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登陆纽交所前的最后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从滴滴那里得到的暗示是IPO计划会暂停,但滴滴却告诉美国承销机构,中国政府已经同意了这桩上市交易。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进而影响未来中国企业的赴美国上市计划。



Jing Yang|Keith Zhai|Corrie Driebusch

【OR  商业新媒体】

在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 DIDI) 6月底于纽交所上市前的最后几天里,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告诉美国投行顾问的信息开始和中国监管部门得到的信息不一致了。

据了解滴滴与监管机构沟通情况的人透露,中国监管部门当时以为滴滴会暂停IPO并处理数据安全问题。然而据了解滴滴上市进程的人透露,滴滴在纽约却做出了另一套保证,称中国政府已经同意放行其IPO。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负责经办滴滴IPO的投行顾问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公司已面临迫在眉睫的政府整顿风险,所以还在继续推进交易。到了6月30日,这个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开始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二天股价上涨了16%,市值达到约800亿美元。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中国政府先是对滴滴突然上市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在7月2日作出反击,对滴滴展开了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滴滴接受新用户注册。在之后的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滴出行”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经在境外上市或试图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

滴滴现在面临双重打击:一是来自国内监管机构的审查,二是美国和全球投资者的反戈。投资者对滴滴如何在监管阴云笼罩之下完成上市产生了疑问。滴滴股价目前较IPO价格跌去14%。

滴滴只表示自己不知道中国监管部门计划对其展开网络安全审查,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发表别的言论。滴滴的外部公关代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美国,参与滴滴IPO的承销机构正面临基金经理和其他投资者的愤怒和质疑:为什么承销机构没能预见到这种情况?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这三大承销商的发言人均不予置评。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对滴滴如此迅速地在美国IPO感到惊讶。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IPO进程启动后,软银并不清楚滴滴遭遇了中国政府方面的阻力。

这件事情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考虑到投资者已经风声鹤唳,投行顾问们说,后续准备赴美IPO的中国企业可能会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中美关系的日趋紧张让中国与华尔街本来堪称融洽的关系出现转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2014年IPO在内的中国重量级上市交易一方面让中国企业借助美国投行界的丰富经验筹到了巨额资本,同时也让美国投资者有机会从这些企业的增长中分一杯羹。

滴滴由现年38岁的前阿里巴巴高管程维于2012年创立,在风投支持下实现发展,到2017年末估值已达560亿美元。该公司还将业务扩展到亚洲其他地区、拉丁美洲和其他国家。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滴滴网约车业务遭受冲击,但到今年年初,其中国业务已基本恢复,与此同时,香港和美国等金融市场也出现反弹,许多科技股大幅走高,IPO需求强劲回暖。

但中国的监管环境却发生变化。在中国政府迫使马云(Jack Ma)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暂停备受期待的上海和香港IPO之后,中国监管部门开始约谈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并对它们的一些商业行为表达了不满。

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科技政策主管谢弗(Kendra Schaefer)说,中国仍在追赶国内平台公司技术开发的步伐。她表示:“直到过去五年,中国才真正开始思考如何对大型科技公司和数据实施监管。”

滴滴最初计划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但据知情人士称,到今年4月初,滴滴已经放弃了这一计划,主要是因为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请人的业务必须符合规定,并在所运营的所有市场获得全面经营许可。

对滴滴而言,遵守中国所有省市的规定是很困难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港交所对此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将不合规的业务剥离出去,其余部分上市。但滴滴不愿意让步,决定赴美上市。

香港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港交所不会就个别企业置评。

滴滴在招股书中承认,自己一直为那些在不合规地区运营的司机支付罚款,没有经营许可可能会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要在纽约上市,滴滴清楚自己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默许,尽管中国还没有法律规定,像滴滴这样在海外避税地注册的企业需要为海外上市申请正式批准。

据了解相关讨论的人士说,滴滴一直和中国交通运输部以及各类机构保持沟通。这些人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和中国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似乎都支持滴滴上市。

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说,滴滴6月初公开申请在纽约IPO时,初步决定的上市时间是7月初,并把这个决定告知了中国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还有证监会以及网络监管部门的官员。

中国官员要求滴滴推迟上市,因为中国政府担心,在美国监管机构要求提供的IPO文件中,可能有中方不希望美国掌握的敏感信息和数据。

这两位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向滴滴亮明了态度:政府并不打算阻止滴滴上市,但希望该公司在执行适当的安全检查并确保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不包含敏感信息之后再推进IPO。

这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官员还希望解决审计底稿的问题。美国国会去年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交出审计底稿供美国监管部门检查,否则有可能被退市。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抵制这种要求,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处于僵持状态。

审计材料可能包含原始数据,例如会议记录、用户信息、以及公司与政府机构的往来电邮等。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迄今为止,滴滴还没有向美国监管部门交出任何敏感资料。但中国官员认为,应该由监管部门而不是滴滴来决定什么是敏感信息。在中国,滴滴依照法律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供应商”,这种定性也暗示了国家安全敏感性。

在中国政府建议推迟上市后,滴滴也面临一个抉择:是先满足美国还是中国的要求。

据了解滴滴与中国监管部门沟通情况的人士说,滴滴当时向监管部门承诺会考虑这一要求,如果有必要,推迟上市也不是问题。

但与此同时,滴滴在纽约的上市步伐却在加速。

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本希望其估值能超过800亿美元。但在与潜在投资者做了初步沟通后,滴滴降低了预期,这些投资者对如此高的估值持怀疑态度。

滴滴是在6月10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提交IPO文件的。按照通常的IPO时间表,滴滴股票应在7月初上市交易,这也符合中国政府的预期。但滴滴加快了这一进程,于6月24日为股票发售设定了目标价格区间和规模。银行家、投资者和律师们表示,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接受投资者认购时间最短的IPO之一。

滴滴IPO路演只持续了三个工作日。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2021年一场典型的路演通常持续八天半。由于时差关系,这次路演以全天24小时虚拟会议的方式进行。

6月29日,滴滴将IPO发行价定在14美元,并发售了价值44亿美元的股票,发行规模超出预期,为次日在纽交所挂牌做好了准备。

中国科技业一些高管和投资者说,滴滴的IPO时间破坏了中国政府与国内商界之间的信任。一位知名的中国科技业高管称,之前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都是基于企业与国内监管部门的良好关系。这位高管说,这种信任需要花几十年才能建立,但只要一个丑闻就会被破坏。

一些业内人士说,滴滴赴美上市选择了一个不错的融资时机,也让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得到了套现机会。上述科技业高管称,除非政府对滴滴的报复力度大幅加强,否则这次上市仍是利大于弊。

中国政府上周五要求应用商店下架更多滴滴运营的应用程序,包括供滴滴司机使用的一款应用,称这些应用非法收集个人数据。滴滴通过其微博账号发表声明称:“滴滴诚恳接受并坚决服从相关主管部门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忤逆中国监管层又惹恼投资者,滴滴两边不讨好

发布日期:2021-07-12 16:46
在登陆纽交所前的最后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从滴滴那里得到的暗示是IPO计划会暂停,但滴滴却告诉美国承销机构,中国政府已经同意了这桩上市交易。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进而影响未来中国企业的赴美国上市计划。



Jing Yang|Keith Zhai|Corrie Driebusch

【OR  商业新媒体】

在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 DIDI) 6月底于纽交所上市前的最后几天里,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告诉美国投行顾问的信息开始和中国监管部门得到的信息不一致了。

据了解滴滴与监管机构沟通情况的人透露,中国监管部门当时以为滴滴会暂停IPO并处理数据安全问题。然而据了解滴滴上市进程的人透露,滴滴在纽约却做出了另一套保证,称中国政府已经同意放行其IPO。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负责经办滴滴IPO的投行顾问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公司已面临迫在眉睫的政府整顿风险,所以还在继续推进交易。到了6月30日,这个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开始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二天股价上涨了16%,市值达到约800亿美元。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中国政府先是对滴滴突然上市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在7月2日作出反击,对滴滴展开了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滴滴接受新用户注册。在之后的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滴出行”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经在境外上市或试图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

滴滴现在面临双重打击:一是来自国内监管机构的审查,二是美国和全球投资者的反戈。投资者对滴滴如何在监管阴云笼罩之下完成上市产生了疑问。滴滴股价目前较IPO价格跌去14%。

滴滴只表示自己不知道中国监管部门计划对其展开网络安全审查,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发表别的言论。滴滴的外部公关代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美国,参与滴滴IPO的承销机构正面临基金经理和其他投资者的愤怒和质疑:为什么承销机构没能预见到这种情况?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这三大承销商的发言人均不予置评。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对滴滴如此迅速地在美国IPO感到惊讶。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IPO进程启动后,软银并不清楚滴滴遭遇了中国政府方面的阻力。

这件事情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考虑到投资者已经风声鹤唳,投行顾问们说,后续准备赴美IPO的中国企业可能会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中美关系的日趋紧张让中国与华尔街本来堪称融洽的关系出现转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2014年IPO在内的中国重量级上市交易一方面让中国企业借助美国投行界的丰富经验筹到了巨额资本,同时也让美国投资者有机会从这些企业的增长中分一杯羹。

滴滴由现年38岁的前阿里巴巴高管程维于2012年创立,在风投支持下实现发展,到2017年末估值已达560亿美元。该公司还将业务扩展到亚洲其他地区、拉丁美洲和其他国家。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滴滴网约车业务遭受冲击,但到今年年初,其中国业务已基本恢复,与此同时,香港和美国等金融市场也出现反弹,许多科技股大幅走高,IPO需求强劲回暖。

但中国的监管环境却发生变化。在中国政府迫使马云(Jack Ma)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暂停备受期待的上海和香港IPO之后,中国监管部门开始约谈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并对它们的一些商业行为表达了不满。

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科技政策主管谢弗(Kendra Schaefer)说,中国仍在追赶国内平台公司技术开发的步伐。她表示:“直到过去五年,中国才真正开始思考如何对大型科技公司和数据实施监管。”

滴滴最初计划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但据知情人士称,到今年4月初,滴滴已经放弃了这一计划,主要是因为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请人的业务必须符合规定,并在所运营的所有市场获得全面经营许可。

对滴滴而言,遵守中国所有省市的规定是很困难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港交所对此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将不合规的业务剥离出去,其余部分上市。但滴滴不愿意让步,决定赴美上市。

香港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港交所不会就个别企业置评。

滴滴在招股书中承认,自己一直为那些在不合规地区运营的司机支付罚款,没有经营许可可能会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要在纽约上市,滴滴清楚自己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默许,尽管中国还没有法律规定,像滴滴这样在海外避税地注册的企业需要为海外上市申请正式批准。

据了解相关讨论的人士说,滴滴一直和中国交通运输部以及各类机构保持沟通。这些人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和中国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似乎都支持滴滴上市。

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说,滴滴6月初公开申请在纽约IPO时,初步决定的上市时间是7月初,并把这个决定告知了中国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还有证监会以及网络监管部门的官员。

中国官员要求滴滴推迟上市,因为中国政府担心,在美国监管机构要求提供的IPO文件中,可能有中方不希望美国掌握的敏感信息和数据。

这两位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向滴滴亮明了态度:政府并不打算阻止滴滴上市,但希望该公司在执行适当的安全检查并确保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不包含敏感信息之后再推进IPO。

这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官员还希望解决审计底稿的问题。美国国会去年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交出审计底稿供美国监管部门检查,否则有可能被退市。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抵制这种要求,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处于僵持状态。

审计材料可能包含原始数据,例如会议记录、用户信息、以及公司与政府机构的往来电邮等。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迄今为止,滴滴还没有向美国监管部门交出任何敏感资料。但中国官员认为,应该由监管部门而不是滴滴来决定什么是敏感信息。在中国,滴滴依照法律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供应商”,这种定性也暗示了国家安全敏感性。

在中国政府建议推迟上市后,滴滴也面临一个抉择:是先满足美国还是中国的要求。

据了解滴滴与中国监管部门沟通情况的人士说,滴滴当时向监管部门承诺会考虑这一要求,如果有必要,推迟上市也不是问题。

但与此同时,滴滴在纽约的上市步伐却在加速。

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本希望其估值能超过800亿美元。但在与潜在投资者做了初步沟通后,滴滴降低了预期,这些投资者对如此高的估值持怀疑态度。

滴滴是在6月10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提交IPO文件的。按照通常的IPO时间表,滴滴股票应在7月初上市交易,这也符合中国政府的预期。但滴滴加快了这一进程,于6月24日为股票发售设定了目标价格区间和规模。银行家、投资者和律师们表示,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接受投资者认购时间最短的IPO之一。

滴滴IPO路演只持续了三个工作日。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2021年一场典型的路演通常持续八天半。由于时差关系,这次路演以全天24小时虚拟会议的方式进行。

6月29日,滴滴将IPO发行价定在14美元,并发售了价值44亿美元的股票,发行规模超出预期,为次日在纽交所挂牌做好了准备。

中国科技业一些高管和投资者说,滴滴的IPO时间破坏了中国政府与国内商界之间的信任。一位知名的中国科技业高管称,之前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都是基于企业与国内监管部门的良好关系。这位高管说,这种信任需要花几十年才能建立,但只要一个丑闻就会被破坏。

一些业内人士说,滴滴赴美上市选择了一个不错的融资时机,也让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得到了套现机会。上述科技业高管称,除非政府对滴滴的报复力度大幅加强,否则这次上市仍是利大于弊。

中国政府上周五要求应用商店下架更多滴滴运营的应用程序,包括供滴滴司机使用的一款应用,称这些应用非法收集个人数据。滴滴通过其微博账号发表声明称:“滴滴诚恳接受并坚决服从相关主管部门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登陆纽交所前的最后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从滴滴那里得到的暗示是IPO计划会暂停,但滴滴却告诉美国承销机构,中国政府已经同意了这桩上市交易。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进而影响未来中国企业的赴美国上市计划。



Jing Yang|Keith Zhai|Corrie Driebusch

【OR  商业新媒体】

在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 DIDI) 6月底于纽交所上市前的最后几天里,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告诉美国投行顾问的信息开始和中国监管部门得到的信息不一致了。

据了解滴滴与监管机构沟通情况的人透露,中国监管部门当时以为滴滴会暂停IPO并处理数据安全问题。然而据了解滴滴上市进程的人透露,滴滴在纽约却做出了另一套保证,称中国政府已经同意放行其IPO。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负责经办滴滴IPO的投行顾问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公司已面临迫在眉睫的政府整顿风险,所以还在继续推进交易。到了6月30日,这个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开始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二天股价上涨了16%,市值达到约800亿美元。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中国政府先是对滴滴突然上市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在7月2日作出反击,对滴滴展开了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滴滴接受新用户注册。在之后的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滴出行”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经在境外上市或试图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

滴滴现在面临双重打击:一是来自国内监管机构的审查,二是美国和全球投资者的反戈。投资者对滴滴如何在监管阴云笼罩之下完成上市产生了疑问。滴滴股价目前较IPO价格跌去14%。

滴滴只表示自己不知道中国监管部门计划对其展开网络安全审查,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发表别的言论。滴滴的外部公关代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美国,参与滴滴IPO的承销机构正面临基金经理和其他投资者的愤怒和质疑:为什么承销机构没能预见到这种情况?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这三大承销商的发言人均不予置评。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对滴滴如此迅速地在美国IPO感到惊讶。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IPO进程启动后,软银并不清楚滴滴遭遇了中国政府方面的阻力。

这件事情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考虑到投资者已经风声鹤唳,投行顾问们说,后续准备赴美IPO的中国企业可能会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中美关系的日趋紧张让中国与华尔街本来堪称融洽的关系出现转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2014年IPO在内的中国重量级上市交易一方面让中国企业借助美国投行界的丰富经验筹到了巨额资本,同时也让美国投资者有机会从这些企业的增长中分一杯羹。

滴滴由现年38岁的前阿里巴巴高管程维于2012年创立,在风投支持下实现发展,到2017年末估值已达560亿美元。该公司还将业务扩展到亚洲其他地区、拉丁美洲和其他国家。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滴滴网约车业务遭受冲击,但到今年年初,其中国业务已基本恢复,与此同时,香港和美国等金融市场也出现反弹,许多科技股大幅走高,IPO需求强劲回暖。

但中国的监管环境却发生变化。在中国政府迫使马云(Jack Ma)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暂停备受期待的上海和香港IPO之后,中国监管部门开始约谈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并对它们的一些商业行为表达了不满。

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科技政策主管谢弗(Kendra Schaefer)说,中国仍在追赶国内平台公司技术开发的步伐。她表示:“直到过去五年,中国才真正开始思考如何对大型科技公司和数据实施监管。”

滴滴最初计划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但据知情人士称,到今年4月初,滴滴已经放弃了这一计划,主要是因为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请人的业务必须符合规定,并在所运营的所有市场获得全面经营许可。

对滴滴而言,遵守中国所有省市的规定是很困难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港交所对此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将不合规的业务剥离出去,其余部分上市。但滴滴不愿意让步,决定赴美上市。

香港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港交所不会就个别企业置评。

滴滴在招股书中承认,自己一直为那些在不合规地区运营的司机支付罚款,没有经营许可可能会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要在纽约上市,滴滴清楚自己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默许,尽管中国还没有法律规定,像滴滴这样在海外避税地注册的企业需要为海外上市申请正式批准。

据了解相关讨论的人士说,滴滴一直和中国交通运输部以及各类机构保持沟通。这些人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和中国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似乎都支持滴滴上市。

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说,滴滴6月初公开申请在纽约IPO时,初步决定的上市时间是7月初,并把这个决定告知了中国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还有证监会以及网络监管部门的官员。

中国官员要求滴滴推迟上市,因为中国政府担心,在美国监管机构要求提供的IPO文件中,可能有中方不希望美国掌握的敏感信息和数据。

这两位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向滴滴亮明了态度:政府并不打算阻止滴滴上市,但希望该公司在执行适当的安全检查并确保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不包含敏感信息之后再推进IPO。

这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官员还希望解决审计底稿的问题。美国国会去年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交出审计底稿供美国监管部门检查,否则有可能被退市。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抵制这种要求,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处于僵持状态。

审计材料可能包含原始数据,例如会议记录、用户信息、以及公司与政府机构的往来电邮等。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迄今为止,滴滴还没有向美国监管部门交出任何敏感资料。但中国官员认为,应该由监管部门而不是滴滴来决定什么是敏感信息。在中国,滴滴依照法律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供应商”,这种定性也暗示了国家安全敏感性。

在中国政府建议推迟上市后,滴滴也面临一个抉择:是先满足美国还是中国的要求。

据了解滴滴与中国监管部门沟通情况的人士说,滴滴当时向监管部门承诺会考虑这一要求,如果有必要,推迟上市也不是问题。

但与此同时,滴滴在纽约的上市步伐却在加速。

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本希望其估值能超过800亿美元。但在与潜在投资者做了初步沟通后,滴滴降低了预期,这些投资者对如此高的估值持怀疑态度。

滴滴是在6月10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提交IPO文件的。按照通常的IPO时间表,滴滴股票应在7月初上市交易,这也符合中国政府的预期。但滴滴加快了这一进程,于6月24日为股票发售设定了目标价格区间和规模。银行家、投资者和律师们表示,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接受投资者认购时间最短的IPO之一。

滴滴IPO路演只持续了三个工作日。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2021年一场典型的路演通常持续八天半。由于时差关系,这次路演以全天24小时虚拟会议的方式进行。

6月29日,滴滴将IPO发行价定在14美元,并发售了价值44亿美元的股票,发行规模超出预期,为次日在纽交所挂牌做好了准备。

中国科技业一些高管和投资者说,滴滴的IPO时间破坏了中国政府与国内商界之间的信任。一位知名的中国科技业高管称,之前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都是基于企业与国内监管部门的良好关系。这位高管说,这种信任需要花几十年才能建立,但只要一个丑闻就会被破坏。

一些业内人士说,滴滴赴美上市选择了一个不错的融资时机,也让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得到了套现机会。上述科技业高管称,除非政府对滴滴的报复力度大幅加强,否则这次上市仍是利大于弊。

中国政府上周五要求应用商店下架更多滴滴运营的应用程序,包括供滴滴司机使用的一款应用,称这些应用非法收集个人数据。滴滴通过其微博账号发表声明称:“滴滴诚恳接受并坚决服从相关主管部门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忤逆中国监管层又惹恼投资者,滴滴两边不讨好

发布日期:2021-07-12 16:46
在登陆纽交所前的最后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从滴滴那里得到的暗示是IPO计划会暂停,但滴滴却告诉美国承销机构,中国政府已经同意了这桩上市交易。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进而影响未来中国企业的赴美国上市计划。



Jing Yang|Keith Zhai|Corrie Driebusch

【OR  商业新媒体】

在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 DIDI) 6月底于纽交所上市前的最后几天里,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告诉美国投行顾问的信息开始和中国监管部门得到的信息不一致了。

据了解滴滴与监管机构沟通情况的人透露,中国监管部门当时以为滴滴会暂停IPO并处理数据安全问题。然而据了解滴滴上市进程的人透露,滴滴在纽约却做出了另一套保证,称中国政府已经同意放行其IPO。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负责经办滴滴IPO的投行顾问当时并不知道这家公司已面临迫在眉睫的政府整顿风险,所以还在继续推进交易。到了6月30日,这个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开始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二天股价上涨了16%,市值达到约800亿美元。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中国政府先是对滴滴突然上市大吃一惊,紧接着就在7月2日作出反击,对滴滴展开了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滴滴接受新用户注册。在之后的几天里,中国监管部门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滴出行”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经在境外上市或试图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

滴滴现在面临双重打击:一是来自国内监管机构的审查,二是美国和全球投资者的反戈。投资者对滴滴如何在监管阴云笼罩之下完成上市产生了疑问。滴滴股价目前较IPO价格跌去14%。

滴滴只表示自己不知道中国监管部门计划对其展开网络安全审查,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发表别的言论。滴滴的外部公关代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美国,参与滴滴IPO的承销机构正面临基金经理和其他投资者的愤怒和质疑:为什么承销机构没能预见到这种情况?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这三大承销商的发言人均不予置评。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对滴滴如此迅速地在美国IPO感到惊讶。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IPO进程启动后,软银并不清楚滴滴遭遇了中国政府方面的阻力。

这件事情的后果已经超出滴滴本身。考虑到投资者已经风声鹤唳,投行顾问们说,后续准备赴美IPO的中国企业可能会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中美关系的日趋紧张让中国与华尔街本来堪称融洽的关系出现转折。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2014年IPO在内的中国重量级上市交易一方面让中国企业借助美国投行界的丰富经验筹到了巨额资本,同时也让美国投资者有机会从这些企业的增长中分一杯羹。

滴滴由现年38岁的前阿里巴巴高管程维于2012年创立,在风投支持下实现发展,到2017年末估值已达560亿美元。该公司还将业务扩展到亚洲其他地区、拉丁美洲和其他国家。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滴滴网约车业务遭受冲击,但到今年年初,其中国业务已基本恢复,与此同时,香港和美国等金融市场也出现反弹,许多科技股大幅走高,IPO需求强劲回暖。

但中国的监管环境却发生变化。在中国政府迫使马云(Jack Ma)麾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暂停备受期待的上海和香港IPO之后,中国监管部门开始约谈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并对它们的一些商业行为表达了不满。

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科技政策主管谢弗(Kendra Schaefer)说,中国仍在追赶国内平台公司技术开发的步伐。她表示:“直到过去五年,中国才真正开始思考如何对大型科技公司和数据实施监管。”

滴滴最初计划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但据知情人士称,到今年4月初,滴滴已经放弃了这一计划,主要是因为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请人的业务必须符合规定,并在所运营的所有市场获得全面经营许可。

对滴滴而言,遵守中国所有省市的规定是很困难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港交所对此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将不合规的业务剥离出去,其余部分上市。但滴滴不愿意让步,决定赴美上市。

香港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港交所不会就个别企业置评。

滴滴在招股书中承认,自己一直为那些在不合规地区运营的司机支付罚款,没有经营许可可能会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要在纽约上市,滴滴清楚自己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默许,尽管中国还没有法律规定,像滴滴这样在海外避税地注册的企业需要为海外上市申请正式批准。

据了解相关讨论的人士说,滴滴一直和中国交通运输部以及各类机构保持沟通。这些人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和中国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似乎都支持滴滴上市。

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说,滴滴6月初公开申请在纽约IPO时,初步决定的上市时间是7月初,并把这个决定告知了中国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还有证监会以及网络监管部门的官员。

中国官员要求滴滴推迟上市,因为中国政府担心,在美国监管机构要求提供的IPO文件中,可能有中方不希望美国掌握的敏感信息和数据。

这两位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向滴滴亮明了态度:政府并不打算阻止滴滴上市,但希望该公司在执行适当的安全检查并确保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不包含敏感信息之后再推进IPO。

这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官员还希望解决审计底稿的问题。美国国会去年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交出审计底稿供美国监管部门检查,否则有可能被退市。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抵制这种要求,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处于僵持状态。

审计材料可能包含原始数据,例如会议记录、用户信息、以及公司与政府机构的往来电邮等。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迄今为止,滴滴还没有向美国监管部门交出任何敏感资料。但中国官员认为,应该由监管部门而不是滴滴来决定什么是敏感信息。在中国,滴滴依照法律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供应商”,这种定性也暗示了国家安全敏感性。

在中国政府建议推迟上市后,滴滴也面临一个抉择:是先满足美国还是中国的要求。

据了解滴滴与中国监管部门沟通情况的人士说,滴滴当时向监管部门承诺会考虑这一要求,如果有必要,推迟上市也不是问题。

但与此同时,滴滴在纽约的上市步伐却在加速。

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本希望其估值能超过800亿美元。但在与潜在投资者做了初步沟通后,滴滴降低了预期,这些投资者对如此高的估值持怀疑态度。

滴滴是在6月10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提交IPO文件的。按照通常的IPO时间表,滴滴股票应在7月初上市交易,这也符合中国政府的预期。但滴滴加快了这一进程,于6月24日为股票发售设定了目标价格区间和规模。银行家、投资者和律师们表示,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接受投资者认购时间最短的IPO之一。

滴滴IPO路演只持续了三个工作日。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2021年一场典型的路演通常持续八天半。由于时差关系,这次路演以全天24小时虚拟会议的方式进行。

6月29日,滴滴将IPO发行价定在14美元,并发售了价值44亿美元的股票,发行规模超出预期,为次日在纽交所挂牌做好了准备。

中国科技业一些高管和投资者说,滴滴的IPO时间破坏了中国政府与国内商界之间的信任。一位知名的中国科技业高管称,之前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都是基于企业与国内监管部门的良好关系。这位高管说,这种信任需要花几十年才能建立,但只要一个丑闻就会被破坏。

一些业内人士说,滴滴赴美上市选择了一个不错的融资时机,也让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得到了套现机会。上述科技业高管称,除非政府对滴滴的报复力度大幅加强,否则这次上市仍是利大于弊。

中国政府上周五要求应用商店下架更多滴滴运营的应用程序,包括供滴滴司机使用的一款应用,称这些应用非法收集个人数据。滴滴通过其微博账号发表声明称:“滴滴诚恳接受并坚决服从相关主管部门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