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



郑玄

【OR  商业新媒体】

腾讯股价跌至年内低点之际,段永平出手了。

周二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发文将电子游戏比作“精神鸦片”,致使国内游戏股大跌。其中腾讯单日跌去6.11%,当日收盘价为446港元,逼近年内低点。事实上今年2月腾讯股价达到历史高点的773.4港元后持续下跌,目前较高点已经下跌了超过40%。

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8月4日早间,段永平在雪球上发文称,已经买入腾讯ADR,并表示如果腾讯股价进一步下跌,将继续买入腾讯ADR。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段永平第一次抄底腾讯。根据他在雪球上的分享,2018年游戏行业处于低谷时段永平就曾抄底腾讯。腾讯也是除苹果、茅台外,段永平在二级市场关注最多的个股之一。

不过腾讯没有给段永平继续加仓的机会,8月4日腾讯股价反弹,当日收涨2.42%。

长坡厚雪

在投资圈,段永平对腾讯的喜爱人尽皆知。

段永平从2018年第一次投资腾讯,对于背后的逻辑,段永平用八个字来形容:长长的坡,厚厚的雪。

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一脉相承,段永平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他曾经分享自己投资只有三个标准: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和合理价钱。

对于企业文化,企业家出身的段永平有着自己的理解,但他在社交媒体上很少评价除了OV、拼多多这些“自己人”之外其他公司的企业文化。对于腾讯,他只在2019年底谈过一次,认为马化腾人不错而且年轻,且微信和微信支付的影响非常大和深远。

事实上,段永平表示自己虽然有一个腾讯高管的球友,但在投资前并没有和腾讯内人士交流接触,真正驱动他投资的原因,是腾讯的商业护城河。

在他看来,腾讯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建立的社交网络,(通过游戏)将流量货币化,这种模式未来十年之内都很难被撼动,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长坡厚雪”。

“长坡厚雪”来源于巴菲特的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之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厚雪(湿雪)指的是企业要有足够强的盈利能力,而长坡指的是公司所处的赛道要有足够大的天花板,可以支撑企业长期增长。

2017年3月,段永平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名为《长长的坡,厚厚的雪》的文章,他在里面表示自己重仓的苹果、茅台,以及后来投资的腾讯、FB、谷歌都是长坡厚雪的代表。

但投资除了要投好公司,也要看投资的价格合不合理。而价钱不合理,也是段永平一直没有出手腾讯的原因。早在2010年,段永平就曾表示,自己一直觉得腾讯是不错的公司,只是错过了不错的价钱。

当时腾讯的股价总市值约为3500亿港元,段永平没有想到,几年后踩中移动互联网的腾讯股价飙升了8倍,而股价屡创新高的腾讯,在这8年里几乎没有回调,也没给段永平留下太多投资的机会。

直到2018年国内停发版号重创游戏行业,腾讯股价也从年初的480港元高点(约4.5万亿港元市值),在2018年10月降至250港元,接近腰斩。

段永平趁机抄底腾讯,此后随着国内恢复版号审批,加上疫情期间业绩暴涨,腾讯股价从2018年底开始回涨,最高时段永平的持仓收益将近200%,即使最近几月股价回落,段永平持仓腾讯的收益也在80%以上。

而与2018年相比,此时出手腾讯的价格高了80%左右,但在段永平眼里这个价格依然合理,或许是因为腾讯的估值基础发生了变化。

段永平不喜欢预测一家公司股价或者市值的走势,认为市值是其他投资者愿意购买一家公司的价格,自己不知道其他人的心理价位,也就无法预测一家公司能到多少市值。但他会关注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2019年他曾预测未来10-15年,腾讯的盈利会达到2000-3000亿元。

但2020年遇到疫情这个拐点,腾讯可能比段永平当初的预测更早实现这一目标。根据财报,2020年腾讯净利润突破12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再次增长22%,如果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腾讯在2023年或者2024年净利润就将达到2000亿元。

长坡依旧,坡上的积雪更厚,段永平用一个比三年前更高的价格加仓腾讯,也就不足为奇。

游戏行业虚惊一场?

段永平的投资很少考虑短期的市场和政策因素,但对更多投资者而言,真正让他们松一口气的,还是这场舆论风波最终没有发酵成又一场针对游戏行业的监管风暴。

8月3日,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名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直指腾讯的《王者荣耀》,把游戏比作“精神鸦片”,很快这篇文章便在游戏圈和投资圈沸腾,不少从业者认为这篇文章此时的定性,预示着游戏将成为继互联网数据安全,K12教培后又一个监管打击的对象。

受此影响,8月3日开盘后国内游戏公司股价大跌,最多时腾讯跌幅达到10%,网易跌幅近15%,中手游迭幅约20%,心动公司跌幅17%。此外,A股游戏公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分别跌近5%。

但最后来看游戏行业只是“虚惊一场”。当天下午这篇文章在《经济参考报》的官网上删除,之后上线时已经删除了文章中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字眼,文章标题也改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

再加上游戏行业相关的主管部门也没有进一步跟进出台政策,市场的紧张情绪有所放缓,8月4日游戏股普遍反弹,腾讯收涨2%,中手游收涨1%,心动网络收涨1.7%,网易的跌幅也从开盘后跌超5%有所收窄,最终收跌1.6%。

一篇文章引发行业海啸,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反应明显过度,但也在情理之中。过去两个月,从互联网公司跨境上市的数据安全,到教培行业的双减禁令,连续两场监管风暴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依然历历在目。

而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很多从业者还记着20年前那篇光明日报刊发的《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那篇文章引发的舆论风暴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几乎摧毁了刚刚起步的国内主机游戏市场。

但时至今日,国内行业监管政策并非无迹可寻。不论是海外上市的数据安全,还是教育行业监管,在舆论发酵前监管早已有明确的态度。很多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走一步看一步,直到相关政策正式落地才如梦初醒。

而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过去两年对未成年人游戏的监管要求始终严格,但对游戏行业本身并没有一棒打死的打算,甚至还有相关政策鼓励发展电子竞技和基于游戏的文化出海。

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投资者和创业者而言,面对政策监管,不能有侥幸心理的同时,也没有杯弓蛇影的必要。不然,你只是在给段永平们,创造抄底的良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段永平,抄底腾讯

发布日期:2021-08-05 15:45
摘要: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



郑玄

【OR  商业新媒体】

腾讯股价跌至年内低点之际,段永平出手了。

周二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发文将电子游戏比作“精神鸦片”,致使国内游戏股大跌。其中腾讯单日跌去6.11%,当日收盘价为446港元,逼近年内低点。事实上今年2月腾讯股价达到历史高点的773.4港元后持续下跌,目前较高点已经下跌了超过40%。

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8月4日早间,段永平在雪球上发文称,已经买入腾讯ADR,并表示如果腾讯股价进一步下跌,将继续买入腾讯ADR。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段永平第一次抄底腾讯。根据他在雪球上的分享,2018年游戏行业处于低谷时段永平就曾抄底腾讯。腾讯也是除苹果、茅台外,段永平在二级市场关注最多的个股之一。

不过腾讯没有给段永平继续加仓的机会,8月4日腾讯股价反弹,当日收涨2.42%。

长坡厚雪

在投资圈,段永平对腾讯的喜爱人尽皆知。

段永平从2018年第一次投资腾讯,对于背后的逻辑,段永平用八个字来形容:长长的坡,厚厚的雪。

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一脉相承,段永平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他曾经分享自己投资只有三个标准: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和合理价钱。

对于企业文化,企业家出身的段永平有着自己的理解,但他在社交媒体上很少评价除了OV、拼多多这些“自己人”之外其他公司的企业文化。对于腾讯,他只在2019年底谈过一次,认为马化腾人不错而且年轻,且微信和微信支付的影响非常大和深远。

事实上,段永平表示自己虽然有一个腾讯高管的球友,但在投资前并没有和腾讯内人士交流接触,真正驱动他投资的原因,是腾讯的商业护城河。

在他看来,腾讯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建立的社交网络,(通过游戏)将流量货币化,这种模式未来十年之内都很难被撼动,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长坡厚雪”。

“长坡厚雪”来源于巴菲特的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之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厚雪(湿雪)指的是企业要有足够强的盈利能力,而长坡指的是公司所处的赛道要有足够大的天花板,可以支撑企业长期增长。

2017年3月,段永平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名为《长长的坡,厚厚的雪》的文章,他在里面表示自己重仓的苹果、茅台,以及后来投资的腾讯、FB、谷歌都是长坡厚雪的代表。

但投资除了要投好公司,也要看投资的价格合不合理。而价钱不合理,也是段永平一直没有出手腾讯的原因。早在2010年,段永平就曾表示,自己一直觉得腾讯是不错的公司,只是错过了不错的价钱。

当时腾讯的股价总市值约为3500亿港元,段永平没有想到,几年后踩中移动互联网的腾讯股价飙升了8倍,而股价屡创新高的腾讯,在这8年里几乎没有回调,也没给段永平留下太多投资的机会。

直到2018年国内停发版号重创游戏行业,腾讯股价也从年初的480港元高点(约4.5万亿港元市值),在2018年10月降至250港元,接近腰斩。

段永平趁机抄底腾讯,此后随着国内恢复版号审批,加上疫情期间业绩暴涨,腾讯股价从2018年底开始回涨,最高时段永平的持仓收益将近200%,即使最近几月股价回落,段永平持仓腾讯的收益也在80%以上。

而与2018年相比,此时出手腾讯的价格高了80%左右,但在段永平眼里这个价格依然合理,或许是因为腾讯的估值基础发生了变化。

段永平不喜欢预测一家公司股价或者市值的走势,认为市值是其他投资者愿意购买一家公司的价格,自己不知道其他人的心理价位,也就无法预测一家公司能到多少市值。但他会关注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2019年他曾预测未来10-15年,腾讯的盈利会达到2000-3000亿元。

但2020年遇到疫情这个拐点,腾讯可能比段永平当初的预测更早实现这一目标。根据财报,2020年腾讯净利润突破12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再次增长22%,如果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腾讯在2023年或者2024年净利润就将达到2000亿元。

长坡依旧,坡上的积雪更厚,段永平用一个比三年前更高的价格加仓腾讯,也就不足为奇。

游戏行业虚惊一场?

段永平的投资很少考虑短期的市场和政策因素,但对更多投资者而言,真正让他们松一口气的,还是这场舆论风波最终没有发酵成又一场针对游戏行业的监管风暴。

8月3日,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名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直指腾讯的《王者荣耀》,把游戏比作“精神鸦片”,很快这篇文章便在游戏圈和投资圈沸腾,不少从业者认为这篇文章此时的定性,预示着游戏将成为继互联网数据安全,K12教培后又一个监管打击的对象。

受此影响,8月3日开盘后国内游戏公司股价大跌,最多时腾讯跌幅达到10%,网易跌幅近15%,中手游迭幅约20%,心动公司跌幅17%。此外,A股游戏公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分别跌近5%。

但最后来看游戏行业只是“虚惊一场”。当天下午这篇文章在《经济参考报》的官网上删除,之后上线时已经删除了文章中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字眼,文章标题也改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

再加上游戏行业相关的主管部门也没有进一步跟进出台政策,市场的紧张情绪有所放缓,8月4日游戏股普遍反弹,腾讯收涨2%,中手游收涨1%,心动网络收涨1.7%,网易的跌幅也从开盘后跌超5%有所收窄,最终收跌1.6%。

一篇文章引发行业海啸,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反应明显过度,但也在情理之中。过去两个月,从互联网公司跨境上市的数据安全,到教培行业的双减禁令,连续两场监管风暴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依然历历在目。

而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很多从业者还记着20年前那篇光明日报刊发的《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那篇文章引发的舆论风暴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几乎摧毁了刚刚起步的国内主机游戏市场。

但时至今日,国内行业监管政策并非无迹可寻。不论是海外上市的数据安全,还是教育行业监管,在舆论发酵前监管早已有明确的态度。很多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走一步看一步,直到相关政策正式落地才如梦初醒。

而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过去两年对未成年人游戏的监管要求始终严格,但对游戏行业本身并没有一棒打死的打算,甚至还有相关政策鼓励发展电子竞技和基于游戏的文化出海。

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投资者和创业者而言,面对政策监管,不能有侥幸心理的同时,也没有杯弓蛇影的必要。不然,你只是在给段永平们,创造抄底的良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



郑玄

【OR  商业新媒体】

腾讯股价跌至年内低点之际,段永平出手了。

周二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发文将电子游戏比作“精神鸦片”,致使国内游戏股大跌。其中腾讯单日跌去6.11%,当日收盘价为446港元,逼近年内低点。事实上今年2月腾讯股价达到历史高点的773.4港元后持续下跌,目前较高点已经下跌了超过40%。

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8月4日早间,段永平在雪球上发文称,已经买入腾讯ADR,并表示如果腾讯股价进一步下跌,将继续买入腾讯ADR。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段永平第一次抄底腾讯。根据他在雪球上的分享,2018年游戏行业处于低谷时段永平就曾抄底腾讯。腾讯也是除苹果、茅台外,段永平在二级市场关注最多的个股之一。

不过腾讯没有给段永平继续加仓的机会,8月4日腾讯股价反弹,当日收涨2.42%。

长坡厚雪

在投资圈,段永平对腾讯的喜爱人尽皆知。

段永平从2018年第一次投资腾讯,对于背后的逻辑,段永平用八个字来形容:长长的坡,厚厚的雪。

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一脉相承,段永平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他曾经分享自己投资只有三个标准: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和合理价钱。

对于企业文化,企业家出身的段永平有着自己的理解,但他在社交媒体上很少评价除了OV、拼多多这些“自己人”之外其他公司的企业文化。对于腾讯,他只在2019年底谈过一次,认为马化腾人不错而且年轻,且微信和微信支付的影响非常大和深远。

事实上,段永平表示自己虽然有一个腾讯高管的球友,但在投资前并没有和腾讯内人士交流接触,真正驱动他投资的原因,是腾讯的商业护城河。

在他看来,腾讯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建立的社交网络,(通过游戏)将流量货币化,这种模式未来十年之内都很难被撼动,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长坡厚雪”。

“长坡厚雪”来源于巴菲特的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之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厚雪(湿雪)指的是企业要有足够强的盈利能力,而长坡指的是公司所处的赛道要有足够大的天花板,可以支撑企业长期增长。

2017年3月,段永平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名为《长长的坡,厚厚的雪》的文章,他在里面表示自己重仓的苹果、茅台,以及后来投资的腾讯、FB、谷歌都是长坡厚雪的代表。

但投资除了要投好公司,也要看投资的价格合不合理。而价钱不合理,也是段永平一直没有出手腾讯的原因。早在2010年,段永平就曾表示,自己一直觉得腾讯是不错的公司,只是错过了不错的价钱。

当时腾讯的股价总市值约为3500亿港元,段永平没有想到,几年后踩中移动互联网的腾讯股价飙升了8倍,而股价屡创新高的腾讯,在这8年里几乎没有回调,也没给段永平留下太多投资的机会。

直到2018年国内停发版号重创游戏行业,腾讯股价也从年初的480港元高点(约4.5万亿港元市值),在2018年10月降至250港元,接近腰斩。

段永平趁机抄底腾讯,此后随着国内恢复版号审批,加上疫情期间业绩暴涨,腾讯股价从2018年底开始回涨,最高时段永平的持仓收益将近200%,即使最近几月股价回落,段永平持仓腾讯的收益也在80%以上。

而与2018年相比,此时出手腾讯的价格高了80%左右,但在段永平眼里这个价格依然合理,或许是因为腾讯的估值基础发生了变化。

段永平不喜欢预测一家公司股价或者市值的走势,认为市值是其他投资者愿意购买一家公司的价格,自己不知道其他人的心理价位,也就无法预测一家公司能到多少市值。但他会关注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2019年他曾预测未来10-15年,腾讯的盈利会达到2000-3000亿元。

但2020年遇到疫情这个拐点,腾讯可能比段永平当初的预测更早实现这一目标。根据财报,2020年腾讯净利润突破12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再次增长22%,如果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腾讯在2023年或者2024年净利润就将达到2000亿元。

长坡依旧,坡上的积雪更厚,段永平用一个比三年前更高的价格加仓腾讯,也就不足为奇。

游戏行业虚惊一场?

段永平的投资很少考虑短期的市场和政策因素,但对更多投资者而言,真正让他们松一口气的,还是这场舆论风波最终没有发酵成又一场针对游戏行业的监管风暴。

8月3日,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名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直指腾讯的《王者荣耀》,把游戏比作“精神鸦片”,很快这篇文章便在游戏圈和投资圈沸腾,不少从业者认为这篇文章此时的定性,预示着游戏将成为继互联网数据安全,K12教培后又一个监管打击的对象。

受此影响,8月3日开盘后国内游戏公司股价大跌,最多时腾讯跌幅达到10%,网易跌幅近15%,中手游迭幅约20%,心动公司跌幅17%。此外,A股游戏公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分别跌近5%。

但最后来看游戏行业只是“虚惊一场”。当天下午这篇文章在《经济参考报》的官网上删除,之后上线时已经删除了文章中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字眼,文章标题也改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

再加上游戏行业相关的主管部门也没有进一步跟进出台政策,市场的紧张情绪有所放缓,8月4日游戏股普遍反弹,腾讯收涨2%,中手游收涨1%,心动网络收涨1.7%,网易的跌幅也从开盘后跌超5%有所收窄,最终收跌1.6%。

一篇文章引发行业海啸,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反应明显过度,但也在情理之中。过去两个月,从互联网公司跨境上市的数据安全,到教培行业的双减禁令,连续两场监管风暴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依然历历在目。

而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很多从业者还记着20年前那篇光明日报刊发的《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那篇文章引发的舆论风暴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几乎摧毁了刚刚起步的国内主机游戏市场。

但时至今日,国内行业监管政策并非无迹可寻。不论是海外上市的数据安全,还是教育行业监管,在舆论发酵前监管早已有明确的态度。很多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走一步看一步,直到相关政策正式落地才如梦初醒。

而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过去两年对未成年人游戏的监管要求始终严格,但对游戏行业本身并没有一棒打死的打算,甚至还有相关政策鼓励发展电子竞技和基于游戏的文化出海。

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投资者和创业者而言,面对政策监管,不能有侥幸心理的同时,也没有杯弓蛇影的必要。不然,你只是在给段永平们,创造抄底的良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段永平,抄底腾讯

发布日期:2021-08-05 15:45
摘要: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



郑玄

【OR  商业新媒体】

腾讯股价跌至年内低点之际,段永平出手了。

周二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发文将电子游戏比作“精神鸦片”,致使国内游戏股大跌。其中腾讯单日跌去6.11%,当日收盘价为446港元,逼近年内低点。事实上今年2月腾讯股价达到历史高点的773.4港元后持续下跌,目前较高点已经下跌了超过40%。

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8月4日早间,段永平在雪球上发文称,已经买入腾讯ADR,并表示如果腾讯股价进一步下跌,将继续买入腾讯ADR。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段永平第一次抄底腾讯。根据他在雪球上的分享,2018年游戏行业处于低谷时段永平就曾抄底腾讯。腾讯也是除苹果、茅台外,段永平在二级市场关注最多的个股之一。

不过腾讯没有给段永平继续加仓的机会,8月4日腾讯股价反弹,当日收涨2.42%。

长坡厚雪

在投资圈,段永平对腾讯的喜爱人尽皆知。

段永平从2018年第一次投资腾讯,对于背后的逻辑,段永平用八个字来形容:长长的坡,厚厚的雪。

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一脉相承,段永平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他曾经分享自己投资只有三个标准: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和合理价钱。

对于企业文化,企业家出身的段永平有着自己的理解,但他在社交媒体上很少评价除了OV、拼多多这些“自己人”之外其他公司的企业文化。对于腾讯,他只在2019年底谈过一次,认为马化腾人不错而且年轻,且微信和微信支付的影响非常大和深远。

事实上,段永平表示自己虽然有一个腾讯高管的球友,但在投资前并没有和腾讯内人士交流接触,真正驱动他投资的原因,是腾讯的商业护城河。

在他看来,腾讯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建立的社交网络,(通过游戏)将流量货币化,这种模式未来十年之内都很难被撼动,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长坡厚雪”。

“长坡厚雪”来源于巴菲特的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之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厚雪(湿雪)指的是企业要有足够强的盈利能力,而长坡指的是公司所处的赛道要有足够大的天花板,可以支撑企业长期增长。

2017年3月,段永平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名为《长长的坡,厚厚的雪》的文章,他在里面表示自己重仓的苹果、茅台,以及后来投资的腾讯、FB、谷歌都是长坡厚雪的代表。

但投资除了要投好公司,也要看投资的价格合不合理。而价钱不合理,也是段永平一直没有出手腾讯的原因。早在2010年,段永平就曾表示,自己一直觉得腾讯是不错的公司,只是错过了不错的价钱。

当时腾讯的股价总市值约为3500亿港元,段永平没有想到,几年后踩中移动互联网的腾讯股价飙升了8倍,而股价屡创新高的腾讯,在这8年里几乎没有回调,也没给段永平留下太多投资的机会。

直到2018年国内停发版号重创游戏行业,腾讯股价也从年初的480港元高点(约4.5万亿港元市值),在2018年10月降至250港元,接近腰斩。

段永平趁机抄底腾讯,此后随着国内恢复版号审批,加上疫情期间业绩暴涨,腾讯股价从2018年底开始回涨,最高时段永平的持仓收益将近200%,即使最近几月股价回落,段永平持仓腾讯的收益也在80%以上。

而与2018年相比,此时出手腾讯的价格高了80%左右,但在段永平眼里这个价格依然合理,或许是因为腾讯的估值基础发生了变化。

段永平不喜欢预测一家公司股价或者市值的走势,认为市值是其他投资者愿意购买一家公司的价格,自己不知道其他人的心理价位,也就无法预测一家公司能到多少市值。但他会关注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2019年他曾预测未来10-15年,腾讯的盈利会达到2000-3000亿元。

但2020年遇到疫情这个拐点,腾讯可能比段永平当初的预测更早实现这一目标。根据财报,2020年腾讯净利润突破12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再次增长22%,如果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腾讯在2023年或者2024年净利润就将达到2000亿元。

长坡依旧,坡上的积雪更厚,段永平用一个比三年前更高的价格加仓腾讯,也就不足为奇。

游戏行业虚惊一场?

段永平的投资很少考虑短期的市场和政策因素,但对更多投资者而言,真正让他们松一口气的,还是这场舆论风波最终没有发酵成又一场针对游戏行业的监管风暴。

8月3日,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名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直指腾讯的《王者荣耀》,把游戏比作“精神鸦片”,很快这篇文章便在游戏圈和投资圈沸腾,不少从业者认为这篇文章此时的定性,预示着游戏将成为继互联网数据安全,K12教培后又一个监管打击的对象。

受此影响,8月3日开盘后国内游戏公司股价大跌,最多时腾讯跌幅达到10%,网易跌幅近15%,中手游迭幅约20%,心动公司跌幅17%。此外,A股游戏公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分别跌近5%。

但最后来看游戏行业只是“虚惊一场”。当天下午这篇文章在《经济参考报》的官网上删除,之后上线时已经删除了文章中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字眼,文章标题也改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

再加上游戏行业相关的主管部门也没有进一步跟进出台政策,市场的紧张情绪有所放缓,8月4日游戏股普遍反弹,腾讯收涨2%,中手游收涨1%,心动网络收涨1.7%,网易的跌幅也从开盘后跌超5%有所收窄,最终收跌1.6%。

一篇文章引发行业海啸,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反应明显过度,但也在情理之中。过去两个月,从互联网公司跨境上市的数据安全,到教培行业的双减禁令,连续两场监管风暴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依然历历在目。

而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很多从业者还记着20年前那篇光明日报刊发的《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那篇文章引发的舆论风暴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几乎摧毁了刚刚起步的国内主机游戏市场。

但时至今日,国内行业监管政策并非无迹可寻。不论是海外上市的数据安全,还是教育行业监管,在舆论发酵前监管早已有明确的态度。很多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走一步看一步,直到相关政策正式落地才如梦初醒。

而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过去两年对未成年人游戏的监管要求始终严格,但对游戏行业本身并没有一棒打死的打算,甚至还有相关政策鼓励发展电子竞技和基于游戏的文化出海。

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投资者和创业者而言,面对政策监管,不能有侥幸心理的同时,也没有杯弓蛇影的必要。不然,你只是在给段永平们,创造抄底的良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