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王丹

【OR  商业新媒体】

自1953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规划以来,中国在“十四五”规划(2021-2025)中首次放弃了数字增长目标,转而强调自给自足。一个直接的诱因是中美在过去五年的贸易摩擦加速了中国发展自主创新、减少对外技术依赖的努力。为保障长期的经济安全,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供应链安全

科技进步是该规划的核心议题。半导体行业,尤其是集成电路,具有最高优先级。政府已经承诺大量资本和政策的支持。由国家资助的研发活动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增长7%,超过中国的潜在产出增速(央行在2021年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估计“十四五”期间的潜在产出增速在5-5.7%之间)。股票市场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2018年上海科创板成立,为科技公司融资提供了一条快速通道。

尽管市场驱动的创新效率最高,但政府的支持在很多情况下会加速这个过程。深圳和合肥政府是成功的两个案例。合肥政府成功打造了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投资并引入了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车企业。深圳政府通过设立母基金吸引外地科技企业,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天使基金。由于产业转型中经常有市场失灵,资本的短期逐利性意味着资金不一定总能到达需要创新的领域,此时就需要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规划中强调了升级供应链。过去的15年中,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份额一直在增长,并在2009年超过了美国,2011年超过了欧盟。中国制造业最大的竞争力来自全产业链优势、熟练劳工和高水平基建。同时,制造业的自动化和智能化都在加速,生产力持续提高。一些生产线转移到东盟,以寻求更低的成本或规避来自美国惩罚性关税,但这些已经搬走的生产线往往仍依赖进口中国制造的中间品。比如韩国的三星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之后,生产中所使用的大部分工业中间品都是通过广西凭祥口岸从中国进口的。2020年,中国和14个亚太经济体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RCEP协议,这将强化中国在亚洲产业链的核心地位。尽管RCEP本身并没有实现亚洲贸易更大幅度的自由化,但它将通过降低成员国之间中间品贸易的关税,深度整合亚太地区的产业链。

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首次被纳入五年规划。事实上,中国并不面临短期或长期的粮食短缺问题。即使在2020年,新冠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生产计划,中国的粮食产量仍创历史新高。同时中国有庞大的国家储备粮,可以支持超过一年的国内消费。因此主粮供给是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实际上是饲料粮的问题,因为中国无法生产足够的饲料谷物(如大豆)来支撑其快速增长的畜牧业,必须依赖进口。2020年,大豆进口占国内消费的85%。未来几年,我们预计中国将更加重视粮食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并扩大农业海外投资,投资策略将不仅限于购买农田,还会投资物流和贸易。

该计划还强调了种子安全,这是中央政府在2020年引入的一个新概念。这一战略的思路和发展芯片产业类似,希望中国粮食都能使用中国种子。目前,中国的蔬菜和水果种子几乎全部进口,畜牧业的种猪、种牛等也高度依赖国外品种,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地缘政治使得中国和这些地区的农业贸易关系复杂化。因此,最新的五年规划强调保护中国本土种质资源,提高生物多样性,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中国计划大力投资种子和生物科技。根据官方估计,从2008年到2020年,生物科技领域获得的国家资金至少有240亿元。然而,由于消费者的反对,跟转基因相关的研发成果并未商业化。但未来几年,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可能会加速,因为中国农业生产力的下一个突破必须依靠种子技术。目前为止,中国商业化种植的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木瓜。许多农业专家认为,转基因玉米将是下一个商业化种植的品种。中国即将在昆明举办COP15(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粮食安全、生态保护和种子安全将是会议的重点议题,对于中国未来的农业有战略意义。

能源安全

绿色能源转型将是中国长期最重要的产业政策。尽管“十四五”规划中缺乏细节,但最终目标是明确的:中国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地方政府随即出台了污染行业碳排放配额和产能削减计划。企业已经认识到“双碳”政策终将转化为实际的法律和环境成本,因此都在加紧努力与碳减排目标保持一致。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在投资策略或日常运营中强调企业社会责任(ESG)。从政府关系的角度来看,这对企业也是有利的:尽管降低碳排放会带来额外的成本,但企业往往会因此赢得政府的青睐和支持。

未来五年,随着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钢铁和煤炭等传统行业产能的进一步削减,产业结构将发生剧烈的重组。然而在最初几年,步伐可能较慢。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供给瓶颈,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为了防止工业品价格过快上涨,煤炭等产能削减不可能一步到位。与此同时,煤炭和钢铁的进口将加速,以弥补国内的产量短缺。房地产市场在严格调控下已经有所降温,因为它是钢材的最大消费者,这将给钢铁价格带来下行压力。因此房地产减速一定程度上将会帮助中国实现碳减排的目标。


金融业开始设计ESG相关产品,同时发行更多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尽管目前收益率低、流动性较差,但不能低估绿色金融市场的增长潜力。上海在七月启动了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今后企业、政府和个人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碳汇,达到总量减排的效果。同时金融机构也可以根据碳交易数据设计新的金融衍生品,进一步降低绿色转型的成本。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新能源企业,包括电池生产商(如宁德时代)和光伏企业(隆基)。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1年6月新能源车占所有新车销量的13%,官方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20%,因此未来几年的增长潜力仍然很高。

供给侧前途光明,风险来自内需


“十四五”规划是2015年供给侧改革的延续,重点仍是提高中国的生产能力。自去年以来,工业部门已经进入上升周期,机床、工业机器人等产品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然而,需求侧的问题将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疫情后,低收入人群收入收入受到巨大冲击,消费增长乏力。规划还承诺在收入再分配、养老、医疗和教育方面进行改革,但这些问题具有长期性,改革步伐将不像产业升级那样立竿见影。

在疫情之前,中国经济已经是消费驱动,其对GDP增长的贡献为60%。然而,随着收入增长下降和家庭债务快速上升,消费可能不再那么强劲。城市战略越来越集中在发展城市群和大城市上,而不是区域之间的均衡增长。因此,未来会有更多人口涌入大城市,小城市和县城的住房市场将面临更高的下行风险。

最新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老龄化速度比预期更快,这意味着未来消费增速可能更慢,同时医疗缺口更大。然而,一个令人鼓舞的方面是,尽管劳动力减少,人力资本增长仍然强劲。在中国的大城市,大学教育已经成为普及教育。中国可以依靠庞大的工程师人才库来实现其技术升级的雄心。然而,解决收入不平等和消费疲软将需要更剧烈的结构性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来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发布日期:2021-08-03 16:06
摘要: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王丹

【OR  商业新媒体】

自1953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规划以来,中国在“十四五”规划(2021-2025)中首次放弃了数字增长目标,转而强调自给自足。一个直接的诱因是中美在过去五年的贸易摩擦加速了中国发展自主创新、减少对外技术依赖的努力。为保障长期的经济安全,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供应链安全

科技进步是该规划的核心议题。半导体行业,尤其是集成电路,具有最高优先级。政府已经承诺大量资本和政策的支持。由国家资助的研发活动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增长7%,超过中国的潜在产出增速(央行在2021年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估计“十四五”期间的潜在产出增速在5-5.7%之间)。股票市场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2018年上海科创板成立,为科技公司融资提供了一条快速通道。

尽管市场驱动的创新效率最高,但政府的支持在很多情况下会加速这个过程。深圳和合肥政府是成功的两个案例。合肥政府成功打造了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投资并引入了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车企业。深圳政府通过设立母基金吸引外地科技企业,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天使基金。由于产业转型中经常有市场失灵,资本的短期逐利性意味着资金不一定总能到达需要创新的领域,此时就需要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规划中强调了升级供应链。过去的15年中,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份额一直在增长,并在2009年超过了美国,2011年超过了欧盟。中国制造业最大的竞争力来自全产业链优势、熟练劳工和高水平基建。同时,制造业的自动化和智能化都在加速,生产力持续提高。一些生产线转移到东盟,以寻求更低的成本或规避来自美国惩罚性关税,但这些已经搬走的生产线往往仍依赖进口中国制造的中间品。比如韩国的三星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之后,生产中所使用的大部分工业中间品都是通过广西凭祥口岸从中国进口的。2020年,中国和14个亚太经济体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RCEP协议,这将强化中国在亚洲产业链的核心地位。尽管RCEP本身并没有实现亚洲贸易更大幅度的自由化,但它将通过降低成员国之间中间品贸易的关税,深度整合亚太地区的产业链。

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首次被纳入五年规划。事实上,中国并不面临短期或长期的粮食短缺问题。即使在2020年,新冠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生产计划,中国的粮食产量仍创历史新高。同时中国有庞大的国家储备粮,可以支持超过一年的国内消费。因此主粮供给是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实际上是饲料粮的问题,因为中国无法生产足够的饲料谷物(如大豆)来支撑其快速增长的畜牧业,必须依赖进口。2020年,大豆进口占国内消费的85%。未来几年,我们预计中国将更加重视粮食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并扩大农业海外投资,投资策略将不仅限于购买农田,还会投资物流和贸易。

该计划还强调了种子安全,这是中央政府在2020年引入的一个新概念。这一战略的思路和发展芯片产业类似,希望中国粮食都能使用中国种子。目前,中国的蔬菜和水果种子几乎全部进口,畜牧业的种猪、种牛等也高度依赖国外品种,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地缘政治使得中国和这些地区的农业贸易关系复杂化。因此,最新的五年规划强调保护中国本土种质资源,提高生物多样性,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中国计划大力投资种子和生物科技。根据官方估计,从2008年到2020年,生物科技领域获得的国家资金至少有240亿元。然而,由于消费者的反对,跟转基因相关的研发成果并未商业化。但未来几年,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可能会加速,因为中国农业生产力的下一个突破必须依靠种子技术。目前为止,中国商业化种植的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木瓜。许多农业专家认为,转基因玉米将是下一个商业化种植的品种。中国即将在昆明举办COP15(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粮食安全、生态保护和种子安全将是会议的重点议题,对于中国未来的农业有战略意义。

能源安全

绿色能源转型将是中国长期最重要的产业政策。尽管“十四五”规划中缺乏细节,但最终目标是明确的:中国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地方政府随即出台了污染行业碳排放配额和产能削减计划。企业已经认识到“双碳”政策终将转化为实际的法律和环境成本,因此都在加紧努力与碳减排目标保持一致。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在投资策略或日常运营中强调企业社会责任(ESG)。从政府关系的角度来看,这对企业也是有利的:尽管降低碳排放会带来额外的成本,但企业往往会因此赢得政府的青睐和支持。

未来五年,随着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钢铁和煤炭等传统行业产能的进一步削减,产业结构将发生剧烈的重组。然而在最初几年,步伐可能较慢。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供给瓶颈,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为了防止工业品价格过快上涨,煤炭等产能削减不可能一步到位。与此同时,煤炭和钢铁的进口将加速,以弥补国内的产量短缺。房地产市场在严格调控下已经有所降温,因为它是钢材的最大消费者,这将给钢铁价格带来下行压力。因此房地产减速一定程度上将会帮助中国实现碳减排的目标。


金融业开始设计ESG相关产品,同时发行更多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尽管目前收益率低、流动性较差,但不能低估绿色金融市场的增长潜力。上海在七月启动了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今后企业、政府和个人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碳汇,达到总量减排的效果。同时金融机构也可以根据碳交易数据设计新的金融衍生品,进一步降低绿色转型的成本。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新能源企业,包括电池生产商(如宁德时代)和光伏企业(隆基)。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1年6月新能源车占所有新车销量的13%,官方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20%,因此未来几年的增长潜力仍然很高。

供给侧前途光明,风险来自内需


“十四五”规划是2015年供给侧改革的延续,重点仍是提高中国的生产能力。自去年以来,工业部门已经进入上升周期,机床、工业机器人等产品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然而,需求侧的问题将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疫情后,低收入人群收入收入受到巨大冲击,消费增长乏力。规划还承诺在收入再分配、养老、医疗和教育方面进行改革,但这些问题具有长期性,改革步伐将不像产业升级那样立竿见影。

在疫情之前,中国经济已经是消费驱动,其对GDP增长的贡献为60%。然而,随着收入增长下降和家庭债务快速上升,消费可能不再那么强劲。城市战略越来越集中在发展城市群和大城市上,而不是区域之间的均衡增长。因此,未来会有更多人口涌入大城市,小城市和县城的住房市场将面临更高的下行风险。

最新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老龄化速度比预期更快,这意味着未来消费增速可能更慢,同时医疗缺口更大。然而,一个令人鼓舞的方面是,尽管劳动力减少,人力资本增长仍然强劲。在中国的大城市,大学教育已经成为普及教育。中国可以依靠庞大的工程师人才库来实现其技术升级的雄心。然而,解决收入不平等和消费疲软将需要更剧烈的结构性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王丹

【OR  商业新媒体】

自1953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规划以来,中国在“十四五”规划(2021-2025)中首次放弃了数字增长目标,转而强调自给自足。一个直接的诱因是中美在过去五年的贸易摩擦加速了中国发展自主创新、减少对外技术依赖的努力。为保障长期的经济安全,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供应链安全

科技进步是该规划的核心议题。半导体行业,尤其是集成电路,具有最高优先级。政府已经承诺大量资本和政策的支持。由国家资助的研发活动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增长7%,超过中国的潜在产出增速(央行在2021年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估计“十四五”期间的潜在产出增速在5-5.7%之间)。股票市场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2018年上海科创板成立,为科技公司融资提供了一条快速通道。

尽管市场驱动的创新效率最高,但政府的支持在很多情况下会加速这个过程。深圳和合肥政府是成功的两个案例。合肥政府成功打造了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投资并引入了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车企业。深圳政府通过设立母基金吸引外地科技企业,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天使基金。由于产业转型中经常有市场失灵,资本的短期逐利性意味着资金不一定总能到达需要创新的领域,此时就需要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规划中强调了升级供应链。过去的15年中,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份额一直在增长,并在2009年超过了美国,2011年超过了欧盟。中国制造业最大的竞争力来自全产业链优势、熟练劳工和高水平基建。同时,制造业的自动化和智能化都在加速,生产力持续提高。一些生产线转移到东盟,以寻求更低的成本或规避来自美国惩罚性关税,但这些已经搬走的生产线往往仍依赖进口中国制造的中间品。比如韩国的三星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之后,生产中所使用的大部分工业中间品都是通过广西凭祥口岸从中国进口的。2020年,中国和14个亚太经济体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RCEP协议,这将强化中国在亚洲产业链的核心地位。尽管RCEP本身并没有实现亚洲贸易更大幅度的自由化,但它将通过降低成员国之间中间品贸易的关税,深度整合亚太地区的产业链。

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首次被纳入五年规划。事实上,中国并不面临短期或长期的粮食短缺问题。即使在2020年,新冠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生产计划,中国的粮食产量仍创历史新高。同时中国有庞大的国家储备粮,可以支持超过一年的国内消费。因此主粮供给是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实际上是饲料粮的问题,因为中国无法生产足够的饲料谷物(如大豆)来支撑其快速增长的畜牧业,必须依赖进口。2020年,大豆进口占国内消费的85%。未来几年,我们预计中国将更加重视粮食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并扩大农业海外投资,投资策略将不仅限于购买农田,还会投资物流和贸易。

该计划还强调了种子安全,这是中央政府在2020年引入的一个新概念。这一战略的思路和发展芯片产业类似,希望中国粮食都能使用中国种子。目前,中国的蔬菜和水果种子几乎全部进口,畜牧业的种猪、种牛等也高度依赖国外品种,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地缘政治使得中国和这些地区的农业贸易关系复杂化。因此,最新的五年规划强调保护中国本土种质资源,提高生物多样性,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中国计划大力投资种子和生物科技。根据官方估计,从2008年到2020年,生物科技领域获得的国家资金至少有240亿元。然而,由于消费者的反对,跟转基因相关的研发成果并未商业化。但未来几年,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可能会加速,因为中国农业生产力的下一个突破必须依靠种子技术。目前为止,中国商业化种植的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木瓜。许多农业专家认为,转基因玉米将是下一个商业化种植的品种。中国即将在昆明举办COP15(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粮食安全、生态保护和种子安全将是会议的重点议题,对于中国未来的农业有战略意义。

能源安全

绿色能源转型将是中国长期最重要的产业政策。尽管“十四五”规划中缺乏细节,但最终目标是明确的:中国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地方政府随即出台了污染行业碳排放配额和产能削减计划。企业已经认识到“双碳”政策终将转化为实际的法律和环境成本,因此都在加紧努力与碳减排目标保持一致。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在投资策略或日常运营中强调企业社会责任(ESG)。从政府关系的角度来看,这对企业也是有利的:尽管降低碳排放会带来额外的成本,但企业往往会因此赢得政府的青睐和支持。

未来五年,随着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钢铁和煤炭等传统行业产能的进一步削减,产业结构将发生剧烈的重组。然而在最初几年,步伐可能较慢。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供给瓶颈,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为了防止工业品价格过快上涨,煤炭等产能削减不可能一步到位。与此同时,煤炭和钢铁的进口将加速,以弥补国内的产量短缺。房地产市场在严格调控下已经有所降温,因为它是钢材的最大消费者,这将给钢铁价格带来下行压力。因此房地产减速一定程度上将会帮助中国实现碳减排的目标。


金融业开始设计ESG相关产品,同时发行更多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尽管目前收益率低、流动性较差,但不能低估绿色金融市场的增长潜力。上海在七月启动了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今后企业、政府和个人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碳汇,达到总量减排的效果。同时金融机构也可以根据碳交易数据设计新的金融衍生品,进一步降低绿色转型的成本。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新能源企业,包括电池生产商(如宁德时代)和光伏企业(隆基)。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1年6月新能源车占所有新车销量的13%,官方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20%,因此未来几年的增长潜力仍然很高。

供给侧前途光明,风险来自内需


“十四五”规划是2015年供给侧改革的延续,重点仍是提高中国的生产能力。自去年以来,工业部门已经进入上升周期,机床、工业机器人等产品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然而,需求侧的问题将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疫情后,低收入人群收入收入受到巨大冲击,消费增长乏力。规划还承诺在收入再分配、养老、医疗和教育方面进行改革,但这些问题具有长期性,改革步伐将不像产业升级那样立竿见影。

在疫情之前,中国经济已经是消费驱动,其对GDP增长的贡献为60%。然而,随着收入增长下降和家庭债务快速上升,消费可能不再那么强劲。城市战略越来越集中在发展城市群和大城市上,而不是区域之间的均衡增长。因此,未来会有更多人口涌入大城市,小城市和县城的住房市场将面临更高的下行风险。

最新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老龄化速度比预期更快,这意味着未来消费增速可能更慢,同时医疗缺口更大。然而,一个令人鼓舞的方面是,尽管劳动力减少,人力资本增长仍然强劲。在中国的大城市,大学教育已经成为普及教育。中国可以依靠庞大的工程师人才库来实现其技术升级的雄心。然而,解决收入不平等和消费疲软将需要更剧烈的结构性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来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发布日期:2021-08-03 16:06
摘要: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王丹

【OR  商业新媒体】

自1953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规划以来,中国在“十四五”规划(2021-2025)中首次放弃了数字增长目标,转而强调自给自足。一个直接的诱因是中美在过去五年的贸易摩擦加速了中国发展自主创新、减少对外技术依赖的努力。为保障长期的经济安全,最新的五年规划给出了一个供给侧的解决方案,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供应链安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

供应链安全

科技进步是该规划的核心议题。半导体行业,尤其是集成电路,具有最高优先级。政府已经承诺大量资本和政策的支持。由国家资助的研发活动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增长7%,超过中国的潜在产出增速(央行在2021年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估计“十四五”期间的潜在产出增速在5-5.7%之间)。股票市场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2018年上海科创板成立,为科技公司融资提供了一条快速通道。

尽管市场驱动的创新效率最高,但政府的支持在很多情况下会加速这个过程。深圳和合肥政府是成功的两个案例。合肥政府成功打造了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投资并引入了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车企业。深圳政府通过设立母基金吸引外地科技企业,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天使基金。由于产业转型中经常有市场失灵,资本的短期逐利性意味着资金不一定总能到达需要创新的领域,此时就需要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规划中强调了升级供应链。过去的15年中,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份额一直在增长,并在2009年超过了美国,2011年超过了欧盟。中国制造业最大的竞争力来自全产业链优势、熟练劳工和高水平基建。同时,制造业的自动化和智能化都在加速,生产力持续提高。一些生产线转移到东盟,以寻求更低的成本或规避来自美国惩罚性关税,但这些已经搬走的生产线往往仍依赖进口中国制造的中间品。比如韩国的三星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之后,生产中所使用的大部分工业中间品都是通过广西凭祥口岸从中国进口的。2020年,中国和14个亚太经济体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RCEP协议,这将强化中国在亚洲产业链的核心地位。尽管RCEP本身并没有实现亚洲贸易更大幅度的自由化,但它将通过降低成员国之间中间品贸易的关税,深度整合亚太地区的产业链。

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首次被纳入五年规划。事实上,中国并不面临短期或长期的粮食短缺问题。即使在2020年,新冠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生产计划,中国的粮食产量仍创历史新高。同时中国有庞大的国家储备粮,可以支持超过一年的国内消费。因此主粮供给是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实际上是饲料粮的问题,因为中国无法生产足够的饲料谷物(如大豆)来支撑其快速增长的畜牧业,必须依赖进口。2020年,大豆进口占国内消费的85%。未来几年,我们预计中国将更加重视粮食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并扩大农业海外投资,投资策略将不仅限于购买农田,还会投资物流和贸易。

该计划还强调了种子安全,这是中央政府在2020年引入的一个新概念。这一战略的思路和发展芯片产业类似,希望中国粮食都能使用中国种子。目前,中国的蔬菜和水果种子几乎全部进口,畜牧业的种猪、种牛等也高度依赖国外品种,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地缘政治使得中国和这些地区的农业贸易关系复杂化。因此,最新的五年规划强调保护中国本土种质资源,提高生物多样性,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中国计划大力投资种子和生物科技。根据官方估计,从2008年到2020年,生物科技领域获得的国家资金至少有240亿元。然而,由于消费者的反对,跟转基因相关的研发成果并未商业化。但未来几年,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化可能会加速,因为中国农业生产力的下一个突破必须依靠种子技术。目前为止,中国商业化种植的的转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木瓜。许多农业专家认为,转基因玉米将是下一个商业化种植的品种。中国即将在昆明举办COP15(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粮食安全、生态保护和种子安全将是会议的重点议题,对于中国未来的农业有战略意义。

能源安全

绿色能源转型将是中国长期最重要的产业政策。尽管“十四五”规划中缺乏细节,但最终目标是明确的:中国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地方政府随即出台了污染行业碳排放配额和产能削减计划。企业已经认识到“双碳”政策终将转化为实际的法律和环境成本,因此都在加紧努力与碳减排目标保持一致。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在投资策略或日常运营中强调企业社会责任(ESG)。从政府关系的角度来看,这对企业也是有利的:尽管降低碳排放会带来额外的成本,但企业往往会因此赢得政府的青睐和支持。

未来五年,随着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钢铁和煤炭等传统行业产能的进一步削减,产业结构将发生剧烈的重组。然而在最初几年,步伐可能较慢。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供给瓶颈,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为了防止工业品价格过快上涨,煤炭等产能削减不可能一步到位。与此同时,煤炭和钢铁的进口将加速,以弥补国内的产量短缺。房地产市场在严格调控下已经有所降温,因为它是钢材的最大消费者,这将给钢铁价格带来下行压力。因此房地产减速一定程度上将会帮助中国实现碳减排的目标。


金融业开始设计ESG相关产品,同时发行更多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尽管目前收益率低、流动性较差,但不能低估绿色金融市场的增长潜力。上海在七月启动了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今后企业、政府和个人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碳汇,达到总量减排的效果。同时金融机构也可以根据碳交易数据设计新的金融衍生品,进一步降低绿色转型的成本。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新能源企业,包括电池生产商(如宁德时代)和光伏企业(隆基)。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1年6月新能源车占所有新车销量的13%,官方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20%,因此未来几年的增长潜力仍然很高。

供给侧前途光明,风险来自内需


“十四五”规划是2015年供给侧改革的延续,重点仍是提高中国的生产能力。自去年以来,工业部门已经进入上升周期,机床、工业机器人等产品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然而,需求侧的问题将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疫情后,低收入人群收入收入受到巨大冲击,消费增长乏力。规划还承诺在收入再分配、养老、医疗和教育方面进行改革,但这些问题具有长期性,改革步伐将不像产业升级那样立竿见影。

在疫情之前,中国经济已经是消费驱动,其对GDP增长的贡献为60%。然而,随着收入增长下降和家庭债务快速上升,消费可能不再那么强劲。城市战略越来越集中在发展城市群和大城市上,而不是区域之间的均衡增长。因此,未来会有更多人口涌入大城市,小城市和县城的住房市场将面临更高的下行风险。

最新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老龄化速度比预期更快,这意味着未来消费增速可能更慢,同时医疗缺口更大。然而,一个令人鼓舞的方面是,尽管劳动力减少,人力资本增长仍然强劲。在中国的大城市,大学教育已经成为普及教育。中国可以依靠庞大的工程师人才库来实现其技术升级的雄心。然而,解决收入不平等和消费疲软将需要更剧烈的结构性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