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书福的主要问题是不断累积的债务;沃尔沃的IPO时间暂定今年年底。



Anjani Trived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富豪李书福惯于将自己庞大商业帝国的“构件”腾挪调配,以追求最大价值。然而,如此宏大的战略却没能解决他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断累积的债务。

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吉利汽车和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 AB)的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每隔几个月就会拿出一份有关旗下各子公司的新方案。无论是让子公司上市或资产货币化,还是创建新品牌来提升估值或将不同业务和部门进行合并,目的似乎都一样:将价值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让所有投入运作的资本实现效率最大化。

如今,大多数投资者已对这些操作习以为常,而且从中不难看出李书福的用意。作为吉利商业帝国的“王冠宝石”,沃尔沃正力求在今年年底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一直是个敏感点。早在2018年,沃尔沃的上市计划就曾因李书福与投资者无法达成共识而夭折。

但股东们最好把目光投向这些努力之外的地方,关注李书福一直在进行的“修补”工作。如果在母公司层面不能清偿债务,这些举动只会对公司前景构成拖累。

今年7月,沃尔沃达成协议,从吉利控股集团手中收购双方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从而获得中国研发中心和制造业务的控股权。此前,双方搁置了吉利汽车与沃尔沃的合并计划,虽然原本希望借助该计划简化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随后,沃尔沃与吉利控股又组建了新的合资公司Aurobay,以便合并内燃机业务。这家合资公司将成为动力系统的全球供应商。

同月,沃尔沃表示有意增持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极星的股份。对极星的投资升值,主要因为一次私人配售给沃尔沃带来了20亿瑞典克朗(合2.39亿美元)的估值效应。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极星正在进行谈判,希望通过所谓空白支票公司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可能达250亿美元。

今年1月,吉利控股剥离了在极星的持股,将其变为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所有这些操作有一个共同因素,那就是对吉利控股的“摇钱树”沃尔沃的依赖。在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手中买下这家瑞典汽车制造商后的数年间,李书福让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成功扭转了局面。目前,沃尔沃在向大股东派发股息,并正与吉利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进行几笔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沃尔沃通过中国合资企业向母公司分配了约41.3亿瑞典克朗,并作为特别股息的一部分,派发了59.7亿瑞典克朗。在运营方面,与土生土长的吉利相比,沃尔沃现在也是更强大的品牌。

然而,随着吉利控股的债务不断增加,所有这些价值都可能面临风险。截至2020年底,吉利控股的负债为人民币1550亿元(合239亿美元),多于一年前的1260亿元。即使沃尔沃和上市子公司吉利汽车没有那么多债务,母公司如此高的杠杆也很难管理,特别是目前支出需求持续增加,而资本募集存在困难。

正如最近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所说:“集团相对较高的负债和杠杆水平可能对流动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份文件还称,集团可能需要将更多经营现金流用于偿还借款,从而减少可作为营运资本的资金。文件称,巨大的债务负担可能也会制约灵活性。

正如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所言,如果没有来自各子公司的股权融资,李书福就无法削减债务。如果吉利汽车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会有助于去杠杆化,但这一计划未能实现。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最近创建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极氪智能科技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

沃尔沃的IPO时间已暂定在今年年底,李书福或许会发现,让事情简单化是值得一试的办法。偿还债务可能会让他更接近其追求的高估值,其他股东也会更高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汽车富豪李书福为扩充商业帝国付出代价

发布日期:2021-08-06 06:32
摘要:李书福的主要问题是不断累积的债务;沃尔沃的IPO时间暂定今年年底。



Anjani Trived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富豪李书福惯于将自己庞大商业帝国的“构件”腾挪调配,以追求最大价值。然而,如此宏大的战略却没能解决他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断累积的债务。

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吉利汽车和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 AB)的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每隔几个月就会拿出一份有关旗下各子公司的新方案。无论是让子公司上市或资产货币化,还是创建新品牌来提升估值或将不同业务和部门进行合并,目的似乎都一样:将价值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让所有投入运作的资本实现效率最大化。

如今,大多数投资者已对这些操作习以为常,而且从中不难看出李书福的用意。作为吉利商业帝国的“王冠宝石”,沃尔沃正力求在今年年底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一直是个敏感点。早在2018年,沃尔沃的上市计划就曾因李书福与投资者无法达成共识而夭折。

但股东们最好把目光投向这些努力之外的地方,关注李书福一直在进行的“修补”工作。如果在母公司层面不能清偿债务,这些举动只会对公司前景构成拖累。

今年7月,沃尔沃达成协议,从吉利控股集团手中收购双方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从而获得中国研发中心和制造业务的控股权。此前,双方搁置了吉利汽车与沃尔沃的合并计划,虽然原本希望借助该计划简化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随后,沃尔沃与吉利控股又组建了新的合资公司Aurobay,以便合并内燃机业务。这家合资公司将成为动力系统的全球供应商。

同月,沃尔沃表示有意增持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极星的股份。对极星的投资升值,主要因为一次私人配售给沃尔沃带来了20亿瑞典克朗(合2.39亿美元)的估值效应。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极星正在进行谈判,希望通过所谓空白支票公司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可能达250亿美元。

今年1月,吉利控股剥离了在极星的持股,将其变为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所有这些操作有一个共同因素,那就是对吉利控股的“摇钱树”沃尔沃的依赖。在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手中买下这家瑞典汽车制造商后的数年间,李书福让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成功扭转了局面。目前,沃尔沃在向大股东派发股息,并正与吉利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进行几笔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沃尔沃通过中国合资企业向母公司分配了约41.3亿瑞典克朗,并作为特别股息的一部分,派发了59.7亿瑞典克朗。在运营方面,与土生土长的吉利相比,沃尔沃现在也是更强大的品牌。

然而,随着吉利控股的债务不断增加,所有这些价值都可能面临风险。截至2020年底,吉利控股的负债为人民币1550亿元(合239亿美元),多于一年前的1260亿元。即使沃尔沃和上市子公司吉利汽车没有那么多债务,母公司如此高的杠杆也很难管理,特别是目前支出需求持续增加,而资本募集存在困难。

正如最近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所说:“集团相对较高的负债和杠杆水平可能对流动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份文件还称,集团可能需要将更多经营现金流用于偿还借款,从而减少可作为营运资本的资金。文件称,巨大的债务负担可能也会制约灵活性。

正如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所言,如果没有来自各子公司的股权融资,李书福就无法削减债务。如果吉利汽车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会有助于去杠杆化,但这一计划未能实现。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最近创建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极氪智能科技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

沃尔沃的IPO时间已暂定在今年年底,李书福或许会发现,让事情简单化是值得一试的办法。偿还债务可能会让他更接近其追求的高估值,其他股东也会更高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李书福的主要问题是不断累积的债务;沃尔沃的IPO时间暂定今年年底。



Anjani Trived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富豪李书福惯于将自己庞大商业帝国的“构件”腾挪调配,以追求最大价值。然而,如此宏大的战略却没能解决他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断累积的债务。

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吉利汽车和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 AB)的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每隔几个月就会拿出一份有关旗下各子公司的新方案。无论是让子公司上市或资产货币化,还是创建新品牌来提升估值或将不同业务和部门进行合并,目的似乎都一样:将价值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让所有投入运作的资本实现效率最大化。

如今,大多数投资者已对这些操作习以为常,而且从中不难看出李书福的用意。作为吉利商业帝国的“王冠宝石”,沃尔沃正力求在今年年底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一直是个敏感点。早在2018年,沃尔沃的上市计划就曾因李书福与投资者无法达成共识而夭折。

但股东们最好把目光投向这些努力之外的地方,关注李书福一直在进行的“修补”工作。如果在母公司层面不能清偿债务,这些举动只会对公司前景构成拖累。

今年7月,沃尔沃达成协议,从吉利控股集团手中收购双方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从而获得中国研发中心和制造业务的控股权。此前,双方搁置了吉利汽车与沃尔沃的合并计划,虽然原本希望借助该计划简化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随后,沃尔沃与吉利控股又组建了新的合资公司Aurobay,以便合并内燃机业务。这家合资公司将成为动力系统的全球供应商。

同月,沃尔沃表示有意增持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极星的股份。对极星的投资升值,主要因为一次私人配售给沃尔沃带来了20亿瑞典克朗(合2.39亿美元)的估值效应。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极星正在进行谈判,希望通过所谓空白支票公司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可能达250亿美元。

今年1月,吉利控股剥离了在极星的持股,将其变为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所有这些操作有一个共同因素,那就是对吉利控股的“摇钱树”沃尔沃的依赖。在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手中买下这家瑞典汽车制造商后的数年间,李书福让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成功扭转了局面。目前,沃尔沃在向大股东派发股息,并正与吉利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进行几笔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沃尔沃通过中国合资企业向母公司分配了约41.3亿瑞典克朗,并作为特别股息的一部分,派发了59.7亿瑞典克朗。在运营方面,与土生土长的吉利相比,沃尔沃现在也是更强大的品牌。

然而,随着吉利控股的债务不断增加,所有这些价值都可能面临风险。截至2020年底,吉利控股的负债为人民币1550亿元(合239亿美元),多于一年前的1260亿元。即使沃尔沃和上市子公司吉利汽车没有那么多债务,母公司如此高的杠杆也很难管理,特别是目前支出需求持续增加,而资本募集存在困难。

正如最近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所说:“集团相对较高的负债和杠杆水平可能对流动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份文件还称,集团可能需要将更多经营现金流用于偿还借款,从而减少可作为营运资本的资金。文件称,巨大的债务负担可能也会制约灵活性。

正如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所言,如果没有来自各子公司的股权融资,李书福就无法削减债务。如果吉利汽车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会有助于去杠杆化,但这一计划未能实现。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最近创建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极氪智能科技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

沃尔沃的IPO时间已暂定在今年年底,李书福或许会发现,让事情简单化是值得一试的办法。偿还债务可能会让他更接近其追求的高估值,其他股东也会更高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汽车富豪李书福为扩充商业帝国付出代价

发布日期:2021-08-06 06:32
摘要:李书福的主要问题是不断累积的债务;沃尔沃的IPO时间暂定今年年底。



Anjani Trivedi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富豪李书福惯于将自己庞大商业帝国的“构件”腾挪调配,以追求最大价值。然而,如此宏大的战略却没能解决他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断累积的债务。

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吉利汽车和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 AB)的母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每隔几个月就会拿出一份有关旗下各子公司的新方案。无论是让子公司上市或资产货币化,还是创建新品牌来提升估值或将不同业务和部门进行合并,目的似乎都一样:将价值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让所有投入运作的资本实现效率最大化。

如今,大多数投资者已对这些操作习以为常,而且从中不难看出李书福的用意。作为吉利商业帝国的“王冠宝石”,沃尔沃正力求在今年年底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一直是个敏感点。早在2018年,沃尔沃的上市计划就曾因李书福与投资者无法达成共识而夭折。

但股东们最好把目光投向这些努力之外的地方,关注李书福一直在进行的“修补”工作。如果在母公司层面不能清偿债务,这些举动只会对公司前景构成拖累。

今年7月,沃尔沃达成协议,从吉利控股集团手中收购双方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从而获得中国研发中心和制造业务的控股权。此前,双方搁置了吉利汽车与沃尔沃的合并计划,虽然原本希望借助该计划简化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随后,沃尔沃与吉利控股又组建了新的合资公司Aurobay,以便合并内燃机业务。这家合资公司将成为动力系统的全球供应商。

同月,沃尔沃表示有意增持高性能电动汽车品牌极星的股份。对极星的投资升值,主要因为一次私人配售给沃尔沃带来了20亿瑞典克朗(合2.39亿美元)的估值效应。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极星正在进行谈判,希望通过所谓空白支票公司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可能达250亿美元。

今年1月,吉利控股剥离了在极星的持股,将其变为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所有这些操作有一个共同因素,那就是对吉利控股的“摇钱树”沃尔沃的依赖。在从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手中买下这家瑞典汽车制造商后的数年间,李书福让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成功扭转了局面。目前,沃尔沃在向大股东派发股息,并正与吉利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进行几笔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沃尔沃通过中国合资企业向母公司分配了约41.3亿瑞典克朗,并作为特别股息的一部分,派发了59.7亿瑞典克朗。在运营方面,与土生土长的吉利相比,沃尔沃现在也是更强大的品牌。

然而,随着吉利控股的债务不断增加,所有这些价值都可能面临风险。截至2020年底,吉利控股的负债为人民币1550亿元(合239亿美元),多于一年前的1260亿元。即使沃尔沃和上市子公司吉利汽车没有那么多债务,母公司如此高的杠杆也很难管理,特别是目前支出需求持续增加,而资本募集存在困难。

正如最近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所说:“集团相对较高的负债和杠杆水平可能对流动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份文件还称,集团可能需要将更多经营现金流用于偿还借款,从而减少可作为营运资本的资金。文件称,巨大的债务负担可能也会制约灵活性。

正如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所言,如果没有来自各子公司的股权融资,李书福就无法削减债务。如果吉利汽车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会有助于去杠杆化,但这一计划未能实现。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最近创建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极氪智能科技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

沃尔沃的IPO时间已暂定在今年年底,李书福或许会发现,让事情简单化是值得一试的办法。偿还债务可能会让他更接近其追求的高估值,其他股东也会更高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