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事态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国对华关系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新现象:美国开始用高姿态方式,试图管控两国关系近来的波澜起伏。它突出的表现形式就是:故意把坏消息和好消息混在一起;而且透露出好消息之后,紧接着就是坏消息。

先是两条美国媒体公布的、中美将加强接触的消息:一是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将访华,目的是讨论安排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以便为下一步的中美两国元首的会面铺路。二是美国正考虑在中美之间建立一条电话热线,这使人想起当年美苏之间管控核战争的“红色电话机”。无论如何,这些好歹都算是在管控冲突。但中美关系的坏消息也几乎是同期而来:白宫发言人7月16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正在研究未来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可能性,但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其他还有:制裁香港中联办七位副主任;计划对在香港的美国企业发出警告;对来自新疆的进口进行管制;放话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数字贸易协定;美国军机降落台湾等等。

这一切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拜登的考虑


站在拜登的角度,他这样处理中美关系有他的考虑:从直接原因上讲,上月美国主导召集的G7峰会并未达成目的。一是欧洲国家在反华问题上和美国意见并不一致,二来中国领导人本月也对欧洲展开了元首外交,这使得拜登寄很大希望的G7峰会效果更加不如人意。事实上,拜登现在非常清楚:欧洲要独立;而且,要别人跟美国一起坚定反华,别人必然就要索取重大利益,至少要能弥补在中国市场的经济损失,对此,拜登很清楚美国是无法满足别人的,起码当前是如此。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独家支撑着对抗中国的格局是有问题的。而且,作为一个不确定因素,俄罗斯还在那里伺机而动。这一切,就使得拜登政府非常有必要管控住中美关系。

然而依笔者看来,以目前拜登的行事手法,操作起来可能会有波折。

当前拜登处理对华关系的行为特征是:以对华保持着高压和威慑为基调,在此前提下,尝试与中国合作并管控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处理相关事宜的过程中,不给中国以任何两国关系缓和的宣传效果,因为这在客观上会大大破坏拜登政府团结盟友围堵中国的计划,同时美国国内局势也很难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其次是,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悬崖战术,美国两次派飞机降落台湾就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因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其敏感性超过一切。

此外,美国提出的在两国之间设立热线,实际上象征着中国正式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头号对手,在中美客观上是有热线的现实下,这也是对中国的施压手法。至于中国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从美国的二号对手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对手,这从研究大国关系的角度,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当然,美国的上述行为特征应该也与中国对美国行为的强烈反弹有关。例如美国上周一系列的行为,应该就与近日中国对香港问题的施压和高姿态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中美双边冲突已经开始进入你来我往式的恶性循环状态了。

然而拜登以如此策略对华,客观上是难以实现其目标的。因为中国国内政治也已经演变得很难在向美国屈服和示弱的情况下与美国合作了,除非中国在两国博弈中彻底失败,但这种情况目前又很难发生。而且,明年中共就要召开新一届党代会,并产生新的中共领导班子,在此背景下,对外展现一定的强势似乎才更合乎当下中国环境下的逻辑。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在当前世界疫情背景下表现得并不差,这让中国手里有了一张很有说服力的牌来应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压力和必要性来被迫与美国合作。

因此,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在其实现目标的道路上很难顺利,可能性更大的结果倒是:中美在博弈中互不相让,恶性循环,结果中国所受的危害可能相对较大,但美国也无法使中国屈服,最终却将不得不面对欧洲、日本的日益独立,最终的结果是:中美受损,第三方得益。

中美还需博弈

就当前中美间的博弈来说,除非中美两国有一方做出让步,否则两国间只能博弈到一方胜负明确,另一方无法支持时,才能有稳定的双边关系。但在这其中,疫情起到了变量的作用,因为它给中国赢得了宝贵的缓冲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是有限的。

在上周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会面时再次呈现着博弈的态势。

拜登一再强调美国对亚太区域的重视,并誓言美国下来的世代都会深入参与到该区域之中。根据国际媒体上周的报道: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国脱钩的步伐,包括拟定计划,拉拢亚太区域国家围堵中国。彭博社本月13日报道中说:白宫正在探讨一项不包括中国的印太经济体的数码贸易协议提案,以制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

而中国领导人在阐述数码经济发展机遇时则宣示:全球数码经济是开放和紧密相连的整体,合作共赢是唯一正道,“封闭排他、对立分裂只会走进死胡同”。他呼吁各国努力构建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数字营商环境。

中国领导人特别呼吁世界:“我们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据笔者了解:美国年初即试图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并不成功,美国也暂时搁置了这一想法。而在当前国际疫情大背景下,东盟国家更需要中国,也不可能加入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日本的立场是一贯的,而且已经是印太联盟的核心国家。现在主要的变量是即将总统大选的韩国,如果保守力量执政,韩国可能会如德国当前的态势那样,转向亲美阵营。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根据现在发达国家的疫苗注射状况和抗疫形势,如果发达国家阵营的疫情问题得到控制和缓解,尤其是美国经济开始恢复,美国手里遏制中国的经济牌就更多了,其抵消中国“一带一路”、与欧日发展经贸关系的手段也就更多而且具体了。如此,中国因疫情而在中美博弈中赢得的宝贵缓冲时间也将结束,届时即便中国已经建成全国范围内的群体免疫屏障,中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态势也会变得更加不确定。中国现在有通盘计划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以高姿态尝试管控中美关系

发布日期:2021-07-19 11:10
近期事态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国对华关系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新现象:美国开始用高姿态方式,试图管控两国关系近来的波澜起伏。它突出的表现形式就是:故意把坏消息和好消息混在一起;而且透露出好消息之后,紧接着就是坏消息。

先是两条美国媒体公布的、中美将加强接触的消息:一是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将访华,目的是讨论安排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以便为下一步的中美两国元首的会面铺路。二是美国正考虑在中美之间建立一条电话热线,这使人想起当年美苏之间管控核战争的“红色电话机”。无论如何,这些好歹都算是在管控冲突。但中美关系的坏消息也几乎是同期而来:白宫发言人7月16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正在研究未来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可能性,但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其他还有:制裁香港中联办七位副主任;计划对在香港的美国企业发出警告;对来自新疆的进口进行管制;放话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数字贸易协定;美国军机降落台湾等等。

这一切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拜登的考虑


站在拜登的角度,他这样处理中美关系有他的考虑:从直接原因上讲,上月美国主导召集的G7峰会并未达成目的。一是欧洲国家在反华问题上和美国意见并不一致,二来中国领导人本月也对欧洲展开了元首外交,这使得拜登寄很大希望的G7峰会效果更加不如人意。事实上,拜登现在非常清楚:欧洲要独立;而且,要别人跟美国一起坚定反华,别人必然就要索取重大利益,至少要能弥补在中国市场的经济损失,对此,拜登很清楚美国是无法满足别人的,起码当前是如此。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独家支撑着对抗中国的格局是有问题的。而且,作为一个不确定因素,俄罗斯还在那里伺机而动。这一切,就使得拜登政府非常有必要管控住中美关系。

然而依笔者看来,以目前拜登的行事手法,操作起来可能会有波折。

当前拜登处理对华关系的行为特征是:以对华保持着高压和威慑为基调,在此前提下,尝试与中国合作并管控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处理相关事宜的过程中,不给中国以任何两国关系缓和的宣传效果,因为这在客观上会大大破坏拜登政府团结盟友围堵中国的计划,同时美国国内局势也很难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其次是,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悬崖战术,美国两次派飞机降落台湾就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因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其敏感性超过一切。

此外,美国提出的在两国之间设立热线,实际上象征着中国正式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头号对手,在中美客观上是有热线的现实下,这也是对中国的施压手法。至于中国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从美国的二号对手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对手,这从研究大国关系的角度,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当然,美国的上述行为特征应该也与中国对美国行为的强烈反弹有关。例如美国上周一系列的行为,应该就与近日中国对香港问题的施压和高姿态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中美双边冲突已经开始进入你来我往式的恶性循环状态了。

然而拜登以如此策略对华,客观上是难以实现其目标的。因为中国国内政治也已经演变得很难在向美国屈服和示弱的情况下与美国合作了,除非中国在两国博弈中彻底失败,但这种情况目前又很难发生。而且,明年中共就要召开新一届党代会,并产生新的中共领导班子,在此背景下,对外展现一定的强势似乎才更合乎当下中国环境下的逻辑。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在当前世界疫情背景下表现得并不差,这让中国手里有了一张很有说服力的牌来应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压力和必要性来被迫与美国合作。

因此,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在其实现目标的道路上很难顺利,可能性更大的结果倒是:中美在博弈中互不相让,恶性循环,结果中国所受的危害可能相对较大,但美国也无法使中国屈服,最终却将不得不面对欧洲、日本的日益独立,最终的结果是:中美受损,第三方得益。

中美还需博弈

就当前中美间的博弈来说,除非中美两国有一方做出让步,否则两国间只能博弈到一方胜负明确,另一方无法支持时,才能有稳定的双边关系。但在这其中,疫情起到了变量的作用,因为它给中国赢得了宝贵的缓冲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是有限的。

在上周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会面时再次呈现着博弈的态势。

拜登一再强调美国对亚太区域的重视,并誓言美国下来的世代都会深入参与到该区域之中。根据国际媒体上周的报道: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国脱钩的步伐,包括拟定计划,拉拢亚太区域国家围堵中国。彭博社本月13日报道中说:白宫正在探讨一项不包括中国的印太经济体的数码贸易协议提案,以制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

而中国领导人在阐述数码经济发展机遇时则宣示:全球数码经济是开放和紧密相连的整体,合作共赢是唯一正道,“封闭排他、对立分裂只会走进死胡同”。他呼吁各国努力构建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数字营商环境。

中国领导人特别呼吁世界:“我们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据笔者了解:美国年初即试图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并不成功,美国也暂时搁置了这一想法。而在当前国际疫情大背景下,东盟国家更需要中国,也不可能加入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日本的立场是一贯的,而且已经是印太联盟的核心国家。现在主要的变量是即将总统大选的韩国,如果保守力量执政,韩国可能会如德国当前的态势那样,转向亲美阵营。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根据现在发达国家的疫苗注射状况和抗疫形势,如果发达国家阵营的疫情问题得到控制和缓解,尤其是美国经济开始恢复,美国手里遏制中国的经济牌就更多了,其抵消中国“一带一路”、与欧日发展经贸关系的手段也就更多而且具体了。如此,中国因疫情而在中美博弈中赢得的宝贵缓冲时间也将结束,届时即便中国已经建成全国范围内的群体免疫屏障,中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态势也会变得更加不确定。中国现在有通盘计划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近期事态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国对华关系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新现象:美国开始用高姿态方式,试图管控两国关系近来的波澜起伏。它突出的表现形式就是:故意把坏消息和好消息混在一起;而且透露出好消息之后,紧接着就是坏消息。

先是两条美国媒体公布的、中美将加强接触的消息:一是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将访华,目的是讨论安排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以便为下一步的中美两国元首的会面铺路。二是美国正考虑在中美之间建立一条电话热线,这使人想起当年美苏之间管控核战争的“红色电话机”。无论如何,这些好歹都算是在管控冲突。但中美关系的坏消息也几乎是同期而来:白宫发言人7月16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正在研究未来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可能性,但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其他还有:制裁香港中联办七位副主任;计划对在香港的美国企业发出警告;对来自新疆的进口进行管制;放话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数字贸易协定;美国军机降落台湾等等。

这一切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拜登的考虑


站在拜登的角度,他这样处理中美关系有他的考虑:从直接原因上讲,上月美国主导召集的G7峰会并未达成目的。一是欧洲国家在反华问题上和美国意见并不一致,二来中国领导人本月也对欧洲展开了元首外交,这使得拜登寄很大希望的G7峰会效果更加不如人意。事实上,拜登现在非常清楚:欧洲要独立;而且,要别人跟美国一起坚定反华,别人必然就要索取重大利益,至少要能弥补在中国市场的经济损失,对此,拜登很清楚美国是无法满足别人的,起码当前是如此。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独家支撑着对抗中国的格局是有问题的。而且,作为一个不确定因素,俄罗斯还在那里伺机而动。这一切,就使得拜登政府非常有必要管控住中美关系。

然而依笔者看来,以目前拜登的行事手法,操作起来可能会有波折。

当前拜登处理对华关系的行为特征是:以对华保持着高压和威慑为基调,在此前提下,尝试与中国合作并管控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处理相关事宜的过程中,不给中国以任何两国关系缓和的宣传效果,因为这在客观上会大大破坏拜登政府团结盟友围堵中国的计划,同时美国国内局势也很难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其次是,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悬崖战术,美国两次派飞机降落台湾就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因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其敏感性超过一切。

此外,美国提出的在两国之间设立热线,实际上象征着中国正式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头号对手,在中美客观上是有热线的现实下,这也是对中国的施压手法。至于中国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从美国的二号对手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对手,这从研究大国关系的角度,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当然,美国的上述行为特征应该也与中国对美国行为的强烈反弹有关。例如美国上周一系列的行为,应该就与近日中国对香港问题的施压和高姿态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中美双边冲突已经开始进入你来我往式的恶性循环状态了。

然而拜登以如此策略对华,客观上是难以实现其目标的。因为中国国内政治也已经演变得很难在向美国屈服和示弱的情况下与美国合作了,除非中国在两国博弈中彻底失败,但这种情况目前又很难发生。而且,明年中共就要召开新一届党代会,并产生新的中共领导班子,在此背景下,对外展现一定的强势似乎才更合乎当下中国环境下的逻辑。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在当前世界疫情背景下表现得并不差,这让中国手里有了一张很有说服力的牌来应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压力和必要性来被迫与美国合作。

因此,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在其实现目标的道路上很难顺利,可能性更大的结果倒是:中美在博弈中互不相让,恶性循环,结果中国所受的危害可能相对较大,但美国也无法使中国屈服,最终却将不得不面对欧洲、日本的日益独立,最终的结果是:中美受损,第三方得益。

中美还需博弈

就当前中美间的博弈来说,除非中美两国有一方做出让步,否则两国间只能博弈到一方胜负明确,另一方无法支持时,才能有稳定的双边关系。但在这其中,疫情起到了变量的作用,因为它给中国赢得了宝贵的缓冲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是有限的。

在上周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会面时再次呈现着博弈的态势。

拜登一再强调美国对亚太区域的重视,并誓言美国下来的世代都会深入参与到该区域之中。根据国际媒体上周的报道: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国脱钩的步伐,包括拟定计划,拉拢亚太区域国家围堵中国。彭博社本月13日报道中说:白宫正在探讨一项不包括中国的印太经济体的数码贸易协议提案,以制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

而中国领导人在阐述数码经济发展机遇时则宣示:全球数码经济是开放和紧密相连的整体,合作共赢是唯一正道,“封闭排他、对立分裂只会走进死胡同”。他呼吁各国努力构建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数字营商环境。

中国领导人特别呼吁世界:“我们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据笔者了解:美国年初即试图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并不成功,美国也暂时搁置了这一想法。而在当前国际疫情大背景下,东盟国家更需要中国,也不可能加入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日本的立场是一贯的,而且已经是印太联盟的核心国家。现在主要的变量是即将总统大选的韩国,如果保守力量执政,韩国可能会如德国当前的态势那样,转向亲美阵营。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根据现在发达国家的疫苗注射状况和抗疫形势,如果发达国家阵营的疫情问题得到控制和缓解,尤其是美国经济开始恢复,美国手里遏制中国的经济牌就更多了,其抵消中国“一带一路”、与欧日发展经贸关系的手段也就更多而且具体了。如此,中国因疫情而在中美博弈中赢得的宝贵缓冲时间也将结束,届时即便中国已经建成全国范围内的群体免疫屏障,中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态势也会变得更加不确定。中国现在有通盘计划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以高姿态尝试管控中美关系

发布日期:2021-07-19 11:10
近期事态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国对华关系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新现象:美国开始用高姿态方式,试图管控两国关系近来的波澜起伏。它突出的表现形式就是:故意把坏消息和好消息混在一起;而且透露出好消息之后,紧接着就是坏消息。

先是两条美国媒体公布的、中美将加强接触的消息:一是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将访华,目的是讨论安排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以便为下一步的中美两国元首的会面铺路。二是美国正考虑在中美之间建立一条电话热线,这使人想起当年美苏之间管控核战争的“红色电话机”。无论如何,这些好歹都算是在管控冲突。但中美关系的坏消息也几乎是同期而来:白宫发言人7月16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正在研究未来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可能性,但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其他还有:制裁香港中联办七位副主任;计划对在香港的美国企业发出警告;对来自新疆的进口进行管制;放话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数字贸易协定;美国军机降落台湾等等。

这一切说明:拜登政府正试图以高姿态方式占据主动,以此给中方施加压力,实现主导并管控中美关系的目的。

拜登的考虑


站在拜登的角度,他这样处理中美关系有他的考虑:从直接原因上讲,上月美国主导召集的G7峰会并未达成目的。一是欧洲国家在反华问题上和美国意见并不一致,二来中国领导人本月也对欧洲展开了元首外交,这使得拜登寄很大希望的G7峰会效果更加不如人意。事实上,拜登现在非常清楚:欧洲要独立;而且,要别人跟美国一起坚定反华,别人必然就要索取重大利益,至少要能弥补在中国市场的经济损失,对此,拜登很清楚美国是无法满足别人的,起码当前是如此。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独家支撑着对抗中国的格局是有问题的。而且,作为一个不确定因素,俄罗斯还在那里伺机而动。这一切,就使得拜登政府非常有必要管控住中美关系。

然而依笔者看来,以目前拜登的行事手法,操作起来可能会有波折。

当前拜登处理对华关系的行为特征是:以对华保持着高压和威慑为基调,在此前提下,尝试与中国合作并管控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处理相关事宜的过程中,不给中国以任何两国关系缓和的宣传效果,因为这在客观上会大大破坏拜登政府团结盟友围堵中国的计划,同时美国国内局势也很难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其次是,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悬崖战术,美国两次派飞机降落台湾就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因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其敏感性超过一切。

此外,美国提出的在两国之间设立热线,实际上象征着中国正式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头号对手,在中美客观上是有热线的现实下,这也是对中国的施压手法。至于中国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从美国的二号对手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对手,这从研究大国关系的角度,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当然,美国的上述行为特征应该也与中国对美国行为的强烈反弹有关。例如美国上周一系列的行为,应该就与近日中国对香港问题的施压和高姿态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中美双边冲突已经开始进入你来我往式的恶性循环状态了。

然而拜登以如此策略对华,客观上是难以实现其目标的。因为中国国内政治也已经演变得很难在向美国屈服和示弱的情况下与美国合作了,除非中国在两国博弈中彻底失败,但这种情况目前又很难发生。而且,明年中共就要召开新一届党代会,并产生新的中共领导班子,在此背景下,对外展现一定的强势似乎才更合乎当下中国环境下的逻辑。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在当前世界疫情背景下表现得并不差,这让中国手里有了一张很有说服力的牌来应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压力和必要性来被迫与美国合作。

因此,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策略,在其实现目标的道路上很难顺利,可能性更大的结果倒是:中美在博弈中互不相让,恶性循环,结果中国所受的危害可能相对较大,但美国也无法使中国屈服,最终却将不得不面对欧洲、日本的日益独立,最终的结果是:中美受损,第三方得益。

中美还需博弈

就当前中美间的博弈来说,除非中美两国有一方做出让步,否则两国间只能博弈到一方胜负明确,另一方无法支持时,才能有稳定的双边关系。但在这其中,疫情起到了变量的作用,因为它给中国赢得了宝贵的缓冲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是有限的。

在上周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会面时再次呈现着博弈的态势。

拜登一再强调美国对亚太区域的重视,并誓言美国下来的世代都会深入参与到该区域之中。根据国际媒体上周的报道: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国脱钩的步伐,包括拟定计划,拉拢亚太区域国家围堵中国。彭博社本月13日报道中说:白宫正在探讨一项不包括中国的印太经济体的数码贸易协议提案,以制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

而中国领导人在阐述数码经济发展机遇时则宣示:全球数码经济是开放和紧密相连的整体,合作共赢是唯一正道,“封闭排他、对立分裂只会走进死胡同”。他呼吁各国努力构建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数字营商环境。

中国领导人特别呼吁世界:“我们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据笔者了解:美国年初即试图扩大印太四国联盟,但并不成功,美国也暂时搁置了这一想法。而在当前国际疫情大背景下,东盟国家更需要中国,也不可能加入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日本的立场是一贯的,而且已经是印太联盟的核心国家。现在主要的变量是即将总统大选的韩国,如果保守力量执政,韩国可能会如德国当前的态势那样,转向亲美阵营。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根据现在发达国家的疫苗注射状况和抗疫形势,如果发达国家阵营的疫情问题得到控制和缓解,尤其是美国经济开始恢复,美国手里遏制中国的经济牌就更多了,其抵消中国“一带一路”、与欧日发展经贸关系的手段也就更多而且具体了。如此,中国因疫情而在中美博弈中赢得的宝贵缓冲时间也将结束,届时即便中国已经建成全国范围内的群体免疫屏障,中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态势也会变得更加不确定。中国现在有通盘计划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