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美国犹太人社群中,“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美国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OR  商业新媒体】

30岁出头的艾丽斯·戈尔丁(Elise Goldin)和艾玛·福尔曼(Emma Furman)是儿时的伙伴,在她们的故乡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对以色列的支持一向是那里犹太人社区的根本。“逾越节晚餐”和“圣殿仪式”在她们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尽管两人表示她们依然非常珍视犹太价值观,但是却对以色列的现行政策予以猛烈抨击。“以色列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准备了两套不同的法律、不同的警察系统和不同的法庭,”在纽约布鲁克林担任社区组织者的戈尔丁说,“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端的压制。”

这对朋友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前发生在犹太自由主义者身上的转变。有高达71%的美国犹太人声称自己是民主党人,或者更宽泛地说,是民主党选民。在“婴儿潮”一代的美国犹太人眼中,以色列是一个强敌环伺下四面楚歌、挣扎求生的国度。在民主党中间派和共和党人中间,这种看法依然盛行。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9年至2020年间针对美国犹太人进行了一项调查,2021年5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30岁以下的犹太人中间,有37%认为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持这一看法的只有16%。同样地,在65岁及以上的老辈人中,认为自己与以色列之间存在“或多或少”乃至于“非常深厚”渊源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二,但是在18岁到29岁的人群中,持有这种观点的还不到一半。

支持以色列的院外游说团体J Street的总裁、59岁的杰瑞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说:“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以色列就是大卫,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以色列看起来就像是哥利亚。”J Street形容其宗旨是“支持以色列、支持和平”。美国犹太人的这一转变在一定程度与当今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有关,尤其是“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本-阿米表示,“美国左翼政治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种族正义的视角来看待一切问题,他们也以同样的视角来审视目前发生在巴勒斯坦的问题。”

5月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在加沙爆发军事冲突后,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延续了美国的传统政策,拒绝对以色列予以谴责,并支持以色列自卫的权力。但他的这一做法并没有让自己党内的一些民主党议员感到满意: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泰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5月15日发推文称:“如果拜登政府都不能在盟友面前表达自己的立场,那么还能在谁的面前表达?”第二天,以34岁的佐治亚州犹太裔参议员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为首的28位民主党参议员呼吁交战双方立即停火。

尽管如此,拜登对待以色列这一美国长期盟友的立场还是受到了广泛支持。据5月份公布的一项“哈佛-哈里斯”(Harvard-Harris)调查,约有58%的选民,包括76%的民主党选民,支持拜登在处理美以两国关系上的做法。同一调查还询问了选民的看法是更贴近拜登,即“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不受火箭攻击”,还是贴近奥卡西奥-科泰兹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看法,即“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回答说他们的看法与拜登更加接近。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 h r i sMurphy)是上述呼吁双方立即停火的参议员之一。在接受采访时,他否认了有关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偏向左倾的说法。墨菲表示:“在巴以问题上,民主党偏向以色列的立场一直未变,真正改变的是共和党的立场,共和党已经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不再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是两个国家的立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迈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拒绝了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0年发出的和平倡议,称因为特朗普的计划允许以色列保留所有犹太人定居点,这一倡议是将巴勒斯坦变成一个空心化的“瑞士奶酪”之国,破坏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完整。


皮尤调查显示,当今美国犹太人社会已呈现出政治上两极分化的特点。尽管犹太人社群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民主党倾向,但对于特朗普对以色列政策的处理,正统犹太教群体给予了很高评价。75%的正统犹太教徒宣称自己是共和党人或倾向于共和党,相比之下,2013年这一比例为57%。

29岁的纽约犹太人沙哈尔·本雅明(Shachar B i n y a m i n)是一名共和党人,他表示,自由派美国人以“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国内问题的视角来看待巴以冲突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说,“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社会形成的普世价值在中东地区并不适用,在这些地方,同性恋者会受到迫害,民主运动会受到镇压。”

但是对于戈尔丁来说,有关以色列的辩论是和她对自己想要为之奋斗的、更广泛的世界观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都事关“tikkun olam”,这一希伯来理念被自由派犹太人大致解读为“对世界的修复”。

戈尔丁的闺蜜福尔曼是佐治亚州阿森斯的一位作家,她说自己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越来越多地批评以色列。在一次前往约旦河西岸旅行后,她的看法变得越发坚定,在那里,她目睹了巴勒斯坦人要苦苦商量才能通过以色列的检查站。福尔曼说:“种族隔离”一词于我而言曾经是那么极端,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用词恰如其分。她和父母之间因为这些看法而发生了激烈争论。她说:“我们谈论过这方面问题,但到头来总是以争吵告终,所以我们基本上避开这方面问题。”撰文/David Wainer、Gregory Korte 编辑/沈航 翻译/纳德

总之,尽管年轻一代美国犹太人更愿意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但大多数美国民众以及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都对拜登处理以色列问题的做法表示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与以色列渐行渐远的新一代美国犹太人

发布日期:2021-08-05 17:49
摘要:在美国犹太人社群中,“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美国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OR  商业新媒体】

30岁出头的艾丽斯·戈尔丁(Elise Goldin)和艾玛·福尔曼(Emma Furman)是儿时的伙伴,在她们的故乡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对以色列的支持一向是那里犹太人社区的根本。“逾越节晚餐”和“圣殿仪式”在她们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尽管两人表示她们依然非常珍视犹太价值观,但是却对以色列的现行政策予以猛烈抨击。“以色列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准备了两套不同的法律、不同的警察系统和不同的法庭,”在纽约布鲁克林担任社区组织者的戈尔丁说,“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端的压制。”

这对朋友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前发生在犹太自由主义者身上的转变。有高达71%的美国犹太人声称自己是民主党人,或者更宽泛地说,是民主党选民。在“婴儿潮”一代的美国犹太人眼中,以色列是一个强敌环伺下四面楚歌、挣扎求生的国度。在民主党中间派和共和党人中间,这种看法依然盛行。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9年至2020年间针对美国犹太人进行了一项调查,2021年5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30岁以下的犹太人中间,有37%认为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持这一看法的只有16%。同样地,在65岁及以上的老辈人中,认为自己与以色列之间存在“或多或少”乃至于“非常深厚”渊源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二,但是在18岁到29岁的人群中,持有这种观点的还不到一半。

支持以色列的院外游说团体J Street的总裁、59岁的杰瑞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说:“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以色列就是大卫,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以色列看起来就像是哥利亚。”J Street形容其宗旨是“支持以色列、支持和平”。美国犹太人的这一转变在一定程度与当今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有关,尤其是“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本-阿米表示,“美国左翼政治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种族正义的视角来看待一切问题,他们也以同样的视角来审视目前发生在巴勒斯坦的问题。”

5月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在加沙爆发军事冲突后,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延续了美国的传统政策,拒绝对以色列予以谴责,并支持以色列自卫的权力。但他的这一做法并没有让自己党内的一些民主党议员感到满意: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泰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5月15日发推文称:“如果拜登政府都不能在盟友面前表达自己的立场,那么还能在谁的面前表达?”第二天,以34岁的佐治亚州犹太裔参议员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为首的28位民主党参议员呼吁交战双方立即停火。

尽管如此,拜登对待以色列这一美国长期盟友的立场还是受到了广泛支持。据5月份公布的一项“哈佛-哈里斯”(Harvard-Harris)调查,约有58%的选民,包括76%的民主党选民,支持拜登在处理美以两国关系上的做法。同一调查还询问了选民的看法是更贴近拜登,即“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不受火箭攻击”,还是贴近奥卡西奥-科泰兹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看法,即“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回答说他们的看法与拜登更加接近。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 h r i sMurphy)是上述呼吁双方立即停火的参议员之一。在接受采访时,他否认了有关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偏向左倾的说法。墨菲表示:“在巴以问题上,民主党偏向以色列的立场一直未变,真正改变的是共和党的立场,共和党已经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不再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是两个国家的立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迈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拒绝了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0年发出的和平倡议,称因为特朗普的计划允许以色列保留所有犹太人定居点,这一倡议是将巴勒斯坦变成一个空心化的“瑞士奶酪”之国,破坏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完整。


皮尤调查显示,当今美国犹太人社会已呈现出政治上两极分化的特点。尽管犹太人社群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民主党倾向,但对于特朗普对以色列政策的处理,正统犹太教群体给予了很高评价。75%的正统犹太教徒宣称自己是共和党人或倾向于共和党,相比之下,2013年这一比例为57%。

29岁的纽约犹太人沙哈尔·本雅明(Shachar B i n y a m i n)是一名共和党人,他表示,自由派美国人以“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国内问题的视角来看待巴以冲突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说,“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社会形成的普世价值在中东地区并不适用,在这些地方,同性恋者会受到迫害,民主运动会受到镇压。”

但是对于戈尔丁来说,有关以色列的辩论是和她对自己想要为之奋斗的、更广泛的世界观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都事关“tikkun olam”,这一希伯来理念被自由派犹太人大致解读为“对世界的修复”。

戈尔丁的闺蜜福尔曼是佐治亚州阿森斯的一位作家,她说自己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越来越多地批评以色列。在一次前往约旦河西岸旅行后,她的看法变得越发坚定,在那里,她目睹了巴勒斯坦人要苦苦商量才能通过以色列的检查站。福尔曼说:“种族隔离”一词于我而言曾经是那么极端,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用词恰如其分。她和父母之间因为这些看法而发生了激烈争论。她说:“我们谈论过这方面问题,但到头来总是以争吵告终,所以我们基本上避开这方面问题。”撰文/David Wainer、Gregory Korte 编辑/沈航 翻译/纳德

总之,尽管年轻一代美国犹太人更愿意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但大多数美国民众以及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都对拜登处理以色列问题的做法表示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美国犹太人社群中,“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美国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OR  商业新媒体】

30岁出头的艾丽斯·戈尔丁(Elise Goldin)和艾玛·福尔曼(Emma Furman)是儿时的伙伴,在她们的故乡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对以色列的支持一向是那里犹太人社区的根本。“逾越节晚餐”和“圣殿仪式”在她们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尽管两人表示她们依然非常珍视犹太价值观,但是却对以色列的现行政策予以猛烈抨击。“以色列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准备了两套不同的法律、不同的警察系统和不同的法庭,”在纽约布鲁克林担任社区组织者的戈尔丁说,“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端的压制。”

这对朋友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前发生在犹太自由主义者身上的转变。有高达71%的美国犹太人声称自己是民主党人,或者更宽泛地说,是民主党选民。在“婴儿潮”一代的美国犹太人眼中,以色列是一个强敌环伺下四面楚歌、挣扎求生的国度。在民主党中间派和共和党人中间,这种看法依然盛行。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9年至2020年间针对美国犹太人进行了一项调查,2021年5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30岁以下的犹太人中间,有37%认为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持这一看法的只有16%。同样地,在65岁及以上的老辈人中,认为自己与以色列之间存在“或多或少”乃至于“非常深厚”渊源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二,但是在18岁到29岁的人群中,持有这种观点的还不到一半。

支持以色列的院外游说团体J Street的总裁、59岁的杰瑞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说:“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以色列就是大卫,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以色列看起来就像是哥利亚。”J Street形容其宗旨是“支持以色列、支持和平”。美国犹太人的这一转变在一定程度与当今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有关,尤其是“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本-阿米表示,“美国左翼政治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种族正义的视角来看待一切问题,他们也以同样的视角来审视目前发生在巴勒斯坦的问题。”

5月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在加沙爆发军事冲突后,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延续了美国的传统政策,拒绝对以色列予以谴责,并支持以色列自卫的权力。但他的这一做法并没有让自己党内的一些民主党议员感到满意: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泰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5月15日发推文称:“如果拜登政府都不能在盟友面前表达自己的立场,那么还能在谁的面前表达?”第二天,以34岁的佐治亚州犹太裔参议员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为首的28位民主党参议员呼吁交战双方立即停火。

尽管如此,拜登对待以色列这一美国长期盟友的立场还是受到了广泛支持。据5月份公布的一项“哈佛-哈里斯”(Harvard-Harris)调查,约有58%的选民,包括76%的民主党选民,支持拜登在处理美以两国关系上的做法。同一调查还询问了选民的看法是更贴近拜登,即“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不受火箭攻击”,还是贴近奥卡西奥-科泰兹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看法,即“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回答说他们的看法与拜登更加接近。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 h r i sMurphy)是上述呼吁双方立即停火的参议员之一。在接受采访时,他否认了有关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偏向左倾的说法。墨菲表示:“在巴以问题上,民主党偏向以色列的立场一直未变,真正改变的是共和党的立场,共和党已经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不再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是两个国家的立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迈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拒绝了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0年发出的和平倡议,称因为特朗普的计划允许以色列保留所有犹太人定居点,这一倡议是将巴勒斯坦变成一个空心化的“瑞士奶酪”之国,破坏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完整。


皮尤调查显示,当今美国犹太人社会已呈现出政治上两极分化的特点。尽管犹太人社群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民主党倾向,但对于特朗普对以色列政策的处理,正统犹太教群体给予了很高评价。75%的正统犹太教徒宣称自己是共和党人或倾向于共和党,相比之下,2013年这一比例为57%。

29岁的纽约犹太人沙哈尔·本雅明(Shachar B i n y a m i n)是一名共和党人,他表示,自由派美国人以“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国内问题的视角来看待巴以冲突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说,“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社会形成的普世价值在中东地区并不适用,在这些地方,同性恋者会受到迫害,民主运动会受到镇压。”

但是对于戈尔丁来说,有关以色列的辩论是和她对自己想要为之奋斗的、更广泛的世界观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都事关“tikkun olam”,这一希伯来理念被自由派犹太人大致解读为“对世界的修复”。

戈尔丁的闺蜜福尔曼是佐治亚州阿森斯的一位作家,她说自己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越来越多地批评以色列。在一次前往约旦河西岸旅行后,她的看法变得越发坚定,在那里,她目睹了巴勒斯坦人要苦苦商量才能通过以色列的检查站。福尔曼说:“种族隔离”一词于我而言曾经是那么极端,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用词恰如其分。她和父母之间因为这些看法而发生了激烈争论。她说:“我们谈论过这方面问题,但到头来总是以争吵告终,所以我们基本上避开这方面问题。”撰文/David Wainer、Gregory Korte 编辑/沈航 翻译/纳德

总之,尽管年轻一代美国犹太人更愿意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但大多数美国民众以及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都对拜登处理以色列问题的做法表示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与以色列渐行渐远的新一代美国犹太人

发布日期:2021-08-05 17:49
摘要:在美国犹太人社群中,“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美国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OR  商业新媒体】

30岁出头的艾丽斯·戈尔丁(Elise Goldin)和艾玛·福尔曼(Emma Furman)是儿时的伙伴,在她们的故乡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对以色列的支持一向是那里犹太人社区的根本。“逾越节晚餐”和“圣殿仪式”在她们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尽管两人表示她们依然非常珍视犹太价值观,但是却对以色列的现行政策予以猛烈抨击。“以色列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准备了两套不同的法律、不同的警察系统和不同的法庭,”在纽约布鲁克林担任社区组织者的戈尔丁说,“在我看来,这就是极端的压制。”

这对朋友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前发生在犹太自由主义者身上的转变。有高达71%的美国犹太人声称自己是民主党人,或者更宽泛地说,是民主党选民。在“婴儿潮”一代的美国犹太人眼中,以色列是一个强敌环伺下四面楚歌、挣扎求生的国度。在民主党中间派和共和党人中间,这种看法依然盛行。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进步派民主党选民则认为,以色列国是一个奴役被占领区人民的军国主义强权。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9年至2020年间针对美国犹太人进行了一项调查,2021年5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30岁以下的犹太人中间,有37%认为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持这一看法的只有16%。同样地,在65岁及以上的老辈人中,认为自己与以色列之间存在“或多或少”乃至于“非常深厚”渊源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二,但是在18岁到29岁的人群中,持有这种观点的还不到一半。

支持以色列的院外游说团体J Street的总裁、59岁的杰瑞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说:“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以色列就是大卫,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以色列看起来就像是哥利亚。”J Street形容其宗旨是“支持以色列、支持和平”。美国犹太人的这一转变在一定程度与当今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有关,尤其是“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本-阿米表示,“美国左翼政治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种族正义的视角来看待一切问题,他们也以同样的视角来审视目前发生在巴勒斯坦的问题。”

5月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在加沙爆发军事冲突后,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延续了美国的传统政策,拒绝对以色列予以谴责,并支持以色列自卫的权力。但他的这一做法并没有让自己党内的一些民主党议员感到满意: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泰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5月15日发推文称:“如果拜登政府都不能在盟友面前表达自己的立场,那么还能在谁的面前表达?”第二天,以34岁的佐治亚州犹太裔参议员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为首的28位民主党参议员呼吁交战双方立即停火。

尽管如此,拜登对待以色列这一美国长期盟友的立场还是受到了广泛支持。据5月份公布的一项“哈佛-哈里斯”(Harvard-Harris)调查,约有58%的选民,包括76%的民主党选民,支持拜登在处理美以两国关系上的做法。同一调查还询问了选民的看法是更贴近拜登,即“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不受火箭攻击”,还是贴近奥卡西奥-科泰兹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看法,即“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回答说他们的看法与拜登更加接近。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 h r i sMurphy)是上述呼吁双方立即停火的参议员之一。在接受采访时,他否认了有关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偏向左倾的说法。墨菲表示:“在巴以问题上,民主党偏向以色列的立场一直未变,真正改变的是共和党的立场,共和党已经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不再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是两个国家的立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迈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拒绝了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0年发出的和平倡议,称因为特朗普的计划允许以色列保留所有犹太人定居点,这一倡议是将巴勒斯坦变成一个空心化的“瑞士奶酪”之国,破坏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完整。


皮尤调查显示,当今美国犹太人社会已呈现出政治上两极分化的特点。尽管犹太人社群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民主党倾向,但对于特朗普对以色列政策的处理,正统犹太教群体给予了很高评价。75%的正统犹太教徒宣称自己是共和党人或倾向于共和党,相比之下,2013年这一比例为57%。

29岁的纽约犹太人沙哈尔·本雅明(Shachar B i n y a m i n)是一名共和党人,他表示,自由派美国人以“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国内问题的视角来看待巴以冲突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说,“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社会形成的普世价值在中东地区并不适用,在这些地方,同性恋者会受到迫害,民主运动会受到镇压。”

但是对于戈尔丁来说,有关以色列的辩论是和她对自己想要为之奋斗的、更广泛的世界观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都事关“tikkun olam”,这一希伯来理念被自由派犹太人大致解读为“对世界的修复”。

戈尔丁的闺蜜福尔曼是佐治亚州阿森斯的一位作家,她说自己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越来越多地批评以色列。在一次前往约旦河西岸旅行后,她的看法变得越发坚定,在那里,她目睹了巴勒斯坦人要苦苦商量才能通过以色列的检查站。福尔曼说:“种族隔离”一词于我而言曾经是那么极端,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用词恰如其分。她和父母之间因为这些看法而发生了激烈争论。她说:“我们谈论过这方面问题,但到头来总是以争吵告终,所以我们基本上避开这方面问题。”撰文/David Wainer、Gregory Korte 编辑/沈航 翻译/纳德

总之,尽管年轻一代美国犹太人更愿意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提出质疑,但大多数美国民众以及四分之三的民主党选民都对拜登处理以色列问题的做法表示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