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业想远离这种生意;保险成本被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承担。



David Fickling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德国和印度的部分城市被洪水淹没,美国加州、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郊区遭山火吞噬。对于那些在灾害面前希望得到慰藉的人来说,有一个坏消息:保险行业并不打算陪在身边帮你脱困。

在富裕国家,保险救助是应对自然灾害的一个常规方面,重大事件造成的损失价值通常与风速或里氏震级等灾害的物理特征一样为人所熟知。据慕尼黑再保险公司(Munich Re AG)统计,保险业仅去年一年就赔付了820亿美元的此类损失,自1997年以来已发行约1430亿美元的巨灾债券。

然而,任何尝试过索赔的人都知道,保险不是慈善事业。如果自然灾害损失的赔偿额过于高昂,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就会提高保费,并朝着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撤退。

令人担忧的是,在那些登上新闻头条的地区,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迹象。居住在高风险地区且目前有保险保障的人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一旦这张安全网突然撤掉,该怎么办。

再保险公司是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的地方,因而对于全世界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在保险业每年7万亿美元的保费总额中只占5%左右,但凭借覆盖全球的业务网络以及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再保险公司承保了重大事件所造成的三分之二的损失。

这些数字一直在显著上升。去年的灾难赔付额是史上第五高。当年并没有发生规模相当于2011年日本东北地震及海啸或2017年飓风“哈维”(Harvey)、“厄玛”(Irma)和“玛丽亚”(Maria)的灾害。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损失是由所谓“次级风险”造成的,诸如滑坡、山火和干旱以及风暴造成的洪水、大风和冰雹破坏。与飓风和地震带来的巨大灾难相比,这些灾害往往规模较小,也更难预测。

一直以来,专门承保较大灾害的再保险公司并没有太注意这类风险与次级风险之间的差别。一线保险公司往往会与客户和律师就灾害性质以及是否属于理赔范围而大费口舌,但再保险公司只需在承保损失超过需要他们介入的水平时赔付相应金额即可。

随着小规模灾害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不断上升,再保险公司不得不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世界最大的自然灾害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集团(Swiss Re AG)去年表示,已开始削减次级风险敞口较大的投资组合,并调高了与澳大利亚天气事件、日本台风、加州山火相关的模型风险。这将导致一线保险公司和客户的保险成本依次上升。

瑞士再保险的承保部门主管蒂埃里⋅莱热尔(Thierry Leger)在今年2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进一步摆脱这些未建模风险。”次级风险在造成的损失中所占份额越来越大。他称:“我们也必须打破这一趋势。”

气候变化使所有这些问题变得更难解决。保险公司的自然灾害成本模型是基于历史数据,但随着气候变暖,这些趋势正在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生变化。例如,更温暖的大气层能够携带更多水分。这可能就是中国河南、德国、比利时、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部分地区最近遭遇灾难性骤发洪水的原因之一,因为在向人口稠密地区降水之前,云层能够蕴含前所未有的水量。

每当自然灾害让科学家惊叹于这些气候影响的日渐加速时,再保险公司很可能做出近似于拉响警报的反应。对气象学家来说,一个失效的模型带来了一个研究机会。对于再保险公司来说,这是对业务的威胁,而最严重的影响将落在个人身上,因为个人要承担近四分之三的自然灾害成本。

所有这些都将导致保费、除外责任和免赔额的增加。即使没有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的影响也将给保险业增添500亿至800亿美元的成本,从而成为历史上代价最高昂的灾难之一。德国最近的洪灾将在此基础上给保险业再增加至多50亿欧元(59亿美元)的成本,中国和印度的洪灾以及加拿大山火造成的损失仍在评估中。

与此同时,创纪录的低利率使保险公司更难从负债累累的投资组合中赚钱,要让整个企业盈利,就只能更努力地推动承保业务利润最大化和损失最小化。

再保险公司可以帮助转移气候变化的部分成本,但却没有让这些成本消失的魔力。过去10年间,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纷纷进入市场,推低了再保险成本,而如今我们正面临一个成本固化的周期。随着气候变化开始导致自然灾害更频繁地发生,这意味着更大份额的保险成本将被踢回给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

当拿到未来10年洪水、山火和冰雹灾害的最终账单时,你会发现着眼于自身生存的保险行业早已将自己的风险敞口降至最低。你我将为此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保险商将不愿为自然灾害买单

发布日期:2021-07-27 14:16
保险业想远离这种生意;保险成本被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承担。



David Fickling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德国和印度的部分城市被洪水淹没,美国加州、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郊区遭山火吞噬。对于那些在灾害面前希望得到慰藉的人来说,有一个坏消息:保险行业并不打算陪在身边帮你脱困。

在富裕国家,保险救助是应对自然灾害的一个常规方面,重大事件造成的损失价值通常与风速或里氏震级等灾害的物理特征一样为人所熟知。据慕尼黑再保险公司(Munich Re AG)统计,保险业仅去年一年就赔付了820亿美元的此类损失,自1997年以来已发行约1430亿美元的巨灾债券。

然而,任何尝试过索赔的人都知道,保险不是慈善事业。如果自然灾害损失的赔偿额过于高昂,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就会提高保费,并朝着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撤退。

令人担忧的是,在那些登上新闻头条的地区,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迹象。居住在高风险地区且目前有保险保障的人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一旦这张安全网突然撤掉,该怎么办。

再保险公司是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的地方,因而对于全世界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在保险业每年7万亿美元的保费总额中只占5%左右,但凭借覆盖全球的业务网络以及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再保险公司承保了重大事件所造成的三分之二的损失。

这些数字一直在显著上升。去年的灾难赔付额是史上第五高。当年并没有发生规模相当于2011年日本东北地震及海啸或2017年飓风“哈维”(Harvey)、“厄玛”(Irma)和“玛丽亚”(Maria)的灾害。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损失是由所谓“次级风险”造成的,诸如滑坡、山火和干旱以及风暴造成的洪水、大风和冰雹破坏。与飓风和地震带来的巨大灾难相比,这些灾害往往规模较小,也更难预测。

一直以来,专门承保较大灾害的再保险公司并没有太注意这类风险与次级风险之间的差别。一线保险公司往往会与客户和律师就灾害性质以及是否属于理赔范围而大费口舌,但再保险公司只需在承保损失超过需要他们介入的水平时赔付相应金额即可。

随着小规模灾害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不断上升,再保险公司不得不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世界最大的自然灾害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集团(Swiss Re AG)去年表示,已开始削减次级风险敞口较大的投资组合,并调高了与澳大利亚天气事件、日本台风、加州山火相关的模型风险。这将导致一线保险公司和客户的保险成本依次上升。

瑞士再保险的承保部门主管蒂埃里⋅莱热尔(Thierry Leger)在今年2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进一步摆脱这些未建模风险。”次级风险在造成的损失中所占份额越来越大。他称:“我们也必须打破这一趋势。”

气候变化使所有这些问题变得更难解决。保险公司的自然灾害成本模型是基于历史数据,但随着气候变暖,这些趋势正在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生变化。例如,更温暖的大气层能够携带更多水分。这可能就是中国河南、德国、比利时、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部分地区最近遭遇灾难性骤发洪水的原因之一,因为在向人口稠密地区降水之前,云层能够蕴含前所未有的水量。

每当自然灾害让科学家惊叹于这些气候影响的日渐加速时,再保险公司很可能做出近似于拉响警报的反应。对气象学家来说,一个失效的模型带来了一个研究机会。对于再保险公司来说,这是对业务的威胁,而最严重的影响将落在个人身上,因为个人要承担近四分之三的自然灾害成本。

所有这些都将导致保费、除外责任和免赔额的增加。即使没有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的影响也将给保险业增添500亿至800亿美元的成本,从而成为历史上代价最高昂的灾难之一。德国最近的洪灾将在此基础上给保险业再增加至多50亿欧元(59亿美元)的成本,中国和印度的洪灾以及加拿大山火造成的损失仍在评估中。

与此同时,创纪录的低利率使保险公司更难从负债累累的投资组合中赚钱,要让整个企业盈利,就只能更努力地推动承保业务利润最大化和损失最小化。

再保险公司可以帮助转移气候变化的部分成本,但却没有让这些成本消失的魔力。过去10年间,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纷纷进入市场,推低了再保险成本,而如今我们正面临一个成本固化的周期。随着气候变化开始导致自然灾害更频繁地发生,这意味着更大份额的保险成本将被踢回给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

当拿到未来10年洪水、山火和冰雹灾害的最终账单时,你会发现着眼于自身生存的保险行业早已将自己的风险敞口降至最低。你我将为此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保险业想远离这种生意;保险成本被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承担。



David Fickling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德国和印度的部分城市被洪水淹没,美国加州、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郊区遭山火吞噬。对于那些在灾害面前希望得到慰藉的人来说,有一个坏消息:保险行业并不打算陪在身边帮你脱困。

在富裕国家,保险救助是应对自然灾害的一个常规方面,重大事件造成的损失价值通常与风速或里氏震级等灾害的物理特征一样为人所熟知。据慕尼黑再保险公司(Munich Re AG)统计,保险业仅去年一年就赔付了820亿美元的此类损失,自1997年以来已发行约1430亿美元的巨灾债券。

然而,任何尝试过索赔的人都知道,保险不是慈善事业。如果自然灾害损失的赔偿额过于高昂,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就会提高保费,并朝着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撤退。

令人担忧的是,在那些登上新闻头条的地区,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迹象。居住在高风险地区且目前有保险保障的人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一旦这张安全网突然撤掉,该怎么办。

再保险公司是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的地方,因而对于全世界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在保险业每年7万亿美元的保费总额中只占5%左右,但凭借覆盖全球的业务网络以及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再保险公司承保了重大事件所造成的三分之二的损失。

这些数字一直在显著上升。去年的灾难赔付额是史上第五高。当年并没有发生规模相当于2011年日本东北地震及海啸或2017年飓风“哈维”(Harvey)、“厄玛”(Irma)和“玛丽亚”(Maria)的灾害。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损失是由所谓“次级风险”造成的,诸如滑坡、山火和干旱以及风暴造成的洪水、大风和冰雹破坏。与飓风和地震带来的巨大灾难相比,这些灾害往往规模较小,也更难预测。

一直以来,专门承保较大灾害的再保险公司并没有太注意这类风险与次级风险之间的差别。一线保险公司往往会与客户和律师就灾害性质以及是否属于理赔范围而大费口舌,但再保险公司只需在承保损失超过需要他们介入的水平时赔付相应金额即可。

随着小规模灾害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不断上升,再保险公司不得不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世界最大的自然灾害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集团(Swiss Re AG)去年表示,已开始削减次级风险敞口较大的投资组合,并调高了与澳大利亚天气事件、日本台风、加州山火相关的模型风险。这将导致一线保险公司和客户的保险成本依次上升。

瑞士再保险的承保部门主管蒂埃里⋅莱热尔(Thierry Leger)在今年2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进一步摆脱这些未建模风险。”次级风险在造成的损失中所占份额越来越大。他称:“我们也必须打破这一趋势。”

气候变化使所有这些问题变得更难解决。保险公司的自然灾害成本模型是基于历史数据,但随着气候变暖,这些趋势正在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生变化。例如,更温暖的大气层能够携带更多水分。这可能就是中国河南、德国、比利时、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部分地区最近遭遇灾难性骤发洪水的原因之一,因为在向人口稠密地区降水之前,云层能够蕴含前所未有的水量。

每当自然灾害让科学家惊叹于这些气候影响的日渐加速时,再保险公司很可能做出近似于拉响警报的反应。对气象学家来说,一个失效的模型带来了一个研究机会。对于再保险公司来说,这是对业务的威胁,而最严重的影响将落在个人身上,因为个人要承担近四分之三的自然灾害成本。

所有这些都将导致保费、除外责任和免赔额的增加。即使没有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的影响也将给保险业增添500亿至800亿美元的成本,从而成为历史上代价最高昂的灾难之一。德国最近的洪灾将在此基础上给保险业再增加至多50亿欧元(59亿美元)的成本,中国和印度的洪灾以及加拿大山火造成的损失仍在评估中。

与此同时,创纪录的低利率使保险公司更难从负债累累的投资组合中赚钱,要让整个企业盈利,就只能更努力地推动承保业务利润最大化和损失最小化。

再保险公司可以帮助转移气候变化的部分成本,但却没有让这些成本消失的魔力。过去10年间,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纷纷进入市场,推低了再保险成本,而如今我们正面临一个成本固化的周期。随着气候变化开始导致自然灾害更频繁地发生,这意味着更大份额的保险成本将被踢回给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

当拿到未来10年洪水、山火和冰雹灾害的最终账单时,你会发现着眼于自身生存的保险行业早已将自己的风险敞口降至最低。你我将为此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保险商将不愿为自然灾害买单

发布日期:2021-07-27 14:16
保险业想远离这种生意;保险成本被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承担。



David Fickling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德国和印度的部分城市被洪水淹没,美国加州、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郊区遭山火吞噬。对于那些在灾害面前希望得到慰藉的人来说,有一个坏消息:保险行业并不打算陪在身边帮你脱困。

在富裕国家,保险救助是应对自然灾害的一个常规方面,重大事件造成的损失价值通常与风速或里氏震级等灾害的物理特征一样为人所熟知。据慕尼黑再保险公司(Munich Re AG)统计,保险业仅去年一年就赔付了820亿美元的此类损失,自1997年以来已发行约1430亿美元的巨灾债券。

然而,任何尝试过索赔的人都知道,保险不是慈善事业。如果自然灾害损失的赔偿额过于高昂,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就会提高保费,并朝着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撤退。

令人担忧的是,在那些登上新闻头条的地区,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迹象。居住在高风险地区且目前有保险保障的人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一旦这张安全网突然撤掉,该怎么办。

再保险公司是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的地方,因而对于全世界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在保险业每年7万亿美元的保费总额中只占5%左右,但凭借覆盖全球的业务网络以及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再保险公司承保了重大事件所造成的三分之二的损失。

这些数字一直在显著上升。去年的灾难赔付额是史上第五高。当年并没有发生规模相当于2011年日本东北地震及海啸或2017年飓风“哈维”(Harvey)、“厄玛”(Irma)和“玛丽亚”(Maria)的灾害。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损失是由所谓“次级风险”造成的,诸如滑坡、山火和干旱以及风暴造成的洪水、大风和冰雹破坏。与飓风和地震带来的巨大灾难相比,这些灾害往往规模较小,也更难预测。

一直以来,专门承保较大灾害的再保险公司并没有太注意这类风险与次级风险之间的差别。一线保险公司往往会与客户和律师就灾害性质以及是否属于理赔范围而大费口舌,但再保险公司只需在承保损失超过需要他们介入的水平时赔付相应金额即可。

随着小规模灾害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不断上升,再保险公司不得不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世界最大的自然灾害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集团(Swiss Re AG)去年表示,已开始削减次级风险敞口较大的投资组合,并调高了与澳大利亚天气事件、日本台风、加州山火相关的模型风险。这将导致一线保险公司和客户的保险成本依次上升。

瑞士再保险的承保部门主管蒂埃里⋅莱热尔(Thierry Leger)在今年2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进一步摆脱这些未建模风险。”次级风险在造成的损失中所占份额越来越大。他称:“我们也必须打破这一趋势。”

气候变化使所有这些问题变得更难解决。保险公司的自然灾害成本模型是基于历史数据,但随着气候变暖,这些趋势正在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发生变化。例如,更温暖的大气层能够携带更多水分。这可能就是中国河南、德国、比利时、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部分地区最近遭遇灾难性骤发洪水的原因之一,因为在向人口稠密地区降水之前,云层能够蕴含前所未有的水量。

每当自然灾害让科学家惊叹于这些气候影响的日渐加速时,再保险公司很可能做出近似于拉响警报的反应。对气象学家来说,一个失效的模型带来了一个研究机会。对于再保险公司来说,这是对业务的威胁,而最严重的影响将落在个人身上,因为个人要承担近四分之三的自然灾害成本。

所有这些都将导致保费、除外责任和免赔额的增加。即使没有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的影响也将给保险业增添500亿至800亿美元的成本,从而成为历史上代价最高昂的灾难之一。德国最近的洪灾将在此基础上给保险业再增加至多50亿欧元(59亿美元)的成本,中国和印度的洪灾以及加拿大山火造成的损失仍在评估中。

与此同时,创纪录的低利率使保险公司更难从负债累累的投资组合中赚钱,要让整个企业盈利,就只能更努力地推动承保业务利润最大化和损失最小化。

再保险公司可以帮助转移气候变化的部分成本,但却没有让这些成本消失的魔力。过去10年间,对冲基金、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纷纷进入市场,推低了再保险成本,而如今我们正面临一个成本固化的周期。随着气候变化开始导致自然灾害更频繁地发生,这意味着更大份额的保险成本将被踢回给一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

当拿到未来10年洪水、山火和冰雹灾害的最终账单时,你会发现着眼于自身生存的保险行业早已将自己的风险敞口降至最低。你我将为此买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