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政府出台了一连串措施想遏制飙升的原材料成本,但预计仅有短期效果,从而令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不得不面对在可预见的未来,制造业投入成本大幅攀升的严峻现实。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庞大的制造行业、人口和快速增长的经济使得该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尤为强烈,且远超国内产出。近期铜和煤炭等众多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推动该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升幅,并且拖慢了经济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的脚步。

随着欧美主要经济体也陆续摆脱疫情影响恢复增长,对原材料的争夺料将日趋激烈,从而限制近期内的价格下降空间。

“中国政府最近的措施成功挤出了一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泡沫,”汇丰亚洲经济部门联席主管Frederic Neumann表示。“然而就基本面来看,原材料价格受到全球供需状况的推动,而中国官员只能对其施加间接影响。”

中国进口了全球关键金属的约一半,粮食和石油进口量则分别占全球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和近两成。

但无可匹敌的巨大需求也让中国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与供应链中断极为敏感,这就要求决策层在市况威胁到中国关键行业或民众时有所行动。

中国国务院在5月19日的会议上称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是“不合理的”,表示将加强对商品供应的管理。它呼吁打击“恶意炒作”,并敦促煤炭生产商提高产量。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对煤炭和铁矿石市场进行了两次单独调查,而中国的秘密战略储备机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宣布罕见地销售关键金属,旨在填补供应缺口并给价格降温。

这些行动,包括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宣布从8月起要求商品价格制定者提高透明度和一致性的新规则,构成了中国政府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市场干预措施,并预示着政府对原材料价格管理采取了整体性策略。

但包括煤炭和沪铝沪锌在内,大多数关键投入品的价格仍在多年高点附近徘徊。

“你确实看到一些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表明(措施)有效,至少在短期内是有效的,”高盛亚洲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han Hui表示,并同意从长远来看,有必要全面审视供需情况。

**点燃通货膨胀**

政策制定者的主要担忧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加速通胀,削弱消费者购买力和制造商的竞争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8.8%,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自上月的逾12年半高点小幅回落。

一些分析师仍认为,更高的成本是暂时的,将会随着供应链从公卫危机中复苏而逐渐消退。但其他人则指出,全球产量受限、新采矿业务的扩充时间放缓、以及需求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不断增加。

天风期货分析师吴世平表示,由于供应短缺,炼钢关键原料炼焦煤的价格居高不下。

“至于铁矿石,主要矿商的出货量下降,期货市场正在跟进现货价格”,他说。

**不能让人安心**


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努力成果,不太可能安抚那些希望政府能够限制价格进一步上涨的人。

以煤炭为例,由于电力对于大多数工厂、办公室和家庭是如此重要,因此当北京方面6月18日宣布调查时,郑州电煤期货不久就升逾900元/吨达到纪录高位,仅仅六周就上涨了30%。

尽管决策者的警告以及交易所上调交易费用令市场有所降温,价格一度跌破800元,但炎热天气推高空调需求的局面将会持续到秋季,因此价格料将保持强劲。

在北京方面宣布启动煤炭市场调查后,郑州电煤价格和未平仓合约起初下降,但之后反弹

铁矿石价格已较5月触及的纪录高位下跌逾五分之一,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为减少排放而限制钢铁产量。

衡量市场持仓者数量的指标--未平仓合约仍处于高位,这表明投机性资金并非市场的主要推动因素,多数持仓者对加强审查感到满意。

与此同时,投放国家储备对中国指标铜、铝和锌价格几乎没有产生重大影响,目前这些价格较上年同期水平上涨约30%。

汇丰的范力民指出,短期内供应方面的干预选择有限,尤其是因为扩大产能需要时间。他说,进一步抑制大宗商品价格最终可能需要中国经济中原材料消耗密集的行业放缓。

他表示:“我们有理由预期这种情况将会发生,部分原因是开发商信贷条件趋紧可能会减缓住宅建设步伐。”他补充称,中国可以通过增加在岸交易和提供更多对冲产品,帮助企业管理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努力为大宗商品市场降温 但难以撼动价格猛涨现实

发布日期:2021-08-05 16:50
摘要:中国政府出台了一连串措施想遏制飙升的原材料成本,但预计仅有短期效果,从而令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不得不面对在可预见的未来,制造业投入成本大幅攀升的严峻现实。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庞大的制造行业、人口和快速增长的经济使得该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尤为强烈,且远超国内产出。近期铜和煤炭等众多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推动该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升幅,并且拖慢了经济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的脚步。

随着欧美主要经济体也陆续摆脱疫情影响恢复增长,对原材料的争夺料将日趋激烈,从而限制近期内的价格下降空间。

“中国政府最近的措施成功挤出了一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泡沫,”汇丰亚洲经济部门联席主管Frederic Neumann表示。“然而就基本面来看,原材料价格受到全球供需状况的推动,而中国官员只能对其施加间接影响。”

中国进口了全球关键金属的约一半,粮食和石油进口量则分别占全球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和近两成。

但无可匹敌的巨大需求也让中国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与供应链中断极为敏感,这就要求决策层在市况威胁到中国关键行业或民众时有所行动。

中国国务院在5月19日的会议上称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是“不合理的”,表示将加强对商品供应的管理。它呼吁打击“恶意炒作”,并敦促煤炭生产商提高产量。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对煤炭和铁矿石市场进行了两次单独调查,而中国的秘密战略储备机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宣布罕见地销售关键金属,旨在填补供应缺口并给价格降温。

这些行动,包括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宣布从8月起要求商品价格制定者提高透明度和一致性的新规则,构成了中国政府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市场干预措施,并预示着政府对原材料价格管理采取了整体性策略。

但包括煤炭和沪铝沪锌在内,大多数关键投入品的价格仍在多年高点附近徘徊。

“你确实看到一些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表明(措施)有效,至少在短期内是有效的,”高盛亚洲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han Hui表示,并同意从长远来看,有必要全面审视供需情况。

**点燃通货膨胀**

政策制定者的主要担忧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加速通胀,削弱消费者购买力和制造商的竞争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8.8%,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自上月的逾12年半高点小幅回落。

一些分析师仍认为,更高的成本是暂时的,将会随着供应链从公卫危机中复苏而逐渐消退。但其他人则指出,全球产量受限、新采矿业务的扩充时间放缓、以及需求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不断增加。

天风期货分析师吴世平表示,由于供应短缺,炼钢关键原料炼焦煤的价格居高不下。

“至于铁矿石,主要矿商的出货量下降,期货市场正在跟进现货价格”,他说。

**不能让人安心**


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努力成果,不太可能安抚那些希望政府能够限制价格进一步上涨的人。

以煤炭为例,由于电力对于大多数工厂、办公室和家庭是如此重要,因此当北京方面6月18日宣布调查时,郑州电煤期货不久就升逾900元/吨达到纪录高位,仅仅六周就上涨了30%。

尽管决策者的警告以及交易所上调交易费用令市场有所降温,价格一度跌破800元,但炎热天气推高空调需求的局面将会持续到秋季,因此价格料将保持强劲。

在北京方面宣布启动煤炭市场调查后,郑州电煤价格和未平仓合约起初下降,但之后反弹

铁矿石价格已较5月触及的纪录高位下跌逾五分之一,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为减少排放而限制钢铁产量。

衡量市场持仓者数量的指标--未平仓合约仍处于高位,这表明投机性资金并非市场的主要推动因素,多数持仓者对加强审查感到满意。

与此同时,投放国家储备对中国指标铜、铝和锌价格几乎没有产生重大影响,目前这些价格较上年同期水平上涨约30%。

汇丰的范力民指出,短期内供应方面的干预选择有限,尤其是因为扩大产能需要时间。他说,进一步抑制大宗商品价格最终可能需要中国经济中原材料消耗密集的行业放缓。

他表示:“我们有理由预期这种情况将会发生,部分原因是开发商信贷条件趋紧可能会减缓住宅建设步伐。”他补充称,中国可以通过增加在岸交易和提供更多对冲产品,帮助企业管理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政府出台了一连串措施想遏制飙升的原材料成本,但预计仅有短期效果,从而令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不得不面对在可预见的未来,制造业投入成本大幅攀升的严峻现实。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庞大的制造行业、人口和快速增长的经济使得该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尤为强烈,且远超国内产出。近期铜和煤炭等众多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推动该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升幅,并且拖慢了经济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的脚步。

随着欧美主要经济体也陆续摆脱疫情影响恢复增长,对原材料的争夺料将日趋激烈,从而限制近期内的价格下降空间。

“中国政府最近的措施成功挤出了一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泡沫,”汇丰亚洲经济部门联席主管Frederic Neumann表示。“然而就基本面来看,原材料价格受到全球供需状况的推动,而中国官员只能对其施加间接影响。”

中国进口了全球关键金属的约一半,粮食和石油进口量则分别占全球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和近两成。

但无可匹敌的巨大需求也让中国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与供应链中断极为敏感,这就要求决策层在市况威胁到中国关键行业或民众时有所行动。

中国国务院在5月19日的会议上称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是“不合理的”,表示将加强对商品供应的管理。它呼吁打击“恶意炒作”,并敦促煤炭生产商提高产量。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对煤炭和铁矿石市场进行了两次单独调查,而中国的秘密战略储备机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宣布罕见地销售关键金属,旨在填补供应缺口并给价格降温。

这些行动,包括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宣布从8月起要求商品价格制定者提高透明度和一致性的新规则,构成了中国政府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市场干预措施,并预示着政府对原材料价格管理采取了整体性策略。

但包括煤炭和沪铝沪锌在内,大多数关键投入品的价格仍在多年高点附近徘徊。

“你确实看到一些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表明(措施)有效,至少在短期内是有效的,”高盛亚洲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han Hui表示,并同意从长远来看,有必要全面审视供需情况。

**点燃通货膨胀**

政策制定者的主要担忧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加速通胀,削弱消费者购买力和制造商的竞争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8.8%,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自上月的逾12年半高点小幅回落。

一些分析师仍认为,更高的成本是暂时的,将会随着供应链从公卫危机中复苏而逐渐消退。但其他人则指出,全球产量受限、新采矿业务的扩充时间放缓、以及需求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不断增加。

天风期货分析师吴世平表示,由于供应短缺,炼钢关键原料炼焦煤的价格居高不下。

“至于铁矿石,主要矿商的出货量下降,期货市场正在跟进现货价格”,他说。

**不能让人安心**


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努力成果,不太可能安抚那些希望政府能够限制价格进一步上涨的人。

以煤炭为例,由于电力对于大多数工厂、办公室和家庭是如此重要,因此当北京方面6月18日宣布调查时,郑州电煤期货不久就升逾900元/吨达到纪录高位,仅仅六周就上涨了30%。

尽管决策者的警告以及交易所上调交易费用令市场有所降温,价格一度跌破800元,但炎热天气推高空调需求的局面将会持续到秋季,因此价格料将保持强劲。

在北京方面宣布启动煤炭市场调查后,郑州电煤价格和未平仓合约起初下降,但之后反弹

铁矿石价格已较5月触及的纪录高位下跌逾五分之一,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为减少排放而限制钢铁产量。

衡量市场持仓者数量的指标--未平仓合约仍处于高位,这表明投机性资金并非市场的主要推动因素,多数持仓者对加强审查感到满意。

与此同时,投放国家储备对中国指标铜、铝和锌价格几乎没有产生重大影响,目前这些价格较上年同期水平上涨约30%。

汇丰的范力民指出,短期内供应方面的干预选择有限,尤其是因为扩大产能需要时间。他说,进一步抑制大宗商品价格最终可能需要中国经济中原材料消耗密集的行业放缓。

他表示:“我们有理由预期这种情况将会发生,部分原因是开发商信贷条件趋紧可能会减缓住宅建设步伐。”他补充称,中国可以通过增加在岸交易和提供更多对冲产品,帮助企业管理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努力为大宗商品市场降温 但难以撼动价格猛涨现实

发布日期:2021-08-05 16:50
摘要:中国政府出台了一连串措施想遏制飙升的原材料成本,但预计仅有短期效果,从而令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不得不面对在可预见的未来,制造业投入成本大幅攀升的严峻现实。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庞大的制造行业、人口和快速增长的经济使得该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尤为强烈,且远超国内产出。近期铜和煤炭等众多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推动该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升幅,并且拖慢了经济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的脚步。

随着欧美主要经济体也陆续摆脱疫情影响恢复增长,对原材料的争夺料将日趋激烈,从而限制近期内的价格下降空间。

“中国政府最近的措施成功挤出了一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泡沫,”汇丰亚洲经济部门联席主管Frederic Neumann表示。“然而就基本面来看,原材料价格受到全球供需状况的推动,而中国官员只能对其施加间接影响。”

中国进口了全球关键金属的约一半,粮食和石油进口量则分别占全球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和近两成。

但无可匹敌的巨大需求也让中国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与供应链中断极为敏感,这就要求决策层在市况威胁到中国关键行业或民众时有所行动。

中国国务院在5月19日的会议上称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是“不合理的”,表示将加强对商品供应的管理。它呼吁打击“恶意炒作”,并敦促煤炭生产商提高产量。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对煤炭和铁矿石市场进行了两次单独调查,而中国的秘密战略储备机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宣布罕见地销售关键金属,旨在填补供应缺口并给价格降温。

这些行动,包括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宣布从8月起要求商品价格制定者提高透明度和一致性的新规则,构成了中国政府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市场干预措施,并预示着政府对原材料价格管理采取了整体性策略。

但包括煤炭和沪铝沪锌在内,大多数关键投入品的价格仍在多年高点附近徘徊。

“你确实看到一些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表明(措施)有效,至少在短期内是有效的,”高盛亚洲首席中国经济学家Shan Hui表示,并同意从长远来看,有必要全面审视供需情况。

**点燃通货膨胀**

政策制定者的主要担忧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加速通胀,削弱消费者购买力和制造商的竞争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8.8%,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自上月的逾12年半高点小幅回落。

一些分析师仍认为,更高的成本是暂时的,将会随着供应链从公卫危机中复苏而逐渐消退。但其他人则指出,全球产量受限、新采矿业务的扩充时间放缓、以及需求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不断增加。

天风期货分析师吴世平表示,由于供应短缺,炼钢关键原料炼焦煤的价格居高不下。

“至于铁矿石,主要矿商的出货量下降,期货市场正在跟进现货价格”,他说。

**不能让人安心**


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努力成果,不太可能安抚那些希望政府能够限制价格进一步上涨的人。

以煤炭为例,由于电力对于大多数工厂、办公室和家庭是如此重要,因此当北京方面6月18日宣布调查时,郑州电煤期货不久就升逾900元/吨达到纪录高位,仅仅六周就上涨了30%。

尽管决策者的警告以及交易所上调交易费用令市场有所降温,价格一度跌破800元,但炎热天气推高空调需求的局面将会持续到秋季,因此价格料将保持强劲。

在北京方面宣布启动煤炭市场调查后,郑州电煤价格和未平仓合约起初下降,但之后反弹

铁矿石价格已较5月触及的纪录高位下跌逾五分之一,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为减少排放而限制钢铁产量。

衡量市场持仓者数量的指标--未平仓合约仍处于高位,这表明投机性资金并非市场的主要推动因素,多数持仓者对加强审查感到满意。

与此同时,投放国家储备对中国指标铜、铝和锌价格几乎没有产生重大影响,目前这些价格较上年同期水平上涨约30%。

汇丰的范力民指出,短期内供应方面的干预选择有限,尤其是因为扩大产能需要时间。他说,进一步抑制大宗商品价格最终可能需要中国经济中原材料消耗密集的行业放缓。

他表示:“我们有理由预期这种情况将会发生,部分原因是开发商信贷条件趋紧可能会减缓住宅建设步伐。”他补充称,中国可以通过增加在岸交易和提供更多对冲产品,帮助企业管理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