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采取监管整顿措施,但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



Greg Ip

【OR  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投资者眼中,中国监管机构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超级明星公司的监管整顿肯定像是自杀行为。还有什么比打压一些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更能削弱增长的呢?

中国领导人持不同看法。在他们看来,技术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拥有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和其他消费互联网公司固然不错,但他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

中国领导人认为,中国需要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商用飞机和电信设备,以保持中国的制造能力、避免去工业化,以及实现不依赖外国供应商的自主性。因此,在多个方面监管整顿消费者互联网公司之际,中共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并发出 “购买中国货”的指令。

习近平去年在党刊《求是》发表的文章中描述了这些不同的优先事项。根据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相关研究人员的翻译,他承认线上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并称中国 “要加快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建设”。“同时,必须看到,实体经济是基础,各种制造业不能丢。”


历史上,大多数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制造业会取代农业,然后服务业会取代制造业。近几十年来,在一些最发达经济体中,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已经下降,美国和英国尤其明显,这些国家制造业岗位已经大量转移到海外,特别是中国。

虽然制造业在中国GDP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仍为26%,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而且中国政府希望保持下去,意味着不会跟随其他国家走去工业化的道路。

专注中国的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Dan Wang今年早些时候写道,中国不能像英国那样,英国在电视、新闻、金融和大学等听起来很高大上的行业非常成功,但研发投入强度却在下降,该国最大一些企业在全球的地位也降低。

全世界的政治家通常都会过于看重制造业,而投资者则不然。大多数制造业竞争激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劳动力,所有这些都令利润承压。相比之下,一家拥有主导地位的平台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可以用很少的投资增量产生巨额利润。这就是Facebook Inc. (FB)的价值是半导体制造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的11倍、而员工数量只比美光科技多50%的原因。这也是在股价近期大跌之前,阿里巴巴今年2月份的价值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 20倍的原因。阿里巴巴是在线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关联公司;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龙头企业,享受大量政府补贴。

不过,在中国领导人看来,消费互联网公司给社会带来了没有在私募市场价值中得到反映的各种成本。蚂蚁集团等公司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在线教育助长社会焦虑,而正如一家官媒本周所说,腾讯等公司的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

相反,中国领导人认为制造业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是市场价值无法反映的。几十年来,中国通过制造业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生产力、传播了基本技能和知识。现在,为达到与西方平起平坐的地位,他们认为中国必须能够制造最先进的技术,并将使用补贴、保护主义和强制技术转让来实现这一目标。

美国领导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他们也担心科技巨头会扼杀竞争、侵犯隐私、误传不实信息,鼓励上网成瘾。美国领导人准备效仿中国,愿意补贴被认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制造商。但在美国,资本分配方面市场说了算,政府退居次席。中国则恰恰相反。

这并不能说明中国是正确的。在经济还有很大追赶空间时,将资本分配给那些被认为是国家发展所必需的产业带来了巨大回报。而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赶了上来,回报率急剧下降,中国的工业领域往往充斥着过剩的产能和债务。此外,中国国内市场无法吸收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剩余产品必须出口。为了保持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巨大占比,中国实际上是迫使其他国家接受较小的份额,使贸易摩擦难以消除。

然而,无论中共的优先事项从长远来看是否合理,最近中国股市的震荡表明,这些举措在短期内就可以成就或毁掉一家公司的未来。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Ray Dalio上周写道,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是为了服务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资本家必须明白他们在系统中的从属地位,否则将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希望由制造业挑起经济大梁,而非互联网

发布日期:2021-08-05 10:44
摘要:尽管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采取监管整顿措施,但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



Greg Ip

【OR  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投资者眼中,中国监管机构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超级明星公司的监管整顿肯定像是自杀行为。还有什么比打压一些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更能削弱增长的呢?

中国领导人持不同看法。在他们看来,技术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拥有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和其他消费互联网公司固然不错,但他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

中国领导人认为,中国需要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商用飞机和电信设备,以保持中国的制造能力、避免去工业化,以及实现不依赖外国供应商的自主性。因此,在多个方面监管整顿消费者互联网公司之际,中共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并发出 “购买中国货”的指令。

习近平去年在党刊《求是》发表的文章中描述了这些不同的优先事项。根据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相关研究人员的翻译,他承认线上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并称中国 “要加快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建设”。“同时,必须看到,实体经济是基础,各种制造业不能丢。”


历史上,大多数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制造业会取代农业,然后服务业会取代制造业。近几十年来,在一些最发达经济体中,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已经下降,美国和英国尤其明显,这些国家制造业岗位已经大量转移到海外,特别是中国。

虽然制造业在中国GDP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仍为26%,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而且中国政府希望保持下去,意味着不会跟随其他国家走去工业化的道路。

专注中国的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Dan Wang今年早些时候写道,中国不能像英国那样,英国在电视、新闻、金融和大学等听起来很高大上的行业非常成功,但研发投入强度却在下降,该国最大一些企业在全球的地位也降低。

全世界的政治家通常都会过于看重制造业,而投资者则不然。大多数制造业竞争激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劳动力,所有这些都令利润承压。相比之下,一家拥有主导地位的平台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可以用很少的投资增量产生巨额利润。这就是Facebook Inc. (FB)的价值是半导体制造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的11倍、而员工数量只比美光科技多50%的原因。这也是在股价近期大跌之前,阿里巴巴今年2月份的价值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 20倍的原因。阿里巴巴是在线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关联公司;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龙头企业,享受大量政府补贴。

不过,在中国领导人看来,消费互联网公司给社会带来了没有在私募市场价值中得到反映的各种成本。蚂蚁集团等公司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在线教育助长社会焦虑,而正如一家官媒本周所说,腾讯等公司的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

相反,中国领导人认为制造业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是市场价值无法反映的。几十年来,中国通过制造业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生产力、传播了基本技能和知识。现在,为达到与西方平起平坐的地位,他们认为中国必须能够制造最先进的技术,并将使用补贴、保护主义和强制技术转让来实现这一目标。

美国领导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他们也担心科技巨头会扼杀竞争、侵犯隐私、误传不实信息,鼓励上网成瘾。美国领导人准备效仿中国,愿意补贴被认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制造商。但在美国,资本分配方面市场说了算,政府退居次席。中国则恰恰相反。

这并不能说明中国是正确的。在经济还有很大追赶空间时,将资本分配给那些被认为是国家发展所必需的产业带来了巨大回报。而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赶了上来,回报率急剧下降,中国的工业领域往往充斥着过剩的产能和债务。此外,中国国内市场无法吸收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剩余产品必须出口。为了保持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巨大占比,中国实际上是迫使其他国家接受较小的份额,使贸易摩擦难以消除。

然而,无论中共的优先事项从长远来看是否合理,最近中国股市的震荡表明,这些举措在短期内就可以成就或毁掉一家公司的未来。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Ray Dalio上周写道,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是为了服务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资本家必须明白他们在系统中的从属地位,否则将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采取监管整顿措施,但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



Greg Ip

【OR  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投资者眼中,中国监管机构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超级明星公司的监管整顿肯定像是自杀行为。还有什么比打压一些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更能削弱增长的呢?

中国领导人持不同看法。在他们看来,技术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拥有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和其他消费互联网公司固然不错,但他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

中国领导人认为,中国需要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商用飞机和电信设备,以保持中国的制造能力、避免去工业化,以及实现不依赖外国供应商的自主性。因此,在多个方面监管整顿消费者互联网公司之际,中共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并发出 “购买中国货”的指令。

习近平去年在党刊《求是》发表的文章中描述了这些不同的优先事项。根据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相关研究人员的翻译,他承认线上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并称中国 “要加快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建设”。“同时,必须看到,实体经济是基础,各种制造业不能丢。”


历史上,大多数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制造业会取代农业,然后服务业会取代制造业。近几十年来,在一些最发达经济体中,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已经下降,美国和英国尤其明显,这些国家制造业岗位已经大量转移到海外,特别是中国。

虽然制造业在中国GDP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仍为26%,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而且中国政府希望保持下去,意味着不会跟随其他国家走去工业化的道路。

专注中国的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Dan Wang今年早些时候写道,中国不能像英国那样,英国在电视、新闻、金融和大学等听起来很高大上的行业非常成功,但研发投入强度却在下降,该国最大一些企业在全球的地位也降低。

全世界的政治家通常都会过于看重制造业,而投资者则不然。大多数制造业竞争激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劳动力,所有这些都令利润承压。相比之下,一家拥有主导地位的平台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可以用很少的投资增量产生巨额利润。这就是Facebook Inc. (FB)的价值是半导体制造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的11倍、而员工数量只比美光科技多50%的原因。这也是在股价近期大跌之前,阿里巴巴今年2月份的价值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 20倍的原因。阿里巴巴是在线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关联公司;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龙头企业,享受大量政府补贴。

不过,在中国领导人看来,消费互联网公司给社会带来了没有在私募市场价值中得到反映的各种成本。蚂蚁集团等公司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在线教育助长社会焦虑,而正如一家官媒本周所说,腾讯等公司的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

相反,中国领导人认为制造业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是市场价值无法反映的。几十年来,中国通过制造业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生产力、传播了基本技能和知识。现在,为达到与西方平起平坐的地位,他们认为中国必须能够制造最先进的技术,并将使用补贴、保护主义和强制技术转让来实现这一目标。

美国领导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他们也担心科技巨头会扼杀竞争、侵犯隐私、误传不实信息,鼓励上网成瘾。美国领导人准备效仿中国,愿意补贴被认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制造商。但在美国,资本分配方面市场说了算,政府退居次席。中国则恰恰相反。

这并不能说明中国是正确的。在经济还有很大追赶空间时,将资本分配给那些被认为是国家发展所必需的产业带来了巨大回报。而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赶了上来,回报率急剧下降,中国的工业领域往往充斥着过剩的产能和债务。此外,中国国内市场无法吸收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剩余产品必须出口。为了保持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巨大占比,中国实际上是迫使其他国家接受较小的份额,使贸易摩擦难以消除。

然而,无论中共的优先事项从长远来看是否合理,最近中国股市的震荡表明,这些举措在短期内就可以成就或毁掉一家公司的未来。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Ray Dalio上周写道,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是为了服务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资本家必须明白他们在系统中的从属地位,否则将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希望由制造业挑起经济大梁,而非互联网

发布日期:2021-08-05 10:44
摘要:尽管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采取监管整顿措施,但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



Greg Ip

【OR  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投资者眼中,中国监管机构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和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等超级明星公司的监管整顿肯定像是自杀行为。还有什么比打压一些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更能削弱增长的呢?

中国领导人持不同看法。在他们看来,技术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锦上添花型,另一种是不可或缺型。拥有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和其他消费互联网公司固然不错,但他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

中国领导人认为,中国需要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商用飞机和电信设备,以保持中国的制造能力、避免去工业化,以及实现不依赖外国供应商的自主性。因此,在多个方面监管整顿消费者互联网公司之际,中共仍继续向制造商提供大量补贴和保护,并发出 “购买中国货”的指令。

习近平去年在党刊《求是》发表的文章中描述了这些不同的优先事项。根据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相关研究人员的翻译,他承认线上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并称中国 “要加快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建设”。“同时,必须看到,实体经济是基础,各种制造业不能丢。”


历史上,大多数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制造业会取代农业,然后服务业会取代制造业。近几十年来,在一些最发达经济体中,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已经下降,美国和英国尤其明显,这些国家制造业岗位已经大量转移到海外,特别是中国。

虽然制造业在中国GDP中的比重有所下降,但仍为26%,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而且中国政府希望保持下去,意味着不会跟随其他国家走去工业化的道路。

专注中国的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Dan Wang今年早些时候写道,中国不能像英国那样,英国在电视、新闻、金融和大学等听起来很高大上的行业非常成功,但研发投入强度却在下降,该国最大一些企业在全球的地位也降低。

全世界的政治家通常都会过于看重制造业,而投资者则不然。大多数制造业竞争激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劳动力,所有这些都令利润承压。相比之下,一家拥有主导地位的平台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可以用很少的投资增量产生巨额利润。这就是Facebook Inc. (FB)的价值是半导体制造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的11倍、而员工数量只比美光科技多50%的原因。这也是在股价近期大跌之前,阿里巴巴今年2月份的价值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 20倍的原因。阿里巴巴是在线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关联公司;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龙头企业,享受大量政府补贴。

不过,在中国领导人看来,消费互联网公司给社会带来了没有在私募市场价值中得到反映的各种成本。蚂蚁集团等公司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在线教育助长社会焦虑,而正如一家官媒本周所说,腾讯等公司的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

相反,中国领导人认为制造业给社会带来的好处是市场价值无法反映的。几十年来,中国通过制造业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生产力、传播了基本技能和知识。现在,为达到与西方平起平坐的地位,他们认为中国必须能够制造最先进的技术,并将使用补贴、保护主义和强制技术转让来实现这一目标。

美国领导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他们也担心科技巨头会扼杀竞争、侵犯隐私、误传不实信息,鼓励上网成瘾。美国领导人准备效仿中国,愿意补贴被认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制造商。但在美国,资本分配方面市场说了算,政府退居次席。中国则恰恰相反。

这并不能说明中国是正确的。在经济还有很大追赶空间时,将资本分配给那些被认为是国家发展所必需的产业带来了巨大回报。而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赶了上来,回报率急剧下降,中国的工业领域往往充斥着过剩的产能和债务。此外,中国国内市场无法吸收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剩余产品必须出口。为了保持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巨大占比,中国实际上是迫使其他国家接受较小的份额,使贸易摩擦难以消除。

然而,无论中共的优先事项从长远来看是否合理,最近中国股市的震荡表明,这些举措在短期内就可以成就或毁掉一家公司的未来。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Ray Dalio上周写道,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是为了服务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资本家必须明白他们在系统中的从属地位,否则将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