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原本期待借助东京奥运会能够大发一笔横财并获得全球认可。但在新冠疫情期间,心怀不满的民众只想让这一切都消失。



Alastair Gale|Miho Inada|Rachel Bachman

【OR  商业新媒体】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 TM)本周表示将不会在日本投放任何与东京奥运会有关的广告,这则声明释放出的东道主悲观情绪比任何电视广告都要清晰。

丰田汽车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之一,全球仅有13家公司与丰田汽车共享这一顶级地位。丰田汽车曾斥资数百万美元在美国超级碗(Super Bowl)上投放以奥林匹克五环为主题的广告。但在日本,与奥运会的任何关联都过于敏感,以至于这家汽车制造商无法投放广告。

东京奥运会在推迟一年后将于本周五开幕,正值东京处于新冠疫情紧急状态下。对通过这一盛大赛事“大发横财”的预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经破灭。由于禁止观众现场观赛,耗资逾70亿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奥运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将基本空无一人。

日本此前希望通过东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示,尽管国内人口在减少且作为成熟经济体的光芒被中国所掩盖,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此次奥运会还将显示出,日本已在多大程度上摆脱2011年毁灭性海啸阴影并恢复元气。然而,奥运会加剧了疫情相关的不安情绪,这令日本首相在保住职位方面面临压力。

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他相信,采取广泛措施让公众与奥运会保持距离将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此次奥运会的国际电视观众数量庞大,因此日本仍将从奥运会中受益。

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定东京奥运会可以推进,不会危及日本民众的安全。”他还表示,最简单、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弃,但应对挑战是政府的分内之事。

如果日本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也许会改变眼下日本民众的不安情绪。但是,在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天里,人们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到目前为止,至少八名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以及几十名与奥运会有关的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南非男子足球队两名球员的密切接触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多名球员被隔离。

组织者正继续推进一场仅有电视转播的奥运会,鲜有日本人将从中看到经济利益。

KNT-CT Holdings Co.经营日本最大型旅行社之一,该公司曾在市场上推广奥运旅游套餐。该公司表示:“非常遗憾,现在我们无法为此前一直期待奥运会的客户提供旅游服务。”

Yoshiko Tobe花费超过100万美元,于2019年完成了她在浅草附近的传统客栈的翻修。浅草是东京一个拥有怀旧风格的地区,相扑运动员在训练的间隙会在当地街头闲逛。

Tobe原本希望来看奥运会的游客能给这项投资带来初步回报,但现在她的观点与一大批日本民众的看法一致。日本《每日新闻》(Mainichi)周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不看好此次奥运会。

Tobe表示:“没有这次奥运会,我们可能会过得更好。至少这将消除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风险因素。”

这与日本近10年前申办夏季奥运会的初衷相去甚远。在被广泛称赞取得成功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日本选手斩获38枚奖牌,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夏季奥运会成绩。

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称,在2011年遭遇导致近2万人死亡的海啸之后,举办奥运会将提振日本的士气。当地组织者当时预测,蜂拥前往日本观看奥运会的游客将在餐饮、交通、酒店和购物上花费近20亿美元。这些组织者原本认为,这一为期17天的盛事将激励其他人前往日本旅游,从而再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

到2019年,大部分奥运场馆如期或提前完工,门票需求旺盛。除了东京的夏季炎热天气外,过去多年困扰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赛事筹备方面的担忧甚少。

国际奥委会(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称东京是奥运会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主办城市。东京各地挂起了奥运会的横幅,赞助商制定了营销计划,以利用这种利好因素来赚钱。

2020年3月,日本和国际奥委会决定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这场豪赌当时押注新冠疫情会在2021年夏天得到控制。

但事实并非如此。东京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德尔塔变异毒株引发全球各地新冠病例增多,东京也未能幸免,当地最近大多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都超过了1,000例。截至周一,日本国内已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22%,东京最新一轮紧急状态将持续到8月22日。

据报道,几乎所有参与东京奥运会的群体里都有确诊病例报告,从运动员到教练,从国际奥委会官员到承包商和媒体,概莫能外。奥运村里已出现第一批感染病例,运动员必须在抵达日本前后接受众多检测才能进入奥运村。

从海外来东京参加奥运会的人数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二。尽管如此,仍有超过5万名运动员、官员、记者和其他人士聚集在东京参加奥运会,这将是此次疫情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性聚会。

组织者说,几十条限制互动的规则将防止更广泛疫情的暴发。来访者不得接近日本当地民众,如果他们违反规则,就会被驱逐出境。

1983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营销和电视转播权主管的Michael Payne说:“毫无疑问,从运营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一届奥运会。”

日本广播协会(NHK)在7月9日至11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继续召开奥运会。最近几天的几项民意调查显示,安倍晋三的继任者菅义伟的民众支持率只有约三分之一,达到了新低点。

一些日本人认为国际奥委会对这项赛事进行了草率处理,但国际奥委会对此予以否认。国际奥委会约73%的预算资金来自出售奥运会转播权。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表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奥运会的举行。他后来又补充说,即使菅义伟希望取消,奥运会也会照常举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本月早些时候抵达日本以来,每次出行都有一小群颇具声势的反奥运抗议者尾随其后,其中包括他前往广岛向1945年原子弹爆炸遇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的时候。

“我们非常清楚日本国内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巴赫本周说。“在疫情状况下,这种讨论变得更加激烈、更加情绪化,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2013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阿根廷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为东京申奥游说,此次会议最终决定东京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安倍晋三曾希望亲自主持本次奥运会,但由于健康原因不得不于2020年8月辞职。

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Mieko Nakabayashi表示,在日本坚持举办此次奥运会的决定中,安倍晋三仍然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Nakabayash称,菅义伟希望今年秋季能够再次当选执政党领袖和首相,他需要安倍晋三的支持才能做到这一点。

Nakabayashi表示,例如,菅义伟不能宣布他将重新考虑是否举办奥运会,因为他必须忠于安倍晋三。

菅义伟作出的一项重大调整是禁止国内观众现场观赛。本月早些时候,由于新冠感染病例激增,医学专家就大型集会的风险发出了警告,上述调整在这一背景下作出。东京奥组委3月份时就宣布禁止海外观众入境。

东京都内所有奥运场馆空场举行比赛(东京以外地区举行的几个项目除外)将使日本运动员无法享受主场的欢呼声,这种欢呼通常会帮助东道国拿到更多奖牌。组织方称,将播放往届奥运会观众欢呼录音来营造比赛现场气氛。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位于公园和市中心广场的大型观赛中心曾帮助打消公众最初的怀疑,使伦敦奥运会成为英国史上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体育赛事之一。日本原本也计划设立公众观赛场所。但在出现抗议活动之后,该计划被取消,日本政府已告知民众居家观赛。

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Kyoko Ishikawa作为观众出席了所有七届夏季奥运会。此前她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期间每天两场比赛的门票,其中包括闭幕式活动,但她被迫放弃了这些门票。

Ishikawa说:“东京奥运会是30年来离我最近的一届奥运会,但也是最遥远的一届。”

东京方面的组织者曾表示,一些奥运官员和政府官员以及赞助商将可以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这些人将履行重要职责,如颁发奖牌、监督比赛和为今后的奥运会进行运作考察等。

2012年伦敦奥运会志愿服务和工作人员培训负责人Phil Sherwood称,这样的政策可能引起很多公众的不满,他们本就认为奥运官员拥有特权。

Sherwood称:“我认为,让他们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可能有损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

丰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包括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内的所有高管都不会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与几乎每一届奥运会一样,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与最初的预测相比严重超支。官方预算为154亿美元,但日本政府审计人员已表示总支出超过200亿美元,几乎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最初预测的约74亿美元的三倍。

日本的赞助商投入了30多亿美元,是有史以来任何一届奥运会中来自东道国企业的最大赞助金额。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对东京奥运会的损失给出的最坏估算,其金额也不到日本经济规模的1%。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说,外国人将观看东京奥运会,并且他们可能会在疫情过后赴日本旅游,这方面仍有潜在的回报。

他说道:“餐馆和酒店为迎接外国人而翻新了设施,这些资源不会被平白浪费掉。”举办奥运会赛事的体育场馆和竞技场所最终也将迎来有观众参加的活动。

最大的经济风险与许多日本人反对奥运会所提到的健康风险是一样的,即可能出现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的复苏之路将变得更加漫长,而且所需花费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对日本来说,东京奥运会正变成一场代价200亿美元的血亏盛宴

发布日期:2021-07-21 16:14
日本原本期待借助东京奥运会能够大发一笔横财并获得全球认可。但在新冠疫情期间,心怀不满的民众只想让这一切都消失。



Alastair Gale|Miho Inada|Rachel Bachman

【OR  商业新媒体】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 TM)本周表示将不会在日本投放任何与东京奥运会有关的广告,这则声明释放出的东道主悲观情绪比任何电视广告都要清晰。

丰田汽车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之一,全球仅有13家公司与丰田汽车共享这一顶级地位。丰田汽车曾斥资数百万美元在美国超级碗(Super Bowl)上投放以奥林匹克五环为主题的广告。但在日本,与奥运会的任何关联都过于敏感,以至于这家汽车制造商无法投放广告。

东京奥运会在推迟一年后将于本周五开幕,正值东京处于新冠疫情紧急状态下。对通过这一盛大赛事“大发横财”的预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经破灭。由于禁止观众现场观赛,耗资逾70亿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奥运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将基本空无一人。

日本此前希望通过东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示,尽管国内人口在减少且作为成熟经济体的光芒被中国所掩盖,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此次奥运会还将显示出,日本已在多大程度上摆脱2011年毁灭性海啸阴影并恢复元气。然而,奥运会加剧了疫情相关的不安情绪,这令日本首相在保住职位方面面临压力。

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他相信,采取广泛措施让公众与奥运会保持距离将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此次奥运会的国际电视观众数量庞大,因此日本仍将从奥运会中受益。

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定东京奥运会可以推进,不会危及日本民众的安全。”他还表示,最简单、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弃,但应对挑战是政府的分内之事。

如果日本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也许会改变眼下日本民众的不安情绪。但是,在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天里,人们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到目前为止,至少八名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以及几十名与奥运会有关的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南非男子足球队两名球员的密切接触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多名球员被隔离。

组织者正继续推进一场仅有电视转播的奥运会,鲜有日本人将从中看到经济利益。

KNT-CT Holdings Co.经营日本最大型旅行社之一,该公司曾在市场上推广奥运旅游套餐。该公司表示:“非常遗憾,现在我们无法为此前一直期待奥运会的客户提供旅游服务。”

Yoshiko Tobe花费超过100万美元,于2019年完成了她在浅草附近的传统客栈的翻修。浅草是东京一个拥有怀旧风格的地区,相扑运动员在训练的间隙会在当地街头闲逛。

Tobe原本希望来看奥运会的游客能给这项投资带来初步回报,但现在她的观点与一大批日本民众的看法一致。日本《每日新闻》(Mainichi)周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不看好此次奥运会。

Tobe表示:“没有这次奥运会,我们可能会过得更好。至少这将消除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风险因素。”

这与日本近10年前申办夏季奥运会的初衷相去甚远。在被广泛称赞取得成功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日本选手斩获38枚奖牌,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夏季奥运会成绩。

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称,在2011年遭遇导致近2万人死亡的海啸之后,举办奥运会将提振日本的士气。当地组织者当时预测,蜂拥前往日本观看奥运会的游客将在餐饮、交通、酒店和购物上花费近20亿美元。这些组织者原本认为,这一为期17天的盛事将激励其他人前往日本旅游,从而再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

到2019年,大部分奥运场馆如期或提前完工,门票需求旺盛。除了东京的夏季炎热天气外,过去多年困扰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赛事筹备方面的担忧甚少。

国际奥委会(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称东京是奥运会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主办城市。东京各地挂起了奥运会的横幅,赞助商制定了营销计划,以利用这种利好因素来赚钱。

2020年3月,日本和国际奥委会决定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这场豪赌当时押注新冠疫情会在2021年夏天得到控制。

但事实并非如此。东京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德尔塔变异毒株引发全球各地新冠病例增多,东京也未能幸免,当地最近大多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都超过了1,000例。截至周一,日本国内已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22%,东京最新一轮紧急状态将持续到8月22日。

据报道,几乎所有参与东京奥运会的群体里都有确诊病例报告,从运动员到教练,从国际奥委会官员到承包商和媒体,概莫能外。奥运村里已出现第一批感染病例,运动员必须在抵达日本前后接受众多检测才能进入奥运村。

从海外来东京参加奥运会的人数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二。尽管如此,仍有超过5万名运动员、官员、记者和其他人士聚集在东京参加奥运会,这将是此次疫情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性聚会。

组织者说,几十条限制互动的规则将防止更广泛疫情的暴发。来访者不得接近日本当地民众,如果他们违反规则,就会被驱逐出境。

1983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营销和电视转播权主管的Michael Payne说:“毫无疑问,从运营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一届奥运会。”

日本广播协会(NHK)在7月9日至11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继续召开奥运会。最近几天的几项民意调查显示,安倍晋三的继任者菅义伟的民众支持率只有约三分之一,达到了新低点。

一些日本人认为国际奥委会对这项赛事进行了草率处理,但国际奥委会对此予以否认。国际奥委会约73%的预算资金来自出售奥运会转播权。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表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奥运会的举行。他后来又补充说,即使菅义伟希望取消,奥运会也会照常举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本月早些时候抵达日本以来,每次出行都有一小群颇具声势的反奥运抗议者尾随其后,其中包括他前往广岛向1945年原子弹爆炸遇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的时候。

“我们非常清楚日本国内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巴赫本周说。“在疫情状况下,这种讨论变得更加激烈、更加情绪化,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2013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阿根廷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为东京申奥游说,此次会议最终决定东京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安倍晋三曾希望亲自主持本次奥运会,但由于健康原因不得不于2020年8月辞职。

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Mieko Nakabayashi表示,在日本坚持举办此次奥运会的决定中,安倍晋三仍然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Nakabayash称,菅义伟希望今年秋季能够再次当选执政党领袖和首相,他需要安倍晋三的支持才能做到这一点。

Nakabayashi表示,例如,菅义伟不能宣布他将重新考虑是否举办奥运会,因为他必须忠于安倍晋三。

菅义伟作出的一项重大调整是禁止国内观众现场观赛。本月早些时候,由于新冠感染病例激增,医学专家就大型集会的风险发出了警告,上述调整在这一背景下作出。东京奥组委3月份时就宣布禁止海外观众入境。

东京都内所有奥运场馆空场举行比赛(东京以外地区举行的几个项目除外)将使日本运动员无法享受主场的欢呼声,这种欢呼通常会帮助东道国拿到更多奖牌。组织方称,将播放往届奥运会观众欢呼录音来营造比赛现场气氛。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位于公园和市中心广场的大型观赛中心曾帮助打消公众最初的怀疑,使伦敦奥运会成为英国史上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体育赛事之一。日本原本也计划设立公众观赛场所。但在出现抗议活动之后,该计划被取消,日本政府已告知民众居家观赛。

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Kyoko Ishikawa作为观众出席了所有七届夏季奥运会。此前她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期间每天两场比赛的门票,其中包括闭幕式活动,但她被迫放弃了这些门票。

Ishikawa说:“东京奥运会是30年来离我最近的一届奥运会,但也是最遥远的一届。”

东京方面的组织者曾表示,一些奥运官员和政府官员以及赞助商将可以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这些人将履行重要职责,如颁发奖牌、监督比赛和为今后的奥运会进行运作考察等。

2012年伦敦奥运会志愿服务和工作人员培训负责人Phil Sherwood称,这样的政策可能引起很多公众的不满,他们本就认为奥运官员拥有特权。

Sherwood称:“我认为,让他们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可能有损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

丰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包括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内的所有高管都不会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与几乎每一届奥运会一样,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与最初的预测相比严重超支。官方预算为154亿美元,但日本政府审计人员已表示总支出超过200亿美元,几乎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最初预测的约74亿美元的三倍。

日本的赞助商投入了30多亿美元,是有史以来任何一届奥运会中来自东道国企业的最大赞助金额。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对东京奥运会的损失给出的最坏估算,其金额也不到日本经济规模的1%。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说,外国人将观看东京奥运会,并且他们可能会在疫情过后赴日本旅游,这方面仍有潜在的回报。

他说道:“餐馆和酒店为迎接外国人而翻新了设施,这些资源不会被平白浪费掉。”举办奥运会赛事的体育场馆和竞技场所最终也将迎来有观众参加的活动。

最大的经济风险与许多日本人反对奥运会所提到的健康风险是一样的,即可能出现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的复苏之路将变得更加漫长,而且所需花费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日本原本期待借助东京奥运会能够大发一笔横财并获得全球认可。但在新冠疫情期间,心怀不满的民众只想让这一切都消失。



Alastair Gale|Miho Inada|Rachel Bachman

【OR  商业新媒体】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 TM)本周表示将不会在日本投放任何与东京奥运会有关的广告,这则声明释放出的东道主悲观情绪比任何电视广告都要清晰。

丰田汽车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之一,全球仅有13家公司与丰田汽车共享这一顶级地位。丰田汽车曾斥资数百万美元在美国超级碗(Super Bowl)上投放以奥林匹克五环为主题的广告。但在日本,与奥运会的任何关联都过于敏感,以至于这家汽车制造商无法投放广告。

东京奥运会在推迟一年后将于本周五开幕,正值东京处于新冠疫情紧急状态下。对通过这一盛大赛事“大发横财”的预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经破灭。由于禁止观众现场观赛,耗资逾70亿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奥运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将基本空无一人。

日本此前希望通过东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示,尽管国内人口在减少且作为成熟经济体的光芒被中国所掩盖,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此次奥运会还将显示出,日本已在多大程度上摆脱2011年毁灭性海啸阴影并恢复元气。然而,奥运会加剧了疫情相关的不安情绪,这令日本首相在保住职位方面面临压力。

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他相信,采取广泛措施让公众与奥运会保持距离将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此次奥运会的国际电视观众数量庞大,因此日本仍将从奥运会中受益。

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定东京奥运会可以推进,不会危及日本民众的安全。”他还表示,最简单、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弃,但应对挑战是政府的分内之事。

如果日本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也许会改变眼下日本民众的不安情绪。但是,在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天里,人们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到目前为止,至少八名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以及几十名与奥运会有关的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南非男子足球队两名球员的密切接触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多名球员被隔离。

组织者正继续推进一场仅有电视转播的奥运会,鲜有日本人将从中看到经济利益。

KNT-CT Holdings Co.经营日本最大型旅行社之一,该公司曾在市场上推广奥运旅游套餐。该公司表示:“非常遗憾,现在我们无法为此前一直期待奥运会的客户提供旅游服务。”

Yoshiko Tobe花费超过100万美元,于2019年完成了她在浅草附近的传统客栈的翻修。浅草是东京一个拥有怀旧风格的地区,相扑运动员在训练的间隙会在当地街头闲逛。

Tobe原本希望来看奥运会的游客能给这项投资带来初步回报,但现在她的观点与一大批日本民众的看法一致。日本《每日新闻》(Mainichi)周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不看好此次奥运会。

Tobe表示:“没有这次奥运会,我们可能会过得更好。至少这将消除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风险因素。”

这与日本近10年前申办夏季奥运会的初衷相去甚远。在被广泛称赞取得成功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日本选手斩获38枚奖牌,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夏季奥运会成绩。

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称,在2011年遭遇导致近2万人死亡的海啸之后,举办奥运会将提振日本的士气。当地组织者当时预测,蜂拥前往日本观看奥运会的游客将在餐饮、交通、酒店和购物上花费近20亿美元。这些组织者原本认为,这一为期17天的盛事将激励其他人前往日本旅游,从而再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

到2019年,大部分奥运场馆如期或提前完工,门票需求旺盛。除了东京的夏季炎热天气外,过去多年困扰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赛事筹备方面的担忧甚少。

国际奥委会(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称东京是奥运会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主办城市。东京各地挂起了奥运会的横幅,赞助商制定了营销计划,以利用这种利好因素来赚钱。

2020年3月,日本和国际奥委会决定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这场豪赌当时押注新冠疫情会在2021年夏天得到控制。

但事实并非如此。东京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德尔塔变异毒株引发全球各地新冠病例增多,东京也未能幸免,当地最近大多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都超过了1,000例。截至周一,日本国内已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22%,东京最新一轮紧急状态将持续到8月22日。

据报道,几乎所有参与东京奥运会的群体里都有确诊病例报告,从运动员到教练,从国际奥委会官员到承包商和媒体,概莫能外。奥运村里已出现第一批感染病例,运动员必须在抵达日本前后接受众多检测才能进入奥运村。

从海外来东京参加奥运会的人数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二。尽管如此,仍有超过5万名运动员、官员、记者和其他人士聚集在东京参加奥运会,这将是此次疫情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性聚会。

组织者说,几十条限制互动的规则将防止更广泛疫情的暴发。来访者不得接近日本当地民众,如果他们违反规则,就会被驱逐出境。

1983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营销和电视转播权主管的Michael Payne说:“毫无疑问,从运营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一届奥运会。”

日本广播协会(NHK)在7月9日至11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继续召开奥运会。最近几天的几项民意调查显示,安倍晋三的继任者菅义伟的民众支持率只有约三分之一,达到了新低点。

一些日本人认为国际奥委会对这项赛事进行了草率处理,但国际奥委会对此予以否认。国际奥委会约73%的预算资金来自出售奥运会转播权。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表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奥运会的举行。他后来又补充说,即使菅义伟希望取消,奥运会也会照常举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本月早些时候抵达日本以来,每次出行都有一小群颇具声势的反奥运抗议者尾随其后,其中包括他前往广岛向1945年原子弹爆炸遇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的时候。

“我们非常清楚日本国内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巴赫本周说。“在疫情状况下,这种讨论变得更加激烈、更加情绪化,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2013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阿根廷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为东京申奥游说,此次会议最终决定东京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安倍晋三曾希望亲自主持本次奥运会,但由于健康原因不得不于2020年8月辞职。

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Mieko Nakabayashi表示,在日本坚持举办此次奥运会的决定中,安倍晋三仍然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Nakabayash称,菅义伟希望今年秋季能够再次当选执政党领袖和首相,他需要安倍晋三的支持才能做到这一点。

Nakabayashi表示,例如,菅义伟不能宣布他将重新考虑是否举办奥运会,因为他必须忠于安倍晋三。

菅义伟作出的一项重大调整是禁止国内观众现场观赛。本月早些时候,由于新冠感染病例激增,医学专家就大型集会的风险发出了警告,上述调整在这一背景下作出。东京奥组委3月份时就宣布禁止海外观众入境。

东京都内所有奥运场馆空场举行比赛(东京以外地区举行的几个项目除外)将使日本运动员无法享受主场的欢呼声,这种欢呼通常会帮助东道国拿到更多奖牌。组织方称,将播放往届奥运会观众欢呼录音来营造比赛现场气氛。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位于公园和市中心广场的大型观赛中心曾帮助打消公众最初的怀疑,使伦敦奥运会成为英国史上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体育赛事之一。日本原本也计划设立公众观赛场所。但在出现抗议活动之后,该计划被取消,日本政府已告知民众居家观赛。

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Kyoko Ishikawa作为观众出席了所有七届夏季奥运会。此前她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期间每天两场比赛的门票,其中包括闭幕式活动,但她被迫放弃了这些门票。

Ishikawa说:“东京奥运会是30年来离我最近的一届奥运会,但也是最遥远的一届。”

东京方面的组织者曾表示,一些奥运官员和政府官员以及赞助商将可以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这些人将履行重要职责,如颁发奖牌、监督比赛和为今后的奥运会进行运作考察等。

2012年伦敦奥运会志愿服务和工作人员培训负责人Phil Sherwood称,这样的政策可能引起很多公众的不满,他们本就认为奥运官员拥有特权。

Sherwood称:“我认为,让他们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可能有损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

丰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包括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内的所有高管都不会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与几乎每一届奥运会一样,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与最初的预测相比严重超支。官方预算为154亿美元,但日本政府审计人员已表示总支出超过200亿美元,几乎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最初预测的约74亿美元的三倍。

日本的赞助商投入了30多亿美元,是有史以来任何一届奥运会中来自东道国企业的最大赞助金额。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对东京奥运会的损失给出的最坏估算,其金额也不到日本经济规模的1%。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说,外国人将观看东京奥运会,并且他们可能会在疫情过后赴日本旅游,这方面仍有潜在的回报。

他说道:“餐馆和酒店为迎接外国人而翻新了设施,这些资源不会被平白浪费掉。”举办奥运会赛事的体育场馆和竞技场所最终也将迎来有观众参加的活动。

最大的经济风险与许多日本人反对奥运会所提到的健康风险是一样的,即可能出现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的复苏之路将变得更加漫长,而且所需花费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对日本来说,东京奥运会正变成一场代价200亿美元的血亏盛宴

发布日期:2021-07-21 16:14
日本原本期待借助东京奥运会能够大发一笔横财并获得全球认可。但在新冠疫情期间,心怀不满的民众只想让这一切都消失。



Alastair Gale|Miho Inada|Rachel Bachman

【OR  商业新媒体】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 TM)本周表示将不会在日本投放任何与东京奥运会有关的广告,这则声明释放出的东道主悲观情绪比任何电视广告都要清晰。

丰田汽车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之一,全球仅有13家公司与丰田汽车共享这一顶级地位。丰田汽车曾斥资数百万美元在美国超级碗(Super Bowl)上投放以奥林匹克五环为主题的广告。但在日本,与奥运会的任何关联都过于敏感,以至于这家汽车制造商无法投放广告。

东京奥运会在推迟一年后将于本周五开幕,正值东京处于新冠疫情紧急状态下。对通过这一盛大赛事“大发横财”的预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经破灭。由于禁止观众现场观赛,耗资逾70亿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奥运体育场馆和竞技场将基本空无一人。

日本此前希望通过东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示,尽管国内人口在减少且作为成熟经济体的光芒被中国所掩盖,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此次奥运会还将显示出,日本已在多大程度上摆脱2011年毁灭性海啸阴影并恢复元气。然而,奥运会加剧了疫情相关的不安情绪,这令日本首相在保住职位方面面临压力。

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他相信,采取广泛措施让公众与奥运会保持距离将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此次奥运会的国际电视观众数量庞大,因此日本仍将从奥运会中受益。

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定东京奥运会可以推进,不会危及日本民众的安全。”他还表示,最简单、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弃,但应对挑战是政府的分内之事。

如果日本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也许会改变眼下日本民众的不安情绪。但是,在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天里,人们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到目前为止,至少八名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以及几十名与奥运会有关的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南非男子足球队两名球员的密切接触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多名球员被隔离。

组织者正继续推进一场仅有电视转播的奥运会,鲜有日本人将从中看到经济利益。

KNT-CT Holdings Co.经营日本最大型旅行社之一,该公司曾在市场上推广奥运旅游套餐。该公司表示:“非常遗憾,现在我们无法为此前一直期待奥运会的客户提供旅游服务。”

Yoshiko Tobe花费超过100万美元,于2019年完成了她在浅草附近的传统客栈的翻修。浅草是东京一个拥有怀旧风格的地区,相扑运动员在训练的间隙会在当地街头闲逛。

Tobe原本希望来看奥运会的游客能给这项投资带来初步回报,但现在她的观点与一大批日本民众的看法一致。日本《每日新闻》(Mainichi)周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不看好此次奥运会。

Tobe表示:“没有这次奥运会,我们可能会过得更好。至少这将消除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风险因素。”

这与日本近10年前申办夏季奥运会的初衷相去甚远。在被广泛称赞取得成功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日本选手斩获38枚奖牌,创下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夏季奥运会成绩。

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称,在2011年遭遇导致近2万人死亡的海啸之后,举办奥运会将提振日本的士气。当地组织者当时预测,蜂拥前往日本观看奥运会的游客将在餐饮、交通、酒店和购物上花费近20亿美元。这些组织者原本认为,这一为期17天的盛事将激励其他人前往日本旅游,从而再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

到2019年,大部分奥运场馆如期或提前完工,门票需求旺盛。除了东京的夏季炎热天气外,过去多年困扰奥运会主办城市的赛事筹备方面的担忧甚少。

国际奥委会(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称东京是奥运会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主办城市。东京各地挂起了奥运会的横幅,赞助商制定了营销计划,以利用这种利好因素来赚钱。

2020年3月,日本和国际奥委会决定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这场豪赌当时押注新冠疫情会在2021年夏天得到控制。

但事实并非如此。东京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德尔塔变异毒株引发全球各地新冠病例增多,东京也未能幸免,当地最近大多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都超过了1,000例。截至周一,日本国内已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22%,东京最新一轮紧急状态将持续到8月22日。

据报道,几乎所有参与东京奥运会的群体里都有确诊病例报告,从运动员到教练,从国际奥委会官员到承包商和媒体,概莫能外。奥运村里已出现第一批感染病例,运动员必须在抵达日本前后接受众多检测才能进入奥运村。

从海外来东京参加奥运会的人数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二。尽管如此,仍有超过5万名运动员、官员、记者和其他人士聚集在东京参加奥运会,这将是此次疫情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性聚会。

组织者说,几十条限制互动的规则将防止更广泛疫情的暴发。来访者不得接近日本当地民众,如果他们违反规则,就会被驱逐出境。

1983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营销和电视转播权主管的Michael Payne说:“毫无疑问,从运营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一届奥运会。”

日本广播协会(NHK)在7月9日至11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继续召开奥运会。最近几天的几项民意调查显示,安倍晋三的继任者菅义伟的民众支持率只有约三分之一,达到了新低点。

一些日本人认为国际奥委会对这项赛事进行了草率处理,但国际奥委会对此予以否认。国际奥委会约73%的预算资金来自出售奥运会转播权。

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表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奥运会的举行。他后来又补充说,即使菅义伟希望取消,奥运会也会照常举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本月早些时候抵达日本以来,每次出行都有一小群颇具声势的反奥运抗议者尾随其后,其中包括他前往广岛向1945年原子弹爆炸遇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的时候。

“我们非常清楚日本国内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巴赫本周说。“在疫情状况下,这种讨论变得更加激烈、更加情绪化,我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2013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阿根廷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为东京申奥游说,此次会议最终决定东京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安倍晋三曾希望亲自主持本次奥运会,但由于健康原因不得不于2020年8月辞职。

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Mieko Nakabayashi表示,在日本坚持举办此次奥运会的决定中,安倍晋三仍然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Nakabayash称,菅义伟希望今年秋季能够再次当选执政党领袖和首相,他需要安倍晋三的支持才能做到这一点。

Nakabayashi表示,例如,菅义伟不能宣布他将重新考虑是否举办奥运会,因为他必须忠于安倍晋三。

菅义伟作出的一项重大调整是禁止国内观众现场观赛。本月早些时候,由于新冠感染病例激增,医学专家就大型集会的风险发出了警告,上述调整在这一背景下作出。东京奥组委3月份时就宣布禁止海外观众入境。

东京都内所有奥运场馆空场举行比赛(东京以外地区举行的几个项目除外)将使日本运动员无法享受主场的欢呼声,这种欢呼通常会帮助东道国拿到更多奖牌。组织方称,将播放往届奥运会观众欢呼录音来营造比赛现场气氛。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位于公园和市中心广场的大型观赛中心曾帮助打消公众最初的怀疑,使伦敦奥运会成为英国史上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体育赛事之一。日本原本也计划设立公众观赛场所。但在出现抗议活动之后,该计划被取消,日本政府已告知民众居家观赛。

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Kyoko Ishikawa作为观众出席了所有七届夏季奥运会。此前她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期间每天两场比赛的门票,其中包括闭幕式活动,但她被迫放弃了这些门票。

Ishikawa说:“东京奥运会是30年来离我最近的一届奥运会,但也是最遥远的一届。”

东京方面的组织者曾表示,一些奥运官员和政府官员以及赞助商将可以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这些人将履行重要职责,如颁发奖牌、监督比赛和为今后的奥运会进行运作考察等。

2012年伦敦奥运会志愿服务和工作人员培训负责人Phil Sherwood称,这样的政策可能引起很多公众的不满,他们本就认为奥运官员拥有特权。

Sherwood称:“我认为,让他们进入禁止观众入内的场馆,可能有损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

丰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包括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内的所有高管都不会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与几乎每一届奥运会一样,东京奥运会的预算与最初的预测相比严重超支。官方预算为154亿美元,但日本政府审计人员已表示总支出超过200亿美元,几乎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最初预测的约74亿美元的三倍。

日本的赞助商投入了30多亿美元,是有史以来任何一届奥运会中来自东道国企业的最大赞助金额。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对东京奥运会的损失给出的最坏估算,其金额也不到日本经济规模的1%。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说,外国人将观看东京奥运会,并且他们可能会在疫情过后赴日本旅游,这方面仍有潜在的回报。

他说道:“餐馆和酒店为迎接外国人而翻新了设施,这些资源不会被平白浪费掉。”举办奥运会赛事的体育场馆和竞技场所最终也将迎来有观众参加的活动。

最大的经济风险与许多日本人反对奥运会所提到的健康风险是一样的,即可能出现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的复苏之路将变得更加漫长,而且所需花费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