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太空商业可以带来种种好处;太空商业化将惠及所有人。



Michael R. Stra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对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太空之旅颇为恼火。

这位佛蒙特州的“社会主义者”在Twitter上说,正当许多美国人在财务困境中苦苦挣扎时,“这帮世界上最富有的家伙却跑到了外太空!”桑德斯得出了一个结论:“是时候向亿万富豪征税了。”

参议员先生,拜托!贝索斯是创造历史的开拓者。正在稳步发展,而且就像其他新领域的开发一样,将惠及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富人阶层。

贝索斯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力图通过研发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降低太空旅行的成本。当然,“更便宜”只是相对而言,太空旅游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超级富豪的失重游乐场。但从中积累的经验知识将使太空旅游逐渐大众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报告称,商业发射系统的发展使到达近地轨道的成本降为原先的二十分之一。

越容易进入太空,就越有可能从事有利可图且具创新性的太空活动。这方面目前已有进展。以Sierra Space的“大型综合灵活环境栖息地”(Large Integrated Flexible Environment Habitat)为例,该项目旨在为太空制造、制药和医学研究、农业以及旅游业提供便利条件,同时还可以作为执行登月任务或深入探索太空的补给站。

过去10年见证了太空商业投资的爆发式增长。经济学家马修⋅魏因齐尔(Matthew Weinzierl)撰文指出,在2001-2008年,每年对初创太空公司的投资额不到5亿美元,而在2015-2016年,每年的投资额增至约25亿美元。太空分析公司BryceTech的报告称,太空公司在2019年募集了57亿美元的资金,高于2018年的35亿美元。这一趋势还将延续。

这些新公司不仅从事包括太空访问在内的一系列活动(比如蓝色起源),同时还提供更具使用价值、更高质量的地球图像,构建发射和卫星通信能力,改善供应链,在太空中建造安全设施,培养小行星采矿以及移民月球和火星的能力。

这些公司获得的融资通常来自非常富有的个人,比如贝索斯、特斯拉(Tesla Inc.)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维珍集团(Virgin Group Holdings Ltd.)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本月早些时候,布兰森搭乘自己的太空飞机到达了距地球54英里(合87公里)的高空。这些人都有足够的财力来负担进入该市场所需的高昂成本。假如太空商业投资失败,他们也足够的能力来承受损失巨额资金乃至颜面的风险。

太空商业带来的种种好处——新药物、更便宜的制成品、世界偏远地区的更快互联网、新的农耕方法——都需要时间才能惠及所有人。但这一天肯定会到来。

针对贝索斯和布兰森取得的成就,人们大加指摘,无非是出于本能地抨击富豪。一个流行的左翼口号是“每位亿万富豪都是政策的一个失败之处。”用桑德斯的话说:“亿万富豪就不应该存在。”

贝索斯因创建亚马逊(Amazon)而获得财富,这家企业改变了美国的零售行业。他的远见卓识、勤奋工作以及一路走来所承担的风险给他带来了丰厚回报。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的排名,贝索斯凭借204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世界首富。

但有说服力的证据表明,社会其他阶层获得的益处会远多于贝索斯。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新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中,只有“极小一部分”归创新者所有。技术变革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都由消费者获得。诺德豪斯估计,企业家从自己的创新中获得的收益只占总收益的2%左右。

基于诺德豪斯的上述理论,根据我的粗略计算,贝索斯为社会创造了超过9万亿美元的价值。

不只如此。通过开拓太空商业,贝索斯和他的同道正在创建一份遗产。在诋毁者的担忧成为遥远的记忆后,这份遗产仍将长久存在,届时这个新领域带来的好处已经以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方式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向贝索斯以及所有致力于太空飞行的亿万富豪致敬

发布日期:2021-07-26 20:05
摘要:太空商业可以带来种种好处;太空商业化将惠及所有人。



Michael R. Stra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对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太空之旅颇为恼火。

这位佛蒙特州的“社会主义者”在Twitter上说,正当许多美国人在财务困境中苦苦挣扎时,“这帮世界上最富有的家伙却跑到了外太空!”桑德斯得出了一个结论:“是时候向亿万富豪征税了。”

参议员先生,拜托!贝索斯是创造历史的开拓者。正在稳步发展,而且就像其他新领域的开发一样,将惠及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富人阶层。

贝索斯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力图通过研发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降低太空旅行的成本。当然,“更便宜”只是相对而言,太空旅游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超级富豪的失重游乐场。但从中积累的经验知识将使太空旅游逐渐大众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报告称,商业发射系统的发展使到达近地轨道的成本降为原先的二十分之一。

越容易进入太空,就越有可能从事有利可图且具创新性的太空活动。这方面目前已有进展。以Sierra Space的“大型综合灵活环境栖息地”(Large Integrated Flexible Environment Habitat)为例,该项目旨在为太空制造、制药和医学研究、农业以及旅游业提供便利条件,同时还可以作为执行登月任务或深入探索太空的补给站。

过去10年见证了太空商业投资的爆发式增长。经济学家马修⋅魏因齐尔(Matthew Weinzierl)撰文指出,在2001-2008年,每年对初创太空公司的投资额不到5亿美元,而在2015-2016年,每年的投资额增至约25亿美元。太空分析公司BryceTech的报告称,太空公司在2019年募集了57亿美元的资金,高于2018年的35亿美元。这一趋势还将延续。

这些新公司不仅从事包括太空访问在内的一系列活动(比如蓝色起源),同时还提供更具使用价值、更高质量的地球图像,构建发射和卫星通信能力,改善供应链,在太空中建造安全设施,培养小行星采矿以及移民月球和火星的能力。

这些公司获得的融资通常来自非常富有的个人,比如贝索斯、特斯拉(Tesla Inc.)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维珍集团(Virgin Group Holdings Ltd.)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本月早些时候,布兰森搭乘自己的太空飞机到达了距地球54英里(合87公里)的高空。这些人都有足够的财力来负担进入该市场所需的高昂成本。假如太空商业投资失败,他们也足够的能力来承受损失巨额资金乃至颜面的风险。

太空商业带来的种种好处——新药物、更便宜的制成品、世界偏远地区的更快互联网、新的农耕方法——都需要时间才能惠及所有人。但这一天肯定会到来。

针对贝索斯和布兰森取得的成就,人们大加指摘,无非是出于本能地抨击富豪。一个流行的左翼口号是“每位亿万富豪都是政策的一个失败之处。”用桑德斯的话说:“亿万富豪就不应该存在。”

贝索斯因创建亚马逊(Amazon)而获得财富,这家企业改变了美国的零售行业。他的远见卓识、勤奋工作以及一路走来所承担的风险给他带来了丰厚回报。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的排名,贝索斯凭借204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世界首富。

但有说服力的证据表明,社会其他阶层获得的益处会远多于贝索斯。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新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中,只有“极小一部分”归创新者所有。技术变革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都由消费者获得。诺德豪斯估计,企业家从自己的创新中获得的收益只占总收益的2%左右。

基于诺德豪斯的上述理论,根据我的粗略计算,贝索斯为社会创造了超过9万亿美元的价值。

不只如此。通过开拓太空商业,贝索斯和他的同道正在创建一份遗产。在诋毁者的担忧成为遥远的记忆后,这份遗产仍将长久存在,届时这个新领域带来的好处已经以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方式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太空商业可以带来种种好处;太空商业化将惠及所有人。



Michael R. Stra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对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太空之旅颇为恼火。

这位佛蒙特州的“社会主义者”在Twitter上说,正当许多美国人在财务困境中苦苦挣扎时,“这帮世界上最富有的家伙却跑到了外太空!”桑德斯得出了一个结论:“是时候向亿万富豪征税了。”

参议员先生,拜托!贝索斯是创造历史的开拓者。正在稳步发展,而且就像其他新领域的开发一样,将惠及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富人阶层。

贝索斯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力图通过研发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降低太空旅行的成本。当然,“更便宜”只是相对而言,太空旅游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超级富豪的失重游乐场。但从中积累的经验知识将使太空旅游逐渐大众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报告称,商业发射系统的发展使到达近地轨道的成本降为原先的二十分之一。

越容易进入太空,就越有可能从事有利可图且具创新性的太空活动。这方面目前已有进展。以Sierra Space的“大型综合灵活环境栖息地”(Large Integrated Flexible Environment Habitat)为例,该项目旨在为太空制造、制药和医学研究、农业以及旅游业提供便利条件,同时还可以作为执行登月任务或深入探索太空的补给站。

过去10年见证了太空商业投资的爆发式增长。经济学家马修⋅魏因齐尔(Matthew Weinzierl)撰文指出,在2001-2008年,每年对初创太空公司的投资额不到5亿美元,而在2015-2016年,每年的投资额增至约25亿美元。太空分析公司BryceTech的报告称,太空公司在2019年募集了57亿美元的资金,高于2018年的35亿美元。这一趋势还将延续。

这些新公司不仅从事包括太空访问在内的一系列活动(比如蓝色起源),同时还提供更具使用价值、更高质量的地球图像,构建发射和卫星通信能力,改善供应链,在太空中建造安全设施,培养小行星采矿以及移民月球和火星的能力。

这些公司获得的融资通常来自非常富有的个人,比如贝索斯、特斯拉(Tesla Inc.)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维珍集团(Virgin Group Holdings Ltd.)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本月早些时候,布兰森搭乘自己的太空飞机到达了距地球54英里(合87公里)的高空。这些人都有足够的财力来负担进入该市场所需的高昂成本。假如太空商业投资失败,他们也足够的能力来承受损失巨额资金乃至颜面的风险。

太空商业带来的种种好处——新药物、更便宜的制成品、世界偏远地区的更快互联网、新的农耕方法——都需要时间才能惠及所有人。但这一天肯定会到来。

针对贝索斯和布兰森取得的成就,人们大加指摘,无非是出于本能地抨击富豪。一个流行的左翼口号是“每位亿万富豪都是政策的一个失败之处。”用桑德斯的话说:“亿万富豪就不应该存在。”

贝索斯因创建亚马逊(Amazon)而获得财富,这家企业改变了美国的零售行业。他的远见卓识、勤奋工作以及一路走来所承担的风险给他带来了丰厚回报。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的排名,贝索斯凭借204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世界首富。

但有说服力的证据表明,社会其他阶层获得的益处会远多于贝索斯。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新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中,只有“极小一部分”归创新者所有。技术变革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都由消费者获得。诺德豪斯估计,企业家从自己的创新中获得的收益只占总收益的2%左右。

基于诺德豪斯的上述理论,根据我的粗略计算,贝索斯为社会创造了超过9万亿美元的价值。

不只如此。通过开拓太空商业,贝索斯和他的同道正在创建一份遗产。在诋毁者的担忧成为遥远的记忆后,这份遗产仍将长久存在,届时这个新领域带来的好处已经以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方式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向贝索斯以及所有致力于太空飞行的亿万富豪致敬

发布日期:2021-07-26 20:05
摘要:太空商业可以带来种种好处;太空商业化将惠及所有人。



Michael R. Strain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对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太空之旅颇为恼火。

这位佛蒙特州的“社会主义者”在Twitter上说,正当许多美国人在财务困境中苦苦挣扎时,“这帮世界上最富有的家伙却跑到了外太空!”桑德斯得出了一个结论:“是时候向亿万富豪征税了。”

参议员先生,拜托!贝索斯是创造历史的开拓者。正在稳步发展,而且就像其他新领域的开发一样,将惠及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富人阶层。

贝索斯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力图通过研发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降低太空旅行的成本。当然,“更便宜”只是相对而言,太空旅游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超级富豪的失重游乐场。但从中积累的经验知识将使太空旅游逐渐大众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报告称,商业发射系统的发展使到达近地轨道的成本降为原先的二十分之一。

越容易进入太空,就越有可能从事有利可图且具创新性的太空活动。这方面目前已有进展。以Sierra Space的“大型综合灵活环境栖息地”(Large Integrated Flexible Environment Habitat)为例,该项目旨在为太空制造、制药和医学研究、农业以及旅游业提供便利条件,同时还可以作为执行登月任务或深入探索太空的补给站。

过去10年见证了太空商业投资的爆发式增长。经济学家马修⋅魏因齐尔(Matthew Weinzierl)撰文指出,在2001-2008年,每年对初创太空公司的投资额不到5亿美元,而在2015-2016年,每年的投资额增至约25亿美元。太空分析公司BryceTech的报告称,太空公司在2019年募集了57亿美元的资金,高于2018年的35亿美元。这一趋势还将延续。

这些新公司不仅从事包括太空访问在内的一系列活动(比如蓝色起源),同时还提供更具使用价值、更高质量的地球图像,构建发射和卫星通信能力,改善供应链,在太空中建造安全设施,培养小行星采矿以及移民月球和火星的能力。

这些公司获得的融资通常来自非常富有的个人,比如贝索斯、特斯拉(Tesla Inc.)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维珍集团(Virgin Group Holdings Ltd.)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本月早些时候,布兰森搭乘自己的太空飞机到达了距地球54英里(合87公里)的高空。这些人都有足够的财力来负担进入该市场所需的高昂成本。假如太空商业投资失败,他们也足够的能力来承受损失巨额资金乃至颜面的风险。

太空商业带来的种种好处——新药物、更便宜的制成品、世界偏远地区的更快互联网、新的农耕方法——都需要时间才能惠及所有人。但这一天肯定会到来。

针对贝索斯和布兰森取得的成就,人们大加指摘,无非是出于本能地抨击富豪。一个流行的左翼口号是“每位亿万富豪都是政策的一个失败之处。”用桑德斯的话说:“亿万富豪就不应该存在。”

贝索斯因创建亚马逊(Amazon)而获得财富,这家企业改变了美国的零售行业。他的远见卓识、勤奋工作以及一路走来所承担的风险给他带来了丰厚回报。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的排名,贝索斯凭借204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世界首富。

但有说服力的证据表明,社会其他阶层获得的益处会远多于贝索斯。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新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中,只有“极小一部分”归创新者所有。技术变革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都由消费者获得。诺德豪斯估计,企业家从自己的创新中获得的收益只占总收益的2%左右。

基于诺德豪斯的上述理论,根据我的粗略计算,贝索斯为社会创造了超过9万亿美元的价值。

不只如此。通过开拓太空商业,贝索斯和他的同道正在创建一份遗产。在诋毁者的担忧成为遥远的记忆后,这份遗产仍将长久存在,届时这个新领域带来的好处已经以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方式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