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经历过疫情爆发的2020之后,对于互联网创投圈来讲,2021依然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疫情稳定带来的经济复苏中,涌现出许多投资风口,从社区团购到在线教育,从新消费到电动汽车,我曾经在去年末的一个年终盘点中,将其中某些颇具典型的赛道形容为“乌云中的金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随着今年年初以来反垄断和行业性监管力度的加码下,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前途未卜的在线教育

无论是在去年的年终盘点,还是今年初的前瞻中,各个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最为寄予希望的就是在线教育。

虽然随着疫情的稳定,中小学生已经返校复课,但网课和在线教育模式已经深入人心。2020年一整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这个行业前十年的融资总和。备足了弹药之后的在线教育市场硝烟四起,从年初开始,各在校教育公司的巨量营销和广告开始在各个平台上争相投放。竞争激烈局势中,贩卖焦虑、虚假宣传、机构跑路早就是家常便饭,随着这两年营销活动的升级,甚至催生了跟“租金贷”如出一辙的“网课贷”和“培训贷”。

“教育内卷”类话题在舆论场中的升温,引来了一连串的监管“组合拳”:从对学龄前儿童校外培训的约束,到为教培行业广告投放制定标准;从课外培训预付费制度管理到对几个违规的头部教育机构的接连罚款……几番监管加码之下,在线教育行业开始了一连串变动,包括并不仅限于股价暴跌、大裁员、业务收缩调整。而本来作为在线教育黄金时段的暑假,开始变得静悄悄。

人们常说“鸡娃如氪金”,教育内卷的焦虑情绪越严重,年轻人对生育的态度就会愈加谨慎。可以预测的是,在三孩政策的语境下,为教育军备竞赛降温,缓解焦虑情绪是大方向,因而在线教育行业前途可能更加莫测。

对于在线教育来讲,市场需求仍在,但是如何在监管压力常态化的环境下找到实实在在的盈利模式,可能是每个公司在困境中的生存法则。

转入低调的社区团购

我曾经在之前的文章《社区团购混战:巨头们的另一场“流量内卷”》中描述过社区团购行业的盛况。在这个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且一直不温不火的细分赛道上,过去下半年短短几个月就涌现出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巨头们也不甘示弱,无论是在内部成立社区团购业务部,还是向社区团购创业公司追加投资,都颇有要像以往的网约车大战和外卖大战那样一决高下的决心。

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市场状态下,之前“烧钱换份额”的商业模式可能有些走不通了。就像我在之前的分析文章中写过的,生鲜这门生意的盈利空间到现在位置依然存疑,生鲜行业虽然消费频次高,但是品类杂利润低,再加上品控难做,供应链的打通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金钱。

在盈利模式不明的基础上,热钱的涌入打乱了零售市场的价格和供应体系,这一供应链上,包括供货商、中间商甚至街边的小菜店、水果店,都受到了冲击。这一现象的普遍存在被斥为“资本的无序扩张”和“与小商户争利”。最终引来了监管的加码,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相相关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至此,各平台的社区团购业务慢慢转入低调。

虽然社区团购热潮并未全线消退,但是在无休止的价格战下,已经开始出现了牺牲者。就在前两周,刚刚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程生活宣布正式破产。这是2020年以来第一个倒下的大型社区团购平台。可以预测的是,盲目涌入这个赛道的创业公司,可能大半都等不到变成巨头,或者被巨头们收购的那一天,而手握巨量资金的巨头们现在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无序扩张会不会引来监管压力的加码。

一再被重锤的电子烟

电子烟的热潮其实并不是这两年开始的,却在今年遭到了监管的终极重锤。

香烟的成瘾性让烟草一直位居暴利行业之首,而几年前,刚问世的电子烟被视为传统香烟的替代品,自然成了投资风口。在2018到2019年差不多两年时间内,热钱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行业。连罗永浩和同道大叔这样早已成名的人也开始入局这个赛道。

大家本就将电子烟作为烟草行业的一部分,这个行业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一系列监管风险。入局者们大多很清楚这一点,迅速融资和上市,不过是在赌行业发展和监管收紧,哪个更快一点罢了。

随着吸食电子烟用户的增加,对于电子烟是否真的能帮助消费者戒烟的质疑越来越多。而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甚至建议,消费者应避免使用电子烟,因为电子烟用户中患不明肺部疾病者大幅增加。除了健康问题之外,电子烟未来的最大隐患在于青少年成瘾的问题。

因而这一行业的监管压力一直在增加,在国内市场上,先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多地开始禁止在公共场合吸食电子烟;而后在2019年末,一纸网售禁令让其降温不少,电子烟开始向线下转移。

今年3月,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附则中增加了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对电子烟来讲,归入烟草专卖可以说是“终极重锤”。据媒体统计,今年一月刚刚上市的中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雾芯科技,从三月开始到现在已经下跌了70%左右。

鉴于电子烟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今后针对违法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专项行动大概率还要加码,对于电子烟来讲,好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2021年过半,几多风口折戟

发布日期:2021-07-19 07:34
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经历过疫情爆发的2020之后,对于互联网创投圈来讲,2021依然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疫情稳定带来的经济复苏中,涌现出许多投资风口,从社区团购到在线教育,从新消费到电动汽车,我曾经在去年末的一个年终盘点中,将其中某些颇具典型的赛道形容为“乌云中的金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随着今年年初以来反垄断和行业性监管力度的加码下,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前途未卜的在线教育

无论是在去年的年终盘点,还是今年初的前瞻中,各个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最为寄予希望的就是在线教育。

虽然随着疫情的稳定,中小学生已经返校复课,但网课和在线教育模式已经深入人心。2020年一整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这个行业前十年的融资总和。备足了弹药之后的在线教育市场硝烟四起,从年初开始,各在校教育公司的巨量营销和广告开始在各个平台上争相投放。竞争激烈局势中,贩卖焦虑、虚假宣传、机构跑路早就是家常便饭,随着这两年营销活动的升级,甚至催生了跟“租金贷”如出一辙的“网课贷”和“培训贷”。

“教育内卷”类话题在舆论场中的升温,引来了一连串的监管“组合拳”:从对学龄前儿童校外培训的约束,到为教培行业广告投放制定标准;从课外培训预付费制度管理到对几个违规的头部教育机构的接连罚款……几番监管加码之下,在线教育行业开始了一连串变动,包括并不仅限于股价暴跌、大裁员、业务收缩调整。而本来作为在线教育黄金时段的暑假,开始变得静悄悄。

人们常说“鸡娃如氪金”,教育内卷的焦虑情绪越严重,年轻人对生育的态度就会愈加谨慎。可以预测的是,在三孩政策的语境下,为教育军备竞赛降温,缓解焦虑情绪是大方向,因而在线教育行业前途可能更加莫测。

对于在线教育来讲,市场需求仍在,但是如何在监管压力常态化的环境下找到实实在在的盈利模式,可能是每个公司在困境中的生存法则。

转入低调的社区团购

我曾经在之前的文章《社区团购混战:巨头们的另一场“流量内卷”》中描述过社区团购行业的盛况。在这个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且一直不温不火的细分赛道上,过去下半年短短几个月就涌现出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巨头们也不甘示弱,无论是在内部成立社区团购业务部,还是向社区团购创业公司追加投资,都颇有要像以往的网约车大战和外卖大战那样一决高下的决心。

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市场状态下,之前“烧钱换份额”的商业模式可能有些走不通了。就像我在之前的分析文章中写过的,生鲜这门生意的盈利空间到现在位置依然存疑,生鲜行业虽然消费频次高,但是品类杂利润低,再加上品控难做,供应链的打通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金钱。

在盈利模式不明的基础上,热钱的涌入打乱了零售市场的价格和供应体系,这一供应链上,包括供货商、中间商甚至街边的小菜店、水果店,都受到了冲击。这一现象的普遍存在被斥为“资本的无序扩张”和“与小商户争利”。最终引来了监管的加码,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相相关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至此,各平台的社区团购业务慢慢转入低调。

虽然社区团购热潮并未全线消退,但是在无休止的价格战下,已经开始出现了牺牲者。就在前两周,刚刚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程生活宣布正式破产。这是2020年以来第一个倒下的大型社区团购平台。可以预测的是,盲目涌入这个赛道的创业公司,可能大半都等不到变成巨头,或者被巨头们收购的那一天,而手握巨量资金的巨头们现在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无序扩张会不会引来监管压力的加码。

一再被重锤的电子烟

电子烟的热潮其实并不是这两年开始的,却在今年遭到了监管的终极重锤。

香烟的成瘾性让烟草一直位居暴利行业之首,而几年前,刚问世的电子烟被视为传统香烟的替代品,自然成了投资风口。在2018到2019年差不多两年时间内,热钱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行业。连罗永浩和同道大叔这样早已成名的人也开始入局这个赛道。

大家本就将电子烟作为烟草行业的一部分,这个行业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一系列监管风险。入局者们大多很清楚这一点,迅速融资和上市,不过是在赌行业发展和监管收紧,哪个更快一点罢了。

随着吸食电子烟用户的增加,对于电子烟是否真的能帮助消费者戒烟的质疑越来越多。而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甚至建议,消费者应避免使用电子烟,因为电子烟用户中患不明肺部疾病者大幅增加。除了健康问题之外,电子烟未来的最大隐患在于青少年成瘾的问题。

因而这一行业的监管压力一直在增加,在国内市场上,先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多地开始禁止在公共场合吸食电子烟;而后在2019年末,一纸网售禁令让其降温不少,电子烟开始向线下转移。

今年3月,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附则中增加了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对电子烟来讲,归入烟草专卖可以说是“终极重锤”。据媒体统计,今年一月刚刚上市的中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雾芯科技,从三月开始到现在已经下跌了70%左右。

鉴于电子烟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今后针对违法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专项行动大概率还要加码,对于电子烟来讲,好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经历过疫情爆发的2020之后,对于互联网创投圈来讲,2021依然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疫情稳定带来的经济复苏中,涌现出许多投资风口,从社区团购到在线教育,从新消费到电动汽车,我曾经在去年末的一个年终盘点中,将其中某些颇具典型的赛道形容为“乌云中的金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随着今年年初以来反垄断和行业性监管力度的加码下,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前途未卜的在线教育

无论是在去年的年终盘点,还是今年初的前瞻中,各个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最为寄予希望的就是在线教育。

虽然随着疫情的稳定,中小学生已经返校复课,但网课和在线教育模式已经深入人心。2020年一整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这个行业前十年的融资总和。备足了弹药之后的在线教育市场硝烟四起,从年初开始,各在校教育公司的巨量营销和广告开始在各个平台上争相投放。竞争激烈局势中,贩卖焦虑、虚假宣传、机构跑路早就是家常便饭,随着这两年营销活动的升级,甚至催生了跟“租金贷”如出一辙的“网课贷”和“培训贷”。

“教育内卷”类话题在舆论场中的升温,引来了一连串的监管“组合拳”:从对学龄前儿童校外培训的约束,到为教培行业广告投放制定标准;从课外培训预付费制度管理到对几个违规的头部教育机构的接连罚款……几番监管加码之下,在线教育行业开始了一连串变动,包括并不仅限于股价暴跌、大裁员、业务收缩调整。而本来作为在线教育黄金时段的暑假,开始变得静悄悄。

人们常说“鸡娃如氪金”,教育内卷的焦虑情绪越严重,年轻人对生育的态度就会愈加谨慎。可以预测的是,在三孩政策的语境下,为教育军备竞赛降温,缓解焦虑情绪是大方向,因而在线教育行业前途可能更加莫测。

对于在线教育来讲,市场需求仍在,但是如何在监管压力常态化的环境下找到实实在在的盈利模式,可能是每个公司在困境中的生存法则。

转入低调的社区团购

我曾经在之前的文章《社区团购混战:巨头们的另一场“流量内卷”》中描述过社区团购行业的盛况。在这个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且一直不温不火的细分赛道上,过去下半年短短几个月就涌现出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巨头们也不甘示弱,无论是在内部成立社区团购业务部,还是向社区团购创业公司追加投资,都颇有要像以往的网约车大战和外卖大战那样一决高下的决心。

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市场状态下,之前“烧钱换份额”的商业模式可能有些走不通了。就像我在之前的分析文章中写过的,生鲜这门生意的盈利空间到现在位置依然存疑,生鲜行业虽然消费频次高,但是品类杂利润低,再加上品控难做,供应链的打通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金钱。

在盈利模式不明的基础上,热钱的涌入打乱了零售市场的价格和供应体系,这一供应链上,包括供货商、中间商甚至街边的小菜店、水果店,都受到了冲击。这一现象的普遍存在被斥为“资本的无序扩张”和“与小商户争利”。最终引来了监管的加码,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相相关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至此,各平台的社区团购业务慢慢转入低调。

虽然社区团购热潮并未全线消退,但是在无休止的价格战下,已经开始出现了牺牲者。就在前两周,刚刚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程生活宣布正式破产。这是2020年以来第一个倒下的大型社区团购平台。可以预测的是,盲目涌入这个赛道的创业公司,可能大半都等不到变成巨头,或者被巨头们收购的那一天,而手握巨量资金的巨头们现在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无序扩张会不会引来监管压力的加码。

一再被重锤的电子烟

电子烟的热潮其实并不是这两年开始的,却在今年遭到了监管的终极重锤。

香烟的成瘾性让烟草一直位居暴利行业之首,而几年前,刚问世的电子烟被视为传统香烟的替代品,自然成了投资风口。在2018到2019年差不多两年时间内,热钱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行业。连罗永浩和同道大叔这样早已成名的人也开始入局这个赛道。

大家本就将电子烟作为烟草行业的一部分,这个行业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一系列监管风险。入局者们大多很清楚这一点,迅速融资和上市,不过是在赌行业发展和监管收紧,哪个更快一点罢了。

随着吸食电子烟用户的增加,对于电子烟是否真的能帮助消费者戒烟的质疑越来越多。而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甚至建议,消费者应避免使用电子烟,因为电子烟用户中患不明肺部疾病者大幅增加。除了健康问题之外,电子烟未来的最大隐患在于青少年成瘾的问题。

因而这一行业的监管压力一直在增加,在国内市场上,先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多地开始禁止在公共场合吸食电子烟;而后在2019年末,一纸网售禁令让其降温不少,电子烟开始向线下转移。

今年3月,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附则中增加了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对电子烟来讲,归入烟草专卖可以说是“终极重锤”。据媒体统计,今年一月刚刚上市的中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雾芯科技,从三月开始到现在已经下跌了70%左右。

鉴于电子烟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今后针对违法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专项行动大概率还要加码,对于电子烟来讲,好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2021年过半,几多风口折戟

发布日期:2021-07-19 07:34
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闫曼

【OR  商业新媒体】

经历过疫情爆发的2020之后,对于互联网创投圈来讲,2021依然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疫情稳定带来的经济复苏中,涌现出许多投资风口,从社区团购到在线教育,从新消费到电动汽车,我曾经在去年末的一个年终盘点中,将其中某些颇具典型的赛道形容为“乌云中的金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随着今年年初以来反垄断和行业性监管力度的加码下,行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对于所有行业来讲,如何做好合规,迎接监管的不期而遇,成为其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前途未卜的在线教育

无论是在去年的年终盘点,还是今年初的前瞻中,各个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最为寄予希望的就是在线教育。

虽然随着疫情的稳定,中小学生已经返校复课,但网课和在线教育模式已经深入人心。2020年一整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这个行业前十年的融资总和。备足了弹药之后的在线教育市场硝烟四起,从年初开始,各在校教育公司的巨量营销和广告开始在各个平台上争相投放。竞争激烈局势中,贩卖焦虑、虚假宣传、机构跑路早就是家常便饭,随着这两年营销活动的升级,甚至催生了跟“租金贷”如出一辙的“网课贷”和“培训贷”。

“教育内卷”类话题在舆论场中的升温,引来了一连串的监管“组合拳”:从对学龄前儿童校外培训的约束,到为教培行业广告投放制定标准;从课外培训预付费制度管理到对几个违规的头部教育机构的接连罚款……几番监管加码之下,在线教育行业开始了一连串变动,包括并不仅限于股价暴跌、大裁员、业务收缩调整。而本来作为在线教育黄金时段的暑假,开始变得静悄悄。

人们常说“鸡娃如氪金”,教育内卷的焦虑情绪越严重,年轻人对生育的态度就会愈加谨慎。可以预测的是,在三孩政策的语境下,为教育军备竞赛降温,缓解焦虑情绪是大方向,因而在线教育行业前途可能更加莫测。

对于在线教育来讲,市场需求仍在,但是如何在监管压力常态化的环境下找到实实在在的盈利模式,可能是每个公司在困境中的生存法则。

转入低调的社区团购

我曾经在之前的文章《社区团购混战:巨头们的另一场“流量内卷”》中描述过社区团购行业的盛况。在这个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且一直不温不火的细分赛道上,过去下半年短短几个月就涌现出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巨头们也不甘示弱,无论是在内部成立社区团购业务部,还是向社区团购创业公司追加投资,都颇有要像以往的网约车大战和外卖大战那样一决高下的决心。

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市场状态下,之前“烧钱换份额”的商业模式可能有些走不通了。就像我在之前的分析文章中写过的,生鲜这门生意的盈利空间到现在位置依然存疑,生鲜行业虽然消费频次高,但是品类杂利润低,再加上品控难做,供应链的打通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金钱。

在盈利模式不明的基础上,热钱的涌入打乱了零售市场的价格和供应体系,这一供应链上,包括供货商、中间商甚至街边的小菜店、水果店,都受到了冲击。这一现象的普遍存在被斥为“资本的无序扩张”和“与小商户争利”。最终引来了监管的加码,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相相关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至此,各平台的社区团购业务慢慢转入低调。

虽然社区团购热潮并未全线消退,但是在无休止的价格战下,已经开始出现了牺牲者。就在前两周,刚刚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程生活宣布正式破产。这是2020年以来第一个倒下的大型社区团购平台。可以预测的是,盲目涌入这个赛道的创业公司,可能大半都等不到变成巨头,或者被巨头们收购的那一天,而手握巨量资金的巨头们现在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无序扩张会不会引来监管压力的加码。

一再被重锤的电子烟

电子烟的热潮其实并不是这两年开始的,却在今年遭到了监管的终极重锤。

香烟的成瘾性让烟草一直位居暴利行业之首,而几年前,刚问世的电子烟被视为传统香烟的替代品,自然成了投资风口。在2018到2019年差不多两年时间内,热钱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行业。连罗永浩和同道大叔这样早已成名的人也开始入局这个赛道。

大家本就将电子烟作为烟草行业的一部分,这个行业从诞生开始就伴随着一系列监管风险。入局者们大多很清楚这一点,迅速融资和上市,不过是在赌行业发展和监管收紧,哪个更快一点罢了。

随着吸食电子烟用户的增加,对于电子烟是否真的能帮助消费者戒烟的质疑越来越多。而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甚至建议,消费者应避免使用电子烟,因为电子烟用户中患不明肺部疾病者大幅增加。除了健康问题之外,电子烟未来的最大隐患在于青少年成瘾的问题。

因而这一行业的监管压力一直在增加,在国内市场上,先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多地开始禁止在公共场合吸食电子烟;而后在2019年末,一纸网售禁令让其降温不少,电子烟开始向线下转移。

今年3月,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附则中增加了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对电子烟来讲,归入烟草专卖可以说是“终极重锤”。据媒体统计,今年一月刚刚上市的中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雾芯科技,从三月开始到现在已经下跌了70%左右。

鉴于电子烟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今后针对违法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专项行动大概率还要加码,对于电子烟来讲,好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