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俞敏洪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周掌柜

【OR  商业新媒体】

俞敏洪这次真的伤心了。

7月25日新东方港股暴跌40.61%,26日继续暴跌47.02%,整个舆论一边倒看空教育行业。身价和市值都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俞敏洪和新东方这批创业者近30年的心血近乎一朝归零。而且,前景几乎看不到一线光明,正面临无尽的批判。

有人说俞敏洪为此潸然泪下。场景可以想象,但估计不是那种默默的流泪,而是喷薄而出的泪水。朋友告诉我:这两天被认为“没心没肺”、“具有世界级抗击打能力”的俞敏洪,似乎有些神情恍惚,也许一直没睡好觉。

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俞敏洪的粉丝,更不是新东方的辩护人。但此刻,面对这样一位20多年一直倍感亲切的“老俞”,同理心驱使依然与他感同身受。老俞不仅在我这个80后记忆里是一位难以忘怀的老师,也包括很多70后、90后甚至00后,我们情不自禁的把新东方和那个为之奋斗的伟大时代粘合在一起。老俞不仅仅是名人、生意人,也是很多大学生求学路上的灯塔。

回首往事,最早对老俞的认知却是从听段子开始的。20年前,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实际上对俞敏洪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每次去新东方上课,无论学习语法、新概念、托福还是其他,讲课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贬低嘲讽他,编织老俞各种龌龊到可以引起哄堂大笑的糗事儿,比如嘲笑他的英语口音。尽管这些人都是给老俞打工,尽管有些玩笑开的有点大,却仍乐此不疲。类似行为定性的话会非常恶劣,多少有那么一点吃着皇粮骂皇上的味道,这种“大逆不道”一般人都受不了,可俞敏洪对此非常宽容。不是那种赚了钱不在乎名声骄纵般的无所谓,而是有点默许自己就应该承受千万人压力和发泄的豁达。

彼时,大学生苦,苦于在校老师不能为每个人设计宏图大业;毕业生苦,苦于茫茫世界却不知道如何在职业上定位方向;老师苦,苦于局限于课堂有宏图大志却无高峰可攀。俞敏洪和他创立的新东方,就是为这些淡淡难言苦楚的小人物,悄悄打开了一扇门。在这个世纪初几年,甚至更早,新东方已经是一面旗帜,照亮了年轻人对远方的期待。我认识的几种人都受益于新东方:

第一种是想去国外读书上学的穷学生,这些同学的专业可能是理科的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便基础专业,当初中国在很多领域还不算发达,国内很难就业,只有去美国深造继续学习。也有对金融和艺术等学科感兴趣的有志青年,他们希望在更大的世界展现自己。当然也包括很多真正的寒门士子,无论是北大还是清华毕业,他们都没有钱自费读书,都在龟缩在新东方一边感受解压的脱口秀氛围,一边闭门苦读争取欧美大学的奖学金。印象中当时我创业的公司里就收留了一位清华生物系的毕业生,打工的同时学习新东方课程准备出国,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英雄没有出路的时候还是需要老俞这样的摆渡人。老俞和新东方成就了几十万上百万的留学生,这些人今天应该很多人都回国参与了国家建设或者创业,有些人阴差阳错也在新东方收获了爱情。可以推断:老俞和新东方通过英语培训也间接成就了一大批顶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精英,无意之中成了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使者和桥梁。

在每次中国历史上重大变局的前奏中,留学生一直是国家近代化最强有力的推动力量。早在清朝末期,经爱国进步教育家容闳多方努力,由曾国藩、李鸿章等联名上奏“选派幼童赴美办理章程”就在探讨选派幼童赴美留学之事。1872年,清廷降旨,决定在上海设立“幼童出洋肄业局”,同年8月,经过预备选拔和学习准备的30名12-15岁留美学生,从上海启航出洋,这些人几乎就是中国第一批真正睁开眼睛看世界、感受世界的人。那个时代已然久远,30名留学生走出国门寄托了无数仁人志士的期望,但今天的新东方培养了数百万计留学生,这不得不说为中华民族创造今天的伟大时代立下不朽功勋;

第二种人是游走于教育院校边缘的穷老师,他们可能有当老师的梦想,但并没有资格和人脉进入体制内学校。新东方成就了他们的财务自由,早在那个时代,新东方上市之后就有很多资深教师丰衣足食,年龄也就在30多岁,由于有英语开拓的视野,这批人很快在互联网等创业热潮的推动下继续了财富故事。另一方面,新东方为体制内大学、高中等层级优秀教师提供了一个靠研究专业价值确认的通路,很多老师多了新东方这样教育机构的变现渠道之后,慢慢的腰包也鼓了,在专业领域也开始积累专业和名气,也就开始著书立说,传播全新的教育理念。某种程度上,新东方作为教育里市场化平台,极大的推动了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也降低了国家教育支出。新东方的老师很多是胸怀大志、一贫如洗希望在教育行业闯出天地的人;

第三种人是穷行业的探索者。本来教育行业是改革开放后起步很晚的,上个世纪末几乎没有人认为教育可以赚什么钱,我们耳熟能详的老俞贴广告招生的故事可见那个时代也是从游走于政策边缘起步的。但是从出国教育开始,强烈的教育培训需求喷薄而出,这从某种程度弥补了国内公立教育的不足,以及对体制僵化形成竞争式补充。当时除了北大清华这种学校与欧美学校有深入联系,一般学校没有联合办学和教育交流,但新东方通过出国留学这个切入点,客观上也带动了大学开始与国际接轨建立合作办学。后面,才有了K12教育、职业教育、幼儿教育等蓬勃发展,略显武断的说,俞敏洪和新东方确实缩短中外教育差距起到了历史性贡献。从新东方也出来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投资人,比如徐小平、李丰等,他们后来用自己的积累和资本帮助了更多的年轻人。

尽管以上这些,看起来不自觉的把教育和钱联系到了一起,但那个时代其实每个行业都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厌恶钱会失去机会。“钱”这个字放大了就是“财富”和“资本”,那么俞敏洪和新东方是否超越了钱、资本和财富本身呢?有几个迹象似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其一,老俞不痴迷成为财富收割者。回到2000年的时间点,当时的老俞已经可以每天从学校拿麻袋装钱,新东方几乎就是印钞机,后来也不需要营销,报名都需要托人找关系。那时候的钱估计购买力现在十倍不止,所以如果俞敏洪当时象他的老搭档徐小平、王强一样广泛投资,极端一点说:他有能力投下今天互联网半壁江山。可以批评老俞保守,但不能否认他对教育的执着。所以,新东方的发展某种程度是超越“财富”这个词的,老俞坚守20多年起起伏伏、生死相依,如果用资本家定位是解释不通的;

其二,老俞痴心不改说真话、打抱不平。他曾经自己讲述了被歹徒绑架死里逃生的故事,但捡回这条命之后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看破红尘的超脱,也没有逆转成强势的攻击性,依然做他的教育。反而,20年过去了,老俞还在做节目给其他企业家讲心里话的机会,还在时不时批判网络游戏等行业发了不义之财,说这些话的时候或许他自己都忘记了本身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但他和创业初期讲段子自嘲一样,似乎始终认为自由的思想、批判是这个社会的氧气,就像当初员工们都踊跃批评他一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如果老俞仅仅对钱感兴趣,他大可不必慷慨陈词的发表观点,起码可以说一些让各方都喜欢听的漂亮话。或者说,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改变他执着、倔强的个性。

其三,老俞没有从财富制高点压制和打击过他人。还记得2007年左右的时候,新东方上市之后身价几千万的小领导和老师比比皆是,很多人就选择了离开新东方,我认识一位讲师套现后开始在北京郊区养马,QQ签名叫“一家五口没工作”,经常秀自己。这些人严格意义上说都背叛了老俞的事业,起码背叛了当初新东方成为伟大公司的共同理想,但老俞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说过这些人的坏话。还包括后来名声在外,鼎鼎大名的前合伙人们,老俞似乎也很少的公开批评过之前的伙伴。甚至包括当初创立新航道的胡敏,后来创立跟谁学的陈向东,这些都是从新东方母体里出来抱着颠覆新东方初衷的高管,换到美国的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甚至国内大佬的手腕,起码不会让他们如此顺利的做大做强。但老俞这个人没有什么非常手段,没有非常舆论,对此旁观者甚至觉得他的骨子里有着害怕冲突,忍耐、保守加懦弱。

是的,老俞软弱,这对大企业家似乎确实是一个缺点。他的成就需要感谢那个无差别信任的短暂小时代,也需要感谢那个时代年轻人无尽的梦想,特定的小时代铸造了俞敏洪,也让软弱没有影响他成功。他没有用霸气担当成为他参与开创时代的唯一王者,没有用公关和游说的手段推动行业向他的利益方向发展,甚至这二三十年一直孜孜不倦的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掘墓人。不得不说,他的成就也带着一般人没有的幸运,

时至今日,老俞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了。新的时代到来了,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其实和欧洲、美国、日本大多数国家野蛮生长之后的纠偏逻辑类似。科技公司在美国同样受到国家治理的挑战,欧洲的富人们同样战战兢兢的保有着财富,年轻人在多数发达国家有了躺平的意愿,二元结构不仅带来贫富差距也带来了认知偏差,飞速发展了40年的中国开始了多种思潮的碰撞、内外挑战的冲击,甚至认知的反复和偏离。教育因此占有了公众过多消费份额,而站在被批判的风口浪尖。这一切,或许已经超越了爱讲段子又软弱的老俞的世界,也超越了新东方20多年惯性耕耘教育行业所能理解的战略格局。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但新时代的新东方并非无路可走,历史性的机遇也展现在新东方的面前,新东方未来真正的方向或许就在填补中国基础教育科学、教育科技前沿创新的薄弱点。从国家最新的教育培训产业政策规定来看,新东方只有聚焦提高新时代的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教育科学的新土壤才可能支撑期现在的规模。这里包括个人生产力提高的诉求,教育势必会从单纯的讲课培训延展到更多IT化、网络化场景的内容提供和互动,新东方重新界定边界后的创新科技业务箭在弦上;也包括在就业挑战背景下的职业教育的社会生产力提升,14亿人期待劳动创造价值的动力是3000年历史积累的巨大惯性,为勤劳插上翅膀同样会让新东方屹立不倒;更包括对于未来教育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的咨询、服务和系统集成,体制内的教育信息化能力必然需要外部专业化公司的补充和加强。甚至我们大胆想象,教育消费电子的市场规模,素质教育轻游戏的市场规模,突破传统的舒适区,新东方依然充满机会。

此外,新东方由于基因和历史惯性,自身构建复杂抗风险生态的能力较弱。也可以考虑与百度、腾讯这类前沿科技类互联网公司,或者华为、中国平安这样的产业公司合作,从更高的维度重构教育科技产业生态,提高抗风险、抗周期能力,这些都有利于让新东方重新站在时代潮头。

从战略再造的全新想象空间来看,新东方会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的IBM吗?新东方会成为中国的麦格劳希尓、培生这样的智力王者吗?新东方会成为和腾讯并驾齐驱的教育益智游戏巨头吗?新东方会拥有百度AI一样的独门绝技吗?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新东方今天面对的挑战。而且,老俞和新东方高管依然有值得反思的地方,鼓起勇气的同时无法回避根本性的挑战逻辑:过去某种程度上走上了和公立学校竞争的商业道路,满足了扭曲的刚需,缺少产业级的技术创新驱动业务,新东方并没有从现代教育科学的高度对教育理论和实证研究作出深刻贡献,没有太多战略格局的创新和差异化,这些无论有没有政策打击都不可持续,价值增量的未来战略变革正当其时。反而,也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新东方前进的道路就依然存在阳光下的希望。

作为一名战略咨询行业从业者,我们始终有两个信条:价值不易得,实干决定道路;信任不急取,品格奠定繁荣。新东方虽然今天看似前程暗淡,但只要身体里保持着成就他人的力量和正直的品格,公司就不会倒下!对于老骥伏枥的俞敏洪,面对大时代的全新改革。败了,依然是那个让我们亲切的老俞;成了,就是新时代的大英雄!

推动新东方的战略转型,或许就是上天交给老俞的最后使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俞敏洪的小时代

发布日期:2021-07-28 07:32
时至今日,俞敏洪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周掌柜

【OR  商业新媒体】

俞敏洪这次真的伤心了。

7月25日新东方港股暴跌40.61%,26日继续暴跌47.02%,整个舆论一边倒看空教育行业。身价和市值都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俞敏洪和新东方这批创业者近30年的心血近乎一朝归零。而且,前景几乎看不到一线光明,正面临无尽的批判。

有人说俞敏洪为此潸然泪下。场景可以想象,但估计不是那种默默的流泪,而是喷薄而出的泪水。朋友告诉我:这两天被认为“没心没肺”、“具有世界级抗击打能力”的俞敏洪,似乎有些神情恍惚,也许一直没睡好觉。

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俞敏洪的粉丝,更不是新东方的辩护人。但此刻,面对这样一位20多年一直倍感亲切的“老俞”,同理心驱使依然与他感同身受。老俞不仅在我这个80后记忆里是一位难以忘怀的老师,也包括很多70后、90后甚至00后,我们情不自禁的把新东方和那个为之奋斗的伟大时代粘合在一起。老俞不仅仅是名人、生意人,也是很多大学生求学路上的灯塔。

回首往事,最早对老俞的认知却是从听段子开始的。20年前,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实际上对俞敏洪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每次去新东方上课,无论学习语法、新概念、托福还是其他,讲课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贬低嘲讽他,编织老俞各种龌龊到可以引起哄堂大笑的糗事儿,比如嘲笑他的英语口音。尽管这些人都是给老俞打工,尽管有些玩笑开的有点大,却仍乐此不疲。类似行为定性的话会非常恶劣,多少有那么一点吃着皇粮骂皇上的味道,这种“大逆不道”一般人都受不了,可俞敏洪对此非常宽容。不是那种赚了钱不在乎名声骄纵般的无所谓,而是有点默许自己就应该承受千万人压力和发泄的豁达。

彼时,大学生苦,苦于在校老师不能为每个人设计宏图大业;毕业生苦,苦于茫茫世界却不知道如何在职业上定位方向;老师苦,苦于局限于课堂有宏图大志却无高峰可攀。俞敏洪和他创立的新东方,就是为这些淡淡难言苦楚的小人物,悄悄打开了一扇门。在这个世纪初几年,甚至更早,新东方已经是一面旗帜,照亮了年轻人对远方的期待。我认识的几种人都受益于新东方:

第一种是想去国外读书上学的穷学生,这些同学的专业可能是理科的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便基础专业,当初中国在很多领域还不算发达,国内很难就业,只有去美国深造继续学习。也有对金融和艺术等学科感兴趣的有志青年,他们希望在更大的世界展现自己。当然也包括很多真正的寒门士子,无论是北大还是清华毕业,他们都没有钱自费读书,都在龟缩在新东方一边感受解压的脱口秀氛围,一边闭门苦读争取欧美大学的奖学金。印象中当时我创业的公司里就收留了一位清华生物系的毕业生,打工的同时学习新东方课程准备出国,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英雄没有出路的时候还是需要老俞这样的摆渡人。老俞和新东方成就了几十万上百万的留学生,这些人今天应该很多人都回国参与了国家建设或者创业,有些人阴差阳错也在新东方收获了爱情。可以推断:老俞和新东方通过英语培训也间接成就了一大批顶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精英,无意之中成了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使者和桥梁。

在每次中国历史上重大变局的前奏中,留学生一直是国家近代化最强有力的推动力量。早在清朝末期,经爱国进步教育家容闳多方努力,由曾国藩、李鸿章等联名上奏“选派幼童赴美办理章程”就在探讨选派幼童赴美留学之事。1872年,清廷降旨,决定在上海设立“幼童出洋肄业局”,同年8月,经过预备选拔和学习准备的30名12-15岁留美学生,从上海启航出洋,这些人几乎就是中国第一批真正睁开眼睛看世界、感受世界的人。那个时代已然久远,30名留学生走出国门寄托了无数仁人志士的期望,但今天的新东方培养了数百万计留学生,这不得不说为中华民族创造今天的伟大时代立下不朽功勋;

第二种人是游走于教育院校边缘的穷老师,他们可能有当老师的梦想,但并没有资格和人脉进入体制内学校。新东方成就了他们的财务自由,早在那个时代,新东方上市之后就有很多资深教师丰衣足食,年龄也就在30多岁,由于有英语开拓的视野,这批人很快在互联网等创业热潮的推动下继续了财富故事。另一方面,新东方为体制内大学、高中等层级优秀教师提供了一个靠研究专业价值确认的通路,很多老师多了新东方这样教育机构的变现渠道之后,慢慢的腰包也鼓了,在专业领域也开始积累专业和名气,也就开始著书立说,传播全新的教育理念。某种程度上,新东方作为教育里市场化平台,极大的推动了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也降低了国家教育支出。新东方的老师很多是胸怀大志、一贫如洗希望在教育行业闯出天地的人;

第三种人是穷行业的探索者。本来教育行业是改革开放后起步很晚的,上个世纪末几乎没有人认为教育可以赚什么钱,我们耳熟能详的老俞贴广告招生的故事可见那个时代也是从游走于政策边缘起步的。但是从出国教育开始,强烈的教育培训需求喷薄而出,这从某种程度弥补了国内公立教育的不足,以及对体制僵化形成竞争式补充。当时除了北大清华这种学校与欧美学校有深入联系,一般学校没有联合办学和教育交流,但新东方通过出国留学这个切入点,客观上也带动了大学开始与国际接轨建立合作办学。后面,才有了K12教育、职业教育、幼儿教育等蓬勃发展,略显武断的说,俞敏洪和新东方确实缩短中外教育差距起到了历史性贡献。从新东方也出来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投资人,比如徐小平、李丰等,他们后来用自己的积累和资本帮助了更多的年轻人。

尽管以上这些,看起来不自觉的把教育和钱联系到了一起,但那个时代其实每个行业都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厌恶钱会失去机会。“钱”这个字放大了就是“财富”和“资本”,那么俞敏洪和新东方是否超越了钱、资本和财富本身呢?有几个迹象似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其一,老俞不痴迷成为财富收割者。回到2000年的时间点,当时的老俞已经可以每天从学校拿麻袋装钱,新东方几乎就是印钞机,后来也不需要营销,报名都需要托人找关系。那时候的钱估计购买力现在十倍不止,所以如果俞敏洪当时象他的老搭档徐小平、王强一样广泛投资,极端一点说:他有能力投下今天互联网半壁江山。可以批评老俞保守,但不能否认他对教育的执着。所以,新东方的发展某种程度是超越“财富”这个词的,老俞坚守20多年起起伏伏、生死相依,如果用资本家定位是解释不通的;

其二,老俞痴心不改说真话、打抱不平。他曾经自己讲述了被歹徒绑架死里逃生的故事,但捡回这条命之后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看破红尘的超脱,也没有逆转成强势的攻击性,依然做他的教育。反而,20年过去了,老俞还在做节目给其他企业家讲心里话的机会,还在时不时批判网络游戏等行业发了不义之财,说这些话的时候或许他自己都忘记了本身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但他和创业初期讲段子自嘲一样,似乎始终认为自由的思想、批判是这个社会的氧气,就像当初员工们都踊跃批评他一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如果老俞仅仅对钱感兴趣,他大可不必慷慨陈词的发表观点,起码可以说一些让各方都喜欢听的漂亮话。或者说,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改变他执着、倔强的个性。

其三,老俞没有从财富制高点压制和打击过他人。还记得2007年左右的时候,新东方上市之后身价几千万的小领导和老师比比皆是,很多人就选择了离开新东方,我认识一位讲师套现后开始在北京郊区养马,QQ签名叫“一家五口没工作”,经常秀自己。这些人严格意义上说都背叛了老俞的事业,起码背叛了当初新东方成为伟大公司的共同理想,但老俞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说过这些人的坏话。还包括后来名声在外,鼎鼎大名的前合伙人们,老俞似乎也很少的公开批评过之前的伙伴。甚至包括当初创立新航道的胡敏,后来创立跟谁学的陈向东,这些都是从新东方母体里出来抱着颠覆新东方初衷的高管,换到美国的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甚至国内大佬的手腕,起码不会让他们如此顺利的做大做强。但老俞这个人没有什么非常手段,没有非常舆论,对此旁观者甚至觉得他的骨子里有着害怕冲突,忍耐、保守加懦弱。

是的,老俞软弱,这对大企业家似乎确实是一个缺点。他的成就需要感谢那个无差别信任的短暂小时代,也需要感谢那个时代年轻人无尽的梦想,特定的小时代铸造了俞敏洪,也让软弱没有影响他成功。他没有用霸气担当成为他参与开创时代的唯一王者,没有用公关和游说的手段推动行业向他的利益方向发展,甚至这二三十年一直孜孜不倦的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掘墓人。不得不说,他的成就也带着一般人没有的幸运,

时至今日,老俞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了。新的时代到来了,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其实和欧洲、美国、日本大多数国家野蛮生长之后的纠偏逻辑类似。科技公司在美国同样受到国家治理的挑战,欧洲的富人们同样战战兢兢的保有着财富,年轻人在多数发达国家有了躺平的意愿,二元结构不仅带来贫富差距也带来了认知偏差,飞速发展了40年的中国开始了多种思潮的碰撞、内外挑战的冲击,甚至认知的反复和偏离。教育因此占有了公众过多消费份额,而站在被批判的风口浪尖。这一切,或许已经超越了爱讲段子又软弱的老俞的世界,也超越了新东方20多年惯性耕耘教育行业所能理解的战略格局。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但新时代的新东方并非无路可走,历史性的机遇也展现在新东方的面前,新东方未来真正的方向或许就在填补中国基础教育科学、教育科技前沿创新的薄弱点。从国家最新的教育培训产业政策规定来看,新东方只有聚焦提高新时代的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教育科学的新土壤才可能支撑期现在的规模。这里包括个人生产力提高的诉求,教育势必会从单纯的讲课培训延展到更多IT化、网络化场景的内容提供和互动,新东方重新界定边界后的创新科技业务箭在弦上;也包括在就业挑战背景下的职业教育的社会生产力提升,14亿人期待劳动创造价值的动力是3000年历史积累的巨大惯性,为勤劳插上翅膀同样会让新东方屹立不倒;更包括对于未来教育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的咨询、服务和系统集成,体制内的教育信息化能力必然需要外部专业化公司的补充和加强。甚至我们大胆想象,教育消费电子的市场规模,素质教育轻游戏的市场规模,突破传统的舒适区,新东方依然充满机会。

此外,新东方由于基因和历史惯性,自身构建复杂抗风险生态的能力较弱。也可以考虑与百度、腾讯这类前沿科技类互联网公司,或者华为、中国平安这样的产业公司合作,从更高的维度重构教育科技产业生态,提高抗风险、抗周期能力,这些都有利于让新东方重新站在时代潮头。

从战略再造的全新想象空间来看,新东方会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的IBM吗?新东方会成为中国的麦格劳希尓、培生这样的智力王者吗?新东方会成为和腾讯并驾齐驱的教育益智游戏巨头吗?新东方会拥有百度AI一样的独门绝技吗?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新东方今天面对的挑战。而且,老俞和新东方高管依然有值得反思的地方,鼓起勇气的同时无法回避根本性的挑战逻辑:过去某种程度上走上了和公立学校竞争的商业道路,满足了扭曲的刚需,缺少产业级的技术创新驱动业务,新东方并没有从现代教育科学的高度对教育理论和实证研究作出深刻贡献,没有太多战略格局的创新和差异化,这些无论有没有政策打击都不可持续,价值增量的未来战略变革正当其时。反而,也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新东方前进的道路就依然存在阳光下的希望。

作为一名战略咨询行业从业者,我们始终有两个信条:价值不易得,实干决定道路;信任不急取,品格奠定繁荣。新东方虽然今天看似前程暗淡,但只要身体里保持着成就他人的力量和正直的品格,公司就不会倒下!对于老骥伏枥的俞敏洪,面对大时代的全新改革。败了,依然是那个让我们亲切的老俞;成了,就是新时代的大英雄!

推动新东方的战略转型,或许就是上天交给老俞的最后使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时至今日,俞敏洪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周掌柜

【OR  商业新媒体】

俞敏洪这次真的伤心了。

7月25日新东方港股暴跌40.61%,26日继续暴跌47.02%,整个舆论一边倒看空教育行业。身价和市值都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俞敏洪和新东方这批创业者近30年的心血近乎一朝归零。而且,前景几乎看不到一线光明,正面临无尽的批判。

有人说俞敏洪为此潸然泪下。场景可以想象,但估计不是那种默默的流泪,而是喷薄而出的泪水。朋友告诉我:这两天被认为“没心没肺”、“具有世界级抗击打能力”的俞敏洪,似乎有些神情恍惚,也许一直没睡好觉。

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俞敏洪的粉丝,更不是新东方的辩护人。但此刻,面对这样一位20多年一直倍感亲切的“老俞”,同理心驱使依然与他感同身受。老俞不仅在我这个80后记忆里是一位难以忘怀的老师,也包括很多70后、90后甚至00后,我们情不自禁的把新东方和那个为之奋斗的伟大时代粘合在一起。老俞不仅仅是名人、生意人,也是很多大学生求学路上的灯塔。

回首往事,最早对老俞的认知却是从听段子开始的。20年前,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实际上对俞敏洪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每次去新东方上课,无论学习语法、新概念、托福还是其他,讲课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贬低嘲讽他,编织老俞各种龌龊到可以引起哄堂大笑的糗事儿,比如嘲笑他的英语口音。尽管这些人都是给老俞打工,尽管有些玩笑开的有点大,却仍乐此不疲。类似行为定性的话会非常恶劣,多少有那么一点吃着皇粮骂皇上的味道,这种“大逆不道”一般人都受不了,可俞敏洪对此非常宽容。不是那种赚了钱不在乎名声骄纵般的无所谓,而是有点默许自己就应该承受千万人压力和发泄的豁达。

彼时,大学生苦,苦于在校老师不能为每个人设计宏图大业;毕业生苦,苦于茫茫世界却不知道如何在职业上定位方向;老师苦,苦于局限于课堂有宏图大志却无高峰可攀。俞敏洪和他创立的新东方,就是为这些淡淡难言苦楚的小人物,悄悄打开了一扇门。在这个世纪初几年,甚至更早,新东方已经是一面旗帜,照亮了年轻人对远方的期待。我认识的几种人都受益于新东方:

第一种是想去国外读书上学的穷学生,这些同学的专业可能是理科的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便基础专业,当初中国在很多领域还不算发达,国内很难就业,只有去美国深造继续学习。也有对金融和艺术等学科感兴趣的有志青年,他们希望在更大的世界展现自己。当然也包括很多真正的寒门士子,无论是北大还是清华毕业,他们都没有钱自费读书,都在龟缩在新东方一边感受解压的脱口秀氛围,一边闭门苦读争取欧美大学的奖学金。印象中当时我创业的公司里就收留了一位清华生物系的毕业生,打工的同时学习新东方课程准备出国,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英雄没有出路的时候还是需要老俞这样的摆渡人。老俞和新东方成就了几十万上百万的留学生,这些人今天应该很多人都回国参与了国家建设或者创业,有些人阴差阳错也在新东方收获了爱情。可以推断:老俞和新东方通过英语培训也间接成就了一大批顶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精英,无意之中成了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使者和桥梁。

在每次中国历史上重大变局的前奏中,留学生一直是国家近代化最强有力的推动力量。早在清朝末期,经爱国进步教育家容闳多方努力,由曾国藩、李鸿章等联名上奏“选派幼童赴美办理章程”就在探讨选派幼童赴美留学之事。1872年,清廷降旨,决定在上海设立“幼童出洋肄业局”,同年8月,经过预备选拔和学习准备的30名12-15岁留美学生,从上海启航出洋,这些人几乎就是中国第一批真正睁开眼睛看世界、感受世界的人。那个时代已然久远,30名留学生走出国门寄托了无数仁人志士的期望,但今天的新东方培养了数百万计留学生,这不得不说为中华民族创造今天的伟大时代立下不朽功勋;

第二种人是游走于教育院校边缘的穷老师,他们可能有当老师的梦想,但并没有资格和人脉进入体制内学校。新东方成就了他们的财务自由,早在那个时代,新东方上市之后就有很多资深教师丰衣足食,年龄也就在30多岁,由于有英语开拓的视野,这批人很快在互联网等创业热潮的推动下继续了财富故事。另一方面,新东方为体制内大学、高中等层级优秀教师提供了一个靠研究专业价值确认的通路,很多老师多了新东方这样教育机构的变现渠道之后,慢慢的腰包也鼓了,在专业领域也开始积累专业和名气,也就开始著书立说,传播全新的教育理念。某种程度上,新东方作为教育里市场化平台,极大的推动了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也降低了国家教育支出。新东方的老师很多是胸怀大志、一贫如洗希望在教育行业闯出天地的人;

第三种人是穷行业的探索者。本来教育行业是改革开放后起步很晚的,上个世纪末几乎没有人认为教育可以赚什么钱,我们耳熟能详的老俞贴广告招生的故事可见那个时代也是从游走于政策边缘起步的。但是从出国教育开始,强烈的教育培训需求喷薄而出,这从某种程度弥补了国内公立教育的不足,以及对体制僵化形成竞争式补充。当时除了北大清华这种学校与欧美学校有深入联系,一般学校没有联合办学和教育交流,但新东方通过出国留学这个切入点,客观上也带动了大学开始与国际接轨建立合作办学。后面,才有了K12教育、职业教育、幼儿教育等蓬勃发展,略显武断的说,俞敏洪和新东方确实缩短中外教育差距起到了历史性贡献。从新东方也出来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投资人,比如徐小平、李丰等,他们后来用自己的积累和资本帮助了更多的年轻人。

尽管以上这些,看起来不自觉的把教育和钱联系到了一起,但那个时代其实每个行业都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厌恶钱会失去机会。“钱”这个字放大了就是“财富”和“资本”,那么俞敏洪和新东方是否超越了钱、资本和财富本身呢?有几个迹象似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其一,老俞不痴迷成为财富收割者。回到2000年的时间点,当时的老俞已经可以每天从学校拿麻袋装钱,新东方几乎就是印钞机,后来也不需要营销,报名都需要托人找关系。那时候的钱估计购买力现在十倍不止,所以如果俞敏洪当时象他的老搭档徐小平、王强一样广泛投资,极端一点说:他有能力投下今天互联网半壁江山。可以批评老俞保守,但不能否认他对教育的执着。所以,新东方的发展某种程度是超越“财富”这个词的,老俞坚守20多年起起伏伏、生死相依,如果用资本家定位是解释不通的;

其二,老俞痴心不改说真话、打抱不平。他曾经自己讲述了被歹徒绑架死里逃生的故事,但捡回这条命之后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看破红尘的超脱,也没有逆转成强势的攻击性,依然做他的教育。反而,20年过去了,老俞还在做节目给其他企业家讲心里话的机会,还在时不时批判网络游戏等行业发了不义之财,说这些话的时候或许他自己都忘记了本身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但他和创业初期讲段子自嘲一样,似乎始终认为自由的思想、批判是这个社会的氧气,就像当初员工们都踊跃批评他一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如果老俞仅仅对钱感兴趣,他大可不必慷慨陈词的发表观点,起码可以说一些让各方都喜欢听的漂亮话。或者说,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改变他执着、倔强的个性。

其三,老俞没有从财富制高点压制和打击过他人。还记得2007年左右的时候,新东方上市之后身价几千万的小领导和老师比比皆是,很多人就选择了离开新东方,我认识一位讲师套现后开始在北京郊区养马,QQ签名叫“一家五口没工作”,经常秀自己。这些人严格意义上说都背叛了老俞的事业,起码背叛了当初新东方成为伟大公司的共同理想,但老俞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说过这些人的坏话。还包括后来名声在外,鼎鼎大名的前合伙人们,老俞似乎也很少的公开批评过之前的伙伴。甚至包括当初创立新航道的胡敏,后来创立跟谁学的陈向东,这些都是从新东方母体里出来抱着颠覆新东方初衷的高管,换到美国的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甚至国内大佬的手腕,起码不会让他们如此顺利的做大做强。但老俞这个人没有什么非常手段,没有非常舆论,对此旁观者甚至觉得他的骨子里有着害怕冲突,忍耐、保守加懦弱。

是的,老俞软弱,这对大企业家似乎确实是一个缺点。他的成就需要感谢那个无差别信任的短暂小时代,也需要感谢那个时代年轻人无尽的梦想,特定的小时代铸造了俞敏洪,也让软弱没有影响他成功。他没有用霸气担当成为他参与开创时代的唯一王者,没有用公关和游说的手段推动行业向他的利益方向发展,甚至这二三十年一直孜孜不倦的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掘墓人。不得不说,他的成就也带着一般人没有的幸运,

时至今日,老俞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了。新的时代到来了,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其实和欧洲、美国、日本大多数国家野蛮生长之后的纠偏逻辑类似。科技公司在美国同样受到国家治理的挑战,欧洲的富人们同样战战兢兢的保有着财富,年轻人在多数发达国家有了躺平的意愿,二元结构不仅带来贫富差距也带来了认知偏差,飞速发展了40年的中国开始了多种思潮的碰撞、内外挑战的冲击,甚至认知的反复和偏离。教育因此占有了公众过多消费份额,而站在被批判的风口浪尖。这一切,或许已经超越了爱讲段子又软弱的老俞的世界,也超越了新东方20多年惯性耕耘教育行业所能理解的战略格局。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但新时代的新东方并非无路可走,历史性的机遇也展现在新东方的面前,新东方未来真正的方向或许就在填补中国基础教育科学、教育科技前沿创新的薄弱点。从国家最新的教育培训产业政策规定来看,新东方只有聚焦提高新时代的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教育科学的新土壤才可能支撑期现在的规模。这里包括个人生产力提高的诉求,教育势必会从单纯的讲课培训延展到更多IT化、网络化场景的内容提供和互动,新东方重新界定边界后的创新科技业务箭在弦上;也包括在就业挑战背景下的职业教育的社会生产力提升,14亿人期待劳动创造价值的动力是3000年历史积累的巨大惯性,为勤劳插上翅膀同样会让新东方屹立不倒;更包括对于未来教育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的咨询、服务和系统集成,体制内的教育信息化能力必然需要外部专业化公司的补充和加强。甚至我们大胆想象,教育消费电子的市场规模,素质教育轻游戏的市场规模,突破传统的舒适区,新东方依然充满机会。

此外,新东方由于基因和历史惯性,自身构建复杂抗风险生态的能力较弱。也可以考虑与百度、腾讯这类前沿科技类互联网公司,或者华为、中国平安这样的产业公司合作,从更高的维度重构教育科技产业生态,提高抗风险、抗周期能力,这些都有利于让新东方重新站在时代潮头。

从战略再造的全新想象空间来看,新东方会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的IBM吗?新东方会成为中国的麦格劳希尓、培生这样的智力王者吗?新东方会成为和腾讯并驾齐驱的教育益智游戏巨头吗?新东方会拥有百度AI一样的独门绝技吗?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新东方今天面对的挑战。而且,老俞和新东方高管依然有值得反思的地方,鼓起勇气的同时无法回避根本性的挑战逻辑:过去某种程度上走上了和公立学校竞争的商业道路,满足了扭曲的刚需,缺少产业级的技术创新驱动业务,新东方并没有从现代教育科学的高度对教育理论和实证研究作出深刻贡献,没有太多战略格局的创新和差异化,这些无论有没有政策打击都不可持续,价值增量的未来战略变革正当其时。反而,也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新东方前进的道路就依然存在阳光下的希望。

作为一名战略咨询行业从业者,我们始终有两个信条:价值不易得,实干决定道路;信任不急取,品格奠定繁荣。新东方虽然今天看似前程暗淡,但只要身体里保持着成就他人的力量和正直的品格,公司就不会倒下!对于老骥伏枥的俞敏洪,面对大时代的全新改革。败了,依然是那个让我们亲切的老俞;成了,就是新时代的大英雄!

推动新东方的战略转型,或许就是上天交给老俞的最后使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俞敏洪的小时代

发布日期:2021-07-28 07:32
时至今日,俞敏洪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周掌柜

【OR  商业新媒体】

俞敏洪这次真的伤心了。

7月25日新东方港股暴跌40.61%,26日继续暴跌47.02%,整个舆论一边倒看空教育行业。身价和市值都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俞敏洪和新东方这批创业者近30年的心血近乎一朝归零。而且,前景几乎看不到一线光明,正面临无尽的批判。

有人说俞敏洪为此潸然泪下。场景可以想象,但估计不是那种默默的流泪,而是喷薄而出的泪水。朋友告诉我:这两天被认为“没心没肺”、“具有世界级抗击打能力”的俞敏洪,似乎有些神情恍惚,也许一直没睡好觉。

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俞敏洪的粉丝,更不是新东方的辩护人。但此刻,面对这样一位20多年一直倍感亲切的“老俞”,同理心驱使依然与他感同身受。老俞不仅在我这个80后记忆里是一位难以忘怀的老师,也包括很多70后、90后甚至00后,我们情不自禁的把新东方和那个为之奋斗的伟大时代粘合在一起。老俞不仅仅是名人、生意人,也是很多大学生求学路上的灯塔。

回首往事,最早对老俞的认知却是从听段子开始的。20年前,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实际上对俞敏洪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每次去新东方上课,无论学习语法、新概念、托福还是其他,讲课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贬低嘲讽他,编织老俞各种龌龊到可以引起哄堂大笑的糗事儿,比如嘲笑他的英语口音。尽管这些人都是给老俞打工,尽管有些玩笑开的有点大,却仍乐此不疲。类似行为定性的话会非常恶劣,多少有那么一点吃着皇粮骂皇上的味道,这种“大逆不道”一般人都受不了,可俞敏洪对此非常宽容。不是那种赚了钱不在乎名声骄纵般的无所谓,而是有点默许自己就应该承受千万人压力和发泄的豁达。

彼时,大学生苦,苦于在校老师不能为每个人设计宏图大业;毕业生苦,苦于茫茫世界却不知道如何在职业上定位方向;老师苦,苦于局限于课堂有宏图大志却无高峰可攀。俞敏洪和他创立的新东方,就是为这些淡淡难言苦楚的小人物,悄悄打开了一扇门。在这个世纪初几年,甚至更早,新东方已经是一面旗帜,照亮了年轻人对远方的期待。我认识的几种人都受益于新东方:

第一种是想去国外读书上学的穷学生,这些同学的专业可能是理科的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便基础专业,当初中国在很多领域还不算发达,国内很难就业,只有去美国深造继续学习。也有对金融和艺术等学科感兴趣的有志青年,他们希望在更大的世界展现自己。当然也包括很多真正的寒门士子,无论是北大还是清华毕业,他们都没有钱自费读书,都在龟缩在新东方一边感受解压的脱口秀氛围,一边闭门苦读争取欧美大学的奖学金。印象中当时我创业的公司里就收留了一位清华生物系的毕业生,打工的同时学习新东方课程准备出国,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英雄没有出路的时候还是需要老俞这样的摆渡人。老俞和新东方成就了几十万上百万的留学生,这些人今天应该很多人都回国参与了国家建设或者创业,有些人阴差阳错也在新东方收获了爱情。可以推断:老俞和新东方通过英语培训也间接成就了一大批顶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精英,无意之中成了中国和西方世界的使者和桥梁。

在每次中国历史上重大变局的前奏中,留学生一直是国家近代化最强有力的推动力量。早在清朝末期,经爱国进步教育家容闳多方努力,由曾国藩、李鸿章等联名上奏“选派幼童赴美办理章程”就在探讨选派幼童赴美留学之事。1872年,清廷降旨,决定在上海设立“幼童出洋肄业局”,同年8月,经过预备选拔和学习准备的30名12-15岁留美学生,从上海启航出洋,这些人几乎就是中国第一批真正睁开眼睛看世界、感受世界的人。那个时代已然久远,30名留学生走出国门寄托了无数仁人志士的期望,但今天的新东方培养了数百万计留学生,这不得不说为中华民族创造今天的伟大时代立下不朽功勋;

第二种人是游走于教育院校边缘的穷老师,他们可能有当老师的梦想,但并没有资格和人脉进入体制内学校。新东方成就了他们的财务自由,早在那个时代,新东方上市之后就有很多资深教师丰衣足食,年龄也就在30多岁,由于有英语开拓的视野,这批人很快在互联网等创业热潮的推动下继续了财富故事。另一方面,新东方为体制内大学、高中等层级优秀教师提供了一个靠研究专业价值确认的通路,很多老师多了新东方这样教育机构的变现渠道之后,慢慢的腰包也鼓了,在专业领域也开始积累专业和名气,也就开始著书立说,传播全新的教育理念。某种程度上,新东方作为教育里市场化平台,极大的推动了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也降低了国家教育支出。新东方的老师很多是胸怀大志、一贫如洗希望在教育行业闯出天地的人;

第三种人是穷行业的探索者。本来教育行业是改革开放后起步很晚的,上个世纪末几乎没有人认为教育可以赚什么钱,我们耳熟能详的老俞贴广告招生的故事可见那个时代也是从游走于政策边缘起步的。但是从出国教育开始,强烈的教育培训需求喷薄而出,这从某种程度弥补了国内公立教育的不足,以及对体制僵化形成竞争式补充。当时除了北大清华这种学校与欧美学校有深入联系,一般学校没有联合办学和教育交流,但新东方通过出国留学这个切入点,客观上也带动了大学开始与国际接轨建立合作办学。后面,才有了K12教育、职业教育、幼儿教育等蓬勃发展,略显武断的说,俞敏洪和新东方确实缩短中外教育差距起到了历史性贡献。从新东方也出来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投资人,比如徐小平、李丰等,他们后来用自己的积累和资本帮助了更多的年轻人。

尽管以上这些,看起来不自觉的把教育和钱联系到了一起,但那个时代其实每个行业都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厌恶钱会失去机会。“钱”这个字放大了就是“财富”和“资本”,那么俞敏洪和新东方是否超越了钱、资本和财富本身呢?有几个迹象似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其一,老俞不痴迷成为财富收割者。回到2000年的时间点,当时的老俞已经可以每天从学校拿麻袋装钱,新东方几乎就是印钞机,后来也不需要营销,报名都需要托人找关系。那时候的钱估计购买力现在十倍不止,所以如果俞敏洪当时象他的老搭档徐小平、王强一样广泛投资,极端一点说:他有能力投下今天互联网半壁江山。可以批评老俞保守,但不能否认他对教育的执着。所以,新东方的发展某种程度是超越“财富”这个词的,老俞坚守20多年起起伏伏、生死相依,如果用资本家定位是解释不通的;

其二,老俞痴心不改说真话、打抱不平。他曾经自己讲述了被歹徒绑架死里逃生的故事,但捡回这条命之后他丝毫没有表现出看破红尘的超脱,也没有逆转成强势的攻击性,依然做他的教育。反而,20年过去了,老俞还在做节目给其他企业家讲心里话的机会,还在时不时批判网络游戏等行业发了不义之财,说这些话的时候或许他自己都忘记了本身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但他和创业初期讲段子自嘲一样,似乎始终认为自由的思想、批判是这个社会的氧气,就像当初员工们都踊跃批评他一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如果老俞仅仅对钱感兴趣,他大可不必慷慨陈词的发表观点,起码可以说一些让各方都喜欢听的漂亮话。或者说,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改变他执着、倔强的个性。

其三,老俞没有从财富制高点压制和打击过他人。还记得2007年左右的时候,新东方上市之后身价几千万的小领导和老师比比皆是,很多人就选择了离开新东方,我认识一位讲师套现后开始在北京郊区养马,QQ签名叫“一家五口没工作”,经常秀自己。这些人严格意义上说都背叛了老俞的事业,起码背叛了当初新东方成为伟大公司的共同理想,但老俞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说过这些人的坏话。还包括后来名声在外,鼎鼎大名的前合伙人们,老俞似乎也很少的公开批评过之前的伙伴。甚至包括当初创立新航道的胡敏,后来创立跟谁学的陈向东,这些都是从新东方母体里出来抱着颠覆新东方初衷的高管,换到美国的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甚至国内大佬的手腕,起码不会让他们如此顺利的做大做强。但老俞这个人没有什么非常手段,没有非常舆论,对此旁观者甚至觉得他的骨子里有着害怕冲突,忍耐、保守加懦弱。

是的,老俞软弱,这对大企业家似乎确实是一个缺点。他的成就需要感谢那个无差别信任的短暂小时代,也需要感谢那个时代年轻人无尽的梦想,特定的小时代铸造了俞敏洪,也让软弱没有影响他成功。他没有用霸气担当成为他参与开创时代的唯一王者,没有用公关和游说的手段推动行业向他的利益方向发展,甚至这二三十年一直孜孜不倦的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掘墓人。不得不说,他的成就也带着一般人没有的幸运,

时至今日,老俞和他所代表的小时代渐渐远去了。新的时代到来了,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其实和欧洲、美国、日本大多数国家野蛮生长之后的纠偏逻辑类似。科技公司在美国同样受到国家治理的挑战,欧洲的富人们同样战战兢兢的保有着财富,年轻人在多数发达国家有了躺平的意愿,二元结构不仅带来贫富差距也带来了认知偏差,飞速发展了40年的中国开始了多种思潮的碰撞、内外挑战的冲击,甚至认知的反复和偏离。教育因此占有了公众过多消费份额,而站在被批判的风口浪尖。这一切,或许已经超越了爱讲段子又软弱的老俞的世界,也超越了新东方20多年惯性耕耘教育行业所能理解的战略格局。今天他们共同经历的不仅仅是教育行业的雪崩和哭泣,也夹杂着这个时代的阵痛与苦楚。

但新时代的新东方并非无路可走,历史性的机遇也展现在新东方的面前,新东方未来真正的方向或许就在填补中国基础教育科学、教育科技前沿创新的薄弱点。从国家最新的教育培训产业政策规定来看,新东方只有聚焦提高新时代的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教育科学的新土壤才可能支撑期现在的规模。这里包括个人生产力提高的诉求,教育势必会从单纯的讲课培训延展到更多IT化、网络化场景的内容提供和互动,新东方重新界定边界后的创新科技业务箭在弦上;也包括在就业挑战背景下的职业教育的社会生产力提升,14亿人期待劳动创造价值的动力是3000年历史积累的巨大惯性,为勤劳插上翅膀同样会让新东方屹立不倒;更包括对于未来教育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的咨询、服务和系统集成,体制内的教育信息化能力必然需要外部专业化公司的补充和加强。甚至我们大胆想象,教育消费电子的市场规模,素质教育轻游戏的市场规模,突破传统的舒适区,新东方依然充满机会。

此外,新东方由于基因和历史惯性,自身构建复杂抗风险生态的能力较弱。也可以考虑与百度、腾讯这类前沿科技类互联网公司,或者华为、中国平安这样的产业公司合作,从更高的维度重构教育科技产业生态,提高抗风险、抗周期能力,这些都有利于让新东方重新站在时代潮头。

从战略再造的全新想象空间来看,新东方会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的IBM吗?新东方会成为中国的麦格劳希尓、培生这样的智力王者吗?新东方会成为和腾讯并驾齐驱的教育益智游戏巨头吗?新东方会拥有百度AI一样的独门绝技吗?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新东方今天面对的挑战。而且,老俞和新东方高管依然有值得反思的地方,鼓起勇气的同时无法回避根本性的挑战逻辑:过去某种程度上走上了和公立学校竞争的商业道路,满足了扭曲的刚需,缺少产业级的技术创新驱动业务,新东方并没有从现代教育科学的高度对教育理论和实证研究作出深刻贡献,没有太多战略格局的创新和差异化,这些无论有没有政策打击都不可持续,价值增量的未来战略变革正当其时。反而,也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新东方前进的道路就依然存在阳光下的希望。

作为一名战略咨询行业从业者,我们始终有两个信条:价值不易得,实干决定道路;信任不急取,品格奠定繁荣。新东方虽然今天看似前程暗淡,但只要身体里保持着成就他人的力量和正直的品格,公司就不会倒下!对于老骥伏枥的俞敏洪,面对大时代的全新改革。败了,依然是那个让我们亲切的老俞;成了,就是新时代的大英雄!

推动新东方的战略转型,或许就是上天交给老俞的最后使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