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三家巨头有着不一样的转型路径。



杨安琪

【OR  商业新媒体】

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科技公司排名依旧不断跃升:京东集团排名升至59位、阿里巴巴排名升至63位、腾讯集团升至132位。

除了排名的变化,排名背后的逻辑也发生了改变。

从商业模式来看,京东采取自营模式,本身模式偏重,阿里巴巴属于平台经济,腾讯则是以社交为主导的商业模型。尽管三家商业模式不同,但相同的是,它们都在不断向实体产业渗透。

商业的本质亦是如此。即互联网、数字技术只是手段,真正能够获得长期生命力的公司都是实体产业中的佼佼者,或能够向实体产业不断输出技术的公司,诸如亚马逊、微软或IBM。

造成这种变化的诱因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

内部原因在于,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基本完成,过去意义上的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寻找下一个红利增长点,而它们普遍认为技术和产业红利正是价值洼地,利用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成果改造传统实体产业成为数字公司们的共识。

外部原因在于,中国不断加大“反垄断”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力度。这种现象在今年尤其明显,无论是对于阿里巴巴的反垄断处罚,还是对于今年赴美上市公司滴滴的数据隐私调查,都深刻说明了监管者的态度:在保护用户数据的同时,让市场更为公平的竞争。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野蛮竞争将不复存在。

从大环境来看,所谓数字经济,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普遍简单认为的“互联网经济”。在互联网早期,人们愿意将经济类型分为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它们交叉不是很多。但云计算、大数据,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两者结合,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庞大的数字经济体。

数字经济本质是技术和生产力工具的跃迁,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研发、生产到售后服务的整个链条全部数字化,使产品和服务品质大幅提升,同时降低实体企业的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

三家公司中京东的模式最重。从基础设施能力上来看,京东拥有1000多座仓库,自营物流配送网络覆盖全国,并且京东便利店等小型实体店面广泛;从运营模式上来看,京东2020年来自于自营商品销售收入超过6500亿元;从人员结构上来看,京东目前拥有超过31万员工,阿里拥有超过25万员工,腾讯拥有超过8万名员工。这些都导致京东在三家公司中实体化程度最高。

从早期京东对于物流的重度投入以及其自营模式来看,互联网只是其零售板块的销售手段。在2017年后,京东认为“技术”成为公司唯一的价值增长点,此后,该公司甚至将自身战略定位更新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从更新后的公司定位来看,京东似乎没有把自己视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而其最大价值也是通过供应链和技术能力为实体经济创造价值。

这让京东能够与流量主合作。比如为快手等流量型公司提供背后的供应链服务,以及为下沉渠道、中小商户提供物流和配送。今年京东物流单独上市,将其自身供应链能力对外开放的意图更加明显,这也能够增加营收,改变收入结构。

阿里巴巴虽然同样属于零售业态中的电子商务,但其本质不同:京东偏重自营和供应链物流,阿里巴巴是平台经济模型。这也导致在收入和利润结构上,阿里巴巴收入不及京东,但利润却远高于京东。

阿里巴巴今年受到外部环境变化冲击较大。今年4月,阿里巴巴由于被判“二选一”垄断,被罚款182亿元人民币。虽然该罚款金额对阿里巴巴实际业务影响不大,但其对商户端的掌控能力不复存在。

不久前,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股东信称,过去一年对平台经济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他表示,平台型企业带有天然的社会公共属性。并且认为,应该更多深入思考阿里巴巴能创造多少社会价值,参与解决多少核心科技的问题,如何更好地支持乡村振兴的发展,如何变得更绿色和可持续。

同时,张勇在股东信中明确将阿里云称为“面向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

他在信中表示,阿里云去年销售额已经突破6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继续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并称,产业互联网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重要机遇。阿里云将立足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立足未来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的这一时代性机遇,利用阿里巴巴积累了20年的数字化、智能化能力,对标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水平来加快发展。

从张勇的表述中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原来的平台经济之外,未来的目标也是深度介入实体经济,将其云服务等技术输出到实体企业,使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和另外两家相同,腾讯也在不断通过技术手段介入实体经济。腾讯过去的核心是游戏和社交,这也使腾讯对产业互联网的决心更加坚定。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不断强调,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发展。未来互联网将与各行各业不断深化融合,最终发展出产业互联网。

其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20亿元,其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增长27%至约1280亿元,并且预计这一板块收入未来将不断提升。

腾讯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以及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等公司对于用户的流量占领。所谓“产业互联网”实际也和京东、阿里相同,即将自己的科技能力输出给实体企业,从而形成增长的第二曲线。

从中国国家战略和背景来说,数字经济正在向经济社会各领域渗透。创新和数字经济登上中国“十四五”时期的重要战略地位。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一系列明确的具体指标,比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

科技公司向实体经济的不断渗透,一方面为科技公司不断提供新的产业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也在不断建立数字经济规则,为数据经济划出更为精准的金线,垄断、侵犯用户隐私都将成为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禁忌之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科技公司排名跃升背后:加速渗透实体经济

发布日期:2021-08-04 05:38
摘要:三家巨头有着不一样的转型路径。



杨安琪

【OR  商业新媒体】

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科技公司排名依旧不断跃升:京东集团排名升至59位、阿里巴巴排名升至63位、腾讯集团升至132位。

除了排名的变化,排名背后的逻辑也发生了改变。

从商业模式来看,京东采取自营模式,本身模式偏重,阿里巴巴属于平台经济,腾讯则是以社交为主导的商业模型。尽管三家商业模式不同,但相同的是,它们都在不断向实体产业渗透。

商业的本质亦是如此。即互联网、数字技术只是手段,真正能够获得长期生命力的公司都是实体产业中的佼佼者,或能够向实体产业不断输出技术的公司,诸如亚马逊、微软或IBM。

造成这种变化的诱因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

内部原因在于,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基本完成,过去意义上的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寻找下一个红利增长点,而它们普遍认为技术和产业红利正是价值洼地,利用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成果改造传统实体产业成为数字公司们的共识。

外部原因在于,中国不断加大“反垄断”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力度。这种现象在今年尤其明显,无论是对于阿里巴巴的反垄断处罚,还是对于今年赴美上市公司滴滴的数据隐私调查,都深刻说明了监管者的态度:在保护用户数据的同时,让市场更为公平的竞争。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野蛮竞争将不复存在。

从大环境来看,所谓数字经济,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普遍简单认为的“互联网经济”。在互联网早期,人们愿意将经济类型分为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它们交叉不是很多。但云计算、大数据,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两者结合,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庞大的数字经济体。

数字经济本质是技术和生产力工具的跃迁,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研发、生产到售后服务的整个链条全部数字化,使产品和服务品质大幅提升,同时降低实体企业的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

三家公司中京东的模式最重。从基础设施能力上来看,京东拥有1000多座仓库,自营物流配送网络覆盖全国,并且京东便利店等小型实体店面广泛;从运营模式上来看,京东2020年来自于自营商品销售收入超过6500亿元;从人员结构上来看,京东目前拥有超过31万员工,阿里拥有超过25万员工,腾讯拥有超过8万名员工。这些都导致京东在三家公司中实体化程度最高。

从早期京东对于物流的重度投入以及其自营模式来看,互联网只是其零售板块的销售手段。在2017年后,京东认为“技术”成为公司唯一的价值增长点,此后,该公司甚至将自身战略定位更新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从更新后的公司定位来看,京东似乎没有把自己视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而其最大价值也是通过供应链和技术能力为实体经济创造价值。

这让京东能够与流量主合作。比如为快手等流量型公司提供背后的供应链服务,以及为下沉渠道、中小商户提供物流和配送。今年京东物流单独上市,将其自身供应链能力对外开放的意图更加明显,这也能够增加营收,改变收入结构。

阿里巴巴虽然同样属于零售业态中的电子商务,但其本质不同:京东偏重自营和供应链物流,阿里巴巴是平台经济模型。这也导致在收入和利润结构上,阿里巴巴收入不及京东,但利润却远高于京东。

阿里巴巴今年受到外部环境变化冲击较大。今年4月,阿里巴巴由于被判“二选一”垄断,被罚款182亿元人民币。虽然该罚款金额对阿里巴巴实际业务影响不大,但其对商户端的掌控能力不复存在。

不久前,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股东信称,过去一年对平台经济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他表示,平台型企业带有天然的社会公共属性。并且认为,应该更多深入思考阿里巴巴能创造多少社会价值,参与解决多少核心科技的问题,如何更好地支持乡村振兴的发展,如何变得更绿色和可持续。

同时,张勇在股东信中明确将阿里云称为“面向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

他在信中表示,阿里云去年销售额已经突破6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继续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并称,产业互联网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重要机遇。阿里云将立足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立足未来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的这一时代性机遇,利用阿里巴巴积累了20年的数字化、智能化能力,对标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水平来加快发展。

从张勇的表述中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原来的平台经济之外,未来的目标也是深度介入实体经济,将其云服务等技术输出到实体企业,使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和另外两家相同,腾讯也在不断通过技术手段介入实体经济。腾讯过去的核心是游戏和社交,这也使腾讯对产业互联网的决心更加坚定。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不断强调,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发展。未来互联网将与各行各业不断深化融合,最终发展出产业互联网。

其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20亿元,其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增长27%至约1280亿元,并且预计这一板块收入未来将不断提升。

腾讯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以及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等公司对于用户的流量占领。所谓“产业互联网”实际也和京东、阿里相同,即将自己的科技能力输出给实体企业,从而形成增长的第二曲线。

从中国国家战略和背景来说,数字经济正在向经济社会各领域渗透。创新和数字经济登上中国“十四五”时期的重要战略地位。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一系列明确的具体指标,比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

科技公司向实体经济的不断渗透,一方面为科技公司不断提供新的产业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也在不断建立数字经济规则,为数据经济划出更为精准的金线,垄断、侵犯用户隐私都将成为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禁忌之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三家巨头有着不一样的转型路径。



杨安琪

【OR  商业新媒体】

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科技公司排名依旧不断跃升:京东集团排名升至59位、阿里巴巴排名升至63位、腾讯集团升至132位。

除了排名的变化,排名背后的逻辑也发生了改变。

从商业模式来看,京东采取自营模式,本身模式偏重,阿里巴巴属于平台经济,腾讯则是以社交为主导的商业模型。尽管三家商业模式不同,但相同的是,它们都在不断向实体产业渗透。

商业的本质亦是如此。即互联网、数字技术只是手段,真正能够获得长期生命力的公司都是实体产业中的佼佼者,或能够向实体产业不断输出技术的公司,诸如亚马逊、微软或IBM。

造成这种变化的诱因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

内部原因在于,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基本完成,过去意义上的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寻找下一个红利增长点,而它们普遍认为技术和产业红利正是价值洼地,利用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成果改造传统实体产业成为数字公司们的共识。

外部原因在于,中国不断加大“反垄断”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力度。这种现象在今年尤其明显,无论是对于阿里巴巴的反垄断处罚,还是对于今年赴美上市公司滴滴的数据隐私调查,都深刻说明了监管者的态度:在保护用户数据的同时,让市场更为公平的竞争。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野蛮竞争将不复存在。

从大环境来看,所谓数字经济,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普遍简单认为的“互联网经济”。在互联网早期,人们愿意将经济类型分为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它们交叉不是很多。但云计算、大数据,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两者结合,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庞大的数字经济体。

数字经济本质是技术和生产力工具的跃迁,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研发、生产到售后服务的整个链条全部数字化,使产品和服务品质大幅提升,同时降低实体企业的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

三家公司中京东的模式最重。从基础设施能力上来看,京东拥有1000多座仓库,自营物流配送网络覆盖全国,并且京东便利店等小型实体店面广泛;从运营模式上来看,京东2020年来自于自营商品销售收入超过6500亿元;从人员结构上来看,京东目前拥有超过31万员工,阿里拥有超过25万员工,腾讯拥有超过8万名员工。这些都导致京东在三家公司中实体化程度最高。

从早期京东对于物流的重度投入以及其自营模式来看,互联网只是其零售板块的销售手段。在2017年后,京东认为“技术”成为公司唯一的价值增长点,此后,该公司甚至将自身战略定位更新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从更新后的公司定位来看,京东似乎没有把自己视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而其最大价值也是通过供应链和技术能力为实体经济创造价值。

这让京东能够与流量主合作。比如为快手等流量型公司提供背后的供应链服务,以及为下沉渠道、中小商户提供物流和配送。今年京东物流单独上市,将其自身供应链能力对外开放的意图更加明显,这也能够增加营收,改变收入结构。

阿里巴巴虽然同样属于零售业态中的电子商务,但其本质不同:京东偏重自营和供应链物流,阿里巴巴是平台经济模型。这也导致在收入和利润结构上,阿里巴巴收入不及京东,但利润却远高于京东。

阿里巴巴今年受到外部环境变化冲击较大。今年4月,阿里巴巴由于被判“二选一”垄断,被罚款182亿元人民币。虽然该罚款金额对阿里巴巴实际业务影响不大,但其对商户端的掌控能力不复存在。

不久前,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股东信称,过去一年对平台经济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他表示,平台型企业带有天然的社会公共属性。并且认为,应该更多深入思考阿里巴巴能创造多少社会价值,参与解决多少核心科技的问题,如何更好地支持乡村振兴的发展,如何变得更绿色和可持续。

同时,张勇在股东信中明确将阿里云称为“面向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

他在信中表示,阿里云去年销售额已经突破6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继续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并称,产业互联网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重要机遇。阿里云将立足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立足未来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的这一时代性机遇,利用阿里巴巴积累了20年的数字化、智能化能力,对标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水平来加快发展。

从张勇的表述中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原来的平台经济之外,未来的目标也是深度介入实体经济,将其云服务等技术输出到实体企业,使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和另外两家相同,腾讯也在不断通过技术手段介入实体经济。腾讯过去的核心是游戏和社交,这也使腾讯对产业互联网的决心更加坚定。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不断强调,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发展。未来互联网将与各行各业不断深化融合,最终发展出产业互联网。

其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20亿元,其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增长27%至约1280亿元,并且预计这一板块收入未来将不断提升。

腾讯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以及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等公司对于用户的流量占领。所谓“产业互联网”实际也和京东、阿里相同,即将自己的科技能力输出给实体企业,从而形成增长的第二曲线。

从中国国家战略和背景来说,数字经济正在向经济社会各领域渗透。创新和数字经济登上中国“十四五”时期的重要战略地位。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一系列明确的具体指标,比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

科技公司向实体经济的不断渗透,一方面为科技公司不断提供新的产业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也在不断建立数字经济规则,为数据经济划出更为精准的金线,垄断、侵犯用户隐私都将成为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禁忌之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科技公司排名跃升背后:加速渗透实体经济

发布日期:2021-08-04 05:38
摘要:三家巨头有着不一样的转型路径。



杨安琪

【OR  商业新媒体】

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科技公司排名依旧不断跃升:京东集团排名升至59位、阿里巴巴排名升至63位、腾讯集团升至132位。

除了排名的变化,排名背后的逻辑也发生了改变。

从商业模式来看,京东采取自营模式,本身模式偏重,阿里巴巴属于平台经济,腾讯则是以社交为主导的商业模型。尽管三家商业模式不同,但相同的是,它们都在不断向实体产业渗透。

商业的本质亦是如此。即互联网、数字技术只是手段,真正能够获得长期生命力的公司都是实体产业中的佼佼者,或能够向实体产业不断输出技术的公司,诸如亚马逊、微软或IBM。

造成这种变化的诱因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

内部原因在于,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已经基本完成,过去意义上的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寻找下一个红利增长点,而它们普遍认为技术和产业红利正是价值洼地,利用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成果改造传统实体产业成为数字公司们的共识。

外部原因在于,中国不断加大“反垄断”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力度。这种现象在今年尤其明显,无论是对于阿里巴巴的反垄断处罚,还是对于今年赴美上市公司滴滴的数据隐私调查,都深刻说明了监管者的态度:在保护用户数据的同时,让市场更为公平的竞争。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野蛮竞争将不复存在。

从大环境来看,所谓数字经济,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普遍简单认为的“互联网经济”。在互联网早期,人们愿意将经济类型分为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它们交叉不是很多。但云计算、大数据,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两者结合,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庞大的数字经济体。

数字经济本质是技术和生产力工具的跃迁,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研发、生产到售后服务的整个链条全部数字化,使产品和服务品质大幅提升,同时降低实体企业的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

三家公司中京东的模式最重。从基础设施能力上来看,京东拥有1000多座仓库,自营物流配送网络覆盖全国,并且京东便利店等小型实体店面广泛;从运营模式上来看,京东2020年来自于自营商品销售收入超过6500亿元;从人员结构上来看,京东目前拥有超过31万员工,阿里拥有超过25万员工,腾讯拥有超过8万名员工。这些都导致京东在三家公司中实体化程度最高。

从早期京东对于物流的重度投入以及其自营模式来看,互联网只是其零售板块的销售手段。在2017年后,京东认为“技术”成为公司唯一的价值增长点,此后,该公司甚至将自身战略定位更新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从更新后的公司定位来看,京东似乎没有把自己视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而其最大价值也是通过供应链和技术能力为实体经济创造价值。

这让京东能够与流量主合作。比如为快手等流量型公司提供背后的供应链服务,以及为下沉渠道、中小商户提供物流和配送。今年京东物流单独上市,将其自身供应链能力对外开放的意图更加明显,这也能够增加营收,改变收入结构。

阿里巴巴虽然同样属于零售业态中的电子商务,但其本质不同:京东偏重自营和供应链物流,阿里巴巴是平台经济模型。这也导致在收入和利润结构上,阿里巴巴收入不及京东,但利润却远高于京东。

阿里巴巴今年受到外部环境变化冲击较大。今年4月,阿里巴巴由于被判“二选一”垄断,被罚款182亿元人民币。虽然该罚款金额对阿里巴巴实际业务影响不大,但其对商户端的掌控能力不复存在。

不久前,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股东信称,过去一年对平台经济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他表示,平台型企业带有天然的社会公共属性。并且认为,应该更多深入思考阿里巴巴能创造多少社会价值,参与解决多少核心科技的问题,如何更好地支持乡村振兴的发展,如何变得更绿色和可持续。

同时,张勇在股东信中明确将阿里云称为“面向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

他在信中表示,阿里云去年销售额已经突破6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继续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并称,产业互联网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重要机遇。阿里云将立足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立足未来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的这一时代性机遇,利用阿里巴巴积累了20年的数字化、智能化能力,对标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水平来加快发展。

从张勇的表述中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原来的平台经济之外,未来的目标也是深度介入实体经济,将其云服务等技术输出到实体企业,使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和另外两家相同,腾讯也在不断通过技术手段介入实体经济。腾讯过去的核心是游戏和社交,这也使腾讯对产业互联网的决心更加坚定。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不断强调,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发展。未来互联网将与各行各业不断深化融合,最终发展出产业互联网。

其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20亿元,其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增长27%至约1280亿元,并且预计这一板块收入未来将不断提升。

腾讯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以及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等公司对于用户的流量占领。所谓“产业互联网”实际也和京东、阿里相同,即将自己的科技能力输出给实体企业,从而形成增长的第二曲线。

从中国国家战略和背景来说,数字经济正在向经济社会各领域渗透。创新和数字经济登上中国“十四五”时期的重要战略地位。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一系列明确的具体指标,比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

科技公司向实体经济的不断渗透,一方面为科技公司不断提供新的产业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也在不断建立数字经济规则,为数据经济划出更为精准的金线,垄断、侵犯用户隐私都将成为以往互联网公司们的禁忌之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