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当局多次明示中性稳健货币政策,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在通胀预期强烈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上半年金融数据公布,信贷和货币增速均显著超出市场预期,由于经济增速或临放缓,经济复苏带动信贷需求增加的力度也将趋弱,货币增速或达年内高点;为降低融资利率,降准之后的降息仍值得期待。

“走走停停”的货币增长态势不变

中性稳健货币政策,一直为货币当局多次明示,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对未来货币增长,平稳是市场机构间高度一致的共识;特别在当前通胀预期强烈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实际上,伴随经济和疫情形势的改变,货币边际后撤早已成为市场共识。2021年2季度货币和信贷的持续回升态势,显然受到了经济回升带来的信贷需求增加影响。

笔者前期就曾指出,2021年以来的流动性环境波动态势表明,稳健货币政策在实际中采取了“走走停停”的政策;即中国货币和信贷增长在平稳基准下在“偏紧”和“偏松”之间摇摆的事实,意味着货币当局实际上对原先市场高度一致预期的边际后撤采用了“走走停停”策略——整体上维持平稳的同时,时而偏紧、时而偏松。这实际上也是最可行的货币政策策略,中性货币环境本就难以精确量化,经济和市场又在不断变化,货币当局维持中性流动性环境只能在“走走停停”中维持动态平衡。

从M2增速上看,2021年2季度增速逐月回升,但均低于1季度,且弱于9.0。按照货币增速和名义经济增速相适应的基准(初略计约为实际GDP增速+CPI,或者名义GDP增速),适宜的货币增速应该在7-9之间,由于经济运行实际上偏弱,因此货币当局实际上倾向于让货币增长接近于合适区间上限。

经济回升带动的信贷需求上升或达顶点

经济回升带来信贷需求复苏,宏观经济回暖下微观经济行为主体的信贷复苏是全方位的,因此信贷复苏首先表现为信贷期限的均衡化,其次表现为信贷总规模的回升。6月份中国新增信贷的变化,显然符合上述2个特征,因此也从货币环境变化角度,印证了中国经济的回升。6月份中国流动性环境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长规模显著回升,且新增信贷期限均衡化提升。2020年为疫情期间,无论是导致信用扩展的信贷投放还是债券发行,都得以提速,考虑到基数效应差异,实际上当前社融增长也很迅速,体现了经济复苏带来融资需求提高影响。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由于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考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等待降准之后的降息

在6月份货币金融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随即公布了“降准”决定!这实际上印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通胀拐点和经济偏弱。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只是影响了降准时机的选择,中国基础货币增长能力不足,是中国货币体系的基础问题,因此,“降准”实际上是中国货币当局为维持货币平稳,而必不可少的选择,每年必选!由于基础货币投放机制由外汇占款转向央行自创工具,因此要保持政策利率和货币增长的平稳,降准仍是未来不可更缺的选项!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由于经济仍处底部,随着猪肉涨价进程结构性扭转,CPI低迷态势将延续。伴随PPI拐点到来,物价方面对“降息”的制约将缓解。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Q。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中国通胀正面临拐点。

中国当前货币环境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数量宽松,而在于价格过贵,即中小企业融资利率偏高。因此,未来仍需要通过各种降息手段,以达到降低融资利率的目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货币年内或到顶,降准之后有降息

发布日期:2021-07-28 07:42
货币当局多次明示中性稳健货币政策,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在通胀预期强烈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上半年金融数据公布,信贷和货币增速均显著超出市场预期,由于经济增速或临放缓,经济复苏带动信贷需求增加的力度也将趋弱,货币增速或达年内高点;为降低融资利率,降准之后的降息仍值得期待。

“走走停停”的货币增长态势不变

中性稳健货币政策,一直为货币当局多次明示,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对未来货币增长,平稳是市场机构间高度一致的共识;特别在当前通胀预期强烈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实际上,伴随经济和疫情形势的改变,货币边际后撤早已成为市场共识。2021年2季度货币和信贷的持续回升态势,显然受到了经济回升带来的信贷需求增加影响。

笔者前期就曾指出,2021年以来的流动性环境波动态势表明,稳健货币政策在实际中采取了“走走停停”的政策;即中国货币和信贷增长在平稳基准下在“偏紧”和“偏松”之间摇摆的事实,意味着货币当局实际上对原先市场高度一致预期的边际后撤采用了“走走停停”策略——整体上维持平稳的同时,时而偏紧、时而偏松。这实际上也是最可行的货币政策策略,中性货币环境本就难以精确量化,经济和市场又在不断变化,货币当局维持中性流动性环境只能在“走走停停”中维持动态平衡。

从M2增速上看,2021年2季度增速逐月回升,但均低于1季度,且弱于9.0。按照货币增速和名义经济增速相适应的基准(初略计约为实际GDP增速+CPI,或者名义GDP增速),适宜的货币增速应该在7-9之间,由于经济运行实际上偏弱,因此货币当局实际上倾向于让货币增长接近于合适区间上限。

经济回升带动的信贷需求上升或达顶点

经济回升带来信贷需求复苏,宏观经济回暖下微观经济行为主体的信贷复苏是全方位的,因此信贷复苏首先表现为信贷期限的均衡化,其次表现为信贷总规模的回升。6月份中国新增信贷的变化,显然符合上述2个特征,因此也从货币环境变化角度,印证了中国经济的回升。6月份中国流动性环境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长规模显著回升,且新增信贷期限均衡化提升。2020年为疫情期间,无论是导致信用扩展的信贷投放还是债券发行,都得以提速,考虑到基数效应差异,实际上当前社融增长也很迅速,体现了经济复苏带来融资需求提高影响。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由于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考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等待降准之后的降息

在6月份货币金融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随即公布了“降准”决定!这实际上印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通胀拐点和经济偏弱。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只是影响了降准时机的选择,中国基础货币增长能力不足,是中国货币体系的基础问题,因此,“降准”实际上是中国货币当局为维持货币平稳,而必不可少的选择,每年必选!由于基础货币投放机制由外汇占款转向央行自创工具,因此要保持政策利率和货币增长的平稳,降准仍是未来不可更缺的选项!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由于经济仍处底部,随着猪肉涨价进程结构性扭转,CPI低迷态势将延续。伴随PPI拐点到来,物价方面对“降息”的制约将缓解。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Q。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中国通胀正面临拐点。

中国当前货币环境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数量宽松,而在于价格过贵,即中小企业融资利率偏高。因此,未来仍需要通过各种降息手段,以达到降低融资利率的目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货币当局多次明示中性稳健货币政策,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在通胀预期强烈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上半年金融数据公布,信贷和货币增速均显著超出市场预期,由于经济增速或临放缓,经济复苏带动信贷需求增加的力度也将趋弱,货币增速或达年内高点;为降低融资利率,降准之后的降息仍值得期待。

“走走停停”的货币增长态势不变

中性稳健货币政策,一直为货币当局多次明示,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对未来货币增长,平稳是市场机构间高度一致的共识;特别在当前通胀预期强烈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实际上,伴随经济和疫情形势的改变,货币边际后撤早已成为市场共识。2021年2季度货币和信贷的持续回升态势,显然受到了经济回升带来的信贷需求增加影响。

笔者前期就曾指出,2021年以来的流动性环境波动态势表明,稳健货币政策在实际中采取了“走走停停”的政策;即中国货币和信贷增长在平稳基准下在“偏紧”和“偏松”之间摇摆的事实,意味着货币当局实际上对原先市场高度一致预期的边际后撤采用了“走走停停”策略——整体上维持平稳的同时,时而偏紧、时而偏松。这实际上也是最可行的货币政策策略,中性货币环境本就难以精确量化,经济和市场又在不断变化,货币当局维持中性流动性环境只能在“走走停停”中维持动态平衡。

从M2增速上看,2021年2季度增速逐月回升,但均低于1季度,且弱于9.0。按照货币增速和名义经济增速相适应的基准(初略计约为实际GDP增速+CPI,或者名义GDP增速),适宜的货币增速应该在7-9之间,由于经济运行实际上偏弱,因此货币当局实际上倾向于让货币增长接近于合适区间上限。

经济回升带动的信贷需求上升或达顶点

经济回升带来信贷需求复苏,宏观经济回暖下微观经济行为主体的信贷复苏是全方位的,因此信贷复苏首先表现为信贷期限的均衡化,其次表现为信贷总规模的回升。6月份中国新增信贷的变化,显然符合上述2个特征,因此也从货币环境变化角度,印证了中国经济的回升。6月份中国流动性环境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长规模显著回升,且新增信贷期限均衡化提升。2020年为疫情期间,无论是导致信用扩展的信贷投放还是债券发行,都得以提速,考虑到基数效应差异,实际上当前社融增长也很迅速,体现了经济复苏带来融资需求提高影响。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由于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考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等待降准之后的降息

在6月份货币金融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随即公布了“降准”决定!这实际上印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通胀拐点和经济偏弱。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只是影响了降准时机的选择,中国基础货币增长能力不足,是中国货币体系的基础问题,因此,“降准”实际上是中国货币当局为维持货币平稳,而必不可少的选择,每年必选!由于基础货币投放机制由外汇占款转向央行自创工具,因此要保持政策利率和货币增长的平稳,降准仍是未来不可更缺的选项!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由于经济仍处底部,随着猪肉涨价进程结构性扭转,CPI低迷态势将延续。伴随PPI拐点到来,物价方面对“降息”的制约将缓解。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Q。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中国通胀正面临拐点。

中国当前货币环境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数量宽松,而在于价格过贵,即中小企业融资利率偏高。因此,未来仍需要通过各种降息手段,以达到降低融资利率的目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货币年内或到顶,降准之后有降息

发布日期:2021-07-28 07:42
货币当局多次明示中性稳健货币政策,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在通胀预期强烈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上半年金融数据公布,信贷和货币增速均显著超出市场预期,由于经济增速或临放缓,经济复苏带动信贷需求增加的力度也将趋弱,货币增速或达年内高点;为降低融资利率,降准之后的降息仍值得期待。

“走走停停”的货币增长态势不变

中性稳健货币政策,一直为货币当局多次明示,市场对此也形成了明确共识。对未来货币增长,平稳是市场机构间高度一致的共识;特别在当前通胀预期强烈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期货币环境将维持稳中偏紧格局。实际上,伴随经济和疫情形势的改变,货币边际后撤早已成为市场共识。2021年2季度货币和信贷的持续回升态势,显然受到了经济回升带来的信贷需求增加影响。

笔者前期就曾指出,2021年以来的流动性环境波动态势表明,稳健货币政策在实际中采取了“走走停停”的政策;即中国货币和信贷增长在平稳基准下在“偏紧”和“偏松”之间摇摆的事实,意味着货币当局实际上对原先市场高度一致预期的边际后撤采用了“走走停停”策略——整体上维持平稳的同时,时而偏紧、时而偏松。这实际上也是最可行的货币政策策略,中性货币环境本就难以精确量化,经济和市场又在不断变化,货币当局维持中性流动性环境只能在“走走停停”中维持动态平衡。

从M2增速上看,2021年2季度增速逐月回升,但均低于1季度,且弱于9.0。按照货币增速和名义经济增速相适应的基准(初略计约为实际GDP增速+CPI,或者名义GDP增速),适宜的货币增速应该在7-9之间,由于经济运行实际上偏弱,因此货币当局实际上倾向于让货币增长接近于合适区间上限。

经济回升带动的信贷需求上升或达顶点

经济回升带来信贷需求复苏,宏观经济回暖下微观经济行为主体的信贷复苏是全方位的,因此信贷复苏首先表现为信贷期限的均衡化,其次表现为信贷总规模的回升。6月份中国新增信贷的变化,显然符合上述2个特征,因此也从货币环境变化角度,印证了中国经济的回升。6月份中国流动性环境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长规模显著回升,且新增信贷期限均衡化提升。2020年为疫情期间,无论是导致信用扩展的信贷投放还是债券发行,都得以提速,考虑到基数效应差异,实际上当前社融增长也很迅速,体现了经济复苏带来融资需求提高影响。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由于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考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等待降准之后的降息

在6月份货币金融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随即公布了“降准”决定!这实际上印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通胀拐点和经济偏弱。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只是影响了降准时机的选择,中国基础货币增长能力不足,是中国货币体系的基础问题,因此,“降准”实际上是中国货币当局为维持货币平稳,而必不可少的选择,每年必选!由于基础货币投放机制由外汇占款转向央行自创工具,因此要保持政策利率和货币增长的平稳,降准仍是未来不可更缺的选项!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由于经济仍处底部,随着猪肉涨价进程结构性扭转,CPI低迷态势将延续。伴随PPI拐点到来,物价方面对“降息”的制约将缓解。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Q。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中国通胀正面临拐点。

中国当前货币环境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数量宽松,而在于价格过贵,即中小企业融资利率偏高。因此,未来仍需要通过各种降息手段,以达到降低融资利率的目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