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美国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继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展开了他的首次东南亚之行。奥斯汀是以参加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论坛并发言的由头来东南亚的,但当地媒体的评论是:美拟拉拢亚细安(东盟)全面对抗中国影响力。

而实际上,无论是舍曼还是奥斯汀,他们此次访问亚洲的一个主旨都是:为中美双边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范围内博弈。这就决定了:美国试图运作东盟与华对峙是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美国难拉拢东盟与华抗争

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

如上所述,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是,为两国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框架内与中国博弈并力图占据上风。可是划定博弈的可控框架这件事在本质上就意味着:承认中国是美国对等的博弈对手,因而对中国有所忌惮。如此,东盟国家就不可能和美国站在一起与中国对抗。因为既然连美国都对中国有所忌惮,东盟为什么要无端与中国为敌呢?这是美国自己教会了东盟国家不与美国结盟抗中。

正如国际媒体报道的,身为美国国防部长的奥斯汀在此次东南亚之行中说:美国势必与中国竞争,因为“我们是两个经济大国,我们都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军事实力”;但他同时又确认: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奥斯汀坚信,大国必须在其行动中“树立透明度和沟通的榜样”。他希望与中国一起应对共同挑战,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影响有关的挑战。这和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之前访问天津时,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时表达的意思实际上是一样的。由此,美国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将中美视为两极态势了,拜登政府实际上又回到了美苏那个年代,只是时空背景和博弈环境不一样而已。既如此,东盟国家当然不会无端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了。在这一点上,新加坡是个很典型的啊例子。

今年3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针对美国不断呼吁该地区国家与美国联手组成联盟、特别是加入印太联盟的倡议,明确告知西方媒体:鉴于新加坡与中国和美国的广泛联系,如果出现(中美严重冲突)这种情况,新加坡将无法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这实际上是拒绝在中美之中进行选择,也等于是拒绝了美国的结盟呼吁。

而且笔者了解到,拜登今年上半年就有意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美国在尝试与部分东盟国家沟通和联络后,遭到这些国家婉拒,于是便决定暂时不再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美国拉东盟对抗中国的不成功。

可能是已经意识到了东盟国家的现实状况,奥斯汀此次在新加坡表示,“我们不是要求该地区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扩大与印太地区国家和东盟本身的重要工作,东盟是一个使该地区更加紧密联系的重要机构,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并形成更深层次的合作习惯。”可是奥斯汀的话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在这方面,美国与中国比同样不占明显的优势:东盟国家与中国在地缘、经济和人文上具有天然的紧密联系,更何况中国与东盟国家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的框架。只要中国和东盟关系不再陷入敌对状态,美国要拉拢东盟国家与中国对抗,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中国近年来几乎停止了对南海主权的声索,这使得中国已不再成为区域内的众矢之的。这也意味着,中国与东盟国家将不再具有重大的根本冲突,美国难以拉拢。

中美保持可控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的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如此,东盟国家便可以享受李光耀曾经一再强调的在大国间保持平衡的好处了,这也是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对抗的另一个原因。

对于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制的竞争、相互遏制,东盟国家自身的利益就会得到更多保障。因为在中美竞争的大格局下,域内的东盟就是关键性的第三方力量,中美在竞争中,都会尽量维持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平衡,否则就会使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自己的变化。李显龙一再强调新加坡在中美发生严重冲突时无法在中美之间选择的另一层意思,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希望中美在域内维持一种可控制冲突的状态,因为他认为这是有利于大家的。这和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说的希望美苏太平洋舰队都来新加坡驻扎,是一个意思。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与中美两国谁的矛盾更多呢?一般来说,域内国家矛盾要相对多一些,东盟与作为域内国家的中国的矛盾相对较多,尤其是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力量就更是如此;而东盟与域外的美国的矛盾相对较少。这就是奥斯汀7月26 日说“华盛顿致力于建立伙伴关系,保障所有国家的切身利益,而中国在印太地区的主张和行动威胁到该地区各国的主权”的原因。

很明显的特点是,美国主要借域内安全与防务议题拉近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而事实上,南海主权争议、台湾问题、中印领土问题,乃至香港、新疆甚至黑客问题,也都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这是中国面临的不利之处。但对东盟国家来说,南海问题才是核心,只要中国处理好这一问题,其他问题都是可控的,因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必须保持克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运作东盟与中国对峙难以成功

发布日期:2021-07-30 09:14
摘要: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美国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继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展开了他的首次东南亚之行。奥斯汀是以参加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论坛并发言的由头来东南亚的,但当地媒体的评论是:美拟拉拢亚细安(东盟)全面对抗中国影响力。

而实际上,无论是舍曼还是奥斯汀,他们此次访问亚洲的一个主旨都是:为中美双边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范围内博弈。这就决定了:美国试图运作东盟与华对峙是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美国难拉拢东盟与华抗争

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

如上所述,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是,为两国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框架内与中国博弈并力图占据上风。可是划定博弈的可控框架这件事在本质上就意味着:承认中国是美国对等的博弈对手,因而对中国有所忌惮。如此,东盟国家就不可能和美国站在一起与中国对抗。因为既然连美国都对中国有所忌惮,东盟为什么要无端与中国为敌呢?这是美国自己教会了东盟国家不与美国结盟抗中。

正如国际媒体报道的,身为美国国防部长的奥斯汀在此次东南亚之行中说:美国势必与中国竞争,因为“我们是两个经济大国,我们都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军事实力”;但他同时又确认: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奥斯汀坚信,大国必须在其行动中“树立透明度和沟通的榜样”。他希望与中国一起应对共同挑战,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影响有关的挑战。这和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之前访问天津时,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时表达的意思实际上是一样的。由此,美国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将中美视为两极态势了,拜登政府实际上又回到了美苏那个年代,只是时空背景和博弈环境不一样而已。既如此,东盟国家当然不会无端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了。在这一点上,新加坡是个很典型的啊例子。

今年3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针对美国不断呼吁该地区国家与美国联手组成联盟、特别是加入印太联盟的倡议,明确告知西方媒体:鉴于新加坡与中国和美国的广泛联系,如果出现(中美严重冲突)这种情况,新加坡将无法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这实际上是拒绝在中美之中进行选择,也等于是拒绝了美国的结盟呼吁。

而且笔者了解到,拜登今年上半年就有意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美国在尝试与部分东盟国家沟通和联络后,遭到这些国家婉拒,于是便决定暂时不再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美国拉东盟对抗中国的不成功。

可能是已经意识到了东盟国家的现实状况,奥斯汀此次在新加坡表示,“我们不是要求该地区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扩大与印太地区国家和东盟本身的重要工作,东盟是一个使该地区更加紧密联系的重要机构,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并形成更深层次的合作习惯。”可是奥斯汀的话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在这方面,美国与中国比同样不占明显的优势:东盟国家与中国在地缘、经济和人文上具有天然的紧密联系,更何况中国与东盟国家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的框架。只要中国和东盟关系不再陷入敌对状态,美国要拉拢东盟国家与中国对抗,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中国近年来几乎停止了对南海主权的声索,这使得中国已不再成为区域内的众矢之的。这也意味着,中国与东盟国家将不再具有重大的根本冲突,美国难以拉拢。

中美保持可控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的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如此,东盟国家便可以享受李光耀曾经一再强调的在大国间保持平衡的好处了,这也是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对抗的另一个原因。

对于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制的竞争、相互遏制,东盟国家自身的利益就会得到更多保障。因为在中美竞争的大格局下,域内的东盟就是关键性的第三方力量,中美在竞争中,都会尽量维持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平衡,否则就会使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自己的变化。李显龙一再强调新加坡在中美发生严重冲突时无法在中美之间选择的另一层意思,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希望中美在域内维持一种可控制冲突的状态,因为他认为这是有利于大家的。这和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说的希望美苏太平洋舰队都来新加坡驻扎,是一个意思。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与中美两国谁的矛盾更多呢?一般来说,域内国家矛盾要相对多一些,东盟与作为域内国家的中国的矛盾相对较多,尤其是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力量就更是如此;而东盟与域外的美国的矛盾相对较少。这就是奥斯汀7月26 日说“华盛顿致力于建立伙伴关系,保障所有国家的切身利益,而中国在印太地区的主张和行动威胁到该地区各国的主权”的原因。

很明显的特点是,美国主要借域内安全与防务议题拉近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而事实上,南海主权争议、台湾问题、中印领土问题,乃至香港、新疆甚至黑客问题,也都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这是中国面临的不利之处。但对东盟国家来说,南海问题才是核心,只要中国处理好这一问题,其他问题都是可控的,因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必须保持克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美国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继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展开了他的首次东南亚之行。奥斯汀是以参加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论坛并发言的由头来东南亚的,但当地媒体的评论是:美拟拉拢亚细安(东盟)全面对抗中国影响力。

而实际上,无论是舍曼还是奥斯汀,他们此次访问亚洲的一个主旨都是:为中美双边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范围内博弈。这就决定了:美国试图运作东盟与华对峙是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美国难拉拢东盟与华抗争

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

如上所述,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是,为两国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框架内与中国博弈并力图占据上风。可是划定博弈的可控框架这件事在本质上就意味着:承认中国是美国对等的博弈对手,因而对中国有所忌惮。如此,东盟国家就不可能和美国站在一起与中国对抗。因为既然连美国都对中国有所忌惮,东盟为什么要无端与中国为敌呢?这是美国自己教会了东盟国家不与美国结盟抗中。

正如国际媒体报道的,身为美国国防部长的奥斯汀在此次东南亚之行中说:美国势必与中国竞争,因为“我们是两个经济大国,我们都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军事实力”;但他同时又确认: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奥斯汀坚信,大国必须在其行动中“树立透明度和沟通的榜样”。他希望与中国一起应对共同挑战,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影响有关的挑战。这和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之前访问天津时,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时表达的意思实际上是一样的。由此,美国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将中美视为两极态势了,拜登政府实际上又回到了美苏那个年代,只是时空背景和博弈环境不一样而已。既如此,东盟国家当然不会无端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了。在这一点上,新加坡是个很典型的啊例子。

今年3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针对美国不断呼吁该地区国家与美国联手组成联盟、特别是加入印太联盟的倡议,明确告知西方媒体:鉴于新加坡与中国和美国的广泛联系,如果出现(中美严重冲突)这种情况,新加坡将无法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这实际上是拒绝在中美之中进行选择,也等于是拒绝了美国的结盟呼吁。

而且笔者了解到,拜登今年上半年就有意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美国在尝试与部分东盟国家沟通和联络后,遭到这些国家婉拒,于是便决定暂时不再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美国拉东盟对抗中国的不成功。

可能是已经意识到了东盟国家的现实状况,奥斯汀此次在新加坡表示,“我们不是要求该地区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扩大与印太地区国家和东盟本身的重要工作,东盟是一个使该地区更加紧密联系的重要机构,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并形成更深层次的合作习惯。”可是奥斯汀的话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在这方面,美国与中国比同样不占明显的优势:东盟国家与中国在地缘、经济和人文上具有天然的紧密联系,更何况中国与东盟国家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的框架。只要中国和东盟关系不再陷入敌对状态,美国要拉拢东盟国家与中国对抗,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中国近年来几乎停止了对南海主权的声索,这使得中国已不再成为区域内的众矢之的。这也意味着,中国与东盟国家将不再具有重大的根本冲突,美国难以拉拢。

中美保持可控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的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如此,东盟国家便可以享受李光耀曾经一再强调的在大国间保持平衡的好处了,这也是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对抗的另一个原因。

对于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制的竞争、相互遏制,东盟国家自身的利益就会得到更多保障。因为在中美竞争的大格局下,域内的东盟就是关键性的第三方力量,中美在竞争中,都会尽量维持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平衡,否则就会使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自己的变化。李显龙一再强调新加坡在中美发生严重冲突时无法在中美之间选择的另一层意思,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希望中美在域内维持一种可控制冲突的状态,因为他认为这是有利于大家的。这和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说的希望美苏太平洋舰队都来新加坡驻扎,是一个意思。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与中美两国谁的矛盾更多呢?一般来说,域内国家矛盾要相对多一些,东盟与作为域内国家的中国的矛盾相对较多,尤其是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力量就更是如此;而东盟与域外的美国的矛盾相对较少。这就是奥斯汀7月26 日说“华盛顿致力于建立伙伴关系,保障所有国家的切身利益,而中国在印太地区的主张和行动威胁到该地区各国的主权”的原因。

很明显的特点是,美国主要借域内安全与防务议题拉近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而事实上,南海主权争议、台湾问题、中印领土问题,乃至香港、新疆甚至黑客问题,也都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这是中国面临的不利之处。但对东盟国家来说,南海问题才是核心,只要中国处理好这一问题,其他问题都是可控的,因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必须保持克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运作东盟与中国对峙难以成功

发布日期:2021-07-30 09:14
摘要: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美国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继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展开了他的首次东南亚之行。奥斯汀是以参加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在新加坡举办的论坛并发言的由头来东南亚的,但当地媒体的评论是:美拟拉拢亚细安(东盟)全面对抗中国影响力。

而实际上,无论是舍曼还是奥斯汀,他们此次访问亚洲的一个主旨都是:为中美双边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范围内博弈。这就决定了:美国试图运作东盟与华对峙是难以成功的,前提是中国自身在域内的行为必须保持克制。

美国难拉拢东盟与华抗争

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抗衡,根本上是当前美国自己的对华政策使然。

如上所述,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是,为两国关系划定一个可控的边界,在此框架内与中国博弈并力图占据上风。可是划定博弈的可控框架这件事在本质上就意味着:承认中国是美国对等的博弈对手,因而对中国有所忌惮。如此,东盟国家就不可能和美国站在一起与中国对抗。因为既然连美国都对中国有所忌惮,东盟为什么要无端与中国为敌呢?这是美国自己教会了东盟国家不与美国结盟抗中。

正如国际媒体报道的,身为美国国防部长的奥斯汀在此次东南亚之行中说:美国势必与中国竞争,因为“我们是两个经济大国,我们都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军事实力”;但他同时又确认: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奥斯汀坚信,大国必须在其行动中“树立透明度和沟通的榜样”。他希望与中国一起应对共同挑战,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影响有关的挑战。这和美国常务国务卿舍曼之前访问天津时,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时表达的意思实际上是一样的。由此,美国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将中美视为两极态势了,拜登政府实际上又回到了美苏那个年代,只是时空背景和博弈环境不一样而已。既如此,东盟国家当然不会无端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了。在这一点上,新加坡是个很典型的啊例子。

今年3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针对美国不断呼吁该地区国家与美国联手组成联盟、特别是加入印太联盟的倡议,明确告知西方媒体:鉴于新加坡与中国和美国的广泛联系,如果出现(中美严重冲突)这种情况,新加坡将无法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这实际上是拒绝在中美之中进行选择,也等于是拒绝了美国的结盟呼吁。

而且笔者了解到,拜登今年上半年就有意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美国在尝试与部分东盟国家沟通和联络后,遭到这些国家婉拒,于是便决定暂时不再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美国拉东盟对抗中国的不成功。

可能是已经意识到了东盟国家的现实状况,奥斯汀此次在新加坡表示,“我们不是要求该地区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扩大与印太地区国家和东盟本身的重要工作,东盟是一个使该地区更加紧密联系的重要机构,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并形成更深层次的合作习惯。”可是奥斯汀的话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在这方面,美国与中国比同样不占明显的优势:东盟国家与中国在地缘、经济和人文上具有天然的紧密联系,更何况中国与东盟国家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的框架。只要中国和东盟关系不再陷入敌对状态,美国要拉拢东盟国家与中国对抗,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中国近年来几乎停止了对南海主权的声索,这使得中国已不再成为区域内的众矢之的。这也意味着,中国与东盟国家将不再具有重大的根本冲突,美国难以拉拢。

中美保持可控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的竞争对东盟国家最有利。如此,东盟国家便可以享受李光耀曾经一再强调的在大国间保持平衡的好处了,这也是美国难以拉东盟与中国对抗的另一个原因。

对于东盟国家来说,中美两国在域内保持可控制的竞争、相互遏制,东盟国家自身的利益就会得到更多保障。因为在中美竞争的大格局下,域内的东盟就是关键性的第三方力量,中美在竞争中,都会尽量维持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平衡,否则就会使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自己的变化。李显龙一再强调新加坡在中美发生严重冲突时无法在中美之间选择的另一层意思,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希望中美在域内维持一种可控制冲突的状态,因为他认为这是有利于大家的。这和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说的希望美苏太平洋舰队都来新加坡驻扎,是一个意思。

另一方面,对东盟国家来说,与中美两国谁的矛盾更多呢?一般来说,域内国家矛盾要相对多一些,东盟与作为域内国家的中国的矛盾相对较多,尤其是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力量就更是如此;而东盟与域外的美国的矛盾相对较少。这就是奥斯汀7月26 日说“华盛顿致力于建立伙伴关系,保障所有国家的切身利益,而中国在印太地区的主张和行动威胁到该地区各国的主权”的原因。

很明显的特点是,美国主要借域内安全与防务议题拉近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而事实上,南海主权争议、台湾问题、中印领土问题,乃至香港、新疆甚至黑客问题,也都是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这是中国面临的不利之处。但对东盟国家来说,南海问题才是核心,只要中国处理好这一问题,其他问题都是可控的,因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必须保持克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