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富人们应专心应对更紧迫的问题;太空企业似乎是一个高风险命题。



Ashlee Vance

【OR  商业新媒体】

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去过太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也刚刚去过。其他富人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不过布兰森和贝索斯不单出钱买了船票——他们还出钱打造了整架太空飞船。作为个人,只要钱足够多,那么当他们想离开这个星球一段时间时,便不再受制于政府的飞行器。

这两次太空旅程引发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有些文章大唱赞歌,为将一群人送入太空并安全送回所需要的工程技术和不懈努力而欢呼,亦或是赞叹突破可能性边界所带来的奇迹。不过,大多情况下,这些事都成了一次难以抗拒的机会,供人们发泄对这些亿万富豪的不满,认为他们只顾着亿万富翁的享乐,而不去集中资源对抗疫情、气候变化或是地球上正在发生的其他危机。死亡正在发生。地球支离破碎。这些人、以及同样对太空充满热情的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应该把他们的太空雄心搁置一旁,专心致志应对我们眼下更紧迫的问题。

几十年前,当这三个人各自的太空公司刚刚创建时,它们被当作是这些新富阶层脑洞过大的实例。而今看来,尽管这些批评者在有效税率以及由谁来制定公共政策方面有些合理见解,但毕竟是他们太缺乏想象力了。亿万富豪的太空休闲之旅只不过是一个远远更广大的领域内最闪亮、最抢眼的目标。

经历了数十年抢跑之后,地球轨道以及更遥远的太空正在被数十家私营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实现着商业化。布兰森和贝索斯愿意乘坐自家飞行器进入太空,这远远不只是证明了他们的飞行器足够安全,可以尝试,更重要的是,这证明太空已向企业开放。其他人会继续前往太空,可能会有数千人,上天的还有数万个旨在进一步商业化太空的机器。无论马斯克能否实现移民火星,我们头顶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将是未来十年最重要的经济和科技事件之一。

私人太空领域近来还发生了很多不太受关注的事。比如一家名为Astra Space Inc.的公司首次公开募股,这家由风投投资的企业,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打造出轨道卫星运载火箭。该公司的目标是每天向轨道输送卫星。在Astra以21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不久后,卫星制造商Planet Labs Inc.也宣布计划上市,估值28亿美元,该公司每天通过太空中的数百双眼睛为地球的地面拍照。Firefly Aerospace Inc.在加州的发射台上有一架火箭正在等待发射许可。OneWeb和马斯克的SpaceX都在定期发射卫星,以覆盖整个地球,为高速互联网接入提供支持。在此前没有航天器的国家新西兰,Rocket Lab正计划登陆月球和金星。

太空狂热者们对包括上文提到的几家公司在内的私营太空行业尤其友善。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实体上市的早期努力帮助为该行业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些钱来自异常兴奋的投资者,而过去,这个行业曾完全依赖出于某些模糊军事目的或是对公共项目有广泛视野的政府。公众投资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未来十年左右时间里,围绕地球轨道运转的卫星数量预计将从3400颗左右增至5万到10万颗之间,而且这还只是在这些公司仅完成迄今为止所接到订单的情况下。

鉴于上述预期数字需要全球那些繁忙的私人航空发射场极其频繁地一个接一个地发射火箭,因此最终数字似乎不会那么高。但无论确切情况如何,所传递的信息并没有变:私营航空业就在这里。本月的太空旅行只是窥视一场远远更大且更具变革性的转变大戏的窗口。这些转变会带来什么结果很难预测,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自负和贪婪很可能会一如既往地存在。无论如何,若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我们就该相信,这个新兴行业会安然无忧的。

目前反对考虑太空的看法往往集中于太空旅行这件事所反映的明显轻浮本身之上。《洛杉矶时报》用才华横溢的作家迈克尔·希尔兹克(Michael Hiltzik)一篇专栏文章的标题总结了这类观点:《贝索斯—布兰森—马斯克的太空竞赛是对金钱的巨大浪费,在科学上一文不值》。希尔兹克对最近的一系列进展不屑一顾,认为只是在寻求刺激,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我们暂且不论人们每年为观看体育赛事和打视频游戏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私人太空领域的一些实例其实也提醒了我们,科技进步并不总是从A到B的命题,纯科学本身也有其自身价值,尽管未来能带来怎样的益处尚未可知。

Planet Labs的客户除了使用该公司的卫星网络寻找核扩散迹象之外,还用它追踪农作物健康情况、工厂的排放和雨林的流失。(当然,我们需要加强对私人卫星网络更私密用途的审查。)OneWeb和SpaceX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有潜力为数十亿无法以其他方式接入宽带的人提供服务。Rocket Lab的成功也展示了私人太空企业的平民普及化效应潜力,这家公司的创建人没有大学学历,在小屋子里自学工程知识成才。去太空过零重力瘾的富豪们只是这更大图景中的一小部分。

诚然,太空企业似乎仍是一个高风险命题,大笔盈利还远未得到保证。尽管SpaceX、Rocket Lab和Planet Labs等公司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但它们尚未展示出如何能像地球上更多在地面运行的企业那样,顺利地将太空轨道上的运行转化为盈利。正如业内所有人喜欢说的那样,太空很艰难。但新崛起的这些太空企业,包括那些知名富豪们经营的企业,正在试图找到出路,其中的潜在回报远远超出一时兴起所带来的享受。

当人类的想象力与聪明才智被赋予全新空间去飞翔探索时,人类从未停止过创造奇迹。对轨道旅行或登月计划失败的无情抨击,是对人类勇敢实践的漠视。没错,我们是面临重大难题。但这些难题靠我们闷头苦想我们的共同困境,根本无法得到解决。当人类带着好奇仰望星空,问出“接下来会怎样”时,我们才会有更多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比亿万富翁更宽广的是太空

发布日期:2021-08-04 16:08
摘要:富人们应专心应对更紧迫的问题;太空企业似乎是一个高风险命题。



Ashlee Vance

【OR  商业新媒体】

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去过太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也刚刚去过。其他富人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不过布兰森和贝索斯不单出钱买了船票——他们还出钱打造了整架太空飞船。作为个人,只要钱足够多,那么当他们想离开这个星球一段时间时,便不再受制于政府的飞行器。

这两次太空旅程引发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有些文章大唱赞歌,为将一群人送入太空并安全送回所需要的工程技术和不懈努力而欢呼,亦或是赞叹突破可能性边界所带来的奇迹。不过,大多情况下,这些事都成了一次难以抗拒的机会,供人们发泄对这些亿万富豪的不满,认为他们只顾着亿万富翁的享乐,而不去集中资源对抗疫情、气候变化或是地球上正在发生的其他危机。死亡正在发生。地球支离破碎。这些人、以及同样对太空充满热情的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应该把他们的太空雄心搁置一旁,专心致志应对我们眼下更紧迫的问题。

几十年前,当这三个人各自的太空公司刚刚创建时,它们被当作是这些新富阶层脑洞过大的实例。而今看来,尽管这些批评者在有效税率以及由谁来制定公共政策方面有些合理见解,但毕竟是他们太缺乏想象力了。亿万富豪的太空休闲之旅只不过是一个远远更广大的领域内最闪亮、最抢眼的目标。

经历了数十年抢跑之后,地球轨道以及更遥远的太空正在被数十家私营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实现着商业化。布兰森和贝索斯愿意乘坐自家飞行器进入太空,这远远不只是证明了他们的飞行器足够安全,可以尝试,更重要的是,这证明太空已向企业开放。其他人会继续前往太空,可能会有数千人,上天的还有数万个旨在进一步商业化太空的机器。无论马斯克能否实现移民火星,我们头顶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将是未来十年最重要的经济和科技事件之一。

私人太空领域近来还发生了很多不太受关注的事。比如一家名为Astra Space Inc.的公司首次公开募股,这家由风投投资的企业,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打造出轨道卫星运载火箭。该公司的目标是每天向轨道输送卫星。在Astra以21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不久后,卫星制造商Planet Labs Inc.也宣布计划上市,估值28亿美元,该公司每天通过太空中的数百双眼睛为地球的地面拍照。Firefly Aerospace Inc.在加州的发射台上有一架火箭正在等待发射许可。OneWeb和马斯克的SpaceX都在定期发射卫星,以覆盖整个地球,为高速互联网接入提供支持。在此前没有航天器的国家新西兰,Rocket Lab正计划登陆月球和金星。

太空狂热者们对包括上文提到的几家公司在内的私营太空行业尤其友善。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实体上市的早期努力帮助为该行业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些钱来自异常兴奋的投资者,而过去,这个行业曾完全依赖出于某些模糊军事目的或是对公共项目有广泛视野的政府。公众投资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未来十年左右时间里,围绕地球轨道运转的卫星数量预计将从3400颗左右增至5万到10万颗之间,而且这还只是在这些公司仅完成迄今为止所接到订单的情况下。

鉴于上述预期数字需要全球那些繁忙的私人航空发射场极其频繁地一个接一个地发射火箭,因此最终数字似乎不会那么高。但无论确切情况如何,所传递的信息并没有变:私营航空业就在这里。本月的太空旅行只是窥视一场远远更大且更具变革性的转变大戏的窗口。这些转变会带来什么结果很难预测,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自负和贪婪很可能会一如既往地存在。无论如何,若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我们就该相信,这个新兴行业会安然无忧的。

目前反对考虑太空的看法往往集中于太空旅行这件事所反映的明显轻浮本身之上。《洛杉矶时报》用才华横溢的作家迈克尔·希尔兹克(Michael Hiltzik)一篇专栏文章的标题总结了这类观点:《贝索斯—布兰森—马斯克的太空竞赛是对金钱的巨大浪费,在科学上一文不值》。希尔兹克对最近的一系列进展不屑一顾,认为只是在寻求刺激,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我们暂且不论人们每年为观看体育赛事和打视频游戏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私人太空领域的一些实例其实也提醒了我们,科技进步并不总是从A到B的命题,纯科学本身也有其自身价值,尽管未来能带来怎样的益处尚未可知。

Planet Labs的客户除了使用该公司的卫星网络寻找核扩散迹象之外,还用它追踪农作物健康情况、工厂的排放和雨林的流失。(当然,我们需要加强对私人卫星网络更私密用途的审查。)OneWeb和SpaceX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有潜力为数十亿无法以其他方式接入宽带的人提供服务。Rocket Lab的成功也展示了私人太空企业的平民普及化效应潜力,这家公司的创建人没有大学学历,在小屋子里自学工程知识成才。去太空过零重力瘾的富豪们只是这更大图景中的一小部分。

诚然,太空企业似乎仍是一个高风险命题,大笔盈利还远未得到保证。尽管SpaceX、Rocket Lab和Planet Labs等公司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但它们尚未展示出如何能像地球上更多在地面运行的企业那样,顺利地将太空轨道上的运行转化为盈利。正如业内所有人喜欢说的那样,太空很艰难。但新崛起的这些太空企业,包括那些知名富豪们经营的企业,正在试图找到出路,其中的潜在回报远远超出一时兴起所带来的享受。

当人类的想象力与聪明才智被赋予全新空间去飞翔探索时,人类从未停止过创造奇迹。对轨道旅行或登月计划失败的无情抨击,是对人类勇敢实践的漠视。没错,我们是面临重大难题。但这些难题靠我们闷头苦想我们的共同困境,根本无法得到解决。当人类带着好奇仰望星空,问出“接下来会怎样”时,我们才会有更多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富人们应专心应对更紧迫的问题;太空企业似乎是一个高风险命题。



Ashlee Vance

【OR  商业新媒体】

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去过太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也刚刚去过。其他富人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不过布兰森和贝索斯不单出钱买了船票——他们还出钱打造了整架太空飞船。作为个人,只要钱足够多,那么当他们想离开这个星球一段时间时,便不再受制于政府的飞行器。

这两次太空旅程引发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有些文章大唱赞歌,为将一群人送入太空并安全送回所需要的工程技术和不懈努力而欢呼,亦或是赞叹突破可能性边界所带来的奇迹。不过,大多情况下,这些事都成了一次难以抗拒的机会,供人们发泄对这些亿万富豪的不满,认为他们只顾着亿万富翁的享乐,而不去集中资源对抗疫情、气候变化或是地球上正在发生的其他危机。死亡正在发生。地球支离破碎。这些人、以及同样对太空充满热情的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应该把他们的太空雄心搁置一旁,专心致志应对我们眼下更紧迫的问题。

几十年前,当这三个人各自的太空公司刚刚创建时,它们被当作是这些新富阶层脑洞过大的实例。而今看来,尽管这些批评者在有效税率以及由谁来制定公共政策方面有些合理见解,但毕竟是他们太缺乏想象力了。亿万富豪的太空休闲之旅只不过是一个远远更广大的领域内最闪亮、最抢眼的目标。

经历了数十年抢跑之后,地球轨道以及更遥远的太空正在被数十家私营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实现着商业化。布兰森和贝索斯愿意乘坐自家飞行器进入太空,这远远不只是证明了他们的飞行器足够安全,可以尝试,更重要的是,这证明太空已向企业开放。其他人会继续前往太空,可能会有数千人,上天的还有数万个旨在进一步商业化太空的机器。无论马斯克能否实现移民火星,我们头顶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将是未来十年最重要的经济和科技事件之一。

私人太空领域近来还发生了很多不太受关注的事。比如一家名为Astra Space Inc.的公司首次公开募股,这家由风投投资的企业,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打造出轨道卫星运载火箭。该公司的目标是每天向轨道输送卫星。在Astra以21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不久后,卫星制造商Planet Labs Inc.也宣布计划上市,估值28亿美元,该公司每天通过太空中的数百双眼睛为地球的地面拍照。Firefly Aerospace Inc.在加州的发射台上有一架火箭正在等待发射许可。OneWeb和马斯克的SpaceX都在定期发射卫星,以覆盖整个地球,为高速互联网接入提供支持。在此前没有航天器的国家新西兰,Rocket Lab正计划登陆月球和金星。

太空狂热者们对包括上文提到的几家公司在内的私营太空行业尤其友善。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实体上市的早期努力帮助为该行业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些钱来自异常兴奋的投资者,而过去,这个行业曾完全依赖出于某些模糊军事目的或是对公共项目有广泛视野的政府。公众投资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未来十年左右时间里,围绕地球轨道运转的卫星数量预计将从3400颗左右增至5万到10万颗之间,而且这还只是在这些公司仅完成迄今为止所接到订单的情况下。

鉴于上述预期数字需要全球那些繁忙的私人航空发射场极其频繁地一个接一个地发射火箭,因此最终数字似乎不会那么高。但无论确切情况如何,所传递的信息并没有变:私营航空业就在这里。本月的太空旅行只是窥视一场远远更大且更具变革性的转变大戏的窗口。这些转变会带来什么结果很难预测,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自负和贪婪很可能会一如既往地存在。无论如何,若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我们就该相信,这个新兴行业会安然无忧的。

目前反对考虑太空的看法往往集中于太空旅行这件事所反映的明显轻浮本身之上。《洛杉矶时报》用才华横溢的作家迈克尔·希尔兹克(Michael Hiltzik)一篇专栏文章的标题总结了这类观点:《贝索斯—布兰森—马斯克的太空竞赛是对金钱的巨大浪费,在科学上一文不值》。希尔兹克对最近的一系列进展不屑一顾,认为只是在寻求刺激,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我们暂且不论人们每年为观看体育赛事和打视频游戏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私人太空领域的一些实例其实也提醒了我们,科技进步并不总是从A到B的命题,纯科学本身也有其自身价值,尽管未来能带来怎样的益处尚未可知。

Planet Labs的客户除了使用该公司的卫星网络寻找核扩散迹象之外,还用它追踪农作物健康情况、工厂的排放和雨林的流失。(当然,我们需要加强对私人卫星网络更私密用途的审查。)OneWeb和SpaceX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有潜力为数十亿无法以其他方式接入宽带的人提供服务。Rocket Lab的成功也展示了私人太空企业的平民普及化效应潜力,这家公司的创建人没有大学学历,在小屋子里自学工程知识成才。去太空过零重力瘾的富豪们只是这更大图景中的一小部分。

诚然,太空企业似乎仍是一个高风险命题,大笔盈利还远未得到保证。尽管SpaceX、Rocket Lab和Planet Labs等公司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但它们尚未展示出如何能像地球上更多在地面运行的企业那样,顺利地将太空轨道上的运行转化为盈利。正如业内所有人喜欢说的那样,太空很艰难。但新崛起的这些太空企业,包括那些知名富豪们经营的企业,正在试图找到出路,其中的潜在回报远远超出一时兴起所带来的享受。

当人类的想象力与聪明才智被赋予全新空间去飞翔探索时,人类从未停止过创造奇迹。对轨道旅行或登月计划失败的无情抨击,是对人类勇敢实践的漠视。没错,我们是面临重大难题。但这些难题靠我们闷头苦想我们的共同困境,根本无法得到解决。当人类带着好奇仰望星空,问出“接下来会怎样”时,我们才会有更多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比亿万富翁更宽广的是太空

发布日期:2021-08-04 16:08
摘要:富人们应专心应对更紧迫的问题;太空企业似乎是一个高风险命题。



Ashlee Vance

【OR  商业新媒体】

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去过太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也刚刚去过。其他富人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不过布兰森和贝索斯不单出钱买了船票——他们还出钱打造了整架太空飞船。作为个人,只要钱足够多,那么当他们想离开这个星球一段时间时,便不再受制于政府的飞行器。

这两次太空旅程引发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有些文章大唱赞歌,为将一群人送入太空并安全送回所需要的工程技术和不懈努力而欢呼,亦或是赞叹突破可能性边界所带来的奇迹。不过,大多情况下,这些事都成了一次难以抗拒的机会,供人们发泄对这些亿万富豪的不满,认为他们只顾着亿万富翁的享乐,而不去集中资源对抗疫情、气候变化或是地球上正在发生的其他危机。死亡正在发生。地球支离破碎。这些人、以及同样对太空充满热情的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应该把他们的太空雄心搁置一旁,专心致志应对我们眼下更紧迫的问题。

几十年前,当这三个人各自的太空公司刚刚创建时,它们被当作是这些新富阶层脑洞过大的实例。而今看来,尽管这些批评者在有效税率以及由谁来制定公共政策方面有些合理见解,但毕竟是他们太缺乏想象力了。亿万富豪的太空休闲之旅只不过是一个远远更广大的领域内最闪亮、最抢眼的目标。

经历了数十年抢跑之后,地球轨道以及更遥远的太空正在被数十家私营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实现着商业化。布兰森和贝索斯愿意乘坐自家飞行器进入太空,这远远不只是证明了他们的飞行器足够安全,可以尝试,更重要的是,这证明太空已向企业开放。其他人会继续前往太空,可能会有数千人,上天的还有数万个旨在进一步商业化太空的机器。无论马斯克能否实现移民火星,我们头顶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将是未来十年最重要的经济和科技事件之一。

私人太空领域近来还发生了很多不太受关注的事。比如一家名为Astra Space Inc.的公司首次公开募股,这家由风投投资的企业,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打造出轨道卫星运载火箭。该公司的目标是每天向轨道输送卫星。在Astra以21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不久后,卫星制造商Planet Labs Inc.也宣布计划上市,估值28亿美元,该公司每天通过太空中的数百双眼睛为地球的地面拍照。Firefly Aerospace Inc.在加州的发射台上有一架火箭正在等待发射许可。OneWeb和马斯克的SpaceX都在定期发射卫星,以覆盖整个地球,为高速互联网接入提供支持。在此前没有航天器的国家新西兰,Rocket Lab正计划登陆月球和金星。

太空狂热者们对包括上文提到的几家公司在内的私营太空行业尤其友善。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实体上市的早期努力帮助为该行业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些钱来自异常兴奋的投资者,而过去,这个行业曾完全依赖出于某些模糊军事目的或是对公共项目有广泛视野的政府。公众投资带来的一个结果是,未来十年左右时间里,围绕地球轨道运转的卫星数量预计将从3400颗左右增至5万到10万颗之间,而且这还只是在这些公司仅完成迄今为止所接到订单的情况下。

鉴于上述预期数字需要全球那些繁忙的私人航空发射场极其频繁地一个接一个地发射火箭,因此最终数字似乎不会那么高。但无论确切情况如何,所传递的信息并没有变:私营航空业就在这里。本月的太空旅行只是窥视一场远远更大且更具变革性的转变大戏的窗口。这些转变会带来什么结果很难预测,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自负和贪婪很可能会一如既往地存在。无论如何,若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我们就该相信,这个新兴行业会安然无忧的。

目前反对考虑太空的看法往往集中于太空旅行这件事所反映的明显轻浮本身之上。《洛杉矶时报》用才华横溢的作家迈克尔·希尔兹克(Michael Hiltzik)一篇专栏文章的标题总结了这类观点:《贝索斯—布兰森—马斯克的太空竞赛是对金钱的巨大浪费,在科学上一文不值》。希尔兹克对最近的一系列进展不屑一顾,认为只是在寻求刺激,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我们暂且不论人们每年为观看体育赛事和打视频游戏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私人太空领域的一些实例其实也提醒了我们,科技进步并不总是从A到B的命题,纯科学本身也有其自身价值,尽管未来能带来怎样的益处尚未可知。

Planet Labs的客户除了使用该公司的卫星网络寻找核扩散迹象之外,还用它追踪农作物健康情况、工厂的排放和雨林的流失。(当然,我们需要加强对私人卫星网络更私密用途的审查。)OneWeb和SpaceX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有潜力为数十亿无法以其他方式接入宽带的人提供服务。Rocket Lab的成功也展示了私人太空企业的平民普及化效应潜力,这家公司的创建人没有大学学历,在小屋子里自学工程知识成才。去太空过零重力瘾的富豪们只是这更大图景中的一小部分。

诚然,太空企业似乎仍是一个高风险命题,大笔盈利还远未得到保证。尽管SpaceX、Rocket Lab和Planet Labs等公司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但它们尚未展示出如何能像地球上更多在地面运行的企业那样,顺利地将太空轨道上的运行转化为盈利。正如业内所有人喜欢说的那样,太空很艰难。但新崛起的这些太空企业,包括那些知名富豪们经营的企业,正在试图找到出路,其中的潜在回报远远超出一时兴起所带来的享受。

当人类的想象力与聪明才智被赋予全新空间去飞翔探索时,人类从未停止过创造奇迹。对轨道旅行或登月计划失败的无情抨击,是对人类勇敢实践的漠视。没错,我们是面临重大难题。但这些难题靠我们闷头苦想我们的共同困境,根本无法得到解决。当人类带着好奇仰望星空,问出“接下来会怎样”时,我们才会有更多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