像章,绝大多数没有政治和宗教含义。而与此相反,朝鲜运动员佩戴几代领导人像章参加各类国际比赛,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崇拜和违反奥委会相关规则,却从未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调查,这是因为朝鲜对当今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民族主义才是问题的起因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因为中国运动员不是第一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比赛,以往并未有过问题;同时,这也是当今中国面临的国际大环境的结果,历史走到了这个历史阶段了,以往不是问题,在今天就是严肃的问题。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网络搜寻,两位中国运动员佩戴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获得中国网民的万众欢呼。

至8月4日傍晚为止,“鲍珊菊钟天使把伟人徽章挂在胸前”的微博热搜词阅读量超过76万。观察者网当天发布的题为“看!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的微信文章,两天内点阅率超过10万。

“百年梦圆”微信公号发文说:“两位天使般姑娘戴上毛主席像章领奖表现的是人民的心愿和向往,表现的是毛主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百年复兴道路上须臾不可离开的民族的、共同的精神支柱。”

《联合早报》还报道说:许多网民在文章后留言称“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还有网民说:“戴毛主席像章就是胜利的保障,谁戴谁胜利,谁戴谁夺冠,谁戴谁走运。”

该报说,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转载了一篇以《热烈欢呼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警惕境内势力又抬出“极左”吓唬年轻人》为题的文章称:“今天,我们年轻人越来越肉眼可见地热爱毛教员,在最本质意义上,是什么呢?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弊端、坚定了社会主义自觉自信的表现。如果有什么人,抱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剧本不放,非要在觉醒一代面前顽固坚持‘非毛化’,那么,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历史和群众的铁拳问候。”

而正是这种“铁拳问候”,使中国运动员佩戴祈福的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变成了奥委会需要调查的现实麻烦,也使得世界舆论再一次掀起对中国舆情的负面评价。

体育比赛就是体育比赛。毛泽东的体育思想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他发展体育的宏观动机和目标非常清楚,不是为了少数人拿奖金;他甚至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从来没有把体育和国际政治博弈挂钩,所以中国体育在那个年代成为了中国民间外交的成功范例。

愿毛泽东的这些体育思想能够在今天的中国真正得到落实。同时还应该记住:中国明年自己也要办冬奥会,中国今天办奥运的国际环境,和2008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东京奥运会上的一大热点是,两名中国场地自行车女运动员钟天使和鲍珊菊8月2日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夺金后,配戴毛泽东像章上台领奖。这一举动被中国国内民族主义舆论炒鼓噪后,被路透社、美国之音等国际媒体解读为政治含义。

而与此同时,美国铅球银牌得主桑德斯在领奖台上用双手在头顶上做出“X”手势,而且她本人还专门向美国媒体解读说“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她在赛后还表示,希望为“全世界正在斗争而没有平台为自己发声的人们”给予关怀。而且桑德斯一向公开声援“PoC”(有色人种)和“LGBTQ”(性少数群体)的权益。

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国际奥委会对桑德斯这件事停止调查,因为她母亲8月2日猝然去世,而对中国运动员的行为则要展开调查。

实际上,毛泽东像章在中国并非具有确定的政治含义,因此问题的本质并不在毛泽东像章。笔者认为,对中美运动员的不同处理结果表明:国际奥委会本身已经受到政治的影响,至少政治已经使其选择性执法。

毛泽东像章未必具政治含义

在今天的中国,对领袖的崇拜实际上已经如宗教信仰一样,成为个人的私事;而且崇拜领袖的含义也常常同政治和意识形态含义无关,因此毛泽东像章往往未必具有其本身的政治含义。

一个基本事实是:自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截止到去年,中国官方已经多年没有在毛泽东12月26日的诞辰日和9月9日的忌日提及毛泽东这个人了,这包括了所有的官方媒体。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重新制作和发行,同样也不是官方行为。而且,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再次出现,恰恰是中国民众富裕起来、需要寻找精神寄托的时候。

这其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富人,在他们私人豪华轿车的驾驶台上,以及他们的公司工作场所,经常可以看到精美的毛泽东像章和画像,其中广东等沿海地区最为普遍。他们中的不少人认为:毛泽东可以给他们带来福气,保佑他们获得财富或者成功,因此毛泽东像章之于他们,实际上是祈福的含义。这当然和毛泽东的政治思想无关,因为毛泽东是反对在中国产生新富人的。

而另一类人则是在改革开放中变得贫困的下层人士,特别是少数口头上的左派知识界人士。说“口头上”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和口头上的信仰不一致,所谓“反美是工作,移居美国是生活”,就是这种现象的经典案例,而这也正是毛泽东所痛恨的一种现象。这些人或是为精神寄托或是利益需要,而且因为在中国,重新推出对毛泽东的崇拜,官方不便施加麻烦,所以行动上也就毫无忌惮。而实际上,正如不少中国人对宗教采取“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一样,上述两类人都对毛泽东思想采取了机会主义的态度。

而中国运动员这个群体对毛泽东像章或者图腾的需要,则基本上属于祈福,希望毛泽东保佑他们比赛夺冠。而且在钟天使和鲍珊菊夺冠之前,中国羽毛球天王林丹在2008年奥运会上就佩戴着毛泽东像章夺冠,事后还一再对记者感慨:因为自己佩戴了毛泽东像章,“主席就像显灵了”,他就夺冠了。和中国的富人一样,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迷信,但迷信不是宗教。

因此,在中国佩戴毛泽东像章,绝大多数没有政治和宗教含义。而与此相反,朝鲜运动员佩戴几代领导人像章参加各类国际比赛,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崇拜和违反奥委会相关规则,却从未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调查,这是因为朝鲜对当今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民族主义才是问题的起因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因为中国运动员不是第一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比赛,以往并未有过问题;同时,这也是当今中国面临的国际大环境的结果,历史走到了这个历史阶段了,以往不是问题,在今天就是严肃的问题。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网络搜寻,两位中国运动员佩戴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获得中国网民的万众欢呼。

至8月4日傍晚为止,“鲍珊菊钟天使把伟人徽章挂在胸前”的微博热搜词阅读量超过76万。观察者网当天发布的题为“看!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的微信文章,两天内点阅率超过10万。

“百年梦圆”微信公号发文说:“两位天使般姑娘戴上毛主席像章领奖表现的是人民的心愿和向往,表现的是毛主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百年复兴道路上须臾不可离开的民族的、共同的精神支柱。”

《联合早报》还报道说:许多网民在文章后留言称“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还有网民说:“戴毛主席像章就是胜利的保障,谁戴谁胜利,谁戴谁夺冠,谁戴谁走运。”

该报说,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转载了一篇以《热烈欢呼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警惕境内势力又抬出“极左”吓唬年轻人》为题的文章称:“今天,我们年轻人越来越肉眼可见地热爱毛教员,在最本质意义上,是什么呢?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弊端、坚定了社会主义自觉自信的表现。如果有什么人,抱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剧本不放,非要在觉醒一代面前顽固坚持‘非毛化’,那么,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历史和群众的铁拳问候。”

而正是这种“铁拳问候”,使中国运动员佩戴祈福的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变成了奥委会需要调查的现实麻烦,也使得世界舆论再一次掀起对中国舆情的负面评价。

体育比赛就是体育比赛。毛泽东的体育思想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他发展体育的宏观动机和目标非常清楚,不是为了少数人拿奖金;他甚至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从来没有把体育和国际政治博弈挂钩,所以中国体育在那个年代成为了中国民间外交的成功范例。

愿毛泽东的这些体育思想能够在今天的中国真正得到落实。同时还应该记住:中国明年自己也要办冬奥会,中国今天办奥运的国际环境,和2008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曹辛: 奥运会像章风波,问题的本质不在毛泽东像章

发布日期:2021-08-06 14:59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东京奥运会上的一大热点是,两名中国场地自行车女运动员钟天使和鲍珊菊8月2日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夺金后,配戴毛泽东像章上台领奖。这一举动被中国国内民族主义舆论炒鼓噪后,被路透社、美国之音等国际媒体解读为政治含义。

而与此同时,美国铅球银牌得主桑德斯在领奖台上用双手在头顶上做出“X”手势,而且她本人还专门向美国媒体解读说“这是所有受压迫者的交汇点”,她在赛后还表示,希望为“全世界正在斗争而没有平台为自己发声的人们”给予关怀。而且桑德斯一向公开声援“PoC”(有色人种)和“LGBTQ”(性少数群体)的权益。

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国际奥委会对桑德斯这件事停止调查,因为她母亲8月2日猝然去世,而对中国运动员的行为则要展开调查。

实际上,毛泽东像章在中国并非具有确定的政治含义,因此问题的本质并不在毛泽东像章。笔者认为,对中美运动员的不同处理结果表明:国际奥委会本身已经受到政治的影响,至少政治已经使其选择性执法。

毛泽东像章未必具政治含义

在今天的中国,对领袖的崇拜实际上已经如宗教信仰一样,成为个人的私事;而且崇拜领袖的含义也常常同政治和意识形态含义无关,因此毛泽东像章往往未必具有其本身的政治含义。

一个基本事实是:自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截止到去年,中国官方已经多年没有在毛泽东12月26日的诞辰日和9月9日的忌日提及毛泽东这个人了,这包括了所有的官方媒体。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重新制作和发行,同样也不是官方行为。而且,毛泽东像章在中国的再次出现,恰恰是中国民众富裕起来、需要寻找精神寄托的时候。

这其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富人,在他们私人豪华轿车的驾驶台上,以及他们的公司工作场所,经常可以看到精美的毛泽东像章和画像,其中广东等沿海地区最为普遍。他们中的不少人认为:毛泽东可以给他们带来福气,保佑他们获得财富或者成功,因此毛泽东像章之于他们,实际上是祈福的含义。这当然和毛泽东的政治思想无关,因为毛泽东是反对在中国产生新富人的。

而另一类人则是在改革开放中变得贫困的下层人士,特别是少数口头上的左派知识界人士。说“口头上”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和口头上的信仰不一致,所谓“反美是工作,移居美国是生活”,就是这种现象的经典案例,而这也正是毛泽东所痛恨的一种现象。这些人或是为精神寄托或是利益需要,而且因为在中国,重新推出对毛泽东的崇拜,官方不便施加麻烦,所以行动上也就毫无忌惮。而实际上,正如不少中国人对宗教采取“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一样,上述两类人都对毛泽东思想采取了机会主义的态度。

而中国运动员这个群体对毛泽东像章或者图腾的需要,则基本上属于祈福,希望毛泽东保佑他们比赛夺冠。而且在钟天使和鲍珊菊夺冠之前,中国羽毛球天王林丹在2008年奥运会上就佩戴着毛泽东像章夺冠,事后还一再对记者感慨:因为自己佩戴了毛泽东像章,“主席就像显灵了”,他就夺冠了。和中国的富人一样,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迷信,但迷信不是宗教。

因此,在中国佩戴毛泽东像章,绝大多数没有政治和宗教含义。而与此相反,朝鲜运动员佩戴几代领导人像章参加各类国际比赛,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崇拜和违反奥委会相关规则,却从未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调查,这是因为朝鲜对当今国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民族主义才是问题的起因

本次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佩戴毛主席像章引起的风波,完全是中国国内部分舆论把体育比赛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相挂钩的宣传使然,因为中国运动员不是第一次佩戴毛泽东像章参加奥运比赛,以往并未有过问题;同时,这也是当今中国面临的国际大环境的结果,历史走到了这个历史阶段了,以往不是问题,在今天就是严肃的问题。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网络搜寻,两位中国运动员佩戴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获得中国网民的万众欢呼。

至8月4日傍晚为止,“鲍珊菊钟天使把伟人徽章挂在胸前”的微博热搜词阅读量超过76万。观察者网当天发布的题为“看!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的微信文章,两天内点阅率超过10万。

“百年梦圆”微信公号发文说:“两位天使般姑娘戴上毛主席像章领奖表现的是人民的心愿和向往,表现的是毛主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百年复兴道路上须臾不可离开的民族的、共同的精神支柱。”

《联合早报》还报道说:许多网民在文章后留言称“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还有网民说:“戴毛主席像章就是胜利的保障,谁戴谁胜利,谁戴谁夺冠,谁戴谁走运。”

该报说,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转载了一篇以《热烈欢呼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警惕境内势力又抬出“极左”吓唬年轻人》为题的文章称:“今天,我们年轻人越来越肉眼可见地热爱毛教员,在最本质意义上,是什么呢?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弊端、坚定了社会主义自觉自信的表现。如果有什么人,抱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剧本不放,非要在觉醒一代面前顽固坚持‘非毛化’,那么,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历史和群众的铁拳问候。”

而正是这种“铁拳问候”,使中国运动员佩戴祈福的毛泽东像章在奥运上领奖变成了奥委会需要调查的现实麻烦,也使得世界舆论再一次掀起对中国舆情的负面评价。

体育比赛就是体育比赛。毛泽东的体育思想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他发展体育的宏观动机和目标非常清楚,不是为了少数人拿奖金;他甚至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从来没有把体育和国际政治博弈挂钩,所以中国体育在那个年代成为了中国民间外交的成功范例。

愿毛泽东的这些体育思想能够在今天的中国真正得到落实。同时还应该记住:中国明年自己也要办冬奥会,中国今天办奥运的国际环境,和2008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