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无线运营商在5G设备采购中提高了对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采购比例,减少了与瑞典爱立信的业务往来。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及其诸多盟友已限制使用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生产的5G蜂窝设备。现在,中国政府正对华为的西方竞争对手采取同样的举措。

今年7月份,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在其最新一轮5G设备招标中将5.4%的份额授予了非中国供应商,这低于该公司2020年进行上一轮此类招标时非中国供应商11%的中标份额。身为国企的中国移动是世界上用户规模最大的无线运营商。

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成为了最大的输家,本次中标份额仅为1.9%,远低于去年在中国移动的招标中拿下的11%份额。中国一家官方媒体把这种市场份额损失描绘为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国内5G网络建设所招致的反制。

中国移动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就像互联网正被割裂为一个基本上受到审查的中国网络和另一个由美国公司引领的网络一样,互联网背后的基础设施也在被割裂。

规模为350亿美元的全球蜂窝设备市场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中国、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三者规模大致相同。中国越来越依赖国产设备。多年来,美国实际上一直在禁止全球最大的蜂窝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建设主要网络,理由是担心北京方面可能利用华为设备从事监听活动。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正在追随美国的脚步。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德国。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称,那些已经颁布华为禁令或正在考虑对华为实施限制的国家在全球蜂窝设备市场的份额之和超过60%。在中国之外的市场,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 NOK)正在赢得生意,蚕食华为的市场份额。

Raymond James的通讯行业分析师Simon Leopold说:“按照目前的发展轨迹,通讯行业似乎正在进一步两极分化,形成东方和西方两大阵营。”

在一项总价值约60亿美元的招标中,中国移动将约60.5%的份额授予了华为,这一比例高于去年一轮招标中的57.7%。中兴通讯获得了31.2%的份额,规模较小的中国供应商大唐电信(Datang Telecom Group)获得了2.8%的份额。诺基亚获得的合同份额为3.5%,是外国公司中最大的。

瑞典在2020年明确禁止该国5G网络使用华为和中兴的产品,比其他欧洲国家限制中国公司却不具体点名的做法更为激进。中国官员就此发出警告,称可能会对爱立信采取反制。这促使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游说瑞典官员重新考虑该禁令。

《环球时报》在不久前表示,爱立信在中国5G基础设施招标中表现不佳,与瑞典政府打压华为等中企有关。

就在中国移动宣布5G设备合同中标结果的几天前,爱立信公布,第二财季在华销售额同比减少3亿美元。Ekholm对分析师们表示,损失令人惊讶,他并不完全确定背后的原因,但他预测爱立信今后无法挽回这些损失。

Ekholm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爱立信在中国最近一次设备招标中获得了很小的合同份额,不是零的成绩,这一点是积极的,该公司将努力在未来的招标中增加市场份额。

他表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规模,还因为爱立信可以通过参与全球最积极的5G网络铺设学习宝贵经验。他称:“我们必须到那里去。”

诺基亚获得了约4%的合同份额是一个进步,此前在2020年该公司曾被中国移动的5G蜂窝设备招标拒之门外,当时诺基亚仍在从芯片采购失误的影响中恢复。此次失误导致诺基亚的设备更加昂贵,对无线运营商的吸引力降低。一些分析师表示,诺基亚在最新的竞标中没能抢走爱立信的全部市场份额,这令人感到意外和失望。

市场份额小意味着爱立信和诺基亚将基本上错过今年世界上最积极的5G铺设。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在7月份表示,中国已建成91.6万个5G基站,约占全球总量的70%,并力争在2023年底前使5G无线用户数量达到5.6亿。

Raymond James的Leopold称,随着中国5G网络建设在2023年前后基本完工,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加快5G网络铺设,中国以外地区对华为的限制将越来越有利于爱立信和诺基亚。

爱立信和诺基亚都已从华为的困境中受益。诺基亚首席执行官Pekka Lundmark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无线运营商因“政治原因”而更换设备供应商,在由此产生的潜在交易中,诺基亚赢得了约一半。

民族主义在通讯领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Leopold说,20年前,美国偏爱用朗讯(Lucent),加拿大喜用北电(Nortel),法国倾向于用阿尔卡特(Alcatel)。这三家公司在之后都陷入困境,原因之一是华为和中兴以较低的价格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最后这三家曾经的巨头分别被爱立信或诺基亚并购。如今,爱立信和诺基亚是华为在西方仅有的主要竞争对手。

爱立信2011年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25%,但之后就一路下降。欧盟和中国在2014年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以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保留大约25%的中国通讯设备市场份额,但该协议从未得到执行。

在那之后,由于美国在通讯领域没有具有影响力的本土公司,美国政府曾试图扶持爱立信与诺基亚以及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通过提供贷款让发展中国家购买非中国产的通讯设备。美国还利用出口管制,使华为难以购买其所需要的产品部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西方遏制华为之际,爱立信和诺基亚亦在中国受冷遇

发布日期:2021-08-04 15:35
摘要:中国无线运营商在5G设备采购中提高了对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采购比例,减少了与瑞典爱立信的业务往来。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及其诸多盟友已限制使用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生产的5G蜂窝设备。现在,中国政府正对华为的西方竞争对手采取同样的举措。

今年7月份,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在其最新一轮5G设备招标中将5.4%的份额授予了非中国供应商,这低于该公司2020年进行上一轮此类招标时非中国供应商11%的中标份额。身为国企的中国移动是世界上用户规模最大的无线运营商。

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成为了最大的输家,本次中标份额仅为1.9%,远低于去年在中国移动的招标中拿下的11%份额。中国一家官方媒体把这种市场份额损失描绘为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国内5G网络建设所招致的反制。

中国移动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就像互联网正被割裂为一个基本上受到审查的中国网络和另一个由美国公司引领的网络一样,互联网背后的基础设施也在被割裂。

规模为350亿美元的全球蜂窝设备市场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中国、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三者规模大致相同。中国越来越依赖国产设备。多年来,美国实际上一直在禁止全球最大的蜂窝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建设主要网络,理由是担心北京方面可能利用华为设备从事监听活动。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正在追随美国的脚步。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德国。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称,那些已经颁布华为禁令或正在考虑对华为实施限制的国家在全球蜂窝设备市场的份额之和超过60%。在中国之外的市场,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 NOK)正在赢得生意,蚕食华为的市场份额。

Raymond James的通讯行业分析师Simon Leopold说:“按照目前的发展轨迹,通讯行业似乎正在进一步两极分化,形成东方和西方两大阵营。”

在一项总价值约60亿美元的招标中,中国移动将约60.5%的份额授予了华为,这一比例高于去年一轮招标中的57.7%。中兴通讯获得了31.2%的份额,规模较小的中国供应商大唐电信(Datang Telecom Group)获得了2.8%的份额。诺基亚获得的合同份额为3.5%,是外国公司中最大的。

瑞典在2020年明确禁止该国5G网络使用华为和中兴的产品,比其他欧洲国家限制中国公司却不具体点名的做法更为激进。中国官员就此发出警告,称可能会对爱立信采取反制。这促使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游说瑞典官员重新考虑该禁令。

《环球时报》在不久前表示,爱立信在中国5G基础设施招标中表现不佳,与瑞典政府打压华为等中企有关。

就在中国移动宣布5G设备合同中标结果的几天前,爱立信公布,第二财季在华销售额同比减少3亿美元。Ekholm对分析师们表示,损失令人惊讶,他并不完全确定背后的原因,但他预测爱立信今后无法挽回这些损失。

Ekholm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爱立信在中国最近一次设备招标中获得了很小的合同份额,不是零的成绩,这一点是积极的,该公司将努力在未来的招标中增加市场份额。

他表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规模,还因为爱立信可以通过参与全球最积极的5G网络铺设学习宝贵经验。他称:“我们必须到那里去。”

诺基亚获得了约4%的合同份额是一个进步,此前在2020年该公司曾被中国移动的5G蜂窝设备招标拒之门外,当时诺基亚仍在从芯片采购失误的影响中恢复。此次失误导致诺基亚的设备更加昂贵,对无线运营商的吸引力降低。一些分析师表示,诺基亚在最新的竞标中没能抢走爱立信的全部市场份额,这令人感到意外和失望。

市场份额小意味着爱立信和诺基亚将基本上错过今年世界上最积极的5G铺设。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在7月份表示,中国已建成91.6万个5G基站,约占全球总量的70%,并力争在2023年底前使5G无线用户数量达到5.6亿。

Raymond James的Leopold称,随着中国5G网络建设在2023年前后基本完工,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加快5G网络铺设,中国以外地区对华为的限制将越来越有利于爱立信和诺基亚。

爱立信和诺基亚都已从华为的困境中受益。诺基亚首席执行官Pekka Lundmark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无线运营商因“政治原因”而更换设备供应商,在由此产生的潜在交易中,诺基亚赢得了约一半。

民族主义在通讯领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Leopold说,20年前,美国偏爱用朗讯(Lucent),加拿大喜用北电(Nortel),法国倾向于用阿尔卡特(Alcatel)。这三家公司在之后都陷入困境,原因之一是华为和中兴以较低的价格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最后这三家曾经的巨头分别被爱立信或诺基亚并购。如今,爱立信和诺基亚是华为在西方仅有的主要竞争对手。

爱立信2011年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25%,但之后就一路下降。欧盟和中国在2014年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以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保留大约25%的中国通讯设备市场份额,但该协议从未得到执行。

在那之后,由于美国在通讯领域没有具有影响力的本土公司,美国政府曾试图扶持爱立信与诺基亚以及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通过提供贷款让发展中国家购买非中国产的通讯设备。美国还利用出口管制,使华为难以购买其所需要的产品部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无线运营商在5G设备采购中提高了对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采购比例,减少了与瑞典爱立信的业务往来。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及其诸多盟友已限制使用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生产的5G蜂窝设备。现在,中国政府正对华为的西方竞争对手采取同样的举措。

今年7月份,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在其最新一轮5G设备招标中将5.4%的份额授予了非中国供应商,这低于该公司2020年进行上一轮此类招标时非中国供应商11%的中标份额。身为国企的中国移动是世界上用户规模最大的无线运营商。

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成为了最大的输家,本次中标份额仅为1.9%,远低于去年在中国移动的招标中拿下的11%份额。中国一家官方媒体把这种市场份额损失描绘为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国内5G网络建设所招致的反制。

中国移动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就像互联网正被割裂为一个基本上受到审查的中国网络和另一个由美国公司引领的网络一样,互联网背后的基础设施也在被割裂。

规模为350亿美元的全球蜂窝设备市场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中国、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三者规模大致相同。中国越来越依赖国产设备。多年来,美国实际上一直在禁止全球最大的蜂窝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建设主要网络,理由是担心北京方面可能利用华为设备从事监听活动。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正在追随美国的脚步。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德国。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称,那些已经颁布华为禁令或正在考虑对华为实施限制的国家在全球蜂窝设备市场的份额之和超过60%。在中国之外的市场,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 NOK)正在赢得生意,蚕食华为的市场份额。

Raymond James的通讯行业分析师Simon Leopold说:“按照目前的发展轨迹,通讯行业似乎正在进一步两极分化,形成东方和西方两大阵营。”

在一项总价值约60亿美元的招标中,中国移动将约60.5%的份额授予了华为,这一比例高于去年一轮招标中的57.7%。中兴通讯获得了31.2%的份额,规模较小的中国供应商大唐电信(Datang Telecom Group)获得了2.8%的份额。诺基亚获得的合同份额为3.5%,是外国公司中最大的。

瑞典在2020年明确禁止该国5G网络使用华为和中兴的产品,比其他欧洲国家限制中国公司却不具体点名的做法更为激进。中国官员就此发出警告,称可能会对爱立信采取反制。这促使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游说瑞典官员重新考虑该禁令。

《环球时报》在不久前表示,爱立信在中国5G基础设施招标中表现不佳,与瑞典政府打压华为等中企有关。

就在中国移动宣布5G设备合同中标结果的几天前,爱立信公布,第二财季在华销售额同比减少3亿美元。Ekholm对分析师们表示,损失令人惊讶,他并不完全确定背后的原因,但他预测爱立信今后无法挽回这些损失。

Ekholm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爱立信在中国最近一次设备招标中获得了很小的合同份额,不是零的成绩,这一点是积极的,该公司将努力在未来的招标中增加市场份额。

他表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规模,还因为爱立信可以通过参与全球最积极的5G网络铺设学习宝贵经验。他称:“我们必须到那里去。”

诺基亚获得了约4%的合同份额是一个进步,此前在2020年该公司曾被中国移动的5G蜂窝设备招标拒之门外,当时诺基亚仍在从芯片采购失误的影响中恢复。此次失误导致诺基亚的设备更加昂贵,对无线运营商的吸引力降低。一些分析师表示,诺基亚在最新的竞标中没能抢走爱立信的全部市场份额,这令人感到意外和失望。

市场份额小意味着爱立信和诺基亚将基本上错过今年世界上最积极的5G铺设。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在7月份表示,中国已建成91.6万个5G基站,约占全球总量的70%,并力争在2023年底前使5G无线用户数量达到5.6亿。

Raymond James的Leopold称,随着中国5G网络建设在2023年前后基本完工,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加快5G网络铺设,中国以外地区对华为的限制将越来越有利于爱立信和诺基亚。

爱立信和诺基亚都已从华为的困境中受益。诺基亚首席执行官Pekka Lundmark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无线运营商因“政治原因”而更换设备供应商,在由此产生的潜在交易中,诺基亚赢得了约一半。

民族主义在通讯领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Leopold说,20年前,美国偏爱用朗讯(Lucent),加拿大喜用北电(Nortel),法国倾向于用阿尔卡特(Alcatel)。这三家公司在之后都陷入困境,原因之一是华为和中兴以较低的价格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最后这三家曾经的巨头分别被爱立信或诺基亚并购。如今,爱立信和诺基亚是华为在西方仅有的主要竞争对手。

爱立信2011年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25%,但之后就一路下降。欧盟和中国在2014年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以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保留大约25%的中国通讯设备市场份额,但该协议从未得到执行。

在那之后,由于美国在通讯领域没有具有影响力的本土公司,美国政府曾试图扶持爱立信与诺基亚以及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通过提供贷款让发展中国家购买非中国产的通讯设备。美国还利用出口管制,使华为难以购买其所需要的产品部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西方遏制华为之际,爱立信和诺基亚亦在中国受冷遇

发布日期:2021-08-04 15:35
摘要:中国无线运营商在5G设备采购中提高了对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采购比例,减少了与瑞典爱立信的业务往来。



Stu Woo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及其诸多盟友已限制使用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生产的5G蜂窝设备。现在,中国政府正对华为的西方竞争对手采取同样的举措。

今年7月份,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在其最新一轮5G设备招标中将5.4%的份额授予了非中国供应商,这低于该公司2020年进行上一轮此类招标时非中国供应商11%的中标份额。身为国企的中国移动是世界上用户规模最大的无线运营商。

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成为了最大的输家,本次中标份额仅为1.9%,远低于去年在中国移动的招标中拿下的11%份额。中国一家官方媒体把这种市场份额损失描绘为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国内5G网络建设所招致的反制。

中国移动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就像互联网正被割裂为一个基本上受到审查的中国网络和另一个由美国公司引领的网络一样,互联网背后的基础设施也在被割裂。

规模为350亿美元的全球蜂窝设备市场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中国、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三者规模大致相同。中国越来越依赖国产设备。多年来,美国实际上一直在禁止全球最大的蜂窝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建设主要网络,理由是担心北京方面可能利用华为设备从事监听活动。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

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正在追随美国的脚步。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德国。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称,那些已经颁布华为禁令或正在考虑对华为实施限制的国家在全球蜂窝设备市场的份额之和超过60%。在中国之外的市场,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 NOK)正在赢得生意,蚕食华为的市场份额。

Raymond James的通讯行业分析师Simon Leopold说:“按照目前的发展轨迹,通讯行业似乎正在进一步两极分化,形成东方和西方两大阵营。”

在一项总价值约60亿美元的招标中,中国移动将约60.5%的份额授予了华为,这一比例高于去年一轮招标中的57.7%。中兴通讯获得了31.2%的份额,规模较小的中国供应商大唐电信(Datang Telecom Group)获得了2.8%的份额。诺基亚获得的合同份额为3.5%,是外国公司中最大的。

瑞典在2020年明确禁止该国5G网络使用华为和中兴的产品,比其他欧洲国家限制中国公司却不具体点名的做法更为激进。中国官员就此发出警告,称可能会对爱立信采取反制。这促使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游说瑞典官员重新考虑该禁令。

《环球时报》在不久前表示,爱立信在中国5G基础设施招标中表现不佳,与瑞典政府打压华为等中企有关。

就在中国移动宣布5G设备合同中标结果的几天前,爱立信公布,第二财季在华销售额同比减少3亿美元。Ekholm对分析师们表示,损失令人惊讶,他并不完全确定背后的原因,但他预测爱立信今后无法挽回这些损失。

Ekholm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爱立信在中国最近一次设备招标中获得了很小的合同份额,不是零的成绩,这一点是积极的,该公司将努力在未来的招标中增加市场份额。

他表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规模,还因为爱立信可以通过参与全球最积极的5G网络铺设学习宝贵经验。他称:“我们必须到那里去。”

诺基亚获得了约4%的合同份额是一个进步,此前在2020年该公司曾被中国移动的5G蜂窝设备招标拒之门外,当时诺基亚仍在从芯片采购失误的影响中恢复。此次失误导致诺基亚的设备更加昂贵,对无线运营商的吸引力降低。一些分析师表示,诺基亚在最新的竞标中没能抢走爱立信的全部市场份额,这令人感到意外和失望。

市场份额小意味着爱立信和诺基亚将基本上错过今年世界上最积极的5G铺设。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在7月份表示,中国已建成91.6万个5G基站,约占全球总量的70%,并力争在2023年底前使5G无线用户数量达到5.6亿。

Raymond James的Leopold称,随着中国5G网络建设在2023年前后基本完工,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加快5G网络铺设,中国以外地区对华为的限制将越来越有利于爱立信和诺基亚。

爱立信和诺基亚都已从华为的困境中受益。诺基亚首席执行官Pekka Lundmark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无线运营商因“政治原因”而更换设备供应商,在由此产生的潜在交易中,诺基亚赢得了约一半。

民族主义在通讯领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Leopold说,20年前,美国偏爱用朗讯(Lucent),加拿大喜用北电(Nortel),法国倾向于用阿尔卡特(Alcatel)。这三家公司在之后都陷入困境,原因之一是华为和中兴以较低的价格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最后这三家曾经的巨头分别被爱立信或诺基亚并购。如今,爱立信和诺基亚是华为在西方仅有的主要竞争对手。

爱立信2011年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超过25%,但之后就一路下降。欧盟和中国在2014年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以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保留大约25%的中国通讯设备市场份额,但该协议从未得到执行。

在那之后,由于美国在通讯领域没有具有影响力的本土公司,美国政府曾试图扶持爱立信与诺基亚以及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通过提供贷款让发展中国家购买非中国产的通讯设备。美国还利用出口管制,使华为难以购买其所需要的产品部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