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王笑渔

【OR  商业新媒体】

乐视网从A股退市后的第367天,贾跃亭今晚要在美国敲钟了。

7月22日,由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SAC)完成业务合并,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而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上市前的几天,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同现身位于美国纽约上东区东59街上的首家FF未来主义体验中心。他一席黑色休闲装,干练的短发,脸上依旧露出“贾式”微笑,看起来早已沉浸于敲钟的喜悦状态中。

但喜悦注定是短暂的。从创立至今,FF已经累积亏损超23.9亿美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FF91至今仍未量产。面对即将步入的量产交付、国产化、新车研发等环节,此次上市后到手的10亿美元资金,对于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在国内身背十多亿债务的贾跃亭,虽然只能隔着太平洋与祖国大陆远远相望,但他身边从来不缺中国的白衣骑士。就比如,有媒体报道,在FF上市前夕,持股20%的恒大汽车先大赚了一笔,股价大涨超20%。而“自主品牌一哥”吉利,也在今年初向FF注入了一笔融资。

至于为何大佬纷纷上车,一位FF前员工告诉虎嗅:“个人觉得一是贾老板有实力,以及人格魅力,当然从产品角度,也绝对是足够‘叫好’。另外一个就是,利益关系,各取所需。”

一、上市,远不及上岸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贾跃亭在今年父亲节时写道。

2014年,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从公司名称上,便可以窥见贾跃亭的野心——迈克尔·法拉第,在1831年就发现了交流电,比尼古拉·特斯拉的出生,早了足足25年。

FF成立的第二年,乐视网的市值站上历史巅峰的1505亿人民币。乐视网的巅峰,也是FF的巅峰。早在2016年,FF这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就超过了1000人。在2017年1月的CES电子展上,贾跃亭完成了旗下首款车型FF91的亮相,发布会36小时内便完成了64,000个预订。

亮相即巅峰,说的就是FF91这款车。2017年那场危机,让乐视网的生态体系瞬间崩塌,贾跃亭也远赴美国继续追逐造车梦,而FF91的量产计划也因此一拖再拖。

缺钱,是FF的从2017年以来的常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 而2019年和2020年,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和1.47亿美元。甚至于FF的账面现金只有112万美元,负债总额近6亿美元。

现如今,迈进纳斯达克的大门,才算得上是一条腿上了岸。从募资金额上来看,虽然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但这笔资金不仅要用于FF 91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还要为后续的产品FF 81和I.A.I系统的开发做准备。

而FF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还需要9000万美元才能开工生产,预计在本次借壳上市完成后9个月,工厂进入生产状态。而FF 91这款车,还需要在未来12个月投入3.77亿美元,才能上市交付——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年之内,FF这家公司仍不具备造血能力。

作为参考,2020年8月,小鹏汽车赴美IPO时,筹资额达到了12.8亿美元。当年7月上市的理想汽车,更是把募资额拉到了14.73亿美元的高位。最早上市的蔚来,虽然没赶上“美股放水”的好时候,但也在IPO时募资11.5亿美元。

这些造车新势力疯狂吸金的背后,是有新产品不断推向市场,且能为公司带来持续的现金流。

像蔚来在IPO的时候,首款车型ES8已经批量交付。而理想汽车同样也是在开启第一款车交付后不久,选择赴美上市。小鹏汽车在上市时,就甚至有两款量产车型小鹏G3和P7,在大批量向用户交付。

需要强调的是,FF的上市并不意味着公司就“成功”了。

FF上市,用的是SPAC方式,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股市场一种借壳上市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SPAC是由投资方自己造壳,其自身并没有实际业务,在一定期限内通过并购非上市公司来实现注入业务和价值增值。这种方式,也注定对业务情况没有太高的要求。

比如说,同样以SPAC方式上市的电动车公司Fisker、氢能重卡公司Nikola,至今也都没有造出一台量产车来。而电动车皮卡公司Lordstown Motors,在完成SPAC上市后,CEO和CFO却突然提出辞职、高管层直接丢下公司跑路了。

美国投资公司Ipox Schuster创始人约瑟夫·舒斯特则认为,从IPO表现长期研究数据看,表现不好的主要是小公司,尤其是SPAC上市公司,他还感叹说:“彩票无数,中奖者寥寥,这是必然。”

二、FF,怎么就值220亿?

“FF市值仅仅是新势力们的十分之一左右,这预示着未来有极大的增长空间,也是一个非常好潜在机遇。”

FF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FF在产品成熟度、历史投入、技术储备、人才储备等都远远领先于所有通过SPAC上市的EV公司。而与蔚来、小鹏这些优秀EV公司相比,也有非常独特竞争优势。

今年5月,首个FF体验中心落户曼哈顿上东区,门店对面就是著名苹果纽约第五大道直营店。这地段的重要性,不亚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外滩。

所以,在FF91的产品对标上,贾跃亭压根就没把特斯拉放在眼里,而是直接瞄准了宾利Bentayga、兰博基尼Urus、奔驰S级、保时捷Taycan这样的顶级豪华品牌的产品,最次的起码也是宝马7系。

当然,售价也向它们看齐。按照规划,FF将于2022年Q1先推出FF 91 Futurist版,目标售价18万美元起(约合人民币116万),然后于2022年Q4推出FF 91普通版车型,售价10万美元起(约人民币65万)。

那到底贵在哪呢?

一位FF的销售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他说:“你可以在官网上研究一下我们的专利技术,我们是在美国硅谷成立的一家公司。”

据FF全球CEO毕福康介绍,FF截至目前拥有880项全球专利,其中550项核心电动车技术已获得了授权,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拥有以IAI(即互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系统、三电系统、iVPA平台系统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智能电动出行生态核心技术。

专利固然重要,但现阶段,也没那么必要。

就比如逆变器,它的作用是把动力电池的高压直流电转换为动力电机所需的交流电。而逆变器性能的好坏直接决定电机的性能表现,但目前仅比亚迪、华为等少数企业能掌握大功率逆变器的核心技术。

而FF提到,其自研的并联IGBT逆变器,具有“极低的逆变器损耗提供98%的效率、高可靠性、扭矩精度高,瞬态响应快”等等特点。从参数结果来看,FF91拿到了百公里加速2.39秒、1050马力的数据,也确实可能有两把刷子。

但市场总是浮躁的,消费者的需求也是变化多端的。

历史上,很多执着于技术、沉迷于科研的车企,大多逃不过被收购的命运,沃尔沃、萨博就是触手可及的例子。本质上还是因为技术的迭代太快,车企需要有足够的前瞻性或者持久力,能像比亚迪那样执着于电池这一个细分领域进行投入,并且“熬”到市场爆发那一天的车企,仍是少数。

再反过来看,没有大把的专利,现阶段也照样可以打开销路,就拿理想ONE来说,电机、发动机没有一个是自研的,照样月销6、7000台。而传统车企转向电动化时,更是逐渐趋同化。芯片找高通、电池找宁德时代,自动驾驶找百度、华为,这样的模块化造车套路已然成风。

比起卖车,贾跃亭更想把他吹过的“生态化反”,实现落地应用。

这里要从一个新的App说起。7月19日,FF宣布上线了FF Intelligent App,国内用户可以在该App上直接预订FF 91。不过,光是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的订金就高达50,000元——相当于直接全款买回去一台宏光MINI EV。

一位FF销售顾问告诉虎嗅,“交了5万元订金后,就能获得限量版车型的专属颜色和内饰以及配置,还能优先体验试乘试驾等活动,订金也是全额可退的。”

FF在App上,特别强调一个UP2U共创的概念——User Planning To User,即用户为用户定制未来产品,用户深度参与到FF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等环节。但“UP2U”的概念,不是什么新概念,是贾跃亭于2016年,在美国召开乐视生态的发布会时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针对乐视会员。

打个比方,购买了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可以享受到一些生态权益,包括在线影视及直播观看服务、电视和手机保修服务等等。而反过来,更多精彩权益、甚至会员服务费定价,也通过UP2U的方式由用户来决定。

如果你把前面所说的乐视电视,换成FF91这款车,这个逻辑同样行得通。其实,这也就是贾跃亭所说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系统。

只不过,这些套路被特斯拉、蔚来们快“玩烂”了。

像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娱乐系统,都在采取软件付费的形式,特斯拉的车既是硬件,也是生态入口。而像蔚来自称用户企业,在App上建立了会员积分体系,用户通过参与线上和线下活动获取相应积分,并兑换商品,甚至用来升级车辆的功能等等。

到最后,这种所谓的用户共创,其实就等同于用户吐槽。比如在FF App上,就有一位预订FF91的用户,在支付5万元订金的时候,就遇到了订单界面显示5万,但付款界面却显示2万,最终支付后扣款5万元的BUG。

一位FF内部人士还向虎嗅透露,该App为FF中国主导研发。但同时也承认,因为目前预算有限,与蔚来App的功能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三、恒大翻车,为何吉利还要硬上?

在引得融创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之后,贾跃亭还是凭借超强的个人魅力和想象力丰富的PPT,为FF拉来恒大集团许家印、吉利集团李书福的投资。

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King45%股份,分三年投资20亿美元,首期支付了8亿美元。

在投资FF之后,许家印还亲赴FF美国总部参观,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赞赏有加。但“蜜月期”还没过,FF便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双方对于公司控制权存在较大的争议。

最终的和解结果是,恒大将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据路演PPT显示,在上市前,恒大依旧为FF的最大股东。所以,这笔交易对于恒大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一来为恒大造车探了路,二来为市值增长添加了新动力。

这一点,李书福也看在眼里。

2021年1月29号,吉利控股集团官宣了与FF的合作,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还参与了FF上市的少量投资。

吉利之所以投资FF,这与富士康有着一定关系。今年1月,吉利宣布与富士康成立合资公司,联手为提供代工生产服务。早在2015年,富士康、和谐汽车曾与腾讯,三方联合创立一家汽车公司,并孵化了拜腾汽车,现任FF全球CEO毕福康正是拜腾的前CEO。

据FF内部人士向虎嗅透露,在孙宏斌接盘乐视网之前,富士康曾考虑过收购乐视,“当年要不是孙宏斌出价高,乐视网就卖给富士康了”。而正是这样一条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牵出了李书福投资贾跃亭的故事线。

正如李书福今年初在内部讲话中所说:“有人说生意场上没有朋友,我认为这句话没有全面定义生意的本质。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生生死死、合作共赢的文明史,商业的乐趣在于既交朋友又做交易。”

但回过头来看,无论是富士康下场代工造车,还是吉利广拉朋友圈,本质上还是为汽车行业未来竞争格局,未雨绸缪。

前有华为、大疆转型做电子零部件供应商,后有小米雷军亲自下场造车。一方面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接入汽车这一流量终端的渴望;另一方面,确实是传统车企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乏力和无奈。

在拥挤的电动汽车赛道里,优质的投资标的本身就不多。再加上巨头们各有焦虑,广撒网就变成了常态。FF不过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恰好又站在焦点中央,也恰好能赶上了资本市场这趟“末班车”。

最后,还是从李书福的讲话中找答案:“当今世界已进入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时代,传统思维、单领域思维、单向思维已经不适应吉利企业集团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企业必须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自我超越的能力,不断提升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水平。”

写在最后


在FF的上市路演PPT,最底部的风险因素中,如是写道:“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与Faraday Future的形象和品牌有着密切的联系。外部环境影响了贾跃亭的声誉,以及投资者和公众对他在公司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的看法。这可能会塑造法拉第未来的品牌和业务能力。”

实际上,贾跃亭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后,其在FF的股份,将交由债权人信托。而FF上市之后这部分股份则能转化为现金。但同时还要保证FF91以及后续车型的量产,让贾跃亭还清债务成为可能,然后解除失信人的限制,最终回到国内。

FF上市了,贾跃亭回国,还会远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今晚敲钟,为什么还有人投资贾跃亭?

发布日期:2021-07-22 23:09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王笑渔

【OR  商业新媒体】

乐视网从A股退市后的第367天,贾跃亭今晚要在美国敲钟了。

7月22日,由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SAC)完成业务合并,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而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上市前的几天,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同现身位于美国纽约上东区东59街上的首家FF未来主义体验中心。他一席黑色休闲装,干练的短发,脸上依旧露出“贾式”微笑,看起来早已沉浸于敲钟的喜悦状态中。

但喜悦注定是短暂的。从创立至今,FF已经累积亏损超23.9亿美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FF91至今仍未量产。面对即将步入的量产交付、国产化、新车研发等环节,此次上市后到手的10亿美元资金,对于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在国内身背十多亿债务的贾跃亭,虽然只能隔着太平洋与祖国大陆远远相望,但他身边从来不缺中国的白衣骑士。就比如,有媒体报道,在FF上市前夕,持股20%的恒大汽车先大赚了一笔,股价大涨超20%。而“自主品牌一哥”吉利,也在今年初向FF注入了一笔融资。

至于为何大佬纷纷上车,一位FF前员工告诉虎嗅:“个人觉得一是贾老板有实力,以及人格魅力,当然从产品角度,也绝对是足够‘叫好’。另外一个就是,利益关系,各取所需。”

一、上市,远不及上岸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贾跃亭在今年父亲节时写道。

2014年,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从公司名称上,便可以窥见贾跃亭的野心——迈克尔·法拉第,在1831年就发现了交流电,比尼古拉·特斯拉的出生,早了足足25年。

FF成立的第二年,乐视网的市值站上历史巅峰的1505亿人民币。乐视网的巅峰,也是FF的巅峰。早在2016年,FF这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就超过了1000人。在2017年1月的CES电子展上,贾跃亭完成了旗下首款车型FF91的亮相,发布会36小时内便完成了64,000个预订。

亮相即巅峰,说的就是FF91这款车。2017年那场危机,让乐视网的生态体系瞬间崩塌,贾跃亭也远赴美国继续追逐造车梦,而FF91的量产计划也因此一拖再拖。

缺钱,是FF的从2017年以来的常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 而2019年和2020年,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和1.47亿美元。甚至于FF的账面现金只有112万美元,负债总额近6亿美元。

现如今,迈进纳斯达克的大门,才算得上是一条腿上了岸。从募资金额上来看,虽然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但这笔资金不仅要用于FF 91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还要为后续的产品FF 81和I.A.I系统的开发做准备。

而FF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还需要9000万美元才能开工生产,预计在本次借壳上市完成后9个月,工厂进入生产状态。而FF 91这款车,还需要在未来12个月投入3.77亿美元,才能上市交付——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年之内,FF这家公司仍不具备造血能力。

作为参考,2020年8月,小鹏汽车赴美IPO时,筹资额达到了12.8亿美元。当年7月上市的理想汽车,更是把募资额拉到了14.73亿美元的高位。最早上市的蔚来,虽然没赶上“美股放水”的好时候,但也在IPO时募资11.5亿美元。

这些造车新势力疯狂吸金的背后,是有新产品不断推向市场,且能为公司带来持续的现金流。

像蔚来在IPO的时候,首款车型ES8已经批量交付。而理想汽车同样也是在开启第一款车交付后不久,选择赴美上市。小鹏汽车在上市时,就甚至有两款量产车型小鹏G3和P7,在大批量向用户交付。

需要强调的是,FF的上市并不意味着公司就“成功”了。

FF上市,用的是SPAC方式,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股市场一种借壳上市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SPAC是由投资方自己造壳,其自身并没有实际业务,在一定期限内通过并购非上市公司来实现注入业务和价值增值。这种方式,也注定对业务情况没有太高的要求。

比如说,同样以SPAC方式上市的电动车公司Fisker、氢能重卡公司Nikola,至今也都没有造出一台量产车来。而电动车皮卡公司Lordstown Motors,在完成SPAC上市后,CEO和CFO却突然提出辞职、高管层直接丢下公司跑路了。

美国投资公司Ipox Schuster创始人约瑟夫·舒斯特则认为,从IPO表现长期研究数据看,表现不好的主要是小公司,尤其是SPAC上市公司,他还感叹说:“彩票无数,中奖者寥寥,这是必然。”

二、FF,怎么就值220亿?

“FF市值仅仅是新势力们的十分之一左右,这预示着未来有极大的增长空间,也是一个非常好潜在机遇。”

FF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FF在产品成熟度、历史投入、技术储备、人才储备等都远远领先于所有通过SPAC上市的EV公司。而与蔚来、小鹏这些优秀EV公司相比,也有非常独特竞争优势。

今年5月,首个FF体验中心落户曼哈顿上东区,门店对面就是著名苹果纽约第五大道直营店。这地段的重要性,不亚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外滩。

所以,在FF91的产品对标上,贾跃亭压根就没把特斯拉放在眼里,而是直接瞄准了宾利Bentayga、兰博基尼Urus、奔驰S级、保时捷Taycan这样的顶级豪华品牌的产品,最次的起码也是宝马7系。

当然,售价也向它们看齐。按照规划,FF将于2022年Q1先推出FF 91 Futurist版,目标售价18万美元起(约合人民币116万),然后于2022年Q4推出FF 91普通版车型,售价10万美元起(约人民币65万)。

那到底贵在哪呢?

一位FF的销售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他说:“你可以在官网上研究一下我们的专利技术,我们是在美国硅谷成立的一家公司。”

据FF全球CEO毕福康介绍,FF截至目前拥有880项全球专利,其中550项核心电动车技术已获得了授权,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拥有以IAI(即互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系统、三电系统、iVPA平台系统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智能电动出行生态核心技术。

专利固然重要,但现阶段,也没那么必要。

就比如逆变器,它的作用是把动力电池的高压直流电转换为动力电机所需的交流电。而逆变器性能的好坏直接决定电机的性能表现,但目前仅比亚迪、华为等少数企业能掌握大功率逆变器的核心技术。

而FF提到,其自研的并联IGBT逆变器,具有“极低的逆变器损耗提供98%的效率、高可靠性、扭矩精度高,瞬态响应快”等等特点。从参数结果来看,FF91拿到了百公里加速2.39秒、1050马力的数据,也确实可能有两把刷子。

但市场总是浮躁的,消费者的需求也是变化多端的。

历史上,很多执着于技术、沉迷于科研的车企,大多逃不过被收购的命运,沃尔沃、萨博就是触手可及的例子。本质上还是因为技术的迭代太快,车企需要有足够的前瞻性或者持久力,能像比亚迪那样执着于电池这一个细分领域进行投入,并且“熬”到市场爆发那一天的车企,仍是少数。

再反过来看,没有大把的专利,现阶段也照样可以打开销路,就拿理想ONE来说,电机、发动机没有一个是自研的,照样月销6、7000台。而传统车企转向电动化时,更是逐渐趋同化。芯片找高通、电池找宁德时代,自动驾驶找百度、华为,这样的模块化造车套路已然成风。

比起卖车,贾跃亭更想把他吹过的“生态化反”,实现落地应用。

这里要从一个新的App说起。7月19日,FF宣布上线了FF Intelligent App,国内用户可以在该App上直接预订FF 91。不过,光是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的订金就高达50,000元——相当于直接全款买回去一台宏光MINI EV。

一位FF销售顾问告诉虎嗅,“交了5万元订金后,就能获得限量版车型的专属颜色和内饰以及配置,还能优先体验试乘试驾等活动,订金也是全额可退的。”

FF在App上,特别强调一个UP2U共创的概念——User Planning To User,即用户为用户定制未来产品,用户深度参与到FF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等环节。但“UP2U”的概念,不是什么新概念,是贾跃亭于2016年,在美国召开乐视生态的发布会时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针对乐视会员。

打个比方,购买了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可以享受到一些生态权益,包括在线影视及直播观看服务、电视和手机保修服务等等。而反过来,更多精彩权益、甚至会员服务费定价,也通过UP2U的方式由用户来决定。

如果你把前面所说的乐视电视,换成FF91这款车,这个逻辑同样行得通。其实,这也就是贾跃亭所说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系统。

只不过,这些套路被特斯拉、蔚来们快“玩烂”了。

像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娱乐系统,都在采取软件付费的形式,特斯拉的车既是硬件,也是生态入口。而像蔚来自称用户企业,在App上建立了会员积分体系,用户通过参与线上和线下活动获取相应积分,并兑换商品,甚至用来升级车辆的功能等等。

到最后,这种所谓的用户共创,其实就等同于用户吐槽。比如在FF App上,就有一位预订FF91的用户,在支付5万元订金的时候,就遇到了订单界面显示5万,但付款界面却显示2万,最终支付后扣款5万元的BUG。

一位FF内部人士还向虎嗅透露,该App为FF中国主导研发。但同时也承认,因为目前预算有限,与蔚来App的功能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三、恒大翻车,为何吉利还要硬上?

在引得融创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之后,贾跃亭还是凭借超强的个人魅力和想象力丰富的PPT,为FF拉来恒大集团许家印、吉利集团李书福的投资。

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King45%股份,分三年投资20亿美元,首期支付了8亿美元。

在投资FF之后,许家印还亲赴FF美国总部参观,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赞赏有加。但“蜜月期”还没过,FF便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双方对于公司控制权存在较大的争议。

最终的和解结果是,恒大将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据路演PPT显示,在上市前,恒大依旧为FF的最大股东。所以,这笔交易对于恒大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一来为恒大造车探了路,二来为市值增长添加了新动力。

这一点,李书福也看在眼里。

2021年1月29号,吉利控股集团官宣了与FF的合作,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还参与了FF上市的少量投资。

吉利之所以投资FF,这与富士康有着一定关系。今年1月,吉利宣布与富士康成立合资公司,联手为提供代工生产服务。早在2015年,富士康、和谐汽车曾与腾讯,三方联合创立一家汽车公司,并孵化了拜腾汽车,现任FF全球CEO毕福康正是拜腾的前CEO。

据FF内部人士向虎嗅透露,在孙宏斌接盘乐视网之前,富士康曾考虑过收购乐视,“当年要不是孙宏斌出价高,乐视网就卖给富士康了”。而正是这样一条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牵出了李书福投资贾跃亭的故事线。

正如李书福今年初在内部讲话中所说:“有人说生意场上没有朋友,我认为这句话没有全面定义生意的本质。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生生死死、合作共赢的文明史,商业的乐趣在于既交朋友又做交易。”

但回过头来看,无论是富士康下场代工造车,还是吉利广拉朋友圈,本质上还是为汽车行业未来竞争格局,未雨绸缪。

前有华为、大疆转型做电子零部件供应商,后有小米雷军亲自下场造车。一方面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接入汽车这一流量终端的渴望;另一方面,确实是传统车企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乏力和无奈。

在拥挤的电动汽车赛道里,优质的投资标的本身就不多。再加上巨头们各有焦虑,广撒网就变成了常态。FF不过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恰好又站在焦点中央,也恰好能赶上了资本市场这趟“末班车”。

最后,还是从李书福的讲话中找答案:“当今世界已进入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时代,传统思维、单领域思维、单向思维已经不适应吉利企业集团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企业必须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自我超越的能力,不断提升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水平。”

写在最后


在FF的上市路演PPT,最底部的风险因素中,如是写道:“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与Faraday Future的形象和品牌有着密切的联系。外部环境影响了贾跃亭的声誉,以及投资者和公众对他在公司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的看法。这可能会塑造法拉第未来的品牌和业务能力。”

实际上,贾跃亭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后,其在FF的股份,将交由债权人信托。而FF上市之后这部分股份则能转化为现金。但同时还要保证FF91以及后续车型的量产,让贾跃亭还清债务成为可能,然后解除失信人的限制,最终回到国内。

FF上市了,贾跃亭回国,还会远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王笑渔

【OR  商业新媒体】

乐视网从A股退市后的第367天,贾跃亭今晚要在美国敲钟了。

7月22日,由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SAC)完成业务合并,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而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上市前的几天,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同现身位于美国纽约上东区东59街上的首家FF未来主义体验中心。他一席黑色休闲装,干练的短发,脸上依旧露出“贾式”微笑,看起来早已沉浸于敲钟的喜悦状态中。

但喜悦注定是短暂的。从创立至今,FF已经累积亏损超23.9亿美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FF91至今仍未量产。面对即将步入的量产交付、国产化、新车研发等环节,此次上市后到手的10亿美元资金,对于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在国内身背十多亿债务的贾跃亭,虽然只能隔着太平洋与祖国大陆远远相望,但他身边从来不缺中国的白衣骑士。就比如,有媒体报道,在FF上市前夕,持股20%的恒大汽车先大赚了一笔,股价大涨超20%。而“自主品牌一哥”吉利,也在今年初向FF注入了一笔融资。

至于为何大佬纷纷上车,一位FF前员工告诉虎嗅:“个人觉得一是贾老板有实力,以及人格魅力,当然从产品角度,也绝对是足够‘叫好’。另外一个就是,利益关系,各取所需。”

一、上市,远不及上岸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贾跃亭在今年父亲节时写道。

2014年,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从公司名称上,便可以窥见贾跃亭的野心——迈克尔·法拉第,在1831年就发现了交流电,比尼古拉·特斯拉的出生,早了足足25年。

FF成立的第二年,乐视网的市值站上历史巅峰的1505亿人民币。乐视网的巅峰,也是FF的巅峰。早在2016年,FF这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就超过了1000人。在2017年1月的CES电子展上,贾跃亭完成了旗下首款车型FF91的亮相,发布会36小时内便完成了64,000个预订。

亮相即巅峰,说的就是FF91这款车。2017年那场危机,让乐视网的生态体系瞬间崩塌,贾跃亭也远赴美国继续追逐造车梦,而FF91的量产计划也因此一拖再拖。

缺钱,是FF的从2017年以来的常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 而2019年和2020年,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和1.47亿美元。甚至于FF的账面现金只有112万美元,负债总额近6亿美元。

现如今,迈进纳斯达克的大门,才算得上是一条腿上了岸。从募资金额上来看,虽然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但这笔资金不仅要用于FF 91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还要为后续的产品FF 81和I.A.I系统的开发做准备。

而FF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还需要9000万美元才能开工生产,预计在本次借壳上市完成后9个月,工厂进入生产状态。而FF 91这款车,还需要在未来12个月投入3.77亿美元,才能上市交付——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年之内,FF这家公司仍不具备造血能力。

作为参考,2020年8月,小鹏汽车赴美IPO时,筹资额达到了12.8亿美元。当年7月上市的理想汽车,更是把募资额拉到了14.73亿美元的高位。最早上市的蔚来,虽然没赶上“美股放水”的好时候,但也在IPO时募资11.5亿美元。

这些造车新势力疯狂吸金的背后,是有新产品不断推向市场,且能为公司带来持续的现金流。

像蔚来在IPO的时候,首款车型ES8已经批量交付。而理想汽车同样也是在开启第一款车交付后不久,选择赴美上市。小鹏汽车在上市时,就甚至有两款量产车型小鹏G3和P7,在大批量向用户交付。

需要强调的是,FF的上市并不意味着公司就“成功”了。

FF上市,用的是SPAC方式,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股市场一种借壳上市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SPAC是由投资方自己造壳,其自身并没有实际业务,在一定期限内通过并购非上市公司来实现注入业务和价值增值。这种方式,也注定对业务情况没有太高的要求。

比如说,同样以SPAC方式上市的电动车公司Fisker、氢能重卡公司Nikola,至今也都没有造出一台量产车来。而电动车皮卡公司Lordstown Motors,在完成SPAC上市后,CEO和CFO却突然提出辞职、高管层直接丢下公司跑路了。

美国投资公司Ipox Schuster创始人约瑟夫·舒斯特则认为,从IPO表现长期研究数据看,表现不好的主要是小公司,尤其是SPAC上市公司,他还感叹说:“彩票无数,中奖者寥寥,这是必然。”

二、FF,怎么就值220亿?

“FF市值仅仅是新势力们的十分之一左右,这预示着未来有极大的增长空间,也是一个非常好潜在机遇。”

FF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FF在产品成熟度、历史投入、技术储备、人才储备等都远远领先于所有通过SPAC上市的EV公司。而与蔚来、小鹏这些优秀EV公司相比,也有非常独特竞争优势。

今年5月,首个FF体验中心落户曼哈顿上东区,门店对面就是著名苹果纽约第五大道直营店。这地段的重要性,不亚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外滩。

所以,在FF91的产品对标上,贾跃亭压根就没把特斯拉放在眼里,而是直接瞄准了宾利Bentayga、兰博基尼Urus、奔驰S级、保时捷Taycan这样的顶级豪华品牌的产品,最次的起码也是宝马7系。

当然,售价也向它们看齐。按照规划,FF将于2022年Q1先推出FF 91 Futurist版,目标售价18万美元起(约合人民币116万),然后于2022年Q4推出FF 91普通版车型,售价10万美元起(约人民币65万)。

那到底贵在哪呢?

一位FF的销售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他说:“你可以在官网上研究一下我们的专利技术,我们是在美国硅谷成立的一家公司。”

据FF全球CEO毕福康介绍,FF截至目前拥有880项全球专利,其中550项核心电动车技术已获得了授权,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拥有以IAI(即互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系统、三电系统、iVPA平台系统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智能电动出行生态核心技术。

专利固然重要,但现阶段,也没那么必要。

就比如逆变器,它的作用是把动力电池的高压直流电转换为动力电机所需的交流电。而逆变器性能的好坏直接决定电机的性能表现,但目前仅比亚迪、华为等少数企业能掌握大功率逆变器的核心技术。

而FF提到,其自研的并联IGBT逆变器,具有“极低的逆变器损耗提供98%的效率、高可靠性、扭矩精度高,瞬态响应快”等等特点。从参数结果来看,FF91拿到了百公里加速2.39秒、1050马力的数据,也确实可能有两把刷子。

但市场总是浮躁的,消费者的需求也是变化多端的。

历史上,很多执着于技术、沉迷于科研的车企,大多逃不过被收购的命运,沃尔沃、萨博就是触手可及的例子。本质上还是因为技术的迭代太快,车企需要有足够的前瞻性或者持久力,能像比亚迪那样执着于电池这一个细分领域进行投入,并且“熬”到市场爆发那一天的车企,仍是少数。

再反过来看,没有大把的专利,现阶段也照样可以打开销路,就拿理想ONE来说,电机、发动机没有一个是自研的,照样月销6、7000台。而传统车企转向电动化时,更是逐渐趋同化。芯片找高通、电池找宁德时代,自动驾驶找百度、华为,这样的模块化造车套路已然成风。

比起卖车,贾跃亭更想把他吹过的“生态化反”,实现落地应用。

这里要从一个新的App说起。7月19日,FF宣布上线了FF Intelligent App,国内用户可以在该App上直接预订FF 91。不过,光是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的订金就高达50,000元——相当于直接全款买回去一台宏光MINI EV。

一位FF销售顾问告诉虎嗅,“交了5万元订金后,就能获得限量版车型的专属颜色和内饰以及配置,还能优先体验试乘试驾等活动,订金也是全额可退的。”

FF在App上,特别强调一个UP2U共创的概念——User Planning To User,即用户为用户定制未来产品,用户深度参与到FF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等环节。但“UP2U”的概念,不是什么新概念,是贾跃亭于2016年,在美国召开乐视生态的发布会时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针对乐视会员。

打个比方,购买了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可以享受到一些生态权益,包括在线影视及直播观看服务、电视和手机保修服务等等。而反过来,更多精彩权益、甚至会员服务费定价,也通过UP2U的方式由用户来决定。

如果你把前面所说的乐视电视,换成FF91这款车,这个逻辑同样行得通。其实,这也就是贾跃亭所说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系统。

只不过,这些套路被特斯拉、蔚来们快“玩烂”了。

像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娱乐系统,都在采取软件付费的形式,特斯拉的车既是硬件,也是生态入口。而像蔚来自称用户企业,在App上建立了会员积分体系,用户通过参与线上和线下活动获取相应积分,并兑换商品,甚至用来升级车辆的功能等等。

到最后,这种所谓的用户共创,其实就等同于用户吐槽。比如在FF App上,就有一位预订FF91的用户,在支付5万元订金的时候,就遇到了订单界面显示5万,但付款界面却显示2万,最终支付后扣款5万元的BUG。

一位FF内部人士还向虎嗅透露,该App为FF中国主导研发。但同时也承认,因为目前预算有限,与蔚来App的功能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三、恒大翻车,为何吉利还要硬上?

在引得融创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之后,贾跃亭还是凭借超强的个人魅力和想象力丰富的PPT,为FF拉来恒大集团许家印、吉利集团李书福的投资。

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King45%股份,分三年投资20亿美元,首期支付了8亿美元。

在投资FF之后,许家印还亲赴FF美国总部参观,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赞赏有加。但“蜜月期”还没过,FF便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双方对于公司控制权存在较大的争议。

最终的和解结果是,恒大将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据路演PPT显示,在上市前,恒大依旧为FF的最大股东。所以,这笔交易对于恒大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一来为恒大造车探了路,二来为市值增长添加了新动力。

这一点,李书福也看在眼里。

2021年1月29号,吉利控股集团官宣了与FF的合作,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还参与了FF上市的少量投资。

吉利之所以投资FF,这与富士康有着一定关系。今年1月,吉利宣布与富士康成立合资公司,联手为提供代工生产服务。早在2015年,富士康、和谐汽车曾与腾讯,三方联合创立一家汽车公司,并孵化了拜腾汽车,现任FF全球CEO毕福康正是拜腾的前CEO。

据FF内部人士向虎嗅透露,在孙宏斌接盘乐视网之前,富士康曾考虑过收购乐视,“当年要不是孙宏斌出价高,乐视网就卖给富士康了”。而正是这样一条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牵出了李书福投资贾跃亭的故事线。

正如李书福今年初在内部讲话中所说:“有人说生意场上没有朋友,我认为这句话没有全面定义生意的本质。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生生死死、合作共赢的文明史,商业的乐趣在于既交朋友又做交易。”

但回过头来看,无论是富士康下场代工造车,还是吉利广拉朋友圈,本质上还是为汽车行业未来竞争格局,未雨绸缪。

前有华为、大疆转型做电子零部件供应商,后有小米雷军亲自下场造车。一方面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接入汽车这一流量终端的渴望;另一方面,确实是传统车企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乏力和无奈。

在拥挤的电动汽车赛道里,优质的投资标的本身就不多。再加上巨头们各有焦虑,广撒网就变成了常态。FF不过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恰好又站在焦点中央,也恰好能赶上了资本市场这趟“末班车”。

最后,还是从李书福的讲话中找答案:“当今世界已进入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时代,传统思维、单领域思维、单向思维已经不适应吉利企业集团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企业必须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自我超越的能力,不断提升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水平。”

写在最后


在FF的上市路演PPT,最底部的风险因素中,如是写道:“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与Faraday Future的形象和品牌有着密切的联系。外部环境影响了贾跃亭的声誉,以及投资者和公众对他在公司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的看法。这可能会塑造法拉第未来的品牌和业务能力。”

实际上,贾跃亭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后,其在FF的股份,将交由债权人信托。而FF上市之后这部分股份则能转化为现金。但同时还要保证FF91以及后续车型的量产,让贾跃亭还清债务成为可能,然后解除失信人的限制,最终回到国内。

FF上市了,贾跃亭回国,还会远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今晚敲钟,为什么还有人投资贾跃亭?

发布日期:2021-07-22 23:09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王笑渔

【OR  商业新媒体】

乐视网从A股退市后的第367天,贾跃亭今晚要在美国敲钟了。

7月22日,由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SAC)完成业务合并,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按照计划,FF将于今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为“FFIE”。而在美股盘前交易中,FFIE的股价已经飙升超过了40%。

上市前的几天,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同现身位于美国纽约上东区东59街上的首家FF未来主义体验中心。他一席黑色休闲装,干练的短发,脸上依旧露出“贾式”微笑,看起来早已沉浸于敲钟的喜悦状态中。

但喜悦注定是短暂的。从创立至今,FF已经累积亏损超23.9亿美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FF91至今仍未量产。面对即将步入的量产交付、国产化、新车研发等环节,此次上市后到手的10亿美元资金,对于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在国内身背十多亿债务的贾跃亭,虽然只能隔着太平洋与祖国大陆远远相望,但他身边从来不缺中国的白衣骑士。就比如,有媒体报道,在FF上市前夕,持股20%的恒大汽车先大赚了一笔,股价大涨超20%。而“自主品牌一哥”吉利,也在今年初向FF注入了一笔融资。

至于为何大佬纷纷上车,一位FF前员工告诉虎嗅:“个人觉得一是贾老板有实力,以及人格魅力,当然从产品角度,也绝对是足够‘叫好’。另外一个就是,利益关系,各取所需。”

一、上市,远不及上岸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贾跃亭在今年父亲节时写道。

2014年,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桑普森、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LeTV ENV Inc.”。当年夏天,公司正式更名为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从公司名称上,便可以窥见贾跃亭的野心——迈克尔·法拉第,在1831年就发现了交流电,比尼古拉·特斯拉的出生,早了足足25年。

FF成立的第二年,乐视网的市值站上历史巅峰的1505亿人民币。乐视网的巅峰,也是FF的巅峰。早在2016年,FF这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就超过了1000人。在2017年1月的CES电子展上,贾跃亭完成了旗下首款车型FF91的亮相,发布会36小时内便完成了64,000个预订。

亮相即巅峰,说的就是FF91这款车。2017年那场危机,让乐视网的生态体系瞬间崩塌,贾跃亭也远赴美国继续追逐造车梦,而FF91的量产计划也因此一拖再拖。

缺钱,是FF的从2017年以来的常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 而2019年和2020年,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和1.47亿美元。甚至于FF的账面现金只有112万美元,负债总额近6亿美元。

现如今,迈进纳斯达克的大门,才算得上是一条腿上了岸。从募资金额上来看,虽然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但这笔资金不仅要用于FF 91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还要为后续的产品FF 81和I.A.I系统的开发做准备。

而FF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还需要9000万美元才能开工生产,预计在本次借壳上市完成后9个月,工厂进入生产状态。而FF 91这款车,还需要在未来12个月投入3.77亿美元,才能上市交付——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年之内,FF这家公司仍不具备造血能力。

作为参考,2020年8月,小鹏汽车赴美IPO时,筹资额达到了12.8亿美元。当年7月上市的理想汽车,更是把募资额拉到了14.73亿美元的高位。最早上市的蔚来,虽然没赶上“美股放水”的好时候,但也在IPO时募资11.5亿美元。

这些造车新势力疯狂吸金的背后,是有新产品不断推向市场,且能为公司带来持续的现金流。

像蔚来在IPO的时候,首款车型ES8已经批量交付。而理想汽车同样也是在开启第一款车交付后不久,选择赴美上市。小鹏汽车在上市时,就甚至有两款量产车型小鹏G3和P7,在大批量向用户交付。

需要强调的是,FF的上市并不意味着公司就“成功”了。

FF上市,用的是SPAC方式,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股市场一种借壳上市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SPAC是由投资方自己造壳,其自身并没有实际业务,在一定期限内通过并购非上市公司来实现注入业务和价值增值。这种方式,也注定对业务情况没有太高的要求。

比如说,同样以SPAC方式上市的电动车公司Fisker、氢能重卡公司Nikola,至今也都没有造出一台量产车来。而电动车皮卡公司Lordstown Motors,在完成SPAC上市后,CEO和CFO却突然提出辞职、高管层直接丢下公司跑路了。

美国投资公司Ipox Schuster创始人约瑟夫·舒斯特则认为,从IPO表现长期研究数据看,表现不好的主要是小公司,尤其是SPAC上市公司,他还感叹说:“彩票无数,中奖者寥寥,这是必然。”

二、FF,怎么就值220亿?

“FF市值仅仅是新势力们的十分之一左右,这预示着未来有极大的增长空间,也是一个非常好潜在机遇。”

FF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FF在产品成熟度、历史投入、技术储备、人才储备等都远远领先于所有通过SPAC上市的EV公司。而与蔚来、小鹏这些优秀EV公司相比,也有非常独特竞争优势。

今年5月,首个FF体验中心落户曼哈顿上东区,门店对面就是著名苹果纽约第五大道直营店。这地段的重要性,不亚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外滩。

所以,在FF91的产品对标上,贾跃亭压根就没把特斯拉放在眼里,而是直接瞄准了宾利Bentayga、兰博基尼Urus、奔驰S级、保时捷Taycan这样的顶级豪华品牌的产品,最次的起码也是宝马7系。

当然,售价也向它们看齐。按照规划,FF将于2022年Q1先推出FF 91 Futurist版,目标售价18万美元起(约合人民币116万),然后于2022年Q4推出FF 91普通版车型,售价10万美元起(约人民币65万)。

那到底贵在哪呢?

一位FF的销售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他说:“你可以在官网上研究一下我们的专利技术,我们是在美国硅谷成立的一家公司。”

据FF全球CEO毕福康介绍,FF截至目前拥有880项全球专利,其中550项核心电动车技术已获得了授权,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拥有以IAI(即互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系统、三电系统、iVPA平台系统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智能电动出行生态核心技术。

专利固然重要,但现阶段,也没那么必要。

就比如逆变器,它的作用是把动力电池的高压直流电转换为动力电机所需的交流电。而逆变器性能的好坏直接决定电机的性能表现,但目前仅比亚迪、华为等少数企业能掌握大功率逆变器的核心技术。

而FF提到,其自研的并联IGBT逆变器,具有“极低的逆变器损耗提供98%的效率、高可靠性、扭矩精度高,瞬态响应快”等等特点。从参数结果来看,FF91拿到了百公里加速2.39秒、1050马力的数据,也确实可能有两把刷子。

但市场总是浮躁的,消费者的需求也是变化多端的。

历史上,很多执着于技术、沉迷于科研的车企,大多逃不过被收购的命运,沃尔沃、萨博就是触手可及的例子。本质上还是因为技术的迭代太快,车企需要有足够的前瞻性或者持久力,能像比亚迪那样执着于电池这一个细分领域进行投入,并且“熬”到市场爆发那一天的车企,仍是少数。

再反过来看,没有大把的专利,现阶段也照样可以打开销路,就拿理想ONE来说,电机、发动机没有一个是自研的,照样月销6、7000台。而传统车企转向电动化时,更是逐渐趋同化。芯片找高通、电池找宁德时代,自动驾驶找百度、华为,这样的模块化造车套路已然成风。

比起卖车,贾跃亭更想把他吹过的“生态化反”,实现落地应用。

这里要从一个新的App说起。7月19日,FF宣布上线了FF Intelligent App,国内用户可以在该App上直接预订FF 91。不过,光是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的订金就高达50,000元——相当于直接全款买回去一台宏光MINI EV。

一位FF销售顾问告诉虎嗅,“交了5万元订金后,就能获得限量版车型的专属颜色和内饰以及配置,还能优先体验试乘试驾等活动,订金也是全额可退的。”

FF在App上,特别强调一个UP2U共创的概念——User Planning To User,即用户为用户定制未来产品,用户深度参与到FF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等环节。但“UP2U”的概念,不是什么新概念,是贾跃亭于2016年,在美国召开乐视生态的发布会时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针对乐视会员。

打个比方,购买了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可以享受到一些生态权益,包括在线影视及直播观看服务、电视和手机保修服务等等。而反过来,更多精彩权益、甚至会员服务费定价,也通过UP2U的方式由用户来决定。

如果你把前面所说的乐视电视,换成FF91这款车,这个逻辑同样行得通。其实,这也就是贾跃亭所说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系统。

只不过,这些套路被特斯拉、蔚来们快“玩烂”了。

像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娱乐系统,都在采取软件付费的形式,特斯拉的车既是硬件,也是生态入口。而像蔚来自称用户企业,在App上建立了会员积分体系,用户通过参与线上和线下活动获取相应积分,并兑换商品,甚至用来升级车辆的功能等等。

到最后,这种所谓的用户共创,其实就等同于用户吐槽。比如在FF App上,就有一位预订FF91的用户,在支付5万元订金的时候,就遇到了订单界面显示5万,但付款界面却显示2万,最终支付后扣款5万元的BUG。

一位FF内部人士还向虎嗅透露,该App为FF中国主导研发。但同时也承认,因为目前预算有限,与蔚来App的功能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三、恒大翻车,为何吉利还要硬上?

在引得融创孙宏斌泪洒发布会之后,贾跃亭还是凭借超强的个人魅力和想象力丰富的PPT,为FF拉来恒大集团许家印、吉利集团李书福的投资。

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King45%股份,分三年投资20亿美元,首期支付了8亿美元。

在投资FF之后,许家印还亲赴FF美国总部参观,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赞赏有加。但“蜜月期”还没过,FF便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双方对于公司控制权存在较大的争议。

最终的和解结果是,恒大将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据路演PPT显示,在上市前,恒大依旧为FF的最大股东。所以,这笔交易对于恒大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一来为恒大造车探了路,二来为市值增长添加了新动力。

这一点,李书福也看在眼里。

2021年1月29号,吉利控股集团官宣了与FF的合作,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还参与了FF上市的少量投资。

吉利之所以投资FF,这与富士康有着一定关系。今年1月,吉利宣布与富士康成立合资公司,联手为提供代工生产服务。早在2015年,富士康、和谐汽车曾与腾讯,三方联合创立一家汽车公司,并孵化了拜腾汽车,现任FF全球CEO毕福康正是拜腾的前CEO。

据FF内部人士向虎嗅透露,在孙宏斌接盘乐视网之前,富士康曾考虑过收购乐视,“当年要不是孙宏斌出价高,乐视网就卖给富士康了”。而正是这样一条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牵出了李书福投资贾跃亭的故事线。

正如李书福今年初在内部讲话中所说:“有人说生意场上没有朋友,我认为这句话没有全面定义生意的本质。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生生死死、合作共赢的文明史,商业的乐趣在于既交朋友又做交易。”

但回过头来看,无论是富士康下场代工造车,还是吉利广拉朋友圈,本质上还是为汽车行业未来竞争格局,未雨绸缪。

前有华为、大疆转型做电子零部件供应商,后有小米雷军亲自下场造车。一方面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接入汽车这一流量终端的渴望;另一方面,确实是传统车企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乏力和无奈。

在拥挤的电动汽车赛道里,优质的投资标的本身就不多。再加上巨头们各有焦虑,广撒网就变成了常态。FF不过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恰好又站在焦点中央,也恰好能赶上了资本市场这趟“末班车”。

最后,还是从李书福的讲话中找答案:“当今世界已进入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时代,传统思维、单领域思维、单向思维已经不适应吉利企业集团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企业必须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自我超越的能力,不断提升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水平。”

写在最后


在FF的上市路演PPT,最底部的风险因素中,如是写道:“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与Faraday Future的形象和品牌有着密切的联系。外部环境影响了贾跃亭的声誉,以及投资者和公众对他在公司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的看法。这可能会塑造法拉第未来的品牌和业务能力。”

实际上,贾跃亭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后,其在FF的股份,将交由债权人信托。而FF上市之后这部分股份则能转化为现金。但同时还要保证FF91以及后续车型的量产,让贾跃亭还清债务成为可能,然后解除失信人的限制,最终回到国内。

FF上市了,贾跃亭回国,还会远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