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瑞幸有自己的忠实信徒;虽申请破产但并非一文不值。



Shuli Ren

【OR  商业新媒体】

一年前,赫兹全球控股公司(Hertz Global Holdings Inc.)提出破产申请,意味着这家汽车租赁公司成为抗疫隔离措施的牺牲品。如今,该公司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破茧重生,不仅摆脱了破产保护,还迎来了股价上涨,主要因机构投资者为控股这家受人尊敬的公司而竞相出价。如此一来,赫兹得以全额偿还债务,而且还向那些在公司处境艰难时不离不弃的股东提供了一笔可观的分红。的确,赫兹是最早的模因股之一,即便是在其遭遇逆境时,忠实的拥趸也在买入该股。通常情况下,公司破产重组会让股东血本无归。赫兹却让股东们得到了回报。

这家美国公司的好运气能在一家身陷困境且名誉扫地的中国品牌身上重现吗?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也有自己的忠实信徒,面对该公司在美国提出破产申请,也不为所动。瑞幸的股票目前在“粉单市场”交易,最近几天股价飙升,成交量可观。投资者已将瑞幸的市值推升至大约33亿美元,使这家声名受损的中国咖啡连锁运营商在身价上超过了新上市的Membership Collective Group Inc.,后者是时尚俱乐部Soho House的所有者。

对于瑞幸咖啡来说,能有这样的待遇相当不错。该公司在2020年承认虚构了人民币22亿元的销售额,随后被迫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缴纳1.8亿美元的罚款。到底是什么因素使投资者对瑞幸咖啡的兴趣重燃?

尽管身陷法律上的麻烦,瑞幸在中国的门店仍在营业。经济效益终于开始显现。根据破产清算人向开曼群岛(瑞幸注册地)一家法院提交的报告,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实现门店层面的盈利。预计瑞幸2020年销售额在人民币38亿至42亿元(合5.87亿至6.49亿美元)之间,区间低端较上一年增长26%。

瑞幸显然想摆脱困境。6月30日,该公司向SEC重新提交了2019年的财务报告。除瑞幸在一年前承认的造假内容外,这份财报并未显示存在更多的虚增销售额。该公司还承诺“尽快”发布2020年财报,并继续运营一个活跃的英文网站,以迎合美国的投资者。再加上缴纳高额罚款,瑞幸似乎正努力让自己重获进入纽约这个庞大资金池的资格。

瑞幸现在有多痛苦?一些早期投资者仍在坚守,愿意为维持公司生存而付出额外的努力。今年4月,瑞幸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手中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投资,足够缴纳SEC的罚款,并负担其海外债务重组的首笔现金支出。瑞幸表示,已获得中国监管层的批准,可将这笔资金转移到海外。根据可获得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在海外仅有3240万美元现金。

今年3月,瑞幸对一笔4.6亿美元违约可转债的59%进行了重组。这批债券最初发行于2020年1月,当时该公司股价正处于高位。瑞幸承诺将达到91%-96%的高回收率,其中32%的面值将先以现金支付。该公司于2021年2月在美国申请破产,债务重组是走出破产困境的关键一步。

就像赫兹在美国的情况一样,瑞幸尽管曝出会计丑闻,在中国并未失去品牌魅力。根据中国一项关于消费者偏好的调查,从口味到环境再到服务,瑞幸咖啡的排名与星巴克(Starbucks Corp.)不相上下,而且排在麦当劳(McDonald ' s Corp.)的McCafe之前,这是与其价位接近的竞争对手。按门店数量计算,星巴克、瑞幸和McCafe是中国三大连锁运营商。瑞幸也没有放慢脚步:该公司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到2023年使自营店数量达到4800至6900家。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门店数量为3898家。

换句话说,中国消费者并不在乎谁持股瑞幸,也不在乎其季度业绩如何。只要咖啡好喝,而且价格不会让人吃不消,消费者就会买“小蓝杯”。在瑞幸努力摆脱破产保护之际,这也给该公司增添了一些企业价值。

风投资本正如潮水般涌入中国的咖啡店经营行业。在风投眼中,这是一门能吸引年轻专业人士的赚钱生意。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Manner Coffee专门在大型写字楼附近的小店面出售廉价咖啡,现已成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吸引了从美团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等一众金主的投资。Manner Coffee目前只有130多家门店,估值却已达到25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看,瑞幸几乎就是一家廉价公司,这或许就是其早期私募股权投资者不愿让其破产的原因之一。这个品牌蕴含巨大价值。

随着二手汽车变得短缺,加之汽车租赁率飙升,一年前对赫兹抱有信心的散户投资者现在看起来就显得很有远见。随着全球咖啡豆价格飙升,同样的情形也可能发生在瑞幸身上。如果瑞幸能以同样的价格提供同样的早间咖啡,市场需求将保持强劲。所以,假如有一天瑞幸申请在纽约重新上市,请大家不要惊讶。

赫兹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那就是在从破产中崛起后,拥有了全新的管理层和董事会。瑞幸不太可能经历类似的转变,尽管截至5月底大钲资本拥有瑞幸43.5%的投票权。该公司的经营者是瑞幸联合创始人陆正耀的坚定盟友。潜在的新投资者是否愿意忽略过去,接受一个“半新”的瑞幸?美国文化都是围绕救赎。但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店仍需要很多运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瑞幸卷土重来

发布日期:2021-07-21 09:50
摘要:瑞幸有自己的忠实信徒;虽申请破产但并非一文不值。



Shuli Ren

【OR  商业新媒体】

一年前,赫兹全球控股公司(Hertz Global Holdings Inc.)提出破产申请,意味着这家汽车租赁公司成为抗疫隔离措施的牺牲品。如今,该公司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破茧重生,不仅摆脱了破产保护,还迎来了股价上涨,主要因机构投资者为控股这家受人尊敬的公司而竞相出价。如此一来,赫兹得以全额偿还债务,而且还向那些在公司处境艰难时不离不弃的股东提供了一笔可观的分红。的确,赫兹是最早的模因股之一,即便是在其遭遇逆境时,忠实的拥趸也在买入该股。通常情况下,公司破产重组会让股东血本无归。赫兹却让股东们得到了回报。

这家美国公司的好运气能在一家身陷困境且名誉扫地的中国品牌身上重现吗?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也有自己的忠实信徒,面对该公司在美国提出破产申请,也不为所动。瑞幸的股票目前在“粉单市场”交易,最近几天股价飙升,成交量可观。投资者已将瑞幸的市值推升至大约33亿美元,使这家声名受损的中国咖啡连锁运营商在身价上超过了新上市的Membership Collective Group Inc.,后者是时尚俱乐部Soho House的所有者。

对于瑞幸咖啡来说,能有这样的待遇相当不错。该公司在2020年承认虚构了人民币22亿元的销售额,随后被迫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缴纳1.8亿美元的罚款。到底是什么因素使投资者对瑞幸咖啡的兴趣重燃?

尽管身陷法律上的麻烦,瑞幸在中国的门店仍在营业。经济效益终于开始显现。根据破产清算人向开曼群岛(瑞幸注册地)一家法院提交的报告,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实现门店层面的盈利。预计瑞幸2020年销售额在人民币38亿至42亿元(合5.87亿至6.49亿美元)之间,区间低端较上一年增长26%。

瑞幸显然想摆脱困境。6月30日,该公司向SEC重新提交了2019年的财务报告。除瑞幸在一年前承认的造假内容外,这份财报并未显示存在更多的虚增销售额。该公司还承诺“尽快”发布2020年财报,并继续运营一个活跃的英文网站,以迎合美国的投资者。再加上缴纳高额罚款,瑞幸似乎正努力让自己重获进入纽约这个庞大资金池的资格。

瑞幸现在有多痛苦?一些早期投资者仍在坚守,愿意为维持公司生存而付出额外的努力。今年4月,瑞幸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手中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投资,足够缴纳SEC的罚款,并负担其海外债务重组的首笔现金支出。瑞幸表示,已获得中国监管层的批准,可将这笔资金转移到海外。根据可获得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在海外仅有3240万美元现金。

今年3月,瑞幸对一笔4.6亿美元违约可转债的59%进行了重组。这批债券最初发行于2020年1月,当时该公司股价正处于高位。瑞幸承诺将达到91%-96%的高回收率,其中32%的面值将先以现金支付。该公司于2021年2月在美国申请破产,债务重组是走出破产困境的关键一步。

就像赫兹在美国的情况一样,瑞幸尽管曝出会计丑闻,在中国并未失去品牌魅力。根据中国一项关于消费者偏好的调查,从口味到环境再到服务,瑞幸咖啡的排名与星巴克(Starbucks Corp.)不相上下,而且排在麦当劳(McDonald ' s Corp.)的McCafe之前,这是与其价位接近的竞争对手。按门店数量计算,星巴克、瑞幸和McCafe是中国三大连锁运营商。瑞幸也没有放慢脚步:该公司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到2023年使自营店数量达到4800至6900家。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门店数量为3898家。

换句话说,中国消费者并不在乎谁持股瑞幸,也不在乎其季度业绩如何。只要咖啡好喝,而且价格不会让人吃不消,消费者就会买“小蓝杯”。在瑞幸努力摆脱破产保护之际,这也给该公司增添了一些企业价值。

风投资本正如潮水般涌入中国的咖啡店经营行业。在风投眼中,这是一门能吸引年轻专业人士的赚钱生意。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Manner Coffee专门在大型写字楼附近的小店面出售廉价咖啡,现已成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吸引了从美团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等一众金主的投资。Manner Coffee目前只有130多家门店,估值却已达到25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看,瑞幸几乎就是一家廉价公司,这或许就是其早期私募股权投资者不愿让其破产的原因之一。这个品牌蕴含巨大价值。

随着二手汽车变得短缺,加之汽车租赁率飙升,一年前对赫兹抱有信心的散户投资者现在看起来就显得很有远见。随着全球咖啡豆价格飙升,同样的情形也可能发生在瑞幸身上。如果瑞幸能以同样的价格提供同样的早间咖啡,市场需求将保持强劲。所以,假如有一天瑞幸申请在纽约重新上市,请大家不要惊讶。

赫兹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那就是在从破产中崛起后,拥有了全新的管理层和董事会。瑞幸不太可能经历类似的转变,尽管截至5月底大钲资本拥有瑞幸43.5%的投票权。该公司的经营者是瑞幸联合创始人陆正耀的坚定盟友。潜在的新投资者是否愿意忽略过去,接受一个“半新”的瑞幸?美国文化都是围绕救赎。但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店仍需要很多运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瑞幸有自己的忠实信徒;虽申请破产但并非一文不值。



Shuli Ren

【OR  商业新媒体】

一年前,赫兹全球控股公司(Hertz Global Holdings Inc.)提出破产申请,意味着这家汽车租赁公司成为抗疫隔离措施的牺牲品。如今,该公司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破茧重生,不仅摆脱了破产保护,还迎来了股价上涨,主要因机构投资者为控股这家受人尊敬的公司而竞相出价。如此一来,赫兹得以全额偿还债务,而且还向那些在公司处境艰难时不离不弃的股东提供了一笔可观的分红。的确,赫兹是最早的模因股之一,即便是在其遭遇逆境时,忠实的拥趸也在买入该股。通常情况下,公司破产重组会让股东血本无归。赫兹却让股东们得到了回报。

这家美国公司的好运气能在一家身陷困境且名誉扫地的中国品牌身上重现吗?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也有自己的忠实信徒,面对该公司在美国提出破产申请,也不为所动。瑞幸的股票目前在“粉单市场”交易,最近几天股价飙升,成交量可观。投资者已将瑞幸的市值推升至大约33亿美元,使这家声名受损的中国咖啡连锁运营商在身价上超过了新上市的Membership Collective Group Inc.,后者是时尚俱乐部Soho House的所有者。

对于瑞幸咖啡来说,能有这样的待遇相当不错。该公司在2020年承认虚构了人民币22亿元的销售额,随后被迫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缴纳1.8亿美元的罚款。到底是什么因素使投资者对瑞幸咖啡的兴趣重燃?

尽管身陷法律上的麻烦,瑞幸在中国的门店仍在营业。经济效益终于开始显现。根据破产清算人向开曼群岛(瑞幸注册地)一家法院提交的报告,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实现门店层面的盈利。预计瑞幸2020年销售额在人民币38亿至42亿元(合5.87亿至6.49亿美元)之间,区间低端较上一年增长26%。

瑞幸显然想摆脱困境。6月30日,该公司向SEC重新提交了2019年的财务报告。除瑞幸在一年前承认的造假内容外,这份财报并未显示存在更多的虚增销售额。该公司还承诺“尽快”发布2020年财报,并继续运营一个活跃的英文网站,以迎合美国的投资者。再加上缴纳高额罚款,瑞幸似乎正努力让自己重获进入纽约这个庞大资金池的资格。

瑞幸现在有多痛苦?一些早期投资者仍在坚守,愿意为维持公司生存而付出额外的努力。今年4月,瑞幸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手中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投资,足够缴纳SEC的罚款,并负担其海外债务重组的首笔现金支出。瑞幸表示,已获得中国监管层的批准,可将这笔资金转移到海外。根据可获得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在海外仅有3240万美元现金。

今年3月,瑞幸对一笔4.6亿美元违约可转债的59%进行了重组。这批债券最初发行于2020年1月,当时该公司股价正处于高位。瑞幸承诺将达到91%-96%的高回收率,其中32%的面值将先以现金支付。该公司于2021年2月在美国申请破产,债务重组是走出破产困境的关键一步。

就像赫兹在美国的情况一样,瑞幸尽管曝出会计丑闻,在中国并未失去品牌魅力。根据中国一项关于消费者偏好的调查,从口味到环境再到服务,瑞幸咖啡的排名与星巴克(Starbucks Corp.)不相上下,而且排在麦当劳(McDonald ' s Corp.)的McCafe之前,这是与其价位接近的竞争对手。按门店数量计算,星巴克、瑞幸和McCafe是中国三大连锁运营商。瑞幸也没有放慢脚步:该公司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到2023年使自营店数量达到4800至6900家。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门店数量为3898家。

换句话说,中国消费者并不在乎谁持股瑞幸,也不在乎其季度业绩如何。只要咖啡好喝,而且价格不会让人吃不消,消费者就会买“小蓝杯”。在瑞幸努力摆脱破产保护之际,这也给该公司增添了一些企业价值。

风投资本正如潮水般涌入中国的咖啡店经营行业。在风投眼中,这是一门能吸引年轻专业人士的赚钱生意。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Manner Coffee专门在大型写字楼附近的小店面出售廉价咖啡,现已成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吸引了从美团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等一众金主的投资。Manner Coffee目前只有130多家门店,估值却已达到25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看,瑞幸几乎就是一家廉价公司,这或许就是其早期私募股权投资者不愿让其破产的原因之一。这个品牌蕴含巨大价值。

随着二手汽车变得短缺,加之汽车租赁率飙升,一年前对赫兹抱有信心的散户投资者现在看起来就显得很有远见。随着全球咖啡豆价格飙升,同样的情形也可能发生在瑞幸身上。如果瑞幸能以同样的价格提供同样的早间咖啡,市场需求将保持强劲。所以,假如有一天瑞幸申请在纽约重新上市,请大家不要惊讶。

赫兹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那就是在从破产中崛起后,拥有了全新的管理层和董事会。瑞幸不太可能经历类似的转变,尽管截至5月底大钲资本拥有瑞幸43.5%的投票权。该公司的经营者是瑞幸联合创始人陆正耀的坚定盟友。潜在的新投资者是否愿意忽略过去,接受一个“半新”的瑞幸?美国文化都是围绕救赎。但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店仍需要很多运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瑞幸卷土重来

发布日期:2021-07-21 09:50
摘要:瑞幸有自己的忠实信徒;虽申请破产但并非一文不值。



Shuli Ren

【OR  商业新媒体】

一年前,赫兹全球控股公司(Hertz Global Holdings Inc.)提出破产申请,意味着这家汽车租赁公司成为抗疫隔离措施的牺牲品。如今,该公司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破茧重生,不仅摆脱了破产保护,还迎来了股价上涨,主要因机构投资者为控股这家受人尊敬的公司而竞相出价。如此一来,赫兹得以全额偿还债务,而且还向那些在公司处境艰难时不离不弃的股东提供了一笔可观的分红。的确,赫兹是最早的模因股之一,即便是在其遭遇逆境时,忠实的拥趸也在买入该股。通常情况下,公司破产重组会让股东血本无归。赫兹却让股东们得到了回报。

这家美国公司的好运气能在一家身陷困境且名誉扫地的中国品牌身上重现吗?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也有自己的忠实信徒,面对该公司在美国提出破产申请,也不为所动。瑞幸的股票目前在“粉单市场”交易,最近几天股价飙升,成交量可观。投资者已将瑞幸的市值推升至大约33亿美元,使这家声名受损的中国咖啡连锁运营商在身价上超过了新上市的Membership Collective Group Inc.,后者是时尚俱乐部Soho House的所有者。

对于瑞幸咖啡来说,能有这样的待遇相当不错。该公司在2020年承认虚构了人民币22亿元的销售额,随后被迫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同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缴纳1.8亿美元的罚款。到底是什么因素使投资者对瑞幸咖啡的兴趣重燃?

尽管身陷法律上的麻烦,瑞幸在中国的门店仍在营业。经济效益终于开始显现。根据破产清算人向开曼群岛(瑞幸注册地)一家法院提交的报告,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实现门店层面的盈利。预计瑞幸2020年销售额在人民币38亿至42亿元(合5.87亿至6.49亿美元)之间,区间低端较上一年增长26%。

瑞幸显然想摆脱困境。6月30日,该公司向SEC重新提交了2019年的财务报告。除瑞幸在一年前承认的造假内容外,这份财报并未显示存在更多的虚增销售额。该公司还承诺“尽快”发布2020年财报,并继续运营一个活跃的英文网站,以迎合美国的投资者。再加上缴纳高额罚款,瑞幸似乎正努力让自己重获进入纽约这个庞大资金池的资格。

瑞幸现在有多痛苦?一些早期投资者仍在坚守,愿意为维持公司生存而付出额外的努力。今年4月,瑞幸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手中获得了约2.5亿美元的投资,足够缴纳SEC的罚款,并负担其海外债务重组的首笔现金支出。瑞幸表示,已获得中国监管层的批准,可将这笔资金转移到海外。根据可获得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在海外仅有3240万美元现金。

今年3月,瑞幸对一笔4.6亿美元违约可转债的59%进行了重组。这批债券最初发行于2020年1月,当时该公司股价正处于高位。瑞幸承诺将达到91%-96%的高回收率,其中32%的面值将先以现金支付。该公司于2021年2月在美国申请破产,债务重组是走出破产困境的关键一步。

就像赫兹在美国的情况一样,瑞幸尽管曝出会计丑闻,在中国并未失去品牌魅力。根据中国一项关于消费者偏好的调查,从口味到环境再到服务,瑞幸咖啡的排名与星巴克(Starbucks Corp.)不相上下,而且排在麦当劳(McDonald ' s Corp.)的McCafe之前,这是与其价位接近的竞争对手。按门店数量计算,星巴克、瑞幸和McCafe是中国三大连锁运营商。瑞幸也没有放慢脚步:该公司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到2023年使自营店数量达到4800至6900家。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门店数量为3898家。

换句话说,中国消费者并不在乎谁持股瑞幸,也不在乎其季度业绩如何。只要咖啡好喝,而且价格不会让人吃不消,消费者就会买“小蓝杯”。在瑞幸努力摆脱破产保护之际,这也给该公司增添了一些企业价值。

风投资本正如潮水般涌入中国的咖啡店经营行业。在风投眼中,这是一门能吸引年轻专业人士的赚钱生意。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的Manner Coffee专门在大型写字楼附近的小店面出售廉价咖啡,现已成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吸引了从美团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等一众金主的投资。Manner Coffee目前只有130多家门店,估值却已达到25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看,瑞幸几乎就是一家廉价公司,这或许就是其早期私募股权投资者不愿让其破产的原因之一。这个品牌蕴含巨大价值。

随着二手汽车变得短缺,加之汽车租赁率飙升,一年前对赫兹抱有信心的散户投资者现在看起来就显得很有远见。随着全球咖啡豆价格飙升,同样的情形也可能发生在瑞幸身上。如果瑞幸能以同样的价格提供同样的早间咖啡,市场需求将保持强劲。所以,假如有一天瑞幸申请在纽约重新上市,请大家不要惊讶。

赫兹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那就是在从破产中崛起后,拥有了全新的管理层和董事会。瑞幸不太可能经历类似的转变,尽管截至5月底大钲资本拥有瑞幸43.5%的投票权。该公司的经营者是瑞幸联合创始人陆正耀的坚定盟友。潜在的新投资者是否愿意忽略过去,接受一个“半新”的瑞幸?美国文化都是围绕救赎。但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店仍需要很多运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