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常态;这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中概股在七月份的一轮疯狂下挫,并引发了A股的强烈震荡,让市场的很多参与者开始更加关注政策风险,并开始惊呼外围市场对于境内市场的巨大冲击。而事实上,从短期来看,A股在经历了短期的调整之后,就很快实现了稳定,而中概股市场则仍然显得惊魂未定。

本轮中概股大幅调整的导火索是中国官方开始对校外学科类培训的严格取缔,伴随着相关股票的“即将清零”,市场的恐慌也开始明显加剧。恐慌的缘由是因为害怕更多的中概股公司可能会因为政策而被剿灭。跟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相关指数自年初的高点也已经基本腰斩,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市场的剧烈调整以及背后的恐慌和无力。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如此剧烈的市场波动,2018年中美贸易战肆虐时,中概股相关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也达到了40%。网友戏言称,本来觉得只有美国出政策才能让中概股暴跌,原来中国出政策中概股会跌得更惨。

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一个常态,去年疫情肆虐之下,中概股的表现一骑绝尘,也创造出若干“十倍股”,在很大程度上也表明中概股市场本身存在的炒作特性。事实上,翻开中概股的报表,多数公司都是处于亏损的状况,而这样的公司想要在短期之内暴涨,需要的是“故事”和大量的资金推动,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故事”讲不通了,获利资金大量离场,本身也是一种自然的潮汐现象。

如果将市场的暴涨暴跌归因于“政策”,这看似直观,但却忘记了金融市场的本性——在一个没有过多干预的市场中,追涨杀跌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说到底“博弈”而非“基本面”才是主导市场的最终要素。

在这样的市场中,投资者看到的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期许,比如说某公司目前占据1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在5%,但是基于“赢家通吃”的“定律”,该公司可以依靠“优秀的团队”在10年后达到3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能从5%上升至10%,那么投资者应该毫不犹豫地买入并长期持有这家公司。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的说辞,并以此推演出各种买入行为背后的逻辑。然而,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在未来的10年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可以让这个“未来”变得遥不可及。

笔者有一位朋友,从事气象学研究,在他看来,气候预测是一个短期无比正确,但长期大概率会错得离谱的学科研究,换句话说,预测未来3天的气候几乎可以百发百中,但预测100年以后的气候几乎靠运气。我问他,是什么导致了预测不可靠,他说很多时候是因为一个小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体系变化,从而导致气候的走向完全脱离了原本的预测逻辑。

这样的一种现象在金融市场中也无处不在,“测不准”是一个常态。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对于历史有记忆,通常会根据历史经验来调整自己的行为,从而更有可能让“理应”发生的事情最终无法实现。

颇有些讽刺的是,当这些“测不准”发生后,多数投资者都会将“测不准”的原因归结于外部因素,比如说“疫情”,抑或是眼下的“政策”。事实上,大多数投资人都知道,关于“双减”政策的各种吹风早已开始,而多数人认为政策只会“走过场”,才是导致市场出现“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关于房地产的政策基调本身就非常严厉,而很多投资者相信“大而不能倒”,才是其泥足深陷的根本原因。

说到底,过度的自信和对于风险的漠视,往往是造成“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当“黑天鹅”飞起时,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自己能否扛得住“血本无归”,与此同时,更加重要的是,以前的那个“故事”和“逻辑”是不是在更长的时间轴内仍然存在并有效。

一个颇有些意思的现象是,政策往往在短期内会达到效果,但在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却经常会失去最初的准心,甚至形成反效果。比如说当年的“八项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白酒行业,但这不妨碍茅台在过去的几年中成为“股王”。换个角度来说,其实多数的长期投资逻辑并没有谬误——因为这种逻辑往往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出发,但一旦形成“集体无意识”,那么就可能导致政策的干预,而干预的强度往往决定了“集体无意识”在何种程度上出现坍塌,继而在短期市场交易中被反映出来。

交易层面的情绪也很容易被放大,尤其是在市场急速上升或者下滑时。对于投资者来说,希望避免情绪的过度波动,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做好基本面的研究,并从过往的市场体验中真正吸取经验或者教训。

中概股的历史表现事实上也告诉大家,这个市场中的情绪释放是极端且极致的,这背后既有市场本身的原因,比如说其相对较为宽松的上市门槛。此外,也有投资者的因素,比如说大量的有中国背景的散户投资者以及对中国并不那么熟悉的专业投资者,这两类投资者的共存让整个市场的风格显得十分极致。与此同时,中概股市场也往往容易受到各种消息和传言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概股市场反映出的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所以,如果能稍微跳开一步,我们可能会对中概股市场有更加客观的认识,也会对其波动给出更加理性的分析和解释。总体而言,这样的一个市场更容易放大情绪,也因此更容易“上头”和“过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概股的“上头”和“过头”

发布日期:2021-08-05 08:04
摘要: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常态;这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中概股在七月份的一轮疯狂下挫,并引发了A股的强烈震荡,让市场的很多参与者开始更加关注政策风险,并开始惊呼外围市场对于境内市场的巨大冲击。而事实上,从短期来看,A股在经历了短期的调整之后,就很快实现了稳定,而中概股市场则仍然显得惊魂未定。

本轮中概股大幅调整的导火索是中国官方开始对校外学科类培训的严格取缔,伴随着相关股票的“即将清零”,市场的恐慌也开始明显加剧。恐慌的缘由是因为害怕更多的中概股公司可能会因为政策而被剿灭。跟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相关指数自年初的高点也已经基本腰斩,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市场的剧烈调整以及背后的恐慌和无力。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如此剧烈的市场波动,2018年中美贸易战肆虐时,中概股相关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也达到了40%。网友戏言称,本来觉得只有美国出政策才能让中概股暴跌,原来中国出政策中概股会跌得更惨。

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一个常态,去年疫情肆虐之下,中概股的表现一骑绝尘,也创造出若干“十倍股”,在很大程度上也表明中概股市场本身存在的炒作特性。事实上,翻开中概股的报表,多数公司都是处于亏损的状况,而这样的公司想要在短期之内暴涨,需要的是“故事”和大量的资金推动,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故事”讲不通了,获利资金大量离场,本身也是一种自然的潮汐现象。

如果将市场的暴涨暴跌归因于“政策”,这看似直观,但却忘记了金融市场的本性——在一个没有过多干预的市场中,追涨杀跌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说到底“博弈”而非“基本面”才是主导市场的最终要素。

在这样的市场中,投资者看到的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期许,比如说某公司目前占据1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在5%,但是基于“赢家通吃”的“定律”,该公司可以依靠“优秀的团队”在10年后达到3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能从5%上升至10%,那么投资者应该毫不犹豫地买入并长期持有这家公司。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的说辞,并以此推演出各种买入行为背后的逻辑。然而,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在未来的10年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可以让这个“未来”变得遥不可及。

笔者有一位朋友,从事气象学研究,在他看来,气候预测是一个短期无比正确,但长期大概率会错得离谱的学科研究,换句话说,预测未来3天的气候几乎可以百发百中,但预测100年以后的气候几乎靠运气。我问他,是什么导致了预测不可靠,他说很多时候是因为一个小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体系变化,从而导致气候的走向完全脱离了原本的预测逻辑。

这样的一种现象在金融市场中也无处不在,“测不准”是一个常态。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对于历史有记忆,通常会根据历史经验来调整自己的行为,从而更有可能让“理应”发生的事情最终无法实现。

颇有些讽刺的是,当这些“测不准”发生后,多数投资者都会将“测不准”的原因归结于外部因素,比如说“疫情”,抑或是眼下的“政策”。事实上,大多数投资人都知道,关于“双减”政策的各种吹风早已开始,而多数人认为政策只会“走过场”,才是导致市场出现“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关于房地产的政策基调本身就非常严厉,而很多投资者相信“大而不能倒”,才是其泥足深陷的根本原因。

说到底,过度的自信和对于风险的漠视,往往是造成“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当“黑天鹅”飞起时,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自己能否扛得住“血本无归”,与此同时,更加重要的是,以前的那个“故事”和“逻辑”是不是在更长的时间轴内仍然存在并有效。

一个颇有些意思的现象是,政策往往在短期内会达到效果,但在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却经常会失去最初的准心,甚至形成反效果。比如说当年的“八项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白酒行业,但这不妨碍茅台在过去的几年中成为“股王”。换个角度来说,其实多数的长期投资逻辑并没有谬误——因为这种逻辑往往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出发,但一旦形成“集体无意识”,那么就可能导致政策的干预,而干预的强度往往决定了“集体无意识”在何种程度上出现坍塌,继而在短期市场交易中被反映出来。

交易层面的情绪也很容易被放大,尤其是在市场急速上升或者下滑时。对于投资者来说,希望避免情绪的过度波动,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做好基本面的研究,并从过往的市场体验中真正吸取经验或者教训。

中概股的历史表现事实上也告诉大家,这个市场中的情绪释放是极端且极致的,这背后既有市场本身的原因,比如说其相对较为宽松的上市门槛。此外,也有投资者的因素,比如说大量的有中国背景的散户投资者以及对中国并不那么熟悉的专业投资者,这两类投资者的共存让整个市场的风格显得十分极致。与此同时,中概股市场也往往容易受到各种消息和传言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概股市场反映出的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所以,如果能稍微跳开一步,我们可能会对中概股市场有更加客观的认识,也会对其波动给出更加理性的分析和解释。总体而言,这样的一个市场更容易放大情绪,也因此更容易“上头”和“过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常态;这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中概股在七月份的一轮疯狂下挫,并引发了A股的强烈震荡,让市场的很多参与者开始更加关注政策风险,并开始惊呼外围市场对于境内市场的巨大冲击。而事实上,从短期来看,A股在经历了短期的调整之后,就很快实现了稳定,而中概股市场则仍然显得惊魂未定。

本轮中概股大幅调整的导火索是中国官方开始对校外学科类培训的严格取缔,伴随着相关股票的“即将清零”,市场的恐慌也开始明显加剧。恐慌的缘由是因为害怕更多的中概股公司可能会因为政策而被剿灭。跟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相关指数自年初的高点也已经基本腰斩,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市场的剧烈调整以及背后的恐慌和无力。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如此剧烈的市场波动,2018年中美贸易战肆虐时,中概股相关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也达到了40%。网友戏言称,本来觉得只有美国出政策才能让中概股暴跌,原来中国出政策中概股会跌得更惨。

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一个常态,去年疫情肆虐之下,中概股的表现一骑绝尘,也创造出若干“十倍股”,在很大程度上也表明中概股市场本身存在的炒作特性。事实上,翻开中概股的报表,多数公司都是处于亏损的状况,而这样的公司想要在短期之内暴涨,需要的是“故事”和大量的资金推动,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故事”讲不通了,获利资金大量离场,本身也是一种自然的潮汐现象。

如果将市场的暴涨暴跌归因于“政策”,这看似直观,但却忘记了金融市场的本性——在一个没有过多干预的市场中,追涨杀跌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说到底“博弈”而非“基本面”才是主导市场的最终要素。

在这样的市场中,投资者看到的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期许,比如说某公司目前占据1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在5%,但是基于“赢家通吃”的“定律”,该公司可以依靠“优秀的团队”在10年后达到3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能从5%上升至10%,那么投资者应该毫不犹豫地买入并长期持有这家公司。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的说辞,并以此推演出各种买入行为背后的逻辑。然而,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在未来的10年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可以让这个“未来”变得遥不可及。

笔者有一位朋友,从事气象学研究,在他看来,气候预测是一个短期无比正确,但长期大概率会错得离谱的学科研究,换句话说,预测未来3天的气候几乎可以百发百中,但预测100年以后的气候几乎靠运气。我问他,是什么导致了预测不可靠,他说很多时候是因为一个小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体系变化,从而导致气候的走向完全脱离了原本的预测逻辑。

这样的一种现象在金融市场中也无处不在,“测不准”是一个常态。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对于历史有记忆,通常会根据历史经验来调整自己的行为,从而更有可能让“理应”发生的事情最终无法实现。

颇有些讽刺的是,当这些“测不准”发生后,多数投资者都会将“测不准”的原因归结于外部因素,比如说“疫情”,抑或是眼下的“政策”。事实上,大多数投资人都知道,关于“双减”政策的各种吹风早已开始,而多数人认为政策只会“走过场”,才是导致市场出现“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关于房地产的政策基调本身就非常严厉,而很多投资者相信“大而不能倒”,才是其泥足深陷的根本原因。

说到底,过度的自信和对于风险的漠视,往往是造成“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当“黑天鹅”飞起时,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自己能否扛得住“血本无归”,与此同时,更加重要的是,以前的那个“故事”和“逻辑”是不是在更长的时间轴内仍然存在并有效。

一个颇有些意思的现象是,政策往往在短期内会达到效果,但在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却经常会失去最初的准心,甚至形成反效果。比如说当年的“八项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白酒行业,但这不妨碍茅台在过去的几年中成为“股王”。换个角度来说,其实多数的长期投资逻辑并没有谬误——因为这种逻辑往往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出发,但一旦形成“集体无意识”,那么就可能导致政策的干预,而干预的强度往往决定了“集体无意识”在何种程度上出现坍塌,继而在短期市场交易中被反映出来。

交易层面的情绪也很容易被放大,尤其是在市场急速上升或者下滑时。对于投资者来说,希望避免情绪的过度波动,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做好基本面的研究,并从过往的市场体验中真正吸取经验或者教训。

中概股的历史表现事实上也告诉大家,这个市场中的情绪释放是极端且极致的,这背后既有市场本身的原因,比如说其相对较为宽松的上市门槛。此外,也有投资者的因素,比如说大量的有中国背景的散户投资者以及对中国并不那么熟悉的专业投资者,这两类投资者的共存让整个市场的风格显得十分极致。与此同时,中概股市场也往往容易受到各种消息和传言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概股市场反映出的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所以,如果能稍微跳开一步,我们可能会对中概股市场有更加客观的认识,也会对其波动给出更加理性的分析和解释。总体而言,这样的一个市场更容易放大情绪,也因此更容易“上头”和“过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概股的“上头”和“过头”

发布日期:2021-08-05 08:04
摘要: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常态;这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中概股在七月份的一轮疯狂下挫,并引发了A股的强烈震荡,让市场的很多参与者开始更加关注政策风险,并开始惊呼外围市场对于境内市场的巨大冲击。而事实上,从短期来看,A股在经历了短期的调整之后,就很快实现了稳定,而中概股市场则仍然显得惊魂未定。

本轮中概股大幅调整的导火索是中国官方开始对校外学科类培训的严格取缔,伴随着相关股票的“即将清零”,市场的恐慌也开始明显加剧。恐慌的缘由是因为害怕更多的中概股公司可能会因为政策而被剿灭。跟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相关指数自年初的高点也已经基本腰斩,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市场的剧烈调整以及背后的恐慌和无力。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如此剧烈的市场波动,2018年中美贸易战肆虐时,中概股相关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也达到了40%。网友戏言称,本来觉得只有美国出政策才能让中概股暴跌,原来中国出政策中概股会跌得更惨。

中概股的高波动性一直是一个常态,去年疫情肆虐之下,中概股的表现一骑绝尘,也创造出若干“十倍股”,在很大程度上也表明中概股市场本身存在的炒作特性。事实上,翻开中概股的报表,多数公司都是处于亏损的状况,而这样的公司想要在短期之内暴涨,需要的是“故事”和大量的资金推动,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故事”讲不通了,获利资金大量离场,本身也是一种自然的潮汐现象。

如果将市场的暴涨暴跌归因于“政策”,这看似直观,但却忘记了金融市场的本性——在一个没有过多干预的市场中,追涨杀跌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说到底“博弈”而非“基本面”才是主导市场的最终要素。

在这样的市场中,投资者看到的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期许,比如说某公司目前占据1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在5%,但是基于“赢家通吃”的“定律”,该公司可以依靠“优秀的团队”在10年后达到30%的市场份额,利润率能从5%上升至10%,那么投资者应该毫不犹豫地买入并长期持有这家公司。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的说辞,并以此推演出各种买入行为背后的逻辑。然而,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在未来的10年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可以让这个“未来”变得遥不可及。

笔者有一位朋友,从事气象学研究,在他看来,气候预测是一个短期无比正确,但长期大概率会错得离谱的学科研究,换句话说,预测未来3天的气候几乎可以百发百中,但预测100年以后的气候几乎靠运气。我问他,是什么导致了预测不可靠,他说很多时候是因为一个小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体系变化,从而导致气候的走向完全脱离了原本的预测逻辑。

这样的一种现象在金融市场中也无处不在,“测不准”是一个常态。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对于历史有记忆,通常会根据历史经验来调整自己的行为,从而更有可能让“理应”发生的事情最终无法实现。

颇有些讽刺的是,当这些“测不准”发生后,多数投资者都会将“测不准”的原因归结于外部因素,比如说“疫情”,抑或是眼下的“政策”。事实上,大多数投资人都知道,关于“双减”政策的各种吹风早已开始,而多数人认为政策只会“走过场”,才是导致市场出现“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关于房地产的政策基调本身就非常严厉,而很多投资者相信“大而不能倒”,才是其泥足深陷的根本原因。

说到底,过度的自信和对于风险的漠视,往往是造成“黑天鹅”的重要原因,而当“黑天鹅”飞起时,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自己能否扛得住“血本无归”,与此同时,更加重要的是,以前的那个“故事”和“逻辑”是不是在更长的时间轴内仍然存在并有效。

一个颇有些意思的现象是,政策往往在短期内会达到效果,但在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却经常会失去最初的准心,甚至形成反效果。比如说当年的“八项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白酒行业,但这不妨碍茅台在过去的几年中成为“股王”。换个角度来说,其实多数的长期投资逻辑并没有谬误——因为这种逻辑往往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出发,但一旦形成“集体无意识”,那么就可能导致政策的干预,而干预的强度往往决定了“集体无意识”在何种程度上出现坍塌,继而在短期市场交易中被反映出来。

交易层面的情绪也很容易被放大,尤其是在市场急速上升或者下滑时。对于投资者来说,希望避免情绪的过度波动,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做好基本面的研究,并从过往的市场体验中真正吸取经验或者教训。

中概股的历史表现事实上也告诉大家,这个市场中的情绪释放是极端且极致的,这背后既有市场本身的原因,比如说其相对较为宽松的上市门槛。此外,也有投资者的因素,比如说大量的有中国背景的散户投资者以及对中国并不那么熟悉的专业投资者,这两类投资者的共存让整个市场的风格显得十分极致。与此同时,中概股市场也往往容易受到各种消息和传言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概股市场反映出的不仅是市场对于“中国资产”的情绪变化,事实上也反映出投资者本身的天生“非理性”和“过度自信”。所以,如果能稍微跳开一步,我们可能会对中概股市场有更加客观的认识,也会对其波动给出更加理性的分析和解释。总体而言,这样的一个市场更容易放大情绪,也因此更容易“上头”和“过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